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史上最强帝后》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2017/10/23 19:47:18 来源:网络 [ ]

书名:史上最强帝后

第1章 穿越,打了皇上!

疼!

苏伶婉紧蹙着黛眉,在一阵撕裂的疼痛中醒来。《史上最强帝后》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昏暗的光线下,她视线所及,是一张如雕塑般,坚毅却也惊为天人的脸庞!

这个男人,当真俊美绝伦!

便是眼下光线昏暗,苏伶婉却仍觉一阵惊艳!

换做旁时,见到如此极品,苏伶婉一定会欢呼尖叫一声,再曲起尾指放在嘴里吹上一个口哨!

但是现在……

那身下撕裂的痛楚和男人那阴鸷的表情,还有他那始终重复的动作,让她蓦地尖叫了一声,然后想也不想,直接条件反射的手握成拳,用尽了吃奶的力气,狠狠照着男人的眼窝打了过去!

一击必中!

谁能想到原本昏死的人,会忽然出手打人?

原本正沉浸在怒气和欲望之中的男人,忽然被死鱼一样的女人,狠狠的打了一拳,震惊与疼痛双重夹击之下,他身下的动作猛地滞了滞!

就在他一滞之间,苏伶婉火速伸出双手,想要将他从自己身上推离,却不想他坚实的身子如铁塔一般,纹丝未动。

不止如此!

只下一刻,他眉宇紧皱而起,整个人都如同猛兽一般,攫住苏伶婉的双腕,将她的双手用力压制在两侧,继续着他的掠夺!

“该死!”

苏伶婉咬牙切齿的低咒一声,用力扭动着自己的身子,可是女人的力气,跟男人的力气,根本就没办法相提并论!

不管她如何激烈地反抗,却逃不出男人的禁锢与压制。

她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忽然被眼前这个冷酷邪魅的男人,压在了身下?!

心中的疑问,一个接着一个!

男人的动作,也开始越来越大!

真他妈的疼啊!

苏伶婉如钻板上的鱼肉,眉心拧起了疙瘩,紧咬着牙关,看着男人那双充满了色欲和盛怒的双眸,疼得她眼泪直流,差点儿昏厥过去。

男人将她压在身下攻城略地,毫无怜惜,粗暴地索取,粗重的喘息声,充斥在床第之间!

妈的!

剧痛之下,苏伶婉觉得,自己似是被车碾过一般,痛的撕心裂肺,她挣脱不掉,只能死死地咬着唇。

“女人!”

忽然,男人俯下身来,啃咬住苏伶婉的脖子,语带喘息,声音却格外清越冷冽:“敢对朕动手的,你是第一个!”

“嘶——”

苏伶婉被他啃的脖子疼,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

闻声,男人哂然一笑,轻而易举的将她翻过身来!

“该死的,混蛋!”

苏伶婉挣扎着想要起身,却被死死压住,不由咬牙切齿,道:“老娘要把你碎尸万段!啊——”

她的叫骂,没能阻止男人的掠夺,反而激起了男人征服的欲望……

也不知,过了多久。

久到,苏伶婉几次差点儿被折腾到昏厥过去。

久到,她全身像被车轮碾过,如散了架一般,久到,她下面疼的龇牙咧嘴,以为自己就快死了,身上的男人,才放过了她!

不过,得到满足后的男人,给她的并不是温言软语,而是意兴阑珊的的冷哼了一声,直接扣住她的皓腕,将她从榻上带起狠狠甩到了地上,然后语气冰冷无情的唤了声:“来人!掌灯!”

随着他一语落地,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传来。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灯光,随声而至。

直到此时,衣衫不整,被摔了个嘴啃泥的苏伶婉,才撑着疼痛的身子坐起身来。

每动一下身上都疼到龇牙咧嘴的她,看着那一地支离破碎的衣裙,随即紧蹙着黛眉,开始努力分辨着此刻自己身处的环境!

这里,是一座古色古香的宫殿。

雍容,奢华。

刚才她才躺过的那张床榻上绣有龙纹,一袭明黄之色,不止如此,即便是那榻前的帷幔都是明黄色的……还有她的身上,竟然穿着一身被撕到破碎的,大红色绣着凤凰图案的古色衣裙!

这……是什么情况?

苏伶婉瞪大了眼睛,震惊的视线,从自己身上,再到那躬着身子上前,然后看了那个顶着一只熊猫眼的极品男人之后,连忙惊呼一声,跪在他面前的那些个或是穿着太监服或是穿着宫女衣裳,高呼着皇上息怒的太监宫女们,一时间张大了嘴巴,脑袋里都是浆糊!

皇上?!

这是……在拍古装电视剧吗?

可是她不是演员,而且刚才那些可都是来真的……

脑海中,浮现出刚才那香艳无比的一幕幕,想到自己保存多年的清白就这么没了不说,还被人丢下了床,苏伶婉心下那个怒火啊,噌噌的直往上蹿!

