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限时婚约,首席的替身宠妻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6 3:20:43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限时婚约,首席的替身宠妻

第三章 让他生不如死

来汇报的男人来得快,去得也快。163生活网

很快,书房里面就只剩下苏顾晨一个人了。

苏顾晨手指夹着叶弥的照片。

照片上的她身穿淡蓝色的及膝长裙,乌黑油亮的头发披在身后,白瓷般的肌肤在阳光下泛着光晕,那张漂亮而又五官精致的脸上带着读书人独有的清高自傲和自信璀璨。

暖黄色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到她的脸上,投下阴影。

她看着书,而窗外的景色看着她。

素雅清丽而又美得不可方物。

“叩叩。原文163shenghuo.com

“进来。”

“少爷,阿军那边传来消息说陈诺小姐上网查您的资料了。”

苏顾晨勾着笑容,他明白他的简历、档案、经历是多完美,成功的男人更加容易让女人崇拜和爱戴,他已经感觉到了陈诺在对他产生兴趣,“不用管,随她去,监视别放松,我要知道她在干什么。”

苏顾晨抬起头看着还呆呆站着的齐直,“齐管家,你可以下去了。”

“少爷,如果陈诺小姐不是叶弥,我们还有继续的必要吗?”

苏顾晨突然笑了笑,嘴里喃喃自语,带着狠虐和马上大仇得报的复仇快感,“当然有,就算她不是叶弥,但是苏梓尤觉得她是就行了,他的女人是我的,我就是要让苏梓尤生不如死。”

周六一整天,陈诺都呆在家里。

早上给自己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餐,接着扎起头发开始做打扫,她要把苏顾晨的味道彻彻底底的从房间里面清除掉。网站163shenghuo.com

下午窝在沙发里开着电视,一边看杂志一边吃零食。

这个周末如此完美,晚上,陈诺为了奖励自己去超市买了好多东西,准备大展身手好好做一顿晚餐。

但是,回到家,看着光明正大坐在自己沙发上的某个男人,她脸黑了大半。

苏顾晨也看见她了,他蹙了蹙眉头,态度恶劣不好相与,“我不是跟你说了今天到民政局来吗?你为什么没来?”

她下意识就想要呛声回去,但是想了想他的身份,她忍住不耐,心平气和的回答:“我身体不舒服就没去了。”

在苏顾晨的心里,陈诺既然已经查了他的身份,那现在对于他提出的结婚要求肯定是不会排斥了。

他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没事儿,明天再去也是一样的。”

听着他的口气,陈诺有些无语,半晌才反应过来,“那你今天干嘛专程过来一趟。版权163shenghuo.com

苏顾晨冷哼了一声,大长腿横跨在茶几上,整个人慵懒的靠在她的乔恩羊玩偶上,语气凉凉的,“如果你不把我拉黑,我可能还懒得专程过来了。”

她有些心虚,今天早上的确她第一反应就是拉黑了苏顾晨的号码,不过她还是下意识的辩解道:“你可以换个号码,也没有必要专程过来。”

苏顾晨从她粉色的沙发上站起身来,一米八五的身高形成了压迫性的气势,他双手揣在西装裤两侧兜里,走近俯视她,“重点是,谁允许你拉黑我的。”

他走近了,那种男性的荷尔蒙气息又开始以强大的攻势向她席卷而去。

他身形高大,墨色的西装也掩饰不住他下面紧实的肌肉和健壮的体魄。

她错开眸子,不敢看他。

“看着我。163生活网

陈诺不动弹,死死地压低头,坚决不看他。

她不想看见他那双灼热的黑眸,不想看见他性感的薄唇,健壮的身材。

她总觉得这样的他就好像是找准目标的黑豹,只待致命一击。

而她,就是案板上的羊羔。

“我说让你看着我。”

陈诺抿着嘴唇,执拗的不按他的话做。

苏顾晨没有耐心,直接把她拖到沙发上,然后整个人压了上去,单手固定住她的下颚,让她看着他。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陈诺蒙着淡淡水光的眸子瞥了他一眼然后又紧紧闭上。

