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嫡妃带球萌萌哒》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0/25 22:28:57 来源:网络 [ ]

书名:嫡妃带球萌萌哒

001跟我斗?

什么情况?

容静看着自己隆起的大肚子,一贯爱笑的她生平第一次笑不出来。来自163shenghuo.com

她穿越成什么不好,非得穿越成孕妇,居然还临盆了!

咳咳,人生真的要直接跳过那个圈圈叉叉的过程吗?

大肚子里偶尔传来的隐隐疼痛,让容静更加心惊肉跳,虽然没有生过孩子,但是谙熟医理的容静很清楚,这是孩子要出生的征兆!最快今天晚上,最慢也就明天。

其实穿越成孕妇容静也认了,只是,她接受不了的是她居然不知道孩子他爹是谁。

这是个忧伤的问题,日后谁来支付娘俩生活费呢?

她穿越到一个和她同名同姓的女子身上,这个女子是东靖国最有名的书香世家容家的大房嫡女。

书香容家就两房,二房人丁兴旺,而大房,她的父母早就染病身亡,并没有为容家族诞下嫡子,只留下她孤零零的一个人。

父母死后,二房以大房无后的名义霸占了大房的一切,还欺辱她,说她是克星,克死自己的父母。

原来的容静几个月前突然未婚先孕,不忍心打掉这个小生命,只能偷偷躲到郊外来待产。

突然,疼痛又一次袭来,容静眉头紧锁,不得不为自己的处境考虑。《嫡妃带球萌萌哒》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谁知,就在这时候,房门突然被一脚踹开,只见来者是徐氏,来势汹汹,身后带了好几个仆妇。

这位徐氏,正是容家族二房的正牌夫人,看似大方得体,骂起来人却十足一泼妇。

“你这个不知廉耻的荡妇,没爹没娘养的小克星!真真的让我好找呀!你躲呀,有本事你再躲呀!不要脸的东西,肚子敢搞这么大,容家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徐氏一进门就破口大骂,走近一看,立马看出容静快生了,她冷笑起来,“看样子,我今儿个来得还算是时候呀!贱蹄子,马上把这孩子打掉,否则这件事传出去,我和你二叔都不用做人了!”

这是容静穿越过来见的第一个人,直接破坏掉她对穿越残留的最后幻想!

她拢起眉头,不耐烦反讽,“你个没常识的老妖婆,孩子都快生了,怎么打掉!想要我一尸两命就干脆点!这么绕弯子不嫌麻烦吗?”

这话一出,直接就把徐氏和在场的侍卫全震住!

半晌,徐氏才缓过神来,没有料到一贯胆小怯懦,见她就躲的容静敢这么大声和她说话,竟还敢叫她老妖婆!

“反了反了!来人啊,给我上!先给我撕了她的嘴!”徐氏大怒,挥手示意身后的仆妇上!

容静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必须赶在肚子里的孩子有大动静前,解决掉眼前的麻烦!

身为一个优秀的女保镖兼私人医师,医术对于她来说也是一种武术。

她非常清楚人体哪些穴道是可以碰,哪些穴位是不可以碰的,有些穴位,一旦用力刺激便会让人立马受伤,甚者即刻毙命!

医术,其实不仅仅可以用来救人,同时也可以用来杀人!

眼看侍卫已经到面前了,容静假装好害怕地后退,取下玉簪紧紧握在手里,“不要过来,否则……否则……”

“否则怎样?”仆妇不屑地问道。

“否则我就叫了!”容静说得那个认真。

“静小姐,你跟夫人斗,没有什么好结果的!”

对于容静拿玉簪这个动作,仆妇十分不屑,一个身怀六甲的弱女子怎么跟他们斗嘛。

仆妇说着,冷不丁就握住容静的左手腕,冷冷笑,“呵呵,静小姐,我劝你乖乖就范吧。原文163shenghuo.com

“不要呀,人家好害怕呀!”

容静故作花容失色,夸张地求饶,右手却不动声色轻轻抓住了仆妇的胳膊。

这一抓,仆妇只觉得哪里不对劲了,可是,她还没明白过来呢,容静怯弱的眸光一冽,猛地用力掐。

仆妇大疼,叫都叫不出来,很快就口吐白沫,浑身僵硬。

容静看似无力的挣扎,其实早就掐中仆妇手臂上的穴道,她笑呵呵地,优雅地用一根手指轻轻一点,仆妇立马倾倒而下。

见状,徐氏都吓傻了,容静慢条斯理地踹了几下,确定人死了,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她大大咧咧往那人脸上一踩,慵懒懒一手撑腰,一手抚着大肚子,孕妇架势十足,笑呵呵看着徐氏,“二婶,跟我斗,好像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哦!”

