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升迁之路》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0/22 7:14:53 来源:网络 [ ]

书名:升迁之路

第1章 策划救人

 市Z办公室门前,秘S马英杰拦住正要往里闯的女孩栾小雪,一边推她,一边有意大声说:“你不能进去,你不要进去。163生活网

 市Z罗天运正盯着自己的双手发愣。手指间残留着栾小雪的体香,一如青草般清新。昨夜这个女孩是怎么进他家,自己又是怎么和她有了那种关系的,他竟然想不起来。可是床单上的那朵红梅,让他如此清晰地明白他和这个女孩之间的关系不再单纯。现在,他的手指之间的这股青草味还在,那是一种与妻子不一样的味道,更是一种与妻子截然不同的冲击和喷射。

 三个月了,妻子和女儿在车福中丧生后,罗天运以为他的心彻底死了。尽管围在他身边的女人由暗送秋波到直接表白,甚至是公开追求,他都没有半点心动过。《升迁之路》全文免费在线阅读只是昨晚,他却占有了栾小雪,而且那么粗暴甚至是没有一点怜悯地占有了她。只是他没有想到,她是第一次。他在欣喜之余却多了一种说不清楚的内疚。栾小雪走后,他就想起了她是谁。这一段时间,这个女孩无数次出现在他的办公室前,无数次被秘S马英杰赶走。只是他没有想到,栾小雪会出现在他的家里,更没有想,栾小雪会用那种方式让他占有了她。

 栾小雪,这个名字再一次轻轻划过罗天运的心尖时,他的眉头不由锁了起来。163生活网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外传外秘S马英杰的声音,“你不能进去。说了多少次,你不要再来找罗SZ,没用的。”

 罗天运又是一愣,她终于来了。他发现他竟然有些盼望她来,尽管他知道,她是来做交易的。可是,谁又能不做交易而活着呢?他是市Z,市F大楼里的一号人物,可他不一样每天,甚至是每时都在做着这样那样的交易吗?

 G场说白了,就是一场交易。权与利,权与色,甚至权与权之间的交易。谁在交易之中占着主导地位,谁才会有更大的交易权。《升迁之路》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栾小雪这一次没有顾马英杰的阻挡,说什么,她都要见到罗天运。这个昨天晚上在她的身体内翻腾的男人,这个掌握着哥哥栾军生死大权的男人。

 马英杰正要抓住往市Z办公室里闯的栾小雪,办公室的大门突然打开了,罗天运一脸严厉地站在门前,马英杰吓得赶紧解释说:“罗市Z,我,我马上赶她走。”

 “让她进来。”罗天运的语气很冷,冷得让栾小雪颤抖了一下,不过很快,她就如昨天溜进罗天运家里一样,快速地钻进了他的办公室,生怕他再反悔,又一次把她赶走一般。

第2章 独闯市Z办公室

 罗天运转身回到了办公桌前,马英杰懂事地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了。罗天运松了一口气,指着办公桌对面的椅子说:“坐吧。推荐163shenghuo.com

 栾小雪也没有客气,一屁股坐进了椅子里。可是真的坐下来后,栾小雪的心却跳得特别快,一声赶一声地撞击着胸口,她不知道第一句该怎么说,尴尬难过,甚至是屈辱全都涌了上来。她偷偷地拿眼睛去看罗天运,罗天运却埋头在看文件,眼里根本没有她的存在一样。

 大概在所有男人的眼里,送上门的货都是贱卖吧。可是,不管怎么说,栾小雪必须提她的条件。

 “莫,罗市Z,”栾小雪结巴地叫了一声,罗天运没有抬头,却说了一句话:“有什么条件直接提,只要不是太过份。”语气还是如冰一般冷,栾小雪咬了一下嘴唇,这个动作被罗天运看到了,她昨天也是这样咬着嘴辱的。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他不由抬起头,盯了栾小雪一眼,这一眼,罗天运发现这个女孩有一双水汪汪而且很纯的大眼睛,鼻梁挺拔得线条分明,如樱桃般的小嘴很有点古代仕女的风范,而脑后的两条马尾松,长长地拖着,又如很久前流行的那首《小芳》的歌词中描述的村姑一般纯朴。整张脸看上去那么干净,没有一丝的尘埃。她谈不上多么漂亮艳丽,可她却如一股原始森林的泉水一般,把一路的叮咚刻在了他的心坎上。

