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无法再爱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8/1/13 19:59:14 来源:网络 [ ]

小说:无法再爱

第二章 一口一个凌夫人

“我妈就在这栋别墅,就在这旁边那个露台,就在我面前!”说到这里,凌天成猛地再度一插到底。网站163shenghuo.com

燕唯眉一拧,似乎是受不了这凶猛的力道,她呜咽着拱起不盈一握的腰肢,泛起一道美丽的弧度。

“我妈跳下来死在我面前,红的白的,一地的血和脑浆……”他轻轻的在她耳边,像极了情人间的蜜语。

燕唯只觉得自己的下体快要裂开,腹部也开始隐隐作痛。

什么意思?你的妈妈自杀跟我们母女有什么关系?我妈没有想嫁入凌家,我也没有……你一定是误会了什么,天成哥哥,你先放开我,我可以解释……

燕唯抖着手覆住肚子,眼神凄迷的看着凌天成,想让他看在孩子的份上停止对她的折磨。

瞥见她的唇沁出几滴血珠,凌天成低头狠狠吻上去,不,不是吻,而是撕咬。

一股血锈味在两人唇齿间蔓延开来。

他贴着燕唯红肿破皮的唇喃喃道:“看来凌夫人很在乎这个孽种碍…”

孽种!

凌天成居然这么看待她视若珍宝的他们的孩子!

燕唯眼里闪过震惊、心碎、愤怒,她抬手抽向近在咫尺的男人带着不屑嘲讽的脸。163生活网

狭长上挑的凤眼瞬时阴冷下来,他一把捏住她细弱的手腕,“你的手是不想要了吗?”

手腕快要被他折断,燕唯却不甘示弱的瞪着他,大有你再说一次“孽种”她还敢继续扇他耳光的架势。

嘴角的血迹衬着无暇雪肤,凌天成有片刻的失神,如此模样反而更激起他凌虐的欲望。

他邪邪一笑,放松力道揉了揉手中细瘦的手腕,“看来凌夫人精神不错,那我就继续了。”

凌天成抽身而出,强势的翻转过身下瘦弱娇小的身体,从背后狠狠进入到前所未有的深度。

燕唯刚因为男人的离开松一口气,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摆成跪爬的姿势,紧接着毫无预警的深入顶得快背过气去,剧烈的痛楚让她本能的紧绷僵硬。

凌天成闷哼一声,她无意识的绞紧让他进退不得,手指伸向两人的交合处揉捏,“放松,为了孩子,乖。”

孩子……

他根本不在乎他们的孩子!

眼泪无声的肆意流淌,在暗红色天鹅绒的床单上散落开来。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燕唯抽泣着,忍着痛慢慢放松自己的身体。

凌天成手指灵活的拨弄着粉嫩的花蕊,缓缓温柔的进出着。

燕唯咬着唇,尽量配合着男人,希望孩子能少受点苦。

不一会儿,下体灼烧般火辣的痛楚稍稍消退了一点,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熟悉的异样快感。

感觉到裹着自己的花穴渐渐盈出蜜汁,凌天成轻佻用指尖沾了一点抹在燕唯唇上,“来,凌夫人尝尝自己的味道。”

燕唯飞快的躲开他的手,低着头,任由半长的刘海遮住她哭红的双眼。

指腹的湿润让他拧了拧眉,他继续慢条斯理的磨着她的花穴,邪恶的长指转而往下,滑过锁骨,倏地抓住那对他一手就能掌握的精巧雪乳,爱不释手的把玩着。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凌天成拨弄着雪乳上的嫩红,戏谑道:“凌夫人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说,你靠这个身体伺候过几个男人了?”

第三章 看起来像个吸血鬼

没有!我没有其他男人!

燕唯很想喊出来,但不管她怎么努力,嗓子都无法发出一点声音。她只能抽抽噎噎的摇头,好不容易放松的身体又开始颤抖起来。

凌天成当然知道自己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可那又怎样?这女人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房间,还是在他被仇家下药以后……

真有那么巧吗?

