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腹黑总裁赖上亿万妻10章

2017/10/27 8:21:34 来源:网络 [ ]

书名:腹黑总裁赖上亿万妻

第十章绵里藏刀的女人

“古亦宸,这里是学校,不是你**的地方,请你不要阴魂不散地缠着我,我每天有很多事要做,现在要去图书馆看资料,完了还要当餐厅服务生,晚上还有一个兼职,你明不明白啊?”

古亦宸凝着她果冻般的小嘴一张一翕,那红润的小舌在贝齿间穿梭,撩人心神,像极了他吻她时的样子。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喂,你有没听我说话!”蓝茉儿皱了眉,已经发现他的注意力不知集中到哪了,压根就没听自己说话。

“有啊。”古亦宸展眉一笑。

“好,那你可以走了。”

“嗯,那我直接去餐厅等你好了,不见不散。”

“什么?!”

“我就知道,你不希望我等你,那咱一起走吧。”

“古亦宸,你无耻啊。腹黑总裁赖上亿万妻10章

“咱彼此彼此,你不也忘恩负义么,我现在肩膀处还隐隐疼着呢。”他坏笑着。

他为自己受了伤,没错,这是她永远无法拒绝的借口,所以,他是吃定自己了是吗?蓝茉儿气得捏紧水笔,真想直接掰断,当成锋利的飞镖直插他的面部!

她深吸一口气,“你救了我好几次,我自然得谢谢你。”

“那这么说,你是答应咯?”古亦宸心下一动,不失时机地见缝插针,“诶,你何必这么累呢,做我的女人,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

蓝茉儿无语问苍天,她这是招谁惹谁了,怎么摊上这个无赖?

卡菲丽西餐厅是位于师大东门的一个风水宝地,窗明几净,别出心裁的设计,比一般的西餐厅更让人耳目一新,吸引了不少顾客光临。

“这儿格调真好。”蓝茉儿由衷的赞叹,不过,这里的菜一定死贵。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古亦宸挑眉邪笑:“主要是气氛,不失为一个**的好地方。”

蓝茉儿腹诽:看来你在这地方泡了不少妞。

简单扫了一眼价目单,蓝茉儿还是肉疼了一下,直接扔给古亦宸了。

“昨晚在车上,你还记得发生了什么事吗?”古亦宸试探性地问,这女人总是这样,搅乱自己的一池心湖后,然后不负责任地离开,丢下一堆烂摊子给自己收拾。

蓝茉儿差点一口盐汽水喷死他,哼,昨晚,他强jian未遂,还好意思提,真当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蓝茉儿紧绷着神经,却是面不改色:“不好意思,昨晚我喝醉了,记不清了,是不是我在车上打你了?”

“这倒没有。”古亦宸耸耸肩,眯眼凝视着她,那一颦一笑,淡然如水,却叫他愈发的不能自拔。

“那就赶紧吃吧,等下我还要去图书馆。说明163shenghuo.com

这句话古亦宸自动过滤了,他隔着桌子伸手过来,修长的手指一勾,便将蓝茉儿的眼镜挑了下来,“你戴眼镜,少了一份灵气,让人琢磨不透你在想什么,我喜欢这样看着你。”

蓝茉儿心里一团乱麻,鼻梁处似乎还残存着他指尖的微凉,可她又不敢大惊小怪,反而显得矫情。

正意乱情迷间,一个甜美纯净的声音飘来:“宸,你怎么在这里?”

蓝茉儿黑眸一沉,仿佛午夜十二点的钟声敲响,两人间微妙的气泡幻灭,灰姑娘失魂落魄地离开,连水晶鞋都来不及捡。

古亦宸也错愕地抬起头,方才脸上的戏谑消失殆尽,柔着声音问:“潇潇,你一个人?”

