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狄公断案|特朗普和马克龙,谁更具领袖气质?

2018/1/14 1:31:55 来源:法律读库 [ ]

文 | 洋杨大观

“我难道又穿越回去了。推荐163shenghuo.com”如燕一边看着电视新闻,一边评论:“这都啥年代了,还拿活马当国礼送。”

“这是法兰西国家卫队专用马匹,可是一等一的好马。”元芳毕竟识货,接着故意逗如燕说:“我给你出个上联,看你能不能对出来,‘马克龙送骏马,马到成功’。”

▼ 法国总统马克龙赠送的一匹塞拉·法兰西马 来源|视觉中国

如燕知道元芳故意给他出难题,转开话题道:“马克龙搞那么大的动静,满打满算才签了200亿美元的单子,还不到特朗普的十分之一,就这也能算马到成功?”

此时,狄公开口说话了:

“那你们倒是说说看,马克龙和特朗普,哪一位更具有领袖特质?”

“当然是特朗普,马克龙只不过是个‘嘴上没毛,办事不牢’的‘小鲜肉’而已。”如燕不假思索。

“你可不要小看这位年轻人,从马克龙处理中法两国关系的手法看,是具有世界和欧洲视野的,单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此人志存高远,且有超越其年龄的成熟。”元芳感叹道。狄公断案|特朗普和马克龙,谁更具领袖气质?

“他是否成熟我倒没怎么看出来,倒是他那位第一夫人却是够‘成熟’的。”如燕不无调侃地说道。

“我不知道你们关注到一个细节没有,马克龙临时调整了他在西安的行程。”狄公问道。

“是的,他缩短了参观兵马俑的时间,突然决定去大雁塔,这在外交上并不常见的。”元芳分析道:“大雁塔是玄奘大师藏经之处,而去西天取经的路线正是‘丝绸之路’,马克龙明确表态支持‘一带一路’,显然比那位到处‘退群’的特朗普要靠谱得多。”

来源 | 西安新闻网-西安晚报

“就算马克龙有意提升中法关系,但法兰西如今最多能只能算一个过气的二流强国而已,根本无法与美利坚匹敌。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如燕道。

“法兰西近年实力虽有下滑,但别忘了他们在欧盟中的主导地位,特别是英国退欧以后,法国是欧盟内唯一的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去年经济总量更是反超英国,位居世界第五大经济体,对了,非洲不少国家的官方语言是法语,法兰西对它们仍然拥有巨大的影响力。”元芳道。

“除了大雁塔,马克龙还去了一个地方,不过你们都忽略了。”见二人脸色迷茫,狄公也没有卖关子,接着说:“他还去了回民街,‘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此举更富深意啊!”

“中国的回民姓‘马’的多,都是老马家的人,马克龙去回民街套套近乎也不错,只可惜他们手中并无法兰西选票。”如燕不无揶揄。

狄公没有介意,接着问:“丝绸之路横跨亚欧,但中国和欧洲之间是紧挨着的吗?”

元芳恍然大悟,道:“中东,穆斯林!对了,中国回民姓‘马’的多,据说当年就是误把穆罕默德的‘穆’,听成‘马’了,在全球化的今天,原本以单一民族为主的欧罗巴各国,确实面临如何与穆斯林相处的问题。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

“特朗普对此给出的答案是‘限穆令”,而咱中国历史的经验是‘民族融合’,回民就是中国化了的穆斯林。马克龙临时决定到回民街走一遭,也算眼见为实。你看,他在随后的演讲中,提到‘让地球再次伟大’。”狄公分析道。

“去一趟回民街,就能改变世界,这也太玄了吧。”如燕将信将疑。

改变世界,首先要改变全球治理理念,而这其中大国的作用尤为重要。狄公断案|特朗普和马克龙,谁更具领袖气质?如今,有的大国主张单极世界、本国优先,所强调的,无非是弱肉强食、互相博弈;而我们则主张多极发展、共商共赢,尊重多元文化,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如今看来,马克龙似乎更认同我们的主张。”狄公道。

“大人的意思,是中、美、欧将在今后的全球治理中呈三足鼎立之势?”元芳问。

“根本不可能,欧美传统上是盟友,法国之前也没少给我们捣乱呀,当年奥运会火炬接力,在巴黎还有人抢我们选手的火炬呢!”如燕愤愤不平。

“欧美间早生罅隙,特朗普上台之后强调单边主义,更是让双方渐行渐远。欧美之间在金融方面的根本矛盾,几乎是无法调和的。”狄公道。推荐163shenghuo.com

“有那么严重吗?”如燕一脸狐疑,显然不信。

“如今美利坚的立国之本,是美元的霸权地位,这相当于美利坚以此可以在全球征收‘铸币税’,而能够对美元霸权地位提出挑战的,在可预见的未来,无非是今日的欧元,和明日的人民币而已。别忘了,马克龙可是银行家出生,年纪轻轻就是金融巨头罗斯柴尔德的高管。”

“怪不得,从欧元诞生的第一天起,美利坚就发动科索沃战争;等到发行欧元纸币,又发动第二次伊拉克战争。”元芳道。

  • 《征服销魂女上司》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121】

    原标题:《征服销魂女上司》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121】小说名称:征服销魂女上司目录预览:第001章前卫的美女第002章说不出的尴尬第003章刺耳的警报第004章特殊任务第001章前卫的美女三江市的丽都广场上,一名西装革履的男子正用惊人的速度朝离他不到两百米的丽都大厦跑去,这是陆振东第一天去新公司上班,眼看着就要迟到了,他不想因为迟到被炒鱿鱼,所以跑起来脚下生风。他刚跑到丽都大厦的露天停车场时,一名穿着职业装的长发女人突然从一辆越野车身后窜了出来,陆振东心里顿时一惊,想要自己马上停下来是绝

