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凌天剑主20章

2018/2/7 23:04:47 来源:网络 [ ]

小说:凌天剑主

第二十章 触逆鳞者,死!

  狩猎谷,密林深处。凌天剑主20章

  一条人影四处闪现,神出鬼没。

  “斩星式!”

  咻——

  一道银芒划破虚空,带着逼人的杀气,直追一头雪豹而去。

  雪豹的速度,比雪狼还要快上一个层次,堪称“短跑之王”。

  寻常剑法,根本斩杀不到雪豹。

  不过。

  这道剑芒,似有灵性一般,就好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把控着,御空追杀,如跗骨之蛆。

  居然已经到了“以气御剑”的境界。163生活网

  雪豹再怎么逃窜,始终摆脱不了这道剑气的笼罩。

  “嗷呜……”

  终于,伴随着一声惨嚎,雪豹被一柄短剑钉死在了树干上。

  “落星剑诀,终于修炼大成了。”

  陆争随手一招,那短剑便自动飞回到他掌心。

  就好像手掌和短剑之间,连接着一条无形的锁链一般,能够隔空御剑。

  “加上这一颗雪妖之心,正好凑足五十颗整了。”

  陆争拍了拍腰间的战利品,沉甸甸,很有分量。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五十颗雪妖之心,能够换取十枚“雪灵丹”,用来开辟剩余的灵脉,绰绰有余了。

  此外。

  陆争还有一颗“雪蟒之胆”,极具价值。

  如果拿到市面上去卖,又是一笔不小的财富。

  不过,最让陆争满意的,还是修为上的突破。

  这三天,陆争不眠不休的厮杀磨练,“摩云步”和“落星剑诀”已经先后步入大成境界。

  步法和剑法的突破,让陆争的战斗力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倘若再花些功夫,将这两门武技配合得天衣无缝,那就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了。

  “三天前,在风雪崖上,我还敌不过司空易。可现在……”陆争冷冷一笑,“若再遇上他,必能将他压制,你信不信?”

  陆争目光一转,扫向远处的一片树丛。

  “跟了我这么久,憋坏了吧!”

  树丛深处,一个马脸少年缓缓起身。

  “居然……被发现了?我用了隐气符,你怎么可能察觉得到?”

  他有些难以置信的样子。

  “你的确隐匿了气息,不过,为了跟上我的脚步,你早就打草惊蛇了。”

  这个马脸少年修为不算差,打通了四脉。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而且。

  他似乎还修炼了某种步法,三天来,居然能够一直紧跟陆争。

  可惜,他的步法并没有修炼大成,为了追上陆争,某些时刻,难免会弄出一些动静。

  “的确。这几天我被你的进步震惊到了,如果你愿意加入六合盟,或许,司空师兄还能饶恕你,甚至给你一个不错的职位。”

  马脸弟子处惊不乱,反而想要招揽陆争。

  当然,这只是他的一种策略。凌天剑主20章

  他知道自己不是陆争的对手,如果能成功诱骗陆争,一旦出了狩猎谷,他就安全了。

  “我修武道,为快意恩仇,你让我向司空易低头,当我白痴?”

  陆争脸色一沉,浑身气息鼓荡。

  “怎么?你还敢动手不成?”

  马脸少年警惕了几分。

  同时,他手腕一抖,将求救灵符抓在手心。

  只要他催动灵符,秋尘长老立马赶到,倒是有些心机。

  唰——

  陆争身影一闪,直接出现在他面前。

  他步法实在太快,简直就像一道鬼影。

  “什么?”

  马脸少年吓了一跳,慌乱间,连忙引动灵符。

  可等他灵力催动之际,这才意识到,手中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了。

  “蠢货!你想用这来威胁我?”

  陆争扬了扬手中的灵符,一脸冷笑。

  “连号称‘短跑之王’的雪豹都快不过我,你能快过我?真是缺心眼!”

  灵符居然被凭空夺走了?

  救命底牌一丢,马脸弟子顿时傻了眼。

  “都是司空易指使的,我是被迫的……”

  马脸少年脸色惨。

  这时,他也顾不了什么背叛不背叛了,保命要紧。

  “孬种!给我躺下!”

