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旖旎萌仙:逆推白莲花9章(第八章 双剑)

2017/10/27 0:06:01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旖旎萌仙:逆推白莲花

第八章 双剑

尽管发生了不愉快,大家的心情并没有受到影响,相反还激起了斗志。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那些年纪大修为高些的人就可以随便找茬?不就是没有买到东西,小气至极!

“不错,那人一看就不是好东西。我和景馨是同支姐妹知根知底,那些诽谤什么乱七八糟不可信。”白莲华大声申辩着,端起一杯碧绿清香的灵酒,“大家干了!以后我们定当更加努力争取早日筑基。”

“说得对!今天我请客,待会儿就去看烟花,那可是用了顶级材料和阵法做出来的。普通人看了能强身健体,咱们说不定今晚回去就能修为更上一个台阶!”白玉轩不甘心风头被宿敌抢了,抛出饭后活动吸引大家注意力。

白石手上拿着亮晶晶的大肘子啃了口喝了灵茶碰了碰旁边沉默的景馨:“白景馨,你看那两个好像村子里办喜事的夫妻在招呼客人们吃饭……”

“噗!”景馨看着抹脸的白石,随便施展了一个清洁术神秘小声道,“世间有欢喜冤家的说法,但他们迄今为止还是冤家,那‘欢喜’可一点儿也没有。你可不能让莲华听见小心她揍你。旖旎萌仙:逆推白莲花9章(第八章 双剑)

白石拿着帕子随便抹了把脸连忙点头,他深受其害自然懂得,猛然瞧见对面娇娇弱弱的牧文心,感叹着这才是他心目中的女神。她刚才在看我,好像笑了,真可爱。哎呀,娘说可不能在心爱的姑娘面前和别的女人亲近,我以后要避嫌免得她误会。

景馨就瞧见这人突然生疏起来,也不在意,本来就不是多亲近,要是她知道白石转念间的想法不得不感叹这里小孩儿的早熟。不过她乐见其成,让大人总是装小孩子很累的。

大家一直玩到半夜才回去,免不得被安婆婆一番教育。每年到这个时候拐卖孩子到魔教或者偏远地区去卖的人贩子特别猖獗。网站163shenghuo.com景馨感叹到原来修真界也有买卖人口的勾当,他们说不定就被盯上了,以后还是少出去为妙,专心修炼,等到能从雏凤阁提前毕业了就直接回家一趟。

她内心有点酸酸的,这种到了修真界才正统学习以后还可能坐上宇宙法器遨游星空什么的……

不枉费昨晚的好酒好茶好肉好烟火,景馨睁开眼睛呼出一口浊气,练气五层,还不错。今天刚好要测试,天色已经大亮,大家陆陆续续来到了雏凤阁四院交接处的大广场上。

“你们看,那台子上坐着的那个女的是不是昨天找我们茬的?”白莲华又一次眼尖,在众多修士中找到了敌人。

景馨将她拉了过来,那些人都有神识,被注意不太好。白莲华吐了吐舌头跑到自己所在的队伍站好。

白家的家学雏凤阁里人说多不多,说少一不少,主要是流动性强。说明163shenghuo.com有的但凡能考过就走了,有的要差不多筑基离开,有的硬是要捱到年龄才走……总的来说凭各人条件和意愿,至于以后是服务于家族还是其它就有多方面因素了。

轮到景馨了,她小脸沉静站到一块巨大的白色玉石前,挥手使劲朝上面打了掌留下了转瞬即消的白光。

“白景馨,练气五层,明年继续努力,下品灵石50颗,丹药十瓶。下一个,白术。”

景馨将递过来的东西扒拉到自己的储物袋中,轻轻松松走下了台。明年就要开始选择符箓什么的学习,这几天把那双剑祭炼了才是要紧事。

高台一旁,昨天原本以为弄错了的少女连忙传音台子上坐着的美貌女子:“熙凤小姐,没错,那白景馨就是当年白流苏的孩子。旖旎萌仙:逆推白莲花9章(第八章 双剑)我从姥姥那里得知白流苏还有一个闺名叫白馨。”

