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叫兽,别来无恙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6 3:46:10 来源:网络 [ ]

小说:叫兽,别来无恙

第三章 没钱住院

杨莹莹如同僵尸一样机械的穿上了衣服,曾经她心中的 男神,把她看成了最低贱的女人,她的心里在滴血。163生活网

穿好了衣服,杨莹莹把苏圣杰的名片扔在了一旁,想了想,又把名片捡了回来。

走出了酒店,晴朗的天空万里无云,可是杨莹莹的心却被一朵乌云压的死死的,压的她都喘不过气来了。

她打了个电话,让好友丁当给自己请了个假,她是没有心情去上班了,她现在的这个状况,也没法集中精力工作了。

杨莹莹想回自己的出租房,好好的痛哭一次,自从当年家里的公司破产,她辍学,父亲被抓,母亲生病以来,她都没有哭过。

她用她幼小的肩膀,不停的去打工,就为了给母亲挣钱治病。被人冤枉过,被人嘲笑过,最可怜的时候,她为了节约一块钱的饭钱,在垃圾桶里找过吃食,她都没有哭过。

可是今天,她想哭,想痛痛快快的哭一场,把这两年心里的憋屈都发泄一下。网站163shenghuo.com

坐在公交车上,杨莹莹一直都呆呆的,直到那电话铃声,把她唤回了神。

杨莹莹一看是医院陆医生的电话,陆医生是妈妈的主治医生。

她急忙接起了电话:“你好,陆医生,我妈妈怎么样了?”

“莹莹,咳咳,你妈妈已经欠费三十万了,如果再不缴费的话,就要停药了。我和你妈妈多年的关系,也只能这样了,再欠下去,医院也不会给我面子了。”陆医生艰难的说,她也没有办法了,虽然知道杨莹莹已经很努力了,可是她妈妈每天的治疗费可是一个天文数字。

“好的,好的,陆医生,我去想办法。”本来想大哭一场的杨莹莹,被这消息把泪水又给憋回去了。网站163shenghuo.com

杨莹莹摸出了自己的钱包,现金也只有五百块了,卡上有三千块,这个月的工资还没有发,就算是找丁当借,也只能借几千块钱。

丁当就算是会借给她,她也不好意思再借了,丁当的家庭不是很好,一家人都是工薪阶层,她已经找她借了钱,到现在都还没有还上呢。

这可怎么办,三十万,三十万。

杨莹莹揉着自己的头发,脑袋都要被想爆了。

杨莹莹匆忙的下了车,也不顾身体的疼痛,她又急忙的转乘去医院的车。

到了医院,杨莹莹把卡里的钱取了出来,交给了陆医生。

陆医生看着手上的钱,苦笑一下,这点钱,只够三天的费用,就算是交了进去,也是杯水车薪。说明163shenghuo.com

“莹莹,要不你先把你妈妈接回去,这点钱,可以生活一段时间的,至于欠的钱,就先欠着吧。”陆医生叹了口气,把钱还给了杨莹莹。

“可是陆医生,我妈妈要是停了药,会怎么样?”杨莹莹没有接钱。

“这结果谁也预测不到,你妈妈的这个病,全靠药来控制,如果停了药,她会很痛苦,可是没钱在这里也是会停药的,住一天也是几百块,还不如回家去住呢。”陆医生给杨莹莹建议道。

“莹莹,你来了?快来,让妈妈看看,都瘦了。”章彩凤躺在床上,看着女儿,苍白的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叫兽,别来无恙小说txt全文阅读

“妈妈,你好点了吗?”杨莹莹看着妈妈,妈妈当年可是个大美女,可是这几年被病痛折磨着,头发也掉光了,眉毛也没了,昔日的美丽已不在了。

“妈妈挺好的,妈妈想莹莹了,我们出院吧,和莹莹在一起,妈妈就觉得很幸福。”章彩凤知道欠了医院很多钱,院长也来催过了,说是明天就要停药了。

“妈妈,都是我不好,让你受了那么多的苦。”杨莹莹扑到了妈妈的怀里。

“你很好,你是天底下最好的女儿,不过妈妈不想一个人在医院呆着,不管怎样,我都想跟莹莹在一起。”章彩凤抱着自己的女儿,以前一直吵着要减肥的女儿,现在都可以摸到骨头了。叫兽,别来无恙小说txt全文阅读

