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爱的牢笼15章(第015章 我好想你)

2017/10/27 15:07:27 来源:网络 [ ]
书名:爱的牢笼
第015章 我好想你

王岚狭长的三角眼瞬间眯起,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露出危险的讯号,“我看你敢,你是想给你妈收尸吗。”

宁静容赤红着一双眼,怒瞪着她,心里又恨又慌,她深知王岚并不只是说说而已,而她现在,完全没有能力也没有办法照顾好母亲。

而宁静容惊慌的神色落在王岚眼里,似乎很好的取悦了她,她脸上渐露愉悦,更是笑了起来,“哈哈哈…我会在宁家等你好消息的。”

“再给你两天时间,推荐163shenghuo.com你要是拿不到签字,你就看着办吧!”

她说完,笑声便随着她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走廊尽头。

“你…”宁静容下意识的追随着王岚的背影走了两步,伸手直指着王岚,却是哽住完全说不话来。

“怎么办怎么办……”心里绝望无比,宁静容按按胸口,捺住心绪,脑海里思绪飞过,她反应过来,立即转身,返回母亲的病房,“妈……”

可回应她的,爱的牢笼15章(第015章 我好想你)只有空荡荡的洁白如雪的病床,母亲早已不知踪迹。

原来这就是叫她来的目的!叫她亲眼看见母亲身体的好转,而后又让她亲眼看见母亲落入他们的掌控。

怀抱着一丝侥幸,宁静容立即在病房的各个边边角角搜寻,“妈、妈妈……”然而,当然是没有任何回音。

最终,她趴倒在母亲曾待过的病床上,最后的一丝侥幸和硬撑也消失不见。

抱着母亲曾用的枕头、被子,嗅着母亲留下的味道,整张脸,瞬间被泪水吞噬。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王岚、宁远山的步步紧逼,根本就不给她丝毫喘息的机会。她该如何面对自己,如何面对白辰,如何面对久卧病床的母亲?

病房里只剩下满脸泪水的宁静容,还有那一句重复徘徊的,“妈…”

……

夜幕降临,宁静容红肿的眼睛里,依然氤氲着雾气,她一步一步走在街头,心跳的声音,甚至都盖过了四周的车轮声,清晰的传来。

宁静容行走在黑夜的冷风中,面色潮 红,有些头晕,甚至步子都有些不稳,感觉下一秒她就会如同旁边的树叶一样,被冷风给卷走了。

她就这样,踉跄着、狼狈着、浑浑噩噩的,走回了宁家别墅。

推开门,还没来得及站定,耳边就传来了白辰嘲讽的声音。

“两小时三分零五秒,你还真是好本事,让本少爷等了你这么久。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白辰阴冷漠然的声音传来。

宁静容耳边一怔,身体一软,便倚着墙壁定在那里,思绪这才渐渐回笼,没想到一回来就遇见白辰,他不是说近期都不回来吗?

她呼吸沉沉,脑袋晕晕沉沉的,视线也是模模糊糊的,“少……”才刚开口说了半个字,人就径直朝前倒去,倒在了白辰身上。

白辰嫌恶的看着眼前的人,头发凌乱,衣服皱皱巴巴的,还不知道沾了些什么东西。

“宁紫兰,你给我起来!不是问我什么时候回来,我都回来了,还装什么死。”白辰越加厌恶,一脚把宁静容踢到一边,见她半天没有反应,才意识到她似乎已经昏迷。

白辰低低咒骂了一句,说:“宁紫兰,别让我发现你是装的!”

一路拎着宁静容上楼,一把直接扔在浴缸里,没有丝毫怜香惜玉之情。

突然袭来的疼痛,以及冰冷的水,双双刺痛着宁静容的神经,让她不得不醒来。

她面色变得更加潮 红,含着雾气的双眼越加迷离,此刻全身湿透,衣服包裹着的姣好身材展露无遗,竟让人有些挪不开眼。163生活网

而她自己只觉得头晕目眩,已经完全不清楚现在的状况。

身体泡在水里,止不住的下滑,她下意识把手伸出来,紧紧的抓着白辰,仰着头,看着白辰的身影,哪怕她此刻已经看不清楚白辰的模样,但是她知道,这个人,就是白辰,这个熟悉的味道,她一辈子都忘不掉。

高烧迷糊了她的心智,内心深处压抑潜藏着的某种情感终于倾泻而出。

“辰,我好想你…”

“辰,你别走好不好?”

“辰,我也不想这样子,可是…”

“辰,我想好好的爱你,可以吗?”

她轻轻浅浅的喃喃道,软软糯糯的,却只有她自己才能听清。头发漂浮在水面上,偶尔有几根,黏在脸上,樱花唇瓣一张一合,衣服湿透,衣领下滑,露出大半个白皙的胸 脯。

白辰抿了抿唇,眼中闪现一簇小火苗,“宁紫兰,你这是在诱惑我?”

他半蹲下,任由宁静容挂在他身上,甚至是伸手扶着了她的纤腰。而入耳的那一声“辰”,却让他瞬间绷紧了身子,眼中立即闪过一抹狠戾。

“宁紫兰,‘辰’是你能叫的吗,你当你是什么身份,不要妄想蛊惑我!”

