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极品毒妃6章

2017/10/26 17:33:46 来源:网络 [ ]

书名:极品毒妃

第0006章 我已经离不开你了

林昀急忙回头一看,啊呀!她大吃一惊了。来自163shenghuo.com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奶奶坐在自己的身边了。

“孙女,你终于来找祖母了!”白发苍苍的奶奶抱住林昀痛哭起来。

林昀朦胧中知道这位老奶奶就是自己前世的祖母姜亦河,华夏四大古武世家之首的林家的老佛爷!

林昀也喜极而泣。

“祖母在这里隐匿一百多年了,就是为了等你!”祖母姜亦河抱着林昀说着前世的话,林昀似懂非懂。

姜姬此时也流了眼泪,柔柔地说道:“我跟随奶奶来到了这里,专门等你!”

原来,林昀在一百多年前是华夏四大古武世家之首的林家的孙女,是老佛爷姜亦河祖母的掌上明珠,只因一次林昀误食毒蛊,转世而去,祖母悲痛过度,到阴间追赶林昀,外孙女姜姬也跟随而去。

谁知阴差阳错,林昀转世现代社会,成为了二十一世纪海棠市林氏解毒高级私人医院董事长的长女,而祖母姜亦河和外孙女姜姬转世到古代的大碶国。

“我们奶孙三人终于在这里团聚了!”祖母抱着林昀破涕而笑。网站163shenghuo.com

她们坐在一起谈起往事,悲喜交加,林昀似懂非懂跟着祖母也抹着眼泪。

原来,华玉磊是个有情有义的人,他不近女色,非常敬重姜姬的人品和才华,所以特许姜姬卖艺不卖身。其实,在迎春阁,当初卖艺不卖身的女子有好几个,因为嫖客出天价,老鸨就强逼她们卖身了。唯独姜姬保持了卖艺不卖身。

“这是华玉磊怜我的结果!”姜姬谈到这里非常感谢地说。当然了,迎春阁的主子的恩典,老鸨自然不敢奈何。

“我知道孙女在大碶国必有大难,所以我一直躲藏在迎春阁,随时准备庇护你。极品毒妃6章”祖母对林昀说。

“祖母为什么躲藏呢?”林昀不解。

“迎春阁是年轻青楼美女卖身卖艺的地方,而祖母是个老婆子,只好躲在姜姬的房间里了。”

祖母躲在姜姬的房间里面,是个秘密,谁也不晓得。

“哎!如果迎春阁是我们自己的就好了!”祖母感叹了一声,“如果是这样,我也不用躲躲藏藏得了。”

就在她们奶孙女交谈的时候,华玉磊敲门了。他刚才看到那位英俊的公子落落大方地被小翠领进了姜姬的楼上“花苑”,刚开始还能听到琴弦悠扬的曲子,听着听着就断了。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华玉磊等了一会儿,还是听不到琴弦之声,皱了皱眉,啊呀,难道这姜姬姑娘遇到意中人了,卖艺又卖身了?!

呵呵,谁说一个人就能坚持自己的贞洁,也许那是谎言,真正遇到意中人,就把爱的堤坝掘开了。

华玉磊摇了摇头,急的开始搓手,那个公子也太英俊漂亮了,简直比花魁还要美丽漂亮好几倍!

如果一个人的相貌,能被同性羡慕,可见这个人是多么的漂亮诱人!

华玉磊坚定地认为花魁姜姬一定是卖艺不卖身。现在琴声不响,她一定是在操笔弄墨了。姜姬不但琴艺超众,而且书法闻名京城。华玉磊最喜欢姜姬的书法了,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书法嗜好者。

“我可以进来吗?”华玉磊在门外问姜姬。

“啊哦!主人家啊!”姜姬把手一挥,呼啦一声,一张宣纸就平铺在桌子上。极品毒妃6章

姜姬就去开门。时间不能耽误,否则华玉磊这个迎春阁的主人就怀疑了什么。

林昀心里担忧,祖母不是匿藏在姜姬姐姐的房里吗?姜姬姐姐这么快的开门,她老人家能躲藏的及吗?