就在她忍痛直起身来,想要为自己讨回公道的时候,那被她揍出一只熊猫眼的俊美男人,却在着了里衣之后,忽然踹开了跪在身前了太监,然后眸锋一扫,继而冷哼一声,气势汹汹的朝着她大步走来!

见此情形,苏伶婉心头一紧,随即紧咬了牙关,可谓双目欲眦!

心想着这个强~奸犯,真是够胆儿,她这个受害者还没怎么地呢,他倒先怒不可遏的!

她把心一横,刚要忍着身上的疼痛,爬起来给他好看,却不期早前被男人踹开的太监,忽地扑身向前,抱住了男人的一条大腿,颤声着嗓音喊道:“皇上,您息怒啊!今儿是您的大婚之夜,纵然皇后娘娘有再大的错,她也是您今日才迎进宫门,祭拜过天地的皇后娘娘啊……”

惊闻太监此言,苏伶婉心里咯噔一声脆响!

以至于,她正要爬起的动作微微一滞,紧接着便因下身的疼痛,直接跪坐在了地上!

如此看来,好像是要跪地求饶一般!

不过,她现在可顾不得这些。

现在,她只能怔怔的,望着那个眸光如刀,刀刀射向他的男人,脑海中则不停回响着那个太监刚才的话!

他是皇上!

而她,是皇后娘娘!

且,今日他们两人才刚举行了大婚,祭拜过天地!

这……这……是什么鬼?

心,忽然之间,高高提起。

苏伶婉视线仓惶的,左右看了看。原文163shenghuo.com

但见这座宫殿之中,没有一丝现代的痕迹。

她那颗本就跳的不甚安稳的心,猛地一顿,然后又于瞬间咚咚狂跳起来!

擦!

她不会是穿越了吧?!

第2章 逃婚?!

虽然不愿意相信,但是苏伶婉知道,她是真的穿越了。

因为,那个刚才被皇上踹开的太监,不小心磕在了桌脚上,额头上不停的在流着血!

那血,殷红鲜艳,是那么的刺目,那么的真实。

真实到,即便现在她所身处的宫殿里,十分的暖和,她却觉得有凉意袭来,浑身瑟瑟发抖。

糊里糊涂的失了身,也就罢了!

可是……谁能告诉她,她现在这到底是在哪里啊!

苍天!

大地啊!

别这么玩儿她好不好?

她没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干嘛这么玩儿她啊!

她想要回家啊!

“难得!你还知道怕!”

对面,那气势汹汹的男人,在看到苏伶婉浑身瑟瑟发抖的样子时,忽地薄唇一勾,冷冷的嗤笑了一声:“女人,你现在才觉得怕,不觉得太晚了些吗?”

“……”

苏伶婉原本,只是觉得浑身疼的厉害,现在忽然之间,却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直接抖着身子,趴在了地上!

她现在,好想昏死过去!

死过去了,是不是就能回到自己的世界了?

“哼!”

见她如此模样,那男人……哦不,是皇上大人轻哼了一声,然后拂开了抱着自己一条腿的太监,缓缓来到苏伶婉面前,在她身前蹲下身来,然后伸手勾起了她小巧的下巴!

若是方才,这个男人敢这么勾起苏伶婉的下巴,她第一定会毫不客气的啐他一脸唾沫星子!

但是现在,她不敢!

不要怪她贪生怕死!

她现在,还没搞清楚,眼前到底是什么状况,即便是要死,也得弄明白了一切再去死,而不是糊里糊涂的死翘翘!

所以,此时此刻,被这个刚才被侵犯自己,还被自己打成熊猫眼的男人勾着下巴,她能做的,便只有弯了弯嘴角!

天地可鉴,她是想要对人家笑一笑的。

可是这强颜欢笑,简直比哭还要难看几分!

而彼时,勾着苏伶婉下巴的萧玄宸,第一次仔细打量着她。

他本就是个极其挑剔之人!

但是,在他看来,眼前的女人,五官精致明丽,眉眼如画一般,长的是真美。推荐163shenghuo.com

他从来喜欢明眸皓齿的女子,眼前的女子,便是如此,但是她却有着一双顾盼流转的眼睛!

一个女子的妩媚、可爱、纯真,往往就是从眼睛里表现的。

他十分清楚的记得,这个女人,不久前在揍他的时候,那双漂亮的眸子里,满是光火,亮的惊人!

可是现在,她的眼底,却满是楚楚可怜,乞求和讨好……

莫不是,方才他眼花了?

“皇上……”

眼看着萧玄宸看着苏伶婉不作声,方才拦着他的太监元宝,顾不得自己额头上仍旧在流着血,小心翼翼的劝道:“太皇太后她老人家,方才还差了秋叶姑姑过来问呢……”

闻听元宝此言,萧玄宸面色沉下,不禁冷冷一笑:“你方才也说了,今日是朕的大婚之日,而她是朕的皇后……你不必拿太皇太后来压朕,朕不会要她的命!”

元宝听他这么说,十分识趣儿,立即噤声!

