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奴家》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0/25 21:35:44 来源:网络 [ ]

小说:小奴家

第一章:出嫁

 正是四月末五月初,春夏交际的时节,此时万物已经复苏,草木也一点点的葱茏了起来。版权163shenghuo.com

 青石村是一处背靠大山的村落,村子里面的人不多,日子过的也清苦,幸好有这大山赏一口饭吃,不至于把人饿死。

 一场新雨过后,空气中带着泥土的味道,显得格外的湿润清新。

 今日村子里面的人,难得没有下地或者是上山挖野菜,而是都去了村中央的一户人家之中。

 这是张家,今天张家大丫头张秀娥出嫁。

 来来往往的人,身上也难得的换上了稍微好点的衣服,饶是如此,有不少的人衣服上面还是打着补丁的,这些人多数都是拖家带口的。

 来吃这么一次饭,最少也得随十个铜板的礼,光猪肉就能买一斤了,这要是不吃个够,哪里对的起礼钱?

 张秀娥此时闷声坐在晦暗的屋子里面,眼睛微红。

 屋顶已经发黑,露出了被虫子啃噬过的痕迹,墙上也早都长满了青苔,至于脚下,更是泥汤满地,这是昨夜下午屋子漏雨留下来的。《小奴家》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张秀娥一身明红色的嫁衣和这屋子格格不入。

 说是嫁人,但是的确不是什么能开心的起来的事情,对方是地主的儿子,可是这家世再好,也架不住这人要死了!

 据说聂公子得了痨病,药石无医,眼见着出气多进气少,聂老爷的心中悲痛,要给自己的儿子冲喜,找算命先生算了命,这十里八乡的,张秀娥是唯一八字相符的。

 因聂地主的儿子等不了多久了,所以这场亲事办的多少有点仓促。

 张秀娥的奶奶张婆子拿了礼钱,才不管张秀娥的父母此时都不在家呢,婚姻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是张秀娥父亲的母亲!自然有权利做这个主!

 胖媒婆给张秀娥开脸上妆,她那干瘦的脸上,看不出来一点姿色。

 换衣服的时候,不小心露出来的一块手臂上,也满是青紫色的痕迹,看起来平时没少挨揍。

 一个面容白皙的少女,此时走了进来。

 看到张秀娥身上那一身带着金丝的嫁衣,顿时就带起了贪婪的目光,这不是旁人,是张秀娥的小姑张玉敏。来自163shenghuo.com

 亲礼仓促,媒婆身兼数职,这个时候已经忙得和陀螺一样,见妆上的差不多了,就出去探听迎亲的队伍来没来。

 此时到是给了张玉敏机会,她艳羡的看着张秀娥头上的珠钗,颐指气使的嚷嚷着:“喂,你把那个给我拔下来!”

 张秀娥颤抖的看了一眼张玉敏,细声说道:“这是聂家的东西,不能……不能给你。”

 张秀娥的性格最是懦弱,她的母亲一连生了三个女娃,张婆子不待见她的母亲更不待见她,至于小姑张玉敏?那是她的老来得女,可是宝贝疙瘩一样的存在,所以张秀娥没少被张玉敏欺负。

 张玉敏皱着眉毛,一张还算清秀的脸上有了几分狰狞。

 她当下就走了过去对着张秀娥就掐了几下,怒声骂道:“你这还没嫁过去呢,就敢摆少奶奶的谱了?”

 张秀娥咬牙忍着,却不敢反抗也不敢喊疼。

 张玉敏此时已经得意的从张秀娥的头上拔下一根纯金的钗子,带在了自己的头上,家中没有镜子,她就对着脸盆里面的水照了一下,显得格外满意。

 她的目光滴溜溜的转,心中想着,可惜这一身衣服不能扒下来。《小奴家》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这么想着,她对张秀娥就多了几分怨恨,不过就是一个贱胚子,凭啥穿这么好的衣服?

 “花轿来了!”媒婆挤着自己臃肿的身子就进来了,看着那木头一样的张秀娥,心中带起了几分鄙夷,就算是这次聂公子好起来了,这姑娘怕是也不可能真的是聂家的少夫人!

 媒婆一眼就看到了张玉敏头上的发钗了,冷哼了一声一伸手就拔了下来!

 这东西可都是聂家的,如今给张秀娥穿戴,不过就是为了一个面子,到时候肯定是要收回去的!

 说是娶亲,其实和用十两银子买了张秀娥没啥区别,哪里能和正经少夫人一样对待?

 张玉敏平常在家中横行霸道习惯了,这个时候厉声叫嚷着:“东西还我!”

 “玉敏姑娘,我劝你还是老实点,你要是坏了今日的喜气儿,聂老爷家的人可不是好说话的!”胖媒婆冷哼了一声。

 此时已经有几个粗使婆子一样打扮的人到了屋子之中,这是聂家来的人。

 媒婆扶着张秀娥出门,院子之中停着一辆圆顶的红木花轿。

 张婆子此时正站在花轿的旁边伸手摸着咧嘴笑着,此时张婆子的脸上擦满了面粉,她可没有钱买脂粉,她想用媒婆带来的脂粉,可是媒婆也不是省油的灯,哪里会给她用?

 于是她就咬牙买了白面,往自己的脸上摸了两把,此时她的头上还带着一朵红纸扎成的大红花。

 她哼着小曲,一边摸着花轿一边拦下到院子来参加亲事的人,讨了那礼钱。

 大家的心中都不悦,这哪里有主动讨礼钱的?