  陆争一掌击出,直接将对方给拍晕在地。

  若不是秋尘长老不喜私斗,他绝不会轻易的放过这家伙。

  临走前,陆争顺便将对方身上的财物搜刮干净。

  “两颗通脉丹,还有十颗中品晶石……看来,这家伙在六合盟颇有地位。”

  “司空易,你派人跟踪我,图谋不轨,我早晚会让你后悔。这点财物,就当提前收取的利息。”

  陆争搜刮了丹药晶石,这才扬长而去。

  ……

  风雪崖,谷口山道。

  天色将晚,弟子们已经陆陆续续往回赶了。

  一路上,四处都是抱怨的声音。

  “这次勉强斩获了五头雪妖,第一天就斩杀了四头,可到了第二天,连个鬼影子都看不见,又不敢走得太深,哎!”

  “还是姜柔师姐和齐雲师兄够生猛,据说他们已经斩杀超过五十头了。”

  “那又怎么样?金鳞宝甲最终还不是司空易的?”

  “他有六合盟相助,外围的雪妖,基本都被他们承包了,哼!”

  “小点声,你不要命了?”

  ……

  六合盟的作风,让人怨声载道。

  可迫于六合盟的淫威,大家也都是敢怒不敢言,一肚子的憋屈。

  此时。

  司空易一行人就守在谷口处,很多弟子都不敢靠近,绕着路走。

  “天色也不早了,陆争这家伙怎么还不出现?”

  石虎摸着下巴,自言自语起来。

  “卫炎那边有消息没?”司空易问道。

  “卫师兄一直盯着那小子,也应该回来了啊?”夏悠悠蹙眉道。

  “难道出岔子了?”

  “要是卫师兄被发现,我们的计划就落空了,这小子躲着不出来,可怎么办?”

  六合盟众人都骚动起来,有种不祥的预感。

  “不可能!我赐了一道隐气符给卫炎,那菜鸟如何能察觉到?”

  司空易脸色微微一沉。

  “咦?那不是川胖子么?他跟陆争关系最好,找他来问问便知道了。”

  石虎眼尖,一下子在人群中发现了林川。

  当然……

  林川这种水缸体型,想不被人发现都难。

  “川胖子,这边来,这边来……”

  石虎高声呵斥。

  林川一怔,看到是六合盟众人,就知道八成没什么好事了。

  “虎哥,这例钱不是都交了么?”

  林川也不敢不去,只是揣着明白装糊涂,故意岔开话题。

  “废什么话?你知道我们想问什么,老实交代,少一顿皮肉之苦。”

  石虎上前,一把揪住林川的衣襟。

  “我问你,陆争人在哪?”司空易沉声道。

  “司空师兄,我真不知道啊!我跟陆争都是单独行动,一开始就不在一起。”

  林川倒没有说谎。

  不过。

  就算他知道陆争的下落,也不会出卖朋友。

  “不知道?”

  石虎怒了,抬手就是一耳光。

  啪——

  刺耳的脆响声,顿时引来了不少人的驻足围观。

  林川半边脸迅速肿胀,口鼻间,鲜血四溢。

  “现在知不知道?”司空易语气冷漠。

  “不知道!有种你杀了小爷。”

  林川忍着屈辱,气得浑身发抖。

  司空易嘴角一抽,他缓缓转过身去,背对着石虎摆了摆手。

  这是让石虎随便处置对方的意思。

  石虎也是跟打了鸡血似的,一脸兴奋之色。

  “那菜鸟人在哪?是不是从别处逃走了?”

  “我——不——知——道——”

  林川一字一顿,死死咬牙。

  “好你个死胖子,嘴硬是吧?我让你嘴硬,抽死你这头死肥猪……”

  啪啪啪……

  石虎毫不手软,狠狠抽了十几个耳光。

  林川很快被抽成了猪头脸,面目全非。

  远处的弟子们,看着都一阵肉疼。

  心想,这六合盟也太霸道了,完全无视秋尘长老的规矩。

  在这狩猎谷中,天高皇帝远,司空易的胆子自然不小。

  “还不肯开口是吧?老子让你死。”

  石虎气焰嚣张,戾气大盛,跟杀红眼了一般,居然要动用武技。

  坠石拳!

