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100261章(1-1 王者归来)

2017/10/26 11:27:42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10026

1-1 王者归来

 凌晨时分,刘子光走出江北市的火车站,漆黑的天幕上星光熠熠,出站口上方的昏黄的灯泡将他挺拔的身影投射在广场上,看到出站口有旅客涌出,拉客的出租车司机和小旅馆服务员们如同苍蝇一般围过来,但是没有人搭理他这个一身民工打扮的人,只有几个拿着纸牌子的中年男子有气无力的冲他招呼着:“X县,Y县长途车,上车就走啊。100261章(1-1 王者归来)

 刘子光大踏步的在路灯照耀下的街道上走着,心中百感交集,八年了,终于回来了,不知道家还在不在,父母还好么,他们头发白了么,身体怎么样,想着想着,他不禁加快了脚步。

 走到距离自己家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刘子光忽然停住了脚步,目光落在街边一位保洁员身上,那是一个头发花白的大妈,穿着工装,带着套袖,正清扫着马路,昨夜不知道是什么节日,地上到处扔的都是垃圾,她不时弯下腰去捡起饮料瓶子和废纸,塞进一个蛇皮口袋中,似乎她的腰不是很好,每弯一次腰都很艰难。

 忽听身后一声低沉的呼喊:“妈!”她整理垃圾的手一停,随即摇了摇头,叹口气继续忙碌,那个声音再度响起,这回老人不再怀疑自己的耳朵,慢慢的转身,黑暗中站着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老人不敢确信自己的眼睛,颤声道:“小光,是你么?”

 “是我,儿子回来了。”刘子光冲了过去,长期戎马倥偬的生涯已经将当年的文弱少年锤炼成铁铸的硬汉,八年来他流过血流过汗,就是一滴眼泪都没有流过,但在这一刻,热泪夺眶而出,铁骨铮铮的汉子竟然哭的像个孩子。

 母亲也是泪如雨下,抱着刘子光泣不成声,失踪了八年的儿子终于回来了,没有盼头的日子终于燃起了新的希望之光,八年了,她苦苦挣扎着等待的就是这一刻,老人紧紧抱着儿子不敢撒手,生怕这只是一个梦。

 儿子黑了,瘦了,但却比以前壮实多了,摸着儿子胳膊上发达的肌肉,老人终于欣慰的笑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不知道什么时候,路灯熄灭了,一轮红日破晓而出,天亮了。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

 刘子光的家位于本城有名的“高土坡”,是个脏乱差的棚户区,由于种种历史遗留问题,这里一直没有拆迁。帮妈妈拉着保洁车回到家后,才发现院子变了许多,很多人家加盖了两层甚至三层的楼房,这是因为本地区快要拆迁的原因,加盖楼房能增加面积多要赔偿而已,而自家却依然是老样子,两间低矮的平房,外面一个石棉瓦搭建的小厨房。

 打开门锁,一股霉味扑面而来,因为阳光都被挡住,家里自然阴暗潮湿,家中的陈设竟然还保持着八年前的模样,甚至连自己那间只有三平方的卧室也是老样子,床上铺着蓝色印花的被单子,床下放着自己的皮鞋,鞋子干干净净的,显然是经常擦拭的。

 “小光,你饿不饿,妈这就生炉子给你做饭。”妈妈说着,将煤球炉的炉门打开,拿起火钳换了一块新煤球。

 “妈,我不饿,你别忙和了,爸呢?”刘子光问。

 “在附近至诚花园上夜班还没回来,你看我差点忘了,赶紧打他的小灵通让他回家。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妈妈说。

 妈妈拿起电话拨了半天,终于打通了,喂喂几声过后又嗯嗯两声,放下电话回过头来,满脸都是焦急:“你爸爸在班上被人打了,现在医院急救,这可怎么办啊。”

 刘子光沉着道:“妈,不要慌,咱们先带钱去医院,救人要紧。”

 妈妈从柜子深处拿出一个人造革的小包,取出薄薄一叠钱和两张存折,眼圈又红了,紧张地念叨着:“可千万别出事,咱家真经不起折腾了。”说着腿就有些软,这些年来,老两口相依为命,互相扶持着艰难度日,老头子要是垮了,这个家的顶梁柱就算塌了。

