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女皇在上,侯爷在下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6 6:27:35 来源:网络 [ ]

书名:女皇在上,侯爷在下

第003章 七年匆匆过,花容引清愁
    吃过晚饭,林馨儿坐在院子里的小水流边无聊的泡着脚。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虽说已到了秋天,可既有“秋老虎”之说,却也见得这积聚了春夏六个月的热度不是一两天就能散尽的。

    此时的林馨儿已年满14岁,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来到异世也近八年了,这几年中她让尧谦陪着自己悄悄地跑遍了召国京城所有的玉器店,四处打听那凤凰形血玉,可却从未有人听说过血玉,就连见多识广的京城最大的玉器店“宝玉斋”的老板也从未听说过血玉,更别说凤凰形状的了,而且龙凤向来都是皇家才能用的。这让她失落了很久,但她还是从未放弃,每隔几个月便会去京城里所有较大的玉器店看看。

    还有那个说书的老头自从那一面之缘后便不知所踪了,几年里多番打听却毫无消息。尧谦总怀疑他是去世了,可林馨儿却一直坚持说他没死,有一次甚至还激动得哭了,之后尧谦便没再说什么了。她知道尧谦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一定要找到那老头,她觉得就算说了尧谦也不会明白。163生活网

    不过尧谦从林馨儿失魂落魄的神情深深刺痛了他,他平静而坚定地对她说:“我会帮你找到他的,就是死了我也给你找到尸体。”其实她自己也怀疑老头死了,不过她实在不愿这样想。这些年过了,所有跟自己穿越有关的线索都断了。虽然她也不确定这老头对自己有没有帮助,可只要这老头在,似乎自己就还是有一丝希望回去的。

    虽说在这里的日子自己还算满意,可这毕竟不是自己真正的家。还是那句话说得好啊: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狗窝,更何况和这里相比自己以前的家才是真正的“金窝银窝”呢。而这老头,经过了这些年,他在林馨儿的眼里俨然已经演化成了一个精神寄托了。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如今,她也早就不奢望能够回去了。想想这几年,说快则快说慢也慢。突然想起唐代韦庄的那句“行人自是心如火,兔走乌飞不觉长”的诗来。时间就是这样,朝着一个既定方向奋力前进的时候便觉得它过得快,没有方向漫无目的的时候时间便变得慢了。记得刚来那会儿想起老爸老妈和老哥的时候便觉得度日如年,可这一晃自己也来了近八年了,便也觉得时间还是过得挺快的。想着想着便不自觉地把这诗轻轻吟了出来。

    林清风刚从书房出来,想在院子里走走却发现馨儿正坐在小水流边的石头上泡脚。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这样的她他早已见怪不怪,虽然多次教导她女儿家要洁身自好,不可随意露出身体,她却是每次听的时候答应得好好的私下里却依然自我,完全拿她没办法。

    此时见她若有所思的样子,林清风犹豫着不知道是不是应该上前去叫她。这时却听她口中吟道:“行人自是心如火,兔走乌飞不觉长”,这是馨儿自己做的诗句吗?她不过是个尚未及笄的深闺少女,如何会想到这样的场景?又如何有这样深的感叹?

    林清风叹了口气,虽说这个女儿是自己亲自教养着长大的,可自己却并不了解她。她有时候会突然说些奇怪的话,而且她的话虽奇怪,每次自己思考过后却都觉得她说得不无道理,甚至有的时候也会让自己有茅塞顿开之感。他隐隐感到这个女儿,怕是不寻常。不过,或许,她本就不该寻常。又叹了叹气,说道:“馨儿,过会儿到我书房来一趟。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说完转身便走了。

    林馨儿冷不丁地听到了老爹的声音倒是吓了一跳,心想糟糕,又要挨训了。唉,又要听一堆什么“女儿家不可如此随意”“要洁身自好”之类的老生常谈了。穿好了鞋袜她便磨蹭着到了书房,轻轻叫了声“爹爹”便微低着头不再说话,她这老爹的训话,听着就好。

    等了好一会儿却没听到声音,不禁抬头,却正对上了林清风有些恍惚的眼神。林清风这才从馨儿身上移开了目光,清咳了一声,捋着胡子缓缓说道:“馨儿,你如今大了,”顿了顿又继续说,“终究读书不是女儿家做的事,你以后便不需再去学堂了。爹娘如今也老了,你就在家多陪陪你娘吧!”