第四章 一分钱逼死英雄汉

没有办法,杨莹莹只能给妈妈办了出院手续,叫了辆车,把妈妈接回自己的出租屋。

出租屋在A市的贫民区里,一栋又旧又破的楼房二楼。很小很小,就只有一间房,还有一个和厕所在一起的厨房。

杨莹莹把妈妈扶到了床上,把妈妈的药都检查了一遍,无非就是陆医生给的一些儿不要钱的维生素片,那些对妈妈的病没有什么用处,可是那对病有用处的药,她又买不起。

“妈妈,你先睡一会儿,我去买点儿菜回来。”杨莹莹把妈妈安顿好,摸了摸自己口袋里不多的钱。

还好陆医生让自己欠着医药费,这三千块钱也够生活到发工资了。

杨莹莹轻轻的关上了门,去附近的超市买菜去了。

想着妈妈的身体需要营养,杨莹莹买了条鱼,又买了只鸡,还买了些肉,反正家里的小冰箱也空了,买一次可以吃好几天。

买完了菜,杨莹莹又去看了看水果,那些水果都好贵,狠了狠心,杨莹莹买了几斤苹果给妈妈吃,她已经很久没有买过水果了。

回到了小区里,刚走到了楼下,一楼就出来了一个女人,头发上都裹着卷发器,穿着睡衣,脸上由于长年的熬夜皮肤都下垂了。她看到了杨莹莹脸上很是不高兴。

“哎,我说,你家里在做什么,弄的噼里啪啦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梁姐姐,我都没有在家,怎么会弄的响呢?”杨莹莹笑吟吟的看着梁姐,都是住在一起的人,也没有什么瞧的起瞧不起的。

“那才奇了怪了,明明是很响的,不过你也确实不在家。”梁姐姐狐疑的看着杨莹莹,不会是闹鬼了吧。

杨莹莹才猛然想起,妈妈在家呢,那声音,哎呀不好。

杨莹莹在那个女人的注视下,疯了一样的跑了上去。

用颤抖的手,摸出钥匙,对着锁洞半天都塞不。

好不容易的打开了门,杨莹莹就看到了有很多的红色的液体在地板上。

妈妈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周围那红色的液体就是妈妈的血。

杨莹莹把东西扔在了一边,扑了过去。

“妈妈,妈妈,你醒醒,你醒醒。”杨莹莹检查着妈妈的伤势。

妈妈的头上摔了一个洞,那血从洞里流了出来。

妈妈没有动静,应该是失血过多了。

杨莹莹掏出手机,打了120,在救护车来之前,妈妈都没有醒来,杨莹莹吓的哭了起来。

到了医院,妈妈进了抢救室,可是杨莹莹却被拦在了外面。

“你好,清问你是病人的家属吗?去把钱交一下。”一位女护士对杨莹莹说。

“哦,好,好。”杨莹莹跑到了收费处,把身上剩下的二千多交了进去。

“你这家属怎么回事,病人这么重的病为什么不送医院?在家里多危险,要是晚来一会儿,血都流干了,去交钱吧,给病人输血。”两个小时后,妈妈被推了出来,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