002孕妇,有点彪悍

眼前的容静明明是个临盆在即的孕妇,却慵懒闲散,神秘尊贵!

明明好声好气,笑容无害,却比那些锋芒四射,嚣张狂傲的人,更加气势逼人,让人不自觉心生畏惧,不敢靠近,徐氏看得都有些不知所措了。

这真的是容静吗?

这真的是个孕妇吗?

徐氏半晌才缓过神来,她管不了那么多了。《嫡妃带球萌萌哒》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容家可是东靖国最有威望的书香世家,她的女儿很快就要被选为女史,侍奉太后。

一旦得到太后的亲徕,女儿的婚事就不用她操心,以容家的声望,以女儿的才学,就算攀不上太子,至少也攀得上其他皇子!

在这个节骨眼上,容氏家族不能爆出任何丑闻,否则这将会毁掉她女儿的大好前程,毁掉容氏家族的将来!

容静是大房的孩子,大哥和嫂子早就双双罹难,大房可以说早已绝后,根本不能代表容家族。

这个臭丫头,死不足惜!

今天,容静肚子里的野种必须死,她这个不洁的人也必须死!

“容静,你还不配让本夫人亲自动手!”

徐氏冷哼壮胆,下令道,“来人,一起上,打她的肚子,狠狠的打!”

听了这话,容静真生气了。

不管怎么说,孩子都是无辜的,这个老女人真够心狠手辣的!

容静向来奉行一个原则,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人毁我一粟,我夺人三谷!

面对迎面扑来的仆妇,容静并不畏惧,她沉敛着双眸,犹如医治病人一样,认真严肃,一手护着肚子,一手握紧簪子。

她自小学武,在现代可是B市最炙手可热的私人女保镖,不仅仅因为她武艺好,也因为她精通医术。

容静将拳术融合针术,以簪子为针,打出拳术的套路,虽然场面混乱,她却冷静从容,每次出针,都准确无误刺中穴道,对付这种只会蛮力的仆妇,还是绰绰有余的!

才没多久,四五名仆妇便一一躺倒,一个不留!

毕竟是个孕妇,容静有些喘,可是,她直接忽略掉,她优雅地将簪子插回发髻,又慢条斯理地整理了一下衣裳,这才抬头冲徐氏看去,一脸无害地微笑,“二婶,该你了。”

徐氏早看呆了,被她这么一问,吓得惊叫一声,转身就逃。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天啊,这一定不是容静,要不,她一定是中邪了,她怎么会变得那么厉害!

想逃?

没那么容易!

真正的容静自幼父母双亡,徐氏这个亲婶婶非但没有怜悯之心,反倒落井下石,雪上加霜,多次加害,不仅仅夺走大房的家产,还千万百计要把她从容家族的族谱上除名。

今天不抓住个机会好好收拾她一番,她就不姓容了!

容静立马追出去,徐氏又胖又笨,没跑多远就累得气喘吁吁,见容静追过来,吓得一不小心,“噗通”给栽倒了!

容静一步一步逼过去,笑得天真无害却令人毛骨悚然,恶人自有恶人磨,她今日就打算好好为恶一番!

然而,就这时候,不远处的高地上,一个男子勒住缰绳停了下来朝这边看来。

看不到他的正脸,只见他一袭胜雪长袍一垂而下,三千墨发如瀑布倾泻,雪衣墨发,除此之外,竟一件佩饰都没有。

如此简单,却令人即便只见他的背影,都再也难忘。

他似乎正巧路过,撞见容静刚刚狂奔的一幕才停了下来。

“陌王,那个孕妇有点……有点彪悍呀。”身旁的随从不可思议地说道。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嗯。”他声中带冷,低沉得相当好听,磁性略带沙哑,高贵、性感。

单单声音就有如此魅力,天晓得他的脸又是如何恍若天人呀!

