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危险总裁,请深爱!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8/1/13 8:15:37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危险总裁,请深爱!

第四章

深夜的海边显得很神秘,海风在呼呼作响,海浪是一层推着一层,发出了清脆的声音,就像是一首动听的交响曲。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在距离海边的不远处,一座独栋别墅是灯火通明,从屋里面传来了一阵阵的吵闹声,给着漆黑的夜晚带来了另一番风味。

“妮可,你的姜丝切好了吗?”

“我好饿啊,什么时候开饭,我好饿啊奎利,庚,你快去看一下快要开饭了没。”

躺在沙发上的金钟铉直接用脚踹了一下正在看电视的林庚新,催促林庚新去厨房看看什么时候可以吃饭。

林庚新没好气地说道:“要看你自己去看,我没空搭理你。”

“我说你要不要这么小气啊,你去看看就好了,又不是让你去煮饭,赶紧的。”金钟铉又踹了林庚新一脚。

林庚新是完全没有好气的瞪了一眼金钟铉,但还是很认命地站起身,朝着厨房走去。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厨房里面,周奎利和梁思乐两个人一直在忙着自己手头上是事情,而郑妮可也是在小心翼翼地切着姜丝。

“恩?”郑妮可看着自己切得姜丝变成红色的有点惊讶。

周奎利一边炒着菜,一边问道:“妮可,你的姜丝切好了没有,我要用姜丝现在。”

“那个,姐,”郑妮可有点小心地说道:“姜丝是红色的吗?”

梁思乐一听到郑妮可的话,立马回过头,发现郑妮可切的姜丝确实变成红色的,再定睛一看,原来是郑妮可切到自己的手指却完全没有感觉到。

“郑妮可,我真的是服了你了。”梁思乐直接把郑妮可手中的刀夺走,很是无奈地说道。

周奎利见郑妮可不小心切到手,连忙拿起放在一旁的纸巾包住了郑妮可受伤的手指,脸上满满的都是心疼。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怎么这么不小心呢,赶紧让你姐夫能帮你处理一下伤口。”

刚走进厨房的林庚新就听到了周奎利的话,不解地问道:“怎么了吗?”

“妮可切菜不小心切到手。”梁思乐解释道。

林庚新一听到郑妮可手被切到,立马关心地走上前去,周奎利看着林庚新叹了一口气,说:“庚,你帮妮可包扎一下伤口。”

“我知道了,我说妮可你怎么就那么不小心呢,切菜都能切到手,真的是不小心。”林庚新的语气虽然有点生气,但是脸上却全是担忧。

郑妮可看着周奎利和林庚新担心的样子,心里很是抱歉,跟周奎利说了句对不起之后,便和林庚新一起离开厨房,正躺在沙发上的金钟铉看着跟在林庚新身后的满脸忧郁的郑妮可,直接弹起身。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我说这是怎么了?”金钟铉关心地问道。

郑妮可看了一眼金钟铉,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说,索性就不出声,看着郑妮可不出声的样子,金钟铉是更加不解。

“我说这到底是怎么了?”金钟铉重复问道。

“妮可,你过去坐好,我去拿医药箱,”林庚新走到电视机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了一个家用的医药箱,说道:“妮可刚刚切菜的时候不小心切到了手指。”

金钟铉一听,立马像是看到外星人一样不敢相信的看着郑妮可,金钟铉的眼神虽然让郑妮可觉得心里面很不舒服,但是郑妮可现在已经没有心情和金钟铉说些有的没的。

“郑妮可,你真的是有够猪的啊,切菜都能切到手。”金钟铉直接很铁不成钢地说道。小说危险总裁,请深爱!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郑妮可一听到金钟铉的话,直接回过头瞪了一眼金钟铉,而林庚新提着医药箱走到了郑妮可的身边坐下,也是没好气的看了一眼金钟铉,警告金钟铉说话注意一点,可是金钟铉根本就不理会林庚新警告的目光。

“妮可,手。”

