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红颜刻骨,为你化牢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6 6:29:03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红颜刻骨,为你化牢

第003章 不知的疑问
    “喂,瑜瀚文。来自163shenghuo.com你准备报那里的大学呢?”

    “这个我还没想好,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吧。你呢是不是要去大理?”

    “对呀,你怎么知道的?哦……我想起来了,跟你说过呢!嘿嘿……我挺喜欢那里的,喜欢那里的春天,冬天。”晓丹充满希望的眼神看着他说着。

    瀚文含着笑看着她,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感受。他有过想要告诉她自己是什么感觉的冲动,每次总是被自己克制住。他害怕失去一些东西,特别是友情。对于某些人来说,友情比爱情是更加值得珍惜的,同样友情一旦失去,所受伤害僵比爱情更为恐怖与难过。红颜刻骨,为你化牢小说txt全文阅读

    其实有些东西她总是不知道他所想的,往往等发现的时候就已经会觉得惊讶。

    黄昏的的夏总是会显得很美,不仅夕阳美,其实瀚文更觉得自己身边的人美。他们走在梧桐树的街道,并没有说太多的话,只是闲聊着一些无关紧要的话语。

    走了许久。

    晓丹并看着自己的脚尖一边走一边说

    “听说上海的一所大学已经提前预录了你,而且你的母亲都在准备你过去了。”也许只是一句无意的话语,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了些许的失落。

    瀚文只是笑了笑“上海也挺好的,可是我不太喜欢那种都市杂乱的生活。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我也在考虑是否会去,也许我会突然做出别的决定呢。”

    有些事是人决定的,但有些东西是人不能所左右的。晓丹其实挺想告诉他,陪自己一起去大理。可是她知道,不能拿他的前途来满足自己内心的希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她不能这样。

    心里挣扎了许久才说出来一句话“到时候别忘了我们这些朋友哦。”心里说不出的失落与伤感。推荐163shenghuo.com她其实知道,当一个人被时间的洪浪久经冲刷其实是可以忘记许多的。

    天已经接近黑暗。他们的身影显得是那样的安静,只是偶尔给对方一个微笑,但却也总会让人感到满足。

    “瑜瀚文,罗晓丹……你们做什么呢!”

    声音有点急促,但且很好听。许多时候好听的声音都是女生的,但这个声音却是一个男生发出来的,让人不禁觉得有点飘然的感觉。

    “喂!说你们呢!看到了我都不打声招呼哈……是不是你俩偷偷摸摸在做什么呢!嘿嘿。老实交代。阅读163shenghuo.com

    他俩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他。一个挺清秀的男孩子出现在他们眼前。

    晓丹含笑的说“你这伪娘,怎么在这里呢!”

    “是不是又被哪个男的发现你的原型了,老实交代”

    瀚文不禁也笑了出来,本来刚刚还有些失落的心情被这样的一个人,一句话弄的好多了。

    “于毅,你怎么会在这里呢?我记得你今天好像说是和晓洁约会去了的啊。在这里的时间不多了,你这不去关心你的女朋友咋来关心我们呢!”

    于毅白了一眼罗晓丹。气氛的说“别说了,什么约会啊,开批斗大会还差不多,就因为去哪里读书的事和我小吵了一架。你们说不就是报个学校吗!她非要我跟她报同一个学校,本来商量好的,说在一个城市就可以了,现在又反悔了。163生活网我真搞不懂你们女人是怎么想的。(这句话明显是对着晓丹说的)”

    “女孩子嘛,你要迁就一下她”

    “我们不像你们,学习那么好。咳咳……虽说我这人品还是过的去,但是也不能当饭吃啊,还有那样的一个女朋友,许多事你们是不明白的。”

    “再说,你们又没谈朋友,是不知道其中的苦楚的。”于毅一边说一边摇头,好像受了莫大的苦衷的。

    瀚文,晓丹只好露出苦恼的面色,陪着他摇头。

    于毅想起什么,突然抬起头。“瀚文,我刚遇到你的妈了,她问我看到你没有,如果看到叫你快点回去。我看她那面色,好像有什么急事似的。我刚在那抱怨,忘记了告诉你了。”

    晓丹心里有些沉重,面色也有些凝重。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些事。只是皱着眉头看着瀚文。

    瀚文同样也皱了皱眉。“于毅,天快黑了。你帮我送晓丹回去吧。你也早点回去吧。谢谢了。”

