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绝世兵王在都市 最新章节

2018/2/8 2:53:28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绝世兵王在都市

第一章别激动

醉猫酒吧里,陈宇坐在吧台边上,要了一杯鸡尾酒,一边慢慢品尝着,一边看着舞池中放肆扭动身体的男男女女,眼神渐渐变得迷离。网站163shenghuo.com

半年前,他还是一名雇佣兵,在非洲大陆上和各方势力拼死搏杀,如今他回到静海市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保护涛子的妹妹,林静茹。

这是涛子临死前对他的嘱托,他无论如何也要做到。陈宇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才找到林静茹,并且掌握了她的一切资料,他还应聘进了同一间公司,同一个部门,只有接近她,才能更好地保护她。

陈宇正想得入神的时候,耳边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这酒吧档次越来低了,什么乡巴佬都放进来!”说完,她鄙视了陈宇一眼,扭着屁股从他身边走过。

陈宇回过神来,看了她一眼,打扮的挺妖艳,只不过那脸上的粉底扣下来估计都能和出来一碗面了,这样的货色,陈宇都懒得多看一眼。

不过,被人耻笑而不反击,可不是他的风格。

只听他不慌不忙地说道:“包夜多少钱?”

“什么?”妖艳女子停下脚步,上下打量了他一下,嗤笑道:“就你?”

陈宇也不回她话,而是摸出一把红彤彤的华夏币来,一边数一边放在吧台上。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一千。”

妖艳女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来,没再说话,不过却靠坐了过来。

“两千。”

妖艳女有些激动,看来是遇着土豪了!不过她还是没出声,因为她知道,对方还会再加。

果然,陈宇继续说道:“三千。”

妖艳女兴奋了起来,不过她死死地按住答应的冲动,这个时候,自己一定要沉得住气!

两人的举动吸引了酒吧不少人,听到陈宇把价钱加到三千,众人也是非常吃惊,讲真,眼前这个女人不值这个价。

“四千。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陈宇仿若未闻,继续数着钱放在吧台上。

“好!四千成交!”妖艳女终于按耐不住心头的激动,答应下来,伸手就要去拿钱。

不料被陈宇一把按住,然后轻描淡写地说:“我在数自己的钱,你别激动。”

“哄”的一下子,围观的人发出一阵哄笑,谁也没想到陈宇会来这一手。

“你……你给我等着!”妖艳女知道自己被陈宇耍了,气急败坏地说道,然后离开了酒吧。

陈宇笑笑,对方的威胁,在他看来,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正想再要一杯鸡尾酒,一个娇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帅哥,请我喝杯酒怎样?”

人随声至,陈宇只觉得眼前一亮,一张五官精致的俏脸便映入眼帘。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眉如远山,眸似秋水。

真是娇艳欲滴啊。

这才是真正的美女!

陈宇收回目光,说道:“乐意之极。”然后跟酒保要了一杯鸡尾酒。

女子双目含笑,一张小嘴轻轻押了一口,看着吧台上还没收起来的钱,说道:“不知我值不值这个价?”

陈宇笑了笑,然后摇了摇头。

“我不值吗?”方若依看着他居然摇头,心想自己不会是碰到守财奴了吧!

刚才陈宇戏耍妖艳女的一幕,她自始至终都看在眼里,她当然不是来给那个妖艳女报仇的,但是,在她心里,所有臭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不过陈宇的摇头,却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她还没见过有哪个男人在见了她之后,还能把持得住的。

“不是。说明163shenghuo.com”陈宇看着她,微笑着说:“在我看来,你是无价之宝。”

“咯咯咯……”呆了半刻之后,方若依发出一阵娇笑,很久没有遇到这么有趣的人了,不可否认,陈宇比起那些一见到她就动手动脚的男人有意思多了。

“看不出来,你还挺会哄女孩子的啊。”方若依笑完,给他抛了个眉眼说道。

“这可是我的真心话。”陈宇面不改色地说。

“是吗?为了给机会你表示真心,我在对面酒店的520房等你哦。原文163shenghuo.com”说完,她便离开了这里。

陈宇将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付账离开。

他刚出了酒吧门口,就看到刚才的妖艳女人迎面走来,在她身边,还多了几个混混,其中一个脸上有疤的男人满脸的杀气。

见到陈宇,那女人马上叫道:“疤哥,就是他!刚才就是他羞辱我!疤哥你一定要为我讨回公道啊!”

“嘿嘿,放心,在这一片,还没有我刀疤李摆不平的事!”刀疤李摸了一下自己脸上的疤痕,嘿笑着说。

“小子,给你两条路!跪下道歉,或者我把你的狗腿打断,选一个吧。”刀疤李拿刀指着陈宇说道。

“我想选第三条路。”陈宇慢条斯理地说道。

“选你妈的第三条路!”刀疤李愤然地说道:“兄弟们,弄他!”

