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强上娇妻:老公轻点,我好疼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8/1/13 16:19:20 来源:网络 [ ]

书名:强上娇妻:老公轻点,我好疼

第19章 原来误会她了

其实陆天傲只不过去浴室里洗个澡,他很厌恶自己身上沾惹到水亦然的味道。163生活网

但到了浴室后,他才发觉,身上的痕迹是洗掉了,但小兄弟却还是保持着敬礼的姿势。

想到刚才她楚楚可怜的哀求他,陆天傲似乎又觉得欲火难耐,某个零件像是充血了似得。

“该死!陆天傲,你他妈的就是没见过女人,看到一个雌性,你就受不了了是吧?你也是真蠢,干嘛还要和她做!”

他不断的想要给自己泄火,想要把这股冲动浇灭,但不知道怎么回事,越是这样,他的脑袋里就越是想起水亦然那张脸。

最后陆天傲没有办法,只好用冷水让自己冲洗了一番,这才将邪火彻底的压下去。

等到他回了房间以后,看到水亦然仍然保持着那个姿势躺在床上,脸上的泪痕没有擦干净,该露的地方还是露着,唯一有变化的地方,就是刚才陆天傲留下了肆虐的痕迹。

说实话,他一看到水亦然这样,除了某个又要充血了意外,一股无名火又从心底升腾了起来。

“还不赶紧起来去浴室里冲洗,等着我继续虐你一次是不是?”

闻言,水亦然从床上艰难的爬了起来,陆天傲这才看清,她的手腕上还绑着皮带,裸露出来的部分,依稀可以看清淤青的痕迹。阅读163shenghuo.com

而这时,水亦然也将手臂伸向了陆天傲,尽管恳求他,但语气里却像死水一样,充满了不卑不亢。

“麻烦你一下,帮我把皮带解开行吗?你刚才系的太紧了,我自己一个人没办法解开,也没办法去浴室冲澡。”

其实,在水亦然说完这段话的时候,陆天傲抿着薄唇,心里已经有些后悔了。

按理说,如果她真的是心机婊,就不会在完事之后,脸上的表情透着绝望。

这不禁让陆天傲怀疑了,难道他决断错了?

退一万步说,这么欺负一个女孩子,实在不是他平日的作风。

可不知道怎么了,自从那一晚过后,他一看到水亦然,就想要狠狠地欺负她。

为了不让自己有负罪感,同时,陆天傲也在心里安慰着自己。小说强上娇妻:老公轻点,我好疼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没准她装的太高明,就算她这次不提什么要求,那么,下一次肯定也要提。

但陆天傲为了不让水亦然看透他心中的想法,只好又用粗暴的动作,扯开了她手腕子上的皮带。

看着她不舒服的挪动着脚步去浴室的样子,陆天傲眉宇间透着一种淡淡的哀愁,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到底是对还是错。

五分钟后,水亦然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但让陆天傲震惊的是,她居然换上了自己的那套廉价的连衣裙。

而陆天傲却清楚的看见,裙角上面有了一大块很脏的痕迹。

尽管,陆天傲的心里已经有了清晰的答案,但他还是忍不住要问一遍。

“你这裙子上面是怎么弄得?”

水亦然淡淡的回答道:“没什么,就是裙子脏了。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所以你就换上了我的衬衣是吗?”

听出了陆天傲言语中的不满,水亦然赶紧慌忙的抬起头解释道。

“你的衬衣,我会洗干净的。”

让水亦然不明白的是,陆天傲又生气了,将门板狠狠地摔了一下,走出了陆家大宅。

晚上吃饭的时间,水亦然自然没有再看到陆天傲。

这多少的能让水亦然放下心来,安静的吃一顿饭。尽管,在餐桌上,李颖玉仍是要挖苦几句水亦然,但相比陆天傲给她带来的恐惧,只能说,影响太微乎其微了。

其实,陆天傲只不过想去出去散散心,他这两天都水亦然搞的都快疯掉了。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一方面看见了她就感觉很烦躁,但在伤害她之后,陆天傲好像又蛮后悔的。

因此,这种纠结的心理一直在折磨着陆天傲的神经。

刚好,车子刚开到半路上,陆天傲就接到了肖苏恒的电话。

接起后,肖苏恒咋呼的声音,透着话筒传递了过来。

“嘿!三哥,现在有没有空啊?快来风暴夜店,阿洛也在这里呢,咱们哥几个今晚不醉不归。”

陆天傲也想喝几杯,就答应道:“知道了,等我。”

到了夜店后,果然,肖苏恒和上官洛已经把酒叫好了。小说强上娇妻:老公轻点,我好疼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而肖苏恒这个大嘴巴,居然一看到陆天傲,开始有兴趣的盘问道。

“三哥,我怎么听说,你有未婚妻了是吗?”

