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杀了我,治愈你 最新章节

2018/2/8 2:16:34 来源:网络 [ ]

书名:杀了我,治愈你

001 醒来,空无一人

  “疼,好疼,停下来…”

  剧烈的痛感逼迫连翘去推身上的男人,可惜她手脚无力,只摸到一手粘腻的汗。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昏昏沉沉间,耳边全是他的急促呼吸,越来越粗粝。

  连翘想看清他的样子,撑着最后一口气将眼睛撑开一条缝,满室白炽的灯光,精壮的胸膛,还有朦胧间看到一抹蓝色挂在他脖子上,而那抹蓝色就随着他动起来的幅度剧烈摇晃…

  连翘疼极了,伸手去拽,拽到了什么…?

  “嘶-”

  连翘被掌心的刺痛感惊醒,睁开眼,发现自己正在回邺城的飞机上。

  原来是梦,这五年来她反复做的一个梦。

  连翘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慢慢摊开掌心,手里躺着一块蓝色石头,石头是当年她从那男人的脖子上拽下来的。

  五年前,因为醉酒,蚀骨一夜,她隔天在酒店的床上醒来时,身旁已经空无一人,除了手心拽着的这块石头,被子里只剩她不着片缕的身体。

  也就在那一夜,思慕集团的千金陆连翘与陌生男子在酒店开房的照片遭曝光,一夜之间,陆家颜面扫地,彼时单纯懦弱的连翘被父亲和继母继姐像丧家犬一样驱逐出国!

  她在法国与母亲相依为命五年,生活的艰辛把她磨出一身刺,也让她渐渐清醒,开始怀疑五年前那一夜是有人蓄谋策划,而背后的主使人,应该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陆清姿。

  所以连翘回国了,带着母亲的骨灰盒,也带着满心的仇恨和怨念。版权163shenghuo.com

  母亲临死前她发过誓的,她要报复,要夺回原本属于她的一切!

  乘务员为每位商务舱的旅客发放报纸。

  思慕收购案的那则新闻被放在财经版最显眼的位置:“La’mo集团将收购思慕旗下的瞑色品牌,暝色品牌系思慕早期主打女装品牌,是陆予江前妻余缨创立,近几年因经营不善连连亏损,La’mo集团CEO冯厉行却愿意接手这个烂摊子,让业内人士都摸不清冯厉行的目的……”

  报纸翻过来,娱乐版,头条却是另一则新闻。

  “……所谓爱情事业双丰收,冯厉行昨日公开了与影星裴潇潇的情侣关系,有记者拍到二人共赴香港参加风尚典礼,并下榻同一间酒店……”

  报纸还登了这位La’mo当家人与裴潇潇的照片,照片上的男人身形高瘦,手臂虚虚揽着裴潇潇的腰,画面挺美好,俊男靓女。

  最近两年,这位冯总的风头劲得很,不时会跟某国际一线名模或影星扯上关系,但这也正常,业界老大La’mo的当家CEO嘛,年纪轻轻,却已经在时尚圈只手遮天,还长了这样一副要人命的面孔,难怪这么多女人争着要爬上他的床。

  连翘冷哼一声,将报纸扔到小桌板上,垂头,手扶住膝盖上的盒子。

  盒子里装着母亲的遗物,她生前最喜欢的一件旗袍,翻开衣襟,下摆赫然绣着两个金字——余缨。

  这是她母亲的名字,也是瞑色的创始人。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妈,他还是把你一手创办的瞑色卖掉了…但是你放心,临终前你说的那些话我都记得,我会完成你的遗愿,把瞑色,甚至整个思慕都夺回来!”

