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绝色谋国 最新章节

2018/2/10 13:26:39 来源:网络 [ ]

小说:绝色谋国

第1章 归来

大红的盖头遮挡住了九鸢面前的一切事物,殷红的颜色却在瞬间就勾起了她的思绪,将她迅速带到了过去的回忆中。绝色谋国 最新章节

九鸢曾经以为年幼时见到的场景已经远去,她不会再因为那一段可怕的记忆产生恐惧。

然而那些鲜红的画面仍旧历历在目,这一刻更是在她的脑海里清晰成型,如同可怕的风暴卷土重来,她似乎又嗅到了那种令人作呕的血腥气,浑身止不住的颤抖起来,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

一眨眼,她似乎又看到了父亲。

不是平日那个刚猛雄健,叱咤沙场,身为一国大将的父亲,也不是那个会温柔的抚摸她的头,用慈爱的眼神望着自己,被娘亲称为傻子的父亲,而是浑身浴血,正拼命挥舞着手中的长枪抵御围攻的士兵的,穷途末路的父亲。

他身上伤痕累累,浑身血迹斑斑,双腿被利箭刺中,无数的箭矢阻挡着他的去路,甚至连行走的力气都已经丧失,只是那么定定的站在那里,即使身负重伤仍旧不愿意跪倒在敌人面前!

九鸢清楚的记得这一刻父亲的眼神,那一双总是透着刚毅的眼中,在这一刻满是惊愕与绝望,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如同要脱出眼眶,唇角却带着嘲讽的笑意!

最后一刻,他就连一个字都来不及发出,就被一把锋利的长剑削掉了脑袋!

九鸢回想到这里,似乎还能听到耳边压抑着痛苦的低沉呼吸声,有一个人拼命的捂住了她的嘴,不让她发出任何声音。

就在电光火石之间,她分明又看到了那个穿着锃亮铠甲的高大身影正缓缓的朝着她转过了身!

唯有那阴鸷的眼神,她这辈子都忘不掉!

“啊!”

九鸢禁不住失声惊呼,一种窒息的感觉逼得她差点喘不过气来。胸口的疼痛却异常清楚,眼前仿佛有一把利剑正指着她的胸膛,不断的朝着她的胸口逼近!

惊呼出声之后,她才猛然回过神来,当发现自己仍旧坐在马车里面,还在送亲的队伍之中,她仍旧是这次要和亲的公主,而不是那个十二岁就家破人亡,沦为孤儿的小女孩。绝色谋国 最新章节

“公主,你没事吧?”

侍女听到九鸢的喊声,急忙就撩开车帘朝里面张望,见九鸢仍旧好好的坐在车中,才稍微松了一口气,可紧接着就诧异的看着九鸢。

察觉到有人正看着她,九鸢很快就恢复了平静,迅速调整好状态。

“我没事,只是有些紧张罢了。毕竟要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难免会有些担心。”

九鸢的声音淡淡的,一点情绪都听不出来,唯有她的双手用力的绞着手上的帕子,似乎在印证她话里的真实性。

只不过没有人能够看到她此时被掩藏在盖头下,那一双满含愤恨,盈满泪水的美眸。

“公主不必担心,公主花容月貌,温柔贤淑,驸马一定会喜欢公主的。绝色谋国 最新章节

侍女还以为九鸢是在担心未来,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九鸢,只能尽量挑一些好听的话劝她。

不过九鸢并不将侍女的话放在心上,她想起了另一件事。

“对了,我们还有多久才能抵达大庆?可不要出什么纰漏才好。”

“将军已经安排好了,一定会赶在吉时将公主送到大庆国,公主不必担心。”

侍女还以为九鸢是担心误了时辰,柔声安抚了她几句,见九鸢情绪稍微稳定,这才又重新将车帘放下了。

这之后,九鸢又重新陷入了沉思。

一个月之前,月桑国与大庆国的战争在持续了两个月之久后终于一败涂地,身为战败国,月桑国为了保全国家,不得已只能接受大庆国割地赔偿的要求,甚至还主动提出和亲,希望能够用这样的方式与大庆国讲和。绝色谋国 最新章节

然而月桑国虽然只是大庆国附属的小国,国君对于女儿却视若掌上明珠,为了能让公主摆脱和亲的命运,他竭尽全力做了很多努力。

九鸢就是在这个时候看到了机会。

曾经的颠沛流离,不过就是在等待着复仇的时机。

尽管清楚和亲公主的下场不会好,她仍旧主动提出了和亲,作为月桑国国君的义女,她也算是月桑国名正言顺的公主了,由她替代公主和亲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不止月桑国公主能免去和亲之苦,她也能顺理成章的回到大庆国,并且能够拥有一个绝佳的身份。

