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限时婚约,首席的替身宠妻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6 3:20:43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限时婚约,首席的替身宠妻

第三章 让他生不如死

来汇报的男人来得快,去得也快。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很快,书房里面就只剩下苏顾晨一个人了。

苏顾晨手指夹着叶弥的照片。

照片上的她身穿淡蓝色的及膝长裙,乌黑油亮的头发披在身后,白瓷般的肌肤在阳光下泛着光晕,那张漂亮而又五官精致的脸上带着读书人独有的清高自傲和自信璀璨。

暖黄色的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到她的脸上,投下阴影。

她看着书,而窗外的景色看着她。

素雅清丽而又美得不可方物。

“叩叩。阅读163shenghuo.com

“进来。”

“少爷,阿军那边传来消息说陈诺小姐上网查您的资料了。”

苏顾晨勾着笑容,他明白他的简历、档案、经历是多完美,成功的男人更加容易让女人崇拜和爱戴,他已经感觉到了陈诺在对他产生兴趣,“不用管,随她去,监视别放松,我要知道她在干什么。”

苏顾晨抬起头看着还呆呆站着的齐直,“齐管家,你可以下去了。”

“少爷,如果陈诺小姐不是叶弥,我们还有继续的必要吗?”

苏顾晨突然笑了笑,嘴里喃喃自语,带着狠虐和马上大仇得报的复仇快感,“当然有,就算她不是叶弥,但是苏梓尤觉得她是就行了,他的女人是我的,我就是要让苏梓尤生不如死。”

周六一整天,陈诺都呆在家里。

早上给自己做了一顿丰盛的早餐,接着扎起头发开始做打扫,她要把苏顾晨的味道彻彻底底的从房间里面清除掉。163生活网

下午窝在沙发里开着电视,一边看杂志一边吃零食。

这个周末如此完美,晚上,陈诺为了奖励自己去超市买了好多东西,准备大展身手好好做一顿晚餐。

但是,回到家,看着光明正大坐在自己沙发上的某个男人,她脸黑了大半。

苏顾晨也看见她了,他蹙了蹙眉头,态度恶劣不好相与,“我不是跟你说了今天到民政局来吗?你为什么没来?”

她下意识就想要呛声回去,但是想了想他的身份,她忍住不耐,心平气和的回答:“我身体不舒服就没去了。”

在苏顾晨的心里,陈诺既然已经查了他的身份,那现在对于他提出的结婚要求肯定是不会排斥了。

他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没事儿,明天再去也是一样的。”

听着他的口气,陈诺有些无语,半晌才反应过来,“那你今天干嘛专程过来一趟。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苏顾晨冷哼了一声,大长腿横跨在茶几上,整个人慵懒的靠在她的乔恩羊玩偶上,语气凉凉的,“如果你不把我拉黑,我可能还懒得专程过来了。”

她有些心虚,今天早上的确她第一反应就是拉黑了苏顾晨的号码,不过她还是下意识的辩解道:“你可以换个号码,也没有必要专程过来。”

苏顾晨从她粉色的沙发上站起身来,一米八五的身高形成了压迫性的气势,他双手揣在西装裤两侧兜里,走近俯视她,“重点是,谁允许你拉黑我的。”

他走近了,那种男性的荷尔蒙气息又开始以强大的攻势向她席卷而去。

他身形高大,墨色的西装也掩饰不住他下面紧实的肌肉和健壮的体魄。

她错开眸子,不敢看他。

“看着我。限时婚约,首席的替身宠妻小说txt全文阅读

陈诺不动弹,死死地压低头,坚决不看他。

她不想看见他那双灼热的黑眸,不想看见他性感的薄唇,健壮的身材。

她总觉得这样的他就好像是找准目标的黑豹,只待致命一击。

而她,就是案板上的羊羔。

“我说让你看着我。”

陈诺抿着嘴唇,执拗的不按他的话做。

苏顾晨没有耐心,直接把她拖到沙发上,然后整个人压了上去,单手固定住她的下颚,让她看着他。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陈诺蒙着淡淡水光的眸子瞥了他一眼然后又紧紧闭上。

