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都市小说《情深若初爱分离》在线免费阅读

2018/1/12 15:01:10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情深若初爱分离

第1章 帅哥,要不要滚床单啊

蓝色的液体在玻璃杯里不断的晃动着,隔着玻璃杯一对对相互纠缠的身影映入夏洛洛的眼里,最后都化成那两个熟悉的身影。163生活网

呵,嘴角溢出一抹嘲讽的笑,夏洛洛仰头一口喝下满杯的酒将玻璃杯重重的搁置在吧台上对着一边的服务员不满道:“你们这是什么假酒,为什么我喝了这么多还没醉?”

都说喝酒能让人忘记所有的烦恼,为什么她喝到现在反而越来越清楚,那些想要忘记的更是一直在眼前晃动。

“小姐,你已经醉了。”服务员忍不住提醒道,来这里买醉的每天没个上百也有几十他早就见怪不怪,不过眼前这个姑娘一看就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看着年龄也不大,他这才动了恻隐之心。

但他忘了醉酒的人向来是听不见别人劝的,夏洛洛更是如此。

重重拍着吧台夏洛洛扯着嗓子叫道:“我没醉,我要喝酒,你快给我拿酒。”

服务员无奈的摇摇头,又重新倒了一杯酒给夏洛洛。

捧着酒杯夏洛洛这才重新安静下来,喃喃道:“你们男人就会骗人,说什么只爱我一个,到头来还不是跟别人滚床单…”

而且滚的对象还是她最好的朋友,果然现在都流行防火防盗防闺蜜吗?

夏洛洛头疼的厉害,她跟许安明从大一开始谈恋爱如今快毕业约定好了校服换婚纱,结果今天居然让她看到许安明跟沈月柔滚到了一起。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当时许安明是怎么解释来的,说她不解风情谈了几年除了牵手连碰都不让他碰,是她逼得他跟别人滚床单。

夏洛洛再次仰头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迷离的目光在四周搜寻着。不就是滚床单吗,说她不解风情她就非要做给他看看是不是不解风景。

昏暗的灯光下夏洛洛意识已经开始涣散,唯一支撑着她的大概就是心里的不甘以及疯狂想要报复的念头。她的目光在酒吧里转悠了一圈最后终于定格在一处。

靳言霆并不喜欢酒吧这种地方,但今天情况特殊也就来了,但他万万没想到他们居然敢给他下药。

漆黑的眼眸微眯,今天是他大意了,得赶紧先离开这里。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只是脚步刚动,一具软绵绵的身子突然扑进怀里,靳言霆伸手打算将扑在自己怀里的人推开,却发现对方速度更快两只手迅速的搭上他的脖子,软糯的声音因为醉酒更加迷蒙就那么轻轻的对着他的耳朵吐气如兰:“帅哥,要不要滚床单啊?”

靳言霆本来就绷的难受哪里经得住这么诱惑,更何况挂在身上的女人小小的脸蛋笑的纯净却又偏偏对他说出这么大胆的话,这份反差的冲击让他眼中眸光更深了几分。

夏洛洛一看帅哥没反应,虽然醉的迷糊还是有些心虚了,可想到许安明讽刺的话又重新鼓起勇气对着靳言霆那好看的薄唇直接就印了上去。

甜美的味道混着酒香反而越发香醇,靳言霆原本就躁动不安的身体迫切的喧嚣着发泄,而他也从来不是个会委屈自己的人。

单手扣着夏洛洛的脑袋,靳言霆很快的夺回主动权,一路攻城掠池直到怀里的人靠着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靳言霆才开口道:“这里不方便,我们出去。”

第2章 小家伙,想要什么

“唔…”细细的呻吟声从嘴角溢出,夏洛洛觉得她的身体变得很奇怪,有些痒又有些热。

胸口的位置被什么压着感觉很陌生,让她想要叫却又不知道要叫什么最后只好扭动着身子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靳言霆抬头的时候对上的正是夏洛洛那双带着雾气却又迷茫的不知所措的眼眸,不由弯起嘴角,低沉而有些暗哑的声音缓缓响起:“小家伙,想要什么?”

