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腹黑男神谋爱成婚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6 6:45:52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腹黑男神谋爱成婚

第003章 来自星星的孩子

季新晴很快便回到了孟家。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

她换鞋进了客厅,看到管家正不安地站在楼梯口处,一脸为难。

二楼也紧跟着传来一道尖锐的嗓音。

“你个不省心的东西!投胎到什么地方不好,非投胎到我们老孟家,是个没把子的就算了,还不会开口讲话!”

“看什么看!再盯着我,我明天就把你送走!”

“你和你那个母亲一样,简直就是个麻烦精,只会浪费我们老孟家的粮食,早晚有一天我会将你们娘俩送走!”

季新晴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

管家此时又为难地说道,“对不起少夫人,夫人好像喝了点酒,我没能拦住她,小小姐她——”

季新晴没说什么,抬脚迅速上了楼。

卧室的门是敞开着的。

季新晴看到孟阑珊垂着头坐在床沿边。

那张稚嫩的小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只是木木地望着地板。163生活网

反倒是她的婆婆王建芬,面目凶狠地站在孟阑珊面前,可孟阑珊越是沉默不语,她就越是来气。

她忽然上前,狠狠揪住了孟阑珊的头发。

“你说不说话!不说话是吧,好,我让你不说话!我看你待会哭的哭不出来!”

“妈!”季新晴大叫了一声。

她赶紧上前推开了王建芬,然后将孟阑珊紧紧地护在了怀里。

季新晴气的胸腔起伏不定。

从她生下孟阑珊起,季新晴便知道王建芬不喜欢她。

可是,她还只是个四岁多的孩子啊,王建芬怎么狠得下心来的?

想起刚刚看到的一幕,季新晴就感到头皮发麻,她赶紧松开孟阑珊,检查着她的头皮,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163生活网

季新晴却不放心,又弯腰问,“小阑珊,哪里疼告诉妈妈好不好?”

可回答她的却是一声嗤笑声。

“季新晴,她是哑巴你不知道啊!”王建芬从地上爬了起来。

季新晴生怕王建芬又会对孟阑珊做些什么过分的举动,连忙将她护在了身后,然后质问道,“妈,你在做什么!你不知道小阑珊她——”

“该知道什么大嫂?”门外忽然走进来一个女人。

那是孟秦阅的妹妹,季新晴的小姑子,孟秦玉。

孟秦玉此刻的语气很不善,“知道你的女儿患有严重的自闭症?”

王建芬此时又无赖地坐回到了地上,哀嚎了一声,“哎呦,我这把老骨头哦!我这儿媳妇真是个白眼狼啊,老孟家好吃好喝地供养了她六年,她就这么对她的婆婆的!哎呦!我这骨头都要散了!”

孟秦玉上前搀扶起了王建芬,然后又质问季新晴,“大嫂,你就是这么对待妈的!你不知道妈的身体不好,经不起折腾?”

管家唯唯诺诺地站在卧室门口,却是什么都不敢出声。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她只是做佣人的,虽然同情季新晴的遭遇,可她也不敢插手。163生活网

季新晴坐在床前,紧紧地护着小阑珊。

孟秦玉的目光太咄咄逼人,她只好说道,“妈,对不起,刚刚是我不好,我只是看到你——”

孟秦玉立即打断了她,“大嫂,这可不是你一句对不起就能完事的!”

季新晴顿了顿,然后出声道,“管家,你先将小阑珊带回房吧。”

孟阑珊被管家带走后,季新晴才疲惫地从包里掏出一张卡,可她刚将卡递出去就被一双手抢走了。

她默了好一会儿才说,“妈,这是爸上个月打给我的钱,密码你知道的。”

婆婆王建芬嗜打牌,这在孟家不是个秘密。

可孟家,能走到如今的地位,全靠着季新晴的公公孟庆容一手打拼。

孟庆容省吃俭用了一辈子,自是不会允许王建芬拿着他的血汗钱去打牌挥霍。163生活网

王建芬在孟庆容那里要不到钱,只能将主意打到了季新晴身上。

她要钱的方式,如今也是越来越层出不穷。

她紧紧握着那张卡,却是死咬着刚刚的事不松口,“季新晴,我警告你!你那小杂种要是还不开口讲话,我就将她送走!老孟家可养不起一个精神病!”