    只是看了一眼她没有说什么就走了。走的有些匆忙,也可以说是小跑回去的。

    晓丹看着他的身影不知为何有点心酸。

    于毅愣愣的看着他“出什么事了吗?”又看看了看晓丹就更加不明白了。他一直不明白他们两个是怎么一回事,似情侣,又不是。似朋友,而又是情侣。真的挺纠结的。不知觉又想起自己的烦心事。狠狠的甩了甩头把一切都抛到脑后。

    “走吧,我送你回去。”

    “不了,我还是自己回去吧。没有多远了。”晓丹回过神来说道。

    “瀚文都说了,被他知道我没送你,他知道后非骂死我不可。”

    “好了,好了。别看了,都走远了。回去吧,走吧……”
第004章 同一种忧伤
    一阵钥匙开门的声音。

    瀚文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天黑了,其实早已经过了吃晚饭的时间了。进门了却看见母亲仍在饭桌旁等着他桌上有三四个菜,都是用盘子盖着,好像已经被热过几次了。他伸头往里面的房间看了看,继父不在才小心的往客厅走去。

    “妈!我回来了。”

    “他不在吗?又去酗酒了?”

    说着就往饭桌上坐着。中年女人有些疲劳的眼睛充满慈爱的看着他,面上尽是欢喜。

    “快去洗洗手了再吃饭。你爸今天不知道到什么时候会回来,我们不等他了。虽然他不是你的亲生父亲,但还是还是希望你不要直呼‘他’。你都大了,应该知道的。”

    “妈,他都那样对我们,你还替他说话。我看他是希望我们都死了才好。每次你都这样说,你怎么不想想他打我们骂我们的时候呢?”瀚文生气的把筷子拍在桌子上。

    中年妇女不禁眼泪又流出来。

    瀚文看着母亲的样子觉得自己不该母亲发脾气。连忙说“妈。都是我不好,您别想太多了,这不是还有我嘛。”对于自己母亲这样一个女人,真的有太多的悲伤了。从小就跟着母亲改嫁到了这样一个家庭。本来继父对他们还是不错的,可是就因为事业的挫败,使一个好好的人变得堕落,整天只是酗酒打骂他们母女,自从那时开始在他心里就留下了一段对继父不可磨灭的印象。

    “妈。您有什么急事,到处找我做什么呢!是不是那个大学的事?”

    中年妇女听到这些才从悲伤中脱离出来。毕竟她有这样的一个好儿子,这是她这一生中最值得高兴的事。她每天不知疲惫的加班工作就是为了能让自己的儿子有出息。

    “瀚文啊,学校的事妈就帮你做决定了。你看那个学校都已经预录你了,并且学校给了很多优惠给你。你知道的,现在我们家的经济状况不好,再加上你父亲那样,唉……”说到他的继父又不由而升起了伤感。

    瀚文只是低着头,不停的扒着碗里的米饭,没有说话。这是他一直苦恼的问题,他不知道是该顺从母亲为家庭着想还是为了她做出自己的选择。对于这样的生活他真的很无赖。有时候他很想告诉母亲,自己的想法,但他真的不能那样自私因为自己的原因而使母亲受更多的苦。

    过了许久,瀚文终于抬起头。鼓足了很大的勇气才说出“妈,让我自己在考虑一下好吗。”

    中年妇女只是点了点头,收拾碗筷走进厨房,脸上的苍伤更显的深重了,更蒹葭着一种伤痛。她明白,不能因为这样而扼杀儿子的理想,可是想到现在家里的环境这样也是不得已的事。

    “晓丹,你跟瀚文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觉得你们之间好像有什么事发生。”

    于毅始终还是忍不住,在送她回去的路上问出来了。并不是他好奇什么也不是他婆婆嘴,只是他们两个都是自己的好朋友,他不能放任不管。

    于毅一直都是一个很有理想的人。更准确的说是一个有自己的想法和负责的人。他喜欢交朋友,会很认真的对待每一个人。就是因为这样的性格晓洁深深的被他迷住了,后来晓洁因为他太为朋友,有时甚至会忘记她跟他吵过几次架。

    天已经有些昏暗,路边的路灯已经发出昏黄的光线,使人都看不太清脸上的表情。晓丹一直都喜欢这样的光线,不仅代表了温馨,同样也代表了伤感。

    “我们之间……”只是喃喃细语,这样的灯光下真的很难看清她脸上的样子。一张清秀的脸此时却充满了无尽的伤感。

    不知觉有些泪水湿润了眼夹。

    “你们到底喜不喜欢对方,为什么这样纠结。我不知道你们要等到什么时候。难道一定等到失去的时候再来寻找对方吗?你们都是我的朋友,我不希望你们这样痛苦。”