而苏伶婉则在知道自己性命无忧之后,暗暗在心里松了口气!

要知道,万恶的旧社会,生杀大权,全在圣意!

虽然,刚才他确实该打!

但是,他是皇上!

打了皇上,那可是死罪!

此刻,她为能够保住自己这条小命儿,而庆幸不已,也暗自在心里,记下了元宝的救命之恩!

“苏伶婉,已故太师苏瑞的嫡女,自小伶俐温婉,因此而得名……”就在苏伶婉暗暗记下元宝救命之恩的之后,萧玄宸充满磁性的低沉嗓音徐徐传来,引的苏伶婉的心忍不住滞了滞!

还好!

她虽然穿越了,多了个已经死了的太师老爹,不过这名字却还跟以前一模一样

“哼!”

感觉到苏伶婉的僵滞,萧玄宸冷冷的哼了一声后,嗤笑着说道:“朕实在好奇,以苏太师的学识,如何能教养出一个在大婚之日逃婚,且胆敢对朕动手的皇后?”

纳尼?

逃婚?!

惊闻萧玄宸所言,刚刚才暗自庆幸了一番的苏伶婉,忽地瞳眸一瞪,心理建设瞬间垮塌殆尽!

本来,穿越到帝后大婚之夜的她就已经够悲催了,现在怎么又多了一条逃婚的罪名?

她因为才刚刚穿越,并不知清楚早前原主身上发生了什么,虽然说有道是不知者不罪,不过即便她不知道,这个逃婚的黑锅,她却还是甩都甩不掉的!

眼下的她,还没有搞清楚状况。

她总不能跟人家皇帝陛下说……陛下啊!你眼前的皇后,已经换了芯子!

见苏伶婉眼神游离,半晌不语,萧玄宸的眸色,瞬间更冷了几分:“自古以来,夫者为天,朕是皇上,是天子……到底有什么配不上你苏大小姐的?”

“皇上……”

苏伶婉觉得,自己再不做些什么,下巴就要被眼前这个男人给捏碎了!

可是现在,她能做些什么呢?

口中低低嘤咛着低唤了一声,那声音犹如天籁一般,出乎苏伶婉意料的好听!

但是现在,她可顾不得在意自己的声音如何了!

心思电转之际,她正对上萧玄宸那如玄冰一般冰冷无情的眸子,随即眉头一皱,双眼微微开阖,而后整个人瘫软在地!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她现在,逃不掉,走不了,只能退而求其次,来个假装昏倒了……

萧玄宸没有想到,苏伶婉会忽然昏死过去。

一愣之下,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今日逃婚过后,又打了他的小女人,已然瘫软在地!

回过神来,他眉宇直立,不由轻唤了一声:“元宝!”

“奴才在!”

元宝闻声,忙不迭的上前,跪落在苏伶婉身侧。

伸手探了探苏伶婉的鼻息之后,他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却是紧皱着眉头,转身对萧玄宸禀道:“启禀皇上,皇后娘娘……她昏死过去了!”

“昏的还真是时候!”

萧玄宸眼神冰冷的瞥了装昏的苏伶婉一眼,然后哂然冷道:“传朕旨意,皇后娘娘因身体孱弱,大婚之夜昏死在了龙榻上,朕实在心疼,自明日起开始搬入景阳宫休养,期间不用管理宫中事物,也不用行宫中之礼!”

第3章 失忆

躺在地上装死的苏伶婉,听到萧玄宸的旨意,不由暗暗松了口气,但她身边的元宝心里却是咯噔一下,脸色变了几个来回。

景阳宫!

那可是东西六宫中最偏僻的宫殿,毗邻冷宫,且跟冷宫有得一拼!这皇后娘娘今日才刚大婚就要搬过去,这是明摆着被打入冷宫了吗?!

半晌儿,不见元宝有所动作,萧玄宸不禁危险眯眸:“元宝?你还愣着干什么?”

“呃?!”

元宝心头一阵,连忙回过神来,朝着萧玄宸看了一眼,却在触及他青紫的左眼圈时,面色一变,连忙埋首应道:“奴才领旨!”

虽然,早前太皇太后曾经传旨,苏老太师曾对她老人家有恩,让他多加看顾这位新鲜出炉的皇后娘娘。

但是,今儿这皇后娘娘先是逃婚,后又对皇上动手……这简直是捅破了天了!

以皇上的脾气,若非看在太皇太后的份儿上,只怕早就废了她,要了她的小命儿了。163生活网

他元宝实在人微言轻,不敢保,也保不下她啊!

“哼!”

萧玄宸见元宝看向苏伶婉,不禁蓦地睁眼:“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差人把她给朕丢到景阳宫去?”

“是!”

元宝心头一颤,直觉头上的伤口,更疼了几分,再不敢耽搁,连忙爬起来,唤了几名手下进来,给苏伶婉裹了锦被,扛出了承乾宫。

刚刚被破了处的苏伶婉,觉得自己浑身都疼!

但是比起身上的疼痛,她的脑袋更疼!