那护士看着杨莹莹,脸上都是责怪。

“刚才才交的二千多就没了吗?”杨莹莹一听又要交钱,头都大了,那两千多块钱可是家里所有的钱了。

“病人的病那么重,就只是抢救和输液的费用都不够,现在她流了那么多的血,要输血了,里面已经没有钱了。”护士把收费清单拿给了杨莹莹看。

“那可不可以抽我的血?”杨莹莹把自己的胳膊送了过去。

“可以啊,那要匹配一下,如果可以的,你还是要去交输血费。”护士鄙夷的看了杨莹莹一眼。

第五章 我真的没钱

面对着护士不屑的眼神,杨莹莹摸了摸自己包里还剩下的二十块钱,这是在超市买东西剩下的了,也就是她全部的家当了,再一摸,摸到了一张纸片。

她掏出了纸片,看到了苏圣杰那三个字,还有双腿间的酸痛,那些事情让她刻骨铭心。

“做我的情人。”苏圣杰的话还在她的耳边萦绕,那句话也是对她的侮辱,可也是她的救命符。

做他的情人,除了没有尊严以外,好像也没什么不好的,至少她有钱可以给妈妈治病了。

她的手紧紧的握着名片,苏圣杰,苏圣杰,她的嘴里默默的念着,曾经的男神已经变成了恶魔。

“喂,你到底去不去交钱啊,病人还等着输血呢。”护士又大声的说着。

周围的人都看着杨莹莹,杨莹莹的脸红了。

“护士小姐,可不可以晚点再交啊?”杨莹莹艰难的说着,她还是有点儿过不去心里的那道坎。

“可以啊。”护士小姐点了点头。

杨莹莹一听可以,心里一喜。

“那也就不用输血了,把病人接回去吧。”护士小姐见杨莹莹没有钱,就不想再跟她废话了,拿着本本走了。

杨莹莹看着还在昏迷中的妈妈,咬了咬牙,拿起电话,拨通了那个号码。

电话很快被接起了,里面传来了苏圣杰磁性的声音。

“想通了?”他只简单的说了三个字。

“嗯,我答应你,不过你现在要尽快把钱打到我的账户上。”杨莹莹也不再觉得难为情,为了妈妈她做什么都可以,哪怕把自己卖了。l

“好,一百万,我马上打到你的账户上,你交了钱就立刻来我的别墅,地址我发给你。”苏圣杰说的很干脆,也很霸道。

“可是,我……”杨莹莹的话还没有说完,那边的苏圣杰就挂了电话。

电话刚挂,就有一条短信发了过来,一百万已经到账了,这个男人是已经把钱准备好了的吧,这么快?

苏圣杰的手指还在手机上,钱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这个电话打来,转账只是一秒钟的事情。

杨莹莹收到了钱,就去忙着把钱交了,妈妈也住上了院,杨莹莹也放了心,她忙来忙去的,完全都没有想到那个苏圣杰是怎么知道她的账号的?

她忙完了,妈妈还没有醒过来,医院已经给妈妈打上了点滴,用上了药。

手机嘀的一声儿,一条短信发过来了,杨莹莹打开一看,是苏圣杰发来的地址。

杨莹莹左右看了看,感觉苏圣杰好像就在自己的身边,忙的时候,他没有发短信,这刚一闲下来,他的短信就来了。

想着自己也要上班,没有太多的时间照顾妈妈,她请一位护工帮着照顾妈妈。

一切都安排好了,她才拖着疲惫的身子,打了个的,去苏圣杰发给她的地方,她已经实在是走不动了。

盛世华庭是A市最豪华的住宅区,住在这里的人不仅仅是有钱,你有钱还不一定可以买到这里的房子。

这里环境优美,独门独院,苏圣杰所在的别墅名字叫做“听风苑”。

当杨莹莹坐车来到了盛世华庭的“听风苑”的时候,苏圣杰已经在那里等着她了。

叫兽,别来无恙》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叫兽 或 别来无恙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运筹之王8章

    原标题:运筹之王8章小说名:运筹之王第八章【唯财不破】关少河起身为韩漠斟满酒,亦为自己斟上,才微笑道:“五少爷,你可知少河经营的贸易行,经营的是何种货物?”“你告诉我,我就知道了。”关少河笑道:“少河开的贸易行,在东海城应是最大的,经营的货物不是鱼物海鲜,而是珍珠珊瑚玳瑁甲等贵重海宝。”韩漠“哦”了一声,道:“原来关掌柜还是一位巨商。这些东西,若不是家资富贵,那可是经营不起的。你们庆国商人在东海城多得是渔行,这海宝行可没几家。”“三家!”关少河伸出三根手指头:“东海城共有庆商贸易行四十六家,经营

  • 我的极品娇妻8章

    原标题:我的极品娇妻8章小说:我的极品娇妻第八章娇妻醉酒徐丽说的很有道理,我也赞同,这些人跟他们讲理是没用的还是小心一点好,于是道,“那好,你那边处理好随时通知我,我会尽快把钱给你。”徐丽满怀感激的说,“老板,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总之今后一定帮你打理好店铺,让你一百个放心。”这两天我第一次感觉心情舒缓不少,助人为乐原来真的很有效果,让我感觉很有成就感,心中集聚的阴霾微微消散。就在我和徐丽交谈完毕不多时,打包的三名工人陆续前来上班,接着就是紧锣密鼓的分单打包,店铺内立刻忙碌起来。下班之前我交代了