 等着众人到了这院子里面,看到那几张破破烂烂桌子上,摆放着的东西的时候,心就更凉了。

 大家都以为今天张秀娥嫁给地主,这家中好歹能准备点好的饭食,可是这桌子上一共就五个盘子,这盘子还多少都有点豁口,一个清水白菜,一个土豆片,一个盐水菠菜,还有一个盘子里面,装的是黑面馍馍,最后一个到是有点荤腥了,是韭菜炒鸡蛋,韭菜多鸡蛋少。推荐163shenghuo.com

 看到这一桌子的菜,大家的心中就更气不过了!他们为了不落面子,这次随礼的时候可是下了血本的!

 有人不服就嚷嚷了起来:“我说张婶子,你这不是坑我们的钱吗?把钱退给我们!”

 张婆子双手一掐腰,张开自己用红纸涂了的血盆大口,大声嚷嚷着:“你们都给消停点,秀娥以后可是地主家的娘子了!现在你们拿这几个铜板算什么?我以后让我秀娥和聂地主说说,把大家的租子免一些,可不就什么都有了?”

第二章:克夫

 聂家来的人听到这,目光之中带起了几分鄙夷,这还真是痴人说梦。

 这些人此时已经想快点离开这一院子猪粪味儿的农家院了,直接就把那几乎不能自己走路的张秀娥,塞到了花轿里面。

 张婆子看到这一幕,眼睛一转,就吩咐着自己的三儿媳妇:“你在家招待着,我跟去看看!”今天聂家少不了大鱼大肉的,去吃个饱再回来才够本呢!

 说着竟然领着张玉敏,要跟到聂家去!

 聂家这次也来了一个主事的婆婆,打心眼里就轻贱张家,她冷哼了一声说道:“你还是别跟着了,要是冲撞到了我家公子,仔细你赔不起!”

 说着也不等张婆子说什么,这主事的婆婆就吩咐了两个人,押着张婆子往张家送。

 张婆子骂骂咧咧的:“我们张家可是聂家的亲家呢,你们怎么能这么对我们?你们这些狗眼看人低的东西!”

 不过此时她骂也没什么用了,聂家的人只想赶紧把这穷丫头抬回去冲喜,才不想多争执呢!

 聂家今日要迎娶新妇,可是感觉并不怎么热闹,反而是冷清的很。

 聂家在这十里八乡的,可是数一数二的大地主了,单说那门上的匾额,都是鎏金!门口还立着两座威武的石狮子!可气派了呢!

 不过此时花轿走的并不是正门,而是从侧面的角门进去的。

 张秀娥正从自己的袖口里面,摸出了一个发馊的馍馍吃着,张婆子说她左右都要出嫁了,多吃多赔,没给她饭吃,这还是她早前存下的。

 聂家今天也没有什么宾客过来,这冲喜可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再加上聂老爷因为聂公子的病,憔悴了很多,此时实在没精力应付客人。《小奴家》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夫人,人来了吗?”聂老爷有一些焦急的问道。

 聂夫人看起来不过三十出头,可谓是风韵犹存光彩照人,此时她轻笑了一下说道:“到了。”

 此言刚落,一个干瘪的老头就急匆匆的走了过来:“公……公子没气了!”

 聂老爷的身子微微一晃悠,整个人就栽倒了过去。

 至于聂夫人,闻言脸上带起了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

 ……

 村中央的位置生着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槐树,正是正午时分,不少人下地或者是挖野菜回来的人,都会忍不住的在这歇一歇。

 此时几个婆子正眉飞色舞的说着什么。

 “嘿!我看这次老张家是走了大运喽!”

 “是啊,这次那张家大丫可是嫁了一个好人家,以后张家一家子可都要过有钱人的日子了!”

 一个五十多头的婆子,如同斗胜了的公鸡一样,负手阔步的在这走了一圈,满意的听着大家的议论,这便是张婆子了。

 她的孙女可是嫁到了地主家当正妻呢!以后稍微掉下点渣子来,就比这些穷鬼强太多了!

 这只是明面上的话,大家的心中可嘀咕着,这张家可真抠门,张秀娥嫁的那么好,也不整点像样的饭食!不过这些话,这些人可不敢当着张婆子的面说。

 他们不指望以后能沾光,但是还是免不了想着,若是给张婆子记恨上了,以后使绊子可怎么办?

 不管那张秀娥是不是冲喜,毕竟是嫁到了聂地主家啊!

 “唉!你们快看,那不是早上接张家大丫的花轿吗?怎么又回来了?”树下有个人忍不住的惊呼了一声。

 张家婆子微微一顿,往村口的方向看去。

 此时张秀娥正坐在花轿里面,痛苦万分的捂着自己胸口,手上还拿着一把染血的剪子。

 张秀娥咬牙低咒着:“这都是什么事儿啊!怎么就穿越了?”

 看着这一身大红的衣服,再看看手中的剪子,显而易见,这是一个自杀的新嫁娘!张秀娥此时觉得自己的脑子之中,隐隐约约的浮现出来一些原主的记忆。

 这些片段零零星星的,她这么想就有一些头痛欲裂,只是大概知道了,张秀娥被自己贪慕虚荣的奶奶,卖给了聂地主家那得了痨病快要死了的儿子冲喜。

 可是谁知道,花轿才到聂家,聂地主的儿子就没了命。

 聂夫人一口咬定了是张秀娥克夫,这不……张秀娥就被抬回来了。

 被抬回来的张秀娥也是一根筋的,想着自己要是这样回来,少不了被自己的奶奶打死,于是就趁乱摸了一把剪子带到了花轿上。

 之后的事情就简单了,这原主张秀娥一死百了,正在乘坐电梯的倒霉版张秀娥遇见电梯事故,醒来的时候就接收了这破败的身子。

 张婆子此时连忙冲到了花轿门前,一脸谄媚的看着花轿旁边的胖媒婆:“大妹子,这是咋回事儿啊?咋还把空花轿给抬回来了?”