“我不知道。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夏洛洛咬着嘴唇下意识的回道,她只觉得身体变得好奇怪陌生的好像不是她自己的。

“你会知道的。”靳言霆说着低头咬上夏洛洛的耳垂,感受到夏洛洛一瞬间颤抖的身子靳言霆眼中眸光更深,这反应还真是有趣。

这样想着靳言霆直接单手掐着夏洛洛的腰将人抱坐在自己腿上,伸手按下头上的车灯,他突然想看看待会这丫头还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昏黄的灯光一下子划破黑暗,夏洛洛的酒醒了一些,双眼半睁适应着突然亮起的灯光。

入眼的是一张俊朗到不可思议的脸,男人有一双细长的眼眸此刻正半眯着看着她,眸光深黑宛如浩瀚宇宙又如未知深渊彷佛有着无限引力让人多看一眼便会沉沦其中。

夏洛洛抬手轻拍着脑袋开口:“你是谁?”

“你不知道?”靳言霆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他前脚被下药后脚这女人就自己扑到他怀里现在却来问他是谁,在他看来这不过是欲擒故纵的把戏。阅读163shenghuo.com

直接剥开夏洛洛身上的衬衣借着头顶上的灯光,靳言霆略有些粗粝的掌心直接覆上两处浑圆,炙热的吻更是将夏洛洛要说的话尽数吞进腹中。

夏洛洛刚刚清明的意识再次沦陷,男人的手好像带了魔力每经过一个地方都会带出一阵电流,让她浑身无力连心跳都快了几分。

“嗯……”

宛如猫咪的低吟落在靳言霆耳里让他的呼吸紧了几分,手上的动作也没了丝毫的顾忌,再不忍耐靳言霆腾出一只手解开皮带。

夏洛洛一直觉得自己好像成了大海上的一片孤舟,随着波浪摇摆起伏,一直到她双手勾上靳言霆的脖子才觉得好像有了依靠。可下一秒,灼热的硬物正好抵在她最私密的地方,夏洛洛瞬间就被激醒了挣扎的想要阻止这一切。

箭在弦上这个时候岂有让她逃走的道理,靳言霆看着想要离开的人直接掐着夏洛洛的腰将她的身子按下。

“啊!”

身上的女人咬牙发出一声痛呼,细致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完全迷离的眼眸里满是雾气险些就要哭出来的模样。来自163shenghuo.com靳言霆也是一愣,感受到那层阻隔有些意外再看夏洛洛咬牙皱眉的模样连语气都缓和了几分。

“乖,放松点待会就不疼了。”

说着轻轻吻着夏洛洛的唇,将她的唇从牙齿下救出更是伸出舌尖细细描绘着彷佛要给予那被虐待了的嘴唇一份安抚。

温和而又缠绵的吻再次夺走了夏洛洛的呼吸和她的意识,酒劲再次上来她扭着身子发出细碎的呻吟。

靳言霆被她扭得难受原本想要温柔一点的心思也彻底放弃了,漆黑的眼眸一瞬不动的盯着在他身上动作的女人直接掐着要便开始了动作。

紧闭的车窗只能从玻璃上隐约看到车内点着灯,但那震动不停的车身却宣示了车内正进行的一切。

第3章 吃了他想要逃

靳言霆是被连续的音乐声吵醒的,赤裸着身子在一堆凌乱的衣服里找到了他的手机,再看手机上跳跃的人名按下通话键:“喂?”

“你还知道接我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带着显而易见的怒气,“昨晚是什么日子,你居然给我玩失踪?”