不知道为什么,苏顾晨觉得她闭着眼睛也美到了极致,他能够感觉到太阳穴突突的跳,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因为她的动作开始紧绷起来。

他覆上身,头靠近她,薄唇吻住她的眼角。

男性的味道充斥鼻腔,她感觉到眼角的温热,整个人身体猛然一僵。

“睁开眼睛。”

陈诺不动。

苏顾晨没有耐性,他长手一用力分开她的双腿,接着用双腿固定住她的腿,把她牢牢的压在沙发上。

陈诺仿佛知道他要做什么了,她睁开眼睛仓皇不安的看着他,“我睁开眼睛了睁开了。”

她的眸子带着水光,冽艳带着清纯。

苏顾晨感觉自己被她这个动作勾引了。

他用大手遮住她的眸子,嗓音因欲望而变得黯哑,“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他脱掉外衣,直接扯开衬衫,倾身而下。

他钳制住她的双手,蛮横的撬开她的唇,灵活而又强势的扫过她的口腔。

“苏顾晨,你是变态吗!”

苏顾晨眯了眯眼睛,神情危险,不说话作势又要吻她。

陈诺侧开头,躲开他的吻。

他的神情越发的危险了起来,他开始解皮带,“对,我就是变态,可是你现在正在被一个变态上。”

说完,陈诺只觉得下身一凉,她眼里闪过屈辱和绝望。

沙发在吱嘎吱嘎作响,原本温馨的小屋里弥漫着浓浓的情、欲味道。

“求求...求求你,放了我。”

声音里除却了身体本能的情、欲之外,更有厌恶和憎恨,这样的声音让他想起了四年前的记忆。

尽管不是一个人,但是相似的面容,相同的话让他头还是剧烈的疼痛起来,眼底不由得染上恨意。

他凭什么要被一个女人带着走!

他只是要跟她完成一笔交易,彻底打垮苏梓尤的一笔交易而已!

他的动作突然停住,陈诺颤了颤睁开眼。

苏顾晨的表情扭曲,带着强烈而又深入骨髓的恨意。

她一惊,不知道为什么苏顾晨用这样的表情看着她。

她明明在此之前根本就不认识他,她非常确认以及肯定。

但是看着他这个表情,她不由得有些怀疑,她之前是不是有在哪里见过他,要不为什么他的恨意为什么会这么真实而又毛骨悚然。

她有些错愕的问道:“你怎么了?”

第四章 结婚协议书

苏顾晨咬紧牙关,嘴角的笑意越发的讽刺起来,他抽身而起,没有回答陈诺的话,跌进身后的单人沙发里,然后用那双渗人的黑眸一瞬不瞬的看着她。

陈诺撑起身子拿过一边被撕坏的衣服盖在身上,看着突然表情突变的苏顾晨,心里的不安渐渐扩大。

“陈诺,二十二岁,y大辍学,目前在芭拉时尚里工作,是陈家豪的第二个女儿,没错吧。”

“你查我。”

“你不是也查了我的吗?我们打平。”

陈诺抿着唇,苍白的唇色和巴掌大的小脸让她显得格外的柔弱,让人保护欲爆棚。

苏顾晨移开视线,强迫自己不要去看她,语气平静而又如施舍般的高高在上。“我们谈一个交易。”

“我什么都没有,你想要什么?”

“不,你有。”

在他的灼灼目光下,她很快明白他说的是什么了。

她手抓了抓盖在身上的衣服,继续道:“可是我什么都不需要,你又想给我什么?”

“不,你有,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没有人敢说自己没有欲望。”

他眸子透亮,似乎能够看穿躯壳下她那个自卑而又渴望认可的灵魂。

“听说你在陈家包揽洗衣做饭等杂物。”

陈诺手瑟缩了一下。

“听说你的梦想是顶尖的服装设计师。”

陈诺抬头,眸子定定的凝视着他。

在这样的专注目光下,苏顾晨似乎又在她面前找回了那个顶级豪门公子哥的自信,他声音黯哑低沉,带着一种勾人心魄的魔力,“你想要的,我都可以给你,那么你只需要做一件事情。”

“成为叶弥吗?”