 胖媒婆一脸横肉,此时语气不快的说道:“不是空的,你家张秀娥才过去,就把聂公子给克死了,聂夫人让我把人给送回来。”

 张婆子一脸惊怒的看着花轿:“你是说张秀娥在里面?”

 胖媒婆随手掀开了花轿的门,然后开口说道:“你可看清楚了,人我给你送回来了!以后咱们就两清了。”

 “不行,不行!这人都嫁到聂家了,怎么还能给送回来!大妹子,我可是给了你五十个大钱的,你是怎么办事的?”张婆子的声音尖锐了起来。

 之后就是两个人的争吵声了。

 张秀娥在花轿里面已经要昏厥过去了,她知道自己这是失血过多。

 要是再这样下去,她肯定是要一命呜呼。

 虽然说莫名其妙的穿越了,她的心中不痛快,但是好歹有命在,她可不敢保证自己就这样死了,还会不会有下一次睁开眼睛的机会。

 于是张秀娥就哑着声音开口了:“疼……”

 此时张婆子才不会看张秀娥一眼呢,这个丧门星,本以为她嫁过去家里就能过好日子了,哪成想竟然又被送回来了!

 不过好事儿的刘婆子,往花轿里面张望了一眼,这一张望,就看出来那大红的嫁衣上是染了血的,当下就惊呼了一声:“血!”

 “张秀娥自杀了!”

 “这次看张婆子还怎么嚣张,呸!”

 “夭寿嘞。”

第三章:清醒过来

 转瞬间,刚刚艳羡的声音就变成了嘲讽和鄙夷的,可见张婆子在村子里面的人缘不咋好,并没有人因为张秀娥的事情同情张家。

 后来张秀娥也没了什么知觉,只记得自己和一个破布娃娃一样,被人扔来扔去。

 等着她再次清醒过来时候,抬头就看见了那破旧的,已经有了裂痕的屋顶,歪歪斜斜的眼见着就要倒塌的墙,身上盖着的是一床带着异味的,硬邦邦的发黑的棉被。

 至于身下,不用手摸,张秀娥也能感觉到,那是一层稻草。

 旁边有一些聒噪的叫声,她侧过头来一看,这屋子里面有一处用围栏挡了起来,三只母鸡两只鸭子正在里面扑棱着。

 很快的,张秀娥就从原主的记忆里面知道了,这是张家的偏房。

 平时里面不住人的,主要就是用来做鸡圈和柴房。

 张秀娥苦笑了一下,如今看来这张家人是不打算管自己了,她的伤口已经不流血了,想来不会这么容易就死了,如此……她更是不能这么干熬着了。

 此时天色蒙蒙亮,大家都没有起来,也没有人管张秀娥的死活。

 到也方便了张秀娥折腾。

 她慢慢的坐起身来,扯开自己的衣服看了一眼。

 伤口并不是特别深,也没有到心脉处,这让张秀娥长松了一口气,幸好这小丫头下手的时候,有一些手抖。

 她找到了自己一块干净的里衣,扯了下来把自己的伤口包扎上。

 等着忙完这一切,张秀娥才感觉稍微好了点,肚子却是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张秀娥动了动,艰难的移动到一手之隔的鸡圈处,从围栏的缝隙里面伸手进去,摸了一个鸡蛋出来。

 是生的,但是张秀娥管不了那么多了,她失血过多又没吃饭,这样下去是会熬死的。

 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张秀娥把这生蛋敲开了一个小孔,允吸了一个干净。

 末了,她看着自己那堪比枯柴一样的手,张秀娥就算是不自杀,离饿死了也不远了吧?

 她想了想原主的记忆,最终决定把鸡蛋壳揉碎,扔给了那些鸡鸭,看着鸡鸭把鸡蛋壳吃掉,她这才长松了一口气,斜倚在墙上整理原主的记忆。

 原主的家的人口有点复杂。

 她的爷爷叫张宝财,这媳妇就是张婆子了。

 两个人一共生了三儿两女。

 张秀娥的父亲排行老四,上面有一个大姐,两个哥哥,下面还有妹妹,却是张婆子的老来得女,和张秀娥同岁。

 张秀娥的父亲名叫张大湖,母亲是周氏。

 父亲在张秀娥的记忆里面,是一个老实巴交的,愚孝过分的男人,母亲周氏呢,是一个干瘦干瘦的,一连生了三个丫头的可怜女人。

 张秀娥今年十五岁,才刚刚及笄,下面还有两个亲妹妹,分别是张春桃,还有张三丫。

 张秀娥常年生活在张婆子的压迫下,性格很是软弱,就说这一次嫁人吧,她几乎是没有任何反抗的就去了,不过想来也是,张秀娥就算是想反抗,也没这个本事。

 等着张秀娥才把记忆理的差不多,偏房的门就被悄悄的推开了。

 一个十二三岁的小丫头,探头探脑的走了进来,一身灰色的一看就知道是男子衣服改成的衣服,上面满是补丁,她的小脸干瘦,头发和稻草一样干枯,唯有一双眼睛亮的有神。

 张秀娥吓了一跳,连忙闭上了眼睛。

 这小丫头走过来之后,小心翼翼的查看了张秀娥的伤口,把张秀娥包扎的地方给解开了,然后往上面洒了什么东西。

 张秀娥感觉伤口一疼,忍不住的就睁开了眼睛,怒目看着这丫头。

 “大姐,你别怕,这是许大哥送来的金疮药,对伤口有好处的。”这丫头连忙安抚道。

 张秀娥这才回过神来,这是她的二妹张春桃。

 “春桃……”张秀娥艰难的开口了。

 张春桃连忙说道:“姐,你什么都别说了,我知道你的心中苦,但是咱们还是得活下去,你这要是死了,可就如了奶奶的愿了。”

 张春桃顿了顿补充了一句:“昨天奶怕我闹事儿,把是锁起来了,不然我拼了命都不会让你嫁过去的!”