“嗯。”靳言霆随意的应着,将手机开了公放放在盥洗台便开始洗澡。

水声隔绝了透过电流的咆哮声,靳言霆看着肩头整齐的牙印露出几分疑惑靳直深这次找的人倒是爽快居然会自己离开。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一直没听到回应终于让那边的人意识到不对劲。

靳言霆关了水龙头随意的裹着浴巾任由水珠顺着精致的下巴滑过性感的喉结最后顺着肌理分明的胸口一路没入浴巾里,这才拿起手机准备回应对面的人。

只是走到床边时却被脚下的异物吸引了注意力,靳言霆弯腰将那褐色的小本本捡起,看着上面夏洛洛傻笑的照片一愣。

昨晚夏洛洛青涩的模样再次浮现在眼前,他本以为那些都是装出来没成想居然真的是学生。他的二哥会对他这么好心?靳言霆眼中闪过一丝幽光嘴角扬起一抹弧度。

“你到底在干嘛,我跟你说的话你听到没有?”那边的人看说了半天都没得到回应气的火冒三丈,让人甚至觉得如果可以他甚至可能直接从手机里跳出来。

“爸,我还不聋,你不需要那么大声。至于昨天的宴会我为什么没去,你倒是要问问我的好哥哥,他对我做了什么?”

如果不是夏洛洛的突然出现,也许这会靳柏海该问的就是他怎么跟人鬼混在一起而不只是简单的为什么没去宴会了。

不过这些靳言霆倒是不在乎,敢设计他就要做好面对事情败露的后果,不过在那之前他不介意给对方先送点开胃小菜。

果然电话那边靳柏海听了靳言霆的话冷静了许多,没隔一会才出声:“你确信是你二哥做的?”

“你可以去查我昨天的行程。”

“好,这件事我会给你一个交代。”

那边似乎叹了口气,只是靳言霆没去管随意说了两句就挂了电话。

房间里恢复安静,靳言霆看着手里的学生证性感的薄唇微微勾起,呢喃道:“夏洛洛。”

…………

夏洛洛今天一天都心神不宁,导致一上午的课都没听进去。

她居然真的跟人一夜情了,一想到早上醒来看到的那副画面她的整个脸就燥了起来。

当时的她多么想给那男人一巴掌,但想想好像昨天又是她醉酒了扑到男人怀里去的瞬间又怂了。一直到回了宿舍才发现自己全身都是痕迹尤其是下面连走路都疼的厉害可见昨晚是有多么的激烈,这简直太疯狂了,夏洛洛完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了。

下课的铃声让闷了一节课的大家瞬间获得了新生,夏洛洛收拾东西跟着人流往外走,默默告诉自己发生的事改变不了快忘记吧忘记吧。

“洛洛,你昨天去哪里了?我找了你一晚上。”

夏洛洛刚出了教学楼就被人拦了下来,看着眼前许安明脸上关切的眼神夏洛洛只觉得讽刺。

第4章 爱的人只有你

“洛洛?”许安明看夏洛洛不理他有些急了,被夏洛洛撞破他跟沈月柔的事是他没想到的。但他也知道夏洛洛一直以来都很爱他,他相信只要他来道歉夏洛洛肯定会原谅他的。

夏洛洛现在并不想跟许安明说话,看到他就会想到他跟沈月柔滚在一起的情形只会让她觉得反胃。

可夏洛洛往左许安明就会跟着往左,夏洛洛往右许安明也跟着往右,来回几次夏洛洛就有些忍不住了:“麻烦你让一让。”

“洛洛,你是不是还在生气?”女人碰到这种事总归要生生气做做样子,所以许安明对夏洛洛冷淡的态度并不介意,反而是往前一步想要将夏洛洛抱在怀里,“这件事我可以跟你解释的。”

“我们已经分手了。”夏洛洛后退一步拒绝许安明的接触。

许安明一抱落空有些意外,又听夏洛洛说分手的话却没有放在心里:“洛洛,别闹了,等毕业我们就结婚了。”

“我跟小柔只是玩玩,我…是她勾引我在先,我爱的人一直都是你,洛洛你相信我原谅我这一回,我保证以后不会了。”

夏洛洛并不想听这些,不管当初许安明抱着什么样的心思跟沈月柔走在了一起都跟她没有关系了,她无法接受一个背叛了自己的人。而且那天许安明讽刺的话还历历在耳心口的伤还没复原,现在他却跑到自己面前来道歉,夏洛洛觉得她看不懂许安明了。

“我还有事,以后不要来找我了。”他们之间的感情在昨天已经彻底结束,她不想也不愿再为他伤心难过了。

“安明,你怎么在这儿,是来接我的吗?”一抹蓝色的身影突然出现,沈月柔伸手挽着许安明的胳膊笑的开心。说完似乎才意识到站在一边的夏洛洛,不禁又将身子靠近了许安明几分,“洛洛,你是要找安明吗?”