就在林昀担心的时候,祖母一转身就销声匿迹了,林昀惊异了,啊,祖母是个神人呀!怪不得在一百多年前就是华夏四大古武世家之首的林家的老佛爷。

华玉磊进来了,只见姜姬和这位公子正在写写画画。

“你的书法果然不凡!”林昀故意夸耀姜姬。

“那里那里,只是爱好而已。”姜姬也赶紧应付。163生活网

华玉磊嬉皮笑脸,第一眼就把目光扫在林昀的身上,根本就不管什么书法长短。啊呀,这位公子实在是长得俊美,比花魁姜姬好看多了!如果这位公子是个女孩子,我非娶了不可!华玉磊心里这样想着,倒把林昀看的有些害臊。

林昀努力克制自己,尽量不让华玉磊看出破绽。

华玉磊坐在林昀的身边,嬉皮笑脸,他已经闻到胭脂的味道了。再看这位公子的体型,竟然是天生的俊美,完全是飞天的轻柔。还有公子的脸庞是如此的俏丽,那乌黑发亮的眸子,清秀的柳叶眉,完美的五官组合,已经使华玉磊觉察到这位公子是个了不起的女人了。

她女扮男装!华玉磊心里已经肯定。

对不起,打扰了!华玉磊嬉皮笑脸地说了一句话。

林昀微微一笑,她心里七上八下的,总觉得这个男人坏坏的。

林昀微笑的时候,露出了洁白的小牙齿,丹唇列素齿,翠彩发蛾眉。华玉磊看了越发心生爱怜。

“啊哦!我忘了给你们介绍了,他是华玉磊大哥,迎春阁的主子!”姜姬急忙给林昀介绍,慢慢把毛笔放到了砚台里。

“打扰打扰,今天的费用,全免了!”华玉磊带着感情说道。

“不就一锭银子吗,不必这么客气的,这是我恭敬姜姬姐姐的!”林昀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

“公子出手好大方,敢问公子家住哪里?姓甚名谁?”华玉磊还是嬉皮笑脸的样子。

“小弟江南人士,姓林名俊。”林昀是个聪慧的女子,眉头一皱计上心来,随口答道。

华玉磊更是嬉皮笑脸,就刚才林昀的眉头一皱,就让华玉磊明白是在胡编。

编吧,我看你编的有多么完美?!华玉磊心里这样想着。

“看来林公子的家境是江南的富豪了?”华玉磊步步紧逼。

“富豪不敢当,小富而已。”林昀劈口又来。

“林公子家里经营什么生意?”

“布匹,煤炭,银票兑换,还有盐业样样都做。”林昀说了一大堆。

“盐业?盐业你家也做?”华玉磊对林公子这句话有了挑剔。因为在大碶国,盐业是不允许私人经营的。

“对呀,我家的盐业生意,是经过皇帝御批的,公私合营的作坊。”林昀想到了现代社会的名词,就随口说来。

“公私合营?这个名词兄弟我还是头一次听说。”华玉磊对林公子更感兴趣了,原来林公子很有学问哩。

“来来来,喝茶!”华玉磊端起茶杯,开始劝茶。

林昀慢慢端起茶杯,喝了一小口。就在林昀端起茶杯的时候,华玉磊发现林公子的纤纤玉手,宛如溪水般柔美!

呵,这位林公子不是仙女才怪呢!华玉磊又是一脸的坏笑,他已经爱上这位女扮男装的“林公子”了。

世界上有种爱叫朦胧爱,就是你越看不清楚的爱她就更可爱!世界上有一种美,就是你越看不到的美她就更美了!所以现代有许多女性就掌握了男孩子的心里,总是给爱她的男孩子保持一定的距离,让爱她的男孩子越来越疯狂,几乎是昼思夜想!

华玉磊从小到现在,从来就没有对哪个女孩子感兴趣,现在完了,他已经深深爱上了这位“林公子”!