陆天傲坐下后,斜睨了一眼肖苏恒:“你怎么知道的?”

“你家老太太今天下午在微信群里都说了啊,还把你未婚妻的照片发到群里了,长得很漂亮呢。三哥,艳福不浅哦,没想到你铁树开花了,居然肯接受女人了?”

陆天傲却是轻笑一声,和肖苏恒碰了一杯:“阿恒,你爸妈在临出国之前就让我看管着你点,我觉得你这段时间表现的也很好,不如我现在就和四叔四婶打个越洋电话,告诉他们,你不但勤俭持家,还会赚钱了,接下来就不用给你打零用钱了。”

肖苏恒听到这句话,脸色都在一瞬间变得惨白了,立即跪下来,哭着哀求道。

“三哥我错了,你要是告诉我老爸老妈,切断我的零用钱,那比杀了我还要痛苦。”

要说的是,肖苏恒出生在国内,也是也国内成长起来的。这不嘛,上官洛和肖苏恒和陆天傲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光腚娃娃,今年20岁了,和水亦然一样大,也是读大学的年纪。

但他爸妈的生意一直在北欧,几年前,他们家就要迁往北欧,肖苏恒偏偏要留在国内,当时他还高中,肖苏恒的父母也不太放心把儿子一个人留在国内,就拜托了陆家帮忙照应点。

因此,在陆天傲说要切断肖苏恒的零用钱时,他自然紧张的不得了。

上官洛看了半天的好戏,幽幽地得出一条结论。

“就说你斗不过三哥,还要欠儿欠儿的去招惹他。”

肖苏恒委屈的撇撇嘴:“我这不是关心三哥嘛!他也老大不小了,也该给我们找个三嫂了。毕竟过去的事情,就让它随风飘散的好,人总不可能一辈子回忆过去吧?”

在肖苏恒说出这段话的时候,上官洛下意识的看向了陆天傲。

意料之中,陆天傲灌下了好几杯酒,像喝水似得。

见此,上官洛急忙的拦下了陆天傲的杯中酒,劝解道:“三哥,酒不是这么喝的。”

而肖苏恒还以为自己说错话了,事实上,他真的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值得欣慰的是,他能及时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三哥……那个,我好像又说错话了,你不要和我一般计较,这样吧,我自罚三杯。”

陆天傲缓缓地抬眸,瞪了一眼肖苏恒。

“你明天不是还有解剖课吗?”

肖苏恒立即赔上了笑脸:“对对对,多亏三哥提醒,不然明天我宿醉不醒,又要被我们系的的主任批评我不务正业了。”

可是,就算肖苏恒这么说,陆天傲还是又灌了自己好几杯酒。

谁都看出来了,他心情不好。

“三哥,你不是不生我的气了嘛?那你为什么还死命的灌自己啊?”

“和你没关系,是我心情不好。”

“那是因为三嫂吗?我听奶奶说,她叫水亦然,难不成是我们A市的做药品生意的水柏施的女儿?可这好像也不对啊,我听说,水柏施的女儿好像在国外上学来着。”

听到这句话,陆天傲又抬眸斜睨了一眼肖苏恒,将手机从兜里掏了出来。

“我看我还是给四叔四婶打个电话吧。”

“……”肖苏恒又跪了。

好吧。

既然三哥不愿意说,但上官洛和肖苏恒都能看出来,三哥心情不好,和他们的新晋“三嫂”有着直接的关系。

都知道了缘由,上官洛和肖苏恒也就不便多问了,哥仨一直喝到了凌晨2点。

后来给肖苏恒喝的不省人事了,没办法,上官洛只好叫了代驾,一起把肖苏恒给送了回去。

而陆天傲也是在天亮的时候醒酒的。

他们喝的酒都是绝佳的上品,不会上头。因此陆天傲宿醉之后也不会头疼,还在清晨六点半的时候,把车子开了回来。

家里的所有人几乎没有醒,只有几个小女佣在厨房里准备着早餐。

原本,陆天傲也不想打扰她们的,他只不过是想换身衣服,再去上班。

可是,正当他去了衣帽间换好了衣服,下来经过厨房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几个小女佣的对话。

“真是的!以前算我瞎了眼,看错了大少爷,他就是一个极品的渣男!哼!气死我了,亏我以前还特别迷恋他的颜值,现在看来,他的颜值和人品根本就不成正比!”