  连翘沉喃,目光扫过报纸,冯厉行的面孔模糊起来,可她却渐渐笑出声。

  天知道,她要夺回瞑色何其困难,以她一人之力根本不可能,她必须找个靠山,而冯厉行便是她的目标。

  攻下冯厉行,她才有机会进瞑色,而她无门路无捷径,唯一的出路便是爬上这男人的床。
  
002 赌场,陆家人

  十多个小时后,飞机落地,连翘直接入住华克山庄。

  华克山庄位于邺城郊外的凤鸣山下,是亚洲最大的赌场酒店之一。

  不过连翘入住华克山庄不是为了赌,而是另有目的。

  夺回瞑色的第一步便是接近冯厉行,为此连翘在法国对这个男人做足了功课。杀了我,治愈你 最新章节

  冯厉行的私生活有些乱,绯闻众多,但是作息还算规律,而她唯一可以接近他的机会便是在华克山庄。

  因为这男人每周都会抽几个小时来山庄赌场赌几把。

  房间是连翘在法国的时候就预定好的,她直接用护照办理入住。

  因为她在飞机上没吃什么东西,所以胃病又犯了,疼得厉害,再加上长途飞行,到房间后她便准备上床休息。

  洗完澡出来,连翘围着浴巾去开行李箱。

  五年前她两手空空地被陆予江送去巴黎,五年后孤身回来,依旧孑然一身,只带了两只小号行李箱。

  一只行李箱里装了几套换洗衣物,另一只里面是她平时搜集的各式糖果。网站163shenghuo.com

  她偏爱甜食,嗜糖如命,所以有收集糖果的癖好,可连翘打开行李箱之后便傻眼了…

  原本一箱子的糖,现在全变成了衣服。

  一箱子的男士衬衣和领带,质地精良,款式也很统一,应该是商务人士!

  这挨千刀的蠢货!错拿了她的行李箱!

  连翘恨得将箱子踢出去老远:“还我的糖!!!”

  La’mo大厦顶层办公室,时过凌晨,却依然灯火通明。

  宽大的落地窗映出云凌繁华的夜景,冯厉行面窗而立,留给助理Perry一个凌冽背影。

  “冯总,陆家所有人的资料都收集齐了,另外,刚接到外媒消息,余缨大约一周前在巴黎寓所去世。”

  “余缨死了?”

  “是的,重度抑郁症,长期服用大麻导致肺癌,查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期。”Perry略带遗憾的回答,窗前的男人却没有任何回应,良久,他才开口:“好,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Perry离开后,冯厉行才转过身来,背光而立,冷峻面容全部隐在暗影里。

  桌上是Perry刚送来的陆家资料,厚厚一叠。推荐163shenghuo.com

  他随手翻了翻。

  “余缨:瞑色品牌创始人,前思慕集团创意总监,陆予江前妻,90年代内地第一批把作品搬上国际秀场的本土设计师之一,作品善用明快鲜丽的色彩,瞑色在上世纪末是思慕旗下最赚钱的女装品牌,更确切地讲,陆予江是靠这女人才能在时尚圈站稳脚跟,一步步创建了现在的思慕集团……”

  “陆予江:思慕创始人,与前妻余缨育有一女,但五年前余缨突然和女儿移居巴黎,对外宣称是因为身体原因需要出国修养,但不久后便有媒体爆料,陆予江与余缨协议离婚,原因是陆予江早年在外育有私生女…私生女取名陆清姿,余缨走后陆清姿和母亲梁念珍入住陆家。”

  “陆清姿:现任慕集团市场运营总监,大学毕业后便进入思慕工作,因表现优异得到董事会一致认可,一年前破格提升进入思慕管理层,另外,陆清姿的未婚夫便是现任思慕创意总监RoyeYi,中文名,弋扬。”

  “弋扬…?”冯厉行将这两个字默念了一遍,静谧眼底浮起慑人阴寒。

  他对“弋扬”这两个字如此敏感,倒不是因为RoyeYi是这两年时尚圈炙手可热的设计师,而是因为五年前,他在某个倔强的女人口中听到过这个名字。

  当时她喊他什么?

  哦对了,她喊他弋大哥……现如今,她的弋大哥却成了别人的未婚夫。

  挺有趣啊!姐姐和妹妹抢男人!

  冯厉行冷笑着将那叠资料拨开,其中一张飘到了地上。

  他弯腰去捡,纸上“余连翘”三个字跃入眼帘……
  
003 哎哟,她真野

  “余连翘:原名陆连翘,陆予江与前妻余缨之女,五年前因性丑闻事件被陆予江赶出国,曾就读于法国某三流私立大学,但大学期间不务学业,甚至中途旷课数月,更被外媒拍到经常留恋赌场和夜店,吸食大麻,所以入学一年便被勒令退学…”

  资料的左上角附了一张余连翘的照片。

  照片上的女孩穿着粉色小洋装,留着披肩长发,脸上还有些婴儿肥,应该是五年前的照片。

  不过即使穿得如此淑女,那双乌溜溜的眼睛已经出卖了她骨子里潜藏的野气!