一箭双雕,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最好的解决之道。

事情进行的异常顺利,甚至整个月桑国都在歌颂着她的深明大义,她也因此收获了月桑国的一片好评。163生活网

不过这些都不是九鸢的目的,想起临行前与月桑国国君在密室进行的交易,她的唇角不由得勾起一抹冷笑。

把玩着手指上的一枚通体翠绿的玉扳指,九鸢开始在心中盘算着所有的计划,她现在拥有的不多,却也足够支撑她展开计划了。

既然是和亲,她的婚礼必定是会热闹非凡,尽管她的身份在大庆国中并不受人待见,可是她将要和亲的对象却是大庆国当今最受宠的大将军之子宁渊。

凭借大将军宁哲皓如今在大庆国的地位,到场的宾客也一定都出身不俗。皇帝赐婚,对于任何家庭来说都是无上荣耀,哪怕她这个公主再不受人欢迎,却也不容忽视。

这一场婚礼,就是她在大庆国站稳脚跟的第一步!

八年的时间,她已经面目全非,不复当年的天真单纯。她感谢命运让她最终存活了下来,只是不知道那些仇人如今又是怎样一副面貌呢?

不知道他们爬上今天这个位置究竟付出了多少,又究竟踩过多少人的尸骨?

想到即将展开的行动,九鸢禁不住开始激动起来,身体也开始轻轻颤抖,只是这一次不再是因为恐惧,而是兴奋!

仇恨支撑着她活到现在,那么她就要不惜一切代价的利用所有可以利用的人。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哪怕自身坠入修罗地狱,她也要将所有的仇人一起带进那无穷的黑暗中!

大庆国,她回来了!

第2章 和亲公主

九鸢被众多侍女与喜娘簇拥着走进喜堂,大红盖头遮住了她的视线,她的眼前除了手上抓着的红绸之外,就只剩脚下的方寸之地面,一如她现在的处境。

曾经,她在大庆国毫无立锥之地,不得不逃离这个地方,而现在她回来了,却仍旧只有这方寸之地能够容身。

与她的仇人相比,她渺小的如同蚍蜉,而他们却掌握大庆国命脉,被百姓成为国之栋梁。想要复仇,谈何容易。

九鸢在走过一众宾客身边时,隐约就听到两个男人在一旁窃窃私语。前来参加婚礼的宾客身份俱是不俗,这种场合中遇到,难免会相互寒暄,原本不是多么特别的事情。

可是很快的,他们谈话的内容却引起了九鸢的兴趣,使得她不由自主的放缓了脚步。

“王兄,你可听说过百里宗正的事情了?”

“啊?他出什么事了?我说今日前来观礼的人之中竟然没有看到他,还挺意外的,平日我们这位宗正大人可是最喜欢凑热闹的。还请余兄指点一二?”

被称为王兄的男子语气中颇为诧异,显然的确对这件事毫不知情。

在听到好友的问话之后,说话之人就是一声叹息。

“谁说不是呢?我听人说,他昨夜突然就暴毙了!”

此人说话的声音虽然压得很低,但是语气中的兴奋却又让人感觉此人对这件事非常感兴趣,忍不住就要向好友分享。“你可知道,我们这位宗正大人是因为什么原因暴毙身亡?”

听到这里,九鸢的唇角就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裙裾翩飞,一下就走过了这二人身边。

世人皆说蚍蜉撼树是不自量力,可这真的就不可能吗?

恐怕未必吧!

再如何强大的对手,始终拥有弱点,只需要准确的切中对方的要害,便能够杀人于无形。

这一切,只是开始!

九鸢正思索间,视线里突然多出了一双皂靴,只是一眼她就认出了靴子的主人,不由得暗暗叹了口气,心情也变得沉重起来。

大庆国中,能够令她产生愧疚情绪的,恐怕也只有面前这个人了。

宁渊看着一身喜服,身姿窈窕动人的九鸢,脸上是无论如何都掩藏不住的喜色。

“你终于来了。”

他的声音虽然刻意压低了,语气中却有着毫不掩饰的喜悦,惹得站在九鸢身边的侍女和喜娘都忍不住在一旁低声笑起来,周围的宾客见到这一对新人站在一处,也连连夸赞二人郎才女貌,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璧人。

九鸢不用看就能猜出宁渊脸上此时是怎样的表情,从幼时她就清楚,渊哥哥是一个藏不住心事的人,总是会毫不掩饰的表现出他的情绪。

喜怒哀乐,他从来都是毫无保留的表现出来,永远拥有一颗赤子之心。

可是她到底还是将他卷进来了。

她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终究还是跟着他的脚步,抓紧手中的红绸朝着主位走去,接下来,她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

婚礼有条不紊的进行着,一切都非常顺利。就在九鸢以为今日的一切会波澜不惊的结束时,突然就听到了一阵骚动。

管家宁强匆匆忙忙的从屋外跑进喜堂,直接就到了宁哲皓身边,凑到他耳边低语了一阵,一众宾客就看到身为大将军,一向沉稳有度,宠辱不惊的宁哲皓面色一变,惊呼出声。

“什么?你说陛下派了杨公公前来观礼?杨公公呢?还等什么?快!渊儿,公主,快随为父出门迎接!”