 “说吧,”罗天运的语气温和了一下,毕竟他才在这个女孩身上发泄过,他做不到抽了那个东西就忘了人。他不是一个滥情的人。只是,昨晚,罗天运摇了摇头,想努力赶走昨晚的一幕。

 “罗市Z,我求您,救救我哥。”栾小雪还是很紧张地把这句话说了出来。从昨晚到现在,她都一直很紧张。以前她也对罗天运说过这句话,可以前,她是她,他也是他。而现在,她不是她,他也不仅是SZ。这个与自己有了肌肤之亲的男人,栾小雪无法形容她现在的心情。

 “我为什么要救他呢?”罗天运生气了。他的妻子,他的女儿,还有他的司机,三条人命,说没就没了。可那个驾货车的男人,却毫发未损。罗天运当时愤怒极了,对交警,对法.院下令,严办这起车祸的司机。

 “罗市Z,人死了不能复活。可活着的人还要继续活着。您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两个孩子失去父亲吗?您难道就真的狠心让一个家毁灭掉吗?罗市Z,可怜可怜两个孩子好吗?求您了。”栾小雪的声音越说越低,眼泪在眼眶中打转,被她逼了回去。她不能哭,特别是在这个男人面前不可以哭。

 “我的家已经被毁灭了,谁又来可怜我?”罗天运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异样地苍老。

 栾小雪愣住了。“可怜”这个词从罗天运的嘴里出来时,她竟然是那么地难过和心痛。

 “对不起。”栾小雪很小声地说。罗天运没有接她的话,她便站了起来,看了看这个男人,他的脸上罩着一层雾一般的悲痛,栾小雪这才知道,这一场车祸对这个在她眼里高不可攀的大领D是一种怎样的打击。

 栾小雪什么都没有再说,默默地退出了罗天运的办公室。

第3章 套路

 栾小雪一走,罗天运才清醒过来。他看了一眼栾小雪坐过的椅子,叹了一口气。拿起办公室的电话拔通了市法Y吴院Z的电话,吴院Z正在开会,一见是市Z办公室的电话,赶紧出了会议室,按下接听键后讨好地说:“罗市Z好。有什么吩咐?”

 “栾军车祸案是怎么处理的?”罗天运问。

 “报告罗SZ,下周准备宣判。栾军车祸案定性为重大危害社会案件,栾军被判死刑。”吴YZ很得意地说。

 “什么?”罗天运吃惊地问了一句。

 “栾军在下周宣判,死刑。”吴院Z还是很得意地重复了一句。他没有听出罗天运语气中的惊诧。

 这一次,罗天运听清楚了。他这才明白,栾小雪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家里,甚至在他的床上。她只能用这种方式救自己的哥哥。

 “谁让你们判S刑的?是谁给你们权利把一起简单的车祸定性为重大危害社会罪的?乱弹琴。”罗天运声音很大,以至于在门外的秘S马英杰都吓了一大跳。

 马英杰犹豫着要不要敲门进办公室给罗天运加点水,让他压压火。这一段时间,罗天运不是发火,就是把自己灌醉了。长此下去,不要说他在吴都干不下去,就是想干,也会被人挤走。在G场,一损具一损,一荣具荣。这一点,马英杰当然清楚。

 马英杰的电话响了,是吴院Z的。他拿不准罗天运是什么的意思。说要严办的是罗天运,现在他们准备严办,他又发这么大的火。他只能问马英杰,在这起车祸案没有宣判前,他要弄清楚罗天运的真实意图。