  是真的野!

  冯厉行突然想起五年前的那个蚀骨夜晚,再看手里这张“劣迹斑斑”的资料,旷课,吸食大麻,勒令退学!

  余连翘应该是陆老狐狸生命中另一个污点!

  翌日,连翘在华克山庄的客房睡了一整天…

  倒时差,补眠,晚上才去赌场玩了一会儿老虎机,就这样,她周而复始地在山庄混了半个月,统共见过冯厉行两次。

  前两次她都没有行动,因为猎物太狡猾,她怕自己贸然出手会打草惊蛇。

  第三次见到冯厉行已经是三周以后了。

  赌场大厅依旧人声鼎嚣,连翘凑在赌桌前跟着玩,最简单的买大买小,她任性妄为,每次都押大,结果每次都开小!

  最后一把,庄家开骰,5点,她又输了,且一次把筹码输得精光!

  “FUCKING!”连翘喝光杯中最后一点威士忌,骂骂咧咧地站起来,挤出人群。

  从赌桌到洗手间有一段距离,连翘醉得有些厉害,站不稳,走到出口的地方差点摔倒,幸亏被身后的人揽住。

  应该是个男人,因为连翘闻到了他身上辛烈的烟草味道,低头刚好能看到锁在自己腰间的那只手掌,十指修长,戴着名贵腕表,白衬衣的袖子随意撩起,露出线条精干的手臂…

  “呼…”连翘暗松一口气,回头,对上冯厉行深如幽潭的黑眸。

  “小心点!”冯厉行先开口,声音低却沉厚,手臂微微一收想将连翘的身子扶正,可她似乎醉得七倒八歪,步子虚虚往后直倒,冯厉行只能再度出手,这次他没客气,直接一臂环住她的腰。

  “还能站得住吗?”声音已经不似刚才的低沉,加了点温柔成份。

  连翘摇头,又点头。

  “还行,就是…喝多了…”她咕哝着嘴,小样儿还把眉头皱到了一起。

  冯厉行好像笑了笑。

  “你一个人?”

  “嗯…”连翘点头,摇晃着在他怀里再度转身,任由他湿热的手掌一点点擦过她的腰腹每一寸。

  真是要人命的小东西!

  她那天刻意穿了一件露脐小线衣,纤细的腰肢,皮肤柔嫩,冯厉行清晰地感受到自己指纹从她腰上擦过去的轨迹,先是腰侧,肚脐,最后将手留在她的后腰上。

  “我,一个人…”她醉醺醺地重复,这话几乎是贴着冯厉行的胸口说的,语气暧昧到死。

  冯厉行的笑容变得更加肆烈,刚想垂头下去回答她,可连翘一个转身,转了个圈子,直接逃离他的怀抱。

  突如其来的变故,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连翘已经站在离他半米远的位置,而他的手还停留在半空中,手指微蜷,掌中却再也没有刚才柔腻的温度。

  不免有些烦躁起来,冯厉行将手垂下,插进裤袋。

  “谢谢先生!”

  哎哟,那声音简直酥到人骨子里去。

  冯厉行听完一下子就笑出来了。

  “输了?”他问。

  “嗯,输了!”

  “输了很多?”

  “还行,不多,半辆宝马三系!”

  “那想不想扳回一局?”

  “想!可惜没筹码了!”连翘走过去扶住墙,勉强站直,故意把小坤包打开,里面掉出几张散币。

  冯厉行没吱声,拉住身旁经过的侍从,换了一把筹码给连翘:“这是十万,算我借给你,但是你下一把得押小!”
  
004 筹码,盖章列据

  连翘不客气地接过筹码,反问:“为什么我要听你的?”

  冯厉行笑得更厉害,欺身贴到她耳边,蛊惑般地开口:“因为我能让你赢!”

  短短几个字,他明明说得疏淡平和,可却让连翘产生了压迫感,像是有猛兽贴近,以至于她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半步,眉头轻挑:“我偏不!”

