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荆棘婚途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8/1/13 1:40:18 来源:网络 [ ]

书名:荆棘婚途

第一章   受尽侮辱

雷雨交加,大雨磅礴,豆大的雨滴敲打着窗户,院里树叶被风刮的沙沙作响。推荐163shenghuo.com

大雨下,此刻却跪着一个怀有七个多月身孕的孕妇,倾盆的雨水落在她单薄的身上,冷得她瑟瑟发抖,而屋内的佣人却早已见怪不怪。

毕竟每年的这个时候,宁纤雨都要这样狼狈不堪的在院里跪上一天一夜。

今天,是她的结婚纪念日,同时,也是“她”的忌日。

那个“她”,就是安泽轩的心上人——温清如。

宁纤雨紧咬着早已毫无血色的双唇,双手紧攥着,唯有让指甲嵌入掌心的痛才能让她保持清醒。

突然,她的下巴被人捏紧抬起。

“怎么样,你可要坚持住,这才过了半天。荆棘婚途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安泽轩咬牙切齿的说着,他的双眸毫无温度,充满恨意的看着狼狈不堪的宁纤雨。

“泽轩,求求你,我怕这样再跪下去,孩子会有闪失…”宁纤雨紧紧的抓着安泽轩手臂,哀求着。

“宁纤雨,泽轩哥没把你送去监狱是他仁慈,你这个杀人凶手,姐姐她待你不薄,你居然忍心把她推下楼!”打着伞站在安泽轩身边的温清雅双眼一眨,眼泪就如雨般划下,说不出的楚楚可怜。

“我没有,我没有杀清如姐,泽……”宁纤雨直视安泽轩,虚弱的说。

“闭嘴!你不配说清如的名字!”安泽轩愤怒的打断了她的话,听到温清如的名字,他就像是被困的野兽般燥怒,手指猛地缩紧,好像要把她的下巴捏碎了一样。

他的初恋温清如,就在他们要结婚的当天,他却眼睁睁看着他的新娘从楼上摔下来,鲜红的血把她那条他们一起挑的洁白婚纱染红,而楼上正站着惊恐不安的宁纤雨。

“要不是你爷爷已经帮你顶了罪,我奶奶又给你求情,你以为你能够活到现在吗?”安泽轩的声音冰冷,透着寒意。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感觉到宁纤雨浑身止不住的颤抖,安泽轩松开手,看到她瞬间瘫软,他的眼里有股不明情绪闪过。

宁纤雨父母车祸去世后,身为安家管家的爷爷就把她带到了安家,成了安家的佣人。

安泽轩的奶奶知道她喜欢安泽轩,温清如去世后,奶奶希望她的爱能让他不那么痛苦,就想让安泽轩娶她,出乎意料的是他居然没有拒绝,她那时候以为他至少是有点喜欢她的。

可谁知道,他娶她,只是为了折磨她。

“我没有杀清如姐,我真的没有杀她,泽轩,孩子不能有事…”宁纤雨爬起来扯住安泽轩的裤脚,她的脸上早已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全身被雨水打湿,湿发沾在她苍白的脸上,说不出的狼狈。

“要不是你去找奶奶,这个孽种早就不存在了!你这辈子都不配为我生孩子!”安泽轩狠狠一脚把她踹开,眼里尽是嫌恶与不屑。

宁纤雨重重挨了这一脚,被踢倒在地。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安泽轩的话就像是一把利剑,狠狠插入宁纤雨的心脏,她不敢置信的看着他,身上的冰冷都不敌心里的万分之一。

雨越下越大,站在一旁看完全程的温清雅依然可怜兮兮的抽泣着,眼泪蒙蒙的眼里的阴狠一闪而过。

“泽轩哥,我们还是进去吧…最起码,她还活着,可是我姐姐……”说着她的眼泪就扑嗖嗖的落下。

“不,泽轩,我求求你,这是你的孩子碍…”宁纤雨无力地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可眼前却越来越模糊……

第二章 骨灰被挖

宁纤雨拿着手里的单子,长长吁了口气,幸好肚子里的孩子没事。她摸了摸肚子,眼睛瞬间湿润,宝宝,爸爸不喜欢你没关系,妈妈会倾尽一生去爱你的。

回家中途接到了奶奶的电话,让她跟安泽轩一起回老宅吃饭,宁纤雨深吸了口气,才给他打电话。

电话嘟嘟的响,她心砰砰的跳着。荆棘婚途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电话接通以后,里面传来的却是女人的呻..吟声,声音是那么的熟悉,宁纤雨快速挂掉电话。