    林馨儿心里正疑惑,想想自己在学堂读书一直都是以男装示人,并未不妥。女皇在上,侯爷在下小说txt全文阅读自己也一直都低调行事,学堂里的人也并未有谁知道自己是林清风的女儿。再者自己虽一贯看不过一些纨绔子弟欺负平民学子,但却也没做过什么过分的事……还没反应过来,却又听林清风说:“爹累了,你也回房休息吧。”语气虽轻,却有一种让人不容反驳的严厉。她也只得先应了。

    回到房间也才刚戌时,看着落满雕花窗上的柔柔的余晖和窗外被红霞浸得微醉的夕阳,林馨儿懒懒地坐在窗边的藤椅上。自己这身体也快满14岁了,古代女子15岁行过及笄礼便可以嫁人了,嫁了人便要以夫为天三从四德相夫教子了。

    自己当然不会这样乖乖等着嫁人,可在这古代想要自由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没有一些可以操控东西的实力,是绝对不可能的。尤其是这几年她这身体慢慢长大,每每看到镜子里日渐美丽的脸她的危机感也与日俱增。有时候她甚至感叹,既生得这样注定不凡的容貌,为何却只给了个私塾先生的老爹啊!自古红颜多薄命,这容貌要是为世人所知,日后怕是真的要命运多舛了。林馨儿在想自己要怎么样才能变得有钱有权。

    这几年林馨儿也早把现在的局势摸清楚了。这召国地处西南,国土狭长呈南北走势。面积虽是不小,可有相当一部分地区地形与现代的“喀斯特”地貌类似,不行农业,只有一部分相对平坦的地区才可种植庄稼。皇帝司徒乾登基近二十年,懦弱平庸,没有治国之才,虽是一国之君,实权却在她那当丞相的外公手里握着。这司徒乾也不爱女色,整日只沉迷绘画,尤其一手水墨画画得极好,万金难求。

    但似乎古今有才艺的君王都缺乏治国之才,不是亡国就是成为朝臣的傀儡。东边是天泽国,取“上天的恩泽”之意,这天泽国也确实名副其实。天泽国国土虽是三国里最小的,但地形平坦且临海,物产丰富,有点类似现代的江南。天泽国往北便是北域国,北域国国土是这三国里最大的,可却气候严寒,且往北一小片草原之后便是无尽的沙漠,只有靠南地区适合居住。这三国是各有千秋,虽都多多少少心怀不轨,却是谁也不敢轻举妄动,竟也和平相处了近百年。

    夕阳终于完全地隐匿在了地平线下,仅剩的余晖却将天边的红霞染得越发妖艳,回光返照般。这没有受到污染的天空就是纯净啊,透明度高得真是没法说,这余晖都能照射那么远,林馨儿在心里感叹。

    呆呆地又看了会儿,林馨儿忽然想起了一个和这颜色很像的东西。便不自觉地走向床边,从床边梳妆台的小抽屉里拿出了一块比拳头略小的红色佩环,却见这佩环的外环和内环之间镂空雕着两只麒麟。屋子里有些暗,林馨儿又点燃了灯,躺在床上一手枕在头下,一手拿着佩环把玩着。这“双麒麟玛瑙佩环”是前些天“宝玉斋”老板的儿子安阳庆送的。

    数月前她和尧谦一起去宝玉斋打听血玉,却不料这里竟没有人知道血玉。当时安阳楠正巧刚去外地贩了玉回来,在内堂却听有人问“血玉”的事,心下吃惊这血玉世间也只有两块。一块在皇帝手里,另一块却是十几年前就下落不明。且当年先帝得到这玉时,为避免这奇玉引起纷争便做得极为保密,世间几乎是没有人知道的。所以他当下便留了意,但他也是装作毫不知情,并表示出对这玉很有兴趣。由此,林馨儿和尧谦便成为了宝玉斋的常客。安阳楠却更是把她和尧谦这两小孩奉为了上宾,这让她觉得非常奇怪。

