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总裁第100次求婚6章

2017/10/26 19:12:38 来源:网络 [ ]
小说:总裁第100次求婚
第六章 一定是助兴茶起作用了

宁绮直接就抄起了床上的枕头朝他砸过去,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可惜没砸中,那个王八蛋已经将门给关上了。

岂有此理,真是岂有此理,侮辱她的人格和尊严也就算了,居然连带着她的身材和魅力都蔑视了。

真真是叔可忍婶不可忍!

聂惟靳!你给老娘等着,要是不把你弄到床上去,我就不姓宁!

她气得跳下了床,要追出去,可是走到门边却发现门打不开了。

“我靠,这什么破门,有人吗?服务员,给我把门打开——”宁绮简直气得跳脚,这个聂惟靳到底是什么素质啊,163生活网居然还把她锁起来了。

“宁小姐,聂总吩咐过,要等明天上午才能给你开门的。”外面传来一道恭敬的声音。

宁绮真是无语问苍天了。聂惟靳聂惟靳聂惟靳!我跟你没完!

她暴躁无比在聂惟靳的套房里暴走了一圈,忽然急中生智,跑到门口尖叫了一声:“啊!救命啊!”

紧接着是噗通一声闷响。

“宁小姐——宁小姐——”门外的人显然被吓倒,赶紧掏出门卡开门,可是门才刚刚推开,一抹娇俏的身影,就钻出了门口。

宁绮为自己的机智暗暗得瑟,所以还忍不住回头給善良的服务生比了个飞吻。网站163shenghuo.com

宁绮走出锦绣园,随意拦了一辆的士直奔聂惟靳的私人别墅。

这家伙有洁癖而且特别喜欢清静,所以从高中时候就已经搬出来一个人住了。

知道他住的地方的人寥寥无几,但很荣幸,宁绮是其中一个。

因为,她曾经亲自上门,向聂惟靳退婚!

对了!她不仅知道他家里在哪儿,就连他家开门的密码都记得一清二楚!所以,宁绮不费吹灰之力,就气势汹汹地朝着聂惟靳的卧室奔去!

然而,她到了门口,却又突然刹下车来。

不行不行!这样贸然进去,163生活网再被他赶出来怎么办?那岂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1.3亿1.3亿1.3亿啊!错过聂惟靳,她还真的想不出谁能在本市給她借1.3亿了!

宁绮在房门外焦躁地走来走去,烦躁不已地抓了抓头发。想东西想多了,真是令人发狂啊!

“聂总,你小心些。”楼下忽然传来一道声音,险些把宁绮吓得魂飞魄散!

卧槽!原来聂惟靳不在里面!肿么办肿么办!

她忙推开卧室的门,一眼就扫到了里面的大衣柜,急忙钻进去,屏住了呼吸。

“聂先生,小心些——你没事吧?”

“没事——你下去吧。”聂惟靳的声音带着浓重的醉意,听起来沙沙的,也有种别样的性感。

尼玛的,宁绮,天都帮你啊,就当是去嫖了一次,聂总这样的身段容貌,你也不亏啊!

聂惟靳跌跌撞撞地进了房门,打开了灯。

刺眼的光芒从衣柜的缝隙透进来,总裁第100次求婚6章宁绮下意识地闭上了眼。

然后她听到咚的一声闷响,她屏住呼吸,紧张得心脏噗噗直跳但还是没按耐住自己的好奇心,偷偷拉开了一丝缝隙,向外面偷偷瞧去。

原来是醉鬼磕墙。

呵呵,醉成这样,应该不会拒绝她了吧?不过到底能否干活,这个问题还有待考察。

聂惟靳醉成这个样子,她心里的紧张竟然缓和了不少,就连胆子也大了起来,将衣柜门拉大了一些,颇有些光明正大偷窥的意思。

聂惟靳撞在了墙上,痛得闷哼一声,躲在暗处的宁绮忍不住用手捂住嘴巴偷笑了一下。

聂总懊恼地伸出手揉了揉额头,然后沉默地解开了领带。

紧接着,他修长漂亮的手指移到了衬衫的第一颗扣子上。

宁绮面红耳赤心跳如雷地看着他慢慢地将自己的衬衫解开,露出了肌肉均匀健硕的性感上身。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然后,骨节分明的手掌又移到了皮带扣的地方。

宁绮整个人都要惊呆了。

聂总,你怎么这样啊,你怎么能在房间里就脱衣服呢?真是个坏习惯。

可是为啥她的眼睛就是移不开啊,都怪他身材太好。

幸好,聂惟靳只是脱了裤子,还是穿着内裤进去的浴室。

听到外面啪嗒一下关上浴室门的声音,宁绮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然后蹑手蹑脚地拉开了衣柜门,猫着身子钻出了衣柜。

妈的,闷死她了。

然而,宁绮站直身子往浴室方向望去的时候——整个人又是惊呆了。

他他他——他居然装个透明的玻璃门!虽然不至于全透,可隔着门板,里面光溜溜的美男淋浴,影影灼灼,若隐若现的,真的要流鼻血了好吗?

她怎么会有种喉咙干涩,浑身血热,欲、火焚身的感觉?

一定是刚才喝的助兴茶起作用了!对!一定是!