擦了擦脸颊的泪水,她忍住心痛,露出微笑让司机直接去老宅。

回到老宅,奶奶亲自到门口来迎接她。

“纤雨啊,不是让你跟泽轩一起回来吗?”老太太宠溺的摸了摸宁纤雨的肚子,感受着里面的小生命。

“奶奶,泽轩最近很忙。”宁纤雨赶紧低头,努力把眼泪逼回去。她猜测那个女人大概是温清雅,安泽轩真是“好胃口”呢。推荐163shenghuo.com

老太太微微叹气,她那个孙子她很清楚,只是委屈了纤雨这个好孩子。

吃完饭,陪老人聊完天,天色就渐黑了。老太太心疼宁纤雨,要求打电话让安泽轩来接她,却被宁纤雨拒绝了。

她还想给自己留点自尊。

回到家,看着空旷的房子,宁纤雨无力苦笑,他今晚,又是在温清雅那里陪她吧!

“砰。”门突然被大力踹开,满身怒气的安泽轩来到她面前,脸色满是狠戾,后面还跟着哭的梨花带雨的温清雅。

“泽轩,你回来了。”宁纤雨眼眸低垂,掩盖心里的黯然和不安。

“碍…痛……”突然头皮传来一阵痛楚,她居然整个人被安泽轩拖倒在地上。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居然把清如的骨灰挖了,说,清如的骨灰在哪里!”安泽轩将手指收紧几分,腥红的双眼透着杀意,声音冰冷而阴沉。

“宁纤雨,我求你,把姐姐的骨灰还回来吧,不能让姐姐死无葬身之地埃”温清雅紧紧的抓着心口,哭的撕心裂肺。

“泽轩,先放开我,我不明白你们在说什么。”宁纤雨双手紧紧的护着肚子,对这样莫名其妙的状况惊恐不已。

“说!清如的骨灰在哪里?”安泽轩疯了似的把宁纤雨的头紧紧按在地上。

“我不知道,放开我!求你……”宁纤雨哭着乞求道,脸颊被地板擦得火辣辣的疼。

“贱人!清如的骨灰到底在哪里?”安泽轩根本就不相信她,他的怒火从胸口燃烧起来,一巴掌狠狠的甩向宁纤雨,把她打得嘴角溢出血丝来。

宁纤雨脑袋嗡嗡作响,顾不上嘴角的血丝,她拼命的摇头,眼泪模糊双眼,胸口处传来疼痛,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疼痛。

“宁纤雨,我求你,求你把我姐姐的骨灰还给我。”温清雅跪在地上不停的磕头,但垂下的嘴角勾起一抹不易察觉的阴狠的笑意。

“我不知道,不是我,我真的不知道!!”宁纤雨瞳孔紧缩,双手死死的护住肚子,感觉下身有一阵温热地湿意传来。

“那你就去死吧!”安泽轩咬牙切齿的说着,双手紧紧掐住她的脖子,脸色因愤怒而胀红。

宁纤雨感觉自己快要窒息,眼前也越来越黑,可即使这样她手还是死死的护住肚子。

但无奈身体似乎已经达到了极点,宁纤雨抽了口气,终于眼前一黑,晕死过去。

第三章  孩子早产

宁纤雨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感觉疼痛袭卷了整个身体,她瞳孔紧缩,惊恐地发现自己被锁在床上,动弹不得。

安泽轩面无表情坐在沙发上。

“泽轩,求你放开我吧。”宁纤雨挣扎了下,但根本毫无作用。

“说!清如的骨灰在哪里?”安泽轩高大的身躯来到床边,浑身散发着冰冷地气势,深不可测的双眼毫无温度,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床上的宁纤雨。

“我真的不知道,泽轩,你放过我吧。”宁纤雨委屈的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心就像被刀刺般难受,他为什么就那么不相信她自己,为什么!

“不说,那就别怪我仁至义荆”安泽轩像被放出来扑食般的野兽,瞬间双眼腥红,他扑上去打开锁住宁纤雨的锁,一把抓住她。

“你本来早就该死了,现在我就让你去给清如陪葬。”安泽轩抓着宁纤雨的头发把她拖出房,又毫不怜惜的把她拖下楼。

“啊-…泽轩,不要,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孩子!”宁纤雨瞳孔惊慌的放大,清澈的双眼溢满泪水。

看着这样楚楚可怜的宁纤雨,安泽轩的心里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快到连他自己都没发现。

“这样也正好,就让这孽种也跟着一起陪葬吧。”略微沉默了一下,安泽轩最终还是一路把她拖出别墅。家里的佣人慌忙低头,他们虽然都觉得夫人可怜,但也无能为力。

听出安泽轩话里的狠意,已经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宁纤雨猛地一激灵,不行!她的孩子不能出事!