他凶狠的将她摔进浴缸里,长腿跨入,两人身上的衣物四散开来,163生活网浴缸里的水随着他剧烈的动作也一波一波的蔓延出来。

爱的牢笼》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爱的牢笼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107期 千古诗词,唐代诗人马戴经典诗词赏析,一生必读

    马戴(799—869),字虞臣,唐定州曲阳(今江苏省东海县)人。晚唐时期著名诗人。诗作多为投赠、应酬或写羁旅、山林之作,较少反映社会现实。在《全唐诗》录存其诗172首,编为2卷。生平事迹见《唐诗纪事》、《唐才子传》等有传。每天一古人诗词,一起来欣赏经典诗词!《灞上秋居》唐代:马戴灞原风雨定,晚见雁行频。落叶他乡树,寒灯独夜人。空园白露滴,孤壁野僧邻。寄卧郊扉久,何年致此身。译赏灞原上的秋风细雨初定,傍晚看见雁群南去不停。灞(bà)上:又作“霸上”,古代地名,位于今陕西西安东,因地处灞陵高原而得名

  • 品读汉乐府《江南》|划船采莲戏鱼,每个家庭都应有的甜蜜记忆

    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汉乐府诗歌《江南》,写的是采莲人在水上采莲时的光景和采莲之人和水中鱼儿嬉闹的乐趣。即便是在汉乐府民歌之中也具有独特的风味。江南可采莲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江南江南水乡,鱼米之乡,如今有到了采莲的季节,莲叶如此的茂盛,遍布水泽,水中的鱼儿四处游荡,在莲叶间穿梭嬉戏。采莲人想要抓住鱼儿,可鱼儿一下子游到了莲叶的东边,一下子游到了莲叶的西边,一下子有道理莲叶的南边,一下子游到了莲叶的北边,采莲人就是抓不到鱼儿

  • 南京艺术学院图书馆收藏《漂的隐私》

    南京艺术学院(NanjingUniversityoftheArts),简称“南艺”,位于南京,是中国独立建制创办最早并延续至今的高等艺术学府,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文化部与江苏省人民政府的省部共建大学,并且为世界五大综合类艺术大学之一、中国六大艺术学院之首,江苏省以及华东地区唯一的综合性艺术院校和中国-东盟艺术高校联盟成员,也是中国综合实力最强的综合类艺术大学,是中国综合类艺术最高学府。南京艺术学院图书馆是在1952年全国高等学校院系调整时,由上海美术专科学校、苏州美术专科学校和山东大学艺术系的图书馆

  • 东阳核雕-成功男人为何要佩戴橄榄核雕手串呢?

    我们知道女性朋友们戴手镯、耳环是为了好看,但是男性朋友们带橄榄核雕手串是什么原因呢?成功男人为何要佩戴橄榄核雕手串呢?男性朋友戴橄榄核手串难道为了臭美吗?当然不是。那是为什么呢?1、盘玩橄榄核雕手串可以修身养性男人的压力一般比较大,脾气暴躁,爱冲动,如果能经常盘玩橄榄核雕手串,则能使人心平气和、消除生活中的压力。时间久了,会体会到人生的真谛。2、精品橄榄核雕可以保值升值橄榄核雕作为我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有很深远的意义,而佩戴橄榄核雕手串就是传承和发扬中国传统文化。那么精品的橄榄核雕一定会随

  • 五律·我有一壶酒

    五律·我有一壶酒“我有一壶酒,足以慰风尘”——被称为2016年火起来的第一句诗。近期有网友在微博上发出这句诗征集下文,却出乎意料地引发了全民创作热潮。短短几天时间内,转发量超过10万,阅读量更超过300万人。很多网友都续写了下去,有网友感慨“国人诗性未死”。这两句诗应该是改动自唐代诗人韦应物的五律《简卢陟》,原诗最后两句是:我有一瓢酒,可以慰风尘。面对原创作者大咖韦应物,这个可喜可悲、可豪放亦可婉约的句子,网友们又将如何妙语连珠?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吧!据说微博点赞数最高的,是网友@南海牧鲸人的这首

  • 四十三年再相聚,张立和她的知青战友们

    女画家张立的青春。1975.4.18日首批进入门头沟区色树坟公社知青农场的大部分上山下乡知识青年在这里开始了人生的梦想,响应伟大领袖的号召,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广阔天地,大有作为!事隔四十三年,张立在画界有了自己的一席立足之地,在知青战友聚会上传播中国传统文化,为聚会增添色彩。抽到奖的战友喜笑颜开,为自己的幸运而高兴。这是张立当年睡一个被窝的战友杨幽丽女士,曾经是房山石化的一位领导干部。张立的战友陈月荣先生正在朗颂他的散文诗。《知青,四十年后的相聚》----随笔2018-04-18如果说上山下乡也

  • 勇者与怪人||王小波

    作者:可七初读小波的书,是我差不多刚满20岁的时候,当时仍沉浸在对生活诸多方面的不解当中,不停地受困,不停地伸出手想要去寻求答案,甚至于对自己的敏感颇是自以为是。想着自己终归是个比较独特的人吧,直到读到小波的《白银时代》,哈,我终于自嘲,你这就独特了?看看人家小波,这才叫真独特。1952年5月13日,王小波出生于北京。他先后当过知青、民办教师、工人。通过努力,他考入中国人民大学,1980年王小波与李银河结婚,同年发表处女作《地久天长》。1984年赴美匹兹堡大学东亚研究中心求学,2年后获得硕士学位

  • 三月三抢花炮众男子赤身上阵 场面激烈如“肉搏”

    4月18日农历三月初三,地处广西北部的三江侗族自治县、融安县举行传统抢花炮比赛。来源媒体:中国新闻网参赛男子赤膊上阵,一同争抢花炮,场面激烈如同“肉搏”一般。抢花炮是流行于壮族、侗族等少数民族地区的一项民间传统体育运动,至今已有200多年历史,被称为“东方的橄榄球”。抢花炮,在农历三月三或秋收以后最为踊跃。侗乡流行这样的诗句:侗乡三月风光好,天结良缘抢花炮;要得侗家姑娘爱,花炮场中称英豪。凡是抢得头炮者,来年的抢花炮活动便由该村寨主办。当年他们得到了一头染红的大肥猪和其他奖品,次年他仍得准备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