    林馨儿心想,这“宝玉斋”虽然看似只是一个玉器珍宝店,其中怕也是不会简单。这召国地处西南,经济虽一般,却盛产玉石,玉器行更是多如牛毛。而这“宝玉斋”在十几年前突然兴起又一跃成为了召国最大的玉器行,没有强大的后台怕是很难做到的。

    这安阳庆虽是比自己大两岁,不过也16岁不到,出身富贵从他身上却丝毫看不到富家公子哥的狂傲,为人很是大方实诚,待人也很好。林馨儿想,只从这点来看这安阳楠也是不简单了,至少他应该不是一个普通的商人。日后这安阳庆说不定还能帮到自己,看来得跟他搞好关系才是。

    又胡乱地想了许多事林馨儿才起身洗漱了睡下。
第004章 得银喜访友,骑驴遇恶霸
    这天,吃过早饭,林馨儿在院子里百无聊赖地乱走着。

    自从那次林清风叫她不必去学堂之后,她便一直就在院子里呆着,每天就看看书练练字。虽然她向来很能待,可每天都只有看书练字估计是个人都受不了,况且书还都是些《中庸》《大学》,要么就是什么《列女传》什么的。尧谦每天也都要去前院学堂读书,不便去找他。当初林清风说要给她买个丫头,她立时便拒绝了。好歹自己也是21世纪来的,要人服侍还真是有点难以接受,不过现在她倒是有些后悔了。

    林馨儿闲来无事偶尔也去看看高婉雯,不过她这娘却是整天只知道做衣服绣花之类的,刚开始还跟她聊聊,后来也就不怎么在意她了。又说天气慢慢转凉了,看她这两年个子长了不少,以前的衣服好多都不能穿了,要给她做两件新衣服。本来这种事也可以交给街上的绣坊做的,而且据她所知她爹这私塾收入也是不低的。但她却很坚持地要自己亲手做,还说了句奇怪的话,说什么“以后怕是想给你做也做不了了”。林馨儿听着这话心里有些疑惑,刚要问,高婉雯却说自己累了要歇会儿。虽然好奇,可看她这样子估计问了也不会说,便没再多问。

    林清风最近也怪怪的,吃饭的时候经常看着她走神,弄得她心里怪怪的,隐隐觉得似乎有什么事要发生。可这两人却丝毫没有要说什么的意思,她只能自己跟尧谦说说解解闷。

    特别是前天晚上,当时天还没怎么黑,她照例坐在窗前的藤椅上发呆。一会儿却听到尧谦的声音:“馨儿,你在吗?”,她倒是有些吃惊,自从四年前尧谦开始发育之后便与她疏远了许多,每天晚饭之后是绝对不会来她房间的。忙起身答应:“在!”却见尧谦手中拎着一个锦带,似乎还挺沉。一问才知道原来这里面装的竟是一百两银子!是林清风叫尧谦给她送来的。她心下吃惊,忙问尧谦她爹还说了什么,尧谦却说:“先生并没说什么,只说给馨儿妹妹送来便是。”尧谦也不再多说,送过东西便走了。

    看来是什么都瞒不过她这老爹呀,原以为她这爹除了学堂的事别的都不曾在意,原来他都看在眼里呢!估计以前自己和尧谦每次偷溜出去她这老爹都是知晓的,难怪溜出去那么多次这老爹都一副不知情的样子,原来都在他的眼皮底下。呵呵,姜还是老的辣啊。不过这也好,不用愁没银子花了,而且一下就一百两。

    召国这皇城分为三层,最里层是皇宫,然后是内城外城。自己家在外城,也需要多去内城里转转,正好也可以去找安阳庆联络联络感情。打定主意,把锦带收好了林馨儿便早早睡了。

    第二天一早她便穿上了以前去学堂常穿的一件浅紫色男装,想了想又把那块玛瑙佩环佩在了腰间,又揣了些银子便出了门。

    走到街上才想是要去“宝玉斋”还是直接去安阳庆家里,早上他应该在家吧,那就去安阳府好了。想着便到了街角的马行。这宝玉斋和安阳府都在内城最里面,清风私塾却是在外城边缘,走路差不多要一个时辰。还是骑马比较好,而且林馨儿前世最喜欢的动物便是马,以前便常缠着老哥带她去骑马。一般的女孩子都喜欢猫猫狗狗的,她却从来就讨厌猫,也不喜欢狗。总觉得猫和狗都太腻了,而且还会常常掉毛长虱子到处撒野之类的,她很受不了。