总裁第100次求婚》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总裁第100次求婚 其中部分文字,网站163shenghuo.com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村里有个小神医】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村里有个小神医】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村里有个小神医目录预览:第1章美女村官第2章村长闺女第3章随身农场第1章美女村官不一样的故事总会有一个相同的开头。男人吗,不想女人还是个正常的男人吗?苏俊华无心欣赏这乡村的夕照美景,小眼睛贼溜溜的四处打量一番,见没人,吐口唾沫在手心,顺着村委会大楼旁边那棵枝繁叶茂高大的大槐树像只机灵的猴子似的就爬了上去。村委会大楼有三层,这大槐树长得比大楼还高,苏俊华爬上树梢,躲藏在树叶里,完全可以居高临下,欣赏二楼一间房子里苏俊华格外想看到的情景。因为天气热,窗户

  • 【我的风情女友们】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我的风情女友们】小说在线阅读书名:我的风情女友们目录预览:第一章女友的诱惑第二章我破处了吗?第三章后妈的暖流第一章女友的诱惑九月一号的南充暴热无比,而我的心却似冰冻。家里一个人都没有,我孤独的靠自窗台上抽着烟,内心纠结的想撕碎这一切。“爱的痛了,痛的哭了,哭的累了矛盾心里总是强求,劝自己要放手,闭上眼让你走,烧掉日记……”手机突然铃声突然响起,我拿起来一看是她打来的,哎呀……打来电话的是我交往三年的女友杨敏,叫我下楼给她开大门。最近她一直在和我闹分手,但我一直没同意。我们从高一开始恋爱

  • 【倾世王妃】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倾世王妃】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倾世王妃目录预览:第1章你什么都不是第2章你叫本王什么第3章你在威胁本王吗第1章你什么都不是元帝二十七年,七月初七,宁王府。今晚的宁王府,处处张灯结彩,沉浸在一片喜悦的气氛之中。因为今日,是秦国宁王迎娶卫国公主洛雪嫣的大好日子。秦国的宁王不仅长相俊美,而且年少有为,如今二十岁的年纪就已经战功赫赫,在民间有着“战神”的称号。而卫国安城公主虽还是豆蔻少女可才貌双全,名冠天下,所以这一对璧人不知羡煞了多少人。况且,这大喜之日又选择了七夕这个特别的日子,所以这寓

  • 【醉玲珑】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醉玲珑】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字:醉玲珑目录预览:第1章捉奸在床第2章不举不是病第3章一纸休书第1章捉奸在床正月十五,上元节。夏国皇宫今夜张灯结彩,处处洋溢着喜悦的气息。但因今日人多手杂,苏云卿的衣服不小心被撞翻的酒水打湿了,所以此刻的她,正在一处无人的偏殿里等着自己的侍女去将她的备用衣物拿来。而就在苏云卿百无聊赖的等待着衣物的时候,大殿的门口处,却突然传来一道娇嗔妩媚的女声。“二殿下,您别急啊,我们进去再来……”听到这道声音,苏云卿的双眸不禁一眯,这不是自家的好大姐苏樱的声音吗?而二殿下

  • 【婚后欲爱】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婚后欲爱】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字:婚后欲爱目录预览:第一章男友出轨,小三嚣张第二章你被男朋友抛弃了?第三章谁叫你没投个好胎第一章男友出轨,小三嚣张今天我值夜班,可能是着了凉,肚子痛得不行,护士长让我回去休息。我没想到会撞到男友跟其他女人上床的场面。两具白花花的身体交缠在一起。我跟男友林慕恋爱两年,前不久刚见过父母,已经谈婚论嫁,这个房子是我们一起买的婚房,而那张床,是我在宜家挑了很久才买回来的。床上的女人我认识,叫赵思雨。她跟林慕从大学起就是同学,博士毕业后被分在同一家医院,而她还有一个

  • 【茉等花开】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茉等花开】小说在线阅读小说名:茉等花开目录预览:第一章为什么是她第二章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很贱第三章我们离婚吧第一章为什么是她别墅门口,徐思玥盯着紧闭的大门,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这才举步跨了进去。别墅内,装修低调而奢华,但对徐思玥来说,却透露着彻骨的寒意,佣人在她的身边忙碌,却对她视而不见。挣扎了一下,徐思玥还是走向了卧室的门口。这是她每天的必修课,陆晟泽的明文规定,她每天回来,必须先去向他报道。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天她回来,陆晟泽必定在卧室!手搭在了门把手上,隐隐约约有暧昧的声音从室

  • 【绝对达令】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绝对达令】小说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绝对达令目录预览:第001章小三归来第002章途中车祸第003章以后不要离开我了第001章小三归来初秋的阳明山已经有了萧瑟的寒意,夏初安将头靠在车窗上,裹紧身上的披肩。很快,白色奥迪在半山腰间的一幢别墅停下。这些耸立在阳明山半山腰的别墅,众说周知住得都是半岛上流社会的富商政客。夏初安上前敲门,开门的管家是一个妆容严肃的中年妇女。看见是她,语调虽然恭敬,面容却是冷漠:“夫人。”“祁然在里面吗?”她欲进门去。孰料,管家却伸出胳膊,强硬地将她阻挡在外,语调提高

  • 【逆凰医妃,腹黑魔君难招架】小说在线阅读

    原标题:【逆凰医妃,腹黑魔君难招架】小说在线阅读小说:逆凰医妃,腹黑魔君难招架目录预览:第1章巧合还是孽缘第2章王妃怎么不摸了第3章新婚大礼第1章巧合还是孽缘萧国,是夜。今日是七王爷大婚的日子,王府内张灯结彩,宾朋满座。可后院的新房寂静无声,门口甚至连一个守卫都没有,静谧中陡然传来女人的口申口今声。身穿嫁衣的绝美女子身上的衣衫已经被撕破,手撑在地上不断后退,紧盯着几个正在淫笑的下流之辈,“你们是谁?为什么要害我?”“拿人钱财,我们自然要替倾彤小姐办事。”为首的男人蹲下身子,掐住她的下巴,眼里毫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