不知道为什么,苏顾晨觉得她闭着眼睛也美到了极致,他能够感觉到太阳穴突突的跳,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因为她的动作开始紧绷起来。

他覆上身,头靠近她,薄唇吻住她的眼角。

男性的味道充斥鼻腔,她感觉到眼角的温热,整个人身体猛然一僵。

“睁开眼睛。”

陈诺不动。

苏顾晨没有耐性,他长手一用力分开她的双腿,接着用双腿固定住她的腿,把她牢牢的压在沙发上。

陈诺仿佛知道他要做什么了,她睁开眼睛仓皇不安的看着他,“我睁开眼睛了睁开了。”

她的眸子带着水光,冽艳带着清纯。

苏顾晨感觉自己被她这个动作勾引了。

他用大手遮住她的眸子,嗓音因欲望而变得黯哑,“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他脱掉外衣,直接扯开衬衫,倾身而下。

他钳制住她的双手,蛮横的撬开她的唇,灵活而又强势的扫过她的口腔。

“苏顾晨,你是变态吗!”

苏顾晨眯了眯眼睛,神情危险,不说话作势又要吻她。

陈诺侧开头,躲开他的吻。

他的神情越发的危险了起来,他开始解皮带,“对,我就是变态,可是你现在正在被一个变态上。”

说完,陈诺只觉得下身一凉,她眼里闪过屈辱和绝望。

沙发在吱嘎吱嘎作响,原本温馨的小屋里弥漫着浓浓的情、欲味道。

“求求...求求你,放了我。”

声音里除却了身体本能的情、欲之外,更有厌恶和憎恨,这样的声音让他想起了四年前的记忆。

尽管不是一个人,但是相似的面容,相同的话让他头还是剧烈的疼痛起来,眼底不由得染上恨意。

他凭什么要被一个女人带着走!

他只是要跟她完成一笔交易,彻底打垮苏梓尤的一笔交易而已!

他的动作突然停住,陈诺颤了颤睁开眼。

苏顾晨的表情扭曲,带着强烈而又深入骨髓的恨意。

她一惊,不知道为什么苏顾晨用这样的表情看着她。

她明明在此之前根本就不认识他,她非常确认以及肯定。

但是看着他这个表情,她不由得有些怀疑,她之前是不是有在哪里见过他,要不为什么他的恨意为什么会这么真实而又毛骨悚然。

她有些错愕的问道:“你怎么了?”

第四章 结婚协议书

苏顾晨咬紧牙关,嘴角的笑意越发的讽刺起来,他抽身而起,没有回答陈诺的话,跌进身后的单人沙发里,然后用那双渗人的黑眸一瞬不瞬的看着她。

陈诺撑起身子拿过一边被撕坏的衣服盖在身上,看着突然表情突变的苏顾晨,心里的不安渐渐扩大。

“陈诺,二十二岁,y大辍学,目前在芭拉时尚里工作,是陈家豪的第二个女儿,没错吧。”

“你查我。”

“你不是也查了我的吗?我们打平。”

陈诺抿着唇,苍白的唇色和巴掌大的小脸让她显得格外的柔弱,让人保护欲爆棚。

苏顾晨移开视线,强迫自己不要去看她,语气平静而又如施舍般的高高在上。“我们谈一个交易。”

“我什么都没有,你想要什么?”

“不,你有。”

在他的灼灼目光下,她很快明白他说的是什么了。

她手抓了抓盖在身上的衣服,继续道:“可是我什么都不需要,你又想给我什么?”

“不,你有,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没有人敢说自己没有欲望。”

他眸子透亮,似乎能够看穿躯壳下她那个自卑而又渴望认可的灵魂。

“听说你在陈家包揽洗衣做饭等杂物。”

陈诺手瑟缩了一下。

“听说你的梦想是顶尖的服装设计师。”

陈诺抬头,眸子定定的凝视着他。

在这样的专注目光下,苏顾晨似乎又在她面前找回了那个顶级豪门公子哥的自信,他声音黯哑低沉,带着一种勾人心魄的魔力,“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给你,那么你只需要做一件事情。”

“成为叶弥吗?”

