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娇妻泣婚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6 7:18:27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娇妻泣婚

第三章 酒吧买醉

离开家的尤雪儿,再一次迷茫了。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天已经要黑了,此时肚子的咕咕叫提醒着她一天没吃饭了,尤雪儿翻开钱包,看着里面躺着的几张零散的钞票,感到无助极了。

长长地舒出一口气,尤雪儿随便找了家面馆吃了点东西,她还要思考晚上去哪睡的问题。

尤雪儿付了饭钱,钱包真的已经瘦到找个地方睡觉的钱都没有了。

最好的朋友颜佳佳也因为她和方俊辰订婚跟她绝交了,一气之下去了夏威夷度假。

自己那些亲戚更不用说了,他们家这样以后都是避之不及。

没有钱,也没有人愿意收留她。难道她尤雪儿要在大街上流浪一宿吗?

尤雪儿翻捣着钱包,多希望从夹层里冒出一张红色的钞票,挽救一下今日惨到人神共愤的她。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不巧的是,真的没钱了。但尤雪儿看到了一张房卡,那是方俊辰早上给她的,说是下午累了可以去那休息。呵,真是体贴。

但此时的尤雪儿真的没有心情去骂方俊辰了,她内心在纠结着,去还是不去?

尤雪儿猛地甩了甩头,再次心一横,反正现在已经是走投无路了。碰见了就撕个两败俱伤好了,反正她现在什么也不怕了。

再回到天泉酒店,尤雪儿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一天下来,所有的事情都压在她胸口,触景生情,情绪一下子全被激发了。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悲伤的,屈辱的,生气的,绝望的…一幕一幕像电影画面一样。

叹了口气,将头埋得很低,尤雪儿才拖着箱子坐进酒店。

她可不确定酒店的人会不会认出她来,毕竟事情闹那么大。不过自己现在妆都哭花了,这幅鬼样子不被拦在门外估计就不错了。

好在酒店的人看上去都有点忙,没功夫管她,还算顺利地进到了房间。

更好在方俊辰没有在,尤雪儿也算是松了口气。

不知道他现在在干嘛,应该是和温柔在一起吧?应该很高兴很幸福吧?

真是讽刺。说明163shenghuo.com

尤雪儿越想越生气,越想越悲愤。此时的她眼睛落在桌上的酒水券,上边说着凭券可以在酒店三楼酒吧免费享受酒水服务。

不得不说这券出现得恰到好处,尤雪儿心一横,洗个脸拿了券就走了。

酒吧尤雪儿真的是很少来,不过她今天的心情,不来酒吧,真是对不起她内心的愤怒了。

酒吧是什么地方?就是发泄情绪的地方!

尤雪儿此时有多需要发泄情绪,恐怕只有她那视死如归的表情可以回答了。

尤雪儿狂点了一大堆啤酒,虽说她的酒量是一杯就倒,不过她今天就是不爽!就是要喝个不省人事!

管他方家多有钱,管他方俊辰多牛逼!没了他们,她尤雪儿还不能活下去了?

想着想着,尤雪儿更觉得委屈难当,举起酒杯一杯地往自己肚子里灌。

每灌一杯,尤雪儿就告诉自己她自由了!方俊辰就是个人渣!

然后越灌越急,到后面直接一口闷。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这样的疯狂让尤雪儿自己都觉得害怕,果然不出十杯就开始意识涣散了。

酒吧这种灯红酒绿的地方,自然多的是猥琐大叔占便宜,尤雪儿起身的时候就有不少笑得一脸淫笑的男人拿手往她身上摸。

尤雪儿皱起眉,觉得恶心极了,大骂了一声“畜生”,用仅存的理智用力把他们的手推开。

却不想这更激起了这些男人的兽欲,有的甚至把手放她屁股上了。

尤雪儿恶心得直接当场就一口吐了出来,污秽的东西流了一身,还带着不少异味,没想到这样这些男人都不死心。

“放开她!”