那模样就好像夏洛洛对许安明还存了什么心思想要来求许安明复合一样。

夏洛洛看着任由沈月柔挽着的许安明,再看着一脸炫耀的好友只觉得陌生的可笑,只当自己从前瞎了眼居然会把一个当良人一个当知己。

并不想理会两人,夏洛洛转身就打算离开。

但她的动作落在沈月柔眼里又是另一番意思,沈月柔跟夏洛洛从中学就认识一直以来处处被夏洛洛压制着现在好不容易抢了夏洛洛的男朋友正得意着,又怎么会允许夏洛洛就这么离开。

“洛洛啊,你刚才不是要找安明吗?怎么现在走了,是因为有我在不方便吗?”沈月柔越说反倒是带了几分委屈的味道,“我知道你喜欢安明,不过感情的事勉强不来我跟安明是两情相悦,希望你能祝福我们。”

沈月柔说着看夏洛洛还是没反应只以为夏洛洛被打击的说不出话更加得意,可面上却偏偏一副好朋友的安慰姿态。

“洛洛,你也知道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谈恋爱又不是跟学习处对象,你成天只知道学习学习,这些年也难怪没人追你了。”

夏洛洛淡淡的瞥了眼沈月柔哪里听不出她话里的意思,无非就是说她像个书呆子没女人味罢了,只是没人追这一条,夏洛洛轻笑这些年因为有许安明她从来也没把别人放在眼里过对那些追求的向来拒绝的干脆,没想到现在反而成了沈月柔攻击她的由头。

“说完了?”夏洛洛实在不想理会这两人,“我还有事,先走了。”

情深若初爱分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情深若初爱分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传统民居雕饰:充满人文气息

    编者按第三章远者何如近者亲——公共空间村落是由古代先民在农耕文明进程中,在族群部落的基础模式上,进而因“聚族而居”的生产生活需求而建造的,是具有相当规模、相对稳定的基本社会单元。传统乡村是熟人社会,村民之间彼此了解。在共同生活、生产的历程中,形成了互助互爱、互帮互敬的优良传统,营造了融洽的邻里关系。自古以来,乡村也存在着公共空间,诸如村口、街头、树下、河边、渡口、广场、桥边、晒场、茶馆、磨坊、水井、合作社、村委会、村小学等,还有各种乡村民俗节庆、婚丧嫁娶等仪式场合,这些都可以成为乡村公共空间。这

  • ​ 【茶知识小课堂】末茶or抹茶,确定不是通假字?

    古时:将春茶嫩叶,用蒸汽杀青(现在中国的茶叶大部分是炒青,说来话太长,不是主题,下次有机会再讲这个做茶的的工艺)然后做成团茶(饼茶)保存,有点像现在的普洱茶饼一样,但是那时候茶叶是上层阶级的享用之物,非常讲究,上贡的茶饼还有龙和凤的模印,所以也叫龙凤团茶。然后,喝的时候放在火上烘焙干燥,然后用天然石磨研磨成粉末。古人磨粉的工具那是相当齐全的。首先用茶臼(jiu)把茶碾碎。其次茶碾。其次茶磨继续。经过三道程序,茶叶成末末了~然后可以开始点茶了,点茶师先用一茶勺,将粉末茶盛入建盏,冲入沸水,用茶筅快

  • 见闻|别再被古装剧误导了,古代女性才不戴这样的首饰!