男人狭长的凤眼中闪过一丝阴鸷,薄唇无情的轻启,“被强暴也能有感觉,你怎么这么贱?”

话音刚落他就不管不顾的横冲直撞起来。

燕唯紧紧抓着身下的床单,感觉自己五脏六腑快要被撞碎了。

男人凶狠的幅度和炽热的粗硬昭示着这场酷刑一时半会不会结束,她把头埋在双臂间,想些什么吧,想些什么,分散注意,身体就不会这么痛。

为什么世间男女会热衷这种事,明明一点快乐也没有不是吗……

为什么她还没有昏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会不会好受点……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后男人抽插的速度骤然加快,一股股温热的精液冲击着她的花心,将她拉回现实。

结束了……

可以放过她了吗……

似乎知道她心里所想,凌天成将瘫软的燕唯拎起来跨坐在自己腿间,手掌不停在她身上游走着,掌下雪肤的细滑美好让他一刻也不想离开。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凌夫人,这就不行了?我们的新婚之夜才开始呢……”

低沉带笑的声音在燕唯耳边响起,她皱眉,闭着眼睛不再看面前男人的脸。

凌天成垂眸,看到她唇珠上已经干涸的血渍,他忍不住凑上去。

燕唯感到男人的气息呼在她脸上,她睫毛颤动,忍着不去看他,他还想干什么……

小巧丰润的唇蓦地被含住,燕唯一惊,睁开眼睛,就看到另一双狭长上挑的眸,因为她的呆怔而沁出一点笑意。

凌天成含住女孩性感可人的唇珠,将血渍慢慢舔舐干净,然后勾引着她的舌起舞。

燕唯慌忙闭上眼,不知所措的跟着男人的节奏走,苍白的脸渐渐浮上血色。

直到她要喘不过气,凌天成才放过她的唇,啧啧有声的啄吻着她的耳垂、脖颈,一路往下到形状姣好的锁骨,再是被他抓捏得发红的雪乳,他用舌尖卷着挺翘的嫣红舔吮,满意的看到燕唯先前冰凉的身体开始发热,脸上的粉也蔓延至全身。

凌天成一手将她的双手反剪到背后,一手将她锁在自己怀中,张开嘴,尖利的虎牙一口陷进白嫩的乳肉!

燕唯一僵,胸口传来的刺痛让她瞬间冒出冷汗,脸上的血色也褪得一干二净!

可她挣脱不得,也不能用叫喊来发泄痛楚,只能生生的忍着。163生活网

手心被指甲掐出血痕,凌天成终于大发慈悲松开嘴,血腥味很快在空气中蔓延开来。

脑海里嗡嗡作响,四周什么声音她都听不到了,最后入目的是凌天成看着她咧嘴一笑的脸。

嘴角和白牙上都染上自己的血,看起来就像个吸血鬼……

终于昏过去了,真好……

第四章 你们郎情妾意的样子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凌天成早就不知所踪。

燕唯觉得浑身像被拆散了,她艰难的撑起身体下床,脚刚沾地就觉得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胸前被咬的伤口已经红肿泛紫,赫然是个可怖的牙印!咬着牙清洗上药,她瘦弱的身子抖得厉害。

管家玉婶和大厅里其他佣人都冷冷的看着楼梯上面色苍白的女孩缓慢的挪着,谁也没有来帮扶一下。

玉婶是凌天成母亲带过来的老人,在这个宅子里很有几分威望。她板着脸,眼里带着毫不掩饰的嫌恶,“夫人,现在是下午4点,吃晚餐还早了点,您要来些点心吗?”