“嗯,难怪样子看了就那么让人讨厌。跟当年那人虽说不像,但从五官和那乖巧沉静的个性来看一模一样。昨晚那个性可不活脱脱像她那短命的痞子父亲……”说着女子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神色变了好几次,最后只留下深深的愤恨之色,顾不得年末测试还没有完结就离开了场地。

台上正和人谈笑的十三先生不明意味看了看她,转过头继续和旁边的长老说话。

回到房间,景馨按照功法上的方法将水火两股纠缠在一起的灵气又分割开来。

抬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还是不够熟练,融会贯通,既要能融汇又要能贯通。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能使水火融为一体,是功法的原因是体质的原因唯独不是自己本心的缘故。如果要筑基必然要过这一关,明年务必要体会其精髓,仅仅是修为算不了什么。练气中期到后期说到底是灵气的积累和打通身体经脉,大不了服用几颗丹药或者放缓速度便可,大多数时间要用来练习术法和法器的配合还有修真的副业也要跟上。”

她默默思考着自言自语:“我又不追求天才的名声,只要保持在二十岁之前筑基就好。那些跟时间赛跑运用加速密境修炼的人实际上的年龄就是他所经历过的岁数,弄得不好就会得不偿失。或许是自己修行年岁尚浅,她无法理解那种要死要活要进阶的感受,就好像原来世界里面所有人都想当皇上一样。她只求不愧于心不让于人,当然修为越高越好,不说别的,元婴之后可以到别的世界旅行,渡劫飞升后就能探索宇宙奥秘的吸引力不要太大……”

想着想着就到了月上中天,她今晚根本睡不着,前世的事情好像已经过了好久好久,故人的面貌已经渐渐模糊。她不再是那个冷心冷情一心只有妹妹和任务的黑凤,而是云中天交州白家支脉的普通小女孩。如今,她有亲人有朋友,有自己追求的目标,想想以前真像一场梦一般。她越来越发现白莲根本不喜欢明浩,也就越来越觉得自己被白莲坑了,偏偏遇上了白菜,前几年迁怒的心情现在想着就好笑。嗯,好歹是我这一世的伙伴,还是不要虐待他了。

既然睡不着,她索性将双剑拿出来祭炼,后面几天都放假索性闭关,应该饿不死,储物袋里还有好几碟糕点呢。

她今年虽然还没有挑选副业,但也混了几次炼器课程,有些常识还是知道。

这按照品级来分的法器要比那什么灵器法宝要简单直接。二品法器有二重禁制和两个复刻的阵法,依此类推,三重以上有了灵性的法器因此也叫灵器,法宝自然是灵性变成了元灵,真宝没有元灵威力很强……

扯远了,现在她手中拿的这对双剑,剑身修长轻灵,蓝色如冰霜之息,红色似熔岩烈火。如果是凡人来拿恐怕不是被冻伤就要被烧伤。

她手上掐诀,引了自己丹田内的紫色灵气去触碰剑身上的禁制中枢,待烙上印记变分别从左手和右手分出水火灵气分别祭炼剑身直到完全掌握。

“哇!”景馨立时撤了手,她太高估自己的能力。这二品法器本来就能供练气高阶使用,一下子祭炼两把还必须用不同的灵气,一时供应不上受了伤不亏。

“既然是对剑,我又是同时使用,自然是一同祭炼比较好。”她放下手,吞服了一颗圆溜溜疗伤丹药,决定先把自己保持在最好的状态再来。

最好熟悉分离水火灵气的方法就是分别练习单系法术和复合法术,分了合合了分,她就不信搞不定自己身体里的磨人灵根。

除非特殊区域,灵气都是五行俱全搅合在一起,五行不均匀和多灵根每次要理顺自己想要的灵气都要费些力气,要是没有理好基础就打不牢杂质太多就会影响后面的修行。她这水火不相容处理起来更是麻烦,如果没有功法能将它们一同吞下的话。

这几天,白绿衣她们就经常听见白景馨的房间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大家正好奇就瞧见大门打开,一个蓬头垢面的人走了出来。

“我要吃饭!”