 一双有力的大手扶住了母亲。

 “一切有我,不会出事的。100261章(1-1 王者归来)”儿子坚定的声音响起,如同给母亲打了一针强心剂,对啊,儿子回来了还有什么可怕的,不管再苦再难,有儿子顶着呢。

 母亲将保温桶、饭盒、筷子勺子换洗衣服等住院必备的物品打了个包袱,交给儿子扛着,母子两人关门落锁,打了一辆车来到市第一医院急诊科。

 急诊室外面,两个穿着黑色保安制服的中年人正在抽烟,看见刘子光母子过来赶紧迎上来:“嫂子你来了。”

 母亲急道:“我们家老刘呢?”

 “在里面,拍过片子了,刚进抢救室,公司领导也通知过了,过一会就来,嫂子你千万别急……”父亲的同事丢了烟头,快步陪着母亲往急诊室里面走,也没问刘子光是什么人。

 急诊抢救室的门紧闭着,带着口罩的医生护士在里面忙碌着,母亲怕耽误医生救治,站在门口不敢进去,父亲的同事拿着X光片,低声介绍着事情的来龙去脉。

 “老刘值得是后半夜到天明的班,咱们小区有两个门,为了方便管理,一进一出,早上五点多的时候,有辆宝马车堵在出口非要进去,老刘上去劝他,哪知道那家伙喝多了酒,一脚就把老刘踹倒了,还拿出方向盘锁劈头盖脸的打老刘,要不是我们及时赶来,就不是单单胳膊骨折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听到自家男人被人家如此欺凌殴打,母亲的眼泪又下来了:“老张,老李,谢谢你们了,垫了多少钱,我拿给你们。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老张道:“嫂子,可别说那见外的话,老刘这是因公负伤,公司能报销的,再说咱们已经报警了,这回怎么着都得让他赔咱几万块钱。”

 “凶手住在哪里?叫什么名字?”刘子光忽然插言问道。

 老张狐疑的看看刘子光:“这是?”

 “这是我儿子。”母亲介绍道。

 “哦”老张点点头,叹气道:“那人是做大生意的,开一辆香槟金的宝马越野车进进出出的,住在十六栋,具体哪一户还真不知道,那人可不是善茬,两口子可凶着呢,咱们平时见了他都躲着走的,也就是老刘死脑筋,非得和他对着干,这不是自找苦吃么。”

 刘子光怒火中烧,一双铁拳捏的啪啪直响,他并不责怪老张老李,这两位年近半百的保安员和父亲一样,都是下岗工人出身,无非是混一碗饭吃,谁有胆子和地痞恶霸对着干啊。

 “妈,你先在这守着,我去去就回。163生活网”刘子光说完转身就走。

 “小光,你去哪里?你快回来。”等母亲追出去,早已不见了儿子的身影。

 ……

 至诚花园十六栋,楼下停车位上只有孤零零的几辆车,其中就有一辆是香槟金色的宝马 X5 SUV,很霸道的横在两个停车位上。

 刘子光从驾驶位的车窗看进去,车里没有人,一支粗大的方向盘锁扣在方向盘上,奇怪的方向盘中央竟然有一个巨大的S标志,什么狗屁宝马越野车,分明是辆双环SCEO改的。

 刘子光一拳打出,车门上顿时出现一个深深地凹坑,山寨宝马尖利的啸叫起来,警报声响彻小区。

 刘子光抬头环顾,十六栋楼上并无人探头观望,他又是一拳砸下去,引擎盖变了形,警报再次响起,这回楼上终于有一扇窗户打开,一张红通通的肉拓脸露了出来,由于角度问题,他没看见刘子光,所以只拿着遥控钥匙按了一下,警报声戛然而止,胖脸又缩了回去。

 刘子光看准了房子的位置,径直上楼来到八楼,按了按门铃。

 半天,里面没动静,刘子光耐着性子又按响了门铃,里面终于传出怒吼:“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干什么的?”

 刘子光撇着普通话说道:“我是物业公司滴,邻居投诉您的汽车扰民……”

 防盗门忽然拉开,一个怒气冲冲的胖子站在门口,浑身散发着酒气,一脸的不耐烦:“有完没完了!”