“嗯。”慕潇潇明眸一笑,迈着轻盈的步伐走过来,“本来约了梵哥哥一起吃午饭,可惜他忙得抽不开身,我只得一个人来。”

蓝茉儿一声不吭地低着头,看来,这顿免费的午餐不好消化啊。

“那坐下来一起吃吧。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古亦宸示意一米外的侍者再上一份套餐。

“咦,这位是……看着有些眼熟。”慕潇潇露出惊讶之色。

“哦,她叫蓝茉儿,也是师大的,今年大四,是你的学姐呢。”古亦宸长眉微挑,颇有看好戏的意味。

慕潇潇眉眼轻颤了一下,唤了声:“学姐你好。”

蓝茉儿点了点头,道:“幸会,快坐下来吧。腹黑总裁赖上亿万妻10章

“嗯。”慕潇潇拉开一张座椅,冲蓝茉儿静婉一笑,“这里的法式菜很不错,宸最喜欢介绍女孩子来这里。

原来如此……

蓝茉儿皱眉,开始别扭起来,这一对璧人坐一起,自己非夹中间,真多余!一股悲伤从心里涌出,冲得她胸腔都溢满酸涩。

“失陪一下,我出去接个电话。”古亦宸冷漠地望了一眼手机,然后起身去了一边。

慕潇潇喝了一些鱼羹便放下手中的勺子,用餐布优雅地擦拭了唇角,轻轻笑了笑,道:“学姐,法式菜好吃吗?”

“嗯,很好吃。”蓝茉儿礼貌地回答。

“好吃就多吃一些。”慕潇潇依然笑眯眯的,然后意味深长地说:“因为好吃,所以这家餐厅几年前被宸买下来了,而且这些食材都是从法国空运过来的,连厨师都是法国最顶级的,你难得吃上一回,如果不是宸带你来,恐怕你这辈子都吃不起……”

蓝茉儿一怔,正在夹蜗牛的手僵住了,低垂着头,不知如何应对。

“我心直口快,你别生气。”慕潇潇不着痕迹地嗤笑一声,漫不经心地瞥了蓝茉儿一眼,“你继续吃,别因为我的话停住呀……”

“没关系,我只是吃饱了……”蓝茉儿放下钳子,用餐布擦了擦手。

“几块蜗牛肉就饱了?看来你的胃口也不大,很好养活,以后谁要娶了你,有福了,现在的很多女孩只不过谈个恋爱,就要这个要那个,真以为自己值黄金价了。”

蓝茉儿没说话,但桌子底下的小拳头已经捏得咯咯作响。

“你们聊得似乎很开心?”古亦宸接完电话,重新回到餐桌。

蓝茉儿深吸一口气,欠欠身,冷漠开口:“我还有事,你们聊。”

“怎么了?我送你吧。”古亦宸疾步追了上去,拉开大门手把时,还不忘回头,提醒道:“潇潇,大哥最近确实忙,但晚上一般都闲着。”

慕潇潇勾了唇苦笑,眼眶微润,不知在难过什么。

“喂,蓝茉儿,你这又怎么了……”古亦宸追上去,情急之下,一把拉住她的手,他自己都不明白,这女人怎么突然就恼了,刚不是还好好的吗?

“古亦宸,够了,你现在要么回去慕小姐身边,要么滚到千里之外!”女人眼底的那点醋意,藏都藏不住,她霍地甩开古亦宸的手,像丢盔弃甲的逃兵,慌忙离开。

“诶诶,这次是我错了,行吗?我本来是想跟你好好吃饭的,不知道潇潇会突然出现,可是,这能代表什么,她是我未来嫂子。”古亦宸手足无措地在她身后吼了一声。

蓝茉儿身子一僵,立在原地,啥,嫂子?

虽然,她不想点破慕潇潇跟她未来小叔子之间的JQ,但“嫂子”总归没有自己名正言顺吧?想着,心头的怒焰减了不少。

古亦宸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塞进蓝茉儿的掌心,“这个手机给你,以后每天都要接我电话,跟我短信。”

蓝茉儿垂眸,看着那漂亮的白色爱疯手机,心中百感交集,这样的贵价货她怕是受不起,而且,他这口气明明是命令嘛,她懒得理他!

“我一直在等你电话,或者说,我一直想看到你。”他颔首,哀叹一声。

蓝茉儿眸光一动,心脏砰砰乱跳,本来防御很好的城堡也一瞬轰然倒塌。

这一晃神,便是一下午,蓝茉儿平静的步调被扰乱了,直到晚上,她的脑海里还不断放映着古亦宸的脸,从第一次见到他,似乎每一次,对他的看法都有所不同。

突然天降一枚帅哥,对自己死缠烂打,这种事到底是好是坏?

宿舍的灯还没熄灭,蓝茉儿却躲在被窝里,取出古亦宸给她的纯白色手机,紧紧握住,再送至胸口,虽然父母婚姻的失败让她有些心灰意冷,但一个如花似玉的年纪,怎不憧憬爱情?