另外几个混混听到老大的命令之后,纷纷拿着家伙朝陈宇身上招呼。

陈宇冷笑一下,目光中闪过一丝阴狠,不退反进,迎向那几个混混。

只听一阵阵惨叫声响起,再看时,刚才冲上来的七八个混混已经全都躺在了地上,痛苦地呻吟着。

这……

刀疤李张大了嘴巴,他也算是干架当吃生菜的人了,可是,却从来没遇到过像陈宇这样能打的人,三秒钟不到,就把他带来的人全收拾了!

这尼玛也太夸张了吧!

看着眼前的场景,他已经完全丧失了对陈宇出手的勇气,所以,当陈宇向他走来的时候,这货哐当一声,直接跪下了。

“大哥,误会!这是个误会!”正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他刀疤李可是个拿得起跪得下的人,欺软怕硬一向是他的宗旨,这没什么可丢人的。

“误会尼玛B!”陈宇直接一脚踹在他身上,今天要是换了其他人,恐怕免不了一顿皮肉之苦。对于刀疤李这样的人,陈宇知道,一定要将他打怕,否则日后会有不少麻烦。

“站起来!”陈宇大声喝道。

刀疤李身子一哆嗦,不敢不听,忍着痛站起身来。

“过去赏她几个耳光!”

“额?”

“怎么?舍不得?”

刀疤李连忙摇头,走到那女人面前,大耳刮子甩得啪啪响,不敢有丝毫的偷工减料。

妖艳女人不敢反抗,只是哭。

“行了,滚吧!”陈宇还想着对面酒店有约,也懒得跟他们在这耽搁功夫。

刀疤李一众人如蒙大赦,狼狈而逃。

第二章佳人有约

穿到一半,方若依看着身下裹着玲珑娇躯的浴巾,再看看目不转睛,一动也不动盯着自己看的陈宇,心里暗恨不已,如果可以,她真想将陈宇这个无耻之徒的眼珠挖下来。

陈宇这样盯着她看,她如何脱浴巾。

陈宇直接无视了方若依那足以杀人的目光,根本毫不在意,目光盯着方若依那波涛汹涌的傲人处,眼珠瞪的更加滚圆,嘴角还带着一丝口水。

方若依已经有些气急败坏,忍无可忍,全然不顾自己的计划,正准备发作时,门外响起了连续而又急促的敲门声。

伴随着钥匙的转动声,门被打开了,涌进来了一群人,为首的是一个白衣青年,身后跟着两个黑衣保镖,旁边是酒店经理,一个中年男子。

酒店经理的模样有些唯唯诺诺,显得很是惧怕白衣青年,看着陈宇和方若依有些尴尬道:“两位客人实在是对不起,主要是李少想进来,我……也没办法,今天的房钱我给你们免了,就当是给你赔罪。”

此时,林少脸上的表情狰狞的十分可怕,拳头紧握,青筋爆起,一把将酒店经理推倒在地。

目光死死的盯着衣衫不整的陈宇,和穿着浴巾,春光无限的方若依,看着这些画面,他已经自行脑补了两人以前在一起都做过什么!

他虽然派人一直跟踪着方若依,但也知道跟踪不是万能的,有些事他根本不可能看到。

林家在静海市是有名的大家族,敢惹他们林家的不多,因此林风非常的嚣张,凡是被他看中的女人没有一个能逃出他的手掌心。

几个月前,林风偶然发现了一个绝世美女,就一直念念不忘,这美女就是方若依,方若依对林风很厌烦,很讨厌林风这种花花肠子,已经拒绝过林风很多次,但林风就是不死心。

林风早就派人调查了方若依的资料,知道方若依从来没有交过男朋友,本来今天听到跟踪方若依的人说,方若依和一个男的进了酒店,他还不相信,现在看来却是真的。

“小子,敢动我林风的女人,我让你死。”林风眼中喷火,一步步走向陈宇,手里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把匕首。

陈宇看看方若依,再看看林风,不用问什么,他已明白了什么。

他回静海市的时间并不长,但是林风这个名号他还是听说过的,可谓是静海市的一霸,欺男霸女,仗着家里有点钱,也有些关系,做了不少恶事,却依然逍遥自在。

方若依这时终于有些急了,想起林风是什么人,知道自己玩大了,会害了那人,虽然那人也不是什么好人,但还罪不至死。

方若依急忙挡在了陈宇身前,对着林风道:“我们只是朋友,在这里…在这里只是聊天,什么都没有发生。”

只是话说出来,连方若依自己都不相信,一男一女,在房间里还能干什么。

“臭婊子,你还有脸说?平日里看你装的挺清纯的,原来是一个人人都可以玩弄的破鞋。”林风一把扑了过去,向方若依身上扑去。

方若依巧妙的躲了开来,林风摔了狗吃屎,趴在了地上。

众人都笑了起来,林风身体未免太弱了,联想到传闻,都猜想林风肯定是被酒色掏空了身体,才会这么弱。

只有林风身后的两名保镖,在那里强忍着,想笑不敢笑。

林风已经恼羞成怒,冲着两名保镖恶狠狠:“你们两个死人啊?你想不想要工资了?给我抓住方若依。”

两名保镖不敢怠慢,赶紧向着方若依抓去,能被林风花高价雇来,两名保镖身手又怎会弱?