华玉磊不觉不由地往林昀的身边挤了挤,“林公子”也不觉不由地往另一边挪了挪,这是女孩子特有的避开男孩子的方式。他看到“林公子”的脸色已经绯红了,完全闻到了“林公子”身上那女孩子特有的清香味。

啊!我要醉了!华玉磊已经有点儿魂不守舍了,他努力眨巴了一下眼睛,尽量使自己冷静下来。

此时,林昀也不知道华玉磊是怎么回事,自己也没有勾引他?

姜姬看到华玉磊的表现,已经明白他对她心生爱怜了,并且已经怀疑林昀是女孩子了。

他们三人坐了一会儿,“林公子”起身告辞要走了。华玉磊当然不愿意让“林公子”就走,婉言相留,并嬉皮笑脸地拉着林昀的玉手。

二人寒暄之后,林昀终于走出了迎春阁,华玉磊偷偷跟在了后面。

迎春阁门前停放着一顶轿子,几个轿夫站立等候,“林公子”钻进了轿子,起轿后由两个小丫鬟领着走了。

华玉磊远远一路跟随轿子过来,见轿子抬进了诸葛王府。

“怎么是诸葛王府的人?!”华玉磊躲在一边,望着抬进诸葛王府的轿子想,一股无比的渴望涌上了心头,他必须要看看这个“林公子”的真面目,否则,寝食难安呀!

华玉磊整了整衣冠,打算正门而入,全诸葛王府的人都知道,他与诸葛小王爷还是有些交情。要明白,华玉磊是华家堡的主人,京城第一富豪,政治地位虽然无法给诸葛小王爷相比,但是经济地位比诸葛小王爷并不低下。

华玉磊念头一转,不行,时间不能耽搁,否则“林公子”就不知去向,因为诸葛王府太大了,干脆来个鹞子翻身,越墙而过。

于是,华玉磊来到了一边,飞进了诸葛王府的后院。

正好,“林公子”正在下轿,轿子里面钻出来的不是一个公子了,而是一位花容月貌的丽人!

林昀在回来的路上,已经在轿子里把男装脱去了。

啊呀,说她是美女西施,那品位就低了,完全是仙女嫦娥了!

尽管“林公子”现在是一身的女装,但那秀丽的轮廓,已经深深印在了华玉磊的心里,特别是“林公子”的气质,已经深深透进了华玉磊的骨髓。

“你们都下去吧,这是赏钱。”林昀出手大方,每人一锭银子。

“嗯,少王妃放心,我们一定守口如瓶的!”轿夫都是穷人出身,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钱,都被林昀贿赂了。

迎春阁是不干净的地方,少王妃自然不能光明正大地去涉足,只能假借其他理由外出。她必须把手下人贿赂好。

“宝珠,瑞珠,你们也下去吧,我要一个人清静清静。”宝珠和瑞珠是宰相府陪林昀一起嫁过来的丫鬟,这两个丫鬟的地位都很低下,她们是没爹没娘的女孩子,后娘玛氏就把她们送给了林昀,越是这样低下的丫鬟,对主子越是衷心。