    “瀚文家的事我比谁都明白。可是你们难道因为环境而放弃彼此心明意了的人吗?我不知道什么是爱情,但是我至少知道只要两个人在一起最简单的爱情才是最美好的。”

    于毅始终是一个急性子,一口气说了一大通。脸上始终流露着着急的神色。

    晓丹垂着头,看不清面目。只是站在哪里,身体单薄得让人心疼。双手不由自主攥紧,想要说什么,犹豫许久还是哽在了喉咙中。

    于毅见她这样子就更加急了。一边跺着脚一边不停的问。

    许久晓丹才抬起头,长长的发髻遮挡着半边脸。于毅看不清她现在的样子,只是一个人干着急。

    晓丹手轻轻擦拭了眼角的泪水

    “我明白他所想的,有些事并不是你想你那样简单。在一起并不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在一起就可以了,不是每个人的爱情都是你想的那样简单。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苦楚。”

    “可是你是否又知道我的苦楚呢?”

    晓丹痛苦的眼神看着路边的灯光。她突然觉得那昏黄的灯光是多么的些刺眼。思绪陷入了无尽的遐想。

    现在痛苦的是于毅了。他不明白为什么他们的生活会这样。不知不觉想起了晓洁,想起了那个喜欢笑喜欢闹的女孩,一直觉得她有时真的很多事,不讲理。但是现在不知觉发现她的缺点也变成了优点。

    晓丹一直不喜欢回到那个不喜欢的家,可是感觉回家的路总是很近,即使在世界的另一角。

    她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生活为什么总是这样痛苦,有时会痛恨许多。但是痛恨过后呢?伤痛的只有自己。

    于毅走了,是她劝走的。

    自己也回家了。回到了自认为的痛苦。
第005章 晓丹的故事(一)
    日子真的说很快,已经无法用言语来表明。

    晓丹从那天以后没有再见到瀚文。她每天都会看着手机发呆,不管是一个短信或是一个电话都可以让她好起来,可是不管怎么等始终是同一种结果。她甚至有些怀恨。有人说女子的情到深处会变成很意。这样的话语对于现在的晓丹来说也许并不太适合,但也有薄薄的恨意。

    将近暑假的夏末,仍充满了夏日的炎热。大街上匆匆而行的人显得有些总是那样忙碌。在北京生活久的人都知道在这样的城市不努力工作等待自己的将是什么样的生活。

    晓丹一个人在这燥热的街道上漫无目的的走着。出来走走对于自己的心情来说好多了。但是她还是会想许多的东西。

    “为什么那些人总是欺骗自己,活在这样浑浊虚假的世界里,每天还会笑脸的迎逢他人。”

    真的不懂。她一直不喜欢这个被无数人认为是生活工作的圣地。不明白这里究竟有什么值得他人吸引的地方。她一直觉得那些内陆,亦或是靠海的地方才是她想要生活的地方。

    不知觉又想起了瀚文。心情又涌入了伤感。对于这样的一个男孩,她一直都是挺喜欢的。因为他们有太多的相似,她总是以为两个受过伤痛的人才会知道什么是珍惜。

    像这样热的天气,公园里的人一般都会很多。但大多数都是以一些老年人儿童居多。一大片一大片的树荫会让人感到夏日的清凉。晓丹在入口处抬头看了一下,并没有什么熟悉的人,只是失落的走进公园。

    她并不太喜欢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总是那样的孤单,许多话都不能与人说。公园的长椅上依靠在靠背上,不知觉的想起了许久以前的事。许多时候她总是想,故事是人说的,可是也要一个能听你说故事的人,现在在这样的时候,可想而知晓丹自己的心情是何样的。

    有些时候一个家庭的温暖可以决定一个人的性格,而更多的时候会决定人的一生。

    晓丹对于自己的家庭从没于谁谈论起过。想起那天于毅的话她总是会想起太多,并不是自己不想回答他的话,只是自己不知道该如何去与他诉说。人总是会有自己的秘密,更多的时候是不能说。

    对于一个在重婚的家庭长大的孩子来说,有太多的苦楚。从小就要学会在别人的脸色下学会做事和学习,这样的生活真的很痛苦。很早以前就想要离开这样的家庭的她,而今终于有了可以飞翔的翅膀,没有什么比这是更值得她开心的,这样的时候她等了很久很久,有时候晚上睡觉的日子都会偷偷的笑着。