不费一丝气力就抓住了方若依,林风脸上笑得如恶魔一般,将经理赶了出去,:“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要进来。”

林风将门反锁了起来,看着陈宇大笑道:“我现在改变主意了,决定等会儿再杀你,再杀你之前我先让你看一出好戏,这可是免费的真人大片啊!一般人很难有这种机会的。”

林风说罢将方若依一把推到了床上,吩咐两名保镖从床榻的两边死死按住方若依的两只胳膊,将方若依固定在床上,想要干什么已经不言而喻了。

想要自己珍藏多年的清白就要毁于一旦,方若依此时想死的心都有了,后悔已然无用,愤怒道:“林风,你敢,难道你就不怕我报警吗?你可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林风哈哈大笑道:“报警?真是天真,法律的确有用,可这世界上总有一些特权人物,而很不巧,我林风就是其中一个,实话告诉你,这种事,这种事我做的太多了,上个星期就有,可我林风现在还不是照样过的好好的。”

看着将要扑上身的林风,方若依已经绝望了,眼角也不知不觉有些湿润了。

“吵死了,开个房还惹出这些多事,打扰我的好事,真是该死。”陈宇突然消失再了原地。

脚跟再次着地的时候,右腿飞旋踢出,一脚命中了林风的裆部,林风滚落在地,右手紧紧捂着裆部,跪在地方,嘴里“啊!啊!”的大叫着。

“我的……我的……给我杀了他,出了事我兜着。”林风叫的十分凄惨,他不敢想象自己废了的事,可他能清晰感受到下体的异常,那一脚踢的太狠了。

那两名保镖都明白林风家里的势力有多强,林风如果真出了什么事,他们也难逃干系,松开了方若依,全力向着陈宇抓去。

两拳相向,全力而出,凶猛无比,但打在陈宇的身上,却如同打在棉花上一般,两名保镖大惊失色,明白自己小看了陈宇,正想抽身撤离时,就被陈宇的两只胳膊死死钳住,一动也动不了。

“咔嚓!”一声,陈宇微微一用力,两名保镖的胳膊就应声而断,陈宇盯着两人冷冷道:“有些钱可以赚,有些钱再多都不能赚,这只是给你们的一个警告,如何下次让我再看到你们还为林风做这些坏事,你们就都别想活了。”

发怒的陈宇,像一个来自地狱的杀神,看的两名保镖胆战心惊,慌忙向陈宇求饶。

还跪在地上的林风虽然震惊陈宇的实力,不过内心更多的仇恨,不过他现在是不敢惹陈宇了,看着被陈宇赶走的两名保镖,怒骂道:“混蛋,把我抬走。”

两名保镖只得看着眼巴巴的看着陈宇,搬也不是,不搬也不是,林风他们热不起,陈宇他们同样惹不起,感受着陈宇身上无形流露出来好似杀气的东西,他们心里明白这陈宇恐怕真的杀过人。

陈宇摆手让两名保镖将林风抬了出去,留在这里陈宇还嫌碍眼呢!

众人走后,从床上爬起来的方若依好似重新认识了陈宇一般,惊讶看着陈宇道:“你练过武?”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神很快黯淡了下去,“你得罪了林家,今后要小心。”

陈宇却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对着方若依勾了勾手指头,意思是让她过来,方若依不明白陈宇的意思。

待得她走过去之后,陈宇却是突然低头在她的嘴唇轻轻吻了一下,微笑道:“这是你补偿我的。”陈宇指的是方若依设陷阱的事,陈宇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怎么会做这样的举动。

