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王妃也愁嫁》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0/25 21:32:59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王妃也愁嫁

旧日之伤(一)

喊杀声,哭叫声,兵士的喝骂声,宫人凄厉的惨叫声,所有的声息在持续了整整一夜之后,终于告一段落,漫天肆虐的大火在井然有序的救援下,也最终归于熄灭。推荐163shenghuo.com

朝日初升,金色的光辉毫无所觉的洒在一地狼藉的赤焰皇宫中,更是显得分外凄凉。此时,在赤焰皇宫西北角的一间偏殿四周,围守着层层荷甲执枪的精锐铁卫,而殿中,四五十个宫女内侍打扮的人,瑟瑟发抖的挤作一堆。

经历了一夜兵祸,殿中的每个人都惊慌疲惫至极,面色说不出的灰败,唯有挤在最内侧一个身着普通宫女裙装,烟灰涂面掩住姣好容颜的女子用牙齿死死咬住下嘴唇,目光怨毒狠厉至极。

“公主”旁边的一个小宫女声音极轻的叫道:“他们为什么单独把我们关在这里。”

烟灰涂面的女子狠狠瞪一眼这个小宫女,那小宫女立时知道自己犯了错,不由吓的当场噤声,害怕的身体都发起抖来,赤焰国唯一的公主莲华处置人的手段,没有人不知道。

莲华威胁性的瞪过一眼之后,也就没有再说什么,毕竟时势不同,现在不是往日自己高高在上,作威作福的时候。

思忖一下,忽然开口问道:“看到蔷薇那个贝戋婢了么?”

“蔷薇?”小宫女暖儿一愣,随即开口说道:“启禀公……”感觉到莲华周身再次凝聚起的低气压,暖儿及时的刹住车,叫了莲华之前吩咐的假名:“启禀初五小姐,昨天夜里一开始乱的时候,我就看到蔷薇一个人跑了出去,方向应该是皇宫南边儿。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南边?”莲华稍显细长的眼睛微微一眯,面上的神色更加狠厉:贝戋婢,你想跑,我就偏不让你如意!

门前猛的骚动起来,房门被用力打开,两列士兵小步快跑进殿,成雁翅形列于房间两侧,随即,一个黑色的身影风姿绰然,抬腿迈入殿门,玄黑色袍角处一朵血红色的蔷薇随风翻舞,绽放的惨烈而又妖娆。

阳光从那人的背后透射下来,看不太分明他的面容,然而整个殿中的人还是情不自禁的屏住了呼吸,这样的一个人,仅仅是站在那里,就仿佛己经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烈最高贵的存在,没有任何理由,也不需要任何理由。暖儿甚至忘了害怕,不自觉的微微张开嘴巴,痴了一般的看着眼前的男子。

那男子的身材颀长,一身丝制黑袍剪裁合身,完美的勾勒出他挺拔的背,劲瘦的腰身和修长的小腿形状,此时,他漫不经心的扫过殿中诸人,目光在莲华的方向若有似无的停了一下,忽然开口问道:“公主在哪里?”

殿中立时微微的起了一阵骚动,不少人下意识的向着莲华的方向望去。

“蠢货!”莲华在心里暗骂,但看到那人的目光己经望向自己的方向,不得不上前一步,用标准的宫礼福下身子,做出一种战战兢兢的样子回答道:“启禀将军,奴婢知道公主在哪里。”

“哦?”那人的声音里有一种习惯性的漫不经心,视线玩味的在莲华头顶转了两圈,却开口问道:“在哪里?”

“在宫城南边的帝国档案馆!”

“帝国档案馆?”头顶的声音传来一丝怀疑。

“是!”莲华硬着头皮说道:“奴婢是公主的贴身婢女,奴婢曾偶然听公主说起,在帝国档案馆里,有一条皇族才知道的秘道,直通向宫城外边,所以奴婢猜,公主现在必在那里。阅读163shenghuo.com

旧日之伤(二)

殿中的人都一眨不眨的看着莲华信口开河,但慑于莲华平日的积威,谁也不敢多说一个字,暖儿更是吃惊的瞪大了眼睛,数日前赤焰大王楚同率领众皇子与朝云大军在冠军堡附近交战,一触即溃,仓皇逃窜,以至于连国都旭日城都不敢进,直接带着残兵剩部绕过旭日,退向琳琅,这才导致昨天夜里朝云大军乘势而下,一举攻破国都,皇城大乱。