燕唯勉强扯了扯嘴角,点点头。

心不在焉的咀嚼着蛋糕,想到凌天成那些刺耳的话,燕唯皱眉,天成哥哥对她有很深的误会。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些误会,但她一定要跟他说清楚。

“对了,少爷说今晚不回来了,明天也不回来,少夫人自便吧。”

玉婶凉薄的声音传来,燕唯只觉得香甜的蛋糕瞬时变的苦涩起来,明天是回门碍…

晚上,燕唯犹豫了片刻,终于还是拿起手机发讯息问凌天成明天是否回来,果不其然没有回音。

她决定将想说的都写下来,等他回来看到就可以解除误会了。

换好衣服再化个清新的妆,让气色看起来好点,燕唯独自回到住了八年的天使孤儿院。

作为一个完全靠民间募捐开办的孤儿院,这里地处偏僻又破旧,还好之前天成哥哥捐了一大笔钱,让捉襟见肘到几乎撑不下去的天使孤儿院充裕起来。

这间孤儿院大部分都是残障小孩,她就是当初在大的福利院被嫌弃领养不出去而被送到这里的。

院长雷岚是一位面相就很和善慈爱的中年妇女,是这里所有孩子的“岚妈妈”。

雷岚欣喜的拉着燕唯左看右看,然后又看着门口,“天成怎么没一起来?”

燕唯早就想好说辞,用手语向岚妈妈解释道:“他工作很忙。”

这时外面响起孩子们的欢呼声,“医生哥哥来啦!”

紧接着一个爽朗阳光的男声传来,“岚姨!岚姨……”

楚铭一直义务给这间孤儿院的孩子定期做体检,和燕唯也认识了几年。

看到燕唯,楚铭很是惊喜。其实他是知道燕唯今天回门,所以特意将体检的时间提前了几天。

就像往常的每次体检一样,两人一个检查一个哄,默契一流,配合无间。

看着楚铭眼角眉梢暗藏的情意,雷岚在心里叹息,楚医生也是个好男人,可惜跟燕唯没有缘分。想当年他还跟自己学手语来着,就为了和燕唯交流。

院子里一片其乐融融,大家谁也没注意到门口那个眼神阴鸷的男人。

凌天成面无表情的看着巧笑倩兮的燕唯,还有身边挨着的贼眉鼠眼的小子。

还是雷岚瞥见门口的男人,一拍掌大呼,“天成来了啊!唯唯还说你工作忙来不了呢……”

好像刚才是阴鸷的幻觉,凌天成笑了,带着一贯的不羁,“再怎么忙,都要抽时间配老婆回门的。”

他走上前伸手搂住燕唯的肩膀,看到她惊喜的表情,俯身在她耳边说道:“要是我不来,怎么看得到你和那小子郎情妾意的样子呢?”

无法再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无法再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图片故事丨政协开幕,届首之年扬帆起航

    北京市政协第十三届一次会议于1月22日下午在北京会议中心开幕。吉林受政协北京市第十二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托,向大会做工作报告。1月22日15时,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第十三届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会议中心开幕。2018年是本届市政协届首之年,新的一年中有新提名委员432名、占比56.9%。吉林受政协北京市第十二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托,向大会做工作报告。参会委员聚精会神聆听报告。参会委员信心满满。参会委员详读报告。参会委员认真记录。港澳台侨工作顾问认真阅读工作报告。参会委员仔细研究报告。委员带

  • 那些不为人知的深度报道,这里都能看到

    网络媒体时代,人人都有话语权,自媒体兴盛带来的利益诱惑,更让所有人都往里面钻。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门槛降低就会良莠不齐甚至充满糟粕。很多网络文章,完全不顾事件真相,只考虑噱头,编纂一些八卦和谣言,只为吸引流量获取利益。我们看时政、财经和国际形势,其实是帮助自己更好的思考,判断作为个体在大形势中的处境,从而对自己的行为作出指导。而网络上的很多文章,肤浅无根,底子都是假的,一时兴奋,夺取我们的注意力,但看过即忘,留不下任何营养。只有那些真正深度的文章,才能让我们记得,让我们深度思考。深度思考,是目

