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今日20180112】推荐小说《极品佛医》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2018/1/12 16:43:55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极品佛医

第1章:偶遇老乡

“你好,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帅哥,这里有人坐吗?”阳叶盛正昏昏欲睡,忽然感觉到耳边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急忙抬头一看,却见是一个身材高挑、肤色白皙的极品美女,上身是乳白色的卡通图案的T恤衫,下身是一件淡蓝色的迷你短裙,正一脸含笑地望着他。

“没有人,坐吧。”对于这个美女,阳叶盛很有印象,刚才在火车上似乎就跟她一个车厢,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离得也不远,却不想下了火车之后,便又在公交车上相遇,阳叶盛的脑海中便浮现起了“缘分”两个字来。

那两个字的念头还没有完全消失,阳叶盛便四下看看,发现这个公交车上的空座位很多,不但有单独的空位,也有双座的空位,却不想这个美女竟然非要跟他坐在一起。

美女似乎是猜到了阳叶盛心中的疑惑,笑道:“不好意思,我孤身一人出门,163生活网担心遇到坏人,见你长相老实,所以就想跟你结个伴。”

我长得老实,阳叶盛一愣,暗想,我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夸我长得老实呢,不过,既然美女都这样说了,阳叶盛总不能说自己是个坏蛋吧,于是便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沉默了一分钟之后,163生活网美女又问道:“你要去什么地方啊?”

“霄城州。”

“哎呀,真是太巧了,我也是要去霄城州,看来你也是准备在这里过一夜,明天转车去霄城州啊。”

阳叶盛一愣,点了点头道:“是的,莫非你也是……”

美女笑道:“我也是要在这里住一夜,明天上午赶九点多的那趟火车回霄城州,没想到咱们两个还是老乡呢,你叫什么名字?”

“阳叶盛,你呢?”

“我叫温茜楠,刚从霄城州外国语大学毕业,趁着暑假去同学家玩了几天,刚回来。”

互相介绍之后,两人的话语也就多了起来,一路上倒也聊得很投机,更是约好明天一早坐同一列火车回霄城州。

温茜楠大学时谈的男朋友就在这个城州工作,而且,她的男朋友已经给她订好了房间,是一家条件不错,【今日20180112】推荐小说《极品佛医》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价格也便宜的酒店。因为刚才两人约好明天一早一起回霄城州,所以温茜楠便给她男朋友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再给阳叶盛订一个房间。

下了公交车,两人一起来到酒店门口,却见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小伙子已经在东张西望地等着了。在看到温茜楠之后,那个小伙子眼睛一亮,急忙奔过来,将温茜楠的行李接过。

这个小伙子就是温茜楠的男朋友赵辉,似乎他对温茜楠在路上结识了一个老乡一点也不吃醋,反倒是对阳叶盛很热情。

刚才在公交车上,阳叶盛也从温茜楠那里了解到,她跟赵辉是大三时谈朋友的,但是赵辉在霄城州没能找到工作,他爸爸却在家里给他找了一份正式工作,无奈之下,赵辉只能暂时回家,希望以后能有机会再到霄城州发展。不过,因为是分在两地,双方父母都不同意他们的结合,而他们两个的感情很深,不愿分手,这件事情也就僵住了。【今日20180112】推荐小说《极品佛医》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将行李放回房间之后,赵辉晚上自然要请温茜楠吃饭,却是邀请阳叶盛一起去。

阳叶盛不想跟过去做电灯泡,但赵辉和温茜楠很诚意地再三要请,阳叶盛只得答应下来。

到了饭店,阳叶盛才知道,原来吃饭的不只是他们三个,还有三个人,全都是赵辉的好朋友,阳叶盛这才放下心来,电灯泡的感觉自然也就没了。

赵辉的朋友在得知阳叶盛是温茜楠的老乡之后,也是很客气,更是频频跟阳叶盛敬酒。

吃过饭,赵辉的朋友本来还说要请客去KTV唱歌,但却被温茜楠拒绝了,说是明天一早还要赶火车,赵辉的朋友这才不再坚持,但赵辉却是跟着一起回了酒店,任是谁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阳叶盛回到酒店的房间,舒舒服服洗了个热水澡,便躺在床上,一边抽烟,一边看电视。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轻微的敲门声,阳叶盛起身穿了一个大裤衩,把门打开,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却发现敲门的人正是温茜楠。不过,温茜楠竟然是眼泪汪汪的,左脸更是有些微肿,阳叶盛不禁心下奇怪,问道:“茜楠,你…你这是怎么了?”

温茜楠的眼泪马上就流了下来,可怜巴巴道:“阳大哥,赵辉刚才翻我的手机,发现了一条一个多小时的通话记录,便问我是怎么回事,我说那是跟一个女同学打的电话,但是他不相信,说我背着他跟别的男人来往,刚才更是把我给打了,还让我滚,我…我没地方去,能在你这里坐一会儿吗?”

