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厂里有娇花5章(第五章罗琴琴的好感)

2018/1/11 13:21:53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厂里有娇花

第五章罗琴琴的好感

这一夜,我和表嫂聊了很多,话题也越来越露骨,罪恶感和刺激感让我有点迷失了。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一直聊到了十一点多,表嫂才终止了这场聊天。

这一夜显然又很难眠,幸好我昨晚就没休息好,加上半天又打了一架,最终还是很快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晚点了,表嫂根本就没有叫我。我以极快的速度穿衣洗漱,连早饭都没顾得上吃就飞奔到厂子里。厂子与表嫂家并不远,就几百米的路程,我最终在还差一分钟就迟到的情况下打了卡。

上午上班的时候我基本上一边是回想和表嫂昨晚的聊天内容,一边和任勇胡扯着,所以很快就过去了。

中午十二点是我们午饭的时间,厂子里也有食堂,只不过里面的食物并不怎么好吃,说是一荤一素,实际上那荤菜只有在你运气好的时候才能从里面翻出一块指甲大小的肉。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但是很多人还是选择在食堂吃,毕竟是免费的。

我们吃饭是按照饭票来的,每天快要到中午都有人来送饭票,很多人不想在食堂吃也会把饭票收下。这些饭票可以当做钱去厂子里的商店买点东西,但只值三块钱,虽然饭票上的面额是五块钱。

任勇本来打算和我一起出去吃的,他请客,但我觉得自己兜里没钱还是不去为好,总让人家请客也不是回事,最后任勇无奈和我一起去了食堂。

食堂不大,是分批吃的,等我们俩打好饭刚坐下,正好看到罗琴琴走了进来。

罗琴琴一下就看到了我和任勇,脸上红了一下,朝我点了点头就去打饭了。任勇在一旁笑道:“卧槽,英雄救美这种事情虽然老套,但是管用啊,罗琴琴说不定会感激你,然后以身相许哦。来自163shenghuo.com

“扯淡呢吧。”我白了他一眼,心里其实也这么盼望着,可现实是无情的,罗琴琴打好饭坐在了另一桌,让我有点小失望。

我们俩吃完饭,蹲在食堂墙边抽烟打屁正爽的时候,一个柔柔软软还有一丝娃娃音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昨天谢谢你了。”

我一抬头就看到罗琴琴正站在我身边,我有些傻眼,下意识的说着不客气。何用在一旁鄙夷的看了我一眼,“没办法,我兄弟这人最看不得女人被人欺负,尤其是自己喜欢的女人。”

他这一番说的我和罗琴琴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我瞪了他一眼,让他不要瞎说,他只是耸了耸肩膀。罗琴琴递给我一瓶说,说是在食堂里看我没喝汤,所以送我喝。厂里有娇花5章(第五章罗琴琴的好感)

接过水我还有点发晕,有点觉得自己开始走狗屎运了。罗琴琴对我笑了一下就走了,任勇这个臭不要脸的结果非说自己渴了,要喝我手里的水。

我扭开瓶盖,自己一口气灌了半瓶才给他,他骂我小气一瓶水都不舍得给他,我也骂他没有眼色,我俩就这样闹成了一团。

等我俩回到车间准备休息的时候,恰好遇到表嫂,表嫂冷眼看着我,对我重重哼了一声,也不理睬我。

“胜子,你表嫂这德行你怎么受得了,我要是你表哥,我就立马打她一顿。”任勇吐了口口水,看了表嫂的背影一眼,又改口道:“还是算了,你表嫂这样的尤物,你表哥打也只能在床上打。”

“臭不要脸的别瞎说。163生活网”我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心里又想起了昨晚和表嫂的聊天,脑子里又出现了那两条雪白的长腿。

与任勇嘻嘻哈哈回到车间,休息了一会就继续上班了。等两小时一过,我俩下去吸烟的时候,又遇到了罗琴琴。罗琴琴很有礼貌的像我俩打招呼,我也提前了勇气主动和她聊了一会天。

虽然聊天时间短暂,但我心里十分满意,我能看出罗琴琴对我还是有点好感了,不像以前看到我就像看到一个陌生人,这让我心里大爽不已,不后悔昨天和王杨干了一架。

一想到这事,我就与任勇说:“唉你说,王杨怎么说都是副厂长的侄子,咱俩昨天揍了他这么一顿,那王八蛋怎么没爆发咱俩。”