 “马秘S吗?我是老吴。忙吗?我有事请教大秘S。”吴院Z很客气。当然在吴都,很多部门领D都对马英杰很客气。

 “是吴院Z啊。您好,您好。您太客气了,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只要我马英杰办得到的,一定效力。”马英杰这句话,一天要说很多次。这些话都成了他的日常用语了。

 “关于栾军车祸一案,马秘S清楚老板的意图吗?”吴YZ在电话中小心翼翼地问马英杰。

 马英杰便明白了,这一次,罗天运是准备帮栾小雪。一大早,他放栾小雪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一大早他又怒吼了吴YZ一通,这个女孩还是打动了罗天运。

 “这样,吴院Z,你们按正常程序办案,正常程序办案总是错不了的。”马英杰说。

 “对。还是马秘S高明。正常程序总是错不了的。”吴院Z挂断了电话,马英杰沉思了一下,想给栾小雪打个电话问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又觉得这不是他一个秘S该关心的事。关于领D的私事,该他知道的,他要装不知道,不该他知道的,更要学会装聋作哑。

 马英杰其实和栾小雪是老乡,每次阻拦栾小雪之后,每次,他都要安慰栾小雪。只是不管他对栾小雪有多少的同情心,罗天运没有发话之前,他在栾小雪面前什么话也不敢吐露。

 在G场,同情心会害死人。这一点马英杰深有体会。以前,在吴都发生一场火灾,烧死了八个人,其中有两个才一岁的孩子,父母扒在窗口哭着喊着:“救救孩子吧,求你们,救救孩子吧。”可是火太大,而消防车却迟迟未到,等消防车到来时,孩子已经被活活烧死。马英杰去了火灾现场,面对市民如潮的恶骂声,他也在罗天运面前指责消防部门的失职。罗天运当时冷冷地盯了他一眼说:“看不出,马大秘S一身正气浩然,是不是秘S做得不过瘾?”那次,吓得马英杰都差点尿了裤子。从那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马英杰再也不敢让自己的同情心泛滥成灾。这同情心一泛滥,人就容易失去理性。而在G场,最需要的往往恰恰就是理性。G场没有那么多的温情,更没有那么多的对与错。一个领D一个法,一个领D一个理。这就是G场。这与同情心,与道理,甚至是与自然规则并没有太多的关系。一如吴都这一场大火,如果消防部门早到五分钟,就足以救下在窗口被父母托举了半个小时的两个孩子。可是事后,消防部门并没有一句解释,反而由ZF掏钱平息了这场由火债引起的群体上访事件。而马英杰也差点由于自己的言行偏颇,被罗天运辞退。从这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马英杰再也不会急着去表明他的观点,对于他这样的小人物,在G场,他的观点是忽略不计。反而对他这样的小人物,言多必失。这是他总结和吸取的教训。

 所以在栾小雪这件事上,马英杰完全公事公办。就连栾小雪要罗天运家的地址时,马英杰也拒绝了。不是他不肯帮栾小雪,而是他帮不了栾小雪,就算他把罗天运家的地址给了她,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反而是他作为秘S的失职,在G场一久,他越来越发现,MS有MS的职责。这职责与同情心无关,与工作无关,更与对错无关。

 只是栾小雪不会懂这些,马英杰也不会对栾小雪说这些。很多事情,心要亮堂,亮堂了才知道路该怎么走。

第4章 计谋

 栾小雪一离开市F大楼,手机就响了。她以为是罗天运的电话,以为罗天运良心发现,答应救哥哥。拿出来一看,才发现是老家县城的号码,她问:“请问是谁?”

