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王者18章

2017/10/27 17:13:59 来源:网络 [ ]

小说:王者

冰与火

我就站在灵之泉黄昏的广场,在许愿池旁投下希望。原文163shenghuo.com那群白鸽,背对着夕阳,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张嘴。”

南宫雪夹了一筷子菜给他,趴在桌子上的点南雨已无力再挣扎,一口一口地吃着她夹来的菜,心酸至极。

南宫雪此刻幸福无人得知,而眼前这个伤心欲泪的男孩却只以白眼相对,压根就不想去理会南宫雪的心情。

“我饱了。”

没吃几口,点南雨就再没胃口,即使肚子还咕咕叫,也不想再被南宫雪那样折磨了。

“不饿么?”

那能不饿啊,那也要吃得下啊。163生活网

点南雨勉强着身体起身,还得去点南慧那看看才行,不过这个样子,肯定会被点南慧取笑。

一时烦恼不休,南宫雪竟过去扶着他,手圈过点南雨的手臂。

“干嘛,我出去一下。”

点南雨无语地看着南宫雪,那寸步不离的看法反倒是让点南雨更加讨厌。

“谁知道等下你会不会半路晕倒,明天可就婚礼,我可不想和一具尸体成亲。”

点南雨也不知道应该谢谢她的照顾呢,还是应该恨她的乌鸦嘴,反正躲是躲不的了,只能见步走步,看怎么才能躲开明天的一劫。

中央大殿依然灯火通明,忙碌着的仆人将一切都换成喜庆的红色,正中厅还摆放着点南家族的镇族之宝—玲珑勾玉。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哇,这玲珑勾玉我也是第一次见,冰哥,有什么用的?”

点南皓等人都色迷迷地盯着勾玉看个不停,晶莹剔透的勾玉散发出一股令人骨骼轻松的强大龙魂,更是让众人都着迷于这只于外表的独特功能。

“玲珑勾玉可是创族之长点南道亲自打制,以君龙之血为引,加上七海六山之灵气而成的灵之勾玉,听说是能提升龙灵到一个独特的境界,不过除了点南道族长外,也没听说有谁试过,所以就东西就成了镇族之宝。不过,这股清心之灵倒是有所用处,能让人在修行时不受外界的干扰。”

众人都沉醉于点南冰的介绍之中,以致连点南海到了后背也没有发觉,一声干咳后,让大家都惊呆了,连忙继续干活。

“我说你那么有空说这个,还不如去看住小雨,明天可是他的婚礼,可别让他给我惹出什么烂摊子来。”

点南海刚从老太太处回来,得知了点南雨骗老太太说盈儿有了的事后,更是担心打小就鬼点子多的点南雨,指不定又会干什么,要是来个逃婚之类的,那他这个一族之长还怎么混呢?

点南冰也是明白他的担心,将手中的活交给下人后,独自一人去找点南雨,顺便好做做他的心理工作嘛。

点南雨一小步一小步地在南宫雪的扶持下走着,那速度并不亚于蜗牛,不过这良辰美景,月正当空的,也不失为一种浪漫。王者18章

松开南宫雪的手,不自然地说道:“我去方便一下。”

南宫雪白了他一眼,无奈地转过身走远了几步。

点南雨却是一笑,三下两下偷偷跑掉,转了一个大弯,从几间小屋子里穿来穿去,这才往点南慧家出发。

“你当我傻啊,才不要和你去,乖乖站在等我吧。”

点南雨对自己的计谋得逞是十分的高兴,只不过那尾随着他的,在暗影处的影子倒更是对他这样帮自己表示感谢。

“龙灵?火连弹”

几团火球从点南雨身后闪出,感觉到温度有所变化的点南雨刚一转身,就看到了火系绝招的攻击,倒是令他脸都青了。

“我去,需不需要下那么重?”

一闪避开,点南雨见火球击下,脑袋猛地想起南宫雪是雷,这攻击是火,难道南宫雪拥有两种属性吗?

“有种给我出来,偷偷摸摸的算什么本事?”