林庚新拿出酒精先帮郑妮可清理伤口,郑妮可安静地走在一旁让林庚新帮她处理手上的伤口,而且还一直皱着眉头,金钟铉坐在一旁,看着林庚新和郑妮可的,忍不住又要开始喋喋不休。

“切菜都能切到手,我还以为这只是狗血剧里面的桥段,没想到还真在现实中发生了,”金钟铉有点讽刺地说道:“郑妮可,我说你想吃肉你也不用切你自己的手吧,真的是现实版的女猪脚啊……”

“好了。”林庚新帮郑妮可贴好创可贴笑着说道。

郑妮可听着金钟铉的话,心里本来就不好,又看了看自己被裹着创可贴的手指,很是不满地看着此刻正在收拾医药箱的林庚新。

林庚新抬起头,看到了郑妮可不满的目光,笑着问道:“干嘛这样子看着我?”

“姐夫,你知不知道你包扎的水平很烂?”郑妮可很是嫌弃地说道。小说危险总裁,请深爱!第4章在线免费阅读

看着自己的手指被三四张创可贴裹着,郑妮可是很是嫌弃林庚新的包扎水平,林庚新刚想要开口为自己辩解,不料却被金钟铉抢先了一步。

“你也不看看你的伤口,你现在还好意思嫌弃别人,”金钟铉完全不给郑妮可一点面子的说道:“你还是先嫌弃嫌弃你自己吧,切菜都能切到手,你这样子以后还要怎么嫁人啊,谁要娶了你真的是谁倒霉,说不定以后还每天早中晚都要烧几柱香……”

郑妮可听着听着金钟铉的话脸色是越来越难看,林庚新见郑妮可的脸色越来越不好,不停地朝着金钟铉使眼色,但是金钟铉却一点眼力见都没有,还是在说个没完没了。

金钟铉继续发表着自己的看法:“你看看思乐和奎利,为什么她们切菜都没有切到手,就你一个人切到手,妮可啊,切菜切到手这可是人家狗血剧女猪脚的专利,你又不是女猪脚,你这样子抢人家的专利,小心到时候人家找你收费,还有啊……”

郑妮可实在是忍无可忍,直接开口吼道:“金钟铉,我告诉你你够了。”

林庚新和金钟铉被郑妮可突然的河东狮吼吓得不轻,金钟铉更是直接安静下来。

“干嘛那么大声啊妮可。”

“就是,你这是想死人吗?”金钟铉点头附和道。

郑妮可回过头凶神恶煞地瞪着金钟铉,金钟铉看着郑妮可恐怖的样子,不禁后退一步,周奎利从厨房走了出来,看到了客厅三个人的样子,自然是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说你们三个又怎么了,赶紧收拾桌子吃饭。”周奎利直接开口说道。

林庚新回过头冲着周奎利露出了笑容,连忙说道:“好,我知道了。”

看了眼还在生气的郑妮可,有点害怕的金钟铉,林庚新也懒得去管这两个人,直接跑进了厨房,开始帮忙端菜。坐在餐桌边,梁思乐和林庚新两个人正在盛饭盛汤,而郑妮可和金钟铉两个人是大眼瞪小眼的走到了餐桌边坐下。

“你们两个好了,都要吃饭了还在斗气。”林庚新笑着说道。

金钟铉不满地反驳:“我才没那么小气,你看不到吗,是妮可一直在朝我翻白眼。”

郑妮可一听到金钟铉这样说自己,又朝着金钟铉翻了一个大白眼。

梁思乐压低声音,小声地说道:“谁让你刚刚那么说妮可。”

“梁思乐,你不要以为你小声了我就听不到,我耳朵很灵的。”

看着金钟铉故意表现得很生气的样子,梁思乐调皮的着朝着金钟铉吐了吐舌头。

郑妮可发现没有周奎利的身影,便开口问道:“姐呢?”

