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乱世佳人:民国时期大上海好声音

2018/1/13 7:06:55 来源:小宋谈民国 [ ]

民国时期大上海好声音

上海女歌星合影

旧上海歌星各有千秋,能融百家之所长再融入自身特点,使所唱歌曲更受欢迎。乱世佳人:民国时期大上海好声音她们在歌坛的成功得益于年轻靓丽的外表及老师的栽培,但更多的是她们不倦的学习不断努力提高演唱技巧得来的。也为我们留下了既富有时代特色,又极具个人风格的歌声。现在我们就来扒一扒民国女歌星们的歌曲……

“金嗓子”周璇

提到旧上海明星,周璇是绕不开的巅峰,除了她悲剧的命运和娇媚外型,她的歌声更加的经久不衰。周璇运用传统的民族声乐发声方法,借助于话筒,开创出一种独特的演唱风格。1941年《上海日报》举办“电影皇后”评选,周璇在当选后婉拒了“电影皇后”的荣誉。

在她的歌曲中,《夜上海》十分出名,它是电影《长相思》插曲。周璇其它歌曲如《天涯歌女》、《月圆花好》和《四季歌》也很有民国年代风味,值得一提的是《四季歌》,马頔的歌曲《南山南》就插入了这一段。版权163shenghuo.com她的《天涯歌女》有诸多翻唱版本,周华健也翻唱过,竟毫无违和感,在《色戒》里王佳芝为易先生演唱的也是这首歌曲。

“京腔歌后”白虹

白虹与周旋一起学习西洋声乐,擅长爵士风格,她的演唱感染力很强,影响力与名气不输“金嗓子”周璇。她多才多艺,歌路广阔,可以兼顾多种风格,有歌评家评她说“歌喉嘹亮,就像阳光普照,能激发人们高远的情怀”。她的代表作是《郎是春日风》,不过《雨不洒花花不红》和《春天的降临》等听起来也很不错。

“银嗓子”姚莉

姚莉,1922年出生,上海人,中华民国时期的著名歌手,上海滩七大歌后之一。她的代表作《玫瑰玫瑰我爱你》, 1951年4月6日,被美国歌星弗兰基·莱恩翻唱后,在美国迅速走红,一度高居排行榜第三名。歌曲另有同名电影,在国外流行至今,是第一首在国际上广泛流行和产生重大影响的中国歌曲。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

她初期模仿周璇唱腔,以活泼的少女声为主,经过颇长时间的摸索发展成稳健淳厚的成熟声。《带着眼泪唱》一曲混和了黑人蓝调的唱法,是她改变唱腔的转折点。台湾导演蔡明亮的新作《天边一朵云》中的《爱的开始》,香港导演关锦鹏的新作《长恨歌》中的《玫瑰玫瑰我爱你》和香港导演王家卫的新作《爱神之手》中的《跟你开玩笑》,均是姚莉的保留曲目。

“秋水伊人”龚秋霞

龚秋霞,原名龚莎莎、龚秋香,江苏崇明(今属上海市)人,是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上海滩响当当的人物。亦歌亦影,属于“两栖明星”。原来“演而优则唱”或“唱而优则演”并非现在开始流行的,龚秋霞是这方面的先驱,而且均出类拔萃。她的代表作有《蔷薇处处开》、《秋水伊人》、《湖畔四拍》等。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早期舆论界曾这样赞扬道:“听白虹的歌适于中午时分,因为她的歌喉响亮如阳光普照大地,能激发人们高远的情怀。周璇的歌则缠绵悱恻,扣人心弦,余音袅袅,最适合在溢静的夜晚聆听。至于龚秋霞的歌,则宜于清晨,因为她的歌充满青春朝气,抑扬顿挫,甜润婉转。”有兴趣的话可以搜来听听,比较一番,确实如此。

“低音歌后”白光

白光,原名史永芬,河北涿县人,1921年6月27日生于北平,歌星、影星。后就读于日本东京女子大学艺术系,从声乐家三浦环学习声乐。1942年在上海为女中音歌手,1943年开始从影。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

因为曾和李香兰同拜一师研习声乐,所以白光对于歌唱有很深的根基。她的声音懒洋洋的,感性缠绵,独树一帜。她那低沉的嗓音,成为中国中低音女歌手模仿的范本。她的歌曲:《如果没有你》、《假正经》、《等着你回来》还有《天边一朵云》等,声音懒懒的,歌词热辣辣,直白的吓人可也可爱的紧。《如果没有你》在很多电影和广告中都听到过,益达广告“如果没有你日子……”

“鼻音皇后”吴莺音

吴莺音,出生于1922年,原名吴剑秋,是曾有“鼻音歌后”之称的上海老歌星。如今,还有不少上了年纪的人能够哼上几首她的名曲。她原唱的《大地回春》在海外广为流传,在北美华人地区,至今还被作为春节的喜庆歌曲演唱。乱世佳人:民国时期大上海好声音

吴莺音的歌声别有风味,爽朗中带有鼻音,擅长抒情幽怨的歌曲。其声线柔和,加上别树一帜浓郁的鼻音,拥有“吴侬软语”的“鼻音歌后”美誉。她的代表作《大地回春》、《我有一段情》、《江南之夜》、《岷江夜曲》。最喜欢《我有一段情》,曲调哀怨委婉,把人的心都要唱碎了。