 说到这,张春桃压低了声音说道:“奶奶说了,你要是死了,连个坟包都不会给你!还省口粮了。”

 “所以咱们得活着,好好的活着!”张春桃那青涩的小脸上满是坚定。

 张秀娥一下子就心酸了起来,忍不住的哭了。

 许是初到异世第一次被人关怀,许的原主的记忆,让张秀娥的心中对眼前的这个丫头感动不止。

 她的声音沙哑:“二妹,你放心,我会好好的活着。”

 张春桃笑了起来,从自己的怀中摸出来了一个黑面的菜窝窝,递给了张秀娥:“这是我昨天偷着藏起来的。”

 张秀娥知道,家中的孩子吃几个菜窝窝,张婆子都是会数清楚的,张春桃把菜窝窝留下了,肯定就是自己没吃饱。

 菜多面少,面还是粗面,里面混合不少麦麸,吃起了特别刮嗓子,但是她为了能让自己活下去,还是一口咬下去,

 她的心中暗道,二妹,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亲二妹,我以后一定让你过上好日子!

 正在说话间,门又一次被大力推开了。

 张秀娥连忙把嘴里面的菜窝窝给咽下去。

 张婆子看了一眼两个人,忽然间开口说道:“把你姐扶到屋子里面去。”

 张秀娥微微一愣,张婆子这是转性了?

 张家的屋子也没比偏房好到哪里去,地面泥泞,几乎没有落脚的地方,一张瘸腿的,用圆木疙瘩支撑起来的床,就放在这屋子里面。

 这是张秀娥姐妹三个的床,上面的被子也是硬邦邦的,带着已经洗不干净的黑色,一看就有很多年头了。

 等着到屋子里面,张秀娥看见了那送自己回来的胖媒婆,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了。

 “我说,你还真是好运气,你不知道啊,昨天还真是好险,你刚刚到聂家聂公子就没气儿了,可是谁知到晚上的时候聂公子竟然缓过来了,聂夫人说了,这多亏了你,现在让我接你回去继续拜堂呢!”胖媒婆一脸兴奋的说道。

 张秀娥听完了这话,顿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第四章:再冲喜

 她挣扎了一下,咬牙说道:“我不去!”

 “哼!不去?由不得你!”张婆子的脸一冷,直接就忽略了张秀娥的意见。

 可怜张秀娥这个时候身子虚弱,根本就没有反抗的能力,于是又一次被塞进花轿,好在为了不让她就这么死去,这些人还有点良心,在拜堂之前,给她吃了药重新包扎了伤口。

 只不过这药里面,有一些让人昏昏欲睡的药物。

 以至于,张秀娥只记得自己和一只大公鸡拜堂了,然后就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

 张秀娥就听到了张婆子的怒骂声:“夭寿的!下贱的不要脸的蹄子,本以为你还能救活聂公子,谁知道这才过去继续拜堂,聂公子就彻底没了气息!”

 张秀娥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感觉有一些迷糊,自己不是到了聂家么?咋又回来了?

 此时她又一次被扔到了偏房。

 张婆子就站在院子里面骂着,至于张春桃,这个时候正陪着张秀娥呢。

 张春桃小声的给张秀娥讲了事情的经过,大概就是聂家公子在第一次被她克死之后,竟然缓过来了,聂家人知道她自杀差点死了,觉得是她替聂公子挡了一劫,然后就就把她给请回去了……

 唔,这个请字是比较客气的说法,在张秀娥看来,自己就是被绑回去的。

 这一次她更倒霉了一点,刚刚拜堂,聂公子就彻底没了气儿,连带着一起没气的,还有聂家的老夫人。

 听说这一次,这两个人死的透透的了。

 聂老爷和聂夫人中年丧子,彻底把怨恨发泄在了她的身上,于是她倒霉催的又让人给扔回来了。

 如此一来,张秀娥就算不是原主,也不能保持平常心置身事外了,这都是什么糟心的事情?这些人折腾出来这么多的花样,最后竟然把事儿怪在了她的身上?

 “姐,这一次你已经拜堂了,是真的成了寡妇了……这事儿圆不过去了,你要挺住。”张春桃抹了一把眼泪,总结了事情的后果。

 因为吃了药,这个时候的张秀娥身体好了不少,她更是不会和原主一样伤神,所以精气神还是不错的,她冷哼了一声说道:“当寡妇好!总也比去给那聂公子当夫人好!”

 就冲着聂家的行事作风,给聂公子当夫人?那她以后的日子,也只是会无尽的悲催!

 虽然说在张家也不怎么好,但是她是寡妇了,是不是就可以自立门户搬出去住?

 想到这,张秀娥的心反而是轻快了起来。

 等着身体稍微好点,她就要想办法搬出去,至于现在……她在这张家好歹有一处遮雨的地方,怎么也得熬过这段最艰难的日子。

 张婆子骂够了,就到屋子里面找张秀娥发脾气。

 她的一张老脸上,早已经满是褶子了,皮肤干黄,此时生起气来,露出一口大黄牙,分外的狰狞。

 “你这个夭寿的丧门星!还有脸活着?要我看!你现在就应该死了!”张婆子怒骂着,还忍不住的伸脚出来踢张秀娥。

 张秀娥的身子虚弱,没有办法躲开,到是张春桃眼疾手快的趴在了张秀娥的身上,替张秀娥挨了这一下子。

 “奶,聂家公子保不齐还会醒来,毕竟现在还没下葬,你要是真的踢死我了,就算是以后我过了好日子,也不会对你的好的!”张秀娥怒声说道。

 张婆子微微一愣,这停尸七日的时候,还真是有一些人命不该绝会醒过来。

 聂公子上一次不也是没气儿了醒过来了吗?要是这一次聂公子真的会醒过来……不成,现在还不能把张秀娥得罪狠了,左右就七天的功夫。

 要是聂公子被下葬了,她就要让这孽障好看!