宁哲皓慌忙招呼着儿子与刚刚过门的儿媳妇一起出门迎接皇帝的使者,宾客们也被这突发的情况一惊,众人刚刚往外走就听到一阵尖锐的笑声,喜庆的气氛顿时就被这个声音打散,刚刚还热闹的喜堂顿时就静了下来。

“大将军,何必这样惊慌,陛下派咱家前来观礼,可不是有意要吓您的!这等喜事,咱家有幸前来一观,真是三生有幸!还望大将军等一下能赏我一杯喜酒喝。”

杨公公的嗓音带着宦官特有的尖锐,就像是被吊着嗓子的公鸡一般刺耳,可是在场的众人哪敢小觑他,只因为他是当今陛下最宠爱的内侍这一点,就值得众人对他恭敬有加。

“杨公公真是折煞老夫了,公公可是陛下身边的红人,什么阵仗没见过?犬子成亲能请得公公前来观礼,是犬子的福分!就是公公不说,老夫也一定是要好好款待公公的!”

宁哲皓满脸堆笑,就像他真的打心底欢迎这位内侍前来观礼一般,热情的带着内侍走回了喜堂,又命人安排了上宾的座位,请杨公公上座。

杨公公听着大将军的恭维,又看他对自己实在热情,脸上也露出了得意的神色,只是他也不敢忘记正事,与宁哲皓寒暄了几句就直接取出圣旨,一副要公事公办的模样。

“好了,咱家这次来,一是为了观礼,二是为了陛下的命令。既然婚礼已经完成,咱家也不敢耽搁,这就将正事办了,也好回去向陛下交差。”

杨公公说着,对着宁哲皓使了个眼色,宁哲皓当即会意,当即命人在堂上摆好香案,自己换好官服,又领着九鸢与宁渊一起下跪。

杨公公对宁哲皓接旨的准备很是满意,看到一切准备就绪,当即请出圣旨,用尖锐的嗓音开始宣读圣旨。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大将军宁哲皓,刚烈忠勇,为国之肱骨,深得朕心。今大将军之子与月桑国公主九鸢结为夫妻……”

太监尖锐刺耳的声音不断地在大堂上响起,九鸢也顺从的跟着众人一起下跪接旨。

圣旨宣读完毕,杨公公却又话锋一转,扫了一眼九鸢,语带深意的开了口。

“九鸢公主,虽说您贵为月桑国的公主,但是此处是大庆国,陛下命咱家前来观礼,一来是出于对大将军的尊重,二来则是要咱家来看看公主。还望公主能入乡随俗,贤良淑德,切莫忘了自己的身份。”

“公公教训的是,谢陛下恩典。”

九鸢面上一派平静,声音轻柔的谢恩,心中却有无尽的痛楚,手指用力的抠进掌心,恨不得能用这样的方式减轻一点心上的痛苦。

大庆国的皇帝究竟出于什么动机亲自派了内侍前来观礼,对她来说一点都不重要!

她所想的,不过是将这群屠夫送进地狱!

第3章 新郎会被吓跑

杨公公宣读完圣旨之后也不多做逗留,很快又返回宫中,只是原本喜气洋洋的婚礼到底是被他的出现破坏了气氛。

见证了这一幕的宾客们都纷纷开始猜测皇帝此举的用意。

不过他们无论从什么角度去思考皇帝的用意都能看出一点,那就是皇帝虽然为大将军的长子赐婚,却不是对大将军有什么不满,反而从皇帝的赏赐中能看出大将军依旧荣宠不衰,仍旧是皇帝他倚重的肱股之臣。

九鸢已经不知道她究竟是如何从地上被人搀扶起身,又是如何被送回到新房中的,当她坐在新房的床上时,大脑仍旧一片空白。

过了许久,她才终于长长叹出一口气,重新恢复了冷静。

“这样怎么可以?我明明已经下定决心要将他们都带进地狱的!如今这就受不了,他日如何能够与那群畜生交手?”

她摊开手掌,看着手心被指甲刺伤的痕迹,不禁自嘲一笑。

“主子,您这么想就对了,方才我看到您的样子,还真是为您捏了一把汗啊!这般沉不住气,可真不像您的风格。”

新房的房梁上突然传出一阵轻笑,一个懒洋洋的男声响起,瞬间打破了新房中的平静!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为何躲在梁上,难道是想做一回梁上君子?”