冰冷的声音让尤雪儿身边的男人们一震,她顿时感觉身上的手少了不少。

尤雪儿感谢死这个说话的男人了,摇摇晃晃的身体还在尝试着躲开那些咸猪手。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但还是有不怕死的一个肥头大耳的猥琐大叔听了这话后一把将她捞在怀里,尤雪儿觉得恶心极了,拼命地反抗。

“我说放开她。”

男子再强调了一次,这次的声音更带寒意,而且夹带了不少怒火。

尤雪儿一听那个救命的男人没有放弃她,内心涌起了无限的感激,然后一边挣扎着挣脱猥琐大叔,一边努力睁开眼看面前说话的男人。

“真好看。”

这是尤雪儿第一且唯一的反应。他好年轻,还好帅…

挺拔的身材,孤傲的气质跟这个酒吧格格不入,而那张脸真的无法用言语形容,瘦削的轮廓,迷人的眼睛,性感的嘴唇,还有那股阴鸷的气息,把现在晕头转向的尤雪儿迷得七荤八素。

那男人也不知道听到了尤雪儿的喃喃话没有,沉着脸一把将他从男人堆里拉到自己怀里,闻着她一身的酒气,男人嫌弃地皱起了好看的眉。

“你谁啊,少特么多管闲事,知道老子是谁吗?”

美女在怀却被抢了,猥琐大叔自然不愿意了,虽说眼前这人看上去来者不善,但自己也不是好惹的主,他哪能白白便宜这小子?

听这话,帅气的男人周身寒气更重,紧抿着薄唇,眉蹙得更紧了。

尤雪儿也不知是哪来的勇气,伸手去抚平。

“别皱眉,皱眉就不好看了。”

男人不知怎的,听了这话,真的舒缓了双眉,看了一眼怀里软如泥的尤雪儿,向身后的保镖们吩咐道:“把他们的手都给我剁了!”

在天泉酒店这种地方闹事的人基本都是在A市里横行霸道的人,要说管,谁也没那熊心豹子胆。

自打这大叔大闹起来,两人的保镖往酒吧里一站,有眼力见的人早就躲远了。

不知道是不是人都吓跑了给了猥琐男自信,蹬鼻子上脸地直接撸袖管了,露出一身的黑黑青青的纹身,仗势倒是做足了。

而且听了帅气男人要剁他的手,原本就恼了的大叔现在更是气了,大吼大叫着说道:“别以为老子听着这话就怕了,孙子唉,老子告诉你就是天王老子来了,老子也不怕!”

帅气男人听完不屑地看了猥琐大叔一眼,冷哼一声,抱起尤雪儿转身就走。

猥琐大叔当然不愿意,蹬鼻子瞪眼睛的,上前就想把他扯住,但被保镖拦了下来。

“奶奶的!有本事别走啊,是个男人就跟老子打一架!”

这猥琐大叔被拦了,直接就上来想干架。龇牙咧嘴地,像是要吃了他们一样。

“不自量力,给我废了。”

留下这句话,帅气男人头也不回地留给猥琐大叔一个优雅离去的背影。

随后尤雪儿便只听得见猥琐大叔的嚎啕大叫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被剁了手,嚎啕大叫瞬间变成了杀猪般的惨叫,听得尤雪儿心里一顿发毛。

至于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尤雪儿真的不知道了,反正不管是不是梦,她都再也睁不开眼睛了。

在睡去的前一秒,尤雪儿只有这样一个想法:如果不是做梦,失身给这样一个男人,也许也还不错。

第四章 跟陌生人睡了一夜!

黑夜终究是短暂的,黎明的光辉再次笼罩了大地,清晨的阳光透过玻璃洒向床上还在熟睡的人儿,有种静谧的悠然。

而下一秒,尤雪儿揉了揉眼,猛地坐起来,却发现头痛欲裂。

满屋子的酒气扑鼻,尤雪儿狠狠地嫌弃了自己一把。

坐在床上,尤雪儿脑子飞速运转着,她昨晚心一横去买醉,然后烂醉如泥,然后有人猥亵她,然后有个好看的男人救了她,然后呢?

尤雪儿吓得赶紧拉开杯子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发现自己的衣服早已经不知所踪,身上穿的是…酒店的浴袍。

是不是做梦?

谁给自己换的衣服?

难道她和那个好看的男人昨晚…?

尤雪儿使劲地揉了揉自己头上的鸡窝,确定不是做梦,有点崩溃了,心想着不会吧? 不会是真的吧?

难道坚守了二十五年的防线真的就在昨晚英勇就义了吗?

都说喝酒误事啊,啊啊啊,尤雪儿肠子都悔青了。

尤雪儿后悔归后悔,但想着昨晚还好是个帅的惨绝人寰的男人在那个肥头大叔手里拯救了自己,不然栽在那个大叔手里,她非杀了自己不可。

“醒了?”