“你很聪明。”

陈诺也学着他的模样勾勾嘴角。

明明是一副倔强到死的模样,但是他偏偏觉得美到了点上,他好像觉得一个瞬间心跳如雷。

她一字一句,斩钉截铁,“我如果说不呢,我不想成为别人,我为什么成为别人,我拒绝。”

又是这个样子,如同四年前的叶弥一样。

一股不知道从何而来愤怒充斥了他的胸腔,他伸手去拽她。

陈诺气不过,用尽全力伸手就推他。

“砰。”

苏顾晨应声倒地,后脑狠狠的磕在茶几角上。

陈诺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她伸脚戳了戳他。

他没有任何的反应,脸色苍白,双眼紧闭,额头全是冷汗。

她被吓了一跳,打开窗户对着楼下大喊,“来人,他晕过去了。”

苏顾晨的情况非要严重,他明明意识已经薄弱,但是面上依旧是深深地刻骨的仇恨和狰狞。

黑衣人们似乎已经不是第一次遭遇这样的情况了,他们训练有素的把苏顾晨搬到担架上,一边做急救一边往外面移动。

“陈诺......”

陈诺没想到苏顾晨竟然在昏迷的时候叫她的名字,她愣了一下不知道作何反应。

但是在她做出反应之前,黑衣人已经非常自发的两边架住她的手臂,把随意套了一件浴袍一脸狼狈的她往楼下架。

半个小时之后,她坐立不安的坐在了每一处都装潢得精致的别墅客厅里。

二楼是私家医生正在来来回回的忙碌,整栋别墅里面都蔓延着一种上战场的肃穆感觉。

“陈小姐吗?”

陈诺转头看向躬着身子,一脸慈祥谦恭的老人。

她放下手上的茶杯,站起身鞠了一躬,“您好,我是陈诺。”

齐直没有预料到她是这样的反应,他先是一愣,接着脸上的表情越发的和善了起来,“已经听少爷提过你很多次了,这还是第一次见面。我是这里的大管家,你叫我齐管家就好。”

“齐管家。”

“少爷现在出了一点问题,可能没有照顾得当,希望陈小姐你别在意。”

陈诺摇头,“没关系,他身体重要,我想问我能不能先回家了。”

齐管家脸上出现歉意的神色,“这可能不行,需要少爷允许才行。”

她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硬起来,“我回家,为什么要经过他的允许?”

齐管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转而说道:“陈小姐,我们已经放好了热水,准备好了房间,今晚就先委屈委屈你了。”

虽然齐管家笑得一脸慈祥和亲近,但是他的态度很坚决,她轻叹了一口气,知道今晚自己走不了了。

陈家虽然不算是什么大富大贵之家,但是还是摸到了上流社会的圈子。

作为陈家不受宠的二小姐,这辈子都没有想过有一天会睡这么豪华的房间。

房间里配有最豪华的布艺、家具和设施,墙上挂着一台50寸的液晶电视,床头灯是由水晶做成的灯罩,在夜晚下泛出柔和的暗黄色的光。

她刚洗完澡,全身泛着水汽,因为严重睡眠不足的皮肤也泛起了健康的红晕。

她身上穿着Lacoste白色鳄鱼标志浴袍,站在落地窗前,透过大大的落地窗看着远处闪烁着各种颜色灯光的繁华而又堕落的城市。

那么多人就在那个闪烁着霓虹灯的城市里为了成为人上人而挣扎奋斗努力。

苏顾晨说得对,人人都有欲望。

她也有。

她的确被他说的话诱惑到了,她期待着能够得到父母赞赏的目光,期待能够在服装界里面发光发热。

她知道只有她点头,苏顾晨会轻易的帮她达到这一切。

但是,有些人的梦想不容践踏。

她也不想因为这张脸成为别人的替代品,受到另眼相看。

“叩叩。”

陈诺拉回思绪,看着棕红色木门,问道:“谁?”