    找了匹看起来毛色还不错体格也健硕的马,可一问价钱她却吃了一惊,这马租一天便要5两银子,还得要40两押金!她今天总共可就带了20两银子,她本以为自己带的也够多了。却不知这最便宜的马租一天也要1两银子,20两押金。看她为难的样子,老板好意提醒到:“本店也出租驴子,与马也差不多,不过是走得稍慢了些。小公子这样的体格骑驴也无甚不妥,要不要去看看……”这老板本也觉得这一个小孩大概也不会有什么急事,不过淘气到处玩玩,骑驴确实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骑驴?”林馨儿一想,罢了,也懒得再回去取钱了。她也从来都是不在意别人眼光的。便挑了匹还算健硕的驴子,交了押金骑着走了。

    想想自己还是第一次骑驴子,其实感觉也和骑马差不多。而且这驴子是专门用来出租的,坐垫之类的都很齐全,只是比马的行头要小了许多。不过就是确实比较慢,而且还有点晃,晃得她有点晕。

    也不知道这样晃了多久,终于晃到了闹市。此时的林馨儿头晕晕的,感觉有点迷糊。骑到中途时她本想下来牵着驴走的,可总感觉牵着驴怪怪的。想想还是算了,再忍忍就到了。想以后还是少骑驴比较好,这驴子倒是没事,这才骑一会儿自己就已经晕晕乎乎的了。

    此时刚到巳时,林馨儿看着这里热闹非凡的样子,想同样是在皇城里,自己家那边怎么就那么冷清。却见街上许多人都在看她,想想也是,自己的男装扮相也确实是太过俊俏了,看来自己这次是没法低调了,便索性理了理衣冠,坐得更直了。

    喧闹的大街上,各色商品琳琅满目,行人摩肩接踵,各种叫卖声讨价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远远却见一个身穿浅紫色圆领窄袖长袍腰佩红色玉佩脚蹬青缎粉底小朝靴的俊俏小公子骑着头驴晃晃悠悠地缓缓走来。惹眼的长相,再加上胯下的驴,瞬间便积聚了无数目光。

    此时,西门运城正坐在召国最大的酒楼“百味楼”二楼的豪华雅间里,一边喝着酒一边看着繁华的街道若有所思。忽然,他被一个有趣的身影吸引住了。骑驴?他来召国半月在这皇城里还没见到过,而且骑驴的还是个颇为俊俏的少年。西门运城手里握着酒杯,有些玩味地看着街道上迎着众多复杂的眼光却依然神情淡然的骑驴者。

    “西峰”,西门运城放下酒杯继续说道,“皇宫里情况如何?”,声音还没落下便见旁边闪出一个暗卫,抱拳答道:“主子,昨夜皇后再次吐血,据说活不过三天。”言简意赅,说完见西门运城满意地点了点头便又身形一闪,出了房间。

    再往楼下看去时,却见那少年面前多了几人,一看是那个京城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京城霸王”高书宇,西门运城眼里的玩味更浓了。

    看着到处形形色色流动的人群,林馨儿头更晕了。走着走着突然却被几个人给拦住了去路,驴子的猛然停止让林馨儿胃里翻腾有些想吐。强忍住抬头,却迎上了为首一个衣着富贵的男子猥琐的眼神。林馨儿心下一惊,忙用余光瞟了眼胸前,还好没有异常。自己是裹了胸布的,而且如今这身体也不过14岁,没过多发育。便定了定神,向眼前的男子抱拳笑道;“不知这位公子有何见教?”猥琐男依旧一脸猥琐:“小白脸,看你长得这么俊怎么骑个驴子啊?”说完便和旁边的两个小厮一起哈哈大笑了起来,没等林馨儿有所反应便又说道:“不如你跟着我,爷保你吃香的喝辣的……”眼神也变得更加猥琐。