季新晴疲惫地坐在床上,再一次解释道,“妈,小阑珊没病,你相信我,我会将她治好的,现在只是时间问题。”

孟阑珊是她和孟秦阅五年前做的试管婴儿。

本以为是个健健康康的小女孩,可当一年后,小阑珊还没有开口讲过一句话时,季新晴才发现了端倪。

送到医院检查,医生说,小阑珊患有自闭症。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病,只是孟阑珊有严重的心理障碍,她不愿意与人交流,她将自己圈在了她的小世界里。推荐163shenghuo.com

医生说治愈希望还是有的,只是得看家长有没有那个耐心。

四年来,季新晴从没有放弃过。

孟秦玉却讥笑了一声,“大嫂,你也别自欺欺人了,我劝你赶紧努力点,趁着你还年轻,再生个孩子,不然你到老,都不会有人给你送终。”

“妈,我们走。”

脚步声远去后,季新晴才努力弯了弯唇,收拾好乱糟糟的情绪,走到孟阑珊的卧室。

管家已经离开了,孟阑珊躺在床上,呆呆地望着壁顶。

那张和季新晴有七分相似的脸上,没有一丁点的表情。

季新晴再一次难受的想哭,可还是忍住了。

她坐在床沿边,温柔地抚摸着孟阑珊的脑袋,“小阑珊,刚刚奶奶是不是揪你这里了?”

孟阑珊的眼珠动了动,可她只是扫了季新晴一眼,就又收回了视线。

季新晴习惯了她的这个反应,自顾自地继续说,“妈妈帮你揉揉,揉揉就不疼了啊。”

孟阑珊没有一丁点的反应。

医生说,孟阑珊的自闭症有点严重,严重到甚至都不愿与最亲近的人开口交流。

四年了,季新晴一直盼着孟阑珊能开口喊她一声妈妈,可她每一次的尝试,都是以失败告终。

季新晴又弯下腰,冲着孟阑珊笑了笑,她伸手指着自己的唇瓣,一字一顿的说,“妈——妈——”

“妈——妈——”

可孟阑珊这次连目光都懒得施舍给她,直接闭上了眼。

季新晴再一次感受到了无能为力,她失落地坐好,替小阑珊曳好被子,然后轻声轻脚地离开了卧室。

回到房中,季新晴从抽屉里翻出来一张照片。

那是一张合影。

季新晴站在合影中间,围在她身边的是十几个孩子。

这些孩子与孟阑珊的情况是一样的,他们都患有自闭症。

第004章 资金危机

季新晴挨个地看了遍照片里的孩子,然后目光定格在了照片上方两个大字上。

星空。

那是一家慈善机构。

是季新晴专门为了孟阑珊成立的慈善机构。

最初的最初,季新晴只想医好孟阑珊,只希望孟阑珊同其余的小朋友一样会哭会笑。

机构里的人员,最初也只有寥寥几位,都是些志愿者,他们的孩子也患有自闭症,季新晴征聘他们,只是想从他们那里得到治疗自闭症孩子的经验。

可谁曾想到,机构会发展的日渐壮大。

到了如今,“星空”俨然成了帝都里唯一一家以治疗自闭症为目的的大型慈善机构。

随着这些年的发展,已有越来越多的家长愿意把孩子送到这里治疗。

而照片里的孩子,便是“星空”的第一批治疗对象。

他们的病症比孟阑珊的轻很多,经过治疗,都得到了有效的缓解,现如今,他们许是趴在他们的父母怀里撒着娇吧?

想到这里,季新晴长舒了一口气。

她坚信,她的小阑珊终有一天会好的,终有一天会开口喊她一声“妈妈”的。

季新晴又收好照片,简单洗漱后便上了床。

发烧的缘故,脑袋昏昏沉沉的,她躺在床上没一会儿,便睡着了。

季新晴翌日醒来后,发现身旁空无一人。

孟秦阅真的一夜未归。

她不停地劝说自己要相信孟秦阅,可想想手机里那么多的照片,季新晴还是觉得胸口如哽了一根刺。

她甩了甩头,没再去想孟秦阅的事。

手机却在此时响了起来。

是“星空”机构的副会长,杨琪打来的。

季新晴眉头一皱,接了电话,“怎么了琪琪?”