从昨夜攻城伊始,宫中就早己乱的不象话,各宫娘娘宫女内侍,早都将宫中能拿得走搬得动的,通通席卷一空,各自逃命去了,她们这些人只是听了蔷薇的分析,说如今城中大乱,出去难免为乱兵所伤,反而不如呆在宫里安全,再加上他们身份低微,就算朝云攻破了皇城也不会对他们怎么样,倒不如先安心呆着,过两日情势稳定了再悄悄溜走。

蔷薇对他们说了这些话之后,却并没有和他们呆在一起,反而自己一个人向着皇宫南边跑去,说是有不得不做的事情。所以,如今有可能在南边帝国档案馆出现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公主莲华的贴身婢女,也是公主最爱不释手的玩具:宫女蔷薇!

听过莲华说的话以后,大殿中陷入了一片奇怪的安静,几乎连呼吸声都变得清晰可闻。莲华觉得自己的脊背上开始冒出细细的一层冷汗,下意识的想要抬头去看面前这个男子的表情,可又知道绝不能这么做。

短短的片刻时间,莲华却觉得仿佛有几个世纪那么长,就在她以为面前的人己经戳穿了她的慌言,等着束手就擒的时候,那个男子却忽然开口说话了,依然是那种漫不经心的口吻:“你叫什么名字?”

莲华心中一喜,他这么问,那就是相信自己所说的了,于是连忙答道:“奴婢初五。”

“初五?”面前的人轻轻的重复了一句,不知道为什么,莲华感觉到他在笑,甚至能够想像到他轻轻的勾起唇角的样子,只听那声音再次说道:“我记住你了。推荐163shenghuo.com

紧接着,莲华看到眼前的黑袍下摆极其潇洒飘逸的一旋,然后慢慢退离自己的视线。

莲华一直维持着自己低头行礼的姿势很长时间不敢动,直到暖儿上前来轻轻的叫道:”公……初五姑娘!”莲华才下意识的啊了一声,抬起头来。

四下望一眼,发现跟着那人来的士兵也早己随着那人的离去退了个干净,殿中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只有自己宫里的四五十个内侍宫女,殿门也己经关上。

莲华扫视了那些下人一眼,忽然极轻极轻的开口问道:“有谁知道这次朝云大军,是谁率领的?”

“启禀初五姑娘……”殿角处传出一个细弱的声音:“奴才听说,这次率领朝云大军,犯我天朝的人,就是曾经在我国做过三年人质的朝云国二皇子,靖王爷御?流光!”

“什么!”莲华猛的一把抓住了身边暖儿的手,用力之大让暖儿的眼眶中几乎一瞬间就涌上了泪水,只见莲华额头有青筋突突跳动,面上神色可怖的厉鬼一般。

蔷薇军!这三个早就听闻的字眼猛的跳进莲华的脑海。

她早该想到是那个人不是么?否则,又哪里会有人恶心巴拉的管自己的亲军叫什么蔷薇军的?

她本以为那个人应该早就死了,当她知道御流光居然没有死的时候,还曾经好好的问候过一次蔷薇,为了断掉那个贝戋婢的念想,她费了多少了心力,可如今,居然亲手把那个贝戋婢送到了御流光的手里。

可恶!

莲华的另一只手紧紧的攥成拳,连指甲掐入肉里都不觉,面上更浮现出一种疯狂似的神色:蔷薇,蔷薇,你想跑,我偏不让你跑;你心心念念想着那个人,我偏不让你如愿,我倒要看看,我们究竟,谁斗得过谁!

旧日之伤(三)

不是,这个不是,这个也不是……

在哪里,到底在哪里?