 侄女的声音传了过来,下课后,她在公用电话亭里给栾小雪打的电话。她说:“姑姑,是我。老师说要交补课和资料费,要三百块。姑姑,我不想念书了,你带我出去打工好不好?家里欠了这么多债,还有我爸他,我没心念书了。”

 “栾小娇,你给我听好了,不管发生了什么,与你没有关系。姑姑不允许你退学。补课和资料费,我马上汇钱给你。好好念书,否则你爸,还有姑姑会难过的,懂吗?”栾小雪的心又想哭,可是她忍住了。念家现在就靠她一个人,她说什么也要挺住。可是一挂电话后,栾小雪为难了,为了哥哥的事情,这三个月来,她一直没有工作,她口袋里只剩下五十块钱,她上哪里去找三百块汇给栾小娇呢。

 栾小雪沿着大街很迷茫走着。她一直在南方打工,刚刚回到吴都市,对这座家乡的城市,她还很陌生。尽管她曾经在这里念过两年的高中,可对于栾小雪来说,似乎是很久的事情了。现在的吴都与六年前的吴都变化太大了,她已经分不清哪是哪条街了。

 一块jz服务公司的牌子闯进了栾小雪的眼睛,她赶紧走了进去。老板是一个女的,把栾小雪上下打量了一番问:“你真的愿意干保洁的活?”

 钟点保洁工,一般都是四十岁以上的女人,很少有年轻女孩愿意做这种工作的。栾小雪也顾不了那么多,和女老板商量说:“我愿意干。我把身份证,还有我的手机都压在这里,我现在急需要三百块钱,能不能提前支付我的工资?”

 女老板再次看了看栾小雪,这女孩看上去很纯朴,不像是骗子。再说了,这女孩长得还不赖,如果她真的是个坏女孩,随意去哪个娱乐场所,三百块也是很容易弄到的。正这么想的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女老板拿起一听,就听出了顾雁凌的声音,在她的公司里,重要的客户,她早就记住了她们的声音。她马上笑哈哈地说:“是顾总啊,你要保洁工?好,我马上就派人过去。”

 女老板放下电话,才发现其他的保洁工都出去了,一时还真派不出人来。栾小雪马上说:“我有做保洁工的经验,我去吧。”

 刚到南方的时候,栾小雪也是从保洁工做起的。

 女老板想了想,便点了一下头。示意栾小雪去后面换工作服,并且给了栾小雪三百块钱,栾小雪感激地对着女老板连连说了好几声谢谢,就拿着保洁工具按女老板说的地址,去柳园居六号楼一位姓顾的老总家做保洁。

 栾小雪一路小跑去银行把三百块钱汇给了栾小娇,才急急忙忙地赶到了柳园居。一问,栾小雪才知道柳园居是吴都的富人区,据说布景如画,不仅有小桥流水人家的特色,更主要是的小区以众多名贵的树木而成为吴都最豪华甚至是拍婚纱照最火爆的地方。这个小区与罗天运居住的“十三陵”一湖之隔,“十三陵”是吴都市cw们居住的地方,十三幢独立的小二楼面湖而居,是吴都市最神秘的地方。

 栾小雪走进柳园居时,还是吃惊不小。她没想到,柳园居的树木茂盛得如同南方城市一般,而且绿得让人心醉。一条人工开采的河,把整个小区环绕起来,河里东一群西一群的金鱼,那么悠闲地游乐着,仿佛它们不是在闹市之中,而是游在乡村,游在真正的河流之中一般。整个小区,洁静得被水洗过一般,让栾小雪有一种走进世外桃园一般的梦幻感。她吐了一口气,说不出是羡慕还是渴望,等她还没弄清楚自己的感叹时,六号楼到了。

 六号楼一共才六层楼,可是观光电梯直通每家每户。栾小雪随着观光电梯走进五楼时,随着女主人顾雁凌一声娇滴滴的“来啦”的声音,门被打开了。

 栾小雪和顾雁凌同时惊叫了一下。“怎么是你?”顾雁凌问栾小雪。自从高中二年下学期,栾小雪不辞而别后,顾雁凌再也没有过栾小雪的消息。那个时候的栾小雪,吴都市重点高中的才女,谁也没想到,她会不辞而别。

