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离开1章(第一章节)

2017/10/26 10:15:50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离开

第一章节

幸福刹那间如疾风沙沙而至。163生活网

七月流夏,一行正好,微风拂面,江忆然惬意的欣赏着旅途风景。

身侧的母亲睡梦中仍旧挺直腰板,正如她往日里一样严谨,一丝不苟。无论是对她或是对积极向上的父亲,她总是不满意的。

耳畔还回响着妈妈在看到她早已特意摆放许久的成绩单时的那声惊呼,反倒父亲平静如常。

面对母亲一反常态的惊讶,江忆然唯有苦笑,若是她能抽空来参加哪怕是一次家长会,也会从老师那里听到夸奖的话吧。

班里的第三名是她努力努力再努力的成果。

而母亲不问,她亦不明说。163生活网

正如她的名字,江忆然。

忆如沉默,然即如此。恰是她的性格,理性,不善言辞。

高中的时光转眼几百个日夜已逝,江忆然不过红尘过客,却非要抓住点什么。

百忙中的一场旅游,已经是最奢侈的,作为今后的年少之时记忆最好不过。

返程途中,也许近乡思更切。

那人仿佛近在眼前,一抹笑颜,弯弯眉眼。163生活网

“忆然,想死你了!”拥抱住江忆然的人,正是那个时而像姐姐般成熟,时而又孩童似的朱水,打从三年级的一次不打不相识开始便是她交心的闺蜜。

她抽出一只手拿起冷饮厅的座椅上她事先放好的礼品盒。

“阿水,送你的。”水蓝色的拖地长裙,镶嵌着几颗硕大的红水晶,像是平静蔚蓝的湖面乍现几只吸纳着灵气的妖魅。

在江忆然看来华丽而不实用的衣服却是朱水的最爱,惊艳的衣服正中她的死穴,立刻放开了江忆然,扑向最爱。

江忆然满头黑线。

“哈哈……”,熟悉的笑声从身后传来,她转头看见了那张已经贮存在她脑海中的笑颜。离开1章(第一章节)

“在送礼物,有我的么?”趁我木讷着,他已经径直坐在了我身边。

江忆然:“……”

“哈哈,开玩笑的,下次记得带给我。”

他就是这样,开朗热情,他的词典里永远都不会有不熟或是怎样的字眼。

一个玩笑的温暖,伴随着属于少年的独有的纯净气息,从身侧扩散。

就这样坐在我旁边就好,江忆然想,她就是这样易于满足。

朱水偷偷向她挤眉弄眼,林筝默性格开朗,稳坐全校第一,居高不下,深受各科老师喜爱。眉眼间如沐春风,吹的全校女同学心里波澜不断荡漾。推荐163shenghuo.com

朱水自然不例外。

“林筝默,这是十一班的朱水同学。”

“朱水,你好。”那个笑容,对谁都是一样。黑洞一般吸引着,又不觉间掺杂着疏离。

正如太阳,照耀温暖着每颗星辰,而炽热,又在逼离它们。

朱水眼中流露的敬佩仰慕之意毫不掩饰,她一直喜欢林筝默,江忆然也一直清楚。网站163shenghuo.com

而她,我对林筝默的喜欢深深埋在心里,即便是朱水,也从未看出蛛丝马迹,她只允许自己偷偷在心里觊觎。

她是自私的,仗着朱水从不主动提出让自己帮她认识林筝默,便装作不知,并且,尽量带她避开林筝默。

尽管林筝默身边不乏暗送秋波的美女,而她却可恶地阻碍着朱水的步伐,哪怕只是林筝默知道朱水的名字。

刚刚,江忆然不想说,也没有说那句,这是我的闺蜜。

朱水灿烂,热情,虽然不及她身材高挑,却也是圆圆的可爱。她最清楚,朱水的魅力,话语中,笑眼中,与人自觉拉近的魅力!

与林筝默相似的魅力!