或许是这个女孩太像她了吧,陈宇想起了在非洲现场上的许多往事。

方若依根本就没听清陈宇后面说的什么,被陈宇亲吻的瞬间,脑子里面像轰雷一样,一下就炸了开来。

她想的是自己的初吻就这样没了,以至于根本就没注意到自己脚下有个花瓶,被一下拌饭在地,要看就要摔倒。

还陷入回忆中的陈宇鬼使神的伸手扶了一把方若依。

却没想到很快自己脸上就多了一个红印。

“无耻。”方若依脸色通红,狠狠推开了陈宇。

陈宇干干一笑,感受着手心刚才那饱满而又圆滑的温度,这才知道自己刚才摸了不该摸的地方。

陈宇正想道歉时,方若依已经开门离去。

第三章暴打上司

金鑫金融公司是静海市一家大型金融公司,员工有上千人,实力还算不错,涛子的妹妹林静茹就是在这家公司上班,所以陈宇也是在这家公司上班。

这公司虽然人并不多,不过美女却是不少,看着公司大厅内来来回回穿着黑衫短裙职业装的各种美女,陈宇暗道真养眼,他对这里还是挺满意的。

不过这只是陈宇独乐其中罢了,他认识那些美女,可那些美女对其并没有太多的理会,陈宇对此也并不在意,吊儿郎当坐电梯上了二楼,来到了他属的业务部。

业务部内数十名男男女女都在忙自己的事情,没空搭理陈宇,只有角落一穿着红衣,留着长发的林静茹对着陈宇微笑点了点头。

林静茹是一个性格非常温静的女孩,就像她的名字一样,带着一个静字,刚开始陈宇与其说话多了林静茹都会脸红,现在已经好很多了。

陈宇与林静茹打了声招呼,刚坐下,就听到办公室外面传来一声怒吼:“陈宇,林静茹你们在干嘛呢?还想不想要这份工作了。”

来人是一个四十多岁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他就是业务部门经理刘仁,虽说叫刘仁,看上还像个斯文人,刘仁却一点也不仁义。

他很爱美女,以前有不少女孩,都被他逼迫过,有选择屈从的,也有不甘受辱而离职的,而林静茹这个女孩,可以说算是金鑫里面最漂亮的女孩了,性格柔柔静静的,他更喜欢。

脑子里层多次幻想过,如果将林静茹这样的美人压在身下,那会怎样爽,他曾多次暗示过林静茹,可让他恼火的是,林静茹这个在别的事情上面表现的很文静的女孩,根本就不甩他。

看到刘仁走了进来,办公室里面的人都纷纷低下了头,看着显的有些的亲密的陈宇和林静茹,刘仁狠狠瞪了一眼陈宇,那警告的意思已经表现的非常明显。

扭头看向林静茹,刘仁的声音变的有些温柔道:“小茹,你跟我过来一下,我有事情跟你说。”

林静茹虽然千不肯,万不肯,可毕竟刘仁是她的上司,她还是要听刘仁的话的,林静茹离去之后,陈宇看着刘仁的背影,露出一副意味深长的笑容,随后站起来跟了上去。

刘仁将林静茹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刻意将门关了起来,林静茹一下就紧张了起来:“经理, 门就别关了吧!让人误会了多不好,你有什么就说吧!”

林静茹说话时,不觉间就退到了门口处,想将门打开,刘仁赶紧上前按住了门柄,对着林静茹笑道:“你这么怕我坐什么,我又不是老虎,还怕我吃了你不成?”

“晚上公司有一个应酬,你跟我一起去吧!”刘仁重重说道,好似是在跟林静茹商量,但他流露出语气的强硬根本就不容别人拒绝。

“我晚上还有事,刘经理。”林静茹直接拒绝道。

“怎么?以为下班了,我就管不了你了,是不是?”刘仁向着林静茹的身体紧紧靠了过去,虽然他不会在办公室将林静茹这么样,但是占一些小便宜敢的。

林静茹被逼退在了角落里,就在刘仁快要得逞的时候,办公室的门猛然被一股巨大的力道给踹开了,进来的正是陈宇。

屋内两人都被吓了一跳,林静茹像一只受惊的小兔躲在了方海的后面。

刘仁则是在门被踹开的瞬间,就恢复了常态,对着陈宇愤怒道:“陈宇,你想干就赶紧给我滚蛋,别给脸不要脸。”

陈宇没多说什么,上前直接就是一拳,砸在了刘仁的脸颊上,刘仁眼镜摔的粉碎,整个人也四脚朝天趴在了地上。

“我要开除你,这次谁也保不了你。”刘仁趴在地上还不老实,嘴里凄惨的大叫着。

林静茹一脸愧疚的看着陈宇,她明白陈宇是为了她才得罪刘仁,正替陈宇着急呢!哪里知道陈宇对这份工作根本毫不在意。

发生的这件事情很快传遍了公司,所有人知道刘仁为人的人虽然也很赞赏陈宇的行为,但是更多是离陈宇远远的,生怕引火烧身,会因为与陈宇走的近,被刘仁连同一起开除掉。

陈宇回到业务部时,同一部门的许多人还是跟方海打了招呼,毕竟在一起也有些时间了,对陈宇还是很同情的。

林静茹也过来给陈宇收拾东西,她心里还想着如何给陈宇在找一份好工作时,突然一时大手按住她的手。

林静茹像一只受伤的小兔一般,赶紧缩回了自己的手,脸色瞬间红通了起来,微微道:“陈大哥,你干什么呢!”