在小女佣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另一个小女佣赶紧捂住了她的嘴巴。

“嘘———!你小点声啦,不要让被别人听见了.。”

小女佣表示不服气,翻了一个白眼,继续控诉道。

“听见又有什么关系?我有说错了吗?本来昨天那件事就是大少爷的不对,他还那么欺负大少奶奶,都没把事情搞清楚就下决断,我看啊,他根本就是瞎了眼。”

“哎呀!小欣,就算是大少爷冤枉了大少奶奶,你也不要在背后议论大少爷,这是不对的。”

“好吧,不说就不说了。反正我以后的男神再也不是大少爷了,从此我要对他粉转黑。”

“哈哈哈哈……你要笑死我啊,还粉转黑,你拿大少爷当明星了?”

“说真的,大少爷的颜值比现在的小鲜肉还要好看,就是他喜欢冷着脸。还有啊,你没听张妈和我们说,在大少爷刚上高中的那会儿出去,还经常有星探发现他,说要和他签约,要他走上演艺之路呢。”

“当然听说了啊。”

陆天傲站在外边听了一会儿,发觉她们把话题越聊越远了,不过听她们的意思是,昨天他冤枉了水亦然。

既然是这样,把他一定要把事情搞清楚。

所以在她们两个还在闲聊的时候,陆天傲突然将拉窗推开。

“昨天怎么回事?”

倏然响起一道冰寒渗骨的声音,让小欣吓了一跳,差点没把手中的土豆子当成炮弹射出去。

而当她看清是陆天傲的时候,小欣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大少爷,什、什、什、什么怎么回事?”

“还用我提醒你们一次吗?”微扬的语调隐隐夹杂着陆天傲莫名的怒气。

还好,另一个女佣雪儿反应过来了,把昨天发生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陆天傲。

“是这样的,大少爷,昨天下午你不在现场,没有看清具体怎么回事,夫人看见大少奶奶就挖苦她,各种讽刺她,总之就是说了很难听的话,大少奶奶就这么顺从的听着。可夫人却变本加厉的欺负大少奶奶,还把加了热可可的茶水泼在了大少奶奶的身上,她的大腿都被烫红了呢。”

“后来,夫人把大少奶奶欺负够了,就回自己的房间,但大少奶奶却因为衣服脏了,想要换上一件新衣服,她试穿了一下我们的衣服,发现都太小了,大少奶奶能穿是能穿,就是胸部……那里有些撑。没办法,我们看大少奶奶穿着也不适合,就和她一起把大少爷的一件衬衣给找了出来。却没有想到,大少爷你在回来的时候,就不分青红皂白的欺负大少奶奶,我们又人微言轻的不敢说话。其实,最委屈的还是大少奶奶,不但夫人嘲讽她,你还欺负她。”

雪儿说完后,小欣赶紧附和道:“大少爷,我用人头担保,雪儿说的都是真的,你昨天真的冤枉大少奶奶了。本来在大少奶奶烫伤了以后,我还想把我家里的獾子油给大少奶奶抹上,但夫人很气愤,还打了我一巴掌呢,现在我脸颊还痛痛的。”

陆天傲瞥了小欣一眼,发现她的脸的确有红肿的迹象,这似乎也在证明着,她们没有说谎。

这样看来,他昨天的确误会她了。

强上娇妻:老公轻点,我好疼》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强上娇妻 或 老公轻点 或 我好疼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15章(第15章 不认识)

    原标题: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15章(第15章不认识)小说名: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第15章不认识“是你么?”她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床边的男人,不知道他的名字,看不见他的长相,唯一有印象的就是他宽阔的大手,和低沉嘶哑的声音。“谢谢你救了我。”再次听到秦世欢道谢,杨笙心中满是苦涩,面露讽刺,如果开车撞上的人不是他,如果秦世欢没有失明,她还能如此坦然地对他说出这三个字么?答案不言而喻。病房里一度诡异地沉默着,秦世欢手指在被子里惴惴不安地打着转,无法用眼神与人交流是一件令人很痛苦的事情,更何况她已经两年没有

  • 借你心尖缓缓归15章(第15章 妈妈)

    原标题:借你心尖缓缓归15章(第15章妈妈)小说书名:借你心尖缓缓归第15章妈妈我看着放在沙发上的报纸,报纸上面那两个熟悉的面孔徒然放大在我的眼前,我的心都被揪起来。我支撑着虚弱地身体,缓缓地爬起来,由于很多天没有进食,身子弱的仿佛能被风吹翻。我咬着牙,努力让自己站起来,飘飘地,一步一步地走向那张报纸。从病床到沙发短短的一截路,我感觉自己仿佛走了一个世纪那么长,满脑子都是对蒋宸和薛敏的恨意。若不是这恨意,也许我都不能支撑着自己走到沙发。我颓然地坠倒在沙发上,虚弱的身体让我不得不喘气来缓解疲劳。我

  • 至死不渝只爱你15章(第15章 取悦我)