    6岁的时候,母亲突然离开,她深刻的记得那天是6月23日。

    她一直看着母亲的背影走了很远很远,不知道哭,不知道追赶。

    只是木木的站在门前。

    那是的天已经弥漫着黑夜的气色。母亲突然回首看着自己,眼睛充满了不舍,可是又有一种诀别。最终好像做了很大的决定,转身奔跑回来,拉着自己的手问自己。

    “晓丹,愿意跟妈妈走吗?”眼睛里满是着急与痛苦

    “妈……我……呜呜……”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不知道母亲要做什么事的晓丹急的发哭了。

    母亲深深的抱着自己。决别似的往黑夜里面跑,步子都阑珊的狠。自己只是俯在母亲肩头哭泣着,真的什么都不明白。

    不知道走了多久的时间,只是感觉许周围很吵杂的地方,人们不停的在说着话。其实自己早就哭累了,在母亲的怀里睡着了,被着吵吵的声音惊醒了,无助的看着周围的人。

    母亲在那里不停的左顾又盼的,好像是在等什么人似的。偶尔还会用纸巾擦拭脸上的汗水,然后更加用力的抱紧着我。

    不知道等了多久,母亲没有说一句话,没有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即使告诉我,我也不会懂。只是她那眼神告诉了自己她的紧张与害怕。

    有一个中年男子挤着人群朝着母亲走了过来,母亲顿时好像安心了许多。

    “怎么把她也带出来了,不是商量好你自己出来就可以了吗?”中年人皱着眉头,说话很不耐烦的说着。只是看了一眼晓丹。

    母亲含着泪水说:“我舍不得她,她毕竟是我的骨肉,我不放心交给那个男人,你带上她一起好吗?不会添太多的麻烦的。”

    中年男人黑着脸颊只好摇了摇头没有说过多的话。

    母亲只是用哀求的眼神看着他。

    “票买了没有?”中年男人问到。

    “还没有,现在就去买。”你在这等一会

    “等下,先买到河南的,然后再在那里转车。我不想被你男人知道我们的行踪。”中年男人思考了一下才说。

    “好的,你先帮我看一下晓丹,我现在就去。”说着就把晓丹往那男人怀里递。

    晓丹看着那人不知为何总是害怕,放声的哭泣起来。

    母亲看着她心里也很痛。“还是我来吧。我抱着去买票吧。”

    中年男人也不理睬。并没有管晓丹。

红颜刻骨,为你化牢》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红颜刻骨 或 为你化牢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英雄联盟之亡灵主播10章

    原标题:英雄联盟之亡灵主播10章小说书名:英雄联盟之亡灵主播第十章死人妆第十章死人妆我连忙涂了很多的药膏却也根本没有办法去掉,我有些害怕了,因为被他抓的地方已经没有任何知觉了。我不知道怎么办,突然就想到了何飞。何飞长时间接触这个,一定会明白被鬼抓伤了该怎么治。我不敢在犹豫了,看着那黑色的血印在我的手臂上越扩越大,我就越来越害怕,连忙打车到了何飞的捉鬼铺子。何飞这捉鬼铺子我没来过,所以对这里也不是很熟悉。出租车司机告诉我左拐右拐后,我便下了车,捉鬼铺子四个字就东倒歪斜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门前摆放着

  • 贴身狂医10章

    原标题:贴身狂医10章小说名字:贴身狂医第十章过两招事情果然跟何昊想的一样,这一顿饭方如是为了感谢自己治好了他的女儿之外,还有一个请求,那就是让自己留在这里,成为他们家的专属贴身医生,为他们全家服务。何昊刚刚把一口香槟喝进嘴里,差点没有喷出来。服务他们全家?仿佛是看出了何昊心里的惊讶,方如是继续说道:“你看行吗?”“这个……我要与老头商量一下。”“我已经和老神仙商量好了,他欣然同意。”方如是马上堵住了何昊的嘴。何昊一惊,老头子居然会同意方如是的要求,难道这方如是给了老头子极大的好处不成?既然老头

  • 深宫缱绻惊华梦10章

    原标题:深宫缱绻惊华梦10章小说名:深宫缱绻惊华梦第10章美人心计“是……吗?”五皇子似乎好受了些,声音里也带了些顽皮的笑意,“你……是哄我的吧?我年纪小,不……懂事,娘亲常常、常常骂我……只知道玩儿,我哪有……你说的那般好……”大概想起以前在娘亲面前撒娇任性时有多开心,说到后来,他语声里已透出一种难言的失落和渴望:如果能回到从前---天下娘亲疼爱孩儿的心都是一样的,慕容寒枝淡然笑着,思绪已飘离,嘴上回应着五皇子,“淑妃娘娘疼爱五皇子之心,宫中谁人不知,又哪里会真的骂五皇子?奴婢这些天看到淑妃娘