  一拳砸下,气流暴动。

  林川感受到死亡的威胁,这次,他忍无可忍。

  “潮汐掌!”

  林川低吼一声,体内灵力如潮水般狂涌而出。

  嘭!

  拳掌对接,灵力猛烈冲撞。

  石虎触不及防之下,整个人被震退两步,直接撞在了司空易的身上。

  “潮汐三叠劲?”

  六合盟众人大惊,似乎想不到林川这个脓包,也敢还手了。

  “死胖子,长本事了是吧?”

  石虎咬了咬牙,想再次出手,却被司空易给拦住了。

  司空易不怒自威,气息鼓荡间,形成一股压迫,让林川瑟瑟发抖。

  “你……给我跪下!”

  什么?

  让我下跪?

  林川彻底愣住了,众目睽睽之下,这无疑是最羞辱人的一种方式。

  “陆争打伤我六合盟的人,既然陆争不在,就只好拿你抵债。你不是讲义气么?记住,今天的一切都是陆争赐给你的。”

  司空易冷笑间,手掌一翻,一股火焰罡气猛然爆发。

  林川避无可避,被狠狠击飞而出,朝着山谷方向坠去。

  这要是摔下去,必定粉身碎骨。

  唰——

  就在此时,一条鬼影闪现,将林川的身体给托住。

  “是陆争?”

  山谷上,众人惊动。

  司空易眸子一亮,嘴角扬起了一抹兴奋的冷笑。

  “陆争,你终于出现了。交出雪蟒之胆和雪妖之心,饶你不死。”

  陆争恍若未闻。

  他将昏死过去的林川,小心翼翼的安顿好。

  林川虽然没有摔下山谷,却已经被烈火罡气灼伤,浑身焦糊,惨不忍睹!

  陆争手指微微发颤,根本不敢去触碰林川的身体,生怕碰疼了对方。

  “一报还一报,陆争,你怨不得谁,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这头肥猪的下场,是都拜你所赐。”司空易冷冷笑道。

  嘭!

  陆争的心脏,仿佛被一记重锤狠狠砸中。

  压抑了许久的怒火,如蠢蠢欲动的火山,终于抑制不住,彻底爆发!

  “我不懂什么叫做一报还一报。我只知道,谁人打我朋友的脸,我就毁他的容,谁动我朋友一根汗毛,我就脱他一层皮!”

  【上架了,求支持。月票,打赏,评论,点击……多多益善,支持越多,爆发越猛!有任何问题,可以求助灯下的威信:dengxiawuyu(即“灯下无语”全拼)O(∩_∩)O~】
  

凌天剑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凌天剑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出租车过年乱涨价,谁料回程就爆胎,被宰乘客的举动让他傻了

    何成是个出租车司机,过年这段时间特别忙,每天都有从外面打工返乡的客人。所谓生意逢节涨三分,小地方出租车管理不严格,司机们不打表,逢年过节都会坐地起价。嫌贵?你爱坐不坐,有的是人坐。这天傍晚,何成拉了个客人去东村。东村三十多里地,他要对方八十块,那人虽然觉得贵了,但也没多话。将对方送到地点后,何成就返程了。哪知没多久突然爆了胎,车上没有备胎,他赶紧打电话去汽修部,可对方出去做客了,他又给其他汽修部打电话,但这过年期间一切都乱了次序,不是去做客就是去玩了,他苦苦哀求也没人愿意来帮他。何成傻了眼,离城

  • 道伟法师:修行要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意志

    回顾当年在修行道场,我们的师父把我和一位禅师扔到一座深山里,那座山海拔两千米以上,冬季山中没有取暖设备,吃的东西非常有限,似乎把人逼到了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绝境。对于一个生活在现代的修行人而言,很难想象古老僧堂为了注重禅僧深度生命体认,针对现代人所设施的一番苦心、或者说老婆心。假如只是我一个人,很难说能顺利地挺过修行的考验,还好那位丹麦籍的云龙禅师,好几次给予我无畏的支持,也许这是自己宿世积下来的福报,能够有这样一位共患难“施无畏”的同行道友。当时的条件,既没有吃的,又非常寒冷,就是要让你在极地求生