  • 《美艳教师》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121】

    原标题:《美艳教师》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121】小说书名:美艳教师目录预览:第一章班主任第二章屈辱第三章瘸子爹第四章换桌第一章班主任我从小就没见过我妈,我爸跟我说,我妈是在我小时候跟人跑了,因此我从小就对女人没什么好印象。小时候我爸白天要出去上班,他是个瘸子,只能找一些工厂、废品收购站看大门的工作,他上班之前就把我放在邻居家,让邻居家的大姐姐帮忙照顾我。我叫她欣妍姐,她长得很漂亮,一笑起来脸上有个酒窝,还有两虎牙。欣妍姐总是喜欢抱着我睡觉。那时候是夏天,天气很热,娇姐穿着一件贴身蓝色连衣

  • 《伏魔王妃:莲开阴阳界》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121】

    原标题:《伏魔王妃:莲开阴阳界》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121】小说名称:伏魔王妃:莲开阴阳界目录预览:第一章/t悲催穿越第二章/t鬼面男人第三章/t应召男丁第四章/t被诅咒的王第一章/t悲催穿越“呃……痛。”赵明月慢慢睁开眼,目光逐渐有了焦距。屋顶上一个巨大的破洞,一轮圆月亮当空,月光穿过遍布蜘蛛网的房梁照在她的身上……这是什么地方?她为什么出现在这儿?啊,想起来了……大概两个月之前,B市无数阴阳师为夺回被阴鬼夺走“太阴灵犀”死去。据说太阴灵犀是上古太阴神堕神之后的一缕残魂,阴鬼得之能涂炭

  • 《越娇艳的玫瑰越刺手》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121】

    原标题:《越娇艳的玫瑰越刺手》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121】小说名:越娇艳的玫瑰越刺手目录预览:001老子偏让你喝002还不如跟我睡003让我睡一次,不准反悔004你只是他赚钱的工具001老子偏让你喝“念念姐,三号房开包厢!”我刚坐下喝口水的工夫,就收到了小武的通知,连忙对着对讲机应了一声:“收到!”开包厢是夜场里的行话,就是找姑娘的意思。我赶紧整理了一番衣衫,站起身子走到休息室门口,对着坐在里面的姑娘振臂一呼:“我们组的姑娘,都跟我走!”听到我这么说,立马有十几个姑娘忙不迭地站起了身子。

  • 《玲珑璞玉重生妃》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121】

    原标题:《玲珑璞玉重生妃》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121】小说:玲珑璞玉重生妃目录预览:第一章贱人,沉塘第二章六年后第三章何德何能啊第四章这下完了第一章贱人,沉塘“贱人,滚进去。”一道怒喝声在暗黑的夜色中响起,玉清落猛地一个踉跄,便被于家的当家主母直接掼进了柴房内,‘砰’的一声,让人将门给锁上了。玉清落险险护住自己的肚子,手指急急忙忙扒着阖上的小门,瞳孔一缩,疾呼道,“娘……”“闭嘴,不要叫我娘。你私德败坏,与人私通,还怀了个野种回来,简直丢尽我们于家的脸面。你等着明日老爷回来,沉塘吧。”门

  • 《傲娇王爷毒舌妃》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121】

    原标题:《傲娇王爷毒舌妃》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121】小说名:傲娇王爷毒舌妃目录预览:卷一轮回劫,归去来兮第001章午门行刑第002章母子再见第003章不死不休卷一轮回劫,归去来兮午门,乃秦都延袭数百年的唯一观刑之所,所有被判死刑的囚徒,最终都会被押往午门公开行刑,以达震摄之效。古往今来,无数犯人,在这里走向了他们生命的终结,这些人中,下至贩夫走卒,三教九流,穷凶极恶之徒,上至富贵乡绅,权门高官,乃至皇亲国戚,应有尽有。而今日,午门却迎来了一位特殊的犯人,以致于整个秦都都因此掀起了轩然大

  • 《面具下的神秘爱妻》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121】

    原标题:《面具下的神秘爱妻》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121】小说:面具下的神秘爱妻目录预览:第1章:傻子相亲第2章:订婚第3章:醒来第4章:阴谋第1章:傻子相亲“要不是因为两年前的那场意外,她也不会变成一个傻子。哎,真可怜,人都傻了,还要去相亲。”“嘘……”女佣在身后窃窃私语。而走在前面的少女,一蹦一跳的嚷嚷着:“姐姐,你这是要带我去哪里呀?”“你烦不烦!真想不通,干嘛要我跟你这个傻子一起去相亲,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德行,一个智障也配我一起相亲吗?也不怕走出去给人笑话!”龙美奈一脸不爽的

  • 《沉沦原罪:首席医生太会撩》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121】

    原标题:《沉沦原罪:首席医生太会撩》在线阅读【今日推荐20180121】书名:沉沦原罪:首席医生太会撩目录预览:第1章生还是死?第2章家有萌宝第3章疯女人第4章再见故人第1章生还是死?雨,倾盆而至,仿佛给整个城市蒙上了一层灰色的纱帘,压得人透不过气来。空旷萧条的平地上,停着一辆黑色商务车,车前不远处的地方,一名气质清冷雍华的妇人撑着雨伞气势凌人的站在那里,而她的对面还站在一名年纪不大的小女孩。女孩没有撑伞,只站在雨里,仰着头,坚韧的与妇人对峙。“尹晓楠,你自己想清楚,这个孽种,生还是死?”清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