 不过虽然是有渺茫的希望,张婆子对张秀娥的态度依然好不到哪里去,此时愤愤不平的啐了一口,这才转身离开。

 张秀娥心疼的看着张春桃:“春桃,你疼不疼?”

 张春桃却是嘻嘻哈哈一笑:“姐,我不疼……都习惯了。”

 最后一句话,让张秀娥的心一揪,都习惯了……

 这一家子以前的日子,到底是怎么过的?

 “姐,你今天很不一样,竟然敢用这样的语气和奶奶说话。”张春桃笑着说道。

 张秀娥吓了一跳,别是给张春桃看出来什么不一样的了,当下就说道:“我现在连死都不怕,才不会怕她呢!”

 张春桃理解的点了点头,一向懦弱的姐姐这次都能自杀,可见真的是被逼狠了,如今有这样的改变,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接下来的几日,张秀娥就一直在这养伤。

 张婆子把刷锅水给了张秀娥,这是用来喂猪的,张秀娥根本就咽不下去,但是想着这里面好点有点菜渣子,还是忍了再加上张春桃从自己的牙缝上扣出来的菜窝窝,她总算是活了下去。

 除了张春桃,张秀娥没有看到自己其他的亲人。

 周氏领着张三丫回娘家了,至于张大湖,出去给人盖房子了,也就是在这几日的功夫,张婆子就把张秀娥给嫁了。

 张秀娥暗叹了一声,这便宜爹娘在张家还真是没有什么地位。

 和他们住在一起的,还有她的小姑张玉敏,不过她眼见着也到了出嫁的时候,担心沾染上晦气,可不会来看张秀娥呢。

 说起来,他们的三叔张大河也和他们住一起,不过自从张秀娥出了事儿,他们都是绕着这偏房走的。

 许是怕染上晦气,所以还没有来找张秀娥的麻烦。

 七日的时间,很快就到了,张秀娥此时已经能自由活动了。

 她换上了一身打了无数补丁的衣服,身上清爽了不少,伤口隐隐作痛和发痒,有一些难熬,但是张秀娥知道,自己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

 她第一次仔细的打量着张家,用木头插的栅栏,已经被雨打成了灰黑色,歪歪斜斜的,一阵风过来准保倒下。

 除了偏房一共三间屋子,土墙,房顶上面压着茅草。

 院子里面养了一头猪,此时正哼唧哼唧的叫着。

 “张春桃,你这个贱蹄子,还不快点去打猪草,围着你那个丧门星姐姐干什么?”张婆子看着张春桃又在张秀娥附近转悠,怒声骂道。

 张秀娥说道:“奶,我也要打猪草。”

第五章:上山

 张婆子冷笑了一声:“既然没死,那就和你妹妹一起去干活吧,至于那聂公子的事情,我劝你还是别想了,聂公子今日出殡!”

