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总裁的私宠尤物2章

2017/10/26 13:19:03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总裁的私宠尤物
第002章 特意来破坏婚礼

 齐洛格虚弱的几乎站立不稳,大口大口的吸着气,想让自己尽快恢复体力。163生活网

 “满意吗?”他在她耳边,小声地问。

 “这话应该我问你,只有你有资格满意,我没有。”齐洛格冷冷地说,转回身,冰冷地看他,他的衬衫上有一大片酒渍,红红的。

 乔宇石一边整理自己的衣裤,一边轻弯了一下嘴角。

 “很不错,你知道就好。”

 “我们之间可以结束了吗?”她不想和他再纠缠下去,从前对他的感激,在他不顾她意愿进入的刹那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悲哀,是恨。

 “还有九十二天。163生活网

 他记得还真清楚,精确到了日子,而不是年份月份。

 “现在,接着去参加我的婚礼。”

 他交代完,先打开厕所的门,出去了。

 齐洛格无力地蹲下身,缓了好一会儿,才有力气重新站起来,整理好仪容回到酒店大厅。

 重新落座后往前看去,乔宇石已经回来了,重新换了衬衫,继续喝交杯酒。

 “嗨,美女,认识一下,我叫乔宇欢,你呢?”也不知什么时候乔家的三公子坐到了她身边,跟她搭讪。

 这位乔宇欢是闻名的花花公子,据说就连漂亮一点的雌性吉娃娃他都不放过。163生活网

 “嘘!”齐洛格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往前方指了指。

 “你愿意娶程飞雪为妻……”

 “乔宇石!你这个负心汉,你出来!”酒店外传来女人的大叫声,打断了牧师的话。

 齐洛格一直揪紧着的心豁然开朗,小勇哥帮她安排的人到了。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向了乔宇石,一瞬间整个大厅鸦雀无声,静的连落下一根针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对不起,我们拦不住那个女人,她是孕妇,我们怕伤着她。”保安队长汗涔涔地跑进大厅,向乔宇石回报。

 “让她进来!”乔宇石淡然说道。163生活网

 “哗!”一石激起千层浪,他这四个字一出,场面完全乱了。

 人们开始交头接耳地讨论,这位温文尔雅的男人原来是个花心滥情的人。

 几位长辈的脸色也很不好看,只是为了保面子不好说什么。

 一个大腹便便的女人在两位保安的护送下进了大厅,指着乔宇石的鼻子愤愤然骂道:“乔宇石,你不是说我有了你的孩子要娶我的吗?现在你竟然丢下我娶别人,就不怕一尸两命?你要是不马上停止婚礼,我就死在你面前!”

 乔宇石何曾见过这个女人,他一向洁身自好,当外面传来女人的叫嚣时,他就知道是有人闹事。

 孕妇的话很有杀伤力,现场窃窃私语之声不绝于耳,人们都在声讨这个现代版的陈世美。

 乔宇石的眼睛在孕妇的脸上扫过,又扫视了一眼在场所有宾朋,在齐洛格的身上停了有一两秒钟。

 齐洛格的手不自觉地握住了杯子,心想,他应该不会猜到是我做的吧。163生活网

 他的不回应,以及淡然自若的态度让沸腾的人群又重新安静了下来。

 身边的程飞雪一直看起来波澜不惊,依然浅浅地笑着,姿态优雅,好像出现的不是她的情敌。

 “你叫什么名字?”乔宇石问那位孕妇。

 “你该不会不打算认我吧?连我的名字也故意装作不知道?我是妍妍啊!”

 “妍妍……”乔宇石默念了这两个字,让人琢磨不透他这是什么意思。

 “我跟你在一起多久了?”他又问。

 “两年。”这些台词她早准备好了,答起来很顺。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看来我们很熟了?”

 “那是当然了,连孩子都有了,能不熟吗?”

 “很熟!那你就告诉一下在座的各位,我有一块硬币大小的胎记,是在左前臂还是右前臂。”

 “这……”这台词里面没有啊,让她怎么编?乔宇石的每个问题都让她倍感压迫,要不是看在酬劳丰厚,她都想逃跑了。

 妍妍发现自己头上都冒汗了,深吸了几口气强自镇定下来,咬了咬牙,挤出两个字:“右手!”

 乔宇石伸出左手解开了自己衬衫右臂的扣子,把衬衫袖子撸起来,对着所有宾客展示了一下。

 “各位请看,乔某右臂有胎记吗?”

 “我……我记错了,是……是左臂。”妍妍已明白了乔宇石的心意,不能这样砸了,忙又补了一句。

 “这回确定了?”

 “嗯!”妍妍笃定地点了点头,于是乔宇石又解开了左臂的钮扣,再次展示他的手臂。

 妍妍的脸红的发紫,已经不知道还能怎么去圆谎。

 “我相信在座的各位都比乔某睿智,早看出这个女人是特意来破坏乔某婚礼的。出现这样的插曲,乔某深表歉意。当然,更要向我的妻子程飞雪致歉。雪儿,请你相信我,我对你是忠贞不二的。无论任何人,都休想破坏我们完美的姻缘,因为是上天命定你和我,让我们永远相守的。”他深情的表白换来新娘一个热情的拥抱。

总裁的私宠尤物》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总裁的私宠尤物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运筹之王8章

    原标题:运筹之王8章小说名:运筹之王第八章【唯财不破】关少河起身为韩漠斟满酒,亦为自己斟上,才微笑道:“五少爷,你可知少河经营的贸易行,经营的是何种货物?”“你告诉我,我就知道了。”关少河笑道:“少河开的贸易行,在东海城应是最大的,经营的货物不是鱼物海鲜,而是珍珠珊瑚玳瑁甲等贵重海宝。”韩漠“哦”了一声,道:“原来关掌柜还是一位巨商。这些东西,若不是家资富贵,那可是经营不起的。你们庆国商人在东海城多得是渔行,这海宝行可没几家。”“三家!”关少河伸出三根手指头:“东海城共有庆商贸易行四十六家,经营

