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总裁接招之米虫来袭1章(第一章 独自落泪)

2017/10/26 10:41:12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总裁接招之米虫来袭

第一章 独自落泪

咚咚咚!

“进。网站163shenghuo.com”许久之后,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

幽暗的房间内,一个浑身散发着幽冷气息的男子斜靠在沙发上,鹰眸冷冷的睥睨着进来的女人,许久之后,他似乎终于打量够了,薄唇轻起:“脱!”

男人充满鄙夷又冷酷无情的话,让进来的女人浑身颤抖一下。

“你什么时候放过我的孩子?”女人胆怯的抬头看着高高在上犹如神袛的他,声线颤抖的问道。

男人眼神微眯发出危险的光芒,仿佛眼前的女人触碰到他的逆鳞。版权163shenghuo.com

突然他从沙发上站起,修长高大的身形挡住了女人所有的光线,他一步步的向她走去,她一步步的向后退去。

“你......你要干什么?”女人充满恐惧的盯着她,背后已是冰凉的墙壁。

男人将她堵在墙角,阴嗜的捏着她的下颌,冰冷的声音没有半点温度:“你不知道今天来是做什么的吗?”

看着早已吓得瑟瑟发抖的女人,他的眼中没有半点怜惜,用力捏着她的下颌让她的眼睛与自己对视。

他冰冷的双眸直直落在她被泪水韵染的水眸上,突然他俯身,网站163shenghuo.com吓得他怀中的女人更加瑟缩。

看着她的反应,他勾起一抹残酷的笑容,带着强势的霸道说:“我让你脱。”

被他逼在墙角的女人浑身一颤,头部低垂,肩膀一抖一抖的,显然哭的很伤心。

男人似乎没有耐心等她哭完,戏虐的起身,准备离去,不带半分的留恋。

就在他的手搭上*门把手的一瞬间,网站163shenghuo.com另一只细白冰凉的小手一把阻止了他的动作。

“我......脱......”

男人不满的看她一眼,似乎没有留下的意思。

“我知道我今天来是......取悦......你的,但是......希望你能遵守承诺,放了我的......孩子!”女人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脸上一副豁出去的表情。

男人听了她的话,不但没有留下,反而一把打开了房门,准备离开。

女人看着他离开的动作,一脸的焦急,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一把从后面拉着他的衣角,泣不成声的说道:“求你不要走......”

“求你留下......不是你逼迫我的......我是自愿的!”

“是我不要脸......是我下贱......”

“求你......放过我的孩子!”说完这句话,她有种一死了之的冲动。

“呵......麦小米,你还真是人尽可夫啊!”男人一脸玩味却又带着隐隐的怒意说道。

听着他恶毒的话语,她嘶声力竭的喊道“是......我是人尽可夫......求你!”这句话似乎用完了她所有的力气,这样不顾尊严,这样不要脸的祈求一个人,似乎哭都成了

她的一种奢望。

许久之后,男人的脚步并没有离开,冰冷无情的声音再次响起:“我没有心情等你哭完,要么......脱,要么......滚!”

麦小米听着他冷酷无情的话,颤抖的解着衬衣的扣子!

天知道她现在有多想滚!可是她不能滚!不然就会收到儿子的尸体!

男人看着一丝不挂的她,情绪没有半点的起伏,仿佛是见惯了这样,仍是冷冷的说道:“躺下!”

麦小米听着他的话,身体不自觉的颤抖,双手环抱,一步一步的走到床边,就那么平躺下。

拼命想要忍住的泪水,还是不争气的顺着眼角落下,滴到耳蜗处凉凉的!

可是这点冰凉,却远不及心里的冰冷。

男人看着她乖乖的躺下,似乎并没有报复的快感,反而一阵恼意窜上心头。网站163shenghuo.com

突然,他发疯一样,压倒在床。

全然不顾她疼痛和感受,只顾自己的愤怒。事后,他穿着自己的衣服,鄙夷的说道:“你真让人倒胃口!”

麦小米双眼空洞的盯着天花板,对于他的讽刺,她完全屏蔽。

男人看着对于讽刺也毫无反应的她,无所谓的转身离开。

就在他打开房门的一刹那,床上的女人平静的开口:“程默寒,你什么时候放了我的孩子?”

“那个野种对你就那么重要吗?”他阴嗜的开口。

“你什么时候放了我的孩子?”没有回答,她机械的问着同一个问题。

“看你的表现!”男人冷漠的开口。推荐163shenghuo.com

床上的女人冷笑一声,眼神空洞,对着空气说道:“既然你不爱我......又为什么想方设法把我留在身边?”

程默寒看着她半死不活的样子,反身走到床边,将她的头强扭过来与他对视:“想知道吗?”

麦小米涣散的眼神终于对上他阴嗜的双眸,只见男人嘴角挂起一抹残忍的笑容:“因为我要折磨你!”

男人放肆的狂笑,摔门离开!留下全身光裸,瑟瑟发抖的女人独自落泪!

为什么.......