 刘子光二话不说,抓住胖子的顶瓜皮往外一拽,顺势往过道里狠狠一贯,胖子的拖鞋飞上了天,一头撞在墙上,顿时血流满面。

 刘子光上前一步踩住胖子,冷冷问道:“小区门口的保安是你打伤的吧?”

 “你……你是谁?”胖子还没回过味来,刘子光也不再问,直接一脚踩下去,胖子的右脚踝骨咯啪一声就碎了,杀猪一般的惨叫声传出老远,回响在至诚花园内久久不能平息。

 刘子光又问:“早上用哪只手打的人?”

 胖子这才明白过来,人家上门报仇了,好汉不吃眼前亏,他呻吟道:“别打了,你要多少钱?”此时的胖子再没有刚才的神气,花睡衣敞开着,肥胖的肚皮上肉浪翻滚,鼻涕眼泪和鲜血涂了一脸,说话也带着哭腔,看起来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左手还是右手?”刘子光和和气气的问道,好像不是要打断人的胳膊,而是在猜谜语一般。

 “杀人了,救命啊!”房内冲出一个健硕的妇人,一脸横肉,眼影漆黑,新纹的眉毛如同两条细长的黑虫子趴在三角眼上,一看就不是善类。

 妇人挥张牙舞爪扑向刘子光,刘子光看也不看,直接一个后摆腿将悍妇踢入房内,继续问胖子:“你要是不回答,我就当是两只手。”

 “右……不,是左手,两只都不是,你饶了我吧。”胖子竟然嚎啕大哭起来,亮晶晶的鼻涕流进嘴里,一口烟熏的黄板牙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刘子光不为所动,伸脚踩住胖子右胳膊肘,捏住他的前臂反关节猛力一折,一声脆响,胳膊便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垂了下来。

 这回胖子没再嚎叫,他直接休克过去了。

 “市立医院急诊室,带上钱去看我爸爸,不然把你老公另外一边的手脚也打断。”刘子光对房内吓得噤若寒蝉的悍妇丢下一句话,转身扬长而去。

 半天后,胖子才悠悠醒转,外面救护车的声音越来越近,悍妇跪在一旁哭道:“老公,报警吧。”

 “报警太便宜他了,打电话给强子,快。”胖子有气无力的说道。

10026》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10026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亿万大亨独家爱:霸占纯情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亿万大亨独家爱:霸占纯情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书名:亿万大亨独家爱:霸占纯情妻目录预览:第1章他喝醉了,需要你第2章终于舍得回家了吗第3章知恩图报第4章要对你更严厉第1章他喝醉了,需要你温馨简陋的房间里,一个粉妆玉琢的小男孩,咬着一根吸管,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盯着电视里的动画片。突然,小男孩对着不远处的女人叫了一声,“妈妈,为什么小哲没有爸爸?猪猪都有猪爸爸!小哲比猪猪听话多了……”小哲说到爸爸,立刻跑到他妈妈跟前,抱着妈妈的腿,撒娇。深吸了口气,凌安雅想到那个人,眼眶有些湿润。但

  • 《亿万萌宝:帝少宠妻无上限》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亿万萌宝:帝少宠妻无上限》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书名:亿万萌宝:帝少宠妻无上限目录预览:第1章这个小男孩,不简单第2章熊猫血中的极品第3章不能负责就别生第4章她,不屑于嫁他第1章这个小男孩,不简单夏日炎炎,骄阳似火。正午时分,S市第二人民医院急症休息室。乔以恩在医院食堂随意吃过饭,刚坐下闭目养神,手机却突兀地响起。拿起手机看到来电显示的一瞬间,秀气的眉毛紧紧蹙起,迟疑了片刻,还是滑开了接听键。她将手机凑到耳旁却迟迟不开口说话,电话那头似乎也没有动静。这样僵持了大约十几秒,乔以恩动了

  • 《盛世惊凰:天才召唤师》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盛世惊凰:天才召唤师》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称:盛世惊凰:天才召唤师目录预览:第1章离奇穿越第2章救命啊,杀人啦第3章一命还换一命第4章初见渣男第1章离奇穿越“臭丫头,你今天要是从小爷的胯下钻过去,小爷就放了你!”祁云帝国皇都的一条偏僻的小巷之中,几个少年公子将一个瘦弱的少女按倒在地上,为首的少年身量挺拔、面容俊秀,通身的纨绔跋扈之气,此刻正满脸得意的看着少女趴跪在地上。那少女一身锦衣却格外的狼狈,在几个少年的手中拼命的挣扎着,鹅黄色的锦衣在布满了污渍,口中却只知道痴痴的大喊着。