 张秀娥没有反驳,她需要再站稳一点脚跟,她现在还真是两眼一抹黑呢。

 这一次想跟着张春桃出去,那也是想看看周围的环境。

 要想反击,那总也得了解了一切再说。

 张春桃担忧的看了一眼张秀娥,最后拿了一捆用来背猪草的麻绳,带着张春桃出了门。

 张秀娥原来的记忆很是残缺,只记得一些要紧的人,说白了,就是给她留下深刻心理阴影的人,主要就是张婆子这样的,至于其他的她还真是想不起来。

 这一次跟着张春桃出来,张秀娥都不认识路。

 好在张春桃为了照顾张秀娥,都是慢悠悠的走在张秀娥的前面。

 出了张家的院子,往村子的里面看去,就是一处连绵不断的青山,远远一看便能瞧见山上满是郁郁葱葱的植物。

 村子的左右,开了不少良田,此时有一些人正在劳作着。

 两个人要去的,就是这村子后面的青石山。

 太阳才刚刚升起来没多久,草木上的露水还没有干掉,这样的时候很少有人来上山的,但是张婆子可不会管这些,左右来这干活的,都是这些赔钱货丫头。

 “姐,你仔细点别摔到了,伤口裂开了可就不好办了。”张春桃一边走一边担忧的回头。

 张秀娥此时心情极好,离开了那让人压抑的张家,她只觉得天大地大,来这异世虽然不是她愿意的,但是就冲着这青山绿水的好环境,也不算太亏本。

 她随手摘下了一朵野菊花,闻了一下,淡淡的香气萦绕在口鼻之中。

 这几日心中的郁结之气,好像一下子就散开了。

 等走到半山腰一处树木稀少的地方,张春桃就开始打猪草了。

 也不是随便什么样的野草猪都吃的,主要就是灰菜,苋菜等一些常见的野菜。

 张秀娥本想帮忙,但是张春桃说什么也不让张秀娥做事儿,只说自己快点,帮张秀娥把那一份也打出来。

 张秀娥左右张望了一下,青石山上的植被众多,在这打猪草也没什么前途,要是能找到一些别的可以吃的用的东西就好了。

 于是张秀娥就告诉张春桃,自己要采集一些野花儿玩。

 张春桃生怕自己的姐姐想不开,如今瞧着张秀娥的心情好了起来,哪里会拦着?只告诉张秀娥不要走远。

 张秀娥点了点头,看了一会儿这才走到树林里面去。

 一些野虫此起彼伏的叫个不停,让张秀娥充分的感觉到,这片大地是那么的充满生机。

 其实有一些野虫也可以吃的,但是张秀娥的确是不喜欢这些东西,也没想着吃这些东西,她现在琢磨着能不能找到点鸟蛋之类的东西。

 还别说,也许是瞧着张秀娥太可怜了,还真是让张秀娥有了一些新发现。

 在杂草丛中趴着一只山鸡,这山鸡一动不动的,下面是它的巢穴,很明显,这山鸡是在这抱窝呢。

 抱窝时期的山鸡一般情况下都不会离开自己的蛋,是以张秀娥靠近的时候,它还是坚守着自己的阵地。

 张秀娥看到这山鸡的瞬间,眼睛都亮了起来。

 不说别的,她饿啊,这几日她每天也就是喝一些刷锅水,再吃张婆子施舍下来的一块菜窝窝,要不是张春桃时不时的省下口粮来,她又有伤在身,早就撑不住了。

 开始的时候,还能从鸡窝里面摸鸡蛋,可是后来张婆子每天晚上都来摸鸡屁股。

 明日会不会下蛋,这一摸一个准,她要是还敢动这鸡蛋,准保第二天没半条小命。

 她一边流着口水,一边把自己的身上披着的罩衫给脱了下来,然后奋力往前一扑。

 咯咯……

 野鸡挣扎着,张秀娥此时已经抱着这野鸡起身了。

 把衣服拴好,这野鸡是跑不了。

 她低头一看,这里面有十枚鸡蛋,只是可惜,有一半在刚刚她扑下去的时候被压碎了。

 她有一些心疼,眼睛一转,就在旁边找了一个大树叶子,把这鸡蛋小心翼翼的拿了出来,将碎开的蛋壳扔掉,至于蛋液都存了起来。

 要是在张家,她准保就生吃了。

 但是现在么,她还不想生吃,她真是受够了那种腥气的感觉了。

 于是她就小心翼翼的把剩下几个鸡蛋揣在自己的兜里面,背着自己用衣服捆好的山鸡,托着那个装满蛋液的大树叶子,去寻了张春桃。

 “春桃!春桃!”张秀娥的脸上满是迫不及待。

 张春桃以为自家姐姐出了什么事情,吓了一个激灵,连忙凑过来看了一眼。

 等着张春桃瞧见了张秀娥手里面的东西,一脸惊喜的问道:“哪里来的?”

 张秀娥就把事情说了,顺便把另外的收获给了张春桃看。

 张春桃本想说把这山鸡卖了的,但是看到自己姐姐那面无血色的脸的时候,她犹豫了一下,就低声说道:“姐,咱们找个没人来的地方烤了吃,这一次你嘴可严实点,万万不能告诉咱奶,不然她得打死咱们。”

 张秀娥太老实了,以前张春桃也带着张秀娥吃过几次独食儿,谁知道转瞬间就让张婆子给唬出来了,然后两个人自然少不了一顿胖揍。

 这一次张春桃为了自己姐姐的身体也算是拼了。

 张秀娥笑着看着张春桃,没有想到这才十三岁的小丫头,竟然这么有心眼儿。

 不过这样也好,总也比和自己那愚孝的爹好。

 两个人摸到了一处水潭附近,张春桃就用自己割猪草的刀,利落的把野鸡杀了,至于张秀娥么,则是在旁边捡柴禾。

 捡柴禾的过程之中,扒了一块桂皮,又找了一点野葱回来。

 单独烤肉少不了有点腥气,但是有桂皮和野葱,多少能去点腥气。

 这样的搭配烤出来的肉,不见得好吃,但是也不会太难吃。

 张春桃此时已经把山鸡的毛拔了,便是鸡肠子,都用水仔细的冲干净了,这东西就算是不好吃,那也是二两肉,如今是一点都浪费不得。

第六章:烤山鸡

 伴随着噼里啪啦的火声,没多大一会儿,就传来了烤鸡的香味。

 鸡蛋此时已经熟了,姐妹两个各拿了一半,也顾不得烫,直接就往嘴里面送去。

 张秀娥感觉到口中那喷香的鸡蛋,有一种想要哭的冲动,在现代的时候,这鸡蛋早就吃腻歪了,谁会当这东西是稀罕玩意?

 可是此时,她这身子的原主没吃过几次鸡蛋,这鸡蛋到了口中,那是格外的香,让她恨不得把自己的手指头都吞下去。

 张春桃拿起一块鸡蛋放在了口中,小心翼翼的品了一会儿,然后就红着眼睛咽了下去:“姐,我以前从来没大口吃过鸡蛋。”

 张秀娥听了有一些心酸,按理说张家的日子过的也不至于这么苦,可是无奈张婆子抠门,哪里会给女孩子们吃好东西?