抓住安泽轩开门的机会,她突然用尽全力把安泽轩猛地推开,拼了命的往马路上跑。

宁纤雨双手护住肚子,眼泪早已被风吹干,她慌乱的边跑边向后看,并没有察觉到一辆车正向她逼近。

正在打电话的安锦博看见突然冲出来的人影,紧急制动猛踩刹车却还是听见了“砰”的一声!

安锦博脸色煞白的快速下车,车的前方,只见浑身是血的宁纤雨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安锦博赶紧把宁纤雨抱上车,快速向医院方向驶去。

安泽轩本来追在宁纤雨身后,谁知道看到他的表弟把宁纤雨撞倒在地,权衡利弊,还是决定跟去医院看看问题严重性。

医院。

宁纤雨被浓烈刺鼻的消毒水味道刺激的醒过来,她下意识的看向已经平坦下来的肚子。

“孩子呢?我的孩子呢?”她激动的要爬下床。

旁边的人赶紧扶住了她,“孩子没事,嫂子,你放心,只是因为早产,需要在暖箱呆段时间。”安锦博看到宁纤雨醒来,松了口气。

原来眼前这个脸色苍白,清瘦憔悴的人就是他早已耳闻的表嫂吗?

宁纤雨虚弱的一笑,幸好孩子没事。

她看向眼前的安锦博,他的脸上透出疲 惫的神色,英俊的脸竟然和安泽轩有几分相似。

“你是?”

“我叫安锦博,安泽轩是我的表哥,我是在国外长大,这是我第一次回国,没想到会是用这样的方式”拜见”大嫂。”安锦博故作轻松一笑,

他突然有点同情眼前的女人,表哥也就在她手术时签“病危通知书”出现了一下,马上就消失不见了。

“谢谢你。”宁纤雨对他露出虚弱的笑容,对于安泽轩这个名字,她现在是连听都不敢听,也不敢提及。

“你要干什么。”安锦博上前阻止宁纤雨拔针头的动作。

“我,我想去看看孩子。”宁纤雨想站起来,但却浑身无力。

“你还是别动了,你身子现在还太虚弱,孩子没事。”安锦博紧蹙着眉,感觉表哥实在太过分,不管怎样也是他的妻女啊,居然那么冷漠的就离开了。

安锦博轻轻摇了摇头,这对夫妻可真是诡异……

第四章 跪玻璃渣

几天后。

宁纤雨坐着安锦博的车,正迫不及待的前往安家的别墅。

她今天去看女儿,结果护士却告诉她孩子已经被接走了。安泽轩,他想做什么?

“安泽轩,我的女儿呢?”宁纤雨冲到安泽轩面前,眼睛里满是慌乱和恐惧。

“你把清如的骨灰交出来,不然我就拿她给清如陪葬。”安泽轩忽略掉脸色煞白的宁纤雨,声音冰冷,但他的话语却更加冰冷。

“不!安泽轩,她也是你的女儿啊!!你怎么这么做!虎毒尚且不食子啊!”宁纤雨上前扯住他的手臂,却被安泽轩无情拂开。

对她来说女儿是她唯一的希望,可安泽轩怎么能狠毒到要杀了这个刚出生的孩子呢?

这时,温清雅抱着孩子站在楼梯口,垂眸看着他们,眼里的阴狠一闪而逝。

孩子突然大声哭起来,宁纤雨心底一震,连忙朝温清雅方向奔去。

“孩子,把我的孩子还给我!”宁纤雨知道温清雅的为人,孩子在她手里绝对会出事的, 不行!她的孩子!

“碍…”温清雅看着朝她跑来的宁纤雨,借着她带来的冲击,眼带得意的顺势滚下楼梯。

宁纤抱着孩子站在楼梯口,一脸慌乱,表情更是无比震惊,她……她根本就没碰到她。

安泽轩迅速上前把看起来昏迷的温清雅抱在怀里,他的脸因为愤怒而胀红,“宁纤雨你真是死性不改!如果清雅有什么三长两短,你跟你的孽种就都不用活了。”说完便抱起人送往医院。

宁纤雨抱着孩子,还没从刚刚的意外中缓过来。

“嫂子,她应该没事,你别担心。”一直保持沉默的安锦博,突然有些心疼眼前的宁纤雨,他安慰道。

宁纤雨回过神来跌坐而下,双眼一闭,两行清泪缓缓顺着脸颊流淌下来。

安锦博看着宁纤雨的悲伤落寞,心像被针扎似的微微泛疼。他坚信,眼前这个善良可怜的女人是不可能把温清雅推下楼的。

…….