“是,大小姐!”宝珠和瑞珠几乎是异口同声说,她们唤林昀为大小姐习惯了,虽然林昀现在是少王妃,还是没有改口。

宝珠和瑞珠都走了,林昀走进了洞房,她准备休息一会儿。

“林公子!”林昀刚刚走进洞房,突然一声熟悉的嗓音叫她,林昀吃了一惊。

呵呵呵,华玉磊还是嬉皮笑脸。

“你怎么进来的?!”林昀急忙往门外看了看。

“皇宫高墙我也能随便出入,何况这诸葛王府!”华玉磊还是嬉皮笑脸的样子,满不在乎。

“你太大胆了!”林昀用冷眼扫了一下华玉磊。

“大胆的是你,而不是我。因为诸葛王府的少王妃去了迎春阁!”华玉磊嬉皮笑脸,看着林昀说。

林昀的脸色顿时绯红了,她羞涩,气恼。

“少王妃再女扮男装也不像呀?!”华玉磊来到林昀的面前嗅了嗅。

“为什么?”林昀皱了皱秀眉。

“少王妃身上有股少女的清香且不说,本身的骨子就是清秀的,所以再打扮也不像一个男子。”华玉磊还是嬉皮笑脸地说话。

“你要做什么?”林昀用眼角扫了一下这个不正经的华玉磊。

“我什么也不做,我就喜欢看你的俏模样!”华玉磊一边说,一边靠近了林昀几步。

“站住,你要明白我现在的身份是诸葛王府的少王妃!”林昀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死皮赖脸的家伙,心里很着急。

“正因为你是诸葛王府的少王妃,所以你更不应该到迎春阁那个不干净的地方。”华玉磊把臭嘴贴近林昀说道。

林昀闭上了眼睛,皇帝和皇后都是自己的手下败将,想不到自己要栽在这个家伙的手里了。没法子,人家已经抓住了自己的把柄,只好礼让三分了。

“我华玉磊一生没有爱过任何一个女人,你的出现让我心动,我已经爱上你了,你必须让我天天看到你。懂吗?”

华玉磊的话让林昀倒退了几步。

林昀傻眼了,这个家伙到底要干什么?

极品毒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极品毒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人生就是一场海选 时间荏苒 定格童真

    时光如流溪般不变,当我们觉得时光急速流逝之时,我们那颗心也变得躁动不安。如何定格心中那思童真,又会有哪一帧的童年回忆唤醒你往顾的初心?时间终会流逝而过,童年的那丝期许,与其说变成另一种关爱放在了下一代的身上。不如说,架在了自己的肩上。如今身份转变,为人父人母,作为过来人的你们理应知道,时下大潮流的变迁,已经超越了年龄的侵袭。我们一辈子都在不停的比赛,时时处处都有人在给你“打分”。为何有人可以顺利晋级,为何有人却提前出局?如何登顶“成功”这座金字塔的顶端,就必须懂得如何赢得每一场“战役”。不输在起

  • 肃竹:乡愁如发丝,归心是吹进车窗的风

    夏天的旋律(肃竹长篇爱情散文诗连载98)486乡愁如发丝。归心是吹进车窗的风。风越大,乡愁越乱。487“匆匆归去的鸟儿啊,为何每一次归巢都会那样兴奋地欢唱呢?”“因为永远不会厌倦的是家,永远不会衰竭的是爱!”488“这个世界如此平淡,为何你却将它看的如此美好呢?”“如若爱它,平淡也会无限美好。如若不爱,一切都是索然无味。”489向晚的天空中,那些缓慢飞翔的鸟儿,不是放弃了翱翔的激越,而是在享受比翼的柔肠。490我仰望的天空在阴云中沉默,它静寂如咆哮的江水。我沉思的大地在步履中高歌,它激昂如轻盈的

  • 从旅游管理到自媒体,青年作家曲玮玮的“焦虑”与“不畏惧”

    我们生活在一个焦虑的时代。每个人都会产生不同程度的焦虑情绪,过于严重的焦虑会影响个体的社会功能,形成焦虑障碍。国家卫计委今年年初发布的数据显示,我国焦虑障碍患病率为4.98%,也就是说每二十人中就有一人患有焦虑障碍。近日,壹心理举办了一场主题为《生而真实·焦虑时代的意义》),青年作家、同时也是知名自媒体人的曲玮玮以“职业焦虑”为题,分享了她的职业历程与感悟。一上台,这位年轻的演讲者直言自己此刻就非常焦虑,现场观众的热烈掌声给了她极大的肯定。尽管年仅二十出头,但她的职业经历比大多数同龄人更加丰富精

  • 张强教授的裸体书法,是艺术还是炒作?