“陈小姐,少爷要见你。”

陈诺没想到苏顾晨这么快就醒了,虽然她不想见他,但是现在根本由不得她。

她愣了一会儿,打开房门走出去。

背挺得直直的,如同走上战场的战士。

苏顾晨已经醒过来了,他身上穿着病号服,坐在床上翻看着文件。

他似乎不知道陈诺进来了,还是在专心处理文件。

陈诺也不打扰他,坐在一边看着他。

其实,她不得不承认,苏顾晨就好像是上天的宠儿一样,帅气俊朗的面容,健壮有型的身材,自带强大光环的出生。

“被我迷住了?”他声音狂妄带着早就看透她的讽刺。

她忘了,他这个人最大的缺点就是那自大狂妄的性格和随时发情的兽欲。

“你找我过来什么事儿?”

第五章 他找到公司来

苏顾晨修长的手指擦过文件,从最底下抽出一份文件递给她,“签了。”

她盯了被他扔在地上的文件几秒,慢吞吞的把它捡起来,“结婚协议书?”

“签了,明天去民政局。”

陈诺看着最上面的叶弥两个字神情难堪,“我说了,我不是叶弥。”

苏顾晨顿住,“那个名字忘记改了,我让齐管家拿份新的过来。”

陈诺直接把文件扔回去,站起身来,语气暴躁而又绝望,“我说了,我不跟你做什么交易。”

苏顾晨手顿住,陈诺一直的不配和算是彻底惹恼他了,他本来就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苏顾晨,哪里有他卑躬屈膝的可能。

他语气冷淡而又恶毒,“陈诺,你最好乖乖听话,你要知道,我可以随时让你的工作丢掉,也可以随时让陈家把你卖给我,你现在这么挣扎只会让你自己更加岌岌可危。”

“芭拉已经被我收购了,开除一个员工,你说容易不容易。我不仅仅可以让你被开除,我还能让你在x市,甚至于任何一个城市无立足之地。”

“陈家豪知道他女儿什么工作都没有了,而现在我表达出想要你的意思,你觉得你的父亲会怎么做?”

“守着你?护着你?别做梦了,他绝对会舔着脸走上来把你交给我。”

苏顾晨的话刺耳难听,但是陈诺却好像被他戳中了全部的心思,心理展现全面崩溃,面色越来越苍白。

对,她就是他手里的蚂蚁,他想捏死就捏死。

她天真了,以为自己的态度可以左右事情的发展。

反正她在陈家也是爹不宠娘不爱,姐姐妹妹都当她是下人,仆人都当她是家里的背景板的,她一直都生活在黑暗和忽视之中,现在代替别人的身份活一下又能糟糕到哪里去呢。

反正人生已经够糟糕了,也不怕更糟糕一点了。

苏顾晨看着面色苍白,神情空洞的陈诺,先是心里自得满意,然后有些不知道为何的钝痛。

奇怪。

他第一次有这样的感受,不过他很快就把这样的感受扔开。

达成目的才是最重要的。

她一笔一划的把自己的名字写上去。

等最后一划写完的时候,她猛然松懈下来,突然战场上的逃亡的士兵。

丢盔弃甲,兵败如山倒。

苏顾晨直接拔掉输液管,掀开被子从床上走下来从她手里抽走文件。

现在陈诺正式属于他的人了,他的计划正在一步一步的开始。

“我需要做什么?”

苏顾晨心情很好的瞥了他一眼,拨通了内线让齐管家把合约的内容拿来。

苏顾晨明显一切都准备好了,就等着她这条鱼儿上钩。

尽管已经有了这样的心理准备,但是等齐管家把一大叠文件放到她面前的时候,她还是愣了一下。

直到齐管家退出房间,她才懵懵的反应过来,“这么多?”

“不多,这就是合约期间你需要做的事情,如果事情做得好,事成之后,我会好好奖励你。”

陈诺抿了抿嘴唇,看着合同上面的选项神情复杂。

她没有问为什么合同的内容是这样的,而是转而问道:“那你的合同义务是什么?”

苏顾晨拿过刚才她根本没有细细打量的合同念道:“甲方五年之内负责乙方的性生活需求。”

“就这么一条?”