昏暗的帝国档案馆里,一抹翠绿色的身影在浩如烟海的一排排书架档案中拼命的翻动找寻,蔷薇己经在这里找了整整一夜,虽然在赤焰皇宫中的这十余年来,她利用莲华给她的特权,曾经无数次的陪同她进入过这个档案馆,但每一次都只有短短的一两柱香时间,而且不能翻动,所能查察的东西极其有限。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昨夜大乱一开始,她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终于可以来这里好好的找她想要的东西。可是一夜了,整整一夜,她居然什么也没有找到。

一把将面前书架上的东西通通扫落在地,蔷薇绝望的靠着书架慢慢滑坐下来。没有,什么都没有。

三十年前,风林历一千五百三十三年的记录就像是凭空消失一样,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留下。

这么干净,这么彻底,除了被有权调动的人整体抽离之外,根本不会再有其他任何可能。

怎么办?谁来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蔷薇将脸深深的埋在膝盖中间,泪水顺着脸颊不受控制的流下。《王妃也愁嫁》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十二年了,整整十二年,她甘心在赤焰皇宫中为奴为婢,忍受所有的轻贝戋和折辱,只是为了查清三十年前那件事情的真相,可是任凭她用尽一切方法,却连一点点只言片语都查不到。

宫中的老人早己换了数茬,就连壮年的将军和士兵也有一半做古,再加上每个人都对那件事情讳莫如深,才刚刚提起一个字,就会走的连人影都不见。

她除了把希望寄托在这庞大的帝国档案馆上之外,再也没有任何办法,可是如今,她几乎挨个找遍了整个帝国档案馆,却还是什么也找不到。

挫败感如蚁噬一样爬上心头,咬的心脏又疼又痒,抽搐着难受。娘亲,我没有用吧?是不是特别的没有用?我居然什么也查不到。

泪水透过翠绿色的裙衫,沾染的膝盖上一片温热,让蔷薇忽然想起许多年前娘亲死的时候,拼命的咳着血,她用手去擦的时候,也是这样温热的感觉。

那个时候娘亲死命的瞪大眼睛看着她,喉咙中嗬嗬连声,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她跪在娘亲身边拼命的摇头,她知道娘亲在执着什么,知道娘亲要她承诺什么,可是她拼命的摇头,拼命的摇头,她不想说那句话,总觉得一旦说了那句话,这辈子,就再也没有重见天日的一天。

可是娘亲就好像看不见她的痛苦一样,只是死命的瞪着她,不住的从喉咙里挣扎着发出声音,鲜红的血随着娘亲的挣扎一口一口往外吐。她拗不过娘亲,于是爬过去用小小的手抹着娘亲嘴边的血,哭着喊道:”蔷薇知道了,蔷薇发誓,一定会查出那件事情的真相,一定会查出来的。”

几乎是在她说出这句话的一瞬间,娘亲的身体一挣,然后慢慢的闭上了眼睛,仿佛,走的极是安心。

可是她却在旁边怔愣了整整一夜,直到第二天莲华派宫里的人来接她,她还是那样傻愣愣的坐在娘亲血污狼藉的尸身旁边,一语不发。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样,仿佛是糊涂的,可是又说不出的清醒,冥冥中觉得有什么东西暗沉沉的,将她整个人生的阳光,全都遮挡住。

不可以,我不要那样!

蔷薇猛的站起身来,胡乱的擦了擦脸上的眼泪,自己给自己打气:找一找,再仔细找一找,一定有什么地方还没有找到,或者是疏漏了,档案馆这么大,我一定可以找到什么的。

像是疯了一样拼命的翻找着身边的卷册,不是的东西就扔的满地都是,激起一片尘土飞扬。

猛然间哐啷一声巨响,蔷薇下意识的转头向门口望去。

只见原本被牢牢关闭的房门此时向两边洞开,阳光从门口倾泻而下,阳光中,一个黑色的人影卓然而立,阳光照在他头顶的金冠上反射出灼灼的光彩,袍角一朵血色蔷薇在风中翻滚飞舞。

蔷薇呆呆的看着阳光中的身影,手上的卷册啪嗒一声掉在地上都没有察觉到。

眼中泪痕未干,唇角却悄悄的扬起一朵笑意:呵,好久不见了,我的——阳光。

愉快的张口就要打招呼:“流……”

“公主殿下,别来无恙!”那人的声音清俊冷冽,带着一种漫不经心的调侃。

蔷薇脸上的笑容瞬间僵硬,几乎是第一时间了解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和自己如今的处境。