    经公众号“博物馆丨看展览”(ID:atmuseum)授权转载由于懒怠考据,看某些古装剧的时候总有一种“大家来找茬”的无力吐槽感。就拿女性的发饰来说,打着复古的名号,却做着莫名其妙的改造。甚至明说自己是“架空”,让人无言以对。▲《绣春刀》中万贵妃剧照要知道在古代,女性的发饰有“头面”之称,既然称为“头面”,代表的就是脸面,它不仅代表了财富、审美还有身份地位。这样重要的东西怎么可以只顾着自己开心,顺便乱戴。▲《女医·明妃传》剧照这部发型还是比较尊重史实的本着惩前毖后,正我汉风的决心,小编时隔许久为大

  • “末日”来临前要做什么:他们互相交换了自己未成年的女儿,并与其结婚

    凯风清韵原创内容,欢迎转载,请联络我们获取授权。据美国《人物》杂志近日报道,两名美国犹他州男子,不仅绑架多名幼童,竟然还做出交换彼此未成年的女儿,与其“结婚”的荒唐事儿。这两名男子,一个叫萨缪尔·沙弗(SamuelShaffer),今年34岁,另一个叫约翰·科尔萨普(JohnColtharp),今年33岁。据犹他州当地媒体《盐湖城论坛报》获得的一份搜查证词显示,沙弗向警方透露,他与科尔萨普的8岁女儿结婚,而科尔萨普与他的7岁女儿结婚。这件事之所以被捅出来,源自约翰·科尔萨普的前妻,去年12月1日

  • 贾乃亮,你没错,为什么要道歉?

    转载自视觉志经公众号授权转载沉默许久的贾乃亮,在昨晚发了一条长微博,解释这次李小璐出轨事件。他说,这对他,对他的家庭都是巨大的打击。他说,他错了,给所有爱他的人添堵了。是他做得不够,他原本以为自己给李小璐的,可以是童话般的婚姻,是一个浪漫且有烟火气的人生,只是,最终却成了最大的遗憾。这次事件中的受害者,竟然第一个站出来承担责任,满篇都是自责和抱歉。承担责任,请求大家多给他们一些空间,检讨自己,他做了所有自己能做的,作为一个受害者。然而他却还在遭遇谩骂。PGone的粉丝把自己的偶像当做受害者,把一

  • 悦读|别人的看法,真没那么重要

    经公众号“二次元猫小姐”(ID:tqq1214cat)授权转载去朋友家做客,看到她家茶几上的车钥匙。我跟她认识两三年,根本不知道她家有车,感觉很意外,便问她:为什么从没见过你开车呀?朋友告诉我,她不会开车,也不太想学,因为上班只需要步行十来分钟,平时的活动范围也是在小区附近的超市和商场,她根本就不需要用车。朋友老公常年在外出差,她自己也不开车,这辆车算是个摆设。朋友跟我大吐苦水,买车原本不是刚需,是结婚时讲排场,硬着头皮买下来的。老公兄弟几个结婚的时候都有购置房车,轮到自己的婚礼时,房子车子任缺

  • 严歌苓小说《赴宴者》选段:“你要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

    新浪微博:@严歌苓读书会赴宴者精彩选段“《赴宴者》中董丹用假的身份发现了更多假的东西。实际上,他只是大量虚假中小小的部分。比较起来,他是最无辜的,只是拿了几个红包,骗了几顿吃而已。小说虽然是早几年前写的,但现在看来,一点都不过时,这些年,现实非但没有转好,还越来越糟糕。大量的假依旧横行,危害社会,危害道德,危害生命。更加糟糕的是,似乎大家对这些糟糕的情况,已经习以为常了!”——严歌苓装是我们民族性格的一部分从《赴宴者》谈起“你从来不想成为记者?”“刚开始的时候想,后来就不想了。”“为什么?”“太

  • 对不起,我的善良很贵

    善良是很珍贵的,但善良要是没有长出牙齿来,那就是软弱。我们都知道善良是一种美德,对人要和睦,处事要豁达。可是现在这个社会,越是善良,越是会变成被欺压的对象。当一个人饥寒交迫的时候,你给他一碗米,就是解决了他的大问题,他会感恩不尽。但是,你如果不断的施舍,他就会觉得理所当然了。人性都有贪婪的一面,时间久了,你的一碗米不够,二碗不够,三碗四碗还是堵不住他的口,尽心竭力也是杯水车薪。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你若好到毫无保留,对方就敢坏到肆无忌惮。心肠太软,容易被当软柿子捏;心眼太好,容易被当缺心眼看,最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