可惜呀……看不到。

他不过驻足了片刻,便扬鞭疾驰而去了,而这一边,容静已经逼近容夫人,正咧嘴,阴险险地奸笑……

003误会,不是元凶

随着容静的逼近,徐氏吓得都快哭了。

“容静,有话好好说,你敢对我不敬,你试试看!”

“我身为长辈也是为你好,你未婚先孕,一辈子都会被人瞧不起!”

容静也不急着回答,继续逼近。

瞧不起?

她向来活自己的,关别人屁事?

今日落魄,不需人同情,明日风华,她也不需人讨好。

这个老女人是怕毁了容家族声誉,影响到她一家人的前程吧!

她就是要这个孩子生下来,就是要让他(她)姓容,让他(她)把大房的香火延续下去!她要把被二房霸占的一切都夺回了!

冷不丁,容静猛地倾身过去,几乎同徐氏鼻目相对,一脸阴沉沉的就是不说话,却吓得徐氏差点给尿裤子了。

“静儿,静儿,你听伯母解释,你冷静冷静!”

“冲动对胎儿不好!”

擦……

现在知道害怕了,现在跟她说冲动对胎儿不好,当她还是之前那个胆小柔弱的容静,那么好骗好哄?

容静一把掐住徐氏脸颊,疼得徐氏哇哇大叫,“哎呦……别……”

“二婶,你好好想想哦,那天是你故意把我灌醉,送到舞坊去的?你要是想不起来,后果很严重的哦。”

从前身的记忆,容静知道,徐氏一直想把她逐出容家族,霸占二房的宅邸,十个月前,徐氏假好心邀请她参加家宴,她被灌醉,醒来之后就发现自己被欺负了。

她都不敢回家,后来发现自己怀孕了,就变卖了所有首饰,躲到荒郊野外来。

“不是!”

容静的好声好气,听得徐氏双腿发软。

“不是?可是,你说我那天明明在你院子里,后来怎么就不醒人事了呢?”容静蹙着眉头,那表情别说多天真了。

“我真的不知道,我也找你找很久了!”徐氏越发的恐惧,她宁可容静凶一点。

“二婶你不喜欢说实话吗?我可不喜欢这样的人呀。”

话明明那么温和,可动作却阴狠得令人咋舌,她拔起簪子,尖端就抵在徐氏脸上,毫无预兆直接就刺下去,“二婶,你说嘛,我求求你了,你说嘛!”

徐氏疼得大叫,“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放开我,容静,你敢伤我一根汗毛,你就休想回容家!”

“二婶,不见棺材不落泪可不好呀。”

这一口一个“二婶”叫得多亲,可是,比狠,她不输男人。

她猛地拔起簪子,抵在徐氏的颧骨上,终于收起笑容,幽幽道,“皮肉之伤好得了,颧骨要是塌了……”

这话还未说完,徐氏便尿溃了,“我说,我说,我那天是对你下药了,本想把你送到寺庙里去剃度出家,可是,半路上就被人劫持了!我也是前些天,才查到你怀孕了,住在这里的!”

容静微惊,徐氏都吓尿了,不至于还说谎。

难不成这件事里,另有元凶?会是谁呢?

就在容静琢磨的时候,一阵绞痛骤得就从腹部传来!

疼!

比刚刚的绞痛还要厉害几倍,疼得她都握不住簪子,也顾不上徐氏,连连后退了好几步!

这种疼痛,这种感觉!

孩子……要出生了!

她预计最快也得今天晚上?难不成是因为她运动量太大?

容静捂着肚子,根本站不稳,恨不得马上坐下躺下,后退几步之后,她终于受不了,缓缓蹲了下来。

而一抬头,便见徐氏捂着脸,一边气喘吁吁地爬起来,一边恶狠狠地盯着她的大肚子看。

“贱蹄子,你再嚣张呀,有本事你站起来呀!”

“老娘……老娘我告诉你,这是上天有眼,老娘今日就亲自清理门户!”

徐氏劈头散发,血迹模糊的脸十分狰狞,她摇摇晃晃地站起来,随手摸起了一块石头。

而容静忍着越来越剧烈的疼痛,第二次想笑笑不出来。

小娃娃,你倒底站那一边呢,太会选择时间了吧!

004最毒妇人心

疼!

如果生孩子不疼的话,那还有什么能叫做疼的吗?

这可是十级疼痛,没有第十一级了!

身为医师,容静很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随着疼痛的加剧,她牙关咬得越发的紧!