可事实还是残酷的,她与古亦宸之间就像隔了千山万水,身份的悬殊就是一堵坚不可摧的隔墙。

她开始彷徨……

“呼——”

谁掀了她的被子,四周陡然亮堂起来。

蓝茉儿像做了亏心事一样,惊恐地把手机藏进枕头下,红着脸瞪着温阳。

“茉儿,在干啥呢,下午一回来就魂不守舍的样子,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温阳凑过身子,贴了满脸的黄瓜。

“没,没有啦,胡说什么呢。”某女的声音因为心虚而越来越弱。

“八成是坠入爱河了吧?”温阳坏笑,斜眼看她。

“小声点。”蓝茉儿责备了一声,四下瞄了一圈,舍友几乎都在自己电脑前忙活着,没有爆炸性新闻,谁都懒得抬。

“那你告诉我,跟那个大总裁有下文没?”

蓝茉儿的脸上又一片烧红,却故作镇定,压低声音道:“我才不稀罕,你要么?”

温阳一听,凝了满脸的黑线,“我这是在为你的终身大事着想,你没听过那句话么?大一的女生像樱桃,好看不好吃。大二的女生像草莓,好看又好吃。大三的女生像苹果,好吃不好看。大四的女生像番茄,你以为自己还是水果啊?所以啊,这青春是有保质期的。”

“番茄怎么了,谁爱吃就吃,不爱吃就滚。”蓝茉儿不以为然。

“那我换个方式问你,于子默和那个大总裁,你更中意谁?”这厮不死心地问,颇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八卦记者风范。

“……行行好,别再折磨我耳朵了。”

“哼哼。”温阳坏坏地眯起眼,随即漫不经心地干咳几下,扬高声调:“有八卦了,想听吗?”

一群虎视眈眈的舍友立马抛弃电脑,目光齐齐聚焦过来,蓝茉儿一脸黑线,舍友的性子她自是明白,不八出一点猛料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没,没啥八卦,只是我今天买了一个新手机,大家要不要看?”蓝茉儿皮笑肉不笑地问。

“切!!!”舍友们嗤之以鼻,瞬间各就各位。

“原来如此。”温阳抢过蓝茉儿的手机,打量了片刻,挑着黛眉看她,一副了了的表情,“加油哦,小茉茉,豪门在向你招手。”

“……”蓝茉儿无语凝咽。

腹黑总裁赖上亿万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腹黑总裁赖上亿万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紫砂壶有五个优点你多知道吗?

    如果你喜欢喝茶,一定会渐渐爱上紫砂壶。就从选购自己的第一把紫砂壶起,徜徉于紫砂的世界,感受紫砂壶之美。郑板桥虽自诩“难得糊涂”,实则聪明绝顶,他一生嗜茶,走南闯北,不知用过多少泥壶,最终认定宜兴的泥壶比其他任何地区出产的泥壶更为优良。于是干脆亲自从江北兴化来到古阳羡(阳羡是宜兴的古称谓),他请良工制壶,自己在壶上题写一句大白话:“壶用宜兴砂”,并亲自铭刻。“宜兴砂”,确切地说是宜兴泥料,它是泡茶用壶的上乘制壶泥料,堪称独一无二。使用紫砂壶沏茶的茶友大都了解紫砂壶的优点。我们抛开紫砂壶作为文玩雅具

  • 香之六事

    我们既然讲香事,什么叫香事呢?我们一般不提香道,因为在中国,儒家讲仁义之道,仁者爱人,仁义才是道。道家讲阴阳之道,一阴一阳谓之道。佛教,中观正道,不二法门。除此以外还有什么东西敢称道呢?都是枝微末节。大道是什么境界呢?茶能入道通道,通禅,香能入道,通道,通大道谓之道,无论从儒释道三个角度来说,都是以追求终极真理为目标,这个才叫道。从这点来说,茶道不是道,香道也不是道。日本人因为资源缺乏,对于难得之物都如奇珍异宝对待。日本不产沉香,过去只有财力雄厚的武将才有能力搜集一些昂贵的香木。根据日本记载,日

