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生死相依不相离7章(第七章 见老丈人)

2018/1/12 19:43:50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生死相依不相离

第七章 见老丈人

我看了一眼在那装酷的付豪,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没理他,挺郁闷的上了车,坐在后座上,“敢问付豪哥,你叫我干什么啊?咱又没有什么交情,不会是在记恨我吧?不对啊,昨天晚上是你拿着枪指着我的啊?”

蔡运一惊:“怎么回事?”我连忙含糊:“没事,没什么。我逗她呢!”

付豪很淡定:“我才懒的找你,斌叔让我接你们的。”蔡运疑惑了:“我爸找他干什么?”是啊,我和他也没什么交情啊!

付豪耸了耸肩,很牛 逼的,也很让我生气的说了一句:“我也不知道。”

车子很快的就到了蔡运家,别墅虽然说不上华丽,但是在我们这个县还是绝无仅有的,生死相依不相离7章(第七章 见老丈人)我和蔡运付豪走进二楼的一个房间,付豪敲了敲门:“斌叔,小运他们我给接回来了。”里面传来一个中年人的声音:“豪的,你让他们进来吧,你忙你的去吧。”

“哦,好的!”

付豪看我两一眼,耸了耸肩,我以为他要说什么呢,结果屁也没放就他娘的走了。我和蔡运对视一眼,她向我很调皮的吐吐舌头,很可爱的样子,我笑了笑,然后摸了摸她的头说:“多亏买了个这么体面的衣服,要不这个场合我穿什么?哈哈!”蔡运撇了一眼:“这个场合这么了?很正式吗?你又不是没有见过我老爸。说明163shenghuo.com

“废话么这不?以前哪正式见过了?哎呀!着老丈人召见,心里还怪紧张的!”

这个时候门开了,蔡建斌四十多岁的样子,却一点也不显老,很精神,也很有气常完蛋了,肯定听见我们在外面的谈话了,这...蔡建斌抱着胳膊笑吟吟的看着我:“你紧张个什么?”我不知所措,他接着照着我的头就是一下子:“谁是你老丈人!”蔡运就在旁边,拼命的忍着笑。我鄙视的看了她一眼,这个时候这么还不知道帮忙呢?...我尴尬无比:“额,那个,斌叔,我说着玩的,呵呵,说着玩的?”

蔡建斌也不计较,笑呵呵的说:“进来吧!”

我狠狠的瞪了一眼蔡运,她抿着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那眼神分明就是:关我什么事。

看了一眼屋子,屋子是类似书房的那种,装修的很朴素自然,一个书架,一张办公桌,和一个沙发。来自163shenghuo.com

我和蔡运坐在沙发上,紧张的不得了。

蔡建斌开口说:“小运,快毕业了,你准备去哪里?”

蔡运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估计是考不上什么大学了,到时候再说吧。”

蔡建斌叹了口气:“那小枫呢?有什么打算?”

我被问的一愣,吞吞吐吐的说:“没,没啊,我估计是考不上大学。”

蔡建斌这回事无语了,摇摇头对蔡运说:“小运,你先回你房间,我和小枫说几句话。”

蔡运看了一眼,我笑了笑,表示无所谓。蔡运咬了咬嘴唇,然后也没有说什么就走了出去。蔡建斌向后靠了靠:“蔡运很小就独立,但我知道,她没有想象中那么坚强,你们在一起我很早就知道,可我并不想她伤心,所以一直装作不知道,没有阻止,你小子不错,不过没这并不代表我就认可你,你懂吗?”

我点了点头:“我和蔡运分手了近半年,现在好不容易在一起了,所以我很珍惜她,我承认,我只是一个农村出身的小孩子,高攀不起。不过我有信心得到你的认可,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得到了蔡运的认可。”

蔡建斌哈哈大笑,然后很有气场的问我:“你凭什么?”

我站起来:“你别管我凭什么,但是有一点,我不会改变,就是,你的女儿,我要定了!”

蔡建斌怔了怔,似乎被我的话震到了,其实我还是有些郁闷的,说不上生气,人之常情,人家不可能就因为蔡运爱我就承认我这个什么也不是的孩子,我没有生气,但是我很不喜欢这种眼神,这种话语,在这之前,我对蔡运的感情还是有些犹豫的,也就是在这一瞬间,我对这种想法一扫而光,我爱她,就一定要得到她!

蔡建斌呼了一口气,伸手叫我坐下,然后缓缓的说:“我就这么一个女儿,我不可能让她受到任何伤害,我所努力的一切也都是因为她,你懂吧?”

