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强上娇妻:老公轻点,我好疼第19章在线免费阅读

2018/1/13 16:19:20 来源:网络 [ ]

书名:强上娇妻:老公轻点,我好疼

第19章 原来误会她了

其实陆天傲只不过去浴室里洗个澡,他很厌恶自己身上沾惹到水亦然的味道。阅读163shenghuo.com

但到了浴室后,他才发觉,身上的痕迹是洗掉了,但小兄弟却还是保持着敬礼的姿势。

想到刚才她楚楚可怜的哀求他,陆天傲似乎又觉得欲火难耐,某个零件像是充血了似得。

“该死!陆天傲,你他妈的就是没见过女人,看到一个雌性,你就受不了了是吧?你也是真蠢,干嘛还要和她做!”

他不断的想要给自己泄火,想要把这股冲动浇灭,但不知道怎么回事,越是这样,他的脑袋里就越是想起水亦然那张脸。

最后陆天傲没有办法,只好用冷水让自己冲洗了一番,这才将邪火彻底的压下去。

等到他回了房间以后,看到水亦然仍然保持着那个姿势躺在床上,脸上的泪痕没有擦干净,该露的地方还是露着,唯一有变化的地方,就是刚才陆天傲留下了肆虐的痕迹。

说实话,他一看到水亦然这样,除了某个又要充血了意外,一股无名火又从心底升腾了起来。

“还不赶紧起来去浴室里冲洗,等着我继续虐你一次是不是?”

闻言,水亦然从床上艰难的爬了起来,陆天傲这才看清,她的手腕上还绑着皮带,裸露出来的部分,依稀可以看清淤青的痕迹。163生活网

而这时,水亦然也将手臂伸向了陆天傲,尽管恳求他,但语气里却像死水一样,充满了不卑不亢。

“麻烦你一下,帮我把皮带解开行吗?你刚才系的太紧了,我自己一个人没办法解开,也没办法去浴室冲澡。”

其实,在水亦然说完这段话的时候,陆天傲抿着薄唇,心里已经有些后悔了。

按理说,如果她真的是心机婊,就不会在完事之后,脸上的表情透着绝望。

这不禁让陆天傲怀疑了,难道他决断错了?

退一万步说,这么欺负一个女孩子,实在不是他平日的作风。

可不知道怎么了,自从那一晚过后,他一看到水亦然,就想要狠狠地欺负她。

为了不让自己有负罪感,同时,陆天傲也在心里安慰着自己。163生活网

没准她装的太高明,就算她这次不提什么要求,那么,下一次肯定也要提。

但陆天傲为了不让水亦然看透他心中的想法,只好又用粗暴的动作,扯开了她手腕子上的皮带。

看着她不舒服的挪动着脚步去浴室的样子,陆天傲眉宇间透着一种淡淡的哀愁,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到底是对还是错。

五分钟后,水亦然从浴室里走了出来,但让陆天傲震惊的是,她居然换上了自己的那套廉价的连衣裙。

而陆天傲却清楚的看见,裙角上面有了一大块很脏的痕迹。

尽管,陆天傲的心里已经有了清晰的答案,但他还是忍不住要问一遍。

“你这裙子上面是怎么弄得?”

水亦然淡淡的回答道:“没什么,就是裙子脏了。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所以你就换上了我的衬衣是吗?”

听出了陆天傲言语中的不满,水亦然赶紧慌忙的抬起头解释道。

“你的衬衣,我会洗干净的。”

让水亦然不明白的是,陆天傲又生气了,将门板狠狠地摔了一下,走出了陆家大宅。

晚上吃饭的时间,水亦然自然没有再看到陆天傲。

这多少的能让水亦然放下心来,安静的吃一顿饭。尽管,在餐桌上,李颖玉仍是要挖苦几句水亦然,但相比陆天傲给她带来的恐惧,只能说,影响太微乎其微了。

其实,陆天傲只不过想去出去散散心,他这两天都水亦然搞的都快疯掉了。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

一方面看见了她就感觉很烦躁,但在伤害她之后,陆天傲好像又蛮后悔的。

因此,这种纠结的心理一直在折磨着陆天傲的神经。

刚好,车子刚开到半路上,陆天傲就接到了肖苏恒的电话。

接起后,肖苏恒咋呼的声音,透着话筒传递了过来。

“嘿!三哥,现在有没有空啊?快来风暴夜店,阿洛也在这里呢,咱们哥几个今晚不醉不归。”

陆天傲也想喝几杯,就答应道:“知道了,等我。”

到了夜店后,果然,肖苏恒和上官洛已经把酒叫好了。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而肖苏恒这个大嘴巴,居然一看到陆天傲,开始有兴趣的盘问道。

“三哥,我怎么听说,你有未婚妻了是吗?”