温清雅最终确认除了右腿骨折,其他地方没什么问题,看着心不在焉的安泽轩,她心里暗暗有了一个算计。

温清雅以腿不方便没人照顾要去安泽轩家住,他本来不想答应,但看到哭的梨花带雨的温清雅,她与温清如是如此相像,居然就鬼使神猜得同意了这个请求。

安泽轩把温清雅抱进别墅,看着因为得到他通知而出来的安锦博和宁纤雨,微微眯眼,觉得那两人的亲密是如此刺眼。

“泽轩哥,你别生气,纤雨也不是故意推我的。”温清雅双手搂着安泽轩的脖子,柔弱的靠在安泽轩胸前,看向宁纤雨的眼里得意却怎么也掩盖不祝

“泽轩,我没有推她。”宁纤雨摇着头,眼里满是惶恐,声音微微颤抖。

“哥,我相信纤雨是无辜的。”安锦博也想帮忙,希望自己大哥不要被外相所迷惑。

“行,宁纤雨,既然他们给你求情,那好,我给你个机会,从楼下跪着上搂,我就考虑放过那孽种。”安泽轩说完,就吩咐着佣人在楼梯上洒满玻璃渣。

“哥,你是疯了吗?!”安锦博看着那一地的玻璃渣,简直不敢置信 ,这是正常人能做的事吗?

宁纤雨扯了扯安锦博的衣服,示意他不要再说,“是不是我跪了,你就放过我女儿。”

“我说的是会考虑。”安泽轩把温清雅温柔的放在沙发上。

“好,我跪。”宁纤雨紧紧的盯着安泽轩,这个她爱了多年的男人,他的无情彻底把她打入万劫不复的地狱。

走到楼梯口,宁纤雨只觉得心痛的快要窒息,低垂眼眸,她硬生生把眼泪逼了回去。

挺直腰杆,毫不犹豫的跪下去。

“纤雨,你别跪,你这样双腿会废的,哥,你放过她吧!”安锦博想去把宁纤雨搀起来,却被她甩开。

玻璃刺进肉里,宁纤雨双腿很快被染红,她忍着疼痛一步步往上跪,脸上因疼痛满是汗水,她双手紧握,紧咬双唇,嘴里满是血腥味。

心好像也被玻璃渣刺的鲜血淋漓,疼痛不已!

荆棘婚途》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荆棘婚途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亿万甜婚:邪少的蜜恋宠妻19章(第19章 相亲相亲相亲)

    原标题:亿万甜婚:邪少的蜜恋宠妻19章(第19章相亲相亲相亲)书名:亿万甜婚:邪少的蜜恋宠妻第19章相亲相亲相亲夏天垂眸,被如此羞辱,还是第一次。心中的愤怒几乎把她整个人燃烧,她勾了勾嘴角,抬起头,美丽的脸上没有了之前的楚楚可怜,而是一副不屑高傲的样子。“夏可薇,就算攀上了黎少爷又能怎么样?如果我告诉黎少爷,你已经不干净了,你说黎少爷还会要你吗?”说完,勾唇一笑,满是讥讽的看了一眼夏可薇,随后转身离开。“把你的药拿走。”夏天的破功在夏可薇的意料之内,被人如此羞辱,夏天还不撕开面具的话,夏可薇真的

  • 阴婚难缠:鬼夫夜敲门19章(第19章 强大的力量)

    原标题:阴婚难缠:鬼夫夜敲门19章(第19章强大的力量)小说:阴婚难缠:鬼夫夜敲门第19章强大的力量唐唯一啧啧两声,正想提问,原介继续说道:“不过我刚才在上面逛了一圈下来,没有嗅到捉鬼师的气味,倒是嗅到了一股很强大的……力量?”原介挠挠脑袋,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词去形容,只能用很夸张的表情表述出来。“你不知道是谁?”唐又锦盯着他问道。原介可怜兮兮的点头:“很陌生,又很熟悉,但是原介真的不知道是谁啦!”唐唯一笑了笑,朝着唐又锦道:“要不要上去看一看?”“不怕了吗?”听他这么一问,唐唯一心里又冒出一股惊

  • 倒插门女婿19章(第十九章 杜涛的要求)