点南雨四视周围,却静得只听得风在撕吼的声音,除此外就再无声源了。网站163shenghuo.com

可暗处的人却没打算留点南雨那么空闲,剑光刺起,竟是连同着火的光芒,从点南雨东侧的一间屋顶飞出。

“龙灵?云之盾”

一层固体云挡在点南雨的身前将那剑给挡住,可云却也被火在灼烧着,红晕的光芒让点南雨连忙跳开。

这刚一跳,云就被火给烧个精光,剑光再刺了过去,那人倒也是狠心,双手再施龙灵,这三路一同击发,让点南雨毫无招架之手。

眼看剑就到达,点南雨心想这回死定了,可谁知一道冰墙突然生出,硬是挡下那三路强攻。

那人也是吃了一惊,回剑冷视,只见点南冰单脚踩在冰柱之上,与她对视着。

“劝阁下不要乱来,若我家小弟有什么惹到阁下的,点南冰替小弟向阁下赔礼便是,又何必招招要命呢?”

点南冰有些难以相信,这点南家的防御在大陆也是一流的,可如今却让外人闯了进来而没人知道,由此便可以知道此人绝对不是泛泛之辈。

“点南冰?呵呵,听说你的冰释很厉害啊,今晚我倒要见试见试,是你的冰释强,还是我的炎煌厉害。163生活网

炎煌对点南冰来说就像是宿敌的存在,而会用此龙灵的,天下也就一个人罢了。

“沐纯么?看来南宫家倒是真的很不放心啊。那你干嘛要杀小雨,不知道小雨是南宫雪的未婚夫吗?”

沐纯双手一挥,一道火光冲天而起,照亮了整个天空,让银月都为之失色。

“小雨快走,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她的龙灵并不输于我,找南宫雪来。”

点南冰吩咐完点南雨后,也不敢掉以轻心,毕竟对方与他一样,可为八执事之首,而且属性还是很棘手的火,让身为冰的他,更是兴奋到不行。

“早就想试试了,沐纯,输了可不要哭鼻子啊!”

点南冰一吼,周围的空气似乎都被冻结了,不仅如此,寒气还散开好几米,将一切生物都给冻死掉。

点南雨也不敢留在那里,只得听点南冰的话,既然这个叫沐纯的是南宫家的人,那她肯定会听南宫雪的话的。

沐纯将龙灵凝聚起来,那足以热死人的温度与点南冰的冰释所散发出的寒气相撞击着,互不相让互相抵开,还未开招就已经产生巨大的共震,让周围的人以至中央大殿之中的点南海等人都感觉到这两股力量。

“是冰哥的冰释吗?难道是有敌人?”

点南结与点南皓相视一下后连忙脱门而出,往龙灵所施方向追了过去。

“龙灵?冰释”

“龙灵?炎煌”

一道冰与一道火被施灵者同时发出,那如同是毁灭光线的相撞,产生的气场让赶来救援的人都被吹开。

“都给我退下。”

点南冰只一声大吼,此时此刻根本就不能有一点点的分心,要不然可真的会死人的。

两股力量互不相让着,两个人只能继续施着巨大的龙灵来支撑住绝技,谁胜谁负一时之间根本难以看出。

只那两道光芒达到空间临界点后相爆化开,巨大的爆炸中却是另两道光芒的再次冲撞,一冰一火将爆炸给吞噬掉,让周围看的人都为之惊讶。

“这就是冰执事的实力吗,那人是谁,居然能与冰执事对抗?”

沐纯突然一笑,将支撑着的龙灵一收,炎煌瞬间没了后续力,加上冰释的相冲,一下子就被攻破,径直往沐纯击去。

可沐纯却丝毫没有想要避开的意思,不过冰释也并非是谁都能躲过的,那攻击伴随着的冻结会令人的动作慢下来,只需一点点的时间,就足以让冰释将其击倒了。

点南冰也并没高兴之意,猛一转身,龙灵强势爆发,一记冰释应声而施,冷笑道:“别小看人啊,沐纯。”

冰释一刺而过,沐纯却一点事都没有,只如一道残影,渐渐消失在星空之中。

“看来你还真不傻嘛。”

现身于天空之中的沐纯也如点南冰,炎煌也是同时间凝聚起来。

再是一击,两个人将龙灵调至最大领域,单是光芒就足以媲美一场烟火盛宴了。

“你的确不失为点南家执事之首,可惜,还差一点点哦!”

沐纯的炎煌渐渐处于下风,脸上却无危机感,这让点南雨有些担心,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也只有趁这个时间,才可以将她打败。

“龙灵?炎辉”

如果说炎煌能直接热死一个人的话,那炎辉的威力足以瞬间将那人连骨头都给熔化,强施着超越炎煌威力的绝技,硬是将点南冰的冰释给压下。

“哼,点南家不过如此!”