“你很聪明。”

陈诺也学着他的模样勾勾嘴角。

明明是一副倔强到死的模样,但是他偏偏觉得美到了点上,他好像觉得一个瞬间心跳如雷。

她一字一句,斩钉截铁,“我如果说不呢,我不想成为别人,我为什么成为别人,我拒绝。”

又是这个样子,如同四年前的叶弥一样。

一股不知道从何而来愤怒充斥了他的胸腔,他伸手去拽她。

陈诺气不过,用尽全力伸手就推他。

“砰。”

苏顾晨应声倒地,后脑狠狠的磕在茶几角上。

陈诺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她伸脚戳了戳他。

他没有任何的反应,脸色苍白,双眼紧闭,额头全是冷汗。

她被吓了一跳,打开窗户对着楼下大喊,“来人,他晕过去了。”

苏顾晨的情况非要严重,他明明意识已经薄弱,但是面上依旧是深深地刻骨的仇恨和狰狞。

黑衣人们似乎已经不是第一次遭遇这样的情况了,他们训练有素的把苏顾晨搬到担架上,一边做急救一边往外面移动。

“陈诺......”

陈诺没想到苏顾晨竟然在昏迷的时候叫她的名字,她愣了一下不知道作何反应。

但是在她做出反应之前,黑衣人已经非常自发的两边架住她的手臂,把随意套了一件浴袍一脸狼狈的她往楼下架。

半个小时之后,她坐立不安的坐在了每一处都装潢得精致的别墅客厅里。

二楼是私家医生正在来来回回的忙碌,整栋别墅里面都蔓延着一种上战场的肃穆感觉。

“陈小姐吗?”

陈诺转头看向躬着身子,一脸慈祥谦恭的老人。

她放下手上的茶杯,站起身鞠了一躬,“您好,我是陈诺。”

齐直没有预料到她是这样的反应,他先是一愣,接着脸上的表情越发的和善了起来,“已经听少爷提过你很多次了,这还是第一次见面。我是这里的大管家,你叫我齐管家就好。”

“齐管家。”

“少爷现在出了一点问题,可能没有照顾得当,希望陈小姐你别在意。”

陈诺摇头,“没关系,他身体重要,我想问我能不能先回家了。”

齐管家脸上出现歉意的神色,“这可能不行,需要少爷允许才行。”

她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起来,“我回家,为什么要经过他的允许?”

齐管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转而说道:“陈小姐,我们已经放好了热水,准备好了房间,今晚就先委屈委屈你了。”

虽然齐管家笑得一脸慈祥和亲近,但是他的态度很坚决,她轻叹了一口气,知道今晚自己走不了了。

陈家虽然不算是什么大富大贵之家,但是还是摸到了上流社会的圈子。

作为陈家不受宠的二小姐,这辈子都没有想过有一天会睡这么豪华的房间。

房间里配有最豪华的布艺、家具和设施,墙上挂着一台50寸的液晶电视,床头灯是由水晶做成的灯罩,在夜晚下泛出柔和的暗黄色的光。

她刚洗完澡,全身泛着水汽,因为严重睡眠不足的皮肤也泛起了健康的红晕。

她身上穿着Lacoste白色鳄鱼标志浴袍,站在落地窗前,透过大大的落地窗看着远处闪烁着各种颜色灯光的繁华而又堕落的城市。

那么多人就在那个闪烁着霓虹灯的城市里为了成为人上人而挣扎奋斗努力。

苏顾晨说得对,人人都有欲望。

她也有。

她的确被他说的话诱惑到了,她期待着能够得到父母赞赏的目光,期待能够在服装界里面发光发热。

她知道只有她点头,苏顾晨会轻易的帮她达到这一切。

但是,有些人的梦想不容践踏。

她也不想因为这张脸成为别人的替代品,受到另眼相看。

“叩叩。”

陈诺拉回思绪,看着棕红色木门,问道:“谁?”