  • 我的极品娇妻8章

    原标题:我的极品娇妻8章小说:我的极品娇妻第八章娇妻醉酒徐丽说的很有道理,我也赞同,这些人跟他们讲理是没用的还是小心一点好,于是道,“那好,你那边处理好随时通知我,我会尽快把钱给你。”徐丽满怀感激的说,“老板,我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总之今后一定帮你打理好店铺,让你一百个放心。”这两天我第一次感觉心情舒缓不少,助人为乐原来真的很有效果,让我感觉很有成就感,心中集聚的阴霾微微消散。就在我和徐丽交谈完毕不多时,打包的三名工人陆续前来上班,接着就是紧锣密鼓的分单打包,店铺内立刻忙碌起来。下班之前我交代了

  • 夜空下的星8章

    原标题:夜空下的星8章小说名字:夜空下的星8.谁敢打我一下,我加倍奉还!第8章谁敢打我一下,我加倍奉还那男人听了我的话,先是一愣,随后眼神上下打量了我一番,露出坏笑,问:“你一晚上多少钱?”“根据资料显示计算,一晚上,五万。”我如实地告诉了他,周围的那些女人都笑了,眼里满满的不屑和嘲讽。我真的不明白他们为什么那样看着我?难道是因为我要的太少了吗?那个男的左拥右抱,不屑地轻笑一声,突然想出了个坏点子。他掏出五万块现金放在桌子上,说:“只要你在这里当众把衣服全脱光,这只是定金,我可以再给你转十万。”

  • 美人余香8章

    原标题:美人余香8章小说:美人余香第008章初面诱惑梁健道,“那是因为朱局长已经是局长了,我们这种小干部,还是要奋斗的吧。”朱怀遇道,“梁老弟,我这种是芝麻绿豆的小官,什么副局长,只不过是个副科级,你想想,在区里干,最高能干到区委书记,那也就是个正处级。我们再挣扎,再努力,再折腾能拿捞到一个正科级已经是老天有眼了。不过,我觉得梁老弟,你将来肯定比我有出息。黄书记很看得起你哎,只可惜黄书记这就要调我们体育局工作来了。否则你肯定是大有前途。不过即使黄书记调走了,你还是有机会的,毕竟黄书记在全区的口碑

  • 炊烟袅袅情如歌8章

    原标题:炊烟袅袅情如歌8章书名:炊烟袅袅情如歌第8章送上门的妓女“我……手机没电了。”莫夕解释着,不知道是不是得了病的缘故,现在的她哪怕是不小心碰到一个地方,都会带动着四肢百骸的阵痛,遑论是这么大的痛度。“没电?”盛淮安俊脸上泛着冷笑,“是真的没电,还是忙着和野男人上床,所以才没空接我的电话。”“我没有!”莫夕不可置信的看着盛淮安,“我在路上晕倒了,萧远才把我带到了他家。”仅此而已。她甚至不敢多待,火急火燎的就赶来给他送文件。“你晕倒了?”盛淮安冷冷皱眉,看着她惨白的脸色,心头涌起一抹异样的感觉

  • 幽若天眷顾8章

    原标题:幽若天眷顾8章书名:幽若天眷顾第8章成全你“你……滚,给我滚……”叶清抬手指着唐辰飞扬跋扈的脸,半响不知道说什么,只能说出自己都觉得没有威慑力的话语。随后,被唐辰的眸子盯着有些心虚,她弯腰捡起石子就往唐辰的方向扔过去,她已经无所畏惧了。预想中的痛苦的呻吟没有传来,唐辰轻而易举的就躲开了她的石子,一把抓住她纤细的手腕。“叶清,谁给你的胆子,连我都敢打?”唐辰觉得这个女人大概是疯了吧,没有犹豫的就拿起石子想他扔过来,精准度还该死的好,她怎么不去国家队呢?“你是谁?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要是冒犯

  • 念念如梦8章

    原标题:念念如梦8章小说:念念如梦第8章不满单凉不敢置信地望着两人的背影,胸口像压了一块巨大的石头,突然有点不想入场。身为安逸尘的妻子,却没有被他当做女伴带着参加爷爷的寿宴,单凉有想过。但她没有想到安逸尘已经干公然带着名义上的小姨子来这里。门外的人群已经变得稀稀落落,单凉不得不朝里面走去,脚下每一步都异常沉重。安家主宅的大厅内,装修很是雍容华贵,安老爷子生性念旧,所以整个宅子都装修成中式的风格,哑光红漆的柱子,还有琉璃镶嵌窗户和吊灯,十足古代宫殿的样子。熙熙攘攘前来贺寿的人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谈笑

  • 挚爱成伤8章

    原标题:挚爱成伤8章小说名称:挚爱成伤第8章赌气这无疑对苏禾来说是一个坏消息,她最不希望的就是姜洲回这里。如果他看她不顺心,随时都会对她动手动脚,会危害到孩子。此刻她心急如焚站在客厅里,大脑飞速运转却依旧没有想出什么应对方法。门口传来响声,是姜洲回来了。她被关门声“砰”的一下惊到,猝不及防与姜洲对视上。她看着姜洲越走越近,内心一直让自己稳住心神不要慌,但眼神里的惊慌出卖了她。“怕我?”姜洲似非似笑的语气像是告诉苏禾,他今天心情很好,不会动手动脚。这让苏禾稍稍镇定下来,但马上心又提起来。姜洲伸手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