九鸢听到这声音却表现得不慌不忙,她小心的将盖头揭开,抬头就看向了上方的屋梁,果然就看到一个穿着夜行服的男子正倚靠在梁上,脸上还带着一丝浅笑。

男子见九鸢朝自己看来,笑着摇了摇头,状似无奈一般。

他身形非常灵巧,直接就从房梁上跃下,如同一片轻飘飘的羽毛似的,无声无息的落在了九鸢面前,对着她屈膝下拜。

“青锋,我吩咐你查的事情,都查清楚了?”

九鸢的声音淡淡的,丝毫不带一点感情,在偌大的新房中她的声音显得十分空洞,一如她的心一般。

从十二岁开始,她的人生已经失去太多,而如今,她终于有机会将这些账一点点讨回来了!

“属下已经办妥了,这是您要的资料。”青锋说罢就直接从怀中取出一本薄薄的小册子,恭敬的递到了九鸢面前,“还有之前您吩咐的那件事,属下也已经办妥了!”

“我知道了。”

九鸢想起那两个宾客的对话,眼前似乎又看到了家破时,父亲浴血的模样,禁不住闭上双眼,心中却并没有报仇之后的喜悦。

百里宗正,当今大庆国皇帝百里昊的族兄,原本不过是个小小的军官,为了晋升多次到太尉府求见当时身为太尉的九鸢的父亲九明宵,希望得到提拔。

可惜他是个扶不上墙的货色,不但不懂得军法谋略,甚至连身手也差强人意,九明宵对这样一个不学无术的人很是反感,之后便果断拒绝了对方的请求。

只是没想到他一直对此事怀恨在心,在攀上百里昊之后又屡次向其进谗言,污蔑九明宵与太子勾结,想要置百里昊于死地。

也正是因为此人的谗言,才会使得百里昊对九明宵有所猜忌,继而有了要除之后快的心思。

九鸢抬手揉了揉眉心,就这样简单的将此人解决,她觉得很不甘心,只是此人在她幼时曾经多次到太尉府,曾经看到过她,若是不将此人先除去,恐怕会有隐患。

于是她早在进入大庆国境内时就调动了暗桩,设计让百里昊对这位族兄起了疑心,构陷对方有不臣之心,故意放出消息,指出此人在家中藏有龙袍玉玺,对皇位有了不该有的觊觎。

百里昊乍一听到这个消息顿时震怒,他自认一直对这位族兄礼遇有加,没想到对方竟然这样回报他,当即就命令影卫调查,果然在宗正家中找出了龙袍和仿制的玉玺。

得知真相的百里昊龙颜大怒,直接就赐了他一杯毒酒。

这也就是百里宗正会暴毙身亡的真相。

九鸢想着,脸上渐渐露出冷笑。

“主子,你可不要在新郎官面前露出这样的表情,他可是会被你吓跑的。”何青锋见到九鸢露出这样的笑容,禁不住就打了个哆嗦,一副小生怕怕的模样。“还有你直接就揭了盖头,可是抢了新郎官的权力,这样不好!你还是重新准备好迎接新郎官吧!属下这就离开!”

九鸢被他这样提醒,这才想起她现在的身份,目送青锋闪身从窗户离开,她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她其实是非常自私的人,这场婚礼不过是一场给外人看的戏,她只是在其中扮演一个角色罢了。她并不能给宁渊幸福。

想着宁渊的态度,九鸢就感到一阵头疼,无奈的叹了口气,决定暂时不要去想这些事情。

夜深了,前院的声音也渐渐小了,宾主尽欢,此时已经到了送客时分。

九鸢静静坐在一张贵妃榻上,手上拿着一卷书册认真的看着,她的手指轻轻翻动了一页书页,就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心顿一紧,手也禁不住微微用力。

宁府众人想起今日的喜事,都心照不宣的避开此处,只希望不要打扰到大少爷与少夫人,也因此等到宁渊回到新房的时候就发现新房周围竟然显得有些冷清,下人们都识趣的避开这里,给他们留下单独相处的时间。

刚刚送走宾客,宁渊就迫不及待的回了新房,就只是想看看九鸢。

他推开房门就见到九鸢安静的坐在贵妃榻上,身上此时已经换下了嫁衣,一身浅粉色的宫装衬托得她如花般娇艳。

“鸢儿!”

九鸢抬头就看到了一个长身玉立的身影,过去了八年,昔日的少年已经长成了翩翩佳公子,一袭红衣也没有掩盖住他身上的书卷气。

“渊哥哥。”九鸢笑着起身,对着宁渊行了一礼,态度非常恭敬。“这次,真的要感谢渊哥哥相助,否则九鸢一定不能这样顺利的回到大庆。”

宁渊原本兴高采烈的想走到九鸢身前,因为她生疏有礼的态度,顿时就愣在原地。“鸢儿,你这是做什么?”