“陈小姐,少爷要见你。”

陈诺没想到苏顾晨这么快就醒了,虽然她不想见他,但是现在根本由不得她。

她愣了一会儿,打开房门走出去。

背挺得直直的,如同走上战场的战士。

苏顾晨已经醒过来了,他身上穿着病号服,坐在床上翻看着文件。

他似乎不知道陈诺进来了,还是在专心处理文件。

陈诺也不打扰他,坐在一边看着他。

其实,她不得不承认,苏顾晨就好像是上天的宠儿一样,帅气俊朗的面容,健壮有型的身材,自带强大光环的出生。

“被我迷住了?”他声音狂妄带着早就看透她的讽刺。

她忘了,他这个人最大的缺点就是那自大狂妄的性格和随时发情的兽欲。

“你找我过来什么事儿?”

第五章 他找到公司来

苏顾晨修长的手指擦过文件,从最底下抽出一份文件递给她,“签了。”

她盯了被他扔在地上的文件几秒,慢吞吞的把它捡起来,“结婚协议书?”

“签了,明天去民政局。”

陈诺看着最上面的叶弥两个字神情难堪,“我说了,我不是叶弥。”

苏顾晨顿住,“那个名字忘记改了,我让齐管家拿份新的过来。”

陈诺直接把文件扔回去,站起身来,语气暴躁而又绝望,“我说了,我不跟你做什么交易。”

苏顾晨手顿住,陈诺一直的不配和算是彻底惹恼他了,他本来就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苏顾晨,哪里有他卑躬屈膝的可能。

他语气冷淡而又恶毒,“陈诺,你最好乖乖听话,你要知道,我可以随时让你的工作丢掉,也可以随时让陈家把你卖给我,你现在这么挣扎只会让你自己更加岌岌可危。”

“芭拉已经被我收购了,开除一个员工,你说容易不容易。我不仅仅可以让你被开除,我还能让你在x市,甚至于任何一个城市无立足之地。”

“陈家豪知道他女儿什么工作都没有了,而现在我表达出想要你的意思,你觉得你的父亲会怎么做?”

“守着你?护着你?别做梦了,他绝对会舔着脸走上来把你交给我。”

苏顾晨的话刺耳难听,但是陈诺却好像被他戳中了全部的心思,心理展现全面崩溃,面色越来越苍白。

对,她就是他手里的蚂蚁,他想捏死就捏死。

她天真了,以为自己的态度可以左右事情的发展。

反正她在陈家也是爹不宠娘不爱,姐姐妹妹都当她是下人,仆人都当她是家里的背景板的,她一直都生活在黑暗和忽视之中,现在代替别人的身份活一下又能糟糕到哪里去呢。

反正人生已经够糟糕了,也不怕更糟糕一点了。

苏顾晨看着面色苍白,神情空洞的陈诺,先是心里自得满意,然后有些不知道为何的钝痛。

奇怪。

他第一次有这样的感受,不过他很快就把这样的感受扔开。

达成目的才是最重要的。

她一笔一划的把自己的名字写上去。

等最后一划写完的时候,她猛然松懈下来,突然战场上的逃亡的士兵。

丢盔弃甲,兵败如山倒。

苏顾晨直接拔掉输液管,掀开被子从床上走下来从她手里抽走文件。

现在陈诺正式属于他的人了,他的计划正在一步一步的开始。

“我需要做什么?”

苏顾晨心情很好的瞥了他一眼,拨通了内线让齐管家把合约的内容拿来。

苏顾晨明显一切都准备好了,就等着她这条鱼儿上钩。

尽管已经有了这样的心理准备,但是等齐管家把一大叠文件放到她面前的时候,她还是愣了一下。

直到齐管家退出房间,她才懵懵的反应过来,“这么多?”

“不多,这就是合约期间你需要做的事情,如果事情做得好,事成之后,我会好好奖励你。”

陈诺抿了抿嘴唇,看着合同上面的选项神情复杂。

她没有问为什么合同的内容是这样的,而是转而问道:“那你的合同义务是什么?”

苏顾晨拿过刚才她根本没有细细打量的合同念道:“甲方五年之内负责乙方的性生活需求。”

“就这么一条?”