“额,我想说的是为什么要收拾东西?妹子,刚才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陈宇或许对其他女孩还有占便宜的心情,但是对林静茹他是真的没有那份心的。

真的是将林静茹当成亲妹妹那样来看待的,因为他和涛子的关系就像是是亲兄弟一样亲,涛子的妹妹就是他的妹妹,他有责任保护这个妹妹。

看着林静茹瞪的大大不解的眼神,陈宇明白她想的什么,笑着道:“想要开除我,还没那么容易,我想走谁都拦不住,我不想走,谁也撵不走。”

本来还有些同情的陈宇的同事,听了陈宇的话后,都觉得陈宇这人实在是太自大了,在公司待的时间长的人都知道,刘仁的表哥可是金鑫金融公司的小股东。

虽然只是小股东,可小股东也是股东不是,想要开除一个人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

陈宇没有多说什么,走了出去,走到公司的外面,陈宇拿出手机,拨出了一个号码。

与此同时在华国最庄严,权贵云集的京城,一栋超大的别墅之内,一个年轻人本来还对来电不在意,当看到电话上面显示的名字时,差点没激动的跳起来。

“陈哥,真的是你吗?”

“阿东,是我。”陈宇淡淡道,当初陈宇之所以能进入金鑫公司工作,还是找这个李东帮的忙,虽然金鑫金融集团招聘并不是多么严厉,但以陈宇的条件进去还是有点困难的。

第四章开除谁?

所以就找了李东帮忙,李东的家族可以说时华国顶级的家族,而李东最尊敬的人可以说就是陈宇,两人在非洲战场上曾经有过过命的交情。

别说是这样一个小忙了,就是换命李东恐怕都不会后退一步,按照李东的说法,要让陈宇到京城享清福,是陈宇非要到静海市的。

并且还说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不要联系他,李东这才托人找了一个朋友让陈宇随便进了一家公司。

由于陈宇要保持低调,李东就没对对朋友过多的说明陈宇的身份,所以金鑫金融公司的老总也并不知道陈宇的真实身份,只是陈宇当成是一个普通的员工。

陈宇跟李东说明了情况,就结束了通话。

就在这边电话挂断不到半分钟,金鑫公司的老总办公室电话响了起来,接到电话,金鑫公司老总吓得冷汗直流,急忙将电话打到了人事部,将事情说了一下。

此时,二楼的业务部,陈宇正翘着二郎腿坐在自己的位置,显得很是得意的样子,根本就没有将刘仁放在眼里。

旁边的刘仁看着陈宇有些嚣张的样子,则是有些气急败坏:“我看你还能嚣张到什么时候,等下人事部的人就到了,正式下了开除单,你不离开,自会有保安请你离开的。”

说曹操,曹操就到,刘仁的话音刚落,人事部经理就从外面走了过来,刘仁赶紧围了上去,道:“田经理,你来的正好,单子呢?赶紧宣布吧!”

田经理看着激动不已的刘仁,暗笑不已,当众宣读了单子上面的内容:“业务部门经理刘仁,其在职期间,毫无作为,促使公司业绩滑落,并且其屡次骚扰女员工,屡教不改,现决定将其开除。”

众人一下子懵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尤其是刘仁,一点都不相信,嘴里不停叫着:“不可能。”

“你少骗我了,开除经理级别,可是要有董事长的亲笔签字。”刘仁眼睛忽然一亮。

田经理拿着单子在刘仁的前面晃了一下,右下角龙飞凤舞清晰的有一个签名,见过董事长签名的刘仁脑脸色一下变的煞白。

不死心的刘仁打电话给了他那个小股东表哥,结果却还是没逃脱不了被开除的命运,刘仁的表哥虽然也气恼董事长的一意孤行,可却也没有一点办法,毕竟他只是一个股份很少的小股东。

刘仁就这样在怨恨中滚出了金鑫金融公司,众人对于事情的结果虽然都挺惊讶的,但是对陈宇的态度却是没有任何的改变,都觉得陈宇不过是运气好罢了。

赶上了董事长刚好要开除刘仁,或许董事长也看上了林静茹也说不定,没人会往陈宇与董事长有关系,董事长是因为陈宇的关系才开除刘仁的那方面想。

如果陈宇有关系早就不会穿那么破烂了,也不会只是一个小小的业务员了。

……

静海市虽然繁华无比,热闹非凡,但是在繁华的地方,也有穷的地方,枣园小区就是静海市一个类似贫民窟的地方,房屋非常破旧古老。

陈宇就住在这样一个地方,除了低调之外,还因为陈宇身上的钱的确不多,当然,曾经纵横非州地下的势力的陈宇肯定不会缺钱。

陈宇是为了不让那些曾经的故人找到自己,所以一般不会动那些钱,对于住在哪里陈宇也是无所谓的,在非洲从死人堆里面爬出来的,什么地方没睡过?

