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常想一二,不思八九

2018/1/14 3:54:55 来源:李小托 [ ]

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常想一二

1

朋友买来纸笔砚台,常想一二,不思八九请我题几个字让他挂在新居的客厅补壁。

这使我感到有些为难,因为我自知字写得不好看,何况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写书法了。

朋友说:“怕什么?挂你的字我感到很光荣,我都不怕了,你怕什么?”

我便在朋友面前,展纸、磨墨,写了四个字”常想一二”。

朋友说:“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意思是说我的字写得不好,你看到这幅字,请多多包涵,多想一二件我的好处,就原谅我了。”

看到我玩笑的态度,说明163shenghuo.com朋友说:“讲正经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俗话说‘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我们生命里不如意的事情占了绝大部分,因此,活着的本身就是痛苦的。但是扣除了八九成的不如意,至少还有一二成如意的、快乐的、欣慰的事情。我们如果要过快乐人生,就要常常想那一二成好事,这样就会感到庆幸、懂得珍惜,不致被八九的不如意所打倒了。”

朋友听了,非常欢喜,抱着“常想一二”回家了。

几个月后,网站163shenghuo.com他来探视我,又来向我求字,说是:“每天在办公室劳累受气,一回到家看见那幅‘常想一二’就很开心。但是墙壁太大,字显得太小,你再写几个字吧!”

对于好朋友,我一向都是有求必应的,于是为“常想一二”写了下联“不思八九”,上面又写了“如意”的横批,中间顺手画一幅写意的瓶花。

2

没想到又过了几个月,我再婚的消息披露报端,引来许多离奇的传说与流言的困扰。朋友有一天打电话来,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说他正坐在客厅里我写的字前面,他说:“想不出什么话来安慰你,念你自己写的字给你听:常想一二,不思八九,事事如意!”

接到朋友的电话我很感动。我常觉得在别人的喜庆里锦上添花是容易的,在别人的苦难里雪中送炭却很困难,那种比例,大约也是“八九”与“一二”之比。不能雪中送炭的不是真朋友,当然更甭说那些落井下石的人了。

不过,一个人到了四十岁以后,在生活里大概都锻炼出了“宠辱不惊”的本事,也不会在乎锦上添花、雪中送炭或落井下石了。那是由于我们早已经历过生命的痛苦和挫折,也经验过许多情感的相逢与离散,慢慢地寻索出生命中积极的、快乐的、正向的观想。这种观想,阅读163shenghuo.com正是“常想一二”的观想。

“常想一二”的观想,乃是在重重的乌云中寻觅一丝黎明的曙光;乃是在滚滚红尘里开启一些宁静的消息;乃是在濒临窒息时浮出水面,有一次深长的呼吸。

生命已经够苦了,如果我们把五十年的不如意事总和起来,一定会使我们举步维艰。生活与感情陷入苦境,有时是无可奈何的,但如果连思想和心情都陷入苦境,那就是自讨苦吃、苦上加苦了。

在波涛汹涌的海上航行,我早已学会了面对苦境的方法。我总是想:从前的万般折磨我都能苦中作乐,眼下的些许苦难自然能逆来顺受了。

3

我从小喜欢阅读大人物的传记和回忆录,慢慢归纳出一个公式:凡是大人物都是受苦受难的,他们的生命几乎就是“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的真实证言,但他们在面对苦难时也都能保持正向的思考,能“常想一二”,最后,他们超越苦难,苦难便化成为生命最肥沃的养料,是为了他们开启莲花而做的准备。

使我深受感动的不是他们的苦难,因为苦难到处都有;使我感动的是,他们面对苦难时的坚持、乐观与勇气。说明163shenghuo.com

原来,“如意”或“不如意”,并不是决定于人生的际遇,而是取决于思想的瞬间。

原来,决定生命品质的不是“八九”,而是“一二”。

决定生命质量的,

不是“八九”,而是“一二”。

拥有这样积极的生活态度,

对任何苦难,都能积极面对。

以上图文选自林清玄2017最新散文集《常想一二,不思八九》,北京紫图图书有限公司策划出品并授权发布,转载请注明版权信息。

作者:林清玄,台湾高雄人,连续十年雄踞“台湾十大畅销书作家”榜单,被誉为“当代散文八大家”之一。文章曾多次入选中国大陆、中国台湾、中国香港和新加坡中小学华语教材及大学国文选,还曾被收入中国大陆高考语文试卷,其作品在国际华文世界被广泛阅读。