“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你自己没看。”

陈诺突然有点后悔这么心如死灰的签字,根本没有看内容。

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她肯定一个字一句话的认真斟酌,坚决不会再犯这种错误。

“苏顾晨。”

“合同里面写得很清楚,要叫我少爷,以后你这么随便叫,惩罚很严重的。”

陈诺低下头看着一大摞义务脸色难看。

苏顾晨看着她憋屈的神情,身心舒爽,他坐回床慵懒的朝她招了招手,“帮我按摩。”

她根本没学过什么按摩,他这纯属是为难她。

她抽了抽嘴角,神情僵硬得应道:“我没学过按摩,可能让少爷失望了。”

“我教你。”

陈诺看着苏顾晨拉开被子,指着裤子的样子,气得一个倒仰。

“你个变态!”

原本第二天定下的行程并没有如约进行,因为一大早,苏顾晨就因为英国的生意出差去了。

听到齐管家说出这个消息的时候,陈诺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应付他一个比应付整个公司的老巫婆还艰难。

不过,陈诺也不轻松。

原本她的任务全部被取消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周日的时候又临时收到电话说之前负责春日暖阳系列的董翔辞职了,现在春日暖阳整个系列六套都由她全权负责。

春夏秋冬本来就是这一次show的压轴大戏,董翔辞职成为了她的机会,可以说她现在完全是捡了一个大大的便宜。

陈诺也顾不得想苏顾晨这件心塞事儿,马不停蹄的就往公司赶。

董翔原本是芭拉时装的门面,作为门面要有门面的骄傲和矜持,所以其它板块早就开工的时候,春日暖阳这个系列根本没有动。

现在,陈诺接手的是一片空白。

但是她没有焦头烂额,这样的情况正合她意。

“有电话有电话有电话,你有电话打进来了~。”

“喂?”

苏顾晨在另外一面,声音嚣张狂妄,“陈诺,你想死是不是?响了多久你才接!?”

现在应付苏顾晨是她的主要工作,毕竟他们两个人之间有着一纸合约。

她左肩微微抬高,把手机夹住,一边“嗯嗯哼哼”的应付苏顾晨的话一边拿着尺子继续作图。

“陈诺,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在听我说话!”

话筒对面,苏顾晨的声音暴躁而又咬牙切齿,“陈诺,你再不理我试试看,信不信我弄断你手上的尺子!”

她停下手,浑身绷紧,“你监视我!?”

“监视,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下一刻,陈诺就看见原本因为工作临时出国的苏顾晨现在竟然出现在了她们工作室门口。

他身形挺拔,碎发微挡住额头,倚在门框上,自成一道风景。

“你怎么在这儿?”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儿?”

限时婚约,首席的替身宠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限时婚约 或 首席的替身宠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外卖小哥雨中脱外套送婴儿车过马路,我读到了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今天看到新闻,说是4月12日的下午,宁夏银川下起了大雨。在银川市上海路与正源街的交叉路口处,一位没有带伞出门的女士推着婴儿车在等红灯。而雨势却越来越大,一位路过的外卖小哥正好经过,他没有因为自己要赶着去送外卖便径直离开,而是选择了停下来,脱下了自己的外套,轻轻地罩在了婴儿车上,为孩子遮风避雨,更是一路陪同,将他们送回到了不远处的小区。雨中护送婴儿的外卖哥风雨中的那件外套,不仅温暖了人心,更守护了中华文化爱护幼小的高贵。看到这个新闻,说实话,其实我内心是有一丝羞

  • 著名国画家高德星老师作品欣赏

    高德星,字恒庐,满族人,祖籍辽宁,1958年生于南京,现为江苏省国画院专职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江苏省美术家协会会员,江苏省花鸟画研究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旅游联谊中心理事。他自幼喜爱绘画,以先贤为师,从向于传统,嗜之益深,横向于西方艺术含英咀华,作品个性鲜明,透露出:深幽,静谧及无限空旷之美。作品参加“93北京国际艺术品拍卖会”,“93南京秦淮书画精品拍卖会”,“94深圳名家精品拍卖会”,“95金陵近现代名家书画精品拍卖会”,“95厦门书画陶艺拍卖会”,其作品在拍卖会上有较

  • 买房住房,如何选财运最旺的?