她绞尽脑汁,苦思冥想,却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无缘无故的穿越到了这里!

如此,在头疼和身体上的疼痛夹击下,再被裹在锦被之中,一颠一颠的,原本在装昏的她直觉大脑缺氧,渐渐的模糊了意识。

苏伶婉再次转醒的时候,已然是翌日黄昏日暮时。

怔怔的凝视着古色生香的雕花床顶垂吊的青色棉帐,她的思绪,渐渐回笼,忆起自己昏睡前发生的那一幕幕,她顿觉浑身如散架一般,疼的厉害,忍不住哀嚎了一声!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她想要回家!

“皇后娘娘,您终于醒了!”

听到她的哀嚎声,帷帐外忽然传来一道惊喜的声音。

紧接着,帷帐被从外面掀起,一张清秀的面庞,出现在苏伶婉的视线之中!

那是一个,大约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做宫女打扮!

见苏伶婉紧皱着黛眉,怔怔的看着自己,她红唇一抿,瞬间便红了眼眶:“皇后娘娘,您可吓死了奴婢了!”

“呃……”

看着眼前红了眼眶,泫之若泣的小宫女,苏伶婉微微咂了咂嘴,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她穿越了,占用了人家皇后娘娘的身子。

悲催的是,没得到人家皇后娘娘的记忆!

思绪飞转之间,她脑海之中灵光一闪,然后忍着疼蜷缩起腿来,一脸胆怯的看着那小宫女:“你……你是谁?”

刚才,她见识过了冷酷无情的皇上大人,这会儿被吓傻了,忘了以前的事情,应该不足为奇吧?

见苏伶婉如此反应,小宫女神情一怔:“皇后娘娘!您不认识奴婢了吗?奴婢是小荷啊!”说着话,她便要凑上起来,却惹得苏伶婉脸色一变,再次往里面缩了缩。

见状,小荷那眼泪跟不要钱似的,开始噼里啪啦的往下掉:“皇后娘娘,您别吓奴婢啊!”

“我……我不认识你!”

这句话,苏伶婉说的绝对是真话,只见她左右看了看,似是被吓到小鹿一般,满是惊惶的问道:“这里哪里?我……我又是谁?”

“皇后娘娘!”

小荷乍听苏伶婉说,不认识她的时候,脸色已经变的惨白一片了,这会儿听她问这是哪里,还不知她自己是谁,顿时一颗心沉到了谷底,“您……您别害怕,您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奴婢这就去请太医!”

语落,小荷快步转身便出了景阳宫的寝殿。163生活网

苏伶婉翘首张望了一眼,见小荷已经没了影子,不禁暗暗笑了下。

微动了下身子,她刚想躺回榻上,却因身上的疼痛,忍不住轻嘶了一声,然后开始在心里骂娘!

她糊里糊涂的穿越到了这里,还穿成了因为逃婚而惹怒皇上的皇后娘娘,直接被皇上给那啥了……这运气,也是够背的!

不过,她现在不知道怎么才能回去,只能既来之则安之,先走一步看一步,多多从小荷嘴里套些话,先搞清了状况才说!

打定了主意,她长长吁了口气,慢悠悠的躺回了榻上!

时候不长,小荷带着太医进了门!

在仔细为苏伶婉诊治过后,太医给出诊断结果:“皇后娘娘因受到巨大刺激,神思失调,失去了记忆!”

不久,这个消息传遍了六宫。

窗外,淅淅沥沥下起了雨。

御书房中,正在批阅奏折的萧玄宸听闻此消息,握着朱笔的手,微微顿了顿,却是薄唇邪肆一勾,冷冷声道:“她倒是聪明!”

失忆了,便可以将逃婚和打他的罪名一笔勾销?

想到她在自己身下,先前紧蹙黛眉,努力隐忍,后来却忽然出手,打了他个措手不及的一幕,他顿觉自己的左眼窝,疼的厉害!

随即,眸光微冷,幽幽嗤笑了一声!

想的倒是美!

十分随意的,将手里的朱笔丢在一边,他伸手轻揉了揉自己的左眼窝,凤眸危险眯起:“你刚刚说,皇后因受到巨大刺激,所以失去了记忆?”

“是!”

元宝莫名所以的看着自家主子,用力点了点头。

刚才,他已经禀报的很清楚了!

“既是如此……”

萧玄宸垂眸,从龙椅上站起身来,然后适当的舒展了下双臂,微沉了眸子,绕过桌案快步向外走去:“朕应该去探望一番才是!”

元宝愣了一愣,反应过来的时候,萧玄宸已经出了御书房,“皇上,您等等奴才!”

景阳宫,虽然毗邻冷宫,却并非冷宫。

加之苏伶婉说到底还是大周朝新晋的皇后娘娘,伺候她的太监和宫人,该有的那也还是有的。

原本,苏伶婉在小荷安抚下,刚刚坐在了膳桌前,准备用晚膳,却不想她这才刚刚拿起筷子,门外便响起了元宝的唱报之声:“皇上驾到——”

第4章 刺激

元宝的一声皇上驾到,惊得苏伶婉瞬间瞪大了眸子,也吓的小荷啪嗒一声,掉了手里的筷子!