杨琪是个精干的女人。

一年前,季新晴正是看中了她的这一点,才提拔她为副会长,然后将机构里的事全权交给了她,而自己,则当了甩手掌柜。

杨琪很少打电话给她。

可这次……

季新晴又问,“琪琪,是不是机构出事了?”

“是的会长。”杨琪回道,“机构出大事了。”

季新晴坐在了床沿边,揉了揉眉心,“别急,你把事情跟我说清楚。”

杨琪简单地汇报了下,又补充道,“会长,我已经派出去很多交涉的人了,可王老板就是不肯松口,他死活不肯再给我们资助了,我这也是没办法了才来找你的。”

“王老板已经连续给我们资助了两年,怎么会突然撤资的?”

“这我也不知道,王老板的嘴严实得很,什么都不肯说。”

“机构还能撑多久?”

杨琪顿了顿才回,“我算了算机构募捐来的资金,差不多有五万,大概还能撑两个星期左右。”

“这样吧,这件事先保密,你把王老板的联系方式给我,我看看还有没有回转的余地。”

“知道了会长。”

挂了电话,季新晴收到了杨琪发来的短信。

时间还早,这个点打电话给王老板并不合适。

季新晴走到孟阑珊的卧室。

孟阑珊已经醒了,季新晴耐心地帮她穿好衣服,然后把她交给了管家。

吃完早饭后,季新晴才走到庭院的一个小角落,拨了王老板的电话。

电话接通后,季新晴立即笑了声,“喂?王老板吗?是我,‘星空’的会长,季新晴,你还记得吗?”

王老板愣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哦原来是季会长啊,你这一大早的打电话过来是——”

“实在不好意思啊王老板,这么早就打扰您。”

很隐晦的语气,王老板一下子就猜中了原委,“季会长,你是为了资金的事?”

顿了顿,他就又斩钉截铁地说道,“季会长,我也不瞒你,这事没得商量,撤资是我考虑了一个月才决定的。”

季新晴毕竟做了三年的会长,她沉默了片刻就又说,“王老板,真的一点回转的余地都没有了吗?你也知道的,‘星空’很多部门的活动需要资金才能运转起来,可你这一撤资,不就相当于把‘星空’逼入绝境了吗?”

王老板笑了笑,“季会长,你知道当初,我为什么会挑中你这个机构吗?”

“为什么?”

“因为,‘星空’是帝都里唯一一家治疗儿童孤独症的慈善机构,做了‘星空’的赞助商,意义绝对比其他的慈善机构高!”

季新晴忍不住问,“那你现在怎么又——”

“哎,季会长,你别急啊,你先听我说完。”王老板打断了她的话,然后又笑着说,“我啊,是个商人,商人可从来不作亏本的生意。季会长,麻烦你先帮我算算,我这两年来,一共往你这个机构投了多少资金?”

季新晴顿了顿才回道,“有将近一百万了。”

王老板喟叹了一声,“是呐,两年的时间,快一百万了,可这两年来,我到底得到了些什么?季会长,你回答我,我从你的机构得到了些什么?”

季新晴暗暗捏紧了手机,轻声回道,“王老板,那些孩子的家长都很感谢你。”

王老板愣了下,又说,“好,季会长,我再问你个问题。”

“嗯,你问。”

“那些感谢,我能拿去换钱财吗?我能拿去换人脉吗?能换到我一切想要的东西吗?”

“不能。”

“对,不能啊,那些感谢根本就分文不值啊,我白白在你这个机构上耗了两年。”

“所以王老板你,是无论如何都一定要撤资了吗?”

王老板叹了口气,又说道,“季会长,不是我不帮你,是你这个机构太耗钱,可我作为一名商人,真的耗不起了啊。”

“季会长,我也劝你,趁早将这个慈善机构关了吧,它走不了多久的,那么多的资金投下去,却只治愈好了几个孩子,这简直就是个吃钱的机构啊。”