第4章 兄妹之情

九鸢静静的站在原地,并没有做声,其实她也不清楚该说什么才算是合适。

她只知道,这样做会伤了宁渊的心,可她不得不做。因为她对他从来就没有男女之情,只是将他当做了兄长,可以尊敬,值得爱戴,却不能让她产生那种心动的感觉。

宁渊也同样沉默的看着她,像是要将她看穿一般的,定定的看着,过了片刻才失声笑了出来。“我了解了,你其实不愿意嫁我为妻的,对不对?”

“对不起,渊哥哥,我不是故意的。”

九鸢轻声说着,眼睛中不知不觉就盈满了泪水,她强忍着不让眼泪落下,猛地抬头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对着宁渊。

“是我太自私了,为了一己之私,才让将军府也牵扯进来。只是我对渊哥哥只有兄妹的情谊,我一直都将你当做我最亲近的兄长,而不是…男人。”

说完这句话,就连九鸢自己也觉得她实在是冷血,她分明已经看到宁渊的脸色在这一瞬间褪去了血色,面上苍白可怕,可她还是骗不过自己,也不愿意骗他。

“我知道了。”

宁渊觉得他的心就这样碎了,可是他很清楚九鸢会嫁给他原本就是为了复仇的计划,他之前也已经明白,本来就清楚的事情,他又何必露出这样伤心的表情?

想到此处,宁渊连忙对着九鸢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缓缓开口。“我都明白,鸢儿,你一直都是我的妹妹,这一点我永远不会忘记,你尽管放心!”

他的这句话无非是想要告诉九鸢,他会一直在她身边支持她,保护她,请她不必担心。

九鸢听懂了这句话,眼泪终于要控制不住,只是她强忍着,转过头去不然宁渊看清她此时的表情。

她不能这般脆弱,她必须要冷血!不止对他人,对自己同样必须如此!

九鸢背着宁渊,狠狠的咬着唇,竭力忍耐着此时的痛苦。“对不起,渊哥哥,终究是我对不住你!”

“自家兄妹,何须这般客气!”

宁渊傻笑起来,伸手摸了摸后脑,又想起了一件事,连忙低声征询九鸢的态度。

“鸢儿,你我对外算是夫妻,我们今日毕竟是新婚,若是突然分居难免会引起旁人怀疑,我有个不情之请,我就在这屋中暂住几日,可不可以?”

宁渊的态度引得九鸢又是一阵心酸,她情急之下也不知该如何开口,这里毕竟是宁渊的家,他又何须这样小心翼翼的征询她的意见?

也许是因为九鸢迟迟没有回答问题,宁渊又急忙开口。“放心!我就在外间的榻上,不会吵到你的!”

他的这句话终于还是让九鸢的眼泪止不住了,她急忙点头同意,却还是不愿意看宁渊一眼。只有她知道,她是觉得没脸见这样一个对她这么好的人了!

“渊哥哥,是我对不起你,连累了你。你以后一定会遇到心怡的女子的。”

宁渊握紧双拳,苦笑了一声,点了点头。“一定会的。好了,那我就先去休息了。”

说罢,他缓步离开了内室,心中隐隐含着期盼,却又被无情的打破了,只能用力攥紧拳头,希望借此缓解心中的疼痛。

九鸢听着屋中彻底安静下来,眼泪终于肆无忌惮的流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她才终于调整好情绪,看着身边的书册,暗暗咬了牙。

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她必须尽快将这些事解决,否则迟则生变!

擦了一把脸上的泪水,九鸢急忙又取过一旁的书册专心看了起来,仔细记下一切,开始快速计划着一切,将之前不适合的方案否决,重新规划行动目标。

一夜无话,第二日清晨,九鸢迷糊的醒来,看着床上的幔帐,只觉得那鲜亮的颜色异常陌生,还没回过神来就听到门外传来的脚步声和说话声,这才想起她已经嫁到了将军府。

“没想到我真的回来了。”

九鸢叹息一声,急忙起身,就听到丫鬟的脚步声传来,紧接着就看到了四个身形不一的丫鬟掀开帘子走进屋中。

“公主醒了?我们四个是大少爷派来服侍公主的。”

四个丫鬟见九鸢从床榻上坐起身,就纷纷恭敬的朝着九鸢缓缓下拜,态度恭谦有礼。

九鸢淡淡一笑,了解了一下这几人的出身,才知道这四个丫鬟都是将军府的家生子,分别叫做和锦、雨铃、秋碧、冬青。

冬青是个长相十分机灵的少女,看到九鸢起床,就对着她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公主,大少爷已经在院子里练剑了,说是等公主醒了,梳洗妥当就唤他一声,说好等一会儿一起去向大将军请安。您是否准备起身了?”