编辑:李小托(漫漫),材料学博士,现居新西兰,原文163shenghuo.com

作者:北极星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之《都市白领要修真》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之《都市白领要修真》在线全文阅读小说:都市白领要修真目录预览:第一章重生了第二章回家!第三章江思颖上门第一章重生了楚云浩睁开眼睛,发现眼前很亮,自己躺在一间看起来很古怪的房间内。“咦!我不是刚被师姐一个掌心雷给劈中,然后晕了过去,怎么出现在这里?”楚云浩有些吃惊。“哥……你醒了……”一个长的很是清纯的女孩印入楚云浩的眼帘。“哥……你叫我哥?我是谁……?”楚云浩有些吃惊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哥你……你怎么了?你叫楚云浩……我是你妹妹陈瑶希啊!”那女孩看着楚云浩的样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之《我的爱轻若尘埃》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之《我的爱轻若尘埃》在线全文阅读书名:我的爱轻若尘埃目录预览: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一章大雪来的突然,没有任何预兆的降落在灰蒙蒙的大地上,骤然间,天地间被铺满了一层白色。白玉顿下脚步,抬手放在空中。大片的雪花落在她的手心,随之化作了冰凉的水,她缩了缩身子,裹了裹单薄的衣裳,继续疾步前行。她必须得赶在最后一分钟前进入宫凰,否则这个月的全勤又该被扣掉了。昏暗的光芒将她的身影拉的纤长,她由最初的疾走变成了慢跑,终于赶在六点五十九分五十八秒的时间进入宫凰,打卡。尽管跑的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之《为爱,年华逝去》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之《为爱,年华逝去》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字:为爱,年华逝去目录预览:第一章最后一顿晚餐第二章他对她的厌恶第三章疯狂的事情第一章最后一顿晚餐唐小染说:我的执念太深,如果我活着,却不能够拥抱你,我会疯的。每个人都有执念,唐小染的执念就是沈慕衍。唐小染太执着,执着就变成了执念。而执念,伤人又伤己。唐小染不在乎伤了自己,却在乎,伤了他,伤了别人,所以当她懂得这个道理的时候,她做出了谁都没有想到她会做的决定——放手,放他自由。可也正如她所说,如果她活着,却不能够拥抱沈慕衍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之《念念不忘》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之《念念不忘》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念念不忘目录预览:001嫁入陆家1002嫁入陆家2003嫁入陆家3001嫁入陆家1“你有本事的话就自己去赚钱啊,这个家上上下下不都是我在打点嘛,要是没有我,你一个人可以支撑起那么大一个家?”一道尖锐的声音传来,让刚回到家中的苏向晚眉头轻蹙,脚停在门口,还没踏进去,就可以感觉到家中火药味十足的气氛。听到脚步声突然停下,一道中年男音响起,语气里带着几分的讨好:“秦蕙,向晚马上就回来了,你别说的那么大声!”“怎么?有本事做没本事说?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之《武破乾坤》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之《武破乾坤》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武破乾坤目录预览:第001章战龙之力第002章强者为尊第003章废物不如第001章战龙之力人人皆可练武,可聚内气便为武者,气可凝海,便是武师。传闻,若能以武入道,便可成为武中之仙,获得悠久无比的寿元,与天齐寿,与日月同辉。天地间的万物生灵皆都试图追求长生,故此武道昌盛。只要拥有了悠久的寿元,长生同样也代表着强大无比的实力,便可坐拥权利,金钱,美女,万里江山,掌握亿万生灵的生与死!在九阳大陆,在武道上能够拥有一番成就,决定着每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之《保安之王》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之《保安之王》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称:保安之王目录预览:第一章神秘的年轻人第二章张城第三章同学第一章神秘的年轻人南海的夏天,空气沉闷,天气炎热。银行里,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无聊的等待着办理业务。今天是周末,来银行取钱存钱的人特别多,一个两岁的男孩跟着妈妈来取钱,他大大的眼睛,疑惑的盯着不远处一个年轻的叔叔,因为他发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现象。“妈妈,那个叔叔是奥特曼。”小男孩不断扯着妈妈的裙子,嚷道。“叔叔不是奥特曼。”妈妈微笑。“不是奥特曼,那叔叔为什么会飞?”闻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之《爱落沉沦》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之《爱落沉沦》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字:爱落沉沦目录预览:第1章不要离开我第2章那晚的人是他第3章多个床伴第1章不要离开我男人温热的唇落在我的后颈,我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做这个决定的时候,我还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即将坠入深渊。我叫林悦,今年二十八岁,被我弟称为黄金剩斗士。而今晚,我即将结束二十八年的单身生活。身后的这个男人,是我觊觎已久的“精子库”。只要过了今晚,我未来的孩子就能拥有最完美的基因,而我单身一辈子的愿望也终于要实现了。“雅茹,不要离开我……”男人低沉醇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之《许你一世温柔》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之《许你一世温柔》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许你一世温柔目录预览:第1章我如何信你第2章执念成殇第3章以命抵命第1章我如何信你“不要!”一声凄惨的叫声在偌大的房间里响起,席梦思大床上是两具纠缠的身躯。“顾城,不要这样对我,我怀孕了?”“呵呵,怀孕?”顾城冷笑一声,手毫不怜惜的撕开许安然身上寥寥无几的衣服。“阿城,不要……我求你……”许安然惊恐的抱着双手,想要往后退去却发现身子早已被死死的压住,不动分毫。“许安然,现在再来求我会不会晚了些?“许安然,现在才知道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