深吸一口气,将满心的喜悦尽数压下,蔷薇面上浮现客套又公式化的笑容:“二皇子殿下,别来无恙。”

阳光肆无忌惮的洒落在二人中间,蔷薇却忽然觉得透不过气来,许多年前的那种感觉再一次沉沉压下,有一种令人恐惧的黑暗以她无法预料无法承受的速度铺天盖地的笼罩,几乎要将她整个一生的阳光,通通遮掩。

旧日之伤(四)

“本王来的仓促,惊吓了公主,还望公主莫怪。”流光面上的笑容真诚,看着一身狼狈,灰头土脸的蔷薇,说的仿佛真的万分抱歉。

蔷薇轻轻一掸衣裙,淡然说道:“莲华家门不固,被人趁虚而入,原也怪不得二皇子。”神态矜持,语意高贵,隐然中带出皇家贵胄的气度,尊贵非凡。

流光碰了软钉子,倒也并不在意,只微微一笑,又开口说道:“本王有一个不情之请,还望九公主答应。”

“二皇子旦说无妨。”

“朝云赤焰两国数代睦邻友好,今日小有碰撞,想来也必不至于破坏两朝多年的情谊,因此,如果公主不介意的话,本王希望两朝能够亲上加亲,请公主下嫁本王。”

蔷薇神情一震,抬起头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这个笑容浮华,态度不恭的男子,眉眼依旧是记忆中的样子,俊秀中透着英气逼人,只是眸底的黑白分明似是笼上了一层薄薄的雾气,让人再也看不出他在想什么。面部的轮廓比起七年前更清晰了一些,没了婴儿肥带来的小小圆润,更显得干净利落。薄削的唇瓣在印象中总是略带不甘的紧紧抿着,而如今,却总是似有若无的暗含着一丝笑意,仿佛对这世间的一切,都可以冷眼旁观嘲笑。

越打量,越心惊,终于忍不住逃避似的垂下了眸子,没有了,那个把她抱在怀里,用温和令人心安的语气对她说:“不要怕,以后我会保护你”的人没有了。

她的阳光,没有了。

“公主可愿答允本王的提亲?”漫不经心的嗓音在空气中轻飘飘的响起,流光半眯着眸子,将眼前女子的每一个细微表情都收入眼底,心底里忽然涌起一股猎人追踪了许久终于看见猎物的兴奋:七年了,他等这一天,居然己经等了七年。

“二皇子不必高抬莲华。”再次抬起眼眸的时候,蔷薇的眼底己是一片平静,就仿佛刚才的探究与疑问,从来没有存在过。从容的直视着流光的眼睛,蔷薇微微嘲讽的说道:“我赤焰国都都己经成了二皇子的囊中之物,居然还只是小小碰撞,真不知道二皇子所谓的大冲撞,又该是什么样子。破国之囚,本无资格与二皇子讨价还价,但是二皇子既然想借莲华的名义迅速安定旭日城,那就必须答应莲华三个条件,否则莲华宁可自尽于此,也绝不为二皇子所用。”

“请公主示下。”流光轻轻一笑,他只说一句,眼前的女子就能将他的用意想的透彻,和聪明人打交道,总是让人特别心情愉快。

“第一条:朝云军队入城之后,不得滥杀无辜!”

“这个自然。”

“第二条:不得放任兵士烧杀抢虏,女干淫妇女。”

“也可。”

“第三条……”蔷薇犹豫了一下,才轻轻说道:“皇宫里的人都是些听命行事的奴才罢了,若二皇子不反对,就将宫里的人,都放出去吧。”

“看不出公主倒是菩萨心肠。”流光挑挑眉毛,转而语气一肃,正色说道:“这三个条件本王都可应允,既然这样,那公主就算是答应本王的提亲了吧?”

“是!”蔷薇迟疑一下,才下定决心般用力点点头。其实无论她同意与否,这场婚礼都势在必行,既然这样,还不如配合一点,好为自己争取到更有利的条件。

“很好。本王就知道公主必是深明大义的。”流光露出满意的笑容,跨步上前一手执起蔷薇还满是灰尘的手,对着身后一名侍卫朗声吩咐:“传令下去,朝云二皇子靖王御流光,与赤焰九公主莲华,于明日喜结良缘,两国休兵止战,永为秦晋之好。为庆祝此等天大喜事,旭日全城大赦三天,凡不抵抗我朝云军队者,准予发给盘缠返回乡里,其余犯罪,一律既往不咎!”