这突然声音差点把尤雪儿吓得三魂七魄都散了,下意识反问了一句:“谁?”

然后眼睛开始寻着声音找主人,最后在落地窗前发现了一个傲岸的身影,就是昨晚救她的那个男人。

尤雪儿忽然就松了口气,为什么松气,估计她自己也不知道。

“谢谢你昨晚救了我,不过我们昨晚…”

自己第一想法居然是道谢,话一说出口就后悔了,难道不是应该理直气壮地站起来指责这个乘人之危的“小人”?

这时候还装什么矜持?尤雪儿真是佩服自己。

不过下一秒,她的眼睛已经完全落在那个转过身来的男人的身上了。

和昨晚看到的一样高大的身材,如刀琢的面孔,完美得有毒。

而此时的他左手插在裤袋里,右手托着酒杯,阳光从他的身后洒下来,将他的脸映得更加地迷人,尤雪儿真的觉得他仿佛不是和她一个世界的。

在尤雪儿的注视下,男人勾了一抹戏谑地笑,抿了口香槟,随手将酒杯放在一旁的玻璃桌上,一步一步地向尤雪儿走来。

在靠近床的一瞬间,将还处于呆滞状态的尤雪儿用双手整个地束缚在了床头。

这动作终于打断了尤雪儿的花痴,暧昧的姿势让她脸刹那便红透了,嘴上却是心虚地问着:“你…你要干嘛?”

“尤小姐似乎是又忘了,那我就让尤小姐来回忆一下。”

带着一抹邪魅的笑,不待尤雪儿有别的反应,男人径直将嘴覆了上来,将嘴里的香槟渡了进去。

男人的嘴唇一离开,尤雪儿就呛了几声,下意识地说道:“我没刷牙。”

话一出口,尤雪儿又后悔了,她明明就不是想说这的…不过仔细回味一下,这男人长得真帅,声音真好听,还有…他的吻也真好闻。

想到这,尤雪儿的脸噌地一下,红得发紫了,暗怼自己:想什么呢?

不过什么叫又忘了,难道他们见过?她怎么没印象?

这么帅的男的她能忘?莫非失忆了?

不可能啊!

尤雪儿刚想问,却听到男人的一声调笑,羞愤极了,一时间真的哑口无言。

“等一下,你怎么知道我姓尤?还有我们见过?”

尤雪儿用自己的理智问出了这句话,都怪这男人生得太妖魅了,自己才会被迷得乱说话。

尤雪儿是这么安慰自己的。

“放心吧,我对一个酒鬼没兴趣。”

男人压根没有回答尤雪儿的问题,尤雪儿心底暗自“切”了一声。

不过他的话倒是提醒了尤雪儿闻到的酒味和满屋子…有些难闻的异味,吹了一夜的风都没散去。

尤雪儿顿时觉得有些心虚,嘴巴张了张还是觉得什么都不说的好,就闭嘴了。

房间顿时有种诡异的安静,尤雪儿还在脑海里仔细搜索有关他的记忆,不知道为什么他说他们见过她特别相信,还有他说什么也没发生她也信了。

真是见鬼了。

不过尤雪儿再仔细看了一下房间,脑子停止运转三秒才猛然反应过来这不是她房间。当然不是她的房间!

一下子就麻溜地从床上蹦了起来,尤雪儿揪着浴袍,敛着屁股边蹦跶边找自己的衣服。

尤雪儿不知道是不是没睡醒,一边找衣服一边喃喃道:“我衣服呢?我衣服呢?”

好像衣服听得懂人话一样。

“厕所。”

男人话没落音,尤雪儿已经蹦到厕所了。不过尤雪儿拿起衣服的时候自己都嫌弃了,不过更尴尬的是厕所居然是透明的,还没有帘子。

尤雪儿一脸崩溃的看了眼外面的男人,已经背对着她看风景去了,略微舒了口气。

反正昨晚换衣服他肯定也是什么都看了,没失身就是不错的了。

尤雪儿眼一闭,直接光速将衣服换上了,总比穿浴袍强点。

再光速地拿走自己的东西,尤雪儿直奔房门,实在不敢想自己跟一个陌生的男人睡了一夜,万幸是没英勇就义。

不过在手搭上房门的一瞬间,尤雪儿还是没忍住回头问了一句:“那个…昨晚谁给我换的衣服?”