点南冰冷笑,对沐纯的炎辉居然孰视无睹,也不知道是否真的胸有成竹。

“龙灵?君释”

恍如置身于冰天雪地之境,那大地似被一片冰给笼罩住,寒气袭人直至体内,单是感觉,便令人毛骨悚然。

“这,这是什么感觉,比冰释可怕千万倍啊。”

周围的人都四下逃开数十米之远,对点南冰这突如其来的一招感到无比的害怕。

沐纯也是紧皱着眉头,原以为自己是稳操胜券的,可谁知点南冰的新招居然将她的炎辉给挡下,的确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不错嘛,看来得改口咯,君释吗,男生真是无聊,不过是蛮霸气的。”

“谢谢夸奖,不过你若以为只是霸气,会不会小看了我啊?”

点南冰一笑,那君释如是一道灵魂,竟生起灵意,怒起冰颜,径直往沐纯攻去。

“龙灵化灵?点南冰,你这个可恶的家伙。”

沐纯别无它法,将炎辉分之为二,一边对抗着点南冰的君释,一边反敌着君释的冰气,力量也是减弱了不少。

相比之下,点南冰有了足够的力量攻击那减弱了的炎辉,猛一施灵,君释再被加强,瞬间将炎辉给顶了回去。

“龙灵?葬沙”

“龙灵?凌水”

点南结在点南冰身边建起一面水墙,将不知道哪来的沙子给挡在墙外。

乱来可不行啊,沐进。”

一道身影闪过,在沐纯的身边施上龙灵,将沐纯用沙子给裏住,随即一拉,沙子形成于沐纯的样子,却没有龙灵,一瞬间被君释给冰封了起来。

沐进一收沙子,面无表情直视着点南结,水沙相撞,也是宿命啊。

“真是令人讨厌,搞得我好像欠你钱啊。”

点南结收回水墙,胜负已分,点南冰完胜沐纯,他方最强的都败了,而且他们还是在点南家,能赢才怪咧。

沐纯喘着气回灵,这一连系地对招的确让她有些龙灵不足。而且现在不仅暴露了,还处于下风,可有些难堪。

“不愧是你啊,我认输。”

沐纯回灵一放,天际之中一道印记闪烁,让点南冰吃了一惊。

莫不是八个都来了吧,南宫家还真是爱女啊。

王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王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纯情丫头太火辣8章

    原标题:纯情丫头太火辣8章小说书名:纯情丫头太火辣第8章:可悲的女人啦虽让人拍手称赞,可是辞职?许芸赶紧地扯了千寻一把,“千寻,你疯了,别这么冲动,不会是真要辞职吧?”那她岂不是少了一个伴?马银玉也吃了一惊,随即喜色隐藏在眉角里,但仍是用她那盛气凌人的声调,“温千寻,你辞职就辞职,用得着这么大声吗?整得好像是我逼你辞职一样。”“这不就是你要的结果吗?”千寻嘴角冷冷一翘,抓起包,忽然将声音压得很低,凑近她的耳边,神秘兮兮地道,“前阵子,我陪我妈看病的时候,很不巧地看见高少爷从医院里出来,我听那里的

  • 女王崛起:极品元素师8章

    原标题:女王崛起:极品元素师8章小说:女王崛起:极品元素师第八章交易“他是谁?”冷霞面色一变,很快站在冷玖身前,一双冰冷的眸子盯着对面犹若实质,气势强大的影子,握着翠绿长鞭的掌心生出层层叠叠的细密汗珠,却也不曾后退半步。冷玖微微摇头,轻轻将冷霞拨开,巴掌大小的晶莹面颊带着疲懒笑意,青葱般的十指轻轻转动手链上的缩小版古籍,周身涌动着的元素之力渐渐止息,却不像之前那般完全消失。“应该怎么介绍呢?不如你自己开口吧。”虽然是冷家的先祖,但冷玖显然对对方缺乏基本敬意,眼前鬼魅般的老人却浑不在意,挡住面容的