我缓缓心情,人后点了点头:“放心吧斌叔,版权163shenghuo.com这些我都懂。”

蔡建斌起身拍了拍我的肩膀:“我了解你很多的,毕业后你有两个选择,第一,你要好好考大学,和蔡运一起好好学习,接受我的家族产业。”接着他顿了顿说:“第二,跟着付豪混,加入黑社会。”

我就知道没有那么简单,天下没有免费的媳妇,你一傻小子想一步登天,太天真了吧?仔细想了想,也不算一步登天,貌似蔡建斌的家产也不过几亿,我站起身:“我知道了斌叔,我不会借你的力量起来的,我一样有我的想法。”

“恩,你明白我的意思就好,你是个聪明懂事的孩子,不用我多说,你去吧。”

“恩”

出了房间,蔡运就在走廊里等我,看我出来,贼兮兮的问我:“怎么样?我爸和你说了些什么?”

“没什么埃”“放屁!没说什么聊了这么半天!”

我想了想,准备好措辞:“你爸问我有什么打算,你爸听欣赏我的。”

蔡运神采飞扬:“真的??”

“我骗过你吗?”

“你说啥?”那眼神。

“我说,我正经事骗过你吗?”

“嘻嘻!”

在我看来,男人无论有什么压力,都不要把这压力给自己心爱的女人,那样只是多一个和你一样有压力而已,解决不了什么,况且就算我告诉她,她会和她爸爸闹,这不是我希望看到的,男人可以输,但也要有些尊严。

蔡运听我这么说听高兴的,双手笼着我的脖子:“老公”这个样子,楚楚可怜,诱惑无比。不等她说话,我已经吻了上去,她回应的很强烈,长长的睫毛轻颤,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那么专注、认真。不一会,我们分开,有点可惜,这要是在我房间里就好了,在这就不行了,万一蔡建斌进来,见我两这样那肯定就是让我和那个付豪去混黑社会,以付豪的那把死出,那肯定是让我去当炮灰的...“老公!”蔡运在床边叫我。

“这么了?”

“你为什么不去上学了啊?”

“反正我也不学,去干什么去?况且我要是去了,那肯定让李欢他们笑话!”

“那高考怎么办?”

我笑着刮了一下她的小鼻子:“你要相信你老公的实力,那个叫事吗?”

“你有屁实力!”说完还笑了笑。

我笑着道:“那我说个你不懂的?”

她欣欣然:“恩,你说吧!”

我凝气定神:“床前明月光!什么意思?”

小美女眨了眨眼睛:“不就是月光照在床上吗?还能有什么意思?”

“不对!”

“那是什么?”

我解释道:“咳咳,你把明月换成你的名字,恩,床上,你,光着身子...”

蔡运一下反映过来:“臭流氓!”就向我扑了上来。掐着我的脸:“王八蛋!你就琢磨这些东西行!”

我艰难的说:“这叫学问你知道不?”

“学个屁!”

“恩,学个屁,所以我不上学!”

“你,王八蛋!”

“哈哈...”

闹了一会都累了,我把衬衫的领子打开,大口呼气,蔡运也累的不行,咳咳,不要误会,我们什么也没有做!

蔡运躺在我的胳膊上,面色红润,朱唇微启,额头上还有汗珠我翻身捧着她的脸:“我爱你!”

蔡运脸上立刻带着笑意:“我也爱你!哈哈!”

通过今天的事,让我更加坚定的去爱她,不只是为了证明自己,也是因为我是真的爱她,我这样想着,蔡运在我的怀里喃喃:“可是,你会不会再一次把我弄丢了呢?”声音悠怨,让我听后一震,我用力的勇者她说:“不会的!不会再把你弄丢了!”

她仰起头:“可是,马上就要高考了,上了大学我找不到你了怎么办?我害怕...”我看着她,我相信她看的到,她看的懂,就像我看到她眼中的泪水,她眼里的忧伤。

“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你了,不会的!”

她听了我的话,嘴角扬起完美的弧度。

我们就这样静静的拥抱着,心里告诉自己,不能再对不起她。

生死相依不相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生死相依不相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他送妻子去安乐死,回来却差点进监狱…

    话说,安乐死目前在世界上大部分国家和地区依然都是被法律明文禁止的,而目前在世界上唯一一个允许安乐死合法化的国家就是瑞士。在瑞士有一种执行安乐死的服务机构,只要你提供相应的医学证明,并且本人签署放弃生命的意愿书,就可以享受到安乐死的付费服务。也正因为这样,每年都有很多来自世界上其他国家的人来到瑞士,寻求一死。今天,外媒报道了一对生活在英国的夫妻关于安乐死的新闻...James和Helen两个人已经结婚33年了,他们都是大学老师,两人生活非常幸福美满,直到Helen在2004年的时候被诊断出患有一种

  • 这里装下了整个西塘

    戳节目视频↑“设计就是在撰写剧本刻画电影和挑战现实。”——戚山山在西塘水乡的中心位置,这里曾是一个废旧的厂房。几年前,厂房被推到重建,从此多一座可以居住的“邻里微空间”。位于西塘水系分支开外的五十米,它可以说是坐拥了西塘的水和西塘的桥。斜桥的元素,甚至被设计师戚山山用到了房子里。两座斜桥,连接了一楼,二楼和三楼,充当了楼梯的角色。斜着的桥,好像在邀请人们走近看看,而桥下的院子,在桥的遮挡下,隐约可见。“人们总会幻想在桥上会偶遇谁,所以我特地将这种偶遇的场景融进了设计中,打开了人们对于空间的想象。