 “快进来。”顾雁凌拉了一把栾小雪。栾小雪没想到会以这种方式遇到当年最好的同学,她扫了一眼顾雁凌的家,好大啊,一如她在电视中见到的那种有钱人家的别墅楼一样,楼上楼下辉煌得让栾小雪都不敢轻易下脚。

 “栾小雪,你一直在吴都吗?你怎么干起了保洁工?”顾雁凌有太多的问题想问栾小雪。

 栾小雪笑了笑,很低声音地说:“顾总,我,我可以工作了吗?”

 “栾小雪,”顾雁凌有些生气了。她没想到栾小雪会喊她顾总,更没想到,几年不见,栾小雪这么拒人千里。

 栾小雪也没想到她要来的主户会是顾雁凌,这个当年就对她照顾有加,而且经常把家里的好饭好菜带给她吃的好友。尽管她知道顾雁凌家里有钱,却没有想到她家里这么有钱。只是六年后,大学毕业的顾雁凌与保洁工的栾小雪已经距离得太远,那个时候,她还有学业作为她的骄傲,可现在,她已经没有任何可以值得骄傲的东西。如果早知道会遇到顾雁凌,栾小雪说什么也不会走进柳园居。

 生活往往就是这样,没有谁愿意在自己最落难的时候,被最好的朋友或者被最亲近的亲人看到。

第5章 美人

 栾小雪默默地开始在顾雁凌家里做着保洁的工作。顾雁凌在客厅愣了那么一会儿,就转身去了楼上卧房。她这样呆在客厅里,栾小雪更会不自在。尽管她不知道栾小雪家发生了什么,可她已经猜出这个惜日里,她最羡慕的同学加好友一定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可是就她对栾小雪的理解,自尊心极强的她,当年肯不辞而别,现在更不会接受她的帮助。

 顾雁凌正在卧房里想这些时,手机响了。一看是同学当然也是她在吴都最好的闺密冉冰冰打来的。

 “雁凌,下班后,请我吃饭。而且还要你的宝马车来接我。”说完,不等顾雁凌回话,就径直挂断了电话。每次,冉冰冰想蹭饭时,她都是这样对顾雁凌说的。

 顾雁凌在吴都代理了三家品牌服装,由于是独家代理,生意好得不得了,大学毕业才两年的时间,她已经是坐拥几千万的白富美了。更让冉冰冰不服气的是,她居然一毕业就嫁人了,而且嫁给了吴都市最有钱的矿主刘守富的独生子刘子轩。当然他们都是富二代,属于门当户对,艳羡死冉冰冰了,这样的多金主,不吃她的,还能吃谁的呢?

 栾小雪没有再去想顾雁凌是谁,而是一心一意地把楼上楼下擦洗得干干净净,以至如当冉冰冰再打电话催顾雁凌时,她走出卧房时,差点都不相信,家里瞬间变得这么整洁。她不爱做家务,也不喜欢家里有保姆走动的影子,会破坏她和刘子轩的情调。她和刘子轩算是青梅竹马,熟悉得同对一个人一般。一毕业,两家人一凑合,就很自然地把婚礼给办了。她没什么不满意的,刘子轩属于高富帅这类,要人有人,要钱有钱。在吴都除了刘子轩外,她上哪里找得到配得起自己的男人呢?

 “栾小雪,”顾雁凌叫了一句。栾小雪擦了擦手,笑了笑说:“怎么样,还满意吗?”