她的目的很简单,作为第一个出身的丫鬟,自然是想让主人注意到她。

这四个丫鬟刚刚被派来服侍她,显然还没确定谁是屋中以后的大丫鬟,这就存在着竞争了。

九鸢听着冬青的话,却并不是很在意她的举动,只是懒洋洋的点了点头,“以后你们不要叫我公主了,虽然我是月桑国和亲的公主,但是也是大将军府的一份子,昨日陛下也要求我入乡随俗,既然如此,以后你们都唤我一声少夫人吧。”

说到底九鸢仍旧将自己当做大庆人,所以也不愿意总是被人称呼一声公主。她并非月桑国的公主,也不是大庆国的公主,不过是一个普通人罢了。

“是,少夫人!”

四个丫鬟都非常乖巧,听九鸢这般说,当即相视一笑,对着她盈盈下拜,态度非常恭谦。

看着面前的丫鬟们,九鸢很快就明白这大概是大将军宁哲皓与宁渊特意安排来伺候她的,与其他负责打扫做杂役的丫鬟不同,这几人应该都有过人之处,是被派来协助她做事的。

看着四个长得标致乖巧的丫鬟,明白了大将军用意的她也满意的一笑。只是这些丫鬟究竟能帮她做什么,却还是有待时间的考验。

九鸢之前拒绝了月桑国皇帝的要求,这次和亲并没有将之前在月桑国伺候她的贴身侍女留下来,一来她觉得让他人背井离乡的到陌生国度伺候自己,实在是强人所难,另一个原因却是她不信任月桑国的人。

她在这世上能完全信任的人,已经太少太少了。

第5章 宁府新妇

九鸢虽然与月桑国的国君有了交易,二人目前也算是有着相同的利益目标,她却不能相信身为一国之君的月桑国国君能够信守承诺。

正所谓狡兔死,走狗烹。月桑国国君现在希望她能牵制大庆国,令刚刚经历战败的月桑国能够有喘息的机会,在这段时间内会向她提供一定的帮助,但是九鸢不会天真的以为二人的盟约能够一直持续下去。

这个世界瞬息万变,利用他人的时候,同样也会被他人利用。

九鸢早就已经明白一个道理,一旦产生利益冲突,帝王是最无情的存在,她会是最先遇到危险的那个人。她不相信月桑国的国君会这般放心自己,肯定也会在她身边安插暗桩,监视她的一举一动。

所以她尽管清楚这种事不能避免,她也不肯在表面上对他妥协。

“帮我梳妆吧。”九鸢虽然心中想着心事,面上却一派从容的对着冬青几人吩咐起来。“不需要太复杂,端庄大方点就可以了。”

九鸢很清楚,现在她能做到的事情还不够多,她必须尽快在大庆国培养势力,才能将那一群渣滓一网打尽!

九鸢梳洗完毕之后,宁渊也结束了晨练,一进屋就看到打扮妥当的她,不免露出了尴尬的神色。“鸢儿,你今日真好看。”

他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摸了摸鼻子,一副不好意思看九鸢的模样。

九鸢很清楚他是为了昨晚的事情感到尴尬,不过身边服侍的丫鬟们却不清楚内情,还以为是他们只是夫妻恩爱,新婚燕尔才会这般腼腆羞涩。

“大少爷,少夫人,是准备先在屋中用膳,还是先去给大将军请安?”

和锦看了看不好意思看九鸢的宁渊,又将询问的视线投向了九鸢,她看的出来这对夫妻之中,九鸢才是那个能管事的人。

九鸢发现和锦看着她,眼神中都是询问之意,又看了一眼在一旁忙着收拾东西的冬青,暗暗将这两个丫鬟的个性做了比较,才轻笑了起来。

“大将军用过早膳了吗?”

“大将军还未用过早膳。”秋碧也不失时机的出声,她轻轻摇了摇头,又追问了一句。“少夫人的意思是要跟大将军一起用膳?”

“既然我已经嫁进了将军府,就是家中的一份子,当然是一家人一起吃饭比较好。这样吧,我跟大少爷先一同去向将军请安,之后再一起用膳。”九鸢轻柔的说着,又将目光投向了宁渊。“渊哥哥,你看这样可好?”