王老板好心地说完这番话后,就挂了电话。

季新晴站在庭院里,望着手机屏幕叹了口气。

“季新晴!你站那偷什么懒呢!不知道今天是家庭聚餐啊,快滚过来帮忙!”王建芬站在门口,一脸地尖酸刻薄。

“来了妈。”季新晴应了声,然后回到了客厅。

第005章 家庭聚餐

孟家有个不成文的规定。

每周五晚上是孟家的家庭聚餐日,每个成员都不得缺席。

季新晴来到厨房帮管家的忙。

她打电话给孟秦阅,提醒他今天是家庭聚餐日。

孟秦阅显然还在生她的气,冷冷地留了句“知道了”后,便挂了电话。

根本不给季新晴任何道歉的机会。

中午,看到身旁空着的位置,季新晴什么胃口都没了。

一直到下午两点多的时候,孟秦阅才满身疲惫的回来。

午后的阳光很好。

季新晴正在庭院里陪着孟阑珊。

一下车,孟秦阅便看到了季新晴,他的脸色顿时沉了下去。

可他还是绷着脸走到孟阑珊跟前,然后揉了揉她的脑袋,语气有些疼爱,“小阑珊,要乖乖的啊。”

孟阑珊只是昂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就又低下了头。

“秦阅,我——”季新晴很小声地说。

孟秦阅却直接抬脚离去。

季新晴连忙把孟阑珊托付给了管家,然后迅速跟了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卧室。

季新晴关上了房门,走到孟秦阅的跟前,拉了拉他的衣袖,“秦阅,你还在生我的气吗?”

孟秦阅甩开了她,声音很冷,“我从昨晚一直忙到现在,很累了,我先去洗澡。”

他不等季新晴再说些什么,便直接脱了外套,然后进了浴室。

浴室的门被关上,传来哗哗的流水声。

季新晴无助地站在门外,眼眶却有些酸。

好久后,她才拿起孟秦阅的外套,准备拿去清洗一下。

可是,外套入手的那一瞬间,季新晴却闻到了上面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水味。

她了解孟秦阅,他从不喜欢喷香水。

那这香水是……

季新晴又低头细闻了一下。

淡淡的香气,季新晴却认得这个味道。

她前不久逛了家香水店,店员曾向她极力推荐过这款香水。

是当下不少女性都喜欢的一款。

季新晴的脸色开始泛白。她捏紧了衣服,扫了眼浴室里正洗澡的男人。

可终究,她还是紧抿着唇,什么都没问,拿着衣服离开了卧室。

等季新晴再回房的时候,便看到孟秦阅已经倒在床上睡着了。

他的脸色很憔悴,看样子昨晚真的是累坏了。

季新晴努力地让自己相信,他昨晚在办公,可那外套上的香水味,却始终萦绕在她鼻尖,怎么也挥之不去。

一直到就餐的点,孟秦阅才迷迷糊糊的转醒。

季新晴正好回房,“秦阅,你醒了,快下来吧,爸回来了。”

孟秦阅冷淡地“嗯”了一声,然后跟着她下了楼。

孟庆荣已经就坐了。

“爸。”

“爸。”

孟秦阅和季新晴同时喊道。

孟庆荣淡淡应了声,“坐吧,你妈和妹妹还在楼上,再等会。”

以往,通常都是季新晴坐在孟秦阅和孟阑珊的中间。

可这次,孟秦阅好像就是为了避免和季新晴接触似的,让孟阑珊坐在了中间。

季新晴也不想放大矛盾,默默地坐下了。

又等了一会,王建芬才和孟秦玉从楼上下来。

孟秦玉坐在了季新晴的身旁,笑了下,“大嫂,我昨晚的提议你听进去了没?”

季新晴的脸色变得难看,孟秦玉指的是让她再生个孩子的事情。

孟秦玉却又说,“大嫂,我这可是为你好,毕竟啊,”她扫了孟庆容一眼,“这老孟家可是一直在等着你和大哥传宗接代呢,你总不能让孟家断在大哥这一代吧。”

孟秦阅性无能的事情是瞒着孟家所有的人的。

季新晴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接孟秦玉的话。

她默了默,转移了话题,“管家,菜都端上来没?”

管家在一旁应道,“还有一碗汤,正在锅里烧着呢。”

看着季新晴这么简单地把孩子的事情掀了过去,孟秦玉有些窝火,她冲着王建芬撒娇道,“妈,你看大嫂怎么对我的!我说的明明都是实话,她竟然对我爱理不理。”

季新晴突然觉得好笑。

那她该说些什么?

难道说,这一切根本不是她的错,而是孟秦阅从没碰过她?