“谨遵将令!”

看着那侍卫转身离去,流光转头望着身边一身灰尘的蔷薇,微微皱了皱眉,轻声说道:“本王送公主回去梳洗一下。”

“有劳王爷。”蔷薇淡淡应声。

流光却接着仿佛不经意的说道:“红莲宫的宫人对公主甚是忠心,这般大乱也没有弃宫而去,就连公主的贴身婢女都还在。对了,公主的那个婢女,是叫什么名字来着?若是本王没有记错,该是叫蔷薇吧?”

“王爷好记性。”蔷薇心下轻轻一颤,心中竟涌上几分喜意,他居然还记得自己。然而目前的处境实在不是她该欣喜的时候,于是控制着面上的表情,声音毫无起伏的说道:“蔷薇命薄,己于数年前死了,如今的那个婢女,叫初五,用着倒也还算合心。”

“原来是这样。”流光本就俊美异常,此时带着耐人寻味的表情展颜一笑,刹那间令蔷薇眼前一亮,颠倒众生。

旧日之伤(五)

流光带着蔷薇一同回到之前红莲宫中的那个偏殿,说是陪她一起挑几个平时用惯了的奴才,蔷薇口中不说什么,心下却是了然。

这种时候能把流光引到档案馆去,诬陷自己是公主又冒充公主贴身婢女的人,除了真正的公主莲华,再不做第二人想。

莲华平日与自己出宫游玩的时候,都自称叫作初五,方才流光表面平静的话语下面暗藏机锋,一个应对不当,都有可能把自己和莲华通通葬送。她抱着赌博的心态按照自己猜测的说了,流光没有反驳,说明自己猜对了,可是从骨子里,眼前这个与七年前早己不可同日而语的男子还是不信的,哪有一个贴身婢女会如此轻易就吐露主子的去向?乱兵之中,就算她说不知道,也没有人能为难她。

流光跟着自己到这里来,并不是有多好心,其实只不过是想亲眼看看,她能不能自然而然的找出那个叫初五的婢女。

守卫的兵士殷勤的为主子打开大殿的门,流光笑的温和:“公主随意挑两个合意的奴才吧,其他的人,就照之前答应公主的,打发出去自讨生路。”

“谢王爷。”微微的点了点头,蔷薇目光四下一巡,然后轻声开口说道:“家国沦落,难为各位对莲华不离不弃,莲华感激不尽,但莲华与各位缘尽于此,还望各位此后,小心珍重。”

一席话语意双关,既挑明了自己现在的身份,又叮嘱他们,出去以后小心说话,不要说漏了不该说的事情。她方才要求流光遣散宫中人员的要求,本就是存了这分越少人知道越好的心思。

不管怎么说,都是她欠着莲华的,既然欠了,早就随时做好要还的准备。

看着众人各个神情不一,复杂又尴尬的表情,蔷薇伸手点向莲华的方向,轻声叫道:“初五……”略一思索,仅留下这个真正的公主是不够的,她总还要人照料,于是又加了一句:“还有暖儿,你们两个可愿意留下继续服侍本公主?”

莲华连忙下跪,暖儿一脸不愿,但感受到莲华阴狠的目光后,也赶紧跟着莲华一道跪下,恭声说道:“奴婢愿意!”

“如此便好。”流光握着蔷薇的手温和的说道:“有两个可心的人服侍着,总不至于叫公主再受了委屈。”又微微侧头向后说道:“来人,吩咐灶上准备热水,送到公主的寝房里,让这两个奴才伺候公主梳洗!”

听到流光的吩咐,蔷薇心里顿时一松,还好,真的没有猜错,这最难应付的第一关,总算就这么过去了。

亲自将蔷薇送到寝房门外,流光微施一礼,淡笑离去。蔷薇神色复杂的看着流光的背影,却被莲华用力一扯袖摆,不得不快步跟进了房门。

红莲宫外,一个半边流海长长的遮住了面颊,约摸二十四五岁的男子犹疑的看着流光,轻声叫道:“主子?”