她一手撑在地上,一手偷偷抓了一大把沙子,不管为了孩子,还是为了她自己,她都不会放弃任何希望。

她想活下去!

二房的小姐少爷们,有这样一位母亲保她们锦衣玉食,为他们安排美好前程。

而她呢,自小到大,没一个人来问过她一句温饱,一直以来,她都只能靠自己。

这幅身体的怒意感染了容静,让她都分不清楚彼此的记忆。

这一刻,她愤恨,不甘,凭什么毁她的一生,毁她的命去成就别人的荣华富贵,步步高升?

她拒绝!

“老太婆,我告诉你,我和孩子生是容家的人,死也会是容家的鬼,你们一辈子都休想摆脱我!”容静怒声,面容狰狞阴狠。

徐氏本要动手,却吓了一跳,下意识后退,方才那刹那,她似乎看到容静身上还有一个人影。

想到之前的侍卫都被莫名其妙杀了,徐氏更加害怕,不敢靠近容静,又后退了一步,而就在这时候,容静随手将沙子朝她脸上扬去!

徐氏大叫一声,连忙捂住脸揉眼睛,容静趁机摸来一块石头,相中了徐氏脑门上的穴道,心生杀意。

可谁知,她正要出手呢,却突然无力跌坐下去。

一阵阵的的疼痛,像是什么东西在肚子里刮挠,渐渐地,变得撕心裂肺,五脏六腑都跟着疼!

身下,有了强烈的下坠觉。

孩子!

之前容静还不怎么在状态,还没有完完全全意识到孕妇代表着什么,而现在,腹下如此真实的感觉告诉她,那是一个小生命,在努力冲破一切阻碍,努力到这个世界上来!

那是一个孩子!

然而,就在这时候,徐氏揉掉了眼里的沙子,愤怒而又慌张地搬起一块大石头,双手举过头顶!

这个时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容静见状,怒声“你敢……”

“小贱人,你再笑呀!有本事你就再笑呀!老娘现在就让你哭!”徐氏举着大石头一步一步走近。

谁知,即便是这个时候了,容静居然还是咧嘴笑了,笑得就像个恶魔!

徐氏看得毛骨悚然,大声壮胆,“容静,你听着,容家是最最尊贵的书香世家,绝对不允许你这种不洁的小姐存在,绝对不允许任何污点存在,你的存在就是我容家的耻辱!”

“肮脏的东西生出来的也是脏东西,你们统统都去死吧”

徐氏说罢,将大石头朝容静肚子砸来!

可谁知,就在这火石电闪之际,突然一道剑芒闪过,瞬间就将那块大石头劈成两半,落在容静左右两边。

“什么人?”

徐氏条件反射般大喊,要知道如果被认识的人撞见她这种行径,她这辈子就毁了,容家族的声誉也毁了。

“啧啧啧,果然是最毒妇人心,尤其是老女人的心!”好听的声音传来。

循声望去,只见一旁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个了戴着半边蓝色镂空面具的蓝衣公子,他双臂环胸抱剑,慵懒懒地倚在树干上,半边俊美的脸上带着痞气,优雅中带着懒散,一看就是江湖人士,说得直白点就是个高级武林流氓!

“你!你……你是什么人?”徐氏声音都在颤抖。

“还不滚,难不成要老子挖出你的心来尝尝,是不是最毒的?”蓝衣公子说着,竟还真舔了舔嘴唇,好像真的想吃!

见状,徐氏吓得掉头就跑,哪里还顾得上容静,书香门第的斯文人最害怕的就是武林流氓!

人走了,容静终于松一口气,只是很快,她又屏住呼吸!

刚刚还没有那么疼,当整个人放松下来,注意力全集中在肚子上时,才体会到真正的疼痛!

“啊……”

她忍不住叫出声,双手在地上乱抓,似乎想抓住什么东西,她的五官全扭曲在一起,坠痛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终于,她撑开了腿!

蓝衣公子见状,顿时一个激灵,惊声大叫,“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一边叫着,一边急急转身就要走,他不过是路过,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他没想多管闲事呀!

可谁知,容静却惊叫,“好人,不要走,救命……救救孩子!”

005公子真好

他是好人?

蓝衣公子一个哆嗦,缩了缩脖子,他可是江湖上人人闻风丧胆的笑脸恶霸,人称武林流氓鬼见愁,百里千川!