 “栾小雪,我要给李老板打电话,太干净了。你这么卖力的保洁工,在吴都,怕是再也找不到了。”顾雁凌说着就要拔电话,被栾小雪拦住了。

 “雁凌,”栾小雪总算没有再喊顾总,“这是我第一天工作,你就不要往我脸上贴金了,日子长得很。她以后自然会知道的。”

 “也是,也是。栾小雪,换一下衣服,我们一起去接冰冰一起吃饭好不好?”顾雁凌一边把手里的衣服往栾小雪手里塞,一边说。

 “这,”栾小雪为难了一下,不过她看到顾雁凌眼里全是期盼,完全没有一丝瞧不起她的目光,便接过她塞给过的衣服,走进一楼的洗手间,换上了顾雁凌的衣服。

 从洗手间出来的栾小雪,让顾雁凌眼睛亮了一下,她赶紧拥住了栾小雪,重新把她推进了洗手间,把那两个马尾松拆散,用她的定型水,帮栾小雪整理了一下发型,一头黑发墨泼似的披肩而下,再加上顾雁凌的品牌时装,时尚与古典完美地在栾小雪身上统一起来了,让顾雁凌“哇”地叫了起来,兴奋得手舞足蹈地说:“栾小雪,几年不见了,你真是个美人坯子,衣架子啊。去我的店里工作吧,一流的模特。”

 栾小雪脸红了一下,她也发现了镜中的那位美人儿,她甚至有些不相信镜中的人是她。看来古话说得对,三分长相,七分打扮。再说了,哪个姑娘不爱美呢?只是栾小雪这些年一直忙着挣钱还债,哪里顾得上穿衣打扮。父母车祸送进医院不久,就双双离开了人世。可因为治疗他们而欠下不少的债,哥哥正好又添了一个孩子,被逃逸的司机一直找不到,她不得不退学去了南方。眼看欠下的债快还清了,结果哥哥的货车却撞死了三个人,这一下子无疑于雪上加茄,嫂子除了望着她泪流外,就是长吁短叹。她一边要安抚住嫂子,一边还要四处为哥哥奔波,眼看哥哥的宣判就要到了,可她能不能换下哥哥的命,她一点底都没有。此时看着镜中的自己,她才发现其实她也算个美人,只是罗天运还会要她吗?

 一想起罗天运,栾小雪的脸便红了起来,心又没有来由地激烈跳动着。

升迁之路》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升迁之路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图片故事丨政协开幕,届首之年扬帆起航

    北京市政协第十三届一次会议于1月22日下午在北京会议中心开幕。吉林受政协北京市第十二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托,向大会做工作报告。1月22日15时,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北京市第十三届委员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会议中心开幕。2018年是本届市政协届首之年,新的一年中有新提名委员432名、占比56.9%。吉林受政协北京市第十二届委员会常务委员会委托,向大会做工作报告。参会委员聚精会神聆听报告。参会委员信心满满。参会委员详读报告。参会委员认真记录。港澳台侨工作顾问认真阅读工作报告。参会委员仔细研究报告。委员带

  • 那些不为人知的深度报道,这里都能看到

    网络媒体时代,人人都有话语权,自媒体兴盛带来的利益诱惑,更让所有人都往里面钻。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门槛降低就会良莠不齐甚至充满糟粕。很多网络文章,完全不顾事件真相,只考虑噱头,编纂一些八卦和谣言,只为吸引流量获取利益。我们看时政、财经和国际形势,其实是帮助自己更好的思考,判断作为个体在大形势中的处境,从而对自己的行为作出指导。而网络上的很多文章,肤浅无根,底子都是假的,一时兴奋,夺取我们的注意力,但看过即忘,留不下任何营养。只有那些真正深度的文章,才能让我们记得,让我们深度思考。深度思考,是目

  • 明珠重光——石昆牧老师与“云南堂”7562

    石昆牧老师,首届全球普洱茶十大杰出人物之一,云南普洱茶协会顾问,1983年首次接触普洱茶,为普洱茶的魅力所倾倒,1999年正式投身普洱茶经营事业。在石昆牧老师接触普洱茶之后,发现普洱茶历史中1949年前后的部分,由于特定历史时期的原因,相关记载相当匮乏。而在普洱茶的现代史中,受文革浩劫的影响,彼时相关史料记载也多出现断裂。上世纪九十年代普洱茶的相关书籍多由台湾、香港茶商出版,受环境所局限导致了这些书籍存在不少史实偏差。本着对普洱茶的极大兴趣与探求精神,石昆牧老师数度深入云南茶区,走访相关历史见证