  她这害死人的倔性子啊,东倒西歪地又走回赌桌,手一挥,一把筹码全部飞了出去。

  “大!”连翘眼睛都没眨一下,可惜很快开骰,4点,她又FUCKING的输了!

  “操,还有完没完啊!”连翘用手猛敲了一下桌面,愤愤站起来。

  冯厉行已经走到她身后…

  “你押了一晚上的大,没赢几把,怎么就这么不听话?”

  “要你管!”连翘不买账:“反正输掉的钱我明天就还你!”说完低头开始在坤包里找纸和笔,纸没找到,只能抽了一张纸巾出来,写下自己的手机号码递给他。

  冯厉行的手还在裤袋里,眉稍上扬,没有要接的意思。

  “就这么一串电话,就让我随随便便相信你?”

  连翘有些急了:“那你要我怎么样?钱我肯定会还的!”。

  她看了眼纸巾,突然将自己的嘴唇重重覆上去,“bia~”的一记,纸巾上留下一道猩红的嘴唇印子。

  “盖章列据,你放心好了,我不缺你这十万块钱!”连翘将盖着她唇印的纸巾硬塞到冯厉行手中,很快就转身往外走,走到一半突然想起来,她现在是装醉状态,所以立即开始改走“八字步”……

  冯厉行一直站在原地,看着连翘滑稽的背影,稍稍低头,将纸巾上的那道唇印搁到鼻下,轻嗅,除了威士忌的味道外,依稀还能闻到淡淡的樱桃味,似曾相识。

  “这么low的手段她也能使出来,这几年在国外算是白呆了!”冯厉行收回笑容,掏出手机打电话:“Perry,余缨的女儿回国了,帮我查一下她回国的目的!”

  约半小时后Perry便回复了:“……她应该是回来参加陆予江和梁念珍的婚礼,另外,律所那边刚来的消息,余缨临终前把她名下的瞑色股份全部转到了余连翘名下……”

  连翘在房间睡到日上三竿,最后还是被手机铃声吵醒,屏幕上显示“刘院长”三个字,连翘赶紧接起来。

  “刘院长,你好。”

  “余小姐,不好意思打扰你,安安的心脏检查报告出来了,情况不大好,所以我才急着给你打电话。”

  一听这话,连翘睡意全消。

  好在刘院长很快又补充:“不过医生的意思是让我们尽快给他安排手术,趁孩子年纪还小,尽早手术痊愈的可能性会比较大。”

  连翘松了一口气:“我知道,再等我一段时间,等我把手头的事处理完就去办理领养安安的手续,到时候我想把安安接到国外做手术,毕竟国外的医疗水平要好一些。”

  “那真是太感谢余小姐了,余小姐真是活菩萨,心善,这些年总是定期来看安安,安安命好,遇到你这个贵人…”刘院长唏嘘一番,连翘却不自觉地自嘲笑出来。

  她是活菩萨么?才不是呢!

  连翘将手机扔回床上,伸手去够床柜上的烟盒,很快烟雾就燃了起来,很呛口的辛辣味,她却已经适应得很好。

  只是手臂伸出去的时候,丝质睡衣的袖口滑到关肘处,大半截纤细的手臂便露了出来。

  手臂的皮肤很白,但腕口却可见很多被烟蒂烫过的痕迹,深深浅浅,新旧不一。

  连翘又用劲抿了一口烟,吐着白雾将烟蒂扔进烟缸。

  刘院长那话多讽刺啊,这些年她在国外过得极其狼狈,几乎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哪里配当活菩萨!

  至于她收养安安,是因为另有目的!
  
005 去她房间,晚上见

  三天后,思慕与La’mo的签约仪式隆重举行,瞑色正式易主。

  记者招待会上,陆予江与冯厉行愉快握手,为时半年的收购案终于落幕。

  陆予江那天心情极好,当着记者的面宣布了他与梁念珍的婚期,婚期恰好是瞑色重新挂牌上市的第二天。

  冯厉行调侃:“陆董真是重情意,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居然还要为陆夫人补办婚宴。”