声落之时,门外响起一串轻缓的脚步声。

膳桌前的苏伶婉,就像是受惊的兔子一般,噌的一下站起身来,然后跟小荷一起上前几步,朝着殿门处福下身来,柔柔出声:“臣妾……参见皇上!”

殿外,还在落着雨。

萧玄宸的身上,也带着雨水的湿意。

今日的他,一袭明白色云锦常服,玉冠束发,从一侧望过去干净利落,风光霁月!

一路,自门口而入,在苏伶婉身前停下脚步,他微凉的视线,扫过膳桌上的晚膳,微皱了下眉宇,“朕来的还真是时候,竟赶上皇后的晚膳了!”

“是!”

苏伶婉应声的时候,仍旧保持着福身的动作,她昨夜才刚破了身子,如今维持福身的姿势,难免有些吃力,虽然她极力隐忍着,却还是忍不住轻晃了下身子。

见她如此柔弱,萧玄宸眸色一凛,却并没有让她起身,而是缓缓倾身,逼视着灯光下,她越发柔美的容颜:“正好朕也还没用晚膳,皇后不介意,服侍朕用膳吧!”

萧玄宸所言,是让苏伶婉,服侍他用膳,而不是跟他一起用膳!

这,着实让苏伶婉咬牙切齿!

但是,看着眼前,顶着一只熊猫眼的皇上大人,她就算咬碎了满嘴的银牙,到最后还是从齿缝里,挤出了三个字:“不介意……”

谁让,人家是皇上呢!

这万恶的封建社会!

接下来,元宝试了毒,萧玄宸竟真的老神在在的让苏伶婉俯视着他用起晚膳来。

可怜见的,浑身酸疼的苏伶婉自己都还饿着肚子呢!

一顿晚膳,萧玄宸用的慢条斯理,十分惬意,苏伶婉被指挥的怨念丛生,恨不得去打他的脸!

但是,她也就想想而已,实在不敢!

也不知过了多久,皇上大人终于进食的差不多了,这才十分大度的斜睇了苏伶婉一眼:“皇后也饿了吧?赶紧用膳吧!”

苏伶婉知道,他是故意的。

他们……明明可以一起用膳的!

不过,便是知道,她却是敢怒而不敢言,只等赶紧谢了恩,乖乖坐下来,礼仪得宜的夹了菜,送到了自己嘴巴里!

正在此时,萧玄宸忽然幽声问道:“朕听说,你失忆了?”

“咳咳……”

因萧玄宸忽然的问题,苏伶婉华丽丽的被自己刚送进嘴巴里的菜给呛到了!

萧玄宸蹙眉,眸色幽幽地伸出手来,骨节分明的大手,十分用力地,一下下的,拍打着苏伶婉单薄的背脊,看似在替她顺着气儿,“皇后,你看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苏伶婉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快给眼前这个可恶的男人给拍碎了!

面色青白的站起身来,也籍此躲过了萧玄宸的如来神掌,她怯怯的凝望了他一眼,便再次低垂了眸华,诚惶诚恐的朝着他福下身来:“皇上明鉴,太医说臣妾是受了巨大刺激,神思失调,如此才会暂时……失去记忆!”

“哦……”

听苏伶婉这么说,萧玄宸不由长长的,带着几分了然的轻哦了一声,不过很快他便眸色一身,扶着苏伶婉单薄的肩膀,强迫她凑上前来,然后在她耳边,充满禁欲与诱惑的,醇醇出声:“是不是……朕昨夜实在太过狂野,吓到了皇后?”

萧玄宸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苏伶婉被他那温热的呼吸缓缓吹拂的耳畔,直觉酥酥麻麻!

这男人,真他么……不要脸!

暗暗的,在心里骂了一声,苏伶婉猛地抬起头来,不期望进他那幽深如海的双眸之中!

他的眼睛,此刻如黑曜石一般,荧光闪闪,熠熠生辉,且还倒映着她脸颊似火的娇俏模样!

这男人的眼神,实在太有侵略性!

意识到这一点,苏伶婉作势便要摆脱他扣住自己肩膀的大手,却不期他薄唇倏地一扬,将然长臂一伸,轻而易举的将她抱在了怀里,声若地狱阎罗一般:“也许,再来一次,好好刺激刺激,皇后就会想起以前的事情,也不一定!”

闻言,苏伶婉脸色骤变!

“皇……皇上……”眼看着萧玄宸直接抱住她,开始上下其手,她不由颤抖着嗓音喊了一声,然后以极快的速度说道:“臣妾还没用晚膳呢!”

“呵呵……”

萧玄宸呵呵一笑,邪魅睨视着她:“朕觉得等你恢复了记忆,再来用膳,滋味会更美妙!”