这个女人居然说他是好人?

“女人,你省省吧,老子不是好人,更没想救你,老子就是看那个老女人不爽而已!”

百里千川冷冷笑着,正要走,可谁知就在这时候,“哇”一声清脆!

生了?

生了!

百里千川刚刚迈出的一脚悬在半空,惊声,“生了!?”

这么快?

他不可思议地转头看去,只见一个男娃娃就躺在裙上,嗷嗷嗷地哭,脐带都还未断,而孩子的母亲,躺在血泊中。

她正咬着牙起身,一点一点地撑起坐起,伸出手,一点点挪动,指尖一点点接近孩子!

她要抱他,她的孩子!

她眸中含泪,看不到痛苦,看不到脆弱,熠熠的泪光,是喜悦,是坚定!

这一刻,容静衣衫不整,长发凌乱,半身血迹,狼狈至极。

可是,这一刻,容静更是风华绝代,高贵不可侵犯!

百里千川看得都移不开眼,因为,他第一次发现原来女人眸中也会有这种坚强,坚定。

那是一种要坚强活下去的信念,那是生命不可侵犯的尊严!

这个女人,比他见过的任何女人,甚至男人,都要顽强!

百里千川生平第一次善心大发,一脸勉强,侧着身蹲在容静身旁,避开不该看的地方,用匕首小心翼翼地帮孩子割断脐带,将孩子送到静容手中。

容静喜出望外,都忘了说谢,激动而又小心翼翼地接过孩子,奇怪的是,娃娃一靠近她就不哭了,似乎能体谅母亲的辛苦。

容静看着小娃娃,忍不住扑哧笑出声,“你真丑……可是,妈咪喜欢!”

虽然严格意义上来说,这并不是她的娃娃,但却是她辛辛苦苦保住的,辛辛苦苦生下来的!

从这一刻起,她就是孩子的母上大人!

从这一刻起,如果有人敢伤害孩子一根汗毛,她绝对拿命去拼!

而容家族欠他们娘俩的,她发誓,有照一日她要十倍讨回来!

“爹,娘,咱们大房不会绝后了,咱们大房后继有人了!”

一个声音,在容静脑海里回荡,这一刻,容静也分不清这个声音是自己的,还是前身的。

这个声音让容静眸中闪过了一抹阴阴森森的寒意。

百里千川才只觉得脖子后面凉飕飕的,这个女人,怎么前一刻还是慈母,这一刻就成了恶魔?

他连忙脱下宽大的披风,帮容静包裹好孩子。

“公子,真的太谢谢你,你是我们娘俩的大恩人呀!”容静感激得都快哭了,眨巴着一双楚楚可怜的大眼睛,盯着他的外衣看。

百里千川被打败了,脱下他名贵的冰蓝真丝外衣,替容静披上。

“公子你真好。”容静继续盯着他看。

百里千川嘴角有些抽搐,不自在地轻咳了几声,问说,“废话少说,你住哪里?”

容静没回答,就是不断眨巴她水汪汪的大眼睛,越眨巴越可怜。

百里千川耐着性子,又问“嗯?问你呢!住那里呢?老子我送你回去?”

“公子,你一定,一定要做大好人。”容静一字一字说道。

什么意思?

百里千川还没明白过来,不断眨眼的容静冷不丁一闭眼,脑袋就朝他怀中栽下来……晕了。

她这一晕,怀中的娃娃立马“哇”一声,嚎啕大哭!

见状,百里千川突然阴沉下那双桃花眼,愤怒道,“谁告诉你我是好人了?”

006他不是好人

悬崖木屋里,容静也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醒来的时候脑袋异常沉痛,似乎睡了上千年。

一坐起来,她便想起了一切,惊得四下寻找儿子,发现床铺上,屋子里空荡荡的不见人影。

那个蓝衣服!是那个蓝衣服救了她的!

思及此,她都顾不上穿鞋,赤脚踩地就要往外走,而就在这时候,一个老嬷嬷抱着孩子迎面走进来。

“哎呦喂,我的姑奶奶呀,赶紧回床上去,你不知道自己正在坐月子吗?”

老嬷嬷一见容静赤着脚,急得推她。

容静自己也懂医,当然知道生完孩子的一个月里,是女人身子修复最关键的时期,只是,她心急孩子呀!

