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常想一二,不思八九

2018/1/14 3:54:55 来源:李小托 [ ]

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

常想一二

1

朋友买来纸笔砚台,阅读163shenghuo.com请我题几个字让他挂在新居的客厅补壁。

这使我感到有些为难,因为我自知字写得不好看,何况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写书法了。

朋友说:“怕什么?挂你的字我感到很光荣,我都不怕了,你怕什么?”

我便在朋友面前,展纸、磨墨,写了四个字”常想一二”。

朋友说:“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意思是说我的字写得不好,你看到这幅字,请多多包涵,多想一二件我的好处,就原谅我了。”

看到我玩笑的态度,163生活网朋友说:“讲正经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俗话说‘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我们生命里不如意的事情占了绝大部分,因此,活着的本身就是痛苦的。但是扣除了八九成的不如意,至少还有一二成如意的、快乐的、欣慰的事情。我们如果要过快乐人生,就要常常想那一二成好事,这样就会感到庆幸、懂得珍惜,不致被八九的不如意所打倒了。”

朋友听了,非常欢喜,抱着“常想一二”回家了。

几个月后,推荐163shenghuo.com他来探视我,又来向我求字,说是:“每天在办公室劳累受气,一回到家看见那幅‘常想一二’就很开心。但是墙壁太大,字显得太小,你再写几个字吧!”

对于好朋友,我一向都是有求必应的,于是为“常想一二”写了下联“不思八九”,上面又写了“如意”的横批,中间顺手画一幅写意的瓶花。

2

没想到又过了几个月,我再婚的消息披露报端,引来许多离奇的传说与流言的困扰。朋友有一天打电话来,说明163shenghuo.com说他正坐在客厅里我写的字前面,他说:“想不出什么话来安慰你,念你自己写的字给你听:常想一二,不思八九,事事如意!”

接到朋友的电话我很感动。我常觉得在别人的喜庆里锦上添花是容易的,在别人的苦难里雪中送炭却很困难,那种比例,大约也是“八九”与“一二”之比。不能雪中送炭的不是真朋友,当然更甭说那些落井下石的人了。

不过,一个人到了四十岁以后,在生活里大概都锻炼出了“宠辱不惊”的本事,也不会在乎锦上添花、雪中送炭或落井下石了。那是由于我们早已经历过生命的痛苦和挫折,也经验过许多情感的相逢与离散,慢慢地寻索出生命中积极的、快乐的、正向的观想。这种观想,阅读163shenghuo.com正是“常想一二”的观想。

“常想一二”的观想,乃是在重重的乌云中寻觅一丝黎明的曙光;乃是在滚滚红尘里开启一些宁静的消息;乃是在濒临窒息时浮出水面,有一次深长的呼吸。

生命已经够苦了,如果我们把五十年的不如意事总和起来,一定会使我们举步维艰。生活与感情陷入苦境,有时是无可奈何的,但如果连思想和心情都陷入苦境,那就是自讨苦吃、苦上加苦了。

在波涛汹涌的海上航行,我早已学会了面对苦境的方法。我总是想:从前的万般折磨我都能苦中作乐,眼下的些许苦难自然能逆来顺受了。

3

我从小喜欢阅读大人物的传记和回忆录,慢慢归纳出一个公式:凡是大人物都是受苦受难的,他们的生命几乎就是“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的真实证言,但他们在面对苦难时也都能保持正向的思考,能“常想一二”,最后,他们超越苦难,苦难便化成为生命最肥沃的养料,是为了他们开启莲花而做的准备。

使我深受感动的不是他们的苦难,因为苦难到处都有;使我感动的是,他们面对苦难时的坚持、乐观与勇气。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原来,“如意”或“不如意”,并不是决定于人生的际遇,而是取决于思想的瞬间。

原来,决定生命品质的不是“八九”,而是“一二”。

决定生命质量的,

不是“八九”,而是“一二”。

拥有这样积极的生活态度,

对任何苦难,都能积极面对。

以上图文选自林清玄2017最新散文集《常想一二,不思八九》,北京紫图图书有限公司策划出品并授权发布,转载请注明版权信息。

作者:林清玄,台湾高雄人,连续十年雄踞“台湾十大畅销书作家”榜单,被誉为“当代散文八大家”之一。文章曾多次入选中国大陆、中国台湾、中国香港和新加坡中小学华语教材及大学国文选,还曾被收入中国大陆高考语文试卷,其作品在国际华文世界被广泛阅读。

编辑:李小托(漫漫),材料学博士,现居新西兰,原文163shenghuo.com

作者:北极星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仙君,你看起来很好睡15章(第015章 用床做嫁妆何如)

    原标题:仙君,你看起来很好睡15章(第015章用床做嫁妆何如)小说书名:仙君,你看起来很好睡第015章用床做嫁妆何如晏晏再也没敢去立政殿,而欧阳若空很多天见不到这个奇怪的姑娘,心里竟然分外想念,但对于她的信息完全都不了解,只好找人根据自己的描述画了她的画像,然后满皇宫的贴,还附了一句“举报有赏”。晏晏拿着画着自己模样的画纸,坐在御膳房门前觉得自己好日子到头了,传说中的通缉犯,就是说自己了吧!大树伯伯我真的应该听您的话,乖乖呆在月白山庄修炼,就不会惹上这么多恐怖的事情来啊。陆离拿着和晏晏手上一模一

  • 后宫凶猛:臣妾是卧底15章(第015章替罪之羊)