语落,他大手攫住她的下颔,直接俯首,狠狠吻住苏伶婉的红唇,并惩罚性的,啃咬着她的唇角。

见此情形,元宝不着痕迹的,拿手里的拂尘,捅了下怔愣在旁的小荷。

小荷回过神来,看了元宝一眼,直接被元宝拉了出去。

如此,膳厅之中,便只剩下了萧玄宸和苏伶婉两人。

苏伶婉反应过来,挣扎着想要脱开萧玄宸的吻,奈何他实在太过霸道,无论她如何挣扎,都无济于事!

耳边,哗啦一声脆响。

膳桌上的碗碟菜肴,悉数被挥落在地!

被萧玄宸吻到七荤八素,小脸儿绯红的苏伶婉,被他毫不怜惜的抱起,直接压在了膳桌之上……

此刻,饿到前胸贴后背,且还被男人压在膳桌上的苏伶婉好想咬人有没有?

可是,想到咬人之后,可能面临的后果,浑身紧绷的她直接认怂了!

尼玛,反正上一次是上,再上一次,又能怎么样?

萧玄宸感觉到苏伶婉骤然紧绷的娇躯,抵在她的双腿之间,居高临下的凝望了她片刻,然后不无嘲讽的问道:“皇后觉得,这样刺激不刺激?”

刺激你个大头鬼!

心中,狠狠如是啐了一声!

苏伶婉双眸半眯,眸华流转之间,竟尽是风情无限:“妾身……还求皇上怜惜……”

此刻,凝着苏伶婉眸光流转的俏丽明眸,萧玄宸眼前所浮现的,却是昨夜她奋起痛打自己一拳时,那亮到耀眼的眸光!

心道,他倒要看看,这个小狐狸,能装到什么时候,他薄而优雅的唇角,勾起嗜血的冷意,再次吻住她的同时,直接大手一挥,扯开了她身上的襦裙……

第5章 刺激的不够

窗外,雨声沥沥。

窗内,对于苏伶婉来说,却是疾风骤雨。

许久之后,本就饿到浑身无力的苏伶婉,被摧残的再没了半分力气,趴在她身上的男人,方才悻悻叹道:“看来,今儿的刺激还不够啊!”

闻言,苏伶婉瞬间紧咬了牙关,直接在柔柔怯怯,欲语还休的看了他一眼后,给他来了个双眼一闭,眼不见心为净!

反正,她现在,不被饿晕,也快被她折腾晕了!

她的身体,很孱弱!

可皇上……却不知节制!

萧玄宸见她如此模样,顿觉心情大好!

原本,他刚才并没有要被她怎么样,只是想要看她,能装到什么时候。

但是,事到最后,软玉温香在怀的他,自己却惹火上身,有了生理反应!

他并非是没有自制力的人!

也从来不曾如方才那般,不受控制的,想要一个女人!

正好这个女人,还是他的皇后!

所以他这才……

回想着方才自己如青涩少年一般,心潮澎湃的销魂滋味,他唇角微扬的弧度,格外的美好!

缓缓伸出手来,修长的手指,先抹了把苏伶婉的脸,然后缓缓在她身上游离摩挲:“皇后不要失望,朕对你这张脸,还有这副玲珑的身子,十分的感兴趣,今日……这是刺激的不够!等到有机会,咱们继续刺激,朕相信终有一日,你会恢复记忆的!”

听到萧玄宸的话,紧闭着双眼的苏伶婉,顿时脸色更加难看了。

靠!

这个变态,是吃准了她不敢反抗,一心要折磨她啊!

她都快给他刺激死了好不好?!

眼看着苏伶婉胸口起伏的厉害,萧玄宸似是发现了好玩儿的猎物一般,一双眼睛微微亮了几分,心里顿时觉得更有趣了!

说实话,他还真想激的眼前这只小狐狸,露出她的爪子。

那样的话,他也能好好发落她一番!

不过,想归想,似是担心,她被这么气死了,以后自己会少了许多乐趣,他慢条斯理的站起身来,简单整理了下身上的长袍,然后像是一只偷了腥的猫儿一般,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双手背负在身后,迈着方方正正的步子,出了膳厅。

膳厅外,元宝和小荷见萧玄宸出来,连忙上前行礼。

萧玄宸十分随意的扫了两人一眼后,神色淡淡的对小荷吩咐道:“皇后累了,你进去伺候着吧!”

语落,不等小荷应声,他便轻勾着薄唇,抬步向外走去。

见状,元宝连忙跟了上去。

小荷进入膳厅的时候,苏伶婉仍旧闭着眼睛,软趴趴的仰躺在膳桌上。

见她面色难看的厉害,小荷不由惊叫了一声,连忙上前:“皇后娘娘?您没事吧?”

苏伶婉听到小荷的惊叫声,不由紧蹙了蹙眉头。

缓缓睁眼,有气无力的睇了小荷一般,她一开口,方才觉得,自己的嗓音,竟也有些沙哑了:“本宫能有什么事儿?不过是累了而已!”