流光面上的笑在转身背对蔷薇时早己敛去,眸子里是刻骨的阴狠,听到厉玄叫他,转回头望了一眼,忽然又笑开来,带着一贯的漫不经心问道:“怎么,厉玄,不好玩吗?”

厉玄皱了皱眉头,不再说话。

种下什么样的因,就活该咽下什么样的果,以那个女子七年前的所作所为来说,无论流光想要怎么对她,都是她自作自受。

额角上被流海遮住的伤痕开始隐隐的疼痛起来,多少年了,明明是早己好了的旧伤,可是只要一想起那时的场景,就还是会忍不住的疼痛。

看着厉玄紧握起的双手,流光拍了拍他的肩,关切的问道:“厉玄,又想起那时的事情?”

厉玄的身体骤然放松,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明明他才是侍卫,却要主子来关心,于是摇摇头,轻声道:“还好。”

流光了然的笑笑,伸手抚上自己的左侧胸口处,目光越过厉玄望向远处的半空,声音缥缥缈缈的浮在空气里:“没关系,不用忍着,我了解那种感觉,因为我的伤口,也正在对我叫嚣说:它很疼!”

赠君明珠(一)

“你先出去!”莲华伸手对着大门一指,不客气的对暖儿说道:“有人靠近就大声通报,机灵点儿,明白么?”

“是,初五姑娘。”暖儿不甘不愿的答了一声,又看看屋里两个人之间诡异的气场,本能的觉得,还是暂时先离开比较好。

门吱呀一声关上,房间内顿时陷入一种令人窒息的安静。

莲华定定的盯着蔷薇,蔷薇垂下眸子看着青石的地板,却是谁也不说话。

半晌,还是蔷薇先开了口,叹息一声说道:“公主为什么不走?我明明告诉过公主,我己经安排了乐池准备好易容之物在皇宫东门外等着,只要一见到公主,就会带你到冥烈那里去。冥烈的三千禁卫军早在围城之前就己经撤到了青溪峰,有他在,自然会想办法送公主去琳琅与大王和各位皇子们团聚。”

下巴一痛,脸被人掐着硬生生的抬高,被迫面对莲华狰狞的面容:“本公主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奴才作主?看来本公主给你的“疼爱”还是不够啊~”

用力将蔷薇的头甩到一边,莲华厉声喝道:“跪下!”

蔷薇的身体下意识的一哆嗦,却听话的慢慢蹲下身子,直挺挺的跪在地上。

这里本就是莲华的房间,一事一物自然都熟到极点,大步走到一边的墙附近,伸手摘下挂在墙上的一柄象牙柄夹金丝长鞭,在空气中啪的一声抖开,发出清脆的爆裂声。蔷薇的身体随着爆裂声,再次不自觉的狠狠一颤。

几步走回蔷薇的背后,毫不留情的高高举起鞭子,没有一点怜惜念旧,莲华咬着牙用力的挥舞下去。

“唔!”蔷薇猛的发出一声压抑的低吟,却极快的闭上了嘴巴,整齐的牙齿死死的咬住下唇,用尽全身的力气去忍耐。

“贝戋婢!”莲华心中似是有什么极大的愤恨无法发泄,手上的鞭子一鞭狠似一鞭,结结实实的落在蔷薇疲弱纤细的身体上。

血丝一点一点从碧色的衣衫上渗出,晕染成点点花瓣的形状,碧血桃花,说不出的惨烈,说不出的妖娆。

蔷薇的隐忍似乎再一次激怒了莲华,她猛的将手扬到最高的程度,用尽全身力气,狠狠一鞭抽下,鞭柄的反作用力过大,竟然脱手而出,而蔷薇也终于忍不住闷哼一声,身体直直的向地上倒去……

恰在此时,门外传来暖儿高声的通报:“启禀公主,沐浴的热水己经准备好,请公主移驾浴房!”

“知道了,公主马上就到!”莲华瞪一眼地上努力挣扎起来的蔷薇,随手拿过一件披风扔在蔷薇身上,盖住她身后的血痕,然后蹲下身子,用手掐起蔷薇的下巴,冷笑着说道:“就让奴婢来伺候公主沐浴!”