极品佛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极品佛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我的绝品校花4章

    原标题:我的绝品校花4章小说名:我的绝品校花第4章狭路相逢晚上自习课前,聂飞早早就来到了高一、三班的教室,在最后面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看着教室里窗明几净,教室外鸟语花香的,不禁回想以前在乡下上学的情景,那时候的教室风扇都没有一个,更别说空调了。此时教室里空调的温度却调得刚刚好,不冷不热的,真他妈的享受。见教室里只有几个男同学坐在边上吹牛,刘强又在寝室洗他那几件旧得不行的破衣服,于是只好独自一人先来到了教室,最初的想法是多认识几个漂亮的MM,以后好作为重点对像,但一想到美女,聂飞就又想起下

  • 亿万圣修武神4章

    原标题:亿万圣修武神4章小说名字:亿万圣修武神第4章星技短时间内,要将星法提升上去,无疑是难如登天,不过要融汇一套星技,对叶无极来讲却颇为简单。赵聪那家伙迟早要来报复的,虽说,那等货色完全入不了叶无极的眼,但他身后的赵孽,却是一名地地道道的星修,不得不防!基于这个原因,融汇一两门星技护身,就变得尤为重要了。“指法、爪法深奥难懂,颇为难练,就算了。”叶无极心里隐隐有了目标,掌法不是他的喜好,因此也放弃掉,至于剑法以外的兵刃星技,一律无视。那么最后就剩下拳法、剑法和身法三样选择。拳法类,自然选择最为

  • 不朽传道奇人4章

    原标题:不朽传道奇人4章小说书名:不朽传道奇人第4章显露点真本事半夜!叶芷函又睡下了,并非她贪睡,而是之前的她一直很忙碌,难得今天能有机会多睡一下。到了明天集团又会有一堆事情,并且还要补上今天没完成的,很多人都羡慕总裁权力大又有钱,可其中的艰难谁又能体会得到?林辰回房了也并未睡觉,他盘腿坐在地上,双手犹如打太极一般缓慢的挥舞着!“圣武真经!”林辰默念了声!他身上一直带着个锦囊,是阿诗最后留给他的,里面装着一张巴掌大的白绸,上面正是记载着林辰炼的圣武真经,虽只有上半部分,但已经让他受益匪浅了。那组

  • 戎马半生为君颜4章

    原标题:戎马半生为君颜4章小说名字:戎马半生为君颜第四章儿戏“稹皇帝那叫一个难过啊,几乎没哭断肝肠!在灵堂上口里不断喊着,‘早知如此’‘早知如此’。”“稹皇帝要是早知柳娘娘会命断京都,怕是宁愿再忍十年相思之苦,也不会催着柳娘娘回京吧?”“一代奇女子,一代奇皇后……”说书人的故事在叹息里终止,赋雪在整个后半程故事里眼底都波澜不惊,她只是安静听故事,安静的听周围此起彼伏的感慨,安静的一口一口啜着冷茶默默无语。世人心中的故事……世人心中的自己……居然这么可悲可怜吗……究竟是谁,允许你们用这样充满同情的

  • 灿烂笑颜为君开4章

    原标题:灿烂笑颜为君开4章小说名:灿烂笑颜为君开第4章不正经明月花园是陆氏和鸿升共同开发的一个高档小区,正是黎曼负责的案子。没想到她突然提起这个,大家都愣了神,陆景杼有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陈经理打着哈哈道,“case的事回公司再谈,饭桌上我们不提公事……”“那不行,”黎曼笑道,“刚才王总还说是谈生意呢,这谈生意就得有个谈生意的样子吧?”“况且鸿升这次是占大头,我们陆氏并不是做地产生意的,这次完全是看了王总的面子才投的资,一应的设计加宣传都是我们包了,再要两个百分点的利,并不多,您说是吧,王总?”

  • 横推仙道4章

    原标题:横推仙道4章小说名字:横推仙道第四章丹殿第四章丹殿“听说叶家的那位三少爷逃出来了?怪事,好好的少爷不做,难道想自立门户?”“老兄,这你就孤陋寡闻了,叶家的三少爷那是叶天醉酒后和一个奴婢生下来的种,在府里一直不受待见,这种时刻受到百般欺凌的日子,换我我也不乐意。”“啊?不可能啊,我记得叶家的老主人可是最喜欢这个老三的,小时候还抱着他逛街呢。”“这都什么年代了,叶老爷去世后叶天成为家主,他那种尖酸刻薄唯利是图的小人谁人不晓?”叶凡的出逃成为了不少路人茶余饭后的谈资,这两人的身边本来无精打采眯

  • 怀念的那件白衬衫4章

    原标题:怀念的那件白衬衫4章小说:怀念的那件白衬衫第4章共同进餐白柯寒看着身旁专注地开车的殷子琛,目光有些复杂,他的侧脸仍旧完美到无可挑剔,绝对有着让女人为之沉迷的资本,也难怪姐姐当年会对他那么死心塌地。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目光,殷子琛冷淡地目光有些探寻地向她看来,她却收回了目光,看着窗外的风景,不再看向他。一路上很是沉默,黑色的轿车无声地以完美的动作停在她家楼下,白柯寒解开身上的安全带,看也不看身旁的殷子琛一眼,低声说了句,“谢谢。”然后不等殷子琛开口,便迅速地打开车门离开了。看着白柯寒离开的身

  • 危险人物4章

    原标题:危险人物4章书名:危险人物第4章:电话叶千走了出去,来到外面看着眼前的这些繁华的都市,内心不禁一阵感叹。原本他是要去警察局报道执行那个上面派的任务的,但是现在老爹的事情出现了,只有把那个任务先放放了。不过,叶千也是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直接去找哪些政府官员或者房地产的老板张行理论的话,恐怕人家还不一定会鸟自己。如果直接来硬的,叶千当然不会在乎,一个堂堂兵王哪里会畏惧这样的小人物,但是,他不敢,他怕引起对方的报复,自己倒是不怕,怕就怕这些垃圾对黄伯他们这些老人下手。于是,想想下硬的不行,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