    林馨儿心里苦笑,自己女扮男装是因为这样安全方便,今天却遇到个断袖,看来男人在这方面也不是绝对的安全啊。又看了看周围,发现围了几圈的人群似乎都只有看热闹的心态,没有人有要路见不平之意。猥琐男看他这样子却更嚣张了,大摇大摆地直接走上前去粗鲁地拽他,想把他从驴子上拽下来。

    林馨儿骑着驴子本就头晕想吐,他这一拉林馨儿胃里便又一下翻腾。林馨儿此时正愁无计脱身便也不再强忍,张口便吐了出来。那猥琐男不料会是这样,愣了愣才忙松开手,却早已避之不及被林馨儿吐了一身。猥琐男怒不可遏地两三下把衣服扯了下来,掩着鼻咬牙切齿地对惊慌失措的小厮吼道;“把这小子给我拉回去!今晚上不狠狠折磨折磨他,老子就不姓高!”说完便一甩手走了。见高书宇气急败坏的样子,两个小厮忙唯唯诺诺地答应了,极不情愿地小心把林馨儿从驴上扒拉了下来,生怕也被林馨儿吐脏。

    于是,林馨儿便晕晕乎乎地便被那两小厮架着带走了。

    内城里,百味喽上。“主子,您就这么任那京城霸王把那小子带走?”余仓一面给西门运城倒酒一面说道。跟着主子这么多年,主子的心思自己一看就知道。主子总是喜欢笼络各色人才,他看得出来主子对刚才那小子很感兴趣。

    西门运城看着街道上此时正匆忙向外城飞奔而去的神秘身影,微笑着说道:“不妨,会有人去救他的。不过今晚,我们倒是可以去驸马府看看热闹。”
第005章 高手来相救,始疑出身贵
    却道林馨儿被两小厮架着走了不一会儿便又吐了,两小厮很是不耐,便放下他让他吐完了再走。

    林馨儿把胃里的东西吐净了,感觉舒服了不少,头也没那么晕了。可自己现在依旧完全没有体力,逃跑是不可能的。

    这天子脚下,光天化日也敢明抢人的,她心里想着今天遇到的怕就是俗称“京城霸王”的高书宇了。这高书宇说来算是自己的表哥。高婉雯的亲哥哥高宪宗娶了当今皇上的妹妹文婉公主司徒殊玉,生的独子叫高书宇。而且据说当初那司徒殊玉生这高书宇的时候难产,还差点丢了命。后来虽是养过来了,却再也没有生育。这高书宇从小便娇惯成性顽劣异常,整日斗鸡走狗玩童狎妓无恶不作。

    林馨儿此时也不知该如何脱身,高书宇把她弄进府想必也是瞒着自己那舅舅和公主舅母的。若是让舅舅舅母知道了自己的存在,只怕还有脱身的可能,只能到时见机行事了。

    到了驸马府,两小厮很是熟练地从怀里掏出块布把林馨儿的嘴给堵住,又从后门带了进去。林馨儿向来有洁癖,见不得男人身上的臭汗味儿。见那小厮从身上掏出布便不由得皱眉,却又无计可施。自己此时若是挣扎,这两人一急说不定还会索性把自己给打晕。想到这还是算了,好歹也看看自己要被带到哪里去。

    林馨儿被二人带着来到一间屋子,只见里面堆了不少柴草。林馨儿想着又是柴房,似乎古人都喜欢把人悄悄掳了关在柴房。却又见地上居然赫然放着一条绳索!心里不住叹气,也不知有多少长相美貌的男女就这样被这京城霸王糟蹋了。正想着,自己却已经被两人麻利地绑起来了,两人又把林馨儿用力一推推倒在了墙角的摘草堆上,确认了一下绑在林馨儿身上的绳索便把门锁上走了。挣扎是没用了,林馨儿努力调整了一下姿势好让自己舒服点。车到山前必有路,她从来就喜欢这样想。

    清风私塾里,林清风正教学生读书。却听见有人用内力隔空传声道:“少主有事”,林清风心下一惊,手中的书“啪”地一声掉落在地,面色也变得苍白。学生们见此都吓住了,林清风顾不得捡起地上的书便说道:“为师今天有些不适,大家都先回吧。”说完便急急走了。留下学生们在学堂里面面相觑。