  • 定格“上帝视角”,2017 年最美的航拍作品或许都在这了

    人类历史上的第一张航拍作品诞生于1858年。法国人Nadar在历经了无数次的失败后,终于在热气球上用他的湿版照相机拍摄出了人类有记载以来的第一张航拍照片。那时,乘坐过热气球的人们可以从高空俯视地面上的一切,但却从没有人用相机记录下这奇妙的“上帝视角”。从Nadar拍下这幅照片的那天起,人类就又多了一种观察这个世界的新方式。·世界上第一张航拍照片,取景自巴黎约五百二十米的上空当然,在现代社会人们不必乘坐热气球就能在高空完成拍摄,这都得益于无人机的发明。Dronestagram网站是无人机影像领域最

  • 纳兰诗话 | 和元微之杂忆诗

    纳兰词话【纳兰词话】是纳兰苑专为兰迷们开设的原创品读专区以供大家交流学习。欢迎兰迷投稿,可直接在【纳兰苑】微信公众平台留言回复,也可发送至邮箱nalanwenhua@126.com(来信欢迎附加作者简介及创作灵感)。卸头才罢晚风回,茉莉吹香过曲阶。忆得水晶帘畔立,泥人花底拾金钗。和元微之杂忆诗纳兰性德品读元稹的《杂忆》诗有五首,另外还有五首《离思》,表达的都是对一个名叫“双文”的女子的回忆,以及他们共度的美好时光。纳兰这首诗题为《和元微之杂忆诗》,那应该是站着双文这位女子的角度表达对元稹的思念,

  • 时间识人,落难知心

    时间识人,落难知心。不经历一事,不懂得一人。时间,是最好的过滤器。岁月,是最真的分辨仪。一个人是真心,是假意,不在嘴上,而在心上!一份情是虚伪,是实际,不在平时,而在风雨!老人说的好:金用火试,人用钱试。不用开口就帮你的,是贴心朋友;你只要开口就帮你的,是好朋友。你开了口,答应帮你,最后却没帮你的,是酒肉朋友;还有一种,非单不帮你,还要踩上一脚的,那不是朋友。关键时刻,分真朋假友;长久守候,知谁留谁走!时间长了,谁是陪你的笨蛋,谁是伤你的混蛋,都能分得清清楚楚!日子久了,谁还会一直在,谁早就已离

  • 汪国真:只要彼此爱过一次

    如果不曾相逢也许,心绪永远不会沉重如果真的失之交臂恐怕一生也不得轻松一个眼神便足以让心海掠过飓风在贫瘠的土地上更深地懂得风景一次远行便足以憔悴了一颗羸弱的心每望一眼秋水微澜便恨不得泪水盈盈死怎能不从容不迫爱又怎能无动于衷只要彼此爱过一次就是无憾的人生(版权申明:文章转载自民国文艺,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立即处理)

  • 这就是我,生气一股烟,高兴笑半天

    傻傻的我,生气一股烟,高兴笑半天,容易感动,也容易满足。没有脑子,但长记性。一路荆棘,一路坎坷,我不敢说自己很优秀,但我心地善良。认定的路会走到黑,看对的事会执着追!我不聪明,但肯定不傻。很多事儿,都能看明白,只要对我实实在在,就足够了,从不奢求太多。你对我一分好,我必定双倍奉还!因为我知道“珍惜”两个字的份量,但是你要给我两个字“值得”。我始终相信:人心换人心,八两换半斤;朋友对朋友,认真换诚恳;感情对感情,珍惜换情深!(版权申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立即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