周奎利微笑着端着最后一盘青菜走到了餐桌边,把菜放在了桌子上,说:“这是最后一道菜,怎么都不吃啊你们。”

“等你啊。”林庚新拉了拉周奎利的手。

周奎利在林庚新的身边坐下,笑着说:“根本就不用等我,你们要是饿的话可以先吃。”

“那怎么行,要一家人都坐齐了才能动筷。”金钟铉认真地说道。

郑妮可和梁思乐在一旁也是很认真地点了点头,完全赞同金钟铉的说法,而周奎利也是笑了笑。

郑妮可一边夹菜一边说道:“就是。”

“好好吃,奎利姐你的手艺真棒。”梁思乐夹了一块红烧肉塞进自己的嘴巴里,一边很幸福的点着头说道。

林庚新听了梁思乐的话,得意地说道:“那是,也不看看你奎利姐是谁的人,你奎利姐可是我的人,绝对是进得了厨房出得了厅堂,而且还可以包容得了你们这群烦人的魔头。”

周奎利听了林庚新的话有点不好意思,直接夹了一块鱼肉放到了林庚新的碗里。

“好了,吃块鱼吧。”

“你们看看,你们看看,”林庚新夹着周奎利夹给他的鱼肉,得意地说道:“你们奎利姐多贤惠,知道我爱吃鱼。”

郑妮可和金钟铉、梁思乐三个人无语地对视了一眼,知道现在的林庚新是又要开始疯狂无节操无下限的夸奖和赞美周奎利。

“庚新哥又要开始夸了。”梁思乐无奈地扒自己碗里的饭。

“我们奎利就是好,奎利啊,你做了一大桌子的菜,真的是辛苦你了,来来来,吃块肉,奎利啊,你一定要多吃点。”

林庚新说完便夹了一块肉放到了周奎利的碗里,周奎利只是冲着林庚新点了点头,一旁的金钟铉和郑妮可看着林庚新的样子,真的有种浑身要起鸡皮疙瘩的感觉。

金钟铉也是学着林庚新的样子,夹了一块肉放到郑妮可的碗里,笑着说道:“我们妮可就是好,来来来,吃块肉。”

“钟铉哥你真好,知道我喜欢吃肉。”

林庚新看着分明就是在学他的样子的金钟铉,忍不住黑脸。

危险总裁,请深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危险总裁 或 请深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一个人的时候

    作者:李冉,女,网名Lily,半夏微凉。喜欢古诗词,山东济南人,用至真至纯的笔,写温暖的文字,不张扬,我心素静。一个人的时候,总感觉日子是漫长的,等待是安静的。也会翻书读一篇篇文字的美丽,累了时抬起头,静坐不语,享一城清欢。习惯了,这样清浅的时光。而空禅与默想,就成了城市的街角那永不寂灭的灯光,照耀成一场落花被岁月风干时的悲壮,一汪清泉,便成了灵魂深处最渴望的芬芳。这一刻难舍的张望,谁人的豪情划破长空,依依梦里,把温柔掩入深乡。古人说:“闻弦歌而知雅意。”可此时此刻,弦以断,歌未尽,泪先零,锦瑟

  • 梁实秋:男人懒起来到底有多可怕?

    文梁实秋不管是感慨黑豹乐队成员赵明义“当年铁汉一般的男人,如今端着保温杯向我走来”,还是冯唐的“如何避免成为油腻的中年男子”,大家好像特别乐于调侃这群有着秃顶、啤酒肚等中年危机的男人,而且是以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优越感。但细想,你身边不就有着这样的男人么,他是担心你一个人在外面过得不好的爸爸啊,他是你早出晚归养家糊口的丈夫啊,他可是用没有美国队长那般坚实的肩膀撑起了你的家。他们也曾年轻,也曾意气风发,也曾要改变这个世界。但英雄不敌迟暮,美人不敌白头,所以,不要再嘲讽他们了。真实生活中的他们,是有着各