“来了,早就准备好了,这都还没有辟谷学人闭啥关呀?”安婆婆端着饭菜过来。

“嗯嗯,安婆婆的手艺真好,我都要把舌头吃掉了。”景馨手上不停使劲夹菜,一手快速吃饭功夫让人居然能瞧出几分优雅。

吃过饭稍微洗漱,景馨就在小伙伴们面前露了一手。这双剑她取名为冰影火练,名字和剑没多大关系。它们的两重禁制分别是冰冻和灼烧属性、锋利属性,阵法是坚固和飞行,很好可以算作很好的正统飞剑了。这种可比随便普通的那些飞剑速度要快得多,灵力消耗也要少得多。

昔有佳人公孙氏,一舞剑器动四方!要说女性双剑器的使用,自然是公孙大娘剑器舞。景馨以前除了热兵器之外唯一用的最多的是轻便的匕首。没有人知道她曾经偷偷练习过双剑,只是在那个年代观赏性远远超过实用性才被搁置了,如今有了灵气和神奇的法器加成那就跟游戏中的双剑类似了。

当然没有花瓣飘落,她没那么恶趣味来浪费灵力幻化,更不是转圈圈治疗,而是冰与火的肆虐,杀人如切豆腐一样。

“来如雷霆手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法器在手,景馨如臂指使,从最初的生疏渐渐熟练,可惜身量不足,剑身短了些影响了效果,不然真是一代佳人舞动四方。

“啪啪!”白绿衣看着景馨收了势狠狠拍起了手掌,“真是太厉害太漂亮了!”

白牧芝乌黑的眼睛闪闪发亮,将自己手中的剑拔出来:“不枉费我早早离家来这里,跟我比试一场!”

景馨知道白牧芝一心想要做剑修,炼药世家的剑修,不得不说是奇葩,对于认真的人她很欣赏,她嘴角微勾:“来!”

旖旎萌仙:逆推白莲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旖旎萌仙 或 逆推白莲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阿富汗】被虐待,当性奴...揭秘“童戏”男孩们的悲惨生活

    被虐待、当性奴在大众眼中通常是发生在女人身上的不幸但是殊不知在阿富汗这个看似保守自我约束非常严格的国家却存在一些很违和、很辣眼睛的现象阿富汗是一个父权社会在这里家庭经济都依赖男性男孩可以赚钱养家,可以继承遗产人们视男孩为支柱,女孩为负担女人的社会地位十分低下女性被禁止在公众场所抛头露面禁止接受高等教育在这种男尊女卑的制度下滋生了两种社会形态有些家庭为了提升社会地位从小让女孩“女扮男装”成为儿子当男孩子一样教导,像男孩子一样长大还有一些男孩为了生计“男扮女装”成为“童戏”他们被打扮成女孩模样,身着

  • 汪曾祺:人得有点业余爱好

    人得有点业余爱好汪曾祺丨文一个人不能从早写到晚,那样就成了一架写作机器,总得岔乎岔乎,找点事情消遣消遣,通常说,得有点业余爱好。这些年来我的业余爱好,只有:写写字、画画画、做做菜。孙犁同志说写作是他的最好的休息。是这样。一个人在写作的时候是最充实的时候,也是最快乐的时候。凝眸既久(我在构思一篇作品时,我的孩子都说我在翻白眼),欣然命笔,人在一种甜美的兴奋和平时没有的敏锐之中,这样的时候,真是虽南面王不与易也。写成之后,觉得不错,提刀却立,四顾踌躇,对自己说:“你小子还真有两下子!”此乐非局外人所

  • 画荷花大家白燕君神来之笔画荷花

    白燕君,辽宁国画院院长,辽宁省政协委员,著名国画家,鉴赏家,收藏家。1949年出生于北京。世代书香门第,自幼受家庭熏陶,习熟文学,艺术,古玩字画鉴赏中文名白燕君国籍中国出生地北京职业国画家,辽宁国画院院长