  • 我爱在时间沉睡时清醒着的你们

    有一些声音——在高傲的人们看来,它们毫无意义,简直是不值一提——但是我却决不可能把它们忘掉:好像生命,它们同心灵融成一体;像埋在坟墓中一样,过去的一切,被埋在这些神圣的声音的底层。——莱蒙托夫《给***》对于一段跨度几十年的历史,有人身在其中感受过,有人只是道听途说;有人称它在体内留下难以抹去的疼痛,有人仿佛局外人,认为这段记忆对自己而言无足轻重。我们存在的当下,将会是后人口中的历史,无数生命将蜂拥而聚成一整个时代的象征,在磕绊和阳光中前仆后继。这前仆后继、无所畏惧的鲜活生命里,有多少是你爱的?

  • 招聘 | 年后有想换工作的吗?

    那你,还不快联系我们?▼我们希望您是:▼擅长编辑,能写大稿,角度独特,可承受大量高效文字原创撰写工作。*工作地点位于北京东城区、上海静安区▼▼我们希望您是:一段自我介绍+应聘理由(文字)▼舞台灯光:▼不限学历。咨询、投稿、转载或商务合作请添加小编:NB-wuliu

  • 前妻补贴娘家15万,离婚三年后,两个前小舅上门还钱求他复婚

    程节和妻子离婚后,一个人带着儿子过。他们离婚的理由是感情不合,但其实两人的感情还是有一定基础的,毕竟恋爱就谈了三年,结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婚后,两人也算相亲相爱,特别是儿子出世后,一家三口和和美美,羡慕死别人了。感情的突变跟前妻的家庭有关。前妻还有两个弟弟,比她小很多,她和父母对他们很好,以前赚的钱都用在供他们读书上了,结婚后,她也一直在拿钱回娘家。程节知道这事,但体谅她的不容易,没有在意。哪知三年前,有位同事急用钱,想卖一套房子,价钱非常合适,他动了心,就去跟前妻商量拿钱。他原本以为存了这么多

  • 春节过年:你还记得小时候的新年吗?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大年初一回老家放炮仗,结果把玉米秸秆给点着了,来了一群人帮我灭火。记得小时候,去游戏厅旁边的小湖上玩,结果掉了下去,还好踩块石头上来了,湿漉漉的去游戏厅玩。记得小时候,每年除夕晚上都会出去疯玩,结果春晚也看不成了,因为感冒,躺着床上迷迷糊糊,还攥着压岁钱。记得小时候,年三十晚上就迫不及待得穿上新衣新鞋,而今,我们只能在一次次的相聚中寻找小时候的年味你还记得小时候新年的事吗?现在的年味和原来的有什么不同呢?小时候过年是幸福长大后过年是“压力”长大了,亲戚会问,对象找到了吗?一个月

  • DJ志刚

    DJ志刚艺人网络歌手代表作:《各自安好》《小猪佩奇》《皇朝中我指鹿为马》《初心》《半包烟》等众多当红作品基本资料:中文名:吴志刚艺名:DJ志刚国籍:中国出生地:河南驻马店市代表作品:《各自安好》《小猪佩奇》《皇朝中我指鹿为马》《半包烟》等身高:168从艺经历2016年接触另类创作,2017年开始全网发布个人作品,受到大量粉丝青睐。以其独特的嗓音,备受公司看重!并被某音乐人称为中国最具潜力的另类麦手!荣誉记录2018年签约逸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恭贺新春 || 艺术家李晓松新春作品展播

    新春佳节,李晓松先生恭祝朋友们阖家团圆,如意安康!福慧双增,六时吉祥!艺术简介:李晓松,1968年生于山东淄博。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研究院画家、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李晓松艺术工作室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作品欣赏:笔致清远68x34cm2017年卡纸纸本水墨翠影笼烟村68x34cm2017年卡纸纸本水墨定广湖畔望青岩68x34cm2017年卡纸纸本水墨设色康屯午后即景68x34cm2017年卡纸纸本水墨设色黔陶小马场68x34cm2017年卡纸纸本水墨设色倚栏遥望红岩峡谷68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