在这昏暗的路上,和陈宇并肩同行的还有一个文文静静的女孩,就是林静茹啦,林静茹为了感谢陈宇对她的帮助,非要请陈宇吃饭。

两人在夜市摊上小吃了一顿,夜市摊枣园小区并不远,林静茹听说陈宇就住在附近,就想顺便来看一下,认个门。

来到之后,林静茹才知道陈宇竟然住在这么差的地方,有些心疼,转过弯,到了红灯区,路边竟然挺有几个衣着暴露的年轻女子,摆骚弄姿态,后面写着“按摩店”几个字。

林静茹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停了下来,她一个小姑娘家,虽然没来过这种地方,但总知道这里是干什么的。

甚至她心里还不由升起了一个奇怪的念头,陈宇是为了这几个姑娘,才住在这里的,

“小哥,过来玩玩嘛!”

陈宇冷汗直流,赶紧躲了过去,扭头这才发现林静茹竟然落在了后面,不动了。

“走啊!小茹,前面就到了。”

“不了,太晚了,我想起还有事,就先走了。”林静茹像小鸡啄米般点头,随后转身就准备离开。

陈宇看着惊慌失措要离开的林静茹,不由暗道冤枉,那种地方他可是从来没有去过。

但林静茹刚一转头,就有十几名身着黑衣的大汉围了上来,将林静茹和陈宇都围在了里面,更让人惊恐的是这些人手里都握着刀片。

路边的行人早就被吓得躲了回去,离开了这里,或躲藏了起来,要知道现在不是旧社会,如此拿着刀片的嚣张团伙组织还是很少见的。

这如何不让众人惊慌。

林静茹吓得小脸有些霎白,紧紧握着陈宇的手,此时她也顾不了那些多了,感受着林静茹手心出的汗,陈宇有些心疼。

后悔让林静茹今晚来他这里,倒不是陈宇怕了这么人,他只是不想林静茹受到过多的惊吓。

“你就是陈宇,这是你的马子吧?还真漂亮啊!本来风哥让我们来办这小子,我还不愿意来呢!却是没想到还有如此福利,还能遇到这么一个绝世美女。”

“可惜,恐怕早就被这陈宇这小子给玩了不知多少遍了,不过就算这样我也有愿意,老大,你先爽,兄弟们等一下再上。”

这些个人,本来就是在社会上犯了不少事情,属于人渣那一级别的,因为做事狠辣,才被林风花费力气收罗在手里,为他办事。

在他们看来这女孩的男朋友得罪了林少,这女孩也自然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他们当然碰的。

林静茹本来脸皮就很薄,现在这样被人说,真是又羞又急,气的呼吸急促,前面的傲人处都抖动了起来,样子尤为怜爱,反而越发迷人了。

第五章大哥

“不知死活。”陈宇冷冷道,瞬间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好似一个来自地狱的修罗,浑身充满杀气。

那样子让林静茹感觉很是陌生,仿佛今天才真正认识了陈宇一般。

“小子,装的挺像的嘛”那些持刀大汉,看陈宇的样子早就不顺眼了,纷纷拿着开山刀向着陈宇劈来。

刀势凶猛而锐利,用尽全力,根本不留一丝力气,明摆着是要至陈宇与死地,陈宇当即不再与这些人客气。

出手更狠,一腿飞出,就有一人被踢飞重伤吐血,一拳既出,无可匹敌,直接砸断了一人的胸骨。

只是转眼数秒的时间,十几名持刀大汉就纷纷重伤躺在了地上,七零八落,心里虽震惊,口里却不住的向陈宇求饶。

“滚!你们回去告诉林风,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杀人,让他在家里洗净脖子等着吧!”陈宇冷冷道。

躺在地上的那些人虽然震惊陈宇实力,但更加震惊陈宇的胆大妄为,竟然说要杀林家之人,要知道林家可以说算的上是静海市的天。

陈宇实力再强又如何?

林静茹今晚着实被吓得不轻,尤其最后听着陈宇的话,不小心碰到地上摔了一跤,陈宇只得安慰林静茹说那都是气言,只有这样才能让那些人有些畏惧。

林静茹打了个车离开之后,陈宇的眼神一下子变得冷厉起来,轻轻一动,消失在了夜色。

林家的别墅位于静海市最为繁华富丽的天鹅城,陈宇稍一打听就知道了。天鹅城权贵云集,安保措施当然做的非常好,保安非常多,布防严密,不过对于陈宇来说这些都算不了什么。

陈宇轻松就躲避过了所有的安保,轻松了进入了别墅之内,在别墅大厅的林风正坐在沙发之上,焦急等待着,像是再等什么好消息。

听到外面的响动,林风心里一喜:“应该是阿刀他们回来了吧?陈宇那小杂种一定死了。”

“你……你没死?”林风很快就发现来的不是阿刀而是陈宇,心里不禁害怕了起来。

“呵呵,林少很是惦记着我啊。”陈宇双手握在一起,发出咯咯的响声,脸上那人畜无害的笑容仿佛就和见到老朋友一样。

“你……你是怎么进来的?”林风可不认为他是来找自己叙旧的,眼里露出一丝恐惧。

要知道他们家里光是保镖就有一百多人,还布置有非常多的摄像头全面覆盖,有专门的人员查看监控,只要任何来临不明的人来到别墅,就会被第一时间发现。

结果陈宇就这样无声无息就潜进来的,让他觉得家里的那些保镖简直就是废物!