“当然~” 那窗前看风景的男人转头一笑,戏谑地回答着:“不是我。”

这一转身简直又把尤雪儿迷在原地,愣了半秒才知道思考。

看来昨晚他没占自己便宜,不知怎么的,尤雪儿稍微有些失落,但回想起刚刚那个吻,脸颊又烫了起来。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

“陆少勤。”

看着尤雪儿红彤彤的面容,陆少勤的心情似乎更好了,笑得越发魅惑,简直像个妖孽。

“陆少勤。”尤雪儿将他的名字小声地重复了一遍,似乎是是怕忘了一般。

再转头看了他一眼,尤雪儿还是开门走了。她相信他们还会再遇到的。

尤雪儿在回房间的路上不停地咒骂自己没出息,也不是没见过长得帅的,方俊辰也没迷倒她啊。

说到方俊辰,尤雪儿闭嘴了。

而此时的陆少勤,站在落地窗前,喃喃地说着:“我们还会再见的。”

第五章 方夫人逼她结婚

回到自己房间的尤雪儿赶紧洗了个澡,把一身臭熏熏的衣服换了下来。

洗完澡,尤雪儿坐在床边擦头发,拿起手机发现没有未接电话,也没有未读短信,感觉很是讽刺。

也是,这个世界上还有谁会关心她呢?

这时,敲门声惊醒了尤雪儿,放下手机走到房门处,小心地问了一句:“谁啊?”

其实就算门外的人不回答,尤雪儿也从猫眼里看到了。

来的人是方俊辰的妈妈,林玉娇。

尤雪儿犹豫了一会,还是把门打开了。

林玉娇让随从在外面等着,自己踩着地毯就进来了。

对于林玉娇,尤雪儿并没有太多的印象,可能也是由于加上今天也才见过两面的关系。

看得出来林玉娇是个很注重保养的女人,年过四十依旧看不出岁月的痕迹,所有的妆容服饰都特别的得体,举止也极为优雅。

俨然就是豪门大族女主人的典型代表。

但尤雪儿是不太了解林玉娇的,她只知道她是个很强势的女人。

当然昨天林玉娇满脸的愤怒尤雪儿也看见了,毕竟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生气是难免的。

“方夫人,有事吗?”

昨天的事情,要说尤雪儿现在能原谅方家,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但方夫人的确也没对她做什么,因此尤雪儿表现得还算礼貌。

“我听说你昨晚没回家,就来这里找你了。”

林玉娇作为方家女主人,身上的一股傲气是不容置疑的,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格外地高傲,似乎是要提醒尤雪儿身份问题一样。

“方夫人有话请明说吧。”

尤雪儿虽然听着她的话不太舒服,但她确实也没资本横,还是礼貌地说着。

“我要你回方家,找个日子把婚接着订了。”

“方夫人,对不起。我做不到。何况温柔已经怀孕了。”

尤雪儿听着林玉娇的话,心底一凉。且不说方俊辰昨天怎么羞辱她的,温柔都已经怀孕了,她就算再作践自己也不会回去了。

她不知道温柔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和方家有什么关系,怀着孕都不能得到允许,也是个可怜的女人啊。

林玉娇听到温柔这个名字,脸色明显变得不好了。

“温柔这个女人害了我一个儿子不说,还打算毁了我另一个儿子,我宁愿找了你这样的儿媳妇,也不会让她进我方家的门!”

尤雪儿算是有些明白了。她也记得方家是有两个儿子的,但方俊逸在三年前突然出车祸死了,是不是跟温柔有关,尤雪儿就不知道了。

如果温柔害死了方俊逸,林玉娇这么生气也是应当的。

不过尤雪儿怎么听着林玉娇的话都不像是喜欢她,什么叫宁愿找她这样的儿媳妇?

“方夫人,你们的家事我一个外人不好插话,而且温柔已经怀了方俊辰的孩子,方俊辰也已经明确表示了不要我。我想方夫人这么做不太合适吧?”

“怎么?不想要那一百万了?”

林玉娇抬头看了尤雪儿一样,丝毫不掩藏自己鄙夷的眼神。

这话一瞬间就激到了尤雪儿,她几乎是咬着牙说道:“不劳方夫人费心了,我会自己想办法的。”

尤雪儿想起方俊辰昨天说的话,突然明白了什么叫有其子必有其母,她敬她是长辈,但她呢?

有钱就可以羞辱她了吗?