    原标题:至死不渝只爱你15章(第15章取悦我)书名:至死不渝只爱你第15章取悦我当薄宁川看到地上蜷缩成一团,不断发抖的女孩子,很快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顿时目眦yu裂。“都给我滚!”薄宁川朝后面一起寻找的兄弟吼了一句,然后脱下自己的外套,蹲在女孩子旁边,想要替她披上。但是安以若对他的触碰非常抵触,似乎还沉浸在那场噩梦里,身子避开他的手,嘴里不停说着,“走开,你不要碰我,求求你,放开我。”薄宁川看着这样的安以若,心里懊悔又自责,要不是自己非要来这个酒吧庆祝,就会被人算计。要不是自己给安以若打电话,

  • 求你别爱我15章(第15章 洛水跳楼了)

    原标题:求你别爱我15章(第15章洛水跳楼了)小说书名:求你别爱我第15章洛水跳楼了季夜寒盯着双眼泛白的洛水,那张毫无血色的脸上居然带着释然的笑意!不,不能让她死,她还得留着给幕晨晨移植眼角膜!紧扣的大手松开,洛水的身体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掉落在地上,狼狈的趴着,脸朝下贴在医院的地板上,一股强烈的消毒水的味道扑鼻而来!空气突然钻进胸腔,她剧烈的咳嗽起来!“你连死的资格都没有!”季夜寒甩了甩手,抽出手巾擦了擦手指,仿佛碰了洛水的手指沾染了什么脏东西一样,扔了之后,他转身准备离开。“留着你给晨晨移

  • 爱如夏花般璀璨15章(第15章 亲生女儿)

    原标题:爱如夏花般璀璨15章(第15章亲生女儿)小说名字:爱如夏花般璀璨第15章亲生女儿余母脸上带着喜悦牵着余薇走进了珠宝店,四人对视。余母见到余歆檬的时候,愣在了原地。看着消瘦,剪着短发的余歆檬,她张了张口,却始终没有说出什么来。余薇见到余歆檬的时候,眼底划过一丝狠厉,很快就被她纯真的眸子掩盖了过去。她一脸愧疚的走了过去,牵起余歆檬的手:“姐姐,对不起。煜皓不该那么冲动,让你在牢里呆了三年!”“姐姐?你在叫谁?”余歆檬不动声色的把手抽回来,后退一步,眼底写满了疏离。“姐姐,对不起。对了,我马上

  • 许你凉薄不曾来15章(第15章 猩红现实)

    原标题:许你凉薄不曾来15章(第15章猩红现实)小说名:许你凉薄不曾来第15章猩红现实很快,薄煜辰额头上开始滴落着热汗,精壮的胸膛上像是蒙了一层晶莹的水雾,在白皙灯光的照耀下极其性感……可沐许凉却是越想越害怕,闷红着脸,将痛哭出声转换成默默哭泣……因为每一次的反抗与尖叫,换来的都是肉体上无情的惩罚。不知道过了多久,薄煜辰终于从沐许凉的身上翻身下来,双手捏着她的头发,讥笑着问道:“怎么?满意吗?不满意再来!”极大的羞辱感涌上脑中,让沐许凉心中的愤恨再也忍不住的倾泻出来。她双臂护胸,用力推开身上的男

  • 莫非爱情不透光15章(第15章 谁签的字?)

    原标题:莫非爱情不透光15章(第15章谁签的字?)小说书名:莫非爱情不透光第15章谁签的字?陈皓将莫小言的尸体安置好后,重新回到了医院。看到颓废坐在椅子上的宁霖川,二话不说,上去揪起他一拳砸了上去。刚好,宁霖川现在一肚子的怒火,他也没有地方发泄!就这样,两个人在医院扭打了起来,你一拳我一脚,每一个动作都格外的凶狠。他们两个从小一块长大,从未向对方动过手,而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就为了莫小言动了两次手。“宁霖川,你让我鄙视你。当初我就不应该把小言交给你,现在呢?你怎么对她的?到死,都是死无全尸!”陈

  • 相思一场终成空15章(第15章 赶人)

    原标题:相思一场终成空15章(第15章赶人)小说:相思一场终成空第15章赶人看到那张柔弱熟悉的脸之后,脸上有一闪而过的失落,他沉声问:“你怎么会在这儿?”说罢转身,又重新坐回床上,心里走神的想着,他刚刚是在想什么?宁韵之看到他对自己视而不见的样子,手里端着白粥,咬了咬唇走到床边,轻声开口。“昨天,我一直在你家楼下等你,后来就看见尹泽扶着你回来了,看你醉成那个样子,我就留下照顾你……”“照顾我?一夜?”顾未辞的表情立即变的不太好看,这个尹泽怎么想的?居然放宁韵之进别墅照顾他一夜?“未辞,你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