陆天傲坐下后,斜睨了一眼肖苏恒:“你怎么知道的?”

“你家老太太今天下午在微信群里都说了啊,还把你未婚妻的照片发到群里了,长得很漂亮呢。三哥,艳福不浅哦,没想到你铁树开花了,居然肯接受女人了?”

陆天傲却是轻笑一声,和肖苏恒碰了一杯:“阿恒,你爸妈在临出国之前就让我看管着你点,我觉得你这段时间表现的也很好,不如我现在就和四叔四婶打个越洋电话,告诉他们,你不但勤俭持家,还会赚钱了,接下来就不用给你打零用钱了。”

肖苏恒听到这句话,脸色都在一瞬间变得惨白了,立即跪下来,哭着哀求道。

“三哥我错了,你要是告诉我老爸老妈,切断我的零用钱,那比杀了我还要痛苦。”

要说的是,肖苏恒出生在国内,也是也国内成长起来的。这不嘛,上官洛和肖苏恒和陆天傲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光腚娃娃,今年20岁了,和水亦然一样大,也是读大学的年纪。

但他爸妈的生意一直在北欧,几年前,他们家就要迁往北欧,肖苏恒偏偏要留在国内,当时他还高中,肖苏恒的父母也不太放心把儿子一个人留在国内,就拜托了陆家帮忙照应点。

因此,在陆天傲说要切断肖苏恒的零用钱时,他自然紧张的不得了。

上官洛看了半天的好戏,幽幽地得出一条结论。

“就说你斗不过三哥,还要欠儿欠儿的去招惹他。”

肖苏恒委屈的撇撇嘴:“我这不是关心三哥嘛!他也老大不小了,也该给我们找个三嫂了。毕竟过去的事情,就让它随风飘散的好,人总不可能一辈子回忆过去吧?”

在肖苏恒说出这段话的时候,上官洛下意识的看向了陆天傲。

意料之中,陆天傲灌下了好几杯酒,像喝水似得。

见此,上官洛急忙的拦下了陆天傲的杯中酒,劝解道:“三哥,酒不是这么喝的。”

而肖苏恒还以为自己说错话了,事实上,他真的就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值得欣慰的是,他能及时的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三哥……那个,我好像又说错话了,你不要和我一般计较,这样吧,我自罚三杯。”

陆天傲缓缓地抬眸,瞪了一眼肖苏恒。

“你明天不是还有解剖课吗?”

肖苏恒立即赔上了笑脸:“对对对,多亏三哥提醒,不然明天我宿醉不醒,又要被我们系的的主任批评我不务正业了。”

可是,就算肖苏恒这么说,陆天傲还是又灌了自己好几杯酒。

谁都看出来了,他心情不好。

“三哥,你不是不生我的气了嘛?那你为什么还死命的灌自己啊?”

“和你没关系,是我心情不好。”

“那是因为三嫂吗?我听奶奶说,她叫水亦然,难不成是我们A市的做药品生意的水柏施的女儿?可这好像也不对啊,我听说,水柏施的女儿好像在国外上学来着。”

听到这句话,陆天傲又抬眸斜睨了一眼肖苏恒,将手机从兜里掏了出来。

“我看我还是给四叔四婶打个电话吧。”

“……”肖苏恒又跪了。

好吧。

既然三哥不愿意说,但上官洛和肖苏恒都能看出来,三哥心情不好,和他们的新晋“三嫂”有着直接的关系。

都知道了缘由,上官洛和肖苏恒也就不便多问了,哥仨一直喝到了凌晨2点。

后来给肖苏恒喝的不省人事了,没办法,上官洛只好叫了代驾,一起把肖苏恒给送了回去。

而陆天傲也是在天亮的时候醒酒的。

他们喝的酒都是绝佳的上品,不会上头。因此陆天傲宿醉之后也不会头疼,还在清晨六点半的时候,把车子开了回来。

家里的所有人几乎没有醒,只有几个小女佣在厨房里准备着早餐。

原本,陆天傲也不想打扰她们的,他只不过是想换身衣服,再去上班。

可是,正当他去了衣帽间换好了衣服,下来经过厨房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几个小女佣的对话。

“真是的!以前算我瞎了眼,看错了大少爷,他就是一个极品的渣男!哼!气死我了,亏我以前还特别迷恋他的颜值,现在看来,他的颜值和人品根本就不成正比!”