  • 明珠重光——石昆牧老师与“云南堂”7562

    石昆牧老师,首届全球普洱茶十大杰出人物之一,云南普洱茶协会顾问,1983年首次接触普洱茶,为普洱茶的魅力所倾倒,1999年正式投身普洱茶经营事业。在石昆牧老师接触普洱茶之后,发现普洱茶历史中1949年前后的部分,由于特定历史时期的原因,相关记载相当匮乏。而在普洱茶的现代史中,受文革浩劫的影响,彼时相关史料记载也多出现断裂。上世纪九十年代普洱茶的相关书籍多由台湾、香港茶商出版,受环境所局限导致了这些书籍存在不少史实偏差。本着对普洱茶的极大兴趣与探求精神,石昆牧老师数度深入云南茶区,走访相关历史见证

  • 定格“上帝视角”,2017 年最美的航拍作品或许都在这了

    人类历史上的第一张航拍作品诞生于1858年。法国人Nadar在历经了无数次的失败后,终于在热气球上用他的湿版照相机拍摄出了人类有记载以来的第一张航拍照片。那时,乘坐过热气球的人们可以从高空俯视地面上的一切,但却从没有人用相机记录下这奇妙的“上帝视角”。从Nadar拍下这幅照片的那天起,人类就又多了一种观察这个世界的新方式。·世界上第一张航拍照片,取景自巴黎约五百二十米的上空当然,在现代社会人们不必乘坐热气球就能在高空完成拍摄,这都得益于无人机的发明。Dronestagram网站是无人机影像领域最

  • 纳兰诗话 | 和元微之杂忆诗

    纳兰词话【纳兰词话】是纳兰苑专为兰迷们开设的原创品读专区以供大家交流学习。欢迎兰迷投稿,可直接在【纳兰苑】微信公众平台留言回复,也可发送至邮箱nalanwenhua@126.com(来信欢迎附加作者简介及创作灵感)。卸头才罢晚风回,茉莉吹香过曲阶。忆得水晶帘畔立,泥人花底拾金钗。和元微之杂忆诗纳兰性德品读元稹的《杂忆》诗有五首,另外还有五首《离思》,表达的都是对一个名叫“双文”的女子的回忆,以及他们共度的美好时光。纳兰这首诗题为《和元微之杂忆诗》,那应该是站着双文这位女子的角度表达对元稹的思念,

  • 时间识人,落难知心

    时间识人,落难知心。不经历一事,不懂得一人。时间,是最好的过滤器。岁月,是最真的分辨仪。一个人是真心,是假意,不在嘴上,而在心上!一份情是虚伪,是实际,不在平时,而在风雨!老人说的好:金用火试,人用钱试。不用开口就帮你的,是贴心朋友;你只要开口就帮你的,是好朋友。你开了口,答应帮你,最后却没帮你的,是酒肉朋友;还有一种,非单不帮你,还要踩上一脚的,那不是朋友。关键时刻,分真朋假友;长久守候,知谁留谁走!时间长了,谁是陪你的笨蛋,谁是伤你的混蛋,都能分得清清楚楚!日子久了,谁还会一直在,谁早就已离

  • 汪国真:只要彼此爱过一次

    如果不曾相逢也许,心绪永远不会沉重如果真的失之交臂恐怕一生也不得轻松一个眼神便足以让心海掠过飓风在贫瘠的土地上更深地懂得风景一次远行便足以憔悴了一颗羸弱的心每望一眼秋水微澜便恨不得泪水盈盈死怎能不从容不迫爱又怎能无动于衷只要彼此爱过一次就是无憾的人生(版权申明:文章转载自民国文艺,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立即处理)

  • 这就是我,生气一股烟,高兴笑半天

    傻傻的我,生气一股烟,高兴笑半天,容易感动,也容易满足。没有脑子,但长记性。一路荆棘,一路坎坷,我不敢说自己很优秀,但我心地善良。认定的路会走到黑,看对的事会执着追!我不聪明,但肯定不傻。很多事儿,都能看明白,只要对我实实在在,就足够了,从不奢求太多。你对我一分好,我必定双倍奉还!因为我知道“珍惜”两个字的份量,但是你要给我两个字“值得”。我始终相信:人心换人心,八两换半斤;朋友对朋友,认真换诚恳;感情对感情,珍惜换情深!(版权申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立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