看着他们谈笑,她就像鸵鸟,将头紧紧埋下,这两个人看起来太过相配。

甚至是他为什么在这里的疑问都忘记提出。

疲惫地回到家,玄关处都听得到母亲的斥责声,父亲一如既往地沉默,江忆然也习以为常。

她生于爱的顶端,甚至在肆虐的汲取着他们的爱,因为她以为,爱之深,才有恨之切。

她以为,她霸占了他们的所有,他们才会觉得自己一无所有,才会从彼此的身上寻找仅存的温暖与依靠。

然而,事实告诉她,一切都只是她自以为是的以为。

现在,只有累意,发自心底的累。

无论是立于悬崖边的家庭,还是一厢情愿的暗恋。

关上一扇门,卧室通透着梦幻紫色,有人说紫色老气,她却依然深爱着它。

家里的一切都在变,越来越大的房子,越来越昂贵的家具,越来越奢侈的食材,只有这紫色是她的专属,从未改变。

洗了澡,浑身放松了不少。她想,白日里的那张笑颜,以及那个美好的少女,到我的梦里听我的心事吧。

再一次走进班级,江忆然已面挂微笑,曾经在一个无良网站看到过一个算命的人说,根据她的名字,知她不善言辞,最好的表达自己的友好的行为就是微笑。

于是,她微笑了这么久。

“同桌,你回来了。”江忆然的同桌张楠楠,一个心思细腻,乐于助人的女孩。

说起来倒是有缘,小学起,两个人便在一个班。可能是被植入了某种粘合剂,到了高二开学,就彻底发挥效应,变成了亲密无间的同桌。

“是啊。”

后桌女生王思洋是高二之前的同桌,具有些文艺范,并且从言行举止皆可看出她是个淑女。

真真正正,可望不可及的淑女。

向她们回以微笑,怀着一颗昨晚经过无数次自我安慰的心坐下。新的一天,我等着你的挑战!

因为几天的突发奇想的旅行,江忆然错过了不少课程,并不是只看同桌的笔记就可以弥补的。

正当她决定请家教补回落差之际,班主任在班里发了雷霆大火。

两个同学交往的消息到底还是传到了班主任耳中,尽管同学们都已经度过了十六岁生日,两个青春期少年少女的交往仍被认为是早恋。

有的人,如她,落寞地默默注视某一个人,而有的人,却勇敢的在校规校纪压迫下,不屈反抗着。

竟然……有点羡慕。

班主任决意抹杀青春的荷尔蒙,经过深思熟虑,将座位进行了大调动。

想要从根本上避免一点点小火花的碰擦,而事实,根本是指标不治本,他们都知道的,只是不想说的那么明白而已。

万幸同桌和后桌都没有换掉,而新的前桌,是林筝默。

心中在窃喜,翻阅笔记的眼珠便盯住一角,忘记了转动。

“江忆然,这里看不懂么?”林筝默指着她盯了很久的位置问道。

仿佛被抓到花痴,她的脸开始微微发烫,察觉到鲜少脸红的她一定是脸红了。

她默默点头。

看着林筝默抽走笔记,秀气的眉头皱了皱,侧坐着翘起并非狂傲的二郎腿,面向江忆然,“这个确实有点难度,你看啊,这样理解……”。

第一次,他第一次如此认真的和她说话,第一次帮助她解决遇到的难题。

一厢情愿,其实很快乐。

“听懂了吗?”

江忆然听他问,回过神,平复了心情,答道,“嗯嗯,谢谢你。”

他摆手,“不要客气。”

正不知怎么接话,打算继续佯装看笔记的时候,又听林筝默说,“不会的问题可以问我,这段时间我闷得慌权当说说话也好。”