  • 鬼夫,我不要10章

    原标题:鬼夫,我不要10章小说书名:鬼夫,我不要第十章永不相见我下意识的侧身看去,赫然见一个黑影趴在了闫城学长的肩头。“啊!”我吓了一大跳,连连往后退。“怎么了?”见我面色惨白,闫城不明所以,扭头看了看,什么也没看到。“有,有鬼啊!”我颤抖着音调喊出来,看清了那只鬼的模样,长发遮掩着血淋淋的半张脸,没有鼻子,搭在学长肩膀上的手坑坑洼洼的皮肤像是被泼了硫酸!闫城这才感觉到了异常,僵直了身子,整个人像是被施了定身术。“小丫头,莫要坏我的好事!”女人尖锐的声音传入我的耳膜,她仅剩的一只眼凸在眼眶外,死

  • 暗黑道院战记10章

    原标题:暗黑道院战记10章小说:暗黑道院战记第十章道师抢人两天时间很快这过去了,这两天里这三人间的感情迅速升温,最后还立投名状,以兄弟相称,高小胖和东方孤凉都说做老大容易被人砍,所以让年龄最小的断无罪断老大,名曰断老大。东方孤凉排老二,高小胖是老三。有点恼怒东方孤凉不仗义,断无罪索性叫东方孤凉为二姑娘,东方孤凉摆摆手示意没关系,只要不让他当老大就行了。高小胖则自称胖老三。作为老大的断无罪战斗经验为零,要战技缺战技,要道术缺道术,只有一门炼气的绝世血脉传承。而且他还在适应九星殒坠的重力限制中,一时

  • 皇天剑尊10章

    原标题:皇天剑尊10章小说:皇天剑尊第十章铁拳峰藏茗山,一共有三堂三十六峰。三堂包括内讲武堂,执法堂和神农堂,执法堂负责监督弟子,维护藏茗山的秩序,而神农堂则是负责炼制门内弟子修炼所用丹药,所以神农堂弟子都是炼药师。三堂中,只有内讲武堂是真正指导弟子修炼的地方,藏茗山有三成的弟子都待在内讲武堂。神农堂和执法堂弟子较少,但是因为他们的特殊性,所以地位其实比起内讲武堂弟子而言,甚至还要高上一筹。三堂加起来一共有三十六峰,其中神农堂在神农峰,执法堂在暗峰,除了这两峰之外,还有最神秘的宗主峰,宗主峰只有

  • 嫡女厚黑攻略10章

    原标题:嫡女厚黑攻略10章小说:嫡女厚黑攻略第10章别有仇恨“小姐?”水茹惊诧万分,“你、你出去了?”“咳……”木紫槿嘴角已流下血来,忍痛问,“有药箱吗?”“哦,有,有!”水茹赶紧去拿,看到木紫槿满是鲜血的右手,瞬间吓哭,“小姐,你怎么伤的呀,是不是遇上坏人了?”“别问。”木紫槿瞪她一眼,“又想挨骂了是不是?”“哦,哦。”水茹不敢再问,帮着她包扎伤口。木紫槿在药箱里翻了翻,“有没有治内伤的药?”她虽然懂得各种外伤急救,可手边缺乏药材是一,二来她根本不懂内伤要怎么治,这下有苦头吃了。水茹可怜巴巴地

  • 寒号鸟10章

    原标题:寒号鸟10章小说书名:寒号鸟第09章芳雨宴舞晚会渐渐进入高潮,傅晟雅坐在一边和姚垣聊着天。姚垣很佩服的与他交谈着,因为这位年轻的医师真想不到傅晟雅原来有这么大的能力;傅晟雅也很钦佩姚垣,因为这位少总经理也不敢相信姚垣才不到三十岁便做了市第一医院的主治医师。两位青年开心的交谈着,但丝毫不再涉及任何与事业有关的事情,而是尽情的说笑。也许真正有含金量的人,反而不会出口成章。正在众人舞得尽兴之时,一位秘书兴奋的过来对傅正贤说:“秦总来了!”傅正贤他们连忙起身迎到了公园的大门边,却见汽车上下来了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