    书房里,林清风听完来人的报告气得拳头握得吱吱响。立马吩咐暗影:“你立刻去驸马府找到公主所在,暗中护卫公主周全,不得轻举妄动。”现在是白天,自己的身份不便出面,有暗影在公主必然没事,只好等晚上再去。

    外人都只知道皇上至今无嗣,并不知有这个公主的存在。而且皇上并无兄弟,这些年来文婉公主司徒殊玉和驸马高宪宗一直在积聚势力,况这高宪宗本就是将军,手握重兵。这驸马府看起来简单,实则深不可测,最近皇后病危他们已是蠢蠢欲动。若是白天救人,必然会惊动驸马夫妇,若是他们把这误以为是皇上派来刺探的人,到时必然引起他们的警惕甚至有可能铤而走险。这事还得准备周全才是。

    午时刚过,林馨儿的肚子却早就饿得咕咕叫了。心想自己不会就这么玩儿完了吧,但自己被绑成这样也没法逃脱,只能等有人来再说了。又过了会儿林馨儿忽然听到“吱吱”的声音,似乎不是从门的方向传来的,林馨儿还疑惑是自己饿昏了产生的幻听。可眼前却忽然出现了个人,蒙着面,一身黑衣。

    来人低声说:“我是来救小姐的,只是现在驸马府人多眼杂不便带小姐走,晚上过了戌时我再带小姐走。”说着还一边从怀里拿了几个用油纸包裹着的食物来,又道“我先给小姐解开绳索,小姐切勿张扬。”听着黑衣人的声音直觉他似乎真的没有恶意,一想就算他有恶意自己也是无法反抗的。便任由他解开了身上的绳索。又见他走到了门边,估计是怕这时有人进来。

    林馨儿倒也没多想便拿起黑衣人准备的食物吃了起来,一边吃还一边还不忘想:这黑衣人还真是体贴,也不知道长得咋样。看着地上摆开的几垒食物:米饭爆炒猪肚尖椒炒肉清炒白菜,荤素搭配,而且还都是林馨儿平日里爱吃的。看这每份菜量都不多,林馨儿一个人却也是吃不完了。再看旁边还有一个装水用的碗口粗的精致楠竹短竹筒,里面不用说应该是自己最喜欢的三鲜汤。林馨儿满足地笑了,甚至忘了自己此时还是一个被挟持者的身份。

    美美地吃完饭,收拾了一下残局,林馨儿抚着肚子微笑着问:“你是我爹的护卫?”却见黑衣人愣了愣,说道:“不是。我的职责是护卫小姐。”“哦?”看来真的如自己所料了。想到这不禁在心里叹了叹气,自己这悠闲自在的日子怕是要到头了。

    “那你是什么时候开始跟着我的?”“小姐七年前落水之后。”黑衣人似乎并不打算隐瞒什么,不过也不愿多说。再深问下去怕也是难为他了,该知道的总会知道的,又问了他的名字后便不再开口。只坐在柴草堆上感叹:“这驸马府就是不一样,连个柴房都这么大。”看她这样子暗影一想,也难怪,公主一出生便被送出了皇宫,不知道她进了皇宫会是什么情形。

    暗影在门后也不知站了多久,注意到里边传来了均匀的呼吸,他看了看睡得正甜的公主。还是小小的面庞白皙的皮肤瘦弱的身材,自己也算是看着她长大的。公主的不凡,他都看在了眼里。暗中跟了她七年了,早也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亲人。他悄悄把林馨儿吃剩的食物拿起来藏到了柴堆里,爱怜地看了看她才继续到门边“站岗”。

    兴许是早上弄得太累了,林馨儿直睡到申时才醒。好不容易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暗影说着话挨到了天黑,以为马上便可以走了,却忽听暗影说道:“有人”,便又不由分说地把她用绳子绑了起来,只是明显松了许多。小声说了句“委屈小姐了”便又用之前的东西塞住了她的嘴一跃到房梁上去了。林馨儿不禁感叹有功夫真好啊。不过虽这样说,要她去练武她却也是不会的,人懒惯了没办法。