  “应该的,这是我欠念珍的,还希望冯总到时候能够赏光来参加我和念珍的婚礼。”陆予江也不顾忌众多记者在场,脸上全是他对梁念珍的偏宠。

  “恶心,恶心,恶心!!!”连翘窝在酒店房间,用手指猛戳电脑屏幕上陆予江的脸。

  那场签约仪式是现场直播,画面调转,就在连翘猛戳的时候,镜头一下子转到了冯厉行身上。

  特写镜头,画面中的男子穿着银灰色西装,清逸俊朗,嘴角带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连翘总觉得,她能够从这个原本清隽的男人身上嗅到危险的味道。

  再想到她这次回国的目的,连翘心跳无辜漏了一拍。

  不行,她的时间不多了,瞑色一周之后便会重新挂牌上市,她必须在这一周时间内搞定冯厉行。

  “漫漫,江湖救急,能不能帮我搞到冯厉行的手机号码?”连翘趴在床上给自己在国内的死党赵漫打电话。

  “冯厉行?你说LA’MO现任的CEO?”

  “是啊,我知道这任务挺艰巨,但你不是在圈内认识很多人嘛,所以拜托拜托!”连翘俏皮哀求,岂料赵漫很爽快地答应了。

  “不艰巨,我现在手机里就有他的号码,一会儿发给你。”

  “……”连翘一时错愕,“你怎么会有冯厉行的号码?”

  “因为他现在是裴潇潇的男人啊,而我一个月前刚被调去当裴潇潇那贱人的助理!”

  “……”

  一分钟后一串数字发到了连翘手机上,她直接拨过去。

  “喂,哪位?”干净清冽的声音,好像跟赌场中那个蛊惑低靡的男子判若两人,只是背景有些吵,他应该还在签约会现场。

  连翘狠狠吞了口口水掩饰紧张:“我,你的欠债人!”

  那端声音停了几秒,连翘依稀听到了脚步声和推门声,大约半分钟后冯厉行才再度开口,清冽口吻不再,而是带了几分戏谑:“怎么?你主动给我打电话,这么迫不及待地要还钱?”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不会赖账,你晚上有时间么?来华克山庄,我开支票给你,顺便请你吃顿饭!”

  连翘一口气讲完,心尖扑通狂跳。

  那端又没声音了。

  操,这货不会不来吧!

  连翘捏了一把汗,刚想开口确认,却听到那头恢复清冽的声音:“吃饭就免了,晚上直接去你房间拿钱!”

  来她房间拿钱?几个意思?

  连翘一下懵了,好在冯厉行很快开口:“把你房号发我手机上,晚上见!”

  好一句“晚上见”,跟句诅咒似的,愣是把连翘懵在那里长达数分钟。

  就这样,成了?

  成了吗?

  连翘把脸埋进枕头,啊啊啊地鬼叫出来,

  惊讶之余便是欣喜,欣喜之后开始慌张!

  天哪天哪,她该怎么办?她接下来要做什么?化妆?选内衣?

  不不不,当务之急是挑一支红酒,对,等他来了,先灌他酒!
  

杀了我,治愈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杀了我 或 治愈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出租车过年乱涨价,谁料回程就爆胎,被宰乘客的举动让他傻了

    何成是个出租车司机,过年这段时间特别忙,每天都有从外面打工返乡的客人。所谓生意逢节涨三分,小地方出租车管理不严格,司机们不打表,逢年过节都会坐地起价。嫌贵?你爱坐不坐,有的是人坐。这天傍晚,何成拉了个客人去东村。东村三十多里地,他要对方八十块,那人虽然觉得贵了,但也没多话。将对方送到地点后,何成就返程了。哪知没多久突然爆了胎,车上没有备胎,他赶紧打电话去汽修部,可对方出去做客了,他又给其他汽修部打电话,但这过年期间一切都乱了次序,不是去做客就是去玩了,他苦苦哀求也没人愿意来帮他。何成傻了眼,离城

  • 道伟法师:修行要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意志

    回顾当年在修行道场,我们的师父把我和一位禅师扔到一座深山里,那座山海拔两千米以上,冬季山中没有取暖设备,吃的东西非常有限,似乎把人逼到了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绝境。对于一个生活在现代的修行人而言,很难想象古老僧堂为了注重禅僧深度生命体认,针对现代人所设施的一番苦心、或者说老婆心。假如只是我一个人,很难说能顺利地挺过修行的考验,还好那位丹麦籍的云龙禅师,好几次给予我无畏的支持,也许这是自己宿世积下来的福报,能够有这样一位共患难“施无畏”的同行道友。当时的条件,既没有吃的,又非常寒冷,就是要让你在极地求生