她相信,这个消息一走漏出去,孟家的事业绝对会受到打击。

看着季新晴默不作声,王建芬也来了气。

安抚了孟秦玉几句,然后阴阳怪气地说道,“秦玉,这某些人啊,嫁到老孟家快六年了,吃咱的用咱的就算了,这好不容易生下一胎吧,竟然还是个哑巴!”

孟秦玉点了点头,又嗤笑了一声,“大嫂,这小阑珊不会还没开口喊你一声‘妈’吧?”

这件事,是哽在季新晴心里近三年的痛。

听着耳边冷嘲热讽的话,她扭头望向孟秦阅,期待他能为她说些维护的话。

可是,孟秦阅却一直低头玩着手机,哪怕他都感受到了她注视着他的目光,他都没有开口为她说一句话。

季新晴望着他的冷淡反应,结婚六年,她头一次感到了心寒。

好在,季新晴的公公孟庆容,是站在她这一边的。

“好了,这件事不是新晴一个人的错。”孟庆荣不悦地开了口。

孟庆容是一家之主,他一发话,王建芬便不敢放肆了。

孟庆荣又扫了玩手机的孟秦阅一眼,加重了语气开口,“秦阅,这件事你也有错,生孩子不是一个人的事情。”

孟秦阅极怕孟庆荣,他很快便收了手机,笑道,“知道了爸,我会和新晴一起努力的。”

隔着孟阑珊,他冲着季新晴温柔地笑了下,“对吧新晴,我们会努力的?”

他眼里的笑有警告的意味。

他是在警告她别把性无能的事情说出去。

季新晴默了好久,才笑着望向孟庆荣,“对啊爸,你要相信我们。”

听到她的保证,孟庆荣这才舒心地笑了,可随即,他又有些心疼的望向孟阑珊,“新晴,那这孩子——”

季新晴摸了摸孟阑珊的脑袋,笃信地开口,“爸,你放心吧,我和秦阅不会放弃她的。”

“唉。”孟庆荣叹了口气,“新晴啊,这二胎的事情你还是提前计划下吧。”

季新晴的脸色有一瞬间的不自然。

孟庆荣哪怕再维护自己,他终究还是孟家的人,他的眼里,看重的始终只是孟家的后代。

她低下了头回道,“知道了爸。”

腹黑男神谋爱成婚》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腹黑男神谋爱成婚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都市修真魔少18章

    原标题:都市修真魔少18章小说书名:都市修真魔少第十九章武技“凌轩你修炼出内力了?”凌老爷子进屋后的第一句话就问道。凌轩点了点头,并没有说出自己是修真者,毕竟修真者那是狂甩霸气吊炸天而且很神秘的职业,就算凌轩说出来也未必有人相信。“凌轩以前我请神医给你检查,说你的体质修炼不出来内力,你当时的确怎么修炼内力都无法修炼出来,但你现在却拥有了内力,凌轩你是怎么修炼出来的?”从凌轩秒杀了凌天的时候,凌老爷子就一直想问这个问题。当年给凌轩检查身体的时候,凌老爷子亲自去的,而且诊断出凌轩无法修炼出来内力体质

  • 桃运天王18章

    原标题:桃运天王18章书名:桃运天王第十八章我叫张天“嗤”一道血花飞溅而出,不等血花喷洒在自己的身上,叶凡已经闪电般的踹出一脚,直接踹在了那人的腹部,将他踹得整个的朝后飞去,重重地落在地上。一阵惨叫响起。然后叶凡也不等这些人冲来,而是直接冲向了这十多名混子,一把抓住了一人的手腕,反手一拧,就听到咔嚓的声音响起,那人的手臂竟然被他一把拧断,然后反手一耳光甩在了另一人的脸上,将其抽得朝一旁飞去,紧接着直接一脚踹出,踹在了第三人的双腿之间,一阵刺耳的惨叫声响起,那人的身体更是本能的弹射而起,死死的夹住

  • 纵横异界时空18章

    原标题:纵横异界时空18章书名:纵横异界时空第十八章真正的历练太阳已经高高挂起,丝丝阳光透过树叶缝隙照在林磊的脸上,这让刚刚经历过生死的林磊感觉暖暖的。威斯森林也越发活跃起来,不时会有妖兽的吼声从森林深处传来,这让林磊心安了不少,这总比那种静的让人心发慌要好得多。“我们到底要去哪里啊?”林磊看小龙一直在前面飞着,有点不耐烦了。小龙是不觉得累,林磊可是完全靠着双脚走路啊。“看到前面那个草丛了吗?抓紧时间!”林磊顺着小龙指的方向看去,一片片茂密的紫色草丛,如果人躲在里面的话,在外面一点也看不出来。看