“林少不会以为住在这里就可以万无一失吧?”陈宇走到他跟前,刚抬手,林风就吓得脖子一缩,连声说道:“别……别杀我,我可以给你钱,多少钱都可以!”

陈宇对这样的怂包嗤之以鼻,一脚将他踹在地上,说道:“给我记好了,以后别让我看见你,否则见一次打一次!”

“是!是!是!”林风哪敢不从?赶紧应了下来。

“还有,也不准再缠着昨晚那个女孩。”陈宇又说道。

“不敢了,绝对不敢了!”

陈宇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林风终于松了一口气,可还没等他这口气松完,陈宇突然又转过身来,把他吓了个半死,却听陈宇说道:“对了,昨晚那女孩叫什么名字?”

“……方……方若依。”

“真是好名字。”陈宇微微一笑,他有一种预感,他们很快还会再见面的。

……

陈宇早上起来上班时,在离金鑫公司二百米的地方,看到前面围了一群人,吵吵闹闹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国人都有看热闹的习惯,陈宇也不例外,于是凑了过去。

凌潇潇今天第一天来上班,结果车子在拐弯的地方碰倒了一个人,对方一上来就要求赔钱,她说可以送他去医院做检查,但那人不愿意去医院,就要钱。

旁边还有好几人叫嚣着赔钱,明显一看,就是那人的同伙。

凌潇潇遇到这群无赖算是没有办法了,恨恨道:“你们要多少?”

“一万,妹子我这站都站不起来了,一万不算多吧?”被撞的大汉说着嘴里还发生痛苦的哀嚎声。

凌潇潇没好气道:“五百,别以为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多一分没有,否则我就报警。”

凌潇潇话音刚落就有一个怀里揣着刀的向她逼进,恶狠狠道:“敢欺负我哥,撞了人还这么横,信不信我今天废了你。”

凌潇潇一下明白碰到什么人了,但她自己赚钱也不容易,就在凌潇潇不知所措时,一道声音突然响起:“刀疤,看来挺忙啊,这么早就出来开工了?”

说话的正是陈宇。

“你谁啊你?敢这么喊我哥外号,得喊哥知道不?”刀疤的小弟说着就要冲上去找陈宇的麻烦,却被凌潇潇挡在了前面。

凌潇潇刚来公司对下面的员工还不熟悉,所以并不知道陈宇就是她的下属。但她知道这些人不好对付,怕陈宇受伤。

凌潇潇正准备掏钱熄事的时候,这时躺在地上的刀疤却是猛然坐了起来,冲着先前对陈宇嚷嚷的小弟狠狠拍了一下,怒道:“你给我乱说什么呢?”

那小弟还有点发愣,委屈道:“大哥,你打我干什么,我是刚子啊!”

“知道你是刚子,要不是,我TM就早一脚踹过去了,这是大哥,你竟敢对大哥不敬,你说该踹不该踹?”刀疤随后恭敬给陈宇行了个礼,看的一旁的众人目瞪口呆。

没想到陈宇这个小年轻竟然是这伙人的头头,他们哪里知道刀疤也是郁闷不已,早知道会碰到陈宇这个狠人,他哪里会演这一出,早就离开了。

这刀疤正是在黑玫瑰酒吧被陈宇收拾的那一群人。

绝世兵王在都市》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绝世兵王在都市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出租车过年乱涨价,谁料回程就爆胎,被宰乘客的举动让他傻了

    何成是个出租车司机,过年这段时间特别忙,每天都有从外面打工返乡的客人。所谓生意逢节涨三分,小地方出租车管理不严格,司机们不打表,逢年过节都会坐地起价。嫌贵?你爱坐不坐,有的是人坐。这天傍晚,何成拉了个客人去东村。东村三十多里地,他要对方八十块,那人虽然觉得贵了,但也没多话。将对方送到地点后,何成就返程了。哪知没多久突然爆了胎,车上没有备胎,他赶紧打电话去汽修部,可对方出去做客了,他又给其他汽修部打电话,但这过年期间一切都乱了次序,不是去做客就是去玩了,他苦苦哀求也没人愿意来帮他。何成傻了眼,离城