浴桶中的水不冷不热,刚刚好,水面上漂着些红红白白的花瓣,无论怎么看,都是香汤美人,引人无限遐想的画面。

然而这样的待遇,对于此时的蔷薇来说,却无异于世上最痛苦的刑罚。

“下去!”看着蔷薇扶着浴桶迟迟不愿坐下,莲华忽然手上用劲,一把将她按入水中。

“啊!”热水刺激着伤口,钻心的疼痛,蔷薇的身体激烈的反弹了一下,直觉的想要站起来,却被莲华用力的按在里面。

一手按着蔷薇,另一手用木勺一瓢一瓢的从蔷薇肩头向下浇水,暖儿又被赶到了门外,一向养尊处优的公主殿下,居然真的亲手服侍一个小小的婢女沐浴。

习惯了水温的刺激,背上的疼痛稍稍减缓一些,绕是如此,蔷薇的面上却还是疼出了一层细汗。

“公主殿下,对奴婢的服侍可还满意?没有让您不舒服的地方吧?”莲华伏下身体,在蔷薇的耳边恶质的轻声说道。

蔷薇抿着嘴唇,一言不发。

莲华扶在蔷薇肩头的手忽然向下一滑,摸到蔷薇背上新被鞭打出来的伤口,用力按去。

“啊!”蔷薇猛的挺直了脊背,下意识的叫出声来。

然而嘴唇刚刚张开,忽然觉得喉中一凉,有什么东西顺着自己的食管一咽而下……

一把推开莲华,蔷薇动作激烈的转过身背靠在木桶的另一边,一手扶着自己的咽喉,惊恐的看着莲华,颤声问道:”你……你做了什么?”

王妃也愁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王妃也愁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贵州锦屏:摆古欢庆“六月六”

    7月18日,锦屏县彦洞乡瑶白村村民在吹芦笙迎接宾客。当日是农历六月初六,贵州省锦屏县彦洞乡瑶白村村民身着盛装,汇聚于寨中的戏楼前,摆起长桌盛宴,举办摆古活动,欢庆“六月六”。摆古是一种反映该地区侗族迁徙历史的口头文学,是融歌、舞、戏、演说等表演艺术于一体的民俗盛会。7月18日,锦屏县彦洞乡瑶白村村民身着盛装前往寨中戏楼摆古。7月18日,锦屏县彦洞乡瑶白村村民身着盛装前往寨中戏楼摆古。7月18日,锦屏县彦洞乡瑶白村村民向远道而来的客人献上拦门酒。7月18日,锦屏县彦洞乡瑶白村村民敲锣打鼓欢庆“六月

  • 《肇论疏(陈)——又肇法师答刘隐士书》疏引(六)

    原文第三重。請詰下。遣言表理。有三師。一反釋。亦是非相對也。智之生也極於相內者。智生於相。相生於封。有相智生其中也。法本無相聖智何知者。異於世知秤無知也。世秤無知者。異於木石秤為知也。二。且無知下。就智體遣知無知。無知生於知。知無故無知亦無也。無有知也謂之非有。無無知也謂之非無。此句所遣知無知。即非有非無也。所以虗不失照照不失虗。此句明忘懷也。泊爾永寂下。體非閡礙。故不能使生有無也。此中明義。上十釋九難義無異途。故安法師波若略云。夫波若之為經也。文句累疊。義理重複。或難同而答異。或殊問而報同。難

  • 少年版《红楼梦》电影、电视及舞台剧小演员海选拉开序幕

    据【美联社讯】由好莱坞电影学院及世界青少年文联主办的少年版《红楼梦》昨日召开海选新闻发布会。活动目的是为了培养青少年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热爱,在海外传承和传播中国传统文化,为青少年提供学习中国戏曲、舞蹈、歌唱、和舞台、电影表演艺术的机会,美国阳光教育学院、美国好莱坞电影学院和世界青少年文学艺术联合会将联合主办《少年红楼梦》舞台剧、电影的小演员海选培训活动。本次少年版《红楼梦》形体指导老师迪拉热上台讲话。她说到,我是阳光学院的舞蹈老师是本次的活动的形体指导与编舞,我希望通过本次少年红楼梦歌舞剧让我们在