尽管林筝默是因为烦闷而提出,江忆然却依然开心。

学习的过程枯燥乏味,大家都是乖乖的孩子,听着老师们的金句,期待着毕业之后的疯狂。

只是,除了偶尔的波澜起伏。

语文老师一向风行雷厉,穿着黑色制服,戴着一双框架眼镜,以威严征服了班里的所有同学。

稍有差错就毫不留情的进行批评教育,以打击他们的自尊心为出发点将他们彻底击溃。

当然,老师的本意是让他们更好的学习,认识学习中自己的不足,从而弥补,只是语言运用的过于浮夸不切实际。

所以,当认为学习好是一切成功的前提的语文老师的一双冷眸注视到江忆然前方时,她不动声色的踢了踢林筝默的椅子。

他近来总是神智不清的模样,迷茫地抬头,不经意的看向语文老师。

视线相对,周遭的气体已经冷却,只听得到秒针在滴答作响。

而林筝默,似有意,又似无意,竟然嗤笑出声。

那细微的声音,如导火索点燃了老师眸中愤怒的火焰,江忆然连忙又踢了踢林筝默的椅子,希望他能明白她的用意,尽快乖乖认错,没准还能从宽处理。

否则,惹班级大妈的语文老师生气后果简直不敢想。

林筝默的眼神她看不到,但从他依旧僵直的脊背可以想象,那一定有一双寒意十足的冷眸。

老师的脸色十分不好看。

“林筝默,谁允许你课堂睡觉!”

“那还用问,当然是自己,我不想干的事还有人能左右我吗?”

“你!你简直……太自私了!你给我出去!别出现在我的课堂里!”语文老师浑身发抖,不清楚她为什么这么生气,只是难得没有进行父母攻势。

“哼!你以为我愿意和你待在一个教室呢。”林筝默四两拨千斤,平静地走出教室,狂傲的用脚踢开门,碰的一声,语文老师的身形一震。

“继续上课!”语文老师的声音都在抖动,江忆然暗叫不好。

果不其然,下课铃声一响,她飞速跑出门,林筝默已经不知所踪。

直到下节课开始,他才淡然走进教室,同学们纷纷出言安慰,他亦是不以为然的回答,但她觉得这样的话语总是无谓的。

林筝默平静刚毅的外表下,仿佛有着让人看不透的冰凉。

两个人,真正的了解,安慰,只需要一个眼神,便可以洞悉一切暖意。

她的眼神,不知道他看懂没有。林筝默在她的注视下,从容的同样回视着。美好的唇,忽然吐出几个字,“谢谢你。”

江忆然立刻拨浪鼓似的摇头。

只要你明白就好。

离开》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离开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阴孕缠身】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阴孕缠身】小说在线阅读书名:阴孕缠身目录预览:第一章摸到尸体第二章诡事不断第三章床下有人第一章摸到尸体夜幕降临,我坐上了回住处的公交车,这班车不知道为什么每天人都很少,所以我都坐这趟公家车回去。今天好像比往常要多几个人,一个个都是面无表情的坐靠在椅子上,我都怀疑他们不是人。“姑娘,你猜对了我们就不是人,是阴胎嘎嘎嘎……”这个怪异的声音让我一个哆嗦,想着这一定是前面那个猥琐的男人想吓唬我,所以故意这样做。于是我站身来到那男人面前就要骂,但是看到男人有些吓人的脸,我就说了一句,你干什么装鬼

  • 【喜抬棺】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喜抬棺】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喜抬棺目录预览:第一章死人报到第二章找替死鬼(求收藏)第三章挖坟掘墓第一章死人报到我出生在农村,自幼跟着我爷爷长大。相比不常见到的爸妈,和爷爷的感情是最好。可是,我爷爷是一个怪人。他是一名抬棺匠,专门为死人抬棺。我记得小时候,有一天晚上,我被尿憋醒。本想出去尿尿呢,却发现堂屋(客厅)里有光,我小心翼翼地从门后面偷看,原来是爷爷。只不过那光却不是灯光,而是点燃了两根白蜡烛。白蜡光晃呀晃的,尤为渗人。更为古怪地是第二天我问爷爷,爷爷却不承认,还说我是做梦了。这

  • 【走阴香】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走阴香】小说在线阅读小说:走阴香目录预览:第一章过世的姥姥要带我走第二章农村灵异事件第三章帮人驱邪第一章过世的姥姥要带我走十岁那年姥姥去世,不久后我生了一场怪病,打针吃药多日不见好,且一到夜里就特别清醒,常常胡言乱语。连着高烧五天实在没法子了,爸妈带着我到乡下找一位大姑,说是给我看病。大姑在这里并非指父辈亲属,而是我们那对女阴阳先生的敬称。大姑当时看了看我,说是我姥姥去世不久,因为舍不下我,想要把我一起带走。爸妈一听吓坏了,说就算老太太心疼外孙女,也不能把孩子一起带走,求着大姑给想办法