 等着鸡肉熟了,张春桃先是把两个鸡腿,外加鸡胸肉都扯下来了,递给了张秀娥。

 张秀娥疑惑的看着张春桃。

 张春桃笑着说道:“姐,这肉你吃,我人小吃不了多少的。”

 刹那间,张秀娥就觉得自己的眼睛发酸,张春桃的年纪不大,但是却知道照顾姐姐,十三岁在现代不过就是一个孩子,这个时候还在母亲怀里面撒娇呢。

 可是张春桃却宁可苦了自己,也要让着她。

 张秀娥拿了一个鸡腿,把剩下的肉给了张春桃:“我这身子有伤,肉吃多了不好。”

 “就是因为有伤才应该多吃。”张春桃一脸的坚定。

 张秀娥又让了几次,张春桃这才把肉分成了两半,自然,张秀娥那半还是大的。

 等着姐妹两个人吃饱了,就躺在青色的草地上,看着那天空的浮云。

 “姐,聂家公子今天安葬,你不会想不开吧?”张春桃忽然间侧过头来,小心翼翼的问道。

 张秀娥好笑的看着张春桃:“你放心好了,我才不会这样呢,只是可惜了你,姐成了克夫的寡妇,少不了要连累你的亲事。”

 “我不怕连累!我张春桃这么能干,怎么可能嫁不出去?我不但要自己嫁出去,还要给姐姐也找个好婆家!”张春桃的声音很是坚定。

 张秀娥不得不承认,自己是真心佩服张春桃这份坚强和乐观。

 不过想来也是,在这样的家庭之中生活着,要是不坚强乐观,难道还要和这原主一样,遇到点挫折就自杀么?

 两个人也不敢多歇着,之后就飞快的打猪草,这一次张春桃没有拦着张秀娥帮忙了。

 两个人做活就是比一个人快,差不多的时候,两个人就结伴回家了。

 便是这样,回去的时候还是有点晚。

 这才到张家门口,就瞧见张婆子正双手掐腰,骂骂咧咧的站在院子里面。

 张秀娥的心中咯噔一声暗道不好,这老妖婆不知道还要作什么妖呢。

 这才进门,就是劈头盖脸一顿骂:“两个赔钱货,这一捆猪草也要用这么长的时间?”

 “姐,你去喂鸡。”张春桃给了张秀娥一个目光。

 张秀娥知道,张春桃这是想办法支开她,让她免了老妖婆的骂,但是张秀娥哪里能让张春桃一个人承担这些?于是就道:“春桃,你去吧。”

 张婆子见自己被无视了,直接就扬起了扁担,开始往两个人的身上轮。

 就在张秀娥以为自己躲不过这一劫的时候,院子外面忽然间冲进来一个瘦弱的女子,一把就把姐妹两个搂在了怀里面:“娘,这两个孩子犯了什么错,让你这么打?”

 张秀娥微微一愣,很快就明白过来了,抱着自己的女人,是自己的便宜娘亲周氏。

 此时院子的外面,还站着一个肤色发黑的憨厚汉子,应该就是她的爹张大湖了。

 “呦,大赔钱货回来,护着小赔钱货了!”张婆子一看周氏就气不打一处来。

 那扁担又一次挥舞了起来,这一次是落在了周氏的身上。

 周氏这也是才知道自己的女儿在家中的遭遇,又听说张秀娥被逼的自杀了,这才匆忙回来,此时哪里会让张婆子打到张秀娥的身上?

 就算是因为这女娃受了不少气,但是这到底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

 她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张秀娥死吧?

 张秀娥感觉到周氏的回护,有一些愣神,在原来的记忆里面,这个娘亲可是非常软弱的,从来都不敢和张婆子顶嘴,她们姐妹三个被骂,她根本就不会拦着张婆子。

 张秀娥此时甚至感觉到了周氏那浓浓的母爱。

 也许,不是她不想护着自己的女儿吧?周氏这样的山村女子,多少都会重男轻女,觉得自己没生儿子所以就矮人一头,才一直忍辱被欺。

 “不许你打我娘!”一个五六岁的小丫头,直接就往张婆子的身上冲撞过来。

 这就是张秀娥的三妹张三丫了,张婆子说她是赔钱货,不需要名字,所以大家就一直喊她三丫。

 张婆子没有想到这母女几个人,竟然都敢反抗自己,扁担一下又一下的打了下来,根本就不顾及什么。

 张秀娥冷眼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张大湖,这个男人……还真是……算不上男人!

 就这么看着自己的妻女被打,一点表示都没有!

 就在此时,周氏哎呦了一声,然后人就软软的倒了下去。

 张婆子看到这一幕,气的啐了一口:“还装死?”

 “血……”张春桃颤抖了一下,指着周氏的裙子说道。

 此时张大湖好像想起来什么似的,直接冲过来了,拦住了张婆子:“娘,梅子好像有喜了,可不能打了!”

 张婆子微微一愣,古怪的看了一眼张大湖,然后就冷笑了一声:“就算是生下来了,不还是赔钱货?”

 张大湖沉声说道:“万一是儿子呢?”

 “扶着她进屋吧,找个大夫看看,哼,一家子赔钱货,有肚子了也不知道小心一点!”张婆子骂骂咧咧的熄火了。

 她还真担心把周氏打流产了有点理亏,这个时候也没折腾什么幺蛾子了。

 张三丫此时已经飞一般的跑出去找郎中了,至于张秀娥则是摸到火房烧热水,周氏醒来之后,怎么也得有口热乎水喝吧?

 此时张秀娥在自己的心中,是真的把周氏当成自己的母亲了。

 她或许软弱,或许无能,但是的确是爱自己的孩子的。

 至于这个爹么……怕是只爱儿子吧?想到这,张秀就忍不住的冷笑了一声。

小奴家》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小奴家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老狼深夜对谁说“让你久等了”?