    却听门锁响动,进来两个人。正是白天那两小厮,听两人的意思是要带她去洗洗,说是高书宇特别交代的。还要他乖乖地别想反抗也别想逃跑,见他没什么过激反应,两人又好意提醒说什么“只要伺候得公子爷高兴了就什么都有了”之类的话。一边说着一边把他拉了起来要带走。洗洗?怕是因为自己早上吐了他一身污物他有阴影吧,林馨儿想着便不禁笑了。还好他没有自己来,省得待会儿连他一并打晕了事情闹大。正待走,却听一声闷响,两小厮已被暗影一人一记手刀给砍晕了。

    暗影带着林馨儿轻轻一跃便上了房顶飞奔起来,林馨儿还没反应过来便已经在房顶上了,耳畔传来的呼呼风声让她紧了紧抓着暗影衣袖的手。这暗影武功这么高,却安心给自己这样一个小孩当了七年护卫,而且还是暗中护卫自己,连自己都不知道。还有自己那状元爹和丞相千金的娘,以这两人的身份却本本分分地在外城开个小私塾……自己的身份,怕真是如自己所猜想的那样了……

    暗影带着林馨儿不一会儿便出了驸马府,来到了皇宫外的一个僻静处。林馨儿远远就看一个黑影在墙角,便知是他爹林清风。林馨儿轻轻叫了声:“爹”。林清风这才转过身来,“嗯”了一声算是回应。他本以为她会惊魂未定地扑到他怀里哭诉普通人家的女子遇到这种情况怕都是如此吧。可看林馨儿眼里却毫无受到惊吓的意思,只静静地看着自己,似乎是在等待自己跟她“交代”。林清风本是想要等林馨儿问才开口的,这下反倒不知该说什么了,只愣愣地看着林馨儿。

    暗影是护卫,这种情况下自是没有他先开口的道理,便也沉默着。林馨儿也没料林清风会愣住,便打破了沉寂:“爹,我们这是要……”说着看了看林清风身后的皇宫,林清风会意,点了点头说道:“走吧,马车已经备好了。”

    皇宫护卫远远见有三个人过来,为首的护卫虽认出其中一人是林清风,却也未动声色,依然厉声道:“可有玉牌?”林清风亮出了腰牌,为首的护卫倒也干脆,什么都没说便向身后众护卫道:“放行!”

    三人一进宫门便见一顶豪华宫廷小马车,便上了马车,暗影驾了车便向深宫奔去。这皇宫是依山而建的,皇帝的寝宫在最里面,也是最上面。一路上,马车里只听见林清风淡淡的声音,林馨儿自始至终都未曾说过一句话。果然,自己是公主,是这平庸的皇帝司徒乾唯一的子女。