总裁接招之米虫来袭》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总裁接招之米虫来袭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英雄联盟之亡灵主播10章

    原标题:英雄联盟之亡灵主播10章小说书名:英雄联盟之亡灵主播第十章死人妆第十章死人妆我连忙涂了很多的药膏却也根本没有办法去掉,我有些害怕了,因为被他抓的地方已经没有任何知觉了。我不知道怎么办,突然就想到了何飞。何飞长时间接触这个,一定会明白被鬼抓伤了该怎么治。我不敢在犹豫了,看着那黑色的血印在我的手臂上越扩越大,我就越来越害怕,连忙打车到了何飞的捉鬼铺子。何飞这捉鬼铺子我没来过,所以对这里也不是很熟悉。出租车司机告诉我左拐右拐后,我便下了车,捉鬼铺子四个字就东倒歪斜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门前摆放着

  • 贴身狂医10章

    原标题:贴身狂医10章小说名字:贴身狂医第十章过两招事情果然跟何昊想的一样,这一顿饭方如是为了感谢自己治好了他的女儿之外,还有一个请求,那就是让自己留在这里,成为他们家的专属贴身医生,为他们全家服务。何昊刚刚把一口香槟喝进嘴里,差点没有喷出来。服务他们全家?仿佛是看出了何昊心里的惊讶,方如是继续说道:“你看行吗?”“这个……我要与老头商量一下。”“我已经和老神仙商量好了,他欣然同意。”方如是马上堵住了何昊的嘴。何昊一惊,老头子居然会同意方如是的要求,难道这方如是给了老头子极大的好处不成?既然老头

  • 深宫缱绻惊华梦10章

    原标题:深宫缱绻惊华梦10章小说名:深宫缱绻惊华梦第10章美人心计“是……吗?”五皇子似乎好受了些,声音里也带了些顽皮的笑意,“你……是哄我的吧?我年纪小,不……懂事,娘亲常常、常常骂我……只知道玩儿,我哪有……你说的那般好……”大概想起以前在娘亲面前撒娇任性时有多开心,说到后来,他语声里已透出一种难言的失落和渴望:如果能回到从前---天下娘亲疼爱孩儿的心都是一样的,慕容寒枝淡然笑着,思绪已飘离,嘴上回应着五皇子,“淑妃娘娘疼爱五皇子之心,宫中谁人不知,又哪里会真的骂五皇子?奴婢这些天看到淑妃娘

  • 鬼夫,我不要10章

    原标题:鬼夫,我不要10章小说书名:鬼夫,我不要第十章永不相见我下意识的侧身看去,赫然见一个黑影趴在了闫城学长的肩头。“啊!”我吓了一大跳,连连往后退。“怎么了?”见我面色惨白,闫城不明所以,扭头看了看,什么也没看到。“有,有鬼啊!”我颤抖着音调喊出来,看清了那只鬼的模样,长发遮掩着血淋淋的半张脸,没有鼻子,搭在学长肩膀上的手坑坑洼洼的皮肤像是被泼了硫酸!闫城这才感觉到了异常,僵直了身子,整个人像是被施了定身术。“小丫头,莫要坏我的好事!”女人尖锐的声音传入我的耳膜,她仅剩的一只眼凸在眼眶外,死

  • 暗黑道院战记10章

    原标题:暗黑道院战记10章小说:暗黑道院战记第十章道师抢人两天时间很快这过去了,这两天里这三人间的感情迅速升温,最后还立投名状,以兄弟相称,高小胖和东方孤凉都说做老大容易被人砍,所以让年龄最小的断无罪断老大,名曰断老大。东方孤凉排老二,高小胖是老三。有点恼怒东方孤凉不仗义,断无罪索性叫东方孤凉为二姑娘,东方孤凉摆摆手示意没关系,只要不让他当老大就行了。高小胖则自称胖老三。作为老大的断无罪战斗经验为零,要战技缺战技,要道术缺道术,只有一门炼气的绝世血脉传承。而且他还在适应九星殒坠的重力限制中,一时

  • 皇天剑尊10章

    原标题:皇天剑尊10章小说:皇天剑尊第十章铁拳峰藏茗山,一共有三堂三十六峰。三堂包括内讲武堂,执法堂和神农堂,执法堂负责监督弟子,维护藏茗山的秩序,而神农堂则是负责炼制门内弟子修炼所用丹药,所以神农堂弟子都是炼药师。三堂中,只有内讲武堂是真正指导弟子修炼的地方,藏茗山有三成的弟子都待在内讲武堂。神农堂和执法堂弟子较少,但是因为他们的特殊性,所以地位其实比起内讲武堂弟子而言,甚至还要高上一筹。三堂加起来一共有三十六峰,其中神农堂在神农峰,执法堂在暗峰,除了这两峰之外,还有最神秘的宗主峰,宗主峰只有

  • 嫡女厚黑攻略10章

    原标题:嫡女厚黑攻略10章小说:嫡女厚黑攻略第10章别有仇恨“小姐?”水茹惊诧万分,“你、你出去了?”“咳……”木紫槿嘴角已流下血来,忍痛问,“有药箱吗?”“哦,有,有!”水茹赶紧去拿,看到木紫槿满是鲜血的右手,瞬间吓哭,“小姐,你怎么伤的呀,是不是遇上坏人了?”“别问。”木紫槿瞪她一眼,“又想挨骂了是不是?”“哦,哦。”水茹不敢再问,帮着她包扎伤口。木紫槿在药箱里翻了翻,“有没有治内伤的药?”她虽然懂得各种外伤急救,可手边缺乏药材是一,二来她根本不懂内伤要怎么治,这下有苦头吃了。水茹可怜巴巴地

  • 寒号鸟10章

    原标题:寒号鸟10章小说书名:寒号鸟第09章芳雨宴舞晚会渐渐进入高潮,傅晟雅坐在一边和姚垣聊着天。姚垣很佩服的与他交谈着,因为这位年轻的医师真想不到傅晟雅原来有这么大的能力;傅晟雅也很钦佩姚垣,因为这位少总经理也不敢相信姚垣才不到三十岁便做了市第一医院的主治医师。两位青年开心的交谈着,但丝毫不再涉及任何与事业有关的事情,而是尽情的说笑。也许真正有含金量的人,反而不会出口成章。正在众人舞得尽兴之时,一位秘书兴奋的过来对傅正贤说:“秦总来了!”傅正贤他们连忙起身迎到了公园的大门边,却见汽车上下来了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