  • 【鬼妻来袭】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鬼妻来袭】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鬼妻来袭目录预览:001:村子里有不干净的东西002:地主家的傻儿子003:收容所也不太平001:村子里有不干净的东西我叫言石,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孩子。因为我爹言断轩说我没有娘。我一直以为我爹就和生物课本里说的蚯蚓一样,第五节和第六节一拱就有了我。村里人免不了闲言碎语,他们不待见我爹,但也离不开我爹。我们这里死了人之后,儿女是不守孝的,得我爹这样的唱灵人在死人待的堂屋里三天不吃不喝,给死人唱歌。具体唱的什么内容,我听不懂,不像方言,到好像另一个世界的语言

  • 【杀猪匠】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杀猪匠】小说在线阅读小说:杀猪匠目录预览:第一章棺材里的刀第二章爷爷的死因(求收藏评论打赏)第三章谁的诅咒第一章棺材里的刀爷爷去世的噩耗传来时,我正在几百公里外的城市里读书,等我赶回家里时,家里已经搭好了灵堂,爷爷就在棺材里。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再看爷爷一眼。爷爷安详的躺在棺材里,脸色红润,好像是睡着了一样,我哇了一声哭了出来,问我爹,爷爷是不是睡着了,明天就会醒来,一下子惹起了大家的伤心事,大家都哭了起来。晚上,我和二叔守灵,在灵堂里,二叔跟我说起爷爷的事情来,说着说着,大家又免不了

  • 【穿越之巫女养成记】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穿越之巫女养成记】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穿越之巫女养成记目录预览:第一章:重生第二章:原身的能力第三章:骄傲的苏灿灿第一章:重生苏灿灿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破草席上,冷风赫赫的直直往自己身上衣不附体的破衫里钻,伸手一摸额头。滚烫如火。苏灿灿正在纳闷这是个什么样的地方后,突然被一个稍显滚烫的舌头给舔到了。这才发现自己脚下还卧着一个金毛小狗,小狗见她醒来,娇憨的眸子立刻可怜兮兮的盯着她,湿漉漉的眸子里倒映着一个十来岁骨瘦如柴,面瘦眉稀的小女孩儿的脸。苏灿灿吓了一跳,伸手捂住自己的脸

  • 【灵魂医师】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灵魂医师】小说在线阅读小说:灵魂医师目录预览:第一章长生巷第二章诡客第三章凶案再起第一章长生巷时值七月,烈日下的街头,行人寥寥,柏油大路被晒的都可以用来煎鸡蛋,纵然是这样的天气,行人们谈论起这几日来发生的事情,后背都忍不住会发凉。在城区的大街小巷内,到处都贴满贴满了公安局的告示,说是距离城区不远的临山村,这几日来,接二连三发生恐怖死亡事件,而且作案手法极其残忍,死者浑身的骨肉露在外面,似乎是被人剥了皮一般,死像极其恐怖。看到告示的人,都不禁感觉头皮一麻,纷纷议论着,其中一人说道:“这杀

  • 【霸道巨星是竹马】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霸道巨星是竹马】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书名:霸道巨星是竹马目录预览:第一章先生恐怕认错人了第二章告诉你一个秘密第三章对我家的装修风格还满意吗第一章先生恐怕认错人了正值六月,窗外的太阳带着淡淡的灼热照在行人的皮肤上,像是在宣示自己的强盛的气焰。时初雪顶着头顶的大太阳,也顾不上皮肤传来的滚烫,直冲进了一栋大楼。“哎,麻烦等一下!我也要……”没等她说完,电梯的门已经关上了。在门关上的那一刻,被好几个人挡在身后的男人微微蹙眉,像是突然有万千的心事压上心头。原本乌黑的墨镜和毫无波澜的嘴唇就已经冰冷的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