听她这么说,小荷顿时如释重负。

不过很快,她便一脸喜色道:“皇上和皇后娘娘这才大婚两日,便接连宠幸皇后娘娘……看来以后奴婢不必再为娘娘以后的日子担心了!”

苏伶婉闻言,不由在心里冷笑了下!

皇上把皇后压在膳桌上宠幸!

猴急的连衣服都省的脱!

这样的宠幸,她才不稀罕好不好?

不过,这些她不能,也懒得跟小荷去说,只得紧咬着牙关,隐忍着下身的不适从膳桌上爬起身来,然后扫了眼一地的残羹,暗暗撇了撇嘴,一瘸一拐的,出了膳厅!

边走,她还边有气无力对小荷吩咐道:“给本宫熬完燕窝粥来,本宫得好好补一补!”

“唉!”

小荷也觉得,她们家主子,现在确实应该好好补一补,连忙就应了声……

……

话说被皇后娘娘称作变态的皇上大人回到承乾宫后,怎么想起苏伶婉隐藏真性情,敢怒不敢言的样子,都觉得有意思!

心想着,这就是逃婚和胆敢对他动手的下场!

不过,只是这样,未免太便宜她了些!

萧玄宸微拢了俊眉,缓缓坐在了龙椅之上,修长而好看的手指,一下一下的叩击着手下的小几!

原本,在回承乾宫的路上,他还在想今日他逼她至此,她却还是老老实实的,他本欲下旨好好苛待景阳宫一番!

不过,转念一想,他若直接下旨,只怕太皇太后那边,又要有微词了,他不由微眯起了狭长的眸子,冷冽笑了笑之后,对元宝吩咐道:“沈贵妃跟太后出宫礼佛,如今可回宫了?”

元宝一怔,连忙摇了摇头:“沈贵妃和太后娘娘,尚未回宫!”

萧玄宸微微颔首,不以为意道:“不露痕迹的给沈贵妃透出风去,就说皇后娘娘心系别的男人,大婚之夜想要逃婚不说,还打伤了朕……朕实在心中恼火,却碍于太皇太后,不好发作啊!”

元宝闻言,心里咯噔一声脆响!

他的个老天爷啊!

沈贵妃那是皇上的亲表妹,皇上未曾立后之前,便由太后娘娘做主,进宫做了宠妃!

此次沈贵妃出宫对外说是礼佛,实则是因为太皇太后钦点了苏家嫡女为皇后,心中不忿,这才借故离了宫!

如今,皇上这是要让恃宠而骄、嚣张跋扈的沈贵妃,跟柔弱弱弱的皇后娘娘开撕啊!

想到沈贵妃那条从不离手的鞭子,万宝不由浑身打了个激灵!

彼时,他已经在心里,开始为可怜的皇后娘娘默哀了!

——

在那日之后,萧玄宸不曾再踏足景阳宫。

时光荏苒,朝夕之间。

一晃,便是五日。

过去的五日里。

在元宝看来,柔柔弱弱的皇后娘娘苏伶婉,已经接受了自己穿越和接连被萧玄宸蹂躏了两回的悲惨事实!

此刻,她正身着一袭水蓝色织锦凤袍,坐在景阳宫偌大的花园子里,一边吃着水果,一边十分认真仔细的从小荷嘴里打探着对她自己有用的消息。

小荷从小跟在苏伶婉身边,眼下自家主子失忆了,她自是有问必答,就跟竹筒倒豆子似的。

虽然,苏伶婉的过去,在小荷叙述起来,带了些主观性,不过这一点都不影响苏伶婉了解她自己在这个世上的过去……

史上最强帝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史上最强帝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言墨学堂|2018寒假少儿艺术班报名启动!!!

    关于我们言墨学堂是依托言墨堂成立的一家专业美育机构,紧临福州历史之源,文化之根的国家五A级风景区三坊七巷。学堂依托福建省花鸟画学会,汇聚省内一流书画家为顾问团队以及师资团队。近年来在艺术教育界、学员和家长当中积累了良好的口碑。学堂提倡启发式教学,依托言墨堂独具特色的名家书画精品课件优势,一切以学员为中心,最大限度地激发学员的想象力和创造力。通过系统地艺术训练,不仅培养学员的艺术欣赏能力,书画临摹与创作能力,还能培养学员们的创新意识,增加学员的自信心,进而达到“变化气质,陶冶性灵”的美育目的。课程

  • 1米8粗犷男生,手执绣花连杨幂。但没人知道,他曾一直遭受众人质疑和嘲笑。

    传承东方文化,感受有魅力的东方美学来自于中国台湾的Rexy宋亚樵,是一个身长一米八的粗犷男生,如果单看他的外表,你可能怎么也猜不到他的职业。他有着一门非常卓绝的手工技艺,曾俘获过杨幂的芳心,使其身着一袭精致的黑色小礼服,优雅地出现在《芭莎珠宝》的杂志封面。他有着与做精细手工极不协调的外表,却藏了一颗无比细腻的心。用他自己的话说,“其实我真的是一位绣郎。”2017年11月份,这位终日手执绣花针的“绣郎”,代表其团队工作室在伦敦斩获刺绣届的“奥斯卡”奖——Hand&Lock奖金奖,引来众人一片羡慕的