“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你自己没看。”

陈诺突然有点后悔这么心如死灰的签字,根本没有看内容。

如果再给她一次机会,她肯定一个字一句话的认真斟酌,坚决不会再犯这种错误。

“苏顾晨。”

“合同里面写得很清楚,要叫我少爷,以后你这么随便叫,惩罚很严重的。”

陈诺低下头看着一大摞义务脸色难看。

苏顾晨看着她憋屈的神情,身心舒爽,他坐回床慵懒的朝她招了招手,“帮我按摩。”

她根本没学过什么按摩,他这纯属是为难她。

她抽了抽嘴角,神情僵硬得应道:“我没学过按摩,可能让少爷失望了。”

“我教你。”

陈诺看着苏顾晨拉开被子,指着裤子的样子,气得一个倒仰。

“你个变态!”

原本第二天定下的行程并没有如约进行,因为一大早,苏顾晨就因为英国的生意出差去了。

听到齐管家说出这个消息的时候,陈诺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应付他一个比应付整个公司的老巫婆还艰难。

不过,陈诺也不轻松。

原本她的任务全部被取消了,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周日的时候又临时收到电话说之前负责春日暖阳系列的董翔辞职了,现在春日暖阳整个系列六套都由她全权负责。

春夏秋冬本来就是这一次show的压轴大戏,董翔辞职成为了她的机会,可以说她现在完全是捡了一个大大的便宜。

陈诺也顾不得想苏顾晨这件心塞事儿,马不停蹄的就往公司赶。

董翔原本是芭拉时装的门面,作为门面要有门面的骄傲和矜持,所以其它板块早就开工的时候,春日暖阳这个系列根本没有动。

现在,陈诺接手的是一片空白。

但是她没有焦头烂额,这样的情况正合她意。

“有电话有电话有电话,你有电话打进来了~。”

“喂?”

苏顾晨在另外一面,声音嚣张狂妄,“陈诺,你想死是不是?响了多久你才接!?”

现在应付苏顾晨是她的主要工作,毕竟他们两个人之间有着一纸合约。

她左肩微微抬高,把手机夹住,一边“嗯嗯哼哼”的应付苏顾晨的话一边拿着尺子继续作图。

“陈诺,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在听我说话!”

话筒对面,苏顾晨的声音暴躁而又咬牙切齿,“陈诺,你再不理我试试看,信不信我弄断你手上的尺子!”

她停下手,浑身绷紧,“你监视我!?”

“监视,你太看得起你自己了。”

下一刻,陈诺就看见原本因为工作临时出国的苏顾晨现在竟然出现在了她们工作室门口。

他身形挺拔,碎发微挡住额头,倚在门框上,自成一道风景。

“你怎么在这儿?”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儿?”

限时婚约,首席的替身宠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限时婚约 或 首席的替身宠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2017微信原创诗歌选

    个人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白乐天云:“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因事记言,因言成韵,古之学者视风云之变,草生木凋,有感于怀,而诉诸于笔。小子后学,慕先达意寓山水,情蕴木石,浩叹回抑,顿挫沉郁,聊以寄兴,一年之中,遂成二十一首,录之如下。元宵佳节,灯火如昼,与连襟小酌,未曾亲见上元之灯,然微信群中,火树银花,入目灿然,有感而作一首。尽道天官入上元,太一辛夜降甘泉。银花曾为宣神变,三教无如开灯传。三月十八日,携友回赵村,昔日良田美宅俱成过往,一片黄花,遍布其间,有主政者,昔日校友也,留言属余

  • “文化迎春 艺术为民” 国交合唱团走进福建系列之二

    1月22日晚,中国国家交响乐团党委副书记、副团长巩保江率领合唱团二十余名演职人员,在福建省上杭县人民会堂开展主题为“文化迎春,艺术为民”的服务基层公益演出,受到当地百姓的热烈欢迎。上杭县副县长卢家荣,县文体广电新闻出版局局长钟育发出席音乐会,演出吸引了上杭县上千名群众观看。一个半小时的演出,现场响起几十次热烈掌声。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群众近年来对文化的需求特别强烈。一系列公益音乐会让群众有机会现场欣赏高水平的节目,这也是中央文化惠民政策在基层落地的具体体现。

  • 你看那些忙碌的人,他们的时间都花在努力上

    你过得太闲,才有时间执着在无意义的事情上,才有时间无病呻吟所谓痛苦。你看那些忙碌的人,他们的时间都花在努力上。

  • 哈佛大学研究:不戒掉这9个坏习惯,你永远成不了有钱人!