    喜欢厨房的人,都有温暖的灵魂。2018年1月10日,一个看起来不算特别的日子,却有一个人走进了录音棚——老狼,这一次,他却不是为唱歌而来,没有乐队的热闹,没有观众的高潮,没有演唱的技巧,只有褪去人间喧嚣之后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在美食中尝百味人生,在影像里品味道中国。《舌尖上的中国》第三季让你久等了!”干净、温暖,一如我们的老狼。2018年1月12日,在《舌尖上的中国》第三季发布会上,老狼的声音,和《舌尖上的中国》第三季先导片一起惊艳亮相!从左至右,依次为《舌尖上的中国》第三季发布会总厨师长刘强,

  • KnowArt | 吕云楷书 昌黎先生《调张籍》

    局部李杜文章在,光焰万丈长。不知群儿愚,那用故谤伤。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伊我生其后,举颈遥相望。夜梦多见之,昼思反微茫。徒观斧凿痕,不瞩治水航。想当施手时,巨刃磨天扬。垠崖划崩豁,乾坤摆雷硠。唯此两夫子,家居率荒凉。帝欲长吟哦,故遣起且僵。翦翎送笼中,使看百鸟翔。平生千万篇,金薤垂琳琅。仙官敕六丁,雷电下取将。流落人间者,太山一毫芒。我愿生两翅,捕逐出八荒。精诚忽交通,百怪入我肠。刺手拔鲸牙,举瓢酌天浆。腾身跨汗漫,不著织女襄。顾语地上友,经营无太忙。乞君飞霞佩,与我高颉颃。《调张籍》唐韩愈

  • 家中还有这种的梅花五角钱硬币,恭喜你赚大发了

    说到梅花五角钱,相信80、90都使用过这样的梅花五角钱吧,小的时候我们经常拿着这个去买辣条去出,直到2016年11月,央行开始对老三花硬币中的菊花一角和梅花五角开始执行只收不付,因此老三花硬币也就进入收藏爱好者的眼中。梅花五角钱发行于1992年6月1日一直发行到2001年一共发行了10个年头,而最值钱的要数1994年之前的,因为在94年之前的梅花五角全部都是使用手工打印的,生产量自然也少了,而在94年后国家开始进口铜材料,还有当时很多人都拿着这种梅花五角钱去打造首饰跟手镯等,使其94年钱的梅花五

  • 南怀瑾老师也有落魄的时候

    虽然书院的名字已经定好了,但书院的地点还没有选好。我们自小居住的环境,包括了父亲的办公地点,都地处台北市最好的文教区,也就是大安区的范围内,所以父亲看中了一个可以做书院的地方,在信义路二段二七一号,离协会大约百余米距离的大楼,也不离这个区域。这是一座共十二层楼的大厦,叫作“复青大厦”,每层楼有三百三十平方米的空间,马上就要封顶盖完了。父亲说自己早先过去看过他们的施工,认为他们的建筑工程实在,坐落的位置也不错。征得大家的同意,父亲就请洗尘法师先订购了第十层,作为书院的院址。而父亲自己也决定要买下第

  • 【小二画唠】《王羲之观鹅图》

    我不是艺术的创造者,我只是艺术的搬运工。小二画唠,我们今天接着聊。聊天之前先跟大家说一个事情,今天凌晨中国国家画院院委,清华大学的老教授袁运甫先生,去世了。他是中国当代的一位著名的艺术家,他的作品是被当下认可的,而且他做了很多很多的贡献,比如说画了很多很多的壁画。有首都机场等很多地方,都是他主导作下来的。老先生的去世,也是画坛的一个损失,我们在缅怀老先生的同时,希望也是激励我们自己。把我们的画学好,把我们的画画好,然后我那,把我们的小二画唠做下去,让更多的朋友能够了解中国画,认识中国画,喜欢上中

  • 亚里士多德的幸福观!常人看不懂,更做不到!

    亚里士多德的《伦理学》很深奥,一般人往往搞不懂,更别说去做到和践行了。但是不能因为不好读不好理解,我们就放弃学习,放弃对幸福的认识和追求。那样只能使得我们越来越远离幸福。亚里士多德幸福观或伦理观到底如何呢?哲学诗画今天摘选了一些片段,和大家一起认识,提高。在西方的哲学著作中,亚里士多德表达了其幸福观中的三个核心内容:一,理论(思辨)活动亚里士多德认为,思辨活动是人身上最高级的部分,人的理性合乎其德性,它本身就包含着最可持久的最高快乐,因此,在这种理论活动中,人们不再期待这种至乐之外的任何其他东西

  • 家中还拥有这样的包浆五角钱,都增值了好几倍,你家中也有哦

    如今越来越多的藏友们开始收藏起了梅花五角钱,很多人都特别的好奇,到底那种我梅花五角钱最值得收藏呢,相信看过我发的文章的朋友们一定知道,1993年的梅花五角钱最值得收藏,但是今天小编不说93版的梅花五角,今天小编来说说包浆版本的梅花五角不知道各位朋友们见没有见到过这种包浆梅花五角,这种包浆梅花五角之所以会形成,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梅花五角在长期的流通中由于金属表面氧化、锈蚀以及汗液的作用,随时间的推移自然形成的一层化合物,有黑、绿、红、青等多种色泽,还有一些就是由于一些收藏者们长期的在手中把玩,随之

  • 关于真假金丝楠木的鉴别方法

    小叶桢楠水波纹金丝楠主要出自桢楠属的桢楠,金丝楠材色一般为黄中带浅绿,也有例外,有些呈黄红褐色。金丝楠木中的结晶体显著多于普通楠木,木材表面在阳光下金光闪闪,金丝浮现,有一种至尊至贵的高雅气息。《博物要览》记载,金丝者出川涧中,木纹有金丝。楠木之至美者,向阳处或结成人物山水之纹。木质坚硬耐腐,自古有“水不能浸,蚁不能穴”之说。主要分布于我国四川灌县、雅安、乐山、宜宾一线等海拔1000~1500米的亚热带地区阴湿山谷、山洼及河旁。生长缓慢,而其生长规律又使大器晚成(生长旺盛的黄金阶段需要上百年,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