    快到皇帝寝宫的时候,林清风还特意说了一件事。正是这件事,让生性恬淡习惯宠辱不惊的林馨儿也倒吸了一口凉气,思维混乱不堪。

女皇在上,侯爷在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女皇在上 或 侯爷在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念念不忘》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念念不忘》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念念不忘013嫁入陆家13“哼,想要照顾那个小狐狸精,门都没有。”秦蕙挂掉电话,冷笑道。“哎,不是我说你,你一个当家主母道的何必去跟一个小姑娘怄气呢?你不是说她过几天就要嫁给陆少初了吗?”一位体态丰满的贵妇幽幽的说道。秦蕙越想心里面就越气,最后摆摆手说道,“姐妹们,我先散了,有空再聚啊。”说着,拿起包转身就走。苏振然在外面站了一会,整理好情绪在慢慢的走进病房,见苏向晚正呆呆的抱着被子坐在床角,立刻上前走去。“向晚,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爱落沉沦》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爱落沉沦》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爱落沉沦第13章他想潜规则你陈斌的动作僵住,怀疑,痛苦还有对我的深深的失望。那样的眼神,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就好像我是个千古罪人一般。我没有辩解,欧厉说的是事实,再多的解释都苍白。陈斌仓惶从病房出去,我没有挽留,这段还没开始的感情,就这样结束了也好。“你怎么还不走?”我怒火中烧盯着欧厉,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了。就算是事实又怎样?他凭什么不经过我同意就误导陈斌?我真是瞎了眼了,怎么就选了这么个无耻的男人做取精对象呢?欧厉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许你一世温柔》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许你一世温柔》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许你一世温柔第十三章换妻顾城递给了门卫一张帖子,就挽着苏婉儿进去了。“小姐请留步。”一个身穿黑色的西服的人伸手拦住许安然,不让她再往前一步。看着顾城和苏婉儿逐渐远去的身影,许安然急切道:“我是跟他们一起来的。”说着指向两人。“不好意思小姐,换妻俱乐部,没有帖子,任何人都不能进入。”那人声音低沉的说道。换妻俱乐部?这几个字如同响雷,直击着许安然的大脑。许安然僵硬的站在那里,脑中闪过无数疑问,她都不知道,顾城居然有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爱已成陌路》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爱已成陌路》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爱已成陌路第13章你救我,我救她“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要的东西,我都给你。上面是离婚协议书,我签字了,你也签了吧。下面是你跟苏落一直心心念着的同意书。我成全你们,也放过我自己...”要是有万分之一的可能苏舒觉得自己都会坚持下去,但是机会全无,她所有的坚持都是一个笑话,现在还要搭上自己儿子的命,她也会有走不动坚持不了的时候了。“你不是死都不想救落落的吗?”“许寂贤,我这几天在做小轩的骨髓配对,知道吗?我们所有亲属,竟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愿此生不相逢》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愿此生不相逢》第13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愿此生不相逢第13章不用怜悯“我明明就知道他是那种爱恨分明眼中容不下沙子的人,又抱着怎样的奢望一直等下去呢?”陆清言微笑起来,平素看起来寡而无味的脸呈现出惊心动魄的美感,就像是飞蛾扑火最后燃烧自己的那瞬:“夕荷,我不知道我还能等他多久了。”夕荷的眼中闪过一丝震惊,她终于是认认真真的打量着眼前这个从来都不敢正视自己的女人,曾经的她以为她是她最厌恶的那种胆小如鼠,就喜欢生活在阴暗角落的人。此刻,她不得不承认她夕荷也会有

  • 【活动公告】2018海南国际冬令营 | 爱与海岛

    英国罗孚教育中心官方授权斥候工程,作为童军教学体系的核心课目,至今已有百年历史。体验斥候工程,锻炼孩子们的独立意识,沟通协同能力,用自己的双手打造属于孩子们的罗马王国。斥候工程,不仅是一次简单的童军营地建设,更是一次对青少年独立意识、联动力、挫折应对能力、沟通合作意识的综合提高课程。作为百年童军的核心内容,使孩子们知行合一,受益匪浅。四湾雨林,这里是上帝打造的空中花园。徒步穿越四湾雨林,投入森林的怀抱。热带植物认知、热带植物标本采集、迷途辨踪课程、户外地理、野外建灶烹食、野外医学常识。同雨林共舞

  • 书法佳句妙语大全,书家必备!

    书法,经过几千年的发展和演变,从最初的实用功能升华为一门独特艺术,千百年来深受人们的钟爱与崇尚。历代文人墨客也不断地用诗般的语言赋予它深邃的内涵,让人们愈加感到书法美的魅力所在。我们就选编一些书法佳句妙语,供大家欣赏收藏!二字书法妙语抱朴、百忍、博雅、奔腾、补勤、贞仁、畅神、畅怀、苍润、传神、粹美、翠微、澄怀、藏珍、长乐、长庆、春归、独醒、独乐、顿悟、滴翠、多福、达观、达智、飞雪、飞霜、扶疏、浮翠、阜康、福寿。福禄、奋击、奋发、归真、归朴、孤高、孤贞、国香、广博、瑰富、耕耘、至诚、弘毅、怀德、寒

  • 开工了!

    早安,吉祥:生活的努力在于自己视野的宽阔和心地的厚重,能够为生命提供建设和创造的力量,去化解那些生活的负面情绪,而不是用一份自以为是来解读眼前这个世界,不要埋怨生活踹了谁一脚,因为生活实在不喜欢哪一位在烦恼中徘徊。-------【北桦林文化】丁酉年腊月初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