  • 夜空下的星8章

    原标题:夜空下的星8章小说名字:夜空下的星8.谁敢打我一下,我加倍奉还!第8章谁敢打我一下,我加倍奉还那男人听了我的话,先是一愣,随后眼神上下打量了我一番,露出坏笑,问:“你一晚上多少钱?”“根据资料显示计算,一晚上,五万。”我如实地告诉了他,周围的那些女人都笑了,眼里满满的不屑和嘲讽。我真的不明白他们为什么那样看着我?难道是因为我要的太少了吗?那个男的左拥右抱,不屑地轻笑一声,突然想出了个坏点子。他掏出五万块现金放在桌子上,说:“只要你在这里当众把衣服全脱光,这只是定金,我可以再给你转十万。”

  • 美人余香8章

    原标题:美人余香8章小说:美人余香第008章初面诱惑梁健道,“那是因为朱局长已经是局长了,我们这种小干部,还是要奋斗的吧。”朱怀遇道,“梁老弟,我这种是芝麻绿豆的小官,什么副局长,只不过是个副科级,你想想,在区里干,最高能干到区委书记,那也就是个正处级。我们再挣扎,再努力,再折腾能拿捞到一个正科级已经是老天有眼了。不过,我觉得梁老弟,你将来肯定比我有出息。黄书记很看得起你哎,只可惜黄书记这就要调我们体育局工作来了。否则你肯定是大有前途。不过即使黄书记调走了,你还是有机会的,毕竟黄书记在全区的口碑

  • 炊烟袅袅情如歌8章

    原标题:炊烟袅袅情如歌8章书名:炊烟袅袅情如歌第8章送上门的妓女“我……手机没电了。”莫夕解释着,不知道是不是得了病的缘故,现在的她哪怕是不小心碰到一个地方,都会带动着四肢百骸的阵痛,遑论是这么大的痛度。“没电?”盛淮安俊脸上泛着冷笑,“是真的没电,还是忙着和野男人上床,所以才没空接我的电话。”“我没有!”莫夕不可置信的看着盛淮安,“我在路上晕倒了,萧远才把我带到了他家。”仅此而已。她甚至不敢多待,火急火燎的就赶来给他送文件。“你晕倒了?”盛淮安冷冷皱眉,看着她惨白的脸色,心头涌起一抹异样的感觉

  • 幽若天眷顾8章

    原标题:幽若天眷顾8章书名:幽若天眷顾第8章成全你“你……滚,给我滚……”叶清抬手指着唐辰飞扬跋扈的脸,半响不知道说什么,只能说出自己都觉得没有威慑力的话语。随后,被唐辰的眸子盯着有些心虚,她弯腰捡起石子就往唐辰的方向扔过去,她已经无所畏惧了。预想中的痛苦的呻吟没有传来,唐辰轻而易举的就躲开了她的石子,一把抓住她纤细的手腕。“叶清,谁给你的胆子,连我都敢打?”唐辰觉得这个女人大概是疯了吧,没有犹豫的就拿起石子想他扔过来,精准度还该死的好,她怎么不去国家队呢?“你是谁?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要是冒犯

  • 念念如梦8章

    原标题:念念如梦8章小说:念念如梦第8章不满单凉不敢置信地望着两人的背影,胸口像压了一块巨大的石头,突然有点不想入场。身为安逸尘的妻子,却没有被他当做女伴带着参加爷爷的寿宴,单凉有想过。但她没有想到安逸尘已经干公然带着名义上的小姨子来这里。门外的人群已经变得稀稀落落,单凉不得不朝里面走去,脚下每一步都异常沉重。安家主宅的大厅内,装修很是雍容华贵,安老爷子生性念旧,所以整个宅子都装修成中式的风格,哑光红漆的柱子,还有琉璃镶嵌窗户和吊灯,十足古代宫殿的样子。熙熙攘攘前来贺寿的人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谈笑

  • 挚爱成伤8章

    原标题:挚爱成伤8章小说名称:挚爱成伤第8章赌气这无疑对苏禾来说是一个坏消息,她最不希望的就是姜洲回这里。如果他看她不顺心,随时都会对她动手动脚,会危害到孩子。此刻她心急如焚站在客厅里,大脑飞速运转却依旧没有想出什么应对方法。门口传来响声,是姜洲回来了。她被关门声“砰”的一下惊到,猝不及防与姜洲对视上。她看着姜洲越走越近,内心一直让自己稳住心神不要慌,但眼神里的惊慌出卖了她。“怕我?”姜洲似非似笑的语气像是告诉苏禾,他今天心情很好,不会动手动脚。这让苏禾稍稍镇定下来,但马上心又提起来。姜洲伸手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