  • 职场女人花8章

    原标题:职场女人花8章小说名:职场女人花第8章一个事实一瓶我不认识的洋酒就在海阔天空的谈吐中见底了,我有点醉昏昏的,脑袋晕。凌微倒没什么异样,她只是脸色比刚刚红了些。我必须承认一个事实,她的酒量要比我好。凌微上了厕所,我坐在沙发上抽烟,刚刚我没怎么抽,因为抽第一根的时候发现凌微不喜欢烟草味道,所以我压抑着不在她面前抽。男人嘛,应该绅士一些。美滋滋地抽完一根烟,凌微从厕所回来了,一回来就说要走。我哦了声站起来,忽然产生了呕吐的欲望,我立刻站着不敢动,胃部平静了不翻滚了才踏出一步,然而我踏空了,一下

  • 神秘总裁冥界妻8章

    原标题:神秘总裁冥界妻8章小说名称:神秘总裁冥界妻第八章引蛇出洞看着顾灵徊诧异懵懂的表情,戚流年继续说:“我想办法把彼岸壁在我手里的消息传出去,害你的人费了那么大的周章才从你的身体里得到了它,我想他问绝对不会轻易放弃的。”顾灵徊点头表示同意,拉住戚流年的右手,感觉到很踏实,做鬼已经做了三年多了总是一个人在游荡。现在她的心中踏实了许多。戚流年将顾灵徊送回到她的盒子里。拿出电脑,注册了账号,又拍了一张玉璧的照片,做旧再传上去。只留下一个新申请的QQ号码。发好帖子以后才爬回床上,闭上眼睛盘算着应该怎样

  • 再爱我一次8章

    原标题:再爱我一次8章书名:再爱我一次第8章给他的惩罚我婆婆拗不过莫龙的决定,只好同意我们结婚。我爸妈因为这事,觉得莫龙是个值得托付的好男人,自然希望我们在一起。我怀着愧疚和感动,嫁给了他。其实事后,我爸妈还带着我去公安局报了警,第二天,两个警察就上我家来了,带着二十万的红包和营养品,说当事人当时被人下药了,不是故意侵犯我,这二十万和这些营养品是对我的补偿,希望我不要介意。警察还说了,当事人家里很有背景,我们收下这些就当没有这事发生过,毕竟我们只是普通百姓。听明白了,就是我们不要去惹事,否则吃亏

  • 炼丹小子修真记8章

    原标题:炼丹小子修真记8章小说名:炼丹小子修真记第九章修炼设想龙啸天凝神呼吸吐呐,全身放松,开始按照自己以前的修炼法门开始运行了起来。奇怪了,我的元婴怎么不能吸收体外的天地灵气了?龙啸天的心里不由得有些惊慌起来。不过他马上又镇定下来了,他在想这到底是怎么了,自己今天就刚吸收过体外的灵气,而且在吸收的速度上也是可以撑死人的,现在怎么就无效了呢?郁闷!那我在今天晚上修为的进步又是怎么回事,难不成天上掉馅饼了啊?龙啸天当然不会相信这种不劳而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可这又怎么解释呢?难道这是九重人丹

  • 美女总裁的诱惑8章

    原标题:美女总裁的诱惑8章小说名称:美女总裁的诱惑第8章姐的活也交给你丽姐回过头,看见是我,她也有些吃惊,瞪大了眼睛,嘴也微微张了张。这是自从那晚在她家发生关系后,我第一次见她,距离那天已经一个礼拜了,她依旧是那个让人着迷的女人,浑身上下举手投足间,都散发出迷人的独特气质,坐在那儿,显得高贵而又典雅。我抑制住惊讶的表情,应了总监一声,捂嘴咳嗽了两下,便快步走过去,坐在了丽姐对面。“李总,这是我们公司的资深设计师朱鸣,在我们公司他算最有才华的一个,已经做了好几个成功项目,客户那边都很满意。您看您那

  • 红尘怨8章

    原标题:红尘怨8章小说名:红尘怨第8章你给我等着!这个包间和我往常去的包间不一样,没有吵闹的音乐,显得略微的沉静。三个男人只是围在桌子边上喝着酒,话也很少说,这时候我才看清了坐在角落里佳佳的那个客人,精神看起来不太好,眼睛微眯显得有些颓废,脸上的胡渣不知道是多少天没刮过了,年纪看起来比其他两个大,不过另外两个却叫他老弟。起初倒是没什么,只是陪着喝喝酒,我的这个客人不仅仅是喝酒,还对我上下其手,该卡的油都卡尽了,偶尔跟其他两个人隔空说着什么。几轮喝下来,他们的身份倒是让我惊讶了一下,他们似乎是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