  • 纵宠佣兵狂后18章

    原标题:纵宠佣兵狂后18章小说名:纵宠佣兵狂后第十八章:万丈深渊云妄山。山风吹得急,一身白衣的女子站的如同悬崖边上傲然的孤松,她的眼里闪过一丝微光。凤云霄靠近崖边,俯身望向悬崖,悬崖陡峭,怪石嶙峋。峭壁之上,一朵一朵开得妖娆红艳的莲花迎风摆动。花瓣如鲜血一样的红。活了这么长的时间,她是第一次见到红色的莲花。纯洁中透着妖娆,她虽然不认识这东西,但知道,这一定是好东西,恐怕不只调气血这么简单。她站起身来,右手托着下巴,像福尔摩斯思考问题时的状态。“都说好东西都难得到,这血莲花倒是生长得在够危险的地方

  • 总裁下手留情18章

    原标题:总裁下手留情18章小说:总裁下手留情第十八章:临少的宠爱洛云夕这人也巧,属于棉花类型的,只要你不是太过分,不触及她的底线,在外人面前,她永远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给人一种错觉,这人就是一小白兔。但如果你真那么想的话,那么你就大错特错了。只有和洛云夕亲近的才了解这丫头的本性就一扮猪吃老虎的货,指不定什么时候把你给坑了你都不知道是什么回事。所以在徐丽丽训她的时候,洛云夕就装得很羞愧的样子低头看鞋尖,还一个劲的说对不起什么的。心里却在想,这明显是找不到事做,来找她一个新人开刷来的,自己说得越多就

  • 都市最高手18章

    原标题:都市最高手18章小说名字:都市最高手第0018章军训开始“那可以毁约呀,把钱给他不就得了。”孙如婷没好气地说道。“其实也不是钱的问题,那是因为你爸爸担心你。”“担心我?担心我他就不会一天到晚都不在家陪我了。”明显孙如婷是在埋怨父亲。“好了,我也不多说了,你自己看着办吧,你爸爸整天忙活的,希望你能体谅,还有这是那个保镖的资料。”安叔扔下了一句话之后,就开着车离开了。等到黎安走后,孙如婷感觉到自己有点太过分了,爸爸是怎样的人,她是知道的,从小母亲就失踪了,父亲一把屎一把尿地将她拉扯大,现在好

  • 羽帝18章

    原标题:羽帝18章小说名字:羽帝18原来如此赵府门前,一个剑眉星目的白衣少男用手指着两个美若天仙的少女,少年脸庞充满了愤怒,似乎遇见了仇人一般,一些路人疑惑地看着这三位少男少女,更有一些眼尖之人认出了白衣少年便是若水城之中陈家的少主,而另外两名女子却是颇为面生。“什么..什么是我,喂,你这个人怎么这么说话?”柳絮看着神色疯狂地陈羽,眼神略微有点躲闪,但却还要做出一副倔强的样子,一旁的赵茜微微偏过头,看着柳絮的眼神充满了疑惑。“这一切我都明白了,你他娘的不就是怕我高攀了你?居然如此狠毒,看来你们天

  • 修罗武尊18章

    原标题:修罗武尊18章小说名字:修罗武尊第十八章上品仙器“天地混沌破天,日月星辰灭地,阴阳二气星辰,遁锁乾坤万里,万千大道任我行,五行之火皆心中,灭龙十八魔咒,给我破...”白松大喝一声,双手轻轻合十,口中默念灵诀,随手打出一掌,未等欧阳洛反应,一道白光划过半空,欧阳洛浑身一沉,几条灵力幻化的巨龙,凭空降临于世,缠绕在欧阳洛身旁,把其牢牢给困住。欧阳洛挣扎半天,浑身有力使不出来,只好放弃了抵抗,望着天空一阵哀叹,同时心里默默祈祷,希望二人一切顺利,能够逃脱魔掌。见状,白松冷哼一声,右手伸入衣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