“你们要是能想到办法,早就还钱了。”林玉娇哼了一声,接着说道:“我们方家可不是什么人都有福气进的。”

尤雪儿实在受不了这语气了,有些气急。

“既然那么多女人想进方家,那你就去找她们好了,来找我干嘛?”

“不知好歹。”

看着尤雪儿的态度,林玉娇也有些生气。

“你以为我愿意找你,要不是俊辰说不娶你就娶了温柔那个女人,我们方家能看上你这样一个随便的女人?”

尤雪儿被她一口一个我们方家说得很是无语,但她更生气的是,方俊辰要娶温柔关她什么事?

忽然觉得可笑极了,难不成想把她绑在方家大院守活寡?

尤雪儿几乎笑出泪来,是践踏她的尊严践踏得还不够吗?

“方夫人,我不是你们方家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东西。”

林玉娇看着尤雪儿的态度,神情开始有些难堪,她原本以为这个女人会比温柔更好打发。

结果却是两个人现在都一样的不识好歹,一个只想踏进他们方家的大门,另一个又死都不愿意进来。

“尤小姐,我劝你还是想清楚,不想你爸爸坐牢的话,你最好还是乖乖听话,否则…”

林玉娇也懒得客气了,直接撂狠话了。

尤雪儿暗自咬咬牙,坚决回道:“方夫人,我也是有尊严的。我爸爸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

听着尤雪儿的话,林玉娇火气一冒就上来了,她就没见过这么不识抬举的人。

“方夫人,我累了,你请回吧。”

尤雪儿看着林玉娇眼睛都在喷火,懒等得她在多说,直接下了逐客令。

她尤雪儿不是东西,想拿钱买就想钱买,一百万就让她跟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过一辈子,对不起,她真的做不到了。

现在尤雪儿觉得,嫁给方俊辰,还不如一辈子单身!

林玉娇自然是没有受过这样的气的,扬起手就给了尤雪儿一巴掌。林玉娇有多生气,那一巴掌就有多响。

尤雪儿白皙的脸上瞬间就多了五个指印,她强忍住了痛意和眼泪。

她真是不知道欠了方家什么,昨天挨方俊辰打,今天又挨了林玉娇一巴掌。

尤雪儿什么也不想说,捂着脸转过身,再也不想看林玉娇的脸。

“你以后也休想再踏进我方家的门!”

林玉娇愤恨地看了一眼尤雪儿,冷哼一声,趾高气扬地走了。

高跟鞋滴答滴答地声音渐渐走远,尤雪儿才反应过来。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提醒着她刚刚发生的事情。

她以为自己已经够惨了,没想到这些远远没有结束…

尤雪儿坐在地上抱着自己的双腿,眼泪早已经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没有了方家,爸爸的一百万怎么办?

娇妻泣婚》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娇妻泣婚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我的绝品校花4章

    原标题:我的绝品校花4章小说名:我的绝品校花第4章狭路相逢晚上自习课前,聂飞早早就来到了高一、三班的教室,在最后面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看着教室里窗明几净,教室外鸟语花香的,不禁回想以前在乡下上学的情景,那时候的教室风扇都没有一个,更别说空调了。此时教室里空调的温度却调得刚刚好,不冷不热的,真他妈的享受。见教室里只有几个男同学坐在边上吹牛,刘强又在寝室洗他那几件旧得不行的破衣服,于是只好独自一人先来到了教室,最初的想法是多认识几个漂亮的MM,以后好作为重点对像,但一想到美女,聂飞就又想起下

  • 亿万圣修武神4章

    原标题:亿万圣修武神4章小说名字:亿万圣修武神第4章星技短时间内,要将星法提升上去,无疑是难如登天,不过要融汇一套星技,对叶无极来讲却颇为简单。赵聪那家伙迟早要来报复的,虽说,那等货色完全入不了叶无极的眼,但他身后的赵孽,却是一名地地道道的星修,不得不防!基于这个原因,融汇一两门星技护身,就变得尤为重要了。“指法、爪法深奥难懂,颇为难练,就算了。”叶无极心里隐隐有了目标,掌法不是他的喜好,因此也放弃掉,至于剑法以外的兵刃星技,一律无视。那么最后就剩下拳法、剑法和身法三样选择。拳法类,自然选择最为