  • 道伟法师:修行要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意志

    回顾当年在修行道场,我们的师父把我和一位禅师扔到一座深山里,那座山海拔两千米以上,冬季山中没有取暖设备,吃的东西非常有限,似乎把人逼到了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绝境。对于一个生活在现代的修行人而言,很难想象古老僧堂为了注重禅僧深度生命体认,针对现代人所设施的一番苦心、或者说老婆心。假如只是我一个人,很难说能顺利地挺过修行的考验,还好那位丹麦籍的云龙禅师,好几次给予我无畏的支持,也许这是自己宿世积下来的福报,能够有这样一位共患难“施无畏”的同行道友。当时的条件,既没有吃的,又非常寒冷,就是要让你在极地求生

  • 我爱在时间沉睡时清醒着的你们

    有一些声音——在高傲的人们看来,它们毫无意义,简直是不值一提——但是我却决不可能把它们忘掉:好像生命,它们同心灵融成一体;像埋在坟墓中一样,过去的一切,被埋在这些神圣的声音的底层。——莱蒙托夫《给***》对于一段跨度几十年的历史,有人身在其中感受过,有人只是道听途说;有人称它在体内留下难以抹去的疼痛,有人仿佛局外人,认为这段记忆对自己而言无足轻重。我们存在的当下,将会是后人口中的历史,无数生命将蜂拥而聚成一整个时代的象征,在磕绊和阳光中前仆后继。这前仆后继、无所畏惧的鲜活生命里,有多少是你爱的?

  • 招聘 | 年后有想换工作的吗?

    那你,还不快联系我们?▼我们希望您是:▼擅长编辑,能写大稿,角度独特,可承受大量高效文字原创撰写工作。*工作地点位于北京东城区、上海静安区▼▼我们希望您是:一段自我介绍+应聘理由(文字)▼舞台灯光:▼不限学历。咨询、投稿、转载或商务合作请添加小编:NB-wuliu

  • 前妻补贴娘家15万,离婚三年后,两个前小舅上门还钱求他复婚

    程节和妻子离婚后,一个人带着儿子过。他们离婚的理由是感情不合,但其实两人的感情还是有一定基础的,毕竟恋爱就谈了三年,结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婚后,两人也算相亲相爱,特别是儿子出世后,一家三口和和美美,羡慕死别人了。感情的突变跟前妻的家庭有关。前妻还有两个弟弟,比她小很多,她和父母对他们很好,以前赚的钱都用在供他们读书上了,结婚后,她也一直在拿钱回娘家。程节知道这事,但体谅她的不容易,没有在意。哪知三年前,有位同事急用钱,想卖一套房子,价钱非常合适,他动了心,就去跟前妻商量拿钱。他原本以为存了这么多

  • 春节过年:你还记得小时候的新年吗?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大年初一回老家放炮仗,结果把玉米秸秆给点着了,来了一群人帮我灭火。记得小时候,去游戏厅旁边的小湖上玩,结果掉了下去,还好踩块石头上来了,湿漉漉的去游戏厅玩。记得小时候,每年除夕晚上都会出去疯玩,结果春晚也看不成了,因为感冒,躺着床上迷迷糊糊,还攥着压岁钱。记得小时候,年三十晚上就迫不及待得穿上新衣新鞋,而今,我们只能在一次次的相聚中寻找小时候的年味你还记得小时候新年的事吗?现在的年味和原来的有什么不同呢?小时候过年是幸福长大后过年是“压力”长大了,亲戚会问,对象找到了吗?一个月

  • DJ志刚

    DJ志刚艺人网络歌手代表作:《各自安好》《小猪佩奇》《皇朝中我指鹿为马》《初心》《半包烟》等众多当红作品基本资料:中文名:吴志刚艺名:DJ志刚国籍:中国出生地:河南驻马店市代表作品:《各自安好》《小猪佩奇》《皇朝中我指鹿为马》《半包烟》等身高:168从艺经历2016年接触另类创作,2017年开始全网发布个人作品,受到大量粉丝青睐。以其独特的嗓音,备受公司看重!并被某音乐人称为中国最具潜力的另类麦手!荣誉记录2018年签约逸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恭贺新春 || 艺术家李晓松新春作品展播

    新春佳节,李晓松先生恭祝朋友们阖家团圆,如意安康!福慧双增,六时吉祥!艺术简介:李晓松,1968年生于山东淄博。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研究院画家、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李晓松艺术工作室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作品欣赏:笔致清远68x34cm2017年卡纸纸本水墨翠影笼烟村68x34cm2017年卡纸纸本水墨定广湖畔望青岩68x34cm2017年卡纸纸本水墨设色康屯午后即景68x34cm2017年卡纸纸本水墨设色黔陶小马场68x34cm2017年卡纸纸本水墨设色倚栏遥望红岩峡谷68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