    我们都知道,在买房住房的时候,不仅要选择楼盘、户型还有邻居等等。当然我们更想要选择一个好的环境,能够催旺我们的运势,特别是财运方面的。那么,该如何选择?一、明堂开阔在选择住宅楼房的时候,尽量选前面开阔空旷的,前面有一块空地,是广场或者绿化是最好的。风水上讲,有明堂有后代,无明堂后代无,其中的意思大家也理解了。有的小区是楼挨楼,房子之间距离很近,这样对居住者的运势有很大阻碍,不利于事业财运的发展。所以一定要选明堂开阔的楼房。二、富贵者附近我们常讲,福人居福地,福地居福人。在选房住房,最好选择靠近富

  • 第六十六篇《捉泥鳅》

    捉泥鳅河水泥巴相伴生破土而出谁家娃滑润无骨巧入手胜利凯旋只见牙小时候有一种奢望,就是荷塘里的水快点干吧,因为又可以捉泥鳅了。但事实终不是那样,好像在我的记忆里荷塘也就干过那么一两次,但它却在我童年里留下了最美好的回忆。现在,只有过年才回家看看,但那儿时的荷塘早已干枯了不知几个年头,谁家盖房缺土了,就从荷塘了挖走点,这样一年又一年的索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终止,也许有一天,荷塘的水满了人们才会停在吧。

  • 你的藏品卖不到几百万?收藏拍卖出手陷阱知多少!

    相信很多藏友,都是在最近几年,才真正开始知道古董艺术品的价值,从新闻,从媒体,电视台,从网络,纷纷开始了解到!然后开始投身于古董艺术品行业的人海中,行走多年,出手收藏数年,还是没有结果,反而上当受骗不少,这些,有真正去了解,到底为什么吗?为什么你的藏品,卖不到几百万,甚至是卖不出去!对于一些初入古董艺术品行业的人来说,从投入进去开始,每天面对的都是各种各样的诱惑。例如捡漏、暴富,不劳而获等心理是所有藏友都要面对的情形。从事这行那么久,经常会有人问小编:“我有古董,要去哪里卖?”这个潜台词是:“我

  • 第六十六篇《捉泥鳅》

    捉泥鳅河水泥巴相伴生破土而出谁家娃滑润无骨巧入手胜利凯旋只见牙小时候有一种奢望,就是荷塘里的水快点干吧,因为又可以捉泥鳅了。但事实终不是那样,好像在我的记忆里荷塘也就干过那么一两次,但它却在我童年里留下了最美好的回忆。现在,只有过年才回家看看,但那儿时的荷塘早已干枯了不知几个年头,谁家盖房缺土了,就从荷塘了挖走点,这样一年又一年的索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终止,也许有一天,荷塘的水满了人们才会停在吧。

  • 小行星以“孙坚”为名,即是好事,也是坏事

    小行星以“孙坚”为名,即是好事,也是坏事近日,悉尼天文台将一颗小行星赠与孙坚,准确的说是以“孙坚”命名,因为宏观上将,没有一个国家有权利和资格将行星以礼物性质的方式来做处置。不过这并非重点,重点的是将小行星以中国人的人名来命名,其影响和意义是非常深远和广大的,本来这确实是一个喜大普奔类型的事情,应该锣鼓喧天的举国欢庆。但转念一想,这其实也是一件很不好的事,因为它暴露了我国近代时期在天文学上的不足和欠缺。想想古代,尤其是在诸子百家的时代,那时候的条件那么落后,环境那么艰苦,而我国古人却能通过研究,

  • 中国红,多少陶瓷人向往的色彩!

    多少年来,人们梦想把中国红这人间最美的色调搬上瓷面。在中国陶瓷艺术长河中,唐代发明了铜红;后来,有了宋代的钧红瓷,明清时期的祭红、郎红、胭脂红、豇豆红、珊瑚红等红色釉瓷。尽管这些红色釉瓷的色泽也并非真正的大红,可就因为那一份“红”,使得烧制工艺要求极高;因为那一份“红”得来不易,这些陶瓷也就成为皇室内廷和历代国内外收藏家追求的珍品;因为那一份“红”难成,陶瓷界常大诉“十窑九不成”、“千窑难得一品”的苦衷。民间至今还流传着“陶女浴火炼红瓷”的悲壮故事。清乾隆祭红釉盘盘撇口,弧腹,浅圈足。盘心及外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