  • 不朽传道奇人4章

    原标题:不朽传道奇人4章小说书名:不朽传道奇人第4章显露点真本事半夜!叶芷函又睡下了,并非她贪睡,而是之前的她一直很忙碌,难得今天能有机会多睡一下。到了明天集团又会有一堆事情,并且还要补上今天没完成的,很多人都羡慕总裁权力大又有钱,可其中的艰难谁又能体会得到?林辰回房了也并未睡觉,他盘腿坐在地上,双手犹如打太极一般缓慢的挥舞着!“圣武真经!”林辰默念了声!他身上一直带着个锦囊,是阿诗最后留给他的,里面装着一张巴掌大的白绸,上面正是记载着林辰炼的圣武真经,虽只有上半部分,但已经让他受益匪浅了。那组

  • 戎马半生为君颜4章

    原标题:戎马半生为君颜4章小说名字:戎马半生为君颜第四章儿戏“稹皇帝那叫一个难过啊,几乎没哭断肝肠!在灵堂上口里不断喊着,‘早知如此’‘早知如此’。”“稹皇帝要是早知柳娘娘会命断京都,怕是宁愿再忍十年相思之苦,也不会催着柳娘娘回京吧?”“一代奇女子,一代奇皇后……”说书人的故事在叹息里终止,赋雪在整个后半程故事里眼底都波澜不惊,她只是安静听故事,安静的听周围此起彼伏的感慨,安静的一口一口啜着冷茶默默无语。世人心中的故事……世人心中的自己……居然这么可悲可怜吗……究竟是谁,允许你们用这样充满同情的

  • 灿烂笑颜为君开4章

    原标题:灿烂笑颜为君开4章小说名:灿烂笑颜为君开第4章不正经明月花园是陆氏和鸿升共同开发的一个高档小区,正是黎曼负责的案子。没想到她突然提起这个,大家都愣了神,陆景杼有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陈经理打着哈哈道,“case的事回公司再谈,饭桌上我们不提公事……”“那不行,”黎曼笑道,“刚才王总还说是谈生意呢,这谈生意就得有个谈生意的样子吧?”“况且鸿升这次是占大头,我们陆氏并不是做地产生意的,这次完全是看了王总的面子才投的资,一应的设计加宣传都是我们包了,再要两个百分点的利,并不多,您说是吧,王总?”

  • 横推仙道4章

    原标题:横推仙道4章小说名字:横推仙道第四章丹殿第四章丹殿“听说叶家的那位三少爷逃出来了?怪事,好好的少爷不做,难道想自立门户?”“老兄,这你就孤陋寡闻了,叶家的三少爷那是叶天醉酒后和一个奴婢生下来的种,在府里一直不受待见,这种时刻受到百般欺凌的日子,换我我也不乐意。”“啊?不可能啊,我记得叶家的老主人可是最喜欢这个老三的,小时候还抱着他逛街呢。”“这都什么年代了,叶老爷去世后叶天成为家主,他那种尖酸刻薄唯利是图的小人谁人不晓?”叶凡的出逃成为了不少路人茶余饭后的谈资,这两人的身边本来无精打采眯

  • 怀念的那件白衬衫4章

    原标题:怀念的那件白衬衫4章小说:怀念的那件白衬衫第4章共同进餐白柯寒看着身旁专注地开车的殷子琛,目光有些复杂,他的侧脸仍旧完美到无可挑剔,绝对有着让女人为之沉迷的资本,也难怪姐姐当年会对他那么死心塌地。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目光,殷子琛冷淡地目光有些探寻地向她看来,她却收回了目光,看着窗外的风景,不再看向他。一路上很是沉默,黑色的轿车无声地以完美的动作停在她家楼下,白柯寒解开身上的安全带,看也不看身旁的殷子琛一眼,低声说了句,“谢谢。”然后不等殷子琛开口,便迅速地打开车门离开了。看着白柯寒离开的身

  • 危险人物4章

    原标题:危险人物4章书名:危险人物第4章:电话叶千走了出去,来到外面看着眼前的这些繁华的都市,内心不禁一阵感叹。原本他是要去警察局报道执行那个上面派的任务的,但是现在老爹的事情出现了,只有把那个任务先放放了。不过,叶千也是知道,自己现在这个样子直接去找哪些政府官员或者房地产的老板张行理论的话,恐怕人家还不一定会鸟自己。如果直接来硬的,叶千当然不会在乎,一个堂堂兵王哪里会畏惧这样的小人物,但是,他不敢,他怕引起对方的报复,自己倒是不怕,怕就怕这些垃圾对黄伯他们这些老人下手。于是,想想下硬的不行,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