宁渊自然是没有意见的,当即就点头应了下来,又主动为九鸢带路。“我们一起过去向父亲请安吧!父亲看到你,一定会很高兴的。”

九鸢轻笑着点了下头,迟疑了一下,却是主动上前跟在了宁渊身后,两人的距离很近,虽然没有出格的举动,却令人一眼就觉得他们的关系亲密无间。

宁渊察觉到九鸢的动作,心上又是一痛,却还是强作镇定的在前面带路,二人就这样缓步出了住着的院子,一路上宁渊表现的非常体贴,不时为九鸢介绍府中景致,惹得跟在他们身后的几个小丫鬟不时在后面偷笑,暗叹二人琴瑟和鸣。

九鸢认真的听着,不时提出一些问题,没过多久他们就到了宁哲皓的住处,二人经过通报之后就进了院子,却是被宁哲皓身边的贴身小厮直接请进了书房。

宁哲皓早年丧妻,现在身边也就只有一个妾室,由于妾室算不上府中的正经主人,也就让二人直接到书房向自己请安了。

九鸢跟在宁渊的身后进了书房,就听到一个威严的男声传入耳中。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宁哲皓低声吩咐着,低沉的声音不含任何情绪,有的只是属于上位者的威严。

侍从丫鬟们听了他的话都急忙应是,悄无声息的退出了书房,只留下三人在书房中。

九鸢默默看着书房的门被人关上,还没行动,就见宁哲皓突然就对着她跪了下来!

“宁伯伯,您这是干什么?”

九鸢被宁哲皓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跳,当即就要上去搀扶,却被宁渊阻止了,只对着她摇头。

果然就听到宁哲皓用带着哭腔的语调缓缓开了口,面容悲伤的看着她。

“九小姐!属下无能,无法救得太尉大人性命,属下该死!”

说完这句话,宁哲皓低头就要对着九鸢磕头,这次却是被九鸢阻止了。

“宁伯伯这是说的什么话?若不是有宁伯伯在,九鸢我也不能得到机会重新回到大庆国,而且我也知道宁伯伯您的为人,当初那些事情,您也是无力阻止的。”

其实九鸢之所以能够成功和亲,并且顺利嫁给宁渊,宁哲皓在其中出了不少力。若不是他一心想要报答九明宵,多方打探九鸢的下落,恐怕也不能跟九鸢取得联系,更不用说帮助她成事了。

“这些年来多亏宁伯伯照拂,九鸢感激不尽,只可惜没有机会报答宁伯伯大恩。如今您又这般对我,岂不是要叫九鸢愧疚死?将您牵扯进来已经是错误的事情了,若是您再这样对我,岂不是要让我没脸活在这世上?”

九鸢故意将话说的很严重,只为了能够让宁哲皓不要再这般对待她了。她敬重这位长辈,并不希望他这般卑躬屈膝的对她。

“宁伯伯,既然我已经以这样的身份回来了,您就将我当做您的女儿一般,不要再这样对待我了!”

“属下,属下无能啊!”

虽然听着九鸢的安慰使得宁哲皓的心情好了一点,却仍旧对过往的事情不能释怀。

他看着九鸢,一下就想起了很多过往的事情,想起九明宵在乱军之中救他性命,一手提拔他。二人情同手足,不但在战场上并肩作战,战场下也是相互扶持。

只可惜在九明宵与他割袍绝义时,他非但不明白对方的用意,还以为这位大哥是因为身居高位之后翻脸不认人,这次断了与他的情义,却不想这实际上是九明宵的良苦用心。

每当他想起这些事情,就会感到无比自责。如今看到九鸢好端端的站在面前,这些痛苦的情绪又像是潮水一般的涌上他的心头,让他喘不过气来。

九鸢看到宁哲皓这般,眼眶又微微红了起来。

绝色谋国》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绝色谋国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说《霸爱总裁请克制》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霸爱总裁请克制》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字:霸爱总裁请克制目录预览:第1章我可以把它当做亲生孩子第2章如您所愿第3章确实没什么吸引力第4章从来都是别无选择第5章季总以后还是叫我沈经理第6章以我阅人无数的经验第7章我爸爸就是爱戳人心窝子第1章我可以把它当做亲生孩子房间里灯光昏暗,床上人影浮动,一声声暧昧的喘息,从房间里深深浅浅的传来。女人攀附在他的肩膀,紧紧咬着嘴唇,身体在痛苦跟愉悦的边缘挣扎,男人紧紧扣住她的腰,嗓音粗哑,“你在走神?”女人轻轻眨了下眼睛,抬眼就看见男人带着怒气的眸

  • 小说《煞神》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煞神》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书名:煞神目录预览:第一章杀神临世第二章粉身碎骨拳第三章超级留级生第四章朱颜果第五章一拳之威第六章杀人夺宝第七章生吞活剥第一章杀神临世秋风起,院子里面桫椤树发出沙沙的响声,枯黄的落叶洒满整个院子。屋内一张硬质的木板床上躺着一名少年,大概十六七岁的样子。少年名叫叶枫,天灵学院一名最普通的外门弟子。“我不是死于一场爆炸了吗?怎么出现在这里!”睁开双眼,摸了摸脑袋,看着古色古香的建筑,一脸茫然之色,突然,叶枫感觉一阵头痛,大量的记忆涌来。“神武大陆,南域神州,