  • 从那一刻起,我明白了真正的爱情是应该是什么

    从那一刻开始,我明白了真正的爱情是什么……坐在山的一角,静静地看着远方美丽的风景,眼里的你就像是那朵嫣红而散发着芳香的玫瑰花,那样的迷人而充满生气。是的,从我们认识的那天起,我们就给彼此留下了一个完美的印象,那个时候可能是单纯的友谊。相遇是一种缘分,是一种不知道哪一分、那一秒就可能再次相见的缘分,在世间的某个人群密布的城市里的十字路口,回头相望,原来正是那天因为没有目的和理由的相遇,这一次,正好也是没有目的和理由的偶然的相遇,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五分钟过去了,这才发现原

  • 汪曾祺: 多年父子成兄弟

    “多年父子成兄弟”。这是我父亲的一句名言。父亲是个绝顶聪明的人。他是画家,会刻图章,画写意花卉。图章初宗浙派,中年后治汉印。他会摆弄各种乐器,弹琵琶,拉胡琴,笙箫管笛,无一不通。他认为乐器中最难的其实是胡琴,看起来简单,只有两根弦,但是变化很多,两手都要有功夫。他拉的是老派胡琴,弓子硬,松香滴得很厚——现在拉胡琴的松香都只滴了薄薄的一层。他的胡琴音色刚亮。胡琴码子都是他自己刻的,他认为买来的不中使。他养蟋蟀,养金铃子。他养过花,他养的一盆素心兰在我母亲病故那年死了,从此他就不再养花。我母亲死后,

  • 清明节的思念

    您在哪儿?一次次拨通,天堂的电话,总是无人接听。拿着手机,眼睛发热,念的泪珠滴到屏上,模糊了您的容颜。好想大哭一场,浑身一阵阵热潮汹涌,内心却冰凉冰凉的痛。熟悉的物件,菜田的小道上,却看不到您的身影。田野的小草迎风生长,春天的花朵竞相绽放,在这万物疯狂生长的季节里,我站在红尘的土地上,面向蓝天,苦苦守望,超脱的您,却不知去了哪儿?致我勤劳一生的公公,这是儿子,儿媳,孙子们对您的思念,希望天堂那边的您,生活一切安好。感恩今生遇到您,勤劳善良的公公,您共产党员朴素的生活作风,是我们这些晚辈们学习继承

  • 老蜜蜡为你开启一个新境界

    蜜蜡是最轻的宝石,不管是佩戴还是收藏,蜜蜡都是非常值得。接触过蜜蜡的人也都知道,蜜蜡是有新老之分的,老蜜蜡因为存世量较为稀少,是比较昂贵的,所以在着手老蜜蜡时要慎重。喜欢老蜜蜡的人大多是因为喜欢他的年份古老,带有岁月的痕迹,能够提前感受到年份的变化和岁月的价值,以及在后期的盘玩中发现的惊喜,还有就是老蜜蜡佩戴上身的浓浓文玩气息和档次是远高于新蜜蜡的。有人说真正的老蜜蜡是有风化纹和冰裂纹的,其实并不是所有的老蜜蜡表面都有,而且这种裂纹并不是老蜜蜡的优点,而是一种瑕疵。没有瑕疵的蜜蜡自然就会更具有收

  • 机制币真的有那么值钱吗

    以机制币为主的钱币交易市场正在悄然升温。特别是沿海城市及内地市场掀起一场钱币投资热。大清银币宣统三年壹圆的风格在龙洋系列中独树一帜,因其存世量少,做工精湛,美观精致,受到众多收藏家的青睐。大清银币长须龙壹圆,清宣统三年(1911)天津造币总厂铸。清政府拟订了《整顿圜法章程》十条,其中提出银币专由造币总厂制造,保留南洋(江南)、北洋、广东、湖北四局为分厂。这种币制以黄金定价格标准,但国内实际流通的是银元,银元按黄金价值流通,是黄金的价值符号。在金本位制尚无实行条件时,当时普遍主张先实行银本位制,在

  • 百年盱中 校门几经变迁 哪一张让你看到泪奔?

    作者:张居祥这是一扇了不起的门关闭或是开启门里门外都是一个了不起的世界无锁的门很多年已经过去,终于听到敲门的声响;我想门上没有装锁,所以大门并未锁上。我们都曾走进这扇门又从这扇门走向世界一百年了梁间的燕子去了又来那扇门也一换再换1920年那时候,我们还叫安徽省立第九中学青砖为柱铸铁为门面向长淮南山的青石板路从民国走来风华绝代那时的校长们1920.9-1923.1校长:向道成1923.2-1926.7校长:沈多闻1938.11-1939.7校长:程曦明1939.8-1940.3校长:秦庆林1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