  • 邓州市图书馆举办第72期五彩时光亲子悦读活动

    现在的孩子们心理承受能力都比较差,有时为了一点点小事就会发脾气或情绪变得非常低落。本期绘本故事推荐大家看一看《输了没关系》,就会有所顿悟。故事讲的是有一匹叫布瓦的小马,它是草原上大家公认跑得最快的动物。有一天,草原里举行了一场马拉松比赛,但是布瓦却没有夺得冠军,它伤心极了。后来,在其它小动物和猫头鹰的劝说和开导下,布瓦才豁然开朗,心情慢慢好起来,它站起身,迎着天边的夕阳奔跑起来,久违的快乐又回到了它身边。在孩子的世界里只有暂时的跌倒,没有彻底的失败。正如孩子在学会走路之前都会有无数次的跌倒一样。

  • 全国特产博览——亳州市

    亳州市位于安徽省西北部,地处华北平原南端,距省城合肥330公里,是“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全国首批优秀旅游城市”,又是一座充满生机和活力的“新兴能源城”、“现代中药城”。亳花粉亳花粉又名天花粉,来源于葫芦科植物栝楼的干燥根。天花粉始载于《神农本草经》,因其根多粉,洁白如雪,故名天花粉。天花粉主产安徽亳州及河南孟县、温县、武陟一带。亳州所产“亳花粉”,个肥大,色白,粉性足,筋脉少,质佳,是著名的地道药材。亳州除大面积在田间种植外,还习惯将其种在院前屋后,或种在树下,方便其藤蔓攀爬。亳菊亳菊花是药用

  • 你真的学会做事了吗?_道三讲《道德经》第1期

    【一起来聊《道德经》●第1期|看看老先生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启发】“道可道也”:开篇第一句道可道也,通行本把道经放在前面,老本其实是德经在前。老子认为的道,是虚无的讲不清的,他认为世界形成之初是有股神秘的力量在推行,他称为道。道可道也,第二道是动词,通行本解释道是可以说的也就是可以讲清的!我之前帖子有看过的,应该看到过,我在参悟的时候,就觉得世界在履行一个程序,就像建站一样,事先在头部定义了样式,而body中才是我们的世界,而头部就是道!人活在五行之中,而不相信五行,犹如吃饭而不相信是饭!世界万物都

  • 佳鹏人生经历故事连载(二十八)

    佳鹏人生经历故事连载(二十八)2017-11-7佳鹏德藏也许是三宝的加持,也许是缘分导致,偶然期间认识了成都某房地产公司老总,首次见面,大家聊的很畅快,也颇为投机。在很多世间事务的观点基本相同,互相在讨论中也有促进。而后,老总就每个周末放假务必会到我家看望我,或者请我到外面喝茶吃饭。然后下午就回公司去。老总公司离我家大约50多公里,每周都来,坚持差不多半年,风雨无阻。我父母也很奇怪为何对我如此好,我也实在是觉得不好意思。每次见面吃饭喝茶都是老总付钱,或者给我赠送礼物。国庆从喇嘛家乡回来后,老总带

  • 恩平珍贵老照片每张都是记忆,有多少场景你还认得?

    今日,小编向大家推荐一组记录恩平的老照片。这些照片,记录着恩平的发展与变迁,相信可以唤醒很多人不同年代的记忆。照片中的影像,你认得的还有多少?了解的又有多少?快来看看吧~一、先看看几组对比照:A、大钟楼河对面拍摄的恩城风景五十年代恩城旧景2016年恩城风景B、中山公园五十年代恩平中山公园2016年中山公园C、华侨中学华侨中学旧景华侨中学新貌。D、恩城塔与熙春塔E:恩城小岛体育馆周边90年代拍摄恩平体育馆2014年拍摄恩平体育馆F:恩东大桥及冯如广场2002年航拍冯如广场一带。2016年冯如广场周

  • 用黄金铺地而换来的精舍,佛陀住世时最大规模的“寺院”到底长什么样?

    缘起菩提树下一人独坐晨睹明星一朝彻悟起身弘法四十五年蓝毗尼、迦毗罗卫、菩提伽耶...从出生到涅槃一处处圣地古迹令人心驰神往若因种种因缘尚未得去不妨跟着我们先行万里佛教圣地第6期黄金铺地——祇园精舍祇园精舍两位“土豪”发心捐助在佛陀住世的时候没有足够的高科技方便到大家足不出户听闻佛陀讲法再加上佛陀又不喜欢著书立说全靠他口传亲授那时候的弘法的工作真心艰苦四十五载的弘法类似于今天的“巡演”因缘具足了就去哪个城市和国家弘法有人恭敬请法佛陀来者不拒欣然分享他证悟的解脱之道一天,有一位名叫给(jǐ)孤独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