在小女佣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另一个小女佣赶紧捂住了她的嘴巴。

“嘘———!你小点声啦,不要让被别人听见了.。”

小女佣表示不服气,翻了一个白眼,继续控诉道。

“听见又有什么关系?我有说错了吗?本来昨天那件事就是大少爷的不对,他还那么欺负大少奶奶,都没把事情搞清楚就下决断,我看啊,他根本就是瞎了眼。”

“哎呀!小欣,就算是大少爷冤枉了大少奶奶,你也不要在背后议论大少爷,这是不对的。”

“好吧,不说就不说了。反正我以后的男神再也不是大少爷了,从此我要对他粉转黑。”

“哈哈哈哈……你要笑死我啊,还粉转黑,你拿大少爷当明星了?”

“说真的,大少爷的颜值比现在的小鲜肉还要好看,就是他喜欢冷着脸。还有啊,你没听张妈和我们说,在大少爷刚上高中的那会儿出去,还经常有星探发现他,说要和他签约,要他走上演艺之路呢。”

“当然听说了啊。”

陆天傲站在外边听了一会儿,发觉她们把话题越聊越远了,不过听她们的意思是,昨天他冤枉了水亦然。

既然是这样,把他一定要把事情搞清楚。

所以在她们两个还在闲聊的时候,陆天傲突然将拉窗推开。

“昨天怎么回事?”

倏然响起一道冰寒渗骨的声音,让小欣吓了一跳,差点没把手中的土豆子当成炮弹射出去。

而当她看清是陆天傲的时候,小欣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大少爷,什、什、什、什么怎么回事?”

“还用我提醒你们一次吗?”微扬的语调隐隐夹杂着陆天傲莫名的怒气。

还好,另一个女佣雪儿反应过来了,把昨天发生的情况,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陆天傲。

“是这样的,大少爷,昨天下午你不在现场,没有看清具体怎么回事,夫人看见大少奶奶就挖苦她,各种讽刺她,总之就是说了很难听的话,大少奶奶就这么顺从的听着。可夫人却变本加厉的欺负大少奶奶,还把加了热可可的茶水泼在了大少奶奶的身上,她的大腿都被烫红了呢。”

“后来,夫人把大少奶奶欺负够了,就回自己的房间,但大少奶奶却因为衣服脏了,想要换上一件新衣服,她试穿了一下我们的衣服,发现都太小了,大少奶奶能穿是能穿,就是胸部……那里有些撑。没办法,我们看大少奶奶穿着也不适合,就和她一起把大少爷的一件衬衣给找了出来。却没有想到,大少爷你在回来的时候,就不分青红皂白的欺负大少奶奶,我们又人微言轻的不敢说话。其实,最委屈的还是大少奶奶,不但夫人嘲讽她,你还欺负她。”

雪儿说完后,小欣赶紧附和道:“大少爷,我用人头担保,雪儿说的都是真的,你昨天真的冤枉大少奶奶了。本来在大少奶奶烫伤了以后,我还想把我家里的獾子油给大少奶奶抹上,但夫人很气愤,还打了我一巴掌呢,现在我脸颊还痛痛的。”

陆天傲瞥了小欣一眼,发现她的脸的确有红肿的迹象,这似乎也在证明着,她们没有说谎。

这样看来,他昨天的确误会她了。

强上娇妻:老公轻点,我好疼》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强上娇妻 或 老公轻点 或 我好疼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翰墨书香迎新春"少年儿童现场书法绘画比赛2月4日举办

    1月19日,记者获悉,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市文化活动中心将于2月4日在市图书馆举办2018年“翰墨书香迎新春”少年儿童现场书法、绘画比赛。比赛时间为2月4日(腊月十九)周日上午8:30-11:00,在市图书馆新馆二楼自修室举行,承办方提供书法绘画纸张,参赛者须自带绘画工具。

  • 爱的最高境界是——心疼

    当你心疼一个人的时候,爱,已经住进了你心里。爱是一种心疼,只有心疼才是发自最内心的感受。温柔可以伪装,浪漫可以制造,美丽可以修饰,只有心疼才是最原始的情感。原来我们一直寻找的爱情,其实就是一种被人心疼和心疼他人的感觉。如果你独在异地他乡,是否想过:此时是否有人为你牵挂,为你担心,心疼你的奔波、心疼你的无助、心疼你有没有按时吃饭.....也许有些人会觉得这思念未免有些不够浪漫和唯美,其实爱就是两人之间累积起来的所有的心疼。当你在雨夜中打着寒战,有个人一边嗔怪,一边把自己的衣衫披到你身上的时候;当冬