  • 金庸笔下美丽接地气的西域少女 非香香公主却是她

    在中国古典诗词中,有很多诸如,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这样的诗句,给后世的读者,带来很多关于边塞的风光,以及对于西域异族的遐想。大约如此,这些美丽的诗句,也影响了武侠小说作者,让他们不吝笔墨去描写西域。在侠骨柔情的世界里,不但有侠肝义胆,而且还有动人爱情,这就需要美丽的女主,哪怕是异族少女。金庸先生就是这方面的高手,在他的处女作中,就有过香香公主和霍青桐两位美女的描述,其中香香的美,让乾隆皇帝为之迷乱,美丽可想而知。事实上,在金庸的另一部作品白马啸西风中,还有一位美丽的哈萨克少女的描写,当然她没

  • 二十五史阅读笔记之汉书 |册封刘濞终导致七国之乱

    刘濞作为高帝刘邦哥哥刘仲的儿子,又能够带兵打仗,因此得到了高帝的赏识,后来被封为吴王。但是刘濞是不甘居人下之人,如高帝所言,有造反之气色,因此,高帝对刘濞的册封,就为日后的“七国之乱”埋下了祸根。刘濞造反,在客观条件上也具有优势。吴国有出产铜的矿山,铜是古代铸币之物,有了铜矿就有了铸造国家货币的原材料,而刘濞又是一个不安分之人,于是就招募天下亡命之徒偷偷铸钱,并在东边煮海水为盐。钱为国家货币,盐为国家专营,加之不向朝廷纳税,刘濞这些举动已经表明他的反叛之举拉开了序幕。刘濞造反的导火线是什么呢?太

  • 二十五史阅读笔记之汉书 |受到几代皇帝赏识的刘交

    刘交作为刘邦同父异母的小弟,追随刘邦打下了汉朝的江山,因此得到了刘邦的信任和赏识,到了“与卢绾时常侍奉皇上,出入卧室内,转达国家机要大事”的程度,可见刘邦对刘交是何等信任。刘交一向以阅读精通《诗经》而著称,如书中所言:元王喜欢《诗经》,诸子都读《诗经》。申公最初对《诗经》作注解,名为《鲁诗》。元王也跟着替《诗经》作注解,名为《元王诗》。作为一位诸侯王,能对一部书的阅读达到这种地步,实属不易。刘交还有一个特点就是礼遇臣下,书中提到一件事儿:元王尊敬并礼遇申公等,穆生不爱好喝酒,元王每次摆酒设宴,常

  • 道家姓名---十二守护神兽之(鳯冠鷄)

    酉十二守护神兽之中的“鳯冠鷄”与十二地支中的“酉”金相融合,“酉”金為寺鍾,居于西方正位,“寺”乃西方佛界聖地,佛家最高统领之人释迦摩尼所居之所。“酉”是天干“庚、辛”的底蕴根基,五行屬金,故將“酉”金歸類於寺鐘。“酉”的位置接近近“戍、亥”之地,“戍、亥”立於西北天門,當寺鍾敲之際,則響徹天門。根据五术经典“山医命卜相”的记载,古人在總結命理經驗時,凡是出生在“酉”年的人,时辰在天门初开之前的“寅”时,或者大运流年有“寅”木出现,謂之“鍾鳴山谷”,應聲響亮,人生遭逢大的机遇,不但有贵人提携,而

  • 《局面》王志安纽约专访“神秘人”自曝行踪是无谓冒险

    在自媒体的版面上看到《局面》出镜记者王志安,专程赴美国深入采访周立波事件,在对当事人之一唐爽进行专访后,接到“神秘人”电话约访,应约前往指定地点,并在自媒体上实时报道个人行踪,诸如“自由女神像正面10米”、“911纪念碑下”等。如此这般,是出于对“单刀赴会”之安全的考虑,还是故意为之以吸引自媒体读者及“吃瓜群众”的关注?不得而知,也令人费解。唐爽在纽约接受《局面》专访笔者作为做过多年媒体工作,并在美国洛杉矶中文媒体当过记者、编辑算是资深媒体人,对“王局”这种自曝行踪的冒险做法不以为然。笔者当年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