  • 我爱在时间沉睡时清醒着的你们

    有一些声音——在高傲的人们看来,它们毫无意义,简直是不值一提——但是我却决不可能把它们忘掉:好像生命,它们同心灵融成一体;像埋在坟墓中一样,过去的一切,被埋在这些神圣的声音的底层。——莱蒙托夫《给***》对于一段跨度几十年的历史,有人身在其中感受过,有人只是道听途说;有人称它在体内留下难以抹去的疼痛,有人仿佛局外人,认为这段记忆对自己而言无足轻重。我们存在的当下,将会是后人口中的历史,无数生命将蜂拥而聚成一整个时代的象征,在磕绊和阳光中前仆后继。这前仆后继、无所畏惧的鲜活生命里,有多少是你爱的?

  • 招聘 | 年后有想换工作的吗?

    那你,还不快联系我们?▼我们希望您是:▼擅长编辑,能写大稿,角度独特,可承受大量高效文字原创撰写工作。*工作地点位于北京东城区、上海静安区▼▼我们希望您是:一段自我介绍+应聘理由(文字)▼舞台灯光:▼不限学历。咨询、投稿、转载或商务合作请添加小编:NB-wuliu

  • 前妻补贴娘家15万,离婚三年后,两个前小舅上门还钱求他复婚

    程节和妻子离婚后,一个人带着儿子过。他们离婚的理由是感情不合,但其实两人的感情还是有一定基础的,毕竟恋爱就谈了三年,结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婚后,两人也算相亲相爱,特别是儿子出世后,一家三口和和美美,羡慕死别人了。感情的突变跟前妻的家庭有关。前妻还有两个弟弟,比她小很多,她和父母对他们很好,以前赚的钱都用在供他们读书上了,结婚后,她也一直在拿钱回娘家。程节知道这事,但体谅她的不容易,没有在意。哪知三年前,有位同事急用钱,想卖一套房子,价钱非常合适,他动了心,就去跟前妻商量拿钱。他原本以为存了这么多

  • 春节过年:你还记得小时候的新年吗?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大年初一回老家放炮仗,结果把玉米秸秆给点着了,来了一群人帮我灭火。记得小时候,去游戏厅旁边的小湖上玩,结果掉了下去,还好踩块石头上来了,湿漉漉的去游戏厅玩。记得小时候,每年除夕晚上都会出去疯玩,结果春晚也看不成了,因为感冒,躺着床上迷迷糊糊,还攥着压岁钱。记得小时候,年三十晚上就迫不及待得穿上新衣新鞋,而今,我们只能在一次次的相聚中寻找小时候的年味你还记得小时候新年的事吗?现在的年味和原来的有什么不同呢?小时候过年是幸福长大后过年是“压力”长大了,亲戚会问,对象找到了吗?一个月

  • DJ志刚

    DJ志刚艺人网络歌手代表作:《各自安好》《小猪佩奇》《皇朝中我指鹿为马》《初心》《半包烟》等众多当红作品基本资料:中文名:吴志刚艺名:DJ志刚国籍:中国出生地:河南驻马店市代表作品:《各自安好》《小猪佩奇》《皇朝中我指鹿为马》《半包烟》等身高:168从艺经历2016年接触另类创作,2017年开始全网发布个人作品,受到大量粉丝青睐。以其独特的嗓音,备受公司看重!并被某音乐人称为中国最具潜力的另类麦手!荣誉记录2018年签约逸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恭贺新春 || 艺术家李晓松新春作品展播

    新春佳节,李晓松先生恭祝朋友们阖家团圆,如意安康!福慧双增,六时吉祥!艺术简介:李晓松,1968年生于山东淄博。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研究院画家、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李晓松艺术工作室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作品欣赏:笔致清远68x34cm2017年卡纸纸本水墨翠影笼烟村68x34cm2017年卡纸纸本水墨定广湖畔望青岩68x34cm2017年卡纸纸本水墨设色康屯午后即景68x34cm2017年卡纸纸本水墨设色黔陶小马场68x34cm2017年卡纸纸本水墨设色倚栏遥望红岩峡谷68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