怎么说也是“亲生”的,虽然至今还没怎么反应过来自己当妈了,但是,母爱还是有的!

见了儿子还在,她才放心回床上去。

“来来来,给亲娘抱抱!”老嬷嬷还是很善解人意的,很快就把孩子交给容静。

这孩子才十天大,却已经很干净好看了,和刚出生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肌肤白皙红润,头发又黑又直全往上翘,五官别说有多精致,尤其是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特别招人喜欢。

十天没有抱过,孩子似乎还记得母亲,一点儿都不怕生,一被抱过去,就冲容静咧嘴咯咯笑。

容静都还没逗他呢,他反倒先把容静给逗笑了。

“这孩子,像他爹吧?”老嬷嬷笑着说道。

这一问,真把容静问住了,她这才意识到,自己不仅仅不知道孩子他爹长什么样,而且也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

容静没回答,只笑了笑,“嬷嬷,这是哪里,哪位蓝衣公子呢?”

“这里是生死崖,我家公子叫百里千川。昨儿个刚外出,得二十来天才回来,公子交待了,让老身一定把夫人照顾好,夫人唤我赵嬷嬷便好,还不知道夫人如何称呼?”

这赵嬷嬷,五十来岁的年纪,一身深蓝色的家仆装扮,鬓边有些花白,十分慈祥。

看着慈祥的赵嬷嬷,容静心下嘀咕着,“生死崖”这名字怎么那么像贼窝呀?

“赵嬷嬷,我姓宁,名静,帝都人氏,原本家境富庶,无奈遭歹人陷害,落得家破人亡,如果不是偶遇公子相救,我连这孩子都……”

容静说着,伤心地掩面,她说了谎,不清楚对方到底什么来头,她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毕竟知晓东靖帝都容家的人不少。

赵嬷嬷叹息了一口气,安慰道,“夫人,你别难过,先在这里养着,什么都别想。等我家公子回来了,咱们在做打算。”

容静感激地点了点头,她很清楚这做月子的一个月里,不仅仅身子要养着,心情也要养着,原主的身子骨一向不好,正好借机养结实了,否则,顶着一副病弱之躯,她日后也不方便。

赵嬷嬷又和容静聊了一会儿,才起身离开,顺手带上门。

然而,百里千川就在门口不远处的悬崖围栏上坐,嘴里叼着野草,慵懒懒朝赵嬷嬷瞥了一眼,示意她过去。

无疑,百里千川不是好人,他一直都在,赵嬷嬷骗了容静。

嫡妃带球萌萌哒》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嫡妃带球萌萌哒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不听话的王妃活不过三年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不听话的王妃活不过三年小说txt全文阅读书名:不听话的王妃活不过三年目录预览:第三章初见失初吻第四章用嘴渡气后被电第五章温和的威胁第三章初见失初吻叶婉放在唇边的茶杯一抖。她的心悬在半空。这人发现什么端倪了?镇定地把茶杯放在石桌上,叶婉把手放在自己的腿上,双手相叠,长袖挡住微微发抖的手。她抬眼朝叶一看过去:“何事?”“不要一个人呆在偏僻的地方,不安全。”叶一冷冰冰的一张脸看着无情的很,说出来的话耐人寻味。“小小一个叶府,你们这么多护卫巡逻都不安全,要你们何用。”叶婉挑眉,不满地讽刺。叶一被

  • 妖孽狂兵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妖孽狂兵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妖孽狂兵目录预览:第3章试一下就知道了第4章不死鸟的传说第5章实习工作第3章试一下就知道了“血……”再一次被撂倒在地的姜淳一看到一滩地上的血,好像闻到了什么诱人可口的香味。也就是在这一刹那,他的身体颤抖起来,他感觉他逐渐透支的力量正在快速恢复,脑袋受击后,模糊的意识也在开始清醒。身上的疼痛开始消失。他的耳边,响起了一只野兽的怒吼。“要联系学校么?”其中一个教官看着应该已经爬不起来的姜淳一,气出后,他们开始担心起这后续的处理方法。“联系什么学校?不管是报出我