文章来源网络,原始来源与作者未知,如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与我们取得联系。

  • 恐怖悬疑小说《鬼胎》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恐怖悬疑小说《鬼胎》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鬼胎目录预览:第1章洞房第2章怀孕第3章你竟敢杀我的孩子第4章鬼胎第1章洞房我叫苏紫,今年十九岁,连续两个月都做了一个同样的梦,我出现在一个诡异的灵堂前,和棺材里的男子冥婚了。今晚,我又做了这样的梦。不同的是,梦里上演的不是我和新郎拜堂成亲,而是我们在梦里圆房……我站在一座老宅的大堂之内,堂外是一方天井,天上的圆月清冷。月下是一直漆上了黑漆的棺木,棺木的两头用金漆写着“奠”字,棺材上的盖子并没有被钉死,而是略微倾斜的扣在棺木上。阴冷的夜风吹进灵堂

  • 都市言情小说《罪青春》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都市言情小说《罪青春》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罪青春目录预览:第一章被收养第二章耳鸣第三章午夜第四章都是我的错第一章被收养“砰!”一道亮光映射到我的脸上,我却是再无力拿住手里擦拭的镜子,镜子在手中重重的滑落下去,我用尽全身力气睁开已经朦胧的双眼,看着地上已经被摔的四分五裂的镜子,心里唉叹一声,暴风雨又要来了。“哎呀!我的镜子,你这个没爹没娘的野孩子,竟敢将我的镜子摔碎了,你知道我的镜子值多少钱么,把你卖了都不值,我打死你,爸爸,快来看看,这个小杂种打坏我们家的东西了。”摔碎镜子的声音影响到了楼

  • 总裁豪门小说《甜妻慢慢撩》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总裁豪门小说《甜妻慢慢撩》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甜妻慢慢撩目录预览:001晴天霹雳002腿瘸的真相003真正看清了他!004要命的一吻001晴天霹雳李卓恩一路跌跌撞撞,眼里流露出焦急的神色,路过的人都向她投来疑惑的目光,当然,最主要的原因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她的穿着。此时的她身上穿着一件hellokitty的睡衣,脚上趿着一双人字拖,头发呈爆炸状,眼圈通红。还好这还是在白天,要是在晚上,准会吓死医院里的几个人的。回想起自己早上还在睡梦中,就听到一个人打电话过来,说陈盟被送到医院了,来不

  • 恐怖悬疑小说《民异鬼事录》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恐怖悬疑小说《民异鬼事录》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民异鬼事录目录预览:第一章捉妖驱鬼第二章阴镜照死人第三章百鬼夜行第四章化厉头骨第一章捉妖驱鬼回到杭城,久违的城市气氛让陈羽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以前师傅带着他看守尸王,但居住地却在杭城之内。陈羽从小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一直是跟随师傅长大,所以说那个老头子说是自己的父亲也不为过。随意吃了点东西,回到了自己的破房子。屋内十分凌乱,甚至桌子上面已经有了一些灰尘。陈羽略微打扫了一下,然后放热水洗了个澡,就呼呼大睡了起来。‘嗡~’‘嗡’“嗯~喂,谁啊!

  • 总裁豪门小说《当我决定不爱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总裁豪门小说《当我决定不爱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当我决定不爱你目录预览:第1章北方有佳人第2章浮世有乾坤第3章浊世清公子第4章小别胜新婚第1章北方有佳人我从报社的办公楼出来,正在包里翻找着车钥匙,听见有人在我身边叫我:“行云。”是个女人,看见我好象还特别的熟络,一看见我马上从大厅的沙发上起来,小步跑过来迎上我,“行云,真的是你耶。”我只好摘了墨镜,上下看她,可是怎么也没想起她是谁,不过看她倒是跟我挺熟悉的,难道是工作中的客户?干我们这行打交道的人确实不少,有时候人家认得我,可我不认得

  • 都市言情小说《灵婚女巫》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都市言情小说《灵婚女巫》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灵婚女巫目录预览:第1章:守灵夜里的怪事第2章:守灵夜里的怪事2第3章:梦里的男人第4章:邻居家的凶案第1章:守灵夜里的怪事入夜时,外面刚下过雨,雨滴从房檐上‘滴答滴答’的往下落。“救救我!”这声音,不时从无人居住的平房里传出来,断断续续,有气无力。我随着声音寻去,推开掉了一半漆的木门,应时许久无人进来,门上掉下一些尘土,不但进了我的眼,还呛得我咳嗽起来。揉了一通眼睛,便见地上摆着无数只手腕大的红烛,红蜡流了一地,如腥红的鲜血一般,直叫我心里

  • 都市言情小说《蒸汽朋克》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都市言情小说《蒸汽朋克》在线免费阅读书名:蒸汽朋克目录预览:第一章船厂危机第二章时空的钥匙第三章蒸汽朋克世界第四章倒找钱第一章船厂危机雨一直下。雨刷呱呱的打着雨水。鸟南大道上,一台老长安面包飞速疾驰。荣克忍着内心焦急,强颜欢笑应付着各方质询。有些难堪的发在朋友圈中的求助,响应的却寥寥无几。平时活跃的朋友一瞬间哑火,帮助过的人离线。反而一向沉默的几个万年潜水艇来了私信,问了句“怎么了”。寥寥三个字,却让他眼角有些酸。这反而打消了他求助的欲望,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急病乱投医了,不应该麻烦交集

  • 都市言情小说《女王凯旋》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都市言情小说《女王凯旋》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女王凯旋目录预览:第001章阴差阳错的初遇第002章十万,就今晚第003章上等鲜肉第004章雷霆之吻第001章阴差阳错的初遇2005年,港城。早上的气象预报说是今天台风会登陆,果然下午天就像泼了墨似的暗了下来。大风夹着冰冷的雨水斜斜地拍打在身上,我望了望已经黑透了天空,下意识地往公交站牌下缩了缩,心里恶狠狠地咒骂着阿若,像今天这种日子搬我来救场,就该把客户先联系好,结果我在这淋了一个多小时的雨,阿若那边始终一句话打发我,“快了,就快到了。”身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