  • 小说《娇妻不语:总裁花样示爱法则》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娇妻不语:总裁花样示爱法则》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称:娇妻不语:总裁花样示爱法则目录预览:第一章黑暗中的王者第二章今晚,我是你的……第三章相亲第四章昨晚是你?第五章为了公司,他就卖了我?第六章他居然控制她穿衣第七章惹怒他的后果第一章黑暗中的王者晚风拂来,顾晚安的酒醒了一些,睁开迷离的眸子抬起头看了看。龙天不夜城。太高,头有点眩晕。一个小时前,荣夫人生怕她会缠着荣西择,跟她说了狠话。“顾小姐,你如果还是个明事理的人,就别再缠着我儿子了。”“你不过是顾家一个见不得光的私生女,不被承认

  • 小说《婚情告急:傅少慢点宠》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婚情告急:傅少慢点宠》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婚情告急:傅少慢点宠目录预览:第一章:折磨你,我永远都不会累第二章:昨晚累成那样,怎么还能下床?第三章:交易关系第四章:苦肉计第五章:你和三年前一样不知羞耻第六章:你觉得你自己值三亿?第七章:她挺会在他面前演戏第一章:折磨你,我永远都不会累冬夜寒意逼人,但位于B市郊区的一栋别墅内,此时正热得如同炎夏。“看不出来,你还挺有骨气的,都这样了,还不肯求饶……”身后的男人冷声讽刺,力道却是不减,杜若咬紧了唇才没让自己发出一丝羞耻的声音。她只盼着

  • 小说《前妻成瘾:总裁的漫漫追妻路》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前妻成瘾:总裁的漫漫追妻路》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前妻成瘾:总裁的漫漫追妻路目录预览:第1章婚后生活(1)第2章婚后生活(2)第3章婚后生活(3)第4章婚后生活(4)第5章如何相处(1)第6章如何相处(2)第7章如何相处(3)第1章婚后生活(1)细雨微凉,H市的初秋已悄然来临,苏暮晚掏出钥匙打开别墅大门,玄关处摆放着一双不属于她风格的七寸高跟鞋,鲜艳的玫红,耀眼夺目,有些灼人的眼。只几秒,她移开了自己的目光,换了拖鞋上楼。主卧室里传来女子低低且娇媚的声音,“三少,你好坏啊,知道

  • 小说《BOSS的天价下堂妻》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BOSS的天价下堂妻》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书名:BOSS的天价下堂妻目录预览:第一章十八岁的天空第二章从天堂到地狱第三章和我结婚第四章再见,再也不见第五章爷有钱就是任性第六章暗夜遇险第七章命运的轮回第一章十八岁的天空普罗旺斯小镇的旅馆,安静的只剩下楼道里那个古老的钟声,嗒嗒,嗒嗒。旅馆二楼的房间,晨曦穿透窗帘洒进来,房间那张白色的双人床上,女子睡得很不安稳,身体传来的不适,让她幽幽转醒。盖在身上的白色丝被滑落,露出略显青涩的上身,身上青紫的吻痕在这样的早晨,显得格外暧昧,任谁都看

  • 小说《盛事荣宠:豪门总裁不好爱》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盛事荣宠:豪门总裁不好爱》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书名:盛事荣宠:豪门总裁不好爱目录预览:第一章婚期?第二章绑架啦第三章混蛋!第四章生不如死第五章机器的威力第六章认输了第七章未婚妻第一章婚期?一座远离闹市的城堡,森严的掩映在密林深处。让人一看觉得辉煌壮丽无比。给人的神秘感更加让人心生猜想。叶晓柔觉得浑身燥热无比,原本白皙的皮肤变成了粉红色。美式精致的睡床上,这具酮体散发着诱惑的味道。汗水打湿了盖在身上那薄薄的白色真丝薄被上。唇角微微嗡动,让人浮想联翩。“水,好热……”叶晓柔被自己的声

  • 小说《神眼杨晨》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

    原标题:小说《神眼杨晨》全文免费阅读完结版小说名:神眼杨晨目录预览:第1章高利贷逼债第2章不用还钱的条件第3章透视第4章防狼喷雾剂第5章大美女的身份第6章赌石第7章一百万,别切了第1章高利贷逼债炎炎夏日,天空中那不要脸的烈日正一个劲儿的散发着热量,给人一种窒息的感觉。“这鬼天气,真不让人活了”三室两厅的房子里,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汉子老陈,坐在凳子上,翘着二郎腿,一边抽烟一边抱怨道。“我说老陈,别抱怨了,搭把手赶紧完活了咱都能回去休息”此时,窗户外面,还悬着一个二十四岁的杨晨,脸上的汗珠子滴答滴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