  • 《辣手毒妃:邪王缠上身》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辣手毒妃:邪王缠上身》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辣手毒妃:邪王缠上身目录预览:第1章异世穿越第2章自负的妖孽第3章妖孽的诱惑第4章杀气惊人第1章异世穿越“三妹妹,再打她就要死了,到时万一太子殿下怪罪……”荒凉的山坡上,一身穿桃红色衣裙的女子正用力的提着地上一个衣衫褴褛的同龄女孩,而一旁身着淡黄色衣衫的女子看似劝阻着,眼角却流露出得意而阴毒的光。桃色衣衫女子一听这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边踢边对地上的女子大声呵斥着,“哼,太子会在乎你!沈绯玉,你还真当自己的未来的太子妃了!真是自不量力!

  • 《鬼帝的十岁王妃》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鬼帝的十岁王妃》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名字:鬼帝的十岁王妃目录预览:第一卷穿越异世:洗尽退婚耻辱第1章弱肉强食第一卷穿越异世:洗尽退婚耻辱第2章彻骨悚然第一卷穿越异世:洗尽退婚耻辱第3章杀人灭口第一卷穿越异世:洗尽退婚耻辱第4章艳惊天下第一卷穿越异世:洗尽退婚耻辱第1章弱肉强食山风凛寒,吹着一间破烂的房子发出咯吱的响声,只有一张破烂桌子的房子内,一个浑身是血,衣衫褴褛的小女孩躺在血泊之中。空气中,泛着一股越来越浓的血腥味,跟一抹诡异悚冷的气息。这种气息,太熟悉了!是死亡的味道。倏的

  • 《邪王追妻:王妃好有财》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邪王追妻:王妃好有财》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书名:邪王追妻:王妃好有财目录预览:第1章吃个鸡肉都不消停第2章王氏母女的小算盘第3章现在没有等会儿有第4章搜查可以但有条件第1章吃个鸡肉都不消停八月的雨后,空气里带着些尚未被晒干的水气,有些黏腻,却又透着一股让人难言的舒爽。烈焰国宰相府角落里的一个小院子里,一个穿着青色粗布衣裳的女子正蹲在墙角,闷头背对着院门,也不知道是在忙着什么。女子身后不算出的大榕树下,一个两三岁大的小男孩儿正坐在一个小板凳上,瞪着大大的眼睛,嘴角挂着些口水,死死的

  • 《试婚:极品老公行不行》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试婚:极品老公行不行》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试婚:极品老公行不行目录预览:第一卷合作愉快第1章打扰两位了第一卷合作愉快第2章一高跟鞋拍死你第一卷合作愉快第3章空无一人的楼层第一卷合作愉快第4章试试第一卷合作愉快第1章打扰两位了帝锦是A市最顶级的花园式酒店,在它顶层的超级会展厅布置得金碧辉煌,奢靡程度让人叹为观止,如此闪瞎人眼的豪华装潢让它成为专供于权贵富豪们使用的顶级展厅。8月15号晚上9点,安小夏从金先生的宴会上顺利偷龙转凤,用自己做的赝品换到真正玉牌,挤出人群,她拐过走廊,便

  • 《魔帝狂妻:纨绔废物小姐》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原标题:《魔帝狂妻:纨绔废物小姐》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小说书名:魔帝狂妻:纨绔废物小姐目录预览:第一卷异世枭凰第1章契约傲娇兽第一卷异世枭凰第2章要你负责第一卷异世枭凰第3章极品妖孽第一卷异世枭凰第4章如此护短第一卷异世枭凰第1章契约傲娇兽“喂,臭丫头,醒醒!”“闭嘴,很吵!”意识模糊间,听到有人对自己说话,水烨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等等,她不是死了吗?怎么还能听到别人说话?她猛然睁开眼,注视着头顶遮天翳日的参天古木,禁不住眉心一拧。等坐起来检查完身体,眉心拧得更紧。怎么回事,这不是她的身体!倏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