  • 做一名有温度的基层党员干部——观影《邹碧华》有感

    4月13日下午,笔者有幸被组织安排观看电影《邹碧华》,繁忙的工作中有这样一次观影的机会原本心情是轻松的,可当观影的党员干部被带入时任上海市高院副院长的邹碧华充满温度的故事中时,笔者的心情慢慢变得沉重,所有人都被这个温暖的邹院长感动了。电影中有这样一个镜头:一个老伯的老母亲因居住的阁楼起火不幸身亡,老伯将物业公司告上法庭并最终败诉,不服判决的老伯走上了上访之路。邹碧华了解情况后,第一时间来到案发现场,向老伯表达了自己的同情,用口语和手语慢慢地告诉老伯案子判得没有错,老伯顿时失声痛哭。面对痛哭的老伯

  • 民间故事:算命先生初出茅庐得罪同行,师傅梦中警告,醒后大哭

    (本故事由蓝小墨原创)孟长林是个孤儿,饿得奄奄一息时,被路过的算命先生所救,收为了徒弟。先生是有真本事的人,孟长林跟着他学了不少本事,先生也赞他的确很有天赋,但是也警告他,算命是逆天行事,言语方面需要特别谨慎。孟长林年轻气盛,当时应下了,事后却是左耳进,右耳出,完全没当回事。后来先生年纪大病逝,孟长林葬了师傅,开始摆摊子给人算命。跟着师傅多年,他当起算命先生还是像模像样的,加上他算的十分灵验,生意自然越来越好。很多人听闻他的名气,不远千里过来卜算,孟长林表面严肃,心里却是有些得意。只是他生意好了

  • 民间有好酒,太白仙常下凡饮宴,竟无人能识

    章仇兼琼尚书镇守西川,经常派他的手下人察访道家术士。有一个卖酒的人,他的酒好,胜过他的同行。他又不着急用钱,所以赊欠他酒钱的人很多。经常有四个戴着纱帽拄着藜茎拐杖的人来饮酒。他们的酒量都多至几斗,积累的酒债达到十多石,就一起还给酒家。他们总是谈笑诙谐风趣,饮至尽兴而去。他们谈话喜欢谈论孙思邈,一再说这个小子会什么?有人把此事报告给章仇公。章仇公就派他的亲信役吏前去,等到他们四人喝到半醉,上前拜见说:“章仇尚书让传他的话:‘我苦心修行学习,知道仙官在这里,想在你们的身边侍候起居,不知肯屈尊应允否?

  • 陈国东:坚持雕塑,是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事│BYART X 央美百年

    陈国东的微信名很有意思,叫“老狼”。我顺藤摸瓜,找到陈国东的微博,不出所料,依然带着“老狼”二字。所以见面之前,我脑海中很自然地浮现出了一个眼神凌厉的人。直到和陈国东聊完天,某个整理采访稿的深夜,我突然想起这茬,忙微信问他:“哎,您微信名为啥叫老狼呀?”他迅速回复,“在央美读书时同学给起的外号,大概是因为我长的和狼相似吧。”“毕业的时候真有同年级的其它专业同学问我‘老狼都要毕业了,你大名叫什么啊?’”也就因为这,他微信名也就索性改成“老狼”了。这大概是我见过最温和的“狼”了。从学生时代过来的都知

  • 20世纪画坛一位功力深厚的传统型画家——吴琴木

    吴琴木(1894-1953),本名,1894年2月16日生于江苏吴江县震泽镇慎德堂,1953年8月27日卒于上海。原名桐生,后改单名桐,字琴木。吴琴木从小酷爱绘画,后在家乡做教师。他走上职业画家、鉴赏家之路,乃与邻乡著名书画鉴赏收藏家庞元济的帮助、栽培密不可分的。吴琴木是20世纪画坛一位功力深厚的传统型画家,他以山水见长,兼能花鸟、人物,其艺术道路,由师古人而师造化,由临仿而创作,由“四王”、吴恽上溯吴门画派、元四家、赵孟頫、四僧、龚半千等,综合创造,自成一格。其作品,表现出对古代文人画艺术的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