  • 妖邪公主:招个侯爷来成亲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妖邪公主:招个侯爷来成亲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书名:妖邪公主:招个侯爷来成亲目录预览:3.外公还在4.别瞎问4.初潮3.外公还在百善孝为先,皇帝也逃不过这个。何承此时赶快从御桌后起身,走到董怀身前双手扶起董怀,说:“那就随了宛如的心愿吧。那些宫人,宫女发送到福临庵,太监发送到祈宁寺,让他们为宛如日夜诵经。”定王听后又要下跪:“臣谢皇上!”何承赶快扶住董怀,说:“嫡公主和致儿这几日一直沉浸在丧母之痛中,难以自拔,定王一会儿去安抚安抚吧!”虽然德顺帝称董怀为定王,可董宛如突然暴毙,朝中的大臣

  • 复仇王妃,皇兄轻点宠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复仇王妃,皇兄轻点宠小说txt全文阅读书名:复仇王妃,皇兄轻点宠目录预览:003城门偷窥004遇袭,险坠楼005车厢遇刺003城门偷窥“樱桃,你怎么在院子里站着,你们家郡主呢?”孟亦心正苦恼着,忽听院子里传来一个脆亮的女声。“傅二小姐,可总算把您盼来了,这些日子您都去哪了,我们小郡主正在房间里歇着呢,您赶紧进去吧。”随后是樱桃欣喜的声音传来。傅二小姐,这又是何方神圣?自己认识她吗?人会不会很麻烦,接下来要如何应对才好呢……孟亦心心里正纠结着,只见眼前红影一闪,然后一个明眸皓齿、十四五岁一

  • 妖色生香:倾城夫君太磨人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妖色生香:倾城夫君太磨人小说txt全文阅读书名:妖色生香:倾城夫君太磨人目录预览:第002章狐祸开端第003章妖狐之祸(一)第004章妖狐之祸(二)第002章狐祸开端阴气浓郁的山林,突然冒出个男人,莫不是妖怪?苏念矜定睛一看,好像是个人,再仔细一看,还真的是个人!似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又眨巴了一下,努力睁大眼,上上下下将对方打量了个遍,不管怎么看,都没有一丝妖气,可真是怪了!“小子,好好走你的夜路,不该管的事,别管!”也不知哪来的傻子,一般人看到这种情况,就该躲得远远的,以免惹祸上身,

  • 死人笔记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死人笔记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名称:死人笔记目录预览:第二章梁子坡出事了第三章草人第四章惊雷第二章梁子坡出事了出来阻止的是一个老人,村里人都尊称他为牛伯。牛伯年轻的时候是一个牛贩子,走过很多地方,见多识广,懂的习俗很多,村里的红白喜事都会问他。“大山,今天决不能下葬。”牛伯还以为我父亲不懂得习俗规矩,出声提醒。“大山,你要选择一个吉日再将你父亲葬下去。今天的黄历是忌安葬、行丧,千万不能下葬的。”又有一个人看了黄历提醒道。我父亲面露难色,这些下葬的东西他虽然不懂,但他也见过别人家死人下葬,

  • 久爱识人心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久爱识人心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久爱识人心目录预览:第3章我们没联系第4章为什么还会觉得不甘心?第5章你往后看第3章我们没联系“那我能怎么办?”景诗也生气了,把筷子重重的放下来:“我爸妈都是高官,是有头有脸的人,难道你让我带着女儿回来让其他人看笑话吗?”“薇薇,我们两个可是最好的闺蜜。”景诗拉着单渝薇的手,像大学那样撒娇求她帮忙:“这件事不准让我爸妈知道,也别让阿承知道,行吗?”“我知道当初要不是阿承提分手,我也不会气得跑到国外去,闹出这么多事。可我是真心喜欢他的,要不然也不会为了他离

  • 影后归来:叶少的全民女神小说txt全文阅读

    原标题:影后归来:叶少的全民女神小说txt全文阅读小说:影后归来:叶少的全民女神目录预览:第3章开个价第4章那些女明星怎么甘心?第5章最理想的妻子人选第3章开个价李向生背靠着沙发,一只手随意的敲打着桌面,漫不经心的问,“沈小姐,网络上说你与人出入酒店,不知道是真是假?”他想,如果那件事情是真的,就凭着她的长相,花点钱也是能够拿下的。这样想着眼神更加轻佻,毫不掩饰得盯着她的胸口,嘴角露出邪肆的笑容。沈宴青似乎被他的眼神吓到,听到问话憋红了一张脸,支支吾吾半天就是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李向生了然,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