  • 人 不 可 以 无 趣

    时下大多中国人评价一个人成功与否的标准,大体不外乎是通过一些很刚性的指标,比如身份、地位,职业、收入,房子、车子,孩子的教育、本人的游历等等,似乎一旦拥有这些也就可以称之为成功了。在国外评价一个人是用“有趣”来界定,如果被人说“没趣”,那将是很失败的。为此有人说,人生最大的敌人是——无趣。无趣是有历史源渊的。我们这几代人恰巧碰到我们这个时代简直让你无法有趣:上一辈人经历了一个灰色年代的洗礼,看世界的眼光是阶级斗争是非观,有趣的含义基本等同于“小资情调”,是无产阶级专政对象。我们的下一辈过着色彩炫

  • 【写作方法】别把传记写成流水账,五个方法教你写好人物传记

    传记,是记载人物事迹的文章,是用形象化的方法记述人物的生活经历、精神风貌以及其历史背景的一种叙事性的文体。传记不同于一般的枯燥的历史记录,除了真实记录外,还必须有感人的力量。传记是写人的,有人的生命、经历、情感在内;而一旦通过作者的选择、剪辑、组接,就倾注了爱憎的情感,需要用艺术的丹彩加以表现,以达到传神的目的。一、传记的分类目前常常用的有自传、小传、评传、别传、外传等。一部分以追述人物生平事迹为主的回忆录,也是传记的一和形式。1、自传自传是自述生平的文章。人物所以能栩栩如生,各具神态,需要选取

  • 人生很短暂,活在当下!(写的太好!)

    让我们一起

  • 煮雪,待春来

    01▲下雪了传说在北极的人因为天寒地冻一开口说话就结成了冰雪对方听不见只好回家慢慢煮来听在这下雪的日子里唯有捧一壶雪用来煮茶才不算辜负温热的普洱注入杯中恭恭敬敬的端至佛前袅袅的水气升起供养着我的心香一瓣02▲今天是腊八据说是您成道的纪念日2500年前的暗夜您端坐在菩提树下尼连禅河上空月朗星稀那一抹明亮卓然升起续而周遍法界尊贵柔软庄严寂静直至今日您的法教遗香依然弥漫世间03▲轻轻夹起一块木碳投入炉中让铁壶中的茶水持续的翻滚水中的茶叶不断沉浮、缠绕生生把一壶的白雪融化得好似葡萄酒般的透红这片片的茶叶

  • 【美文共享】 腊月风和意已春,祝腊八节快乐!

    腊八节,俗称“腊八”,即农历十二月初八,古人有祭祀祖先和神灵、祈求丰收吉祥的传统,也有喝腊八粥的习俗。相传这一天还是佛祖释迦牟尼成道之日,称为“法宝节”,是佛教盛大的节日之一。腊八节,最早周代有“八腊”,周代称“蜡”,蜡月初八祭八方八神,祈求来年风调雨顺。寺院腊八日赐腊八粥,除了纪念佛祖成道,还有携众生度“八苦”意。佛教的“八苦”是:生、老、病、苦、恩爱、别离、怨憎会、忧悲。腊八,牵涉八与七两个神秘数字,腊八祭祀始于周代,四面八方,四与八是等分数,腊八祭祀原始还是为“八腊不通,则四方不成”,是祈

  • 【美文共享】当雕花与木梳相遇 ——纵你一世芳华

    木梳是长发的情人,青丝细齿,日日相伴,流淌着无数的雨夕花朝。遥想间,那样的情景总是动人心神,轩窗独倚,红花红颜,长发如瀑,翠梳游走,便醉了光阴。“朝梳和叠云,到暮不成雨。一日变千丝,只作愁机杼。”这是宋代曹颜约《朝梳怨》中的前四句。一个孤独的女子,晨昏间的情思流露,寂寞中透着哀怨。木梳也成了机杼,却是青丝难纺,却成了轻愁往复的寄托。木梳是每个女孩子都要拥有的一件物品,不管你是长发还是短发,直发还是卷发,总是要有一把称心又顺手的木梳,陪你从青涩到美好。你的心事我们了解每一个女孩都应有一把属于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