    在哈佛大学乔伊斯马特勒关于穷的原因调查里,他认为错误的习惯限制了人们的思维,而且列出的几个方面,普通人的中招率真的太高了,不相信?那就马上来对照一下吧~1、犹豫不决比鲁莽更糟糕的就是犹豫不决。像墙头草一样摇摆不定的人,无论其他方面多么的强大,在生命的竞赛中总是容易被那些坚定的人挤到一边。雷厉风行的人难免会犯错,但是总比那些什么都不敢做的人要强。2、拖延计划很丰满执行很骨感,很多时候拖延症就是逃避问题和懒惰,把横在前面的问题放大,望而却步,抱着能拖一天是一天的心态找各种借口逃避,经常抱怨。随之而来

  • 【2018古都灯会●每日一灯】丹凤朝阳

    丹凤朝阳今年灯会,特殊材质的彩灯层出不穷,设计上也十分新颖别致,除了已见到的火山石、玻璃、瓷盘、瓷盅、瓷勺之外,往届不常见的光盘、乒乓球、蚕茧等材质,也都被拿来用作今年彩灯制作的材料,其匠心独到的展示,也是让人拍案叫绝。光蛋位于南城墙西段的《丹凤朝阳》灯组,即是用蚕茧作为原材料制作的特殊灯组。丹凤是中国古典神话中最为常见的一种神鸟,它是鸾的一种,首与翼皆赤,古人称之为凤凰。“丹凤朝阳”寓意美好,征兆吉祥,民间每逢佳节,总把相关画作、物件摆放家中,祈求一年顺遂。《丹凤朝阳》灯组长25米、高5米,以

  • 【2018古都灯会】关城内大型灯组《龙凤呈祥》安装超八成

    历届灯会南城墙关城永胜门前,都会摆放一组体量巨大、工艺繁复、寓意非凡的“灯王”,从《鹏腾九天》到《福地平城》,无不以超强的视觉震撼和新颖的设计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成为当届灯会“出镜率”最高的灯组。1月22日,记者在灯会制作现场看到,本届灯会的“灯王”《龙凤呈祥》安装已超八成。进入关城,即可看到正在安装的《龙凤呈祥》。整个灯组呈长方形,中顶部以龙造型组合成一个巨型龙珠,周边配以花草纹样装饰,龙头摆动,主体花朵可开合,下端中心采用LED显示屏展示大同佛教文化渊源历史。灯组四角是福字组成的巨型方柱,柱

  • 到北海公园来瞧“皇家冰嬉”表演就对了!连续五天,天天六场

    1月22日上午,穿着清朝服饰的“八旗士兵”在北海公园万米荷花湖冰场上表演“皇家冰嬉”。勇士威武雄壮据悉,北海公园自古就有冬宫之美称,史料记载,北海历史上就有冰嬉之制,冬季的太液池曾是八旗士兵“冰嬉”的舞台,慈禧太后每年都乐此不疲地观看太液池上的“冰嬉”表演。建国以后,到北海公园滑冰、打冰球、溜冰车已经成为了人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阵型变幻莫测个个训练有素一跃气吞山河旌旗烈烈招展走冰虎虎生风。身怀看家绝技不时翩翩起舞。冰嬉表演吸引了很多游客驻足观望拍摄。即日起至1月26日,每天10点30分至

  • 【美文欣赏】崇阳,常敲着我的思念!

    崇阳,常敲着我的思念陈熙利一双手推开黎明让晨风梳理我的思绪就在都市的浓雾把故乡的山路快要在我心中覆盖得模糊的时候我仍怀恋山雀子躁醒的江南和露珠绊响牛铃的乡村小径我是山的儿子映山红燃烧成不会忘却的记忆南竹林长出香甜的梦境如血的夕阳点燃了煤油灯的明亮就是这盏小油灯照亮我从山间走向远方和父亲送我时的脸膛送许多要说的沉默和无言的希望父亲的脸是难解的方程一直都这样是贫困吗我知道被扁担压弯了腰的爷爷咳嗽着向大山求讨踩踏了山路摔烂了水桶的母亲为我缝进了汗水和眼泪的布鞋穿着它踏着祖辈用艰辛铺设了几代的山路一步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