  • 田沁鑫生命中的三部戏丨新京报年度艺术家

    采写:新京报田超新媒体编辑:田偲妮新京报2017最艺术演出榜投票在本周已经陆续结束,各大年度人气作品和新锐名单都已出炉,我们将在明天公布票选结果。今天我们将放出新京报2017最艺术演出榜——年度艺术家的专访,今年当选年度艺术家的是:田沁鑫2017年,对田沁鑫来说,是值得记住的一年。这一年距她导演生涯处女作《断腕》首演,刚好20年;这一年她在上海突发胰腺炎,与死神擦肩而过;这一年她担任了乌镇戏剧节年度艺术总监,复排了青春版《狂飙》。2月8日这版《狂飙》将来到国家大剧院,开启“当代著名导演作品邀请展

  • 余秀华怒怼诗人食指:我的过错在于,在底层却偏偏高昂着头

    澎湃新闻记者徐萧余秀华1月13日,“朦胧诗鼻祖”、老诗人食指在《在北师大课堂讲诗》新书发布会上的发言视频被曝光。在这段视频里,食指批评余秀华说:“看过余秀华的一个视频,她理想的下午就是喝喝咖啡、看看书、聊聊天、打打炮,一个诗人,对人类的命运、对祖国的未来考虑都不考虑,想都不想;从农村出来的诗人,把农民生活的痛苦,以及对小康生活的向往,提都不提,统统忘得一干二净,这不可怕吗?评论界把她捧红是什么意思?评论界的严肃呢?我很担心。今天严肃地谈这个问题,是强调对历史负责。不对历史负责,就会被历史嘲弄,成

  • 【醒言】读懂淡定,才算读懂人生

    每天早晨一醒来,刘忠先生就会写下一句早安寄语,告诉亲朋好友,有意义的一天又开始了,真可谓日日是好日。片言只语中,充满着人生感悟;短短数句里,寄托着励志方向。这一写,就是四年,渐渐地在朋友圈中传颂着这些话语。现在,《禅艺会》把它们整理在一起,分享给读者,每周发布一次,敬请期待。读懂了淡定,才算读懂了人生。生活的主题,就是面对复杂保持欢喜,少了弯路,也就错过了风景。努力的意义:不要当父母需要你时,除了泪水,一无所有。不要当孩子需要你时,除了惭愧一无所有。不要当自己回首过去,除了蹉跎,一无所有。做人,

  • 【禅溪】灵山深处 拈花遗风

    灵山一会自鸡足山回来日久,竟不能提笔写下任何关于它的文字。任何语言都不足以触及我所感受到的鸡足山的深远静寂,我如一个失语的人,独自沉入内心的空寂虚落。我和林自大理冒雨乘车入鸡足山,近百里的路程,我俩一路沉默。同车的人亦如此,大家一致向窗外,望着连绵不绝的群山,山势低缓圆润。山村的房子排在坝子间的平地上,如釜底简易的料理,单调,平静。云气在山峰簇拥着,缠绵无尽,如一袭苍灰的袈裟,笼罩着无边的翠微。山路愈来愈陡,山路两边也不再空阔,满目青山遮望眼,这是进入鸡足山了。鸡足山位于云贵高原滇西北宾川县境内

  • 【庭院】枯山水里的禅宗美学

    日本·和歌山县金刚峰寺枯山水日本是一个庭园模式繁多,且数量惊人的国度。在那里,有宏阔壮伟的皇家、贵族园林,也有气势恢宏的市立、国立公园,还有在有限的空间中构画、在模山范水中寻求情趣的私家庭园,以及追求人与天地交融、浑然合一的哲学境界,并借助自然山水来延展庭园的寺庙庭园。我国小说家、散文家郁达夫(1896-1945年)1913年赴日,1922年毕业于东京帝国大学经济学部,在留日后就曾对日本庭园赞不绝口。他在《日本的文化生活》一文中写道:“日本人的庭园建筑,佛舍浮屠,又是一种精微简洁,能在单纯里装点

  • 四深交三远离

    1.志同道合之友人到中年,要懂得友不在多、志同为要,交不在频、相知为深的道理,身边有三两挚友即可。高山流水,伯牙子期;不离不弃,管鲍之交。中年需要沉淀,沉淀自己,也沉淀友谊。2.雪中送炭之友人过中年,失意、低谷想必经历不少,雪中送炭之情更要懂得珍惜。不要忘记那个当初愿意伸手将你拔出泥潭、拉出低谷、陪你东山再起的人。记住:锦上添花世常有,雪中送炭情莫忘。3.敢于直言之友人人都喜欢被赞扬,但很难从他人口中知晓自己的不足和问题。人到中年,可能越来越听不进意见、听不得批评,却仍然无法避免犯错。所以,诤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