  • 方向对了就不怕路远

    chapter01生命的困惑通过朋友的介绍,曾经认识一位可谓功成名就老板,可是没聊几句,他就开始感叹:唉!这些年活得很无聊,再没什么让我提得起劲的事了,想来想去,我最开心的时候还是自己刚创业的时候,那时候虽然累,但活得有滋有味。听他这么说,我愕然!要知道,他现在可是很多人羡慕的对象,10年前,他的公司被一家海外上市公司收购。兜里装着近十亿现金,近十年只做些投资生意,游山玩水、交朋结友,很多人,包括他自己都曾经认为:功成名就、名利双收后只剩下一件事:享受生活。可现实是,他好像并不享受。无独有偶,一

  • 吴远曙被列入国际易联易道文化研究会智库名录

    根据中央两办“国学传承18条精神”《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国际易联易道文化研究会决定组建成立智库委员会,以培养具有国际视野的中华传统文化优秀传播人才为目的,福泽民生。国际易学联合易道文化研究会旨在促进文化交流,以敬畏之心承接之,以正本清源传承之,出台国际易学联合会易道文化研究会《人才智库规范》,并以此为准则践行。被列入国际易联人才智库成员均为参加国际易联易道文化研究会人才智库专业与素质考核合格,经本会智库委员会评审通过。秉承:敬畏易道、正本清源、慈俭济人、文化自信!其考核

  • 解析“姓名学”与你的关系!

    姓名学以人物为目标,依据文字的音、形、义、意、数的原理,按照名学、易学、五行学、社会学、民族文化等的象、数、理、形、文化为依据,综合姓氏文化结合文字阴阳五行,并以名主的八字、预测者的感应,找出最适合名字并对其目标论证其特定吉凶与变化趋势。姓名学是从口语交流、文字记载的出现与演变形成社会文化态势。姓名学文化拥有两方面的涵义:一个是传统姓名学,另一个是现代姓名学。姓名学,属于名学的分支,以现代名文化中姓名学而论,命名学是从《周易》象数理论中衍生出来的新派数理体系。姓名学的文化博大精深,源远流长。它与

  • 人像用光技巧:解决光线不足问题!

    在环境光下拍摄人像照片,与在光照充足的自然光下拍摄人像照片相比有着不同之处,通常,环境光中的光照条件并不是很充足,导致我们在拍摄上与自然光相比就相对复杂一些。所以在我们的日常生活当中拍摄人像照片时,就要格外注意环境中光线的变化。下面,为大家介绍一些在环境光下,应该注意的人像用光技巧。拍摄人像时要对人物面部测光在人像摄影中,人物面部的表现力是非常重要的,尤其是在复杂的光线环境中,如果照片中人物脸部没有得到很好的表现,那么即使是人物其他身体部分得到很好的曝光,这张照片也不能成为好的人像作品。因此在拍

  • 盘点几个《楹联丛话》中堪称神品的集句联

    【一】联语轻盈飘逸,复当提阮芸台集句题百花洲冠鳌亭联:枫叶荻花秋瑟瑟;闲云潭影日悠悠。不论集句之工巧,但以联语佳成之洒脱,特堪称道。陆天泓:这个联集自两首名诗,白居易的《琵琶行》和王勃的《滕王阁诗》,对仗的句中自对和隔句对也都是浑然天成,又是经楹联大家阮元调制,当之无愧的神品。【二】联用字实虚乃立意、章法而后事,然有佳者,赏而如沐春风,成都武侯祠有联:自任以天下之重如此;是知其不可而为之欤?满联唯一“天”为实字,其余用皆虚字,故读之若癯木山翁,亦有奇气清发。陆天泓:这个联上联集自《论语.宪问》,

  • 丁酉联集之韶年一个炸《双十二集》

    韶年一个炸《双十二集》赠痴中味有梅开到十分瘦;呼月来匀一味痴。赠静听悲喜坐当仁者,有山不动;行也安然,如水常流。贺南山大叔寿胸含丘壑,笔幻云岑,待点检诗囊,卓尔风流一夫子;心寄溟鸿,志追老骥,更平生步履,青天明月两知音。乌镇随画舫石桥而下,双桨夷犹,云水生涯归月净;看白墙青瓦之中,一宵幽立,笙箫灯火误人多。玉门关鸣沙生凛冽,更驼铃向晚,羌笛吹哀,欲遣秋风横雁序;当道起崔嵬,忆铁马遐征,戎衣鏖战,曾教瀚海绝狼烟。苏堤春晓三竺钟声,六桥烟水,于意问如何,先鸟而听,次花而醉;东风旧侣,西子新妆,携游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