“嘿,那孙子心黑着呢,估计憋着什么坏水呢,估计他也不会走厂子里的规定难为我俩,很有可能找人揍咱俩,你信不信?”任勇说的很认真,我点了点头,“这么说来,那孙子还有点脑子,知道从走厂子规定这条线自己也不会有好果子吃。阅读163shenghuo.com

“瞎操心那玩意干嘛,他找找人来找我们麻烦,打得过打,打不过跑呗。”

“行啊,我总觉得你不像个南方人,倒有点像我们北方人。”

一顿闲扯后继续上班,一直到了下班,表嫂依旧是自己一个人先走了,根本就当我不存在。表嫂开着一辆小车,虽然厂子离家挺近的,她也不愿意走路或者坐公交。我一看这情况就知道今天的晚饭估计又没着落了。

我也不恼,实际上我还是有点盼望晚上的,晚上可以和表嫂微信聊天……

我们厂子是有厂车接送的,所以一下班各种回家的方式都有,有坐车的有自己骑车的,更有更别人蹭车的。

我刚和任勇道别,忽然就看到罗琴琴正推着一辆电动车朝我走来,向我打招呼道:“怎么,你不坐厂车么?”

我摇摇头,“我住的地方挺近的,用不着坐车,走两步就行了。”

她摇了摇嘴唇,忽然开口道:“不然我送你吧,总比你自己走要快一点,也省力不少。”

我想都不想直接点头,罗琴琴立刻上了车,我也跟着上了后座。她的车是那种女性专用的小型电动车,说实话我坐在后座觉得有点挤,但精神上十分满足。

这一路我俩谁都没有说话,但我觉得有一种说不清的情愫在慢慢增长,有几次我望着前面罗琴琴那不堪一握的小腰,很想把手放上去,但是没那么厚的脸皮。

等到了表嫂家,我和罗琴琴打了声招呼就上楼了,然后在楼梯口看着罗琴琴骑车离去。心里感觉爽极了,如果我和罗琴琴能这样慢慢发展下去就好了。

回到了表嫂家,果然没有我的晚饭,表嫂自己带了一份外卖正在那吃,看我回来理都不理我,桌子上也没有我的那一份外卖。

厂里有娇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厂里有娇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阿富汗】被虐待,当性奴...揭秘“童戏”男孩们的悲惨生活

    被虐待、当性奴在大众眼中通常是发生在女人身上的不幸但是殊不知在阿富汗这个看似保守自我约束非常严格的国家却存在一些很违和、很辣眼睛的现象阿富汗是一个父权社会在这里家庭经济都依赖男性男孩可以赚钱养家,可以继承遗产人们视男孩为支柱,女孩为负担女人的社会地位十分低下女性被禁止在公众场所抛头露面禁止接受高等教育在这种男尊女卑的制度下滋生了两种社会形态有些家庭为了提升社会地位从小让女孩“女扮男装”成为儿子当男孩子一样教导,像男孩子一样长大还有一些男孩为了生计“男扮女装”成为“童戏”他们被打扮成女孩模样,身着

  • 汪曾祺:人得有点业余爱好

    人得有点业余爱好汪曾祺丨文一个人不能从早写到晚,那样就成了一架写作机器,总得岔乎岔乎,找点事情消遣消遣,通常说,得有点业余爱好。这些年来我的业余爱好,只有:写写字、画画画、做做菜。孙犁同志说写作是他的最好的休息。是这样。一个人在写作的时候是最充实的时候,也是最快乐的时候。凝眸既久(我在构思一篇作品时,我的孩子都说我在翻白眼),欣然命笔,人在一种甜美的兴奋和平时没有的敏锐之中,这样的时候,真是虽南面王不与易也。写成之后,觉得不错,提刀却立,四顾踌躇,对自己说:“你小子还真有两下子!”此乐非局外人所

  • 画荷花大家白燕君神来之笔画荷花

    白燕君,辽宁国画院院长,辽宁省政协委员,著名国画家,鉴赏家,收藏家。1949年出生于北京。世代书香门第,自幼受家庭熏陶,习熟文学,艺术,古玩字画鉴赏中文名白燕君国籍中国出生地北京职业国画家,辽宁国画院院长