    原标题:后宫凶猛:臣妾是卧底15章(第015章替罪之羊)小说:后宫凶猛:臣妾是卧底第015章替罪之羊御医待要上前去检查燕窝之时,轩辕宸忽然开口:“慢着!”众人都不敢动了,他又问道:“这便是皇后送你的燕窝?”叶念惜点头,只盼着从这燕窝中检查出来麝香,自己就没事儿了,可是轩辕宸道:“既然是皇后送的,自然没问题,不用检查了。”挥挥手,命人将燕窝端下去,忽然又想起什么似的:“叶念惜,你的身子骨一直不错,无须喝这燕窝,不如送给轩辕谂吧,他倒是需要补一补。”上下嘴唇一碰,自己这燕窝就没了?叶念惜一脸不舍,也

  • 重回豪门:杀手暖妻15章(第十六章 大股东居然是她)

    原标题:重回豪门:杀手暖妻15章(第十六章大股东居然是她)小说书名:重回豪门:杀手暖妻第十六章大股东居然是她一上午的时间,古月都对着莫文旭交给她的资料发呆。对于已经查出来消息的古月来说这资料完全用不着,可是她竟然不忍心拒绝莫文旭的要求。而且她现在才发现美纱给她的股份居然是莫文旭公司的,真是该死的巧合啊。“我到底为什么会心软啊,那个幕后竟然是我。莫氏从未露面的大股东竟然就是我,我还查什么啊。”头疼的捏捏眉心,古月趴在桌子上自言自语:“美纱真会给我找事做,这股份六年前我都没有在意,竟然是我!”“古小

  • 我的附身妖女15章(第015章新晋舞王)

    原标题:我的附身妖女15章(第015章新晋舞王)小说名称:我的附身妖女第015章新晋舞王音乐声时而高亢,时而低转,李明明和一名高大的男孩手挽着手走进舞池。洛天默默的望着两个人般配的背影,忽然一阵忧伤袭来。“你好,你有舞伴吗?”一个好听的女声传来。洛天抬头看见一张小野猫面具和一套火辣的性感小野猫套装,象牙白的小腿下一双水晶高跟鞋,聚光灯下闪闪发亮。洛天摇摇头,小野猫问:“那我们可以一起吗?”洛天点点头。小野猫说:“那你可以从凳子上下来了吗?”洛天这才发现自己蹲在凳子上,双手抱着膝盖,脸上还带着面具

  • 恶魔总裁,诱妻入局15章(第十五章 都懂)

    原标题:恶魔总裁,诱妻入局15章(第十五章都懂)小说名称:恶魔总裁,诱妻入局第十五章都懂这是多么熟悉的场景,夏雨落多么希望自己也能有这样的机会,帮自己的父亲承担。“青青工作很认真,学习也很好,伯父不用担心,现在只要好好治疗自己的身体就好了,将来还要看着青青找到一个好老公,建立一个美满的家庭呢!”夏雨落觊觎着美好的未来。听了夏雨落的话,叶青青的父亲眼眶也湿润了。叶青青一定没有和自己的父亲说过,自己课余的兼职,是在霓裳会所那样的地方。夏雨落都懂。带着叶青青缴纳了手术费用,看望了叶青青的父亲,走出医院

  • 都市狂龙15章(第015章给我一两年时间)

    原标题:都市狂龙15章(第015章给我一两年时间)小说名:都市狂龙第015章给我一两年时间高猛走到杨凡的身边,看着杨凡沉默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给他打气道:“小凡不要泄气,猛哥支持你。”杨凡没有什么神色变化,转头询问道:“猛哥,这些人是什么人你知道吗?”“死士!”高猛的神色还是不可避免的凝重起来:“这是战国时期的形成的一个特殊存在。我也没有想到,他们真的存在。你知道小倭国国的忍者吧?其实,小倭国国的忍术,也是从秦朝时候流传到倭国国的。”“小倭国国就是学习了我们的死士术,死士经过洗脑,修炼体系涉

  • 同居姐姐的秘密15章(第15章)

    原标题:同居姐姐的秘密15章(第15章)小说名:同居姐姐的秘密第15章“嗯嗯……咳咳咳……!”河夏心中狂呼着,只是一双色眼终究抵挡不住睛姨那绝美的风景的吸引,眼珠子千难万难也没有抵挡住那雪白的雪峰的吸引力,咕噜噜的又转了回来,只是,刚刚看到一抹白色,还没有看到具体的情景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了一声着恼的咳嗽声!霎时间,如同一盆冷水浇下,从头到脚冷了个通透,那原本色迷迷的激动的有些涨红的脸蛋唰的一下白了!“糟了,被发现了,死定了!”满脸淫荡的猥琐表情整个僵在了河夏那颇为俊秀的面容上,显得破有些邪恶之

  • 妃逃不可:腹黑王爷惹不得15章(第015章不守规矩的惩罚)

    原标题:妃逃不可:腹黑王爷惹不得15章(第015章不守规矩的惩罚)小说书名:妃逃不可:腹黑王爷惹不得第015章不守规矩的惩罚面无表情的瞧着她,他很快收起视线,转身朝屋内走去,在迈过门槛前身形忽而一顿,轻飘飘的开口:“不得窥视本王,不得踏入本王的庭院,不得大声喧哗,不得随意走动。”说完,他走进,“砰”一声将门关起。瞪着那酸枝梨木镂花的精美木门,殷荃一边做鬼脸一边狠狠的比了两个中指。“不得做奇怪动作。”房内传出夏侯婴冷飕飕的声音,殷荃顿时僵在原地。这也行?!她震惊。张大双眸盯着那镂花的木门看了许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