    原标题:倒插门女婿19章(第十九章杜涛的要求)小说名:倒插门女婿第十九章杜涛的要求随后,我安慰了一下林玲,毕竟她一个女孩子也是被利用了,而且还是被我给上了的,所以,错不在她,皆在我自身,如果我当时不那么好色,如果当时我能控制好自己,如果......,那就不会让杜涛给抓住把柄。可这又能有什么用呢?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就只能采取解决的办法。安慰好林玲,我便转身上了四楼,四楼的最里面有一间房间,是老总昨天晚上叫人建的,成为了我的休息室,上面挂着五个大字“保安队长室”,刹那感觉自己的地位很是高大上,对

  • 极品上门女婿19章(第十九章 用身体来偿还)

    原标题:极品上门女婿19章(第十九章用身体来偿还)小说书名:极品上门女婿第十九章用身体来偿还俗话说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地中海看见是我,两只眼直接都绿了,估计是还记得当初我偷拍他和小婷的事,直接开口骂道:“妈的,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个小王八蛋!怎么,就凭你也想为这个贱人出头?”说着他瞄到了我衣服上的号码牌,大笑道:“我说你个穷逼之前怎么能拿出来五十万,原来是当鸭了啊。草,一个当鸭的救一个婊子,还真是天仙配啊!”我越听越气,一时忍不住,随手抄起身边的垃圾桶,向地中海冲了过去。地中海根本没想到我会突

  • 超级经纪人19章(第0019章 命不由天)

    原标题:超级经纪人19章(第0019章命不由天)小说名:超级经纪人第0019章命不由天没有了芥蒂和试探,小菲就没有再像之前那样小心翼翼,而是直截了当,直裹黑龙。用尽浑身解数,来伺候好面前的这条威猛霸天的黑龙。还别说守着小菲这样的人在跟前,身体不好还真的扛不住。很快叶无道就进入了蓄势待发的境界,于是他就没有再保持矜持,而是是直接推开了小菲。看到叶无道如此凶猛的推开他,小菲眼睛中也瞬间闪烁起了渴望的精光,嘴角也跟着露出了渴望的笑意。叶无道一句话都没说,当就把小菲给按在了身下,疯狂展现了一个男人的强壮

  • 超级小农民19章(第十九章 男人的野心)

    原标题:超级小农民19章(第十九章男人的野心)小说书名:超级小农民第十九章男人的野心白玉龙朝我呵呵一笑:“怎么,你认识他啊?”我摇摇头,笑着说不认识,只是都姓洛,比较好奇而已。白玉龙指着对面的网吧一条街,说:“看见没,对面整个网吧一条街,三年前,都是洛乾坤一个人说了算”我倒吸了一口凉气,整个网吧街,长几百米,有几十家网吧和小宾馆,这么大的地盘,竟然都是洛乾坤的?白玉龙拍了拍我的肩膀,嘻嘻一笑,又补充道:“人家洛乾坤那会儿,还是个学生呢”“什么?!”我有些不相信:“你是说,洛乾坤学生时代,便称霸了

  • 盛宠娇妻:老公请克制19章(第19章 周楚涵的来电)

    原标题:盛宠娇妻:老公请克制19章(第19章周楚涵的来电)小说:盛宠娇妻:老公请克制第19章周楚涵的来电“啊,你一个人居然敢住汽车旅馆,你真是疯了!”小北惊呼一声,真是被佳音要吓死了:“走,今晚去我那儿。虽然我是和一个女孩合租的房子,但是对付几晚挤一挤还是没事。等你找到房子再出去就好。”佳音见小北主动这么说,心里的感激真的不知道怎么形容。那两晚上在旅馆真的是很吓人,尤其是第二晚,隔壁一对男女肆无忌惮的声音让她难堪的半夜没有睡着。“那谢谢你,小北。我会尽快找房子的,等找到就会搬出去,不给你惹麻烦。

  • 凶猛鬼夫爱上我19章(第19章 选择)

    原标题:凶猛鬼夫爱上我19章(第19章选择)小说名:凶猛鬼夫爱上我第19章选择我只是看了它们一眼,就不敢看了,因为画面太过血腥恐怖,可我听完它们的话后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鬼魂会撒谎会吗?这个问题我并不知道答案,但是眼下一切矛头都指向宋司辕,可我直觉他应该不会这么做。不都说因果关系吗?宋司辕跟我姐母女俩又不认识,更没仇结,为什么要害死她们呢?正当我低头纠结着这些事时,听到宋司辕对我说:“如果你相信他们,我放你回去跟他们,但你日后别后悔,如果你选择相信我,我带你走。”我听得不是很懂他说的那句带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