  • 做一名有温度的基层党员干部——观影《邹碧华》有感

    4月13日下午,笔者有幸被组织安排观看电影《邹碧华》,繁忙的工作中有这样一次观影的机会原本心情是轻松的,可当观影的党员干部被带入时任上海市高院副院长的邹碧华充满温度的故事中时,笔者的心情慢慢变得沉重,所有人都被这个温暖的邹院长感动了。电影中有这样一个镜头:一个老伯的老母亲因居住的阁楼起火不幸身亡,老伯将物业公司告上法庭并最终败诉,不服判决的老伯走上了上访之路。邹碧华了解情况后,第一时间来到案发现场,向老伯表达了自己的同情,用口语和手语慢慢地告诉老伯案子判得没有错,老伯顿时失声痛哭。面对痛哭的老伯

  • 民间故事:算命先生初出茅庐得罪同行,师傅梦中警告,醒后大哭

    (本故事由蓝小墨原创)孟长林是个孤儿,饿得奄奄一息时,被路过的算命先生所救,收为了徒弟。先生是有真本事的人,孟长林跟着他学了不少本事,先生也赞他的确很有天赋,但是也警告他,算命是逆天行事,言语方面需要特别谨慎。孟长林年轻气盛,当时应下了,事后却是左耳进,右耳出,完全没当回事。后来先生年纪大病逝,孟长林葬了师傅,开始摆摊子给人算命。跟着师傅多年,他当起算命先生还是像模像样的,加上他算的十分灵验,生意自然越来越好。很多人听闻他的名气,不远千里过来卜算,孟长林表面严肃,心里却是有些得意。只是他生意好了

  • 民间有好酒,太白仙常下凡饮宴,竟无人能识

    章仇兼琼尚书镇守西川,经常派他的手下人察访道家术士。有一个卖酒的人,他的酒好,胜过他的同行。他又不着急用钱,所以赊欠他酒钱的人很多。经常有四个戴着纱帽拄着藜茎拐杖的人来饮酒。他们的酒量都多至几斗,积累的酒债达到十多石,就一起还给酒家。他们总是谈笑诙谐风趣,饮至尽兴而去。他们谈话喜欢谈论孙思邈,一再说这个小子会什么?有人把此事报告给章仇公。章仇公就派他的亲信役吏前去,等到他们四人喝到半醉,上前拜见说:“章仇尚书让传他的话:‘我苦心修行学习,知道仙官在这里,想在你们的身边侍候起居,不知肯屈尊应允否?

  • 陈国东:坚持雕塑,是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事│BYART X 央美百年

    陈国东的微信名很有意思,叫“老狼”。我顺藤摸瓜,找到陈国东的微博,不出所料,依然带着“老狼”二字。所以见面之前,我脑海中很自然地浮现出了一个眼神凌厉的人。直到和陈国东聊完天,某个整理采访稿的深夜,我突然想起这茬,忙微信问他:“哎,您微信名为啥叫老狼呀?”他迅速回复,“在央美读书时同学给起的外号,大概是因为我长的和狼相似吧。”“毕业的时候真有同年级的其它专业同学问我‘老狼都要毕业了,你大名叫什么啊?’”也就因为这,他微信名也就索性改成“老狼”了。这大概是我见过最温和的“狼”了。从学生时代过来的都知

  • 20世纪画坛一位功力深厚的传统型画家——吴琴木

    吴琴木(1894-1953),本名,1894年2月16日生于江苏吴江县震泽镇慎德堂,1953年8月27日卒于上海。原名桐生,后改单名桐,字琴木。吴琴木从小酷爱绘画,后在家乡做教师。他走上职业画家、鉴赏家之路,乃与邻乡著名书画鉴赏收藏家庞元济的帮助、栽培密不可分的。吴琴木是20世纪画坛一位功力深厚的传统型画家,他以山水见长,兼能花鸟、人物,其艺术道路,由师古人而师造化,由临仿而创作,由“四王”、吴恽上溯吴门画派、元四家、赵孟頫、四僧、龚半千等,综合创造,自成一格。其作品,表现出对古代文人画艺术的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