    张教授何许人也?或许有人对其不甚了解我们先来看一张图▽张教授首创的人体“踪迹学”这张早在多年前风靡网络的图片曾被各大网络平台疯狂转载许多人只见其图,未知其人继续看图▽张教授的女体水墨舞蹈早在2006年此图一出,立即引起舆论哗然有人夸:“应该是大写的!大写的就是优秀的”当然,更多人骂:“老流氓,老Yin棍”据说张教授以行为艺术为由专找女大学生作为模特这群涉世未深的孩子她们能看懂此艺术吗?面对铺天盖地的唾沫星子张教授摆出一副:“你们懂个屁!”沉寂多年后有些憋于公元2018年5月张强与比利时艺术家Li

  • DEPAPEPE 2018巡回音乐会拉开帷幕

    HIFIVE合作艺人DEPAPEPE,是德冈庆也和三浦拓也于2002年建立的日本二人吉他组合。这是一个非常奇妙的组合,来自优雅浪漫的港都神户,创造当地街头传奇的双吉他组合DEPAPEPE,仅用2把空心吉他,就能表现出变化多端的心象风景以及喜怒哀乐,以洋溢着青春气息的轻快曲风旋律,弹奏出舒缓人心的音乐空间,如此以吉他歌唱的效应正在迅速蔓延扩散中!从神户到大阪、京都以及东京,随着街头表演的经验累积,DEPAPEPE瞬间开启了知名度及人气。在他们正式发布自己的专辑之前,曾发行过3张小制作的独立专辑,总

  • 莱西喜获青岛市第四届乡村学校少年宫成果展示乒乓球比赛团体亚军、女单季军

    2018世界杯落下帷幕了不少足球迷都大呼看的过瘾只是这足球赛虽然精彩但少了中国队对中国球迷来说多少都带着遗憾不过提到这个“球”中国人绝对是自信满满↓↓↓乒乓球说起乒乓球运动员咱大莱西的小运动员也很棒哟7月17日,由青岛市文明办、青岛市教育局、青岛市体育局联合举办的青岛市第四届乡村学校少年宫成果展示乒乓球比赛在全民健身中心举行,来自莱西的九名中小学生参加了本次比赛。此次活动为期1天,共有5支代表队、49名学生参加。男单比赛进行中男子组选手于淼比赛掠影经过激烈角逐,我市参赛选手取得了团体比赛亚军、女

  • 亲戚成本价卖给你翡翠,到底应不应该买?

    翡翠商想赚钱,却很少愿意卖翡翠给亲人,即便亲人不还价也不太愿意卖,这是为什么呢?难道其中有什么猫腻?今天我们就来谈谈这个问题。卖翡翠会涉及到一个根本的问题——价钱。这个价钱不仅仅指销售价格,还包括成本以及浮动的差价,而翡翠作为玉石之王,它的价格不仅和多种现实因素有关,而且随着时间的变化,价格也会有很大的浮动。那么问题来了,翡翠商该以什么样的价格将翡翠卖给亲戚呢?成本价:很多翡翠商顾及到面子问题,一般会以成本价将翡翠卖给亲戚,但这样一来,可能会惹得两方都不开心。为什么呢?其一:翡翠作为首饰,属于奢

  • 他娶了绝世美女为妻,面对各种绿帽,他的回击方式很特别

    作者:M·辰#希腊篇-82#亲爱的小伙伴们,感谢您一路支持、跟随“走遍世界博物馆”从文明古国系列的埃及、印度、墨西哥一直走到亚洲系列的新加坡、韩国、印度尼西亚、土耳其。现在,“文明古国系列(四)——希腊篇”正在进行中!小伙伴们,速搬沙发,开讲啦!(《火神赫淮斯托斯》)上篇说到:长相丑陋且腿有残疾的火神赫淮斯托斯娶了绝世美女爱神维纳斯。一个是风华绝代、风情万种,一个是老实憨厚、风情不解,这样两个容貌、秉性如此悬殊的人结为夫妻,他们的日子过得怎样?相亲相爱?还是同床异梦?今天,咱们接着说火神赫淮斯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