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血泪传奇18章

2017/10/27 17:14:09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血泪传奇

第十七章 我杀笔了,我杀笔了

经过周俊宇和陈晨的事件之后,王子轩养伤的这几天却过的很悠闲。血泪传奇18章

自从他拿到了孙安琳的电话号码之后王子轩每天都会和孙安琳煲上很长一段时间的电话粥,总是喜欢找到各种借口把孙安琳约出去,然后趁着自己受伤的便利,吃吃豆腐什么的最正常不过了。

他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对着漂亮的美女不可能没有想法。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虽然他不是君子,但是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色狼,所以在面对自己喜欢的女孩时,他曾经错过了一次,可是这次他绝对不会放手。

说起来,像他们这种每天在学校混的男生是从来都不会缺少妹纸的,可能还会有很多女生偷偷的递情书,像王子轩在初中时就收到了各种类型女生的情书,有可爱的,有文静的,更有恐龙妹。

可能之所以他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女朋友,是因为在他每当快要喜欢一个女生时,脑海里总会浮现另外一个女孩的面孔,那就是孙安琳。

刚和孙安琳互发完短信,王子轩心满意足的放下自己手里拿着的手机,用手肘捅了捅正趴在课桌上睡觉的吴聪。

“帮我放哨,我要睡觉了。网站163shenghuo.com

王子轩在出院的第二天就回到了学校上课,因为伤口已经在慢慢结咖,只要不做什么剧烈的运动就不会有太大的问题,所以他闲呆在家里无聊,不管周浩几人的劝阻,毅然来到了学校上课。

不是说他多么的热爱学习,只是在家一个人抱着电视实在无聊,他爸妈两个人一年在家的时间也只有一个月,每次都是在给了他足够生活的钱之后就风风火火的跑去公司,忙着出差,忙着拉业务,忙着陪股东喝酒,根本就没时间管他的死活。

在家里,还不如在学校来的实在,反正在家自己的父母也不会回来,在学校至少还会有陪着自己一起笑的人。

“睡吧,睡吧!我调查过了,今天周扒皮不会来查岗的,你就放心的睡觉吧。哎,我跟你说,你别那眼神,我说不会来就不会来。”吴聪给了王子轩一个放心的眼神之后,趴在课桌上继续和他的周公侃大山去了。

王子轩对着吴聪翻了个白眼,虽然对吴聪的话抱着很大的怀疑,可是听着站在讲台上老师讲的各种公式,他的脑子就会想起一个声音,睡吧,反正也就这样了。血泪传奇18章

而他睡着的结果就是两人在下午第二节课同时被周扒皮叫到了他的办公室。

在走向周扒皮的办公室途中王子轩使劲的踢了吴聪一脚,又在他的后脑勺用力的拍了一下,随后才没好气的说道:“我说你这个孩子就不能长点心眼啊,王梓萱说今天周扒皮不会来就不会来么?你特么没看到那娘们得意的笑容,就你这样,你小子哪天被人卖了还特么在帮别人数钱。”

“你说你个大男人就为这么点小事儿一直叽歪烦不烦啊,大不了周扒皮罚的20块钱我给,顺带一个星期的早餐。如果不是你小子受了点小伤,我早打你了。”

吴聪对着王子轩投去一个鄙视的眼神,在他眼中能用20块钱解决的事情都不算个事儿,20块钱也就平时他的一包烟钱。

刚进办公室王子轩就看到周扒皮好整以暇的坐在办公桌那里喝着茶,板着一张死人脸,周扒皮用手使劲的拍着桌子,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看到进门的两人,周扒皮立马就对着王子轩两人说道:“教不严,师之过,是我没教好你们啊!你们看看,全班都在上课,就只有你们两个在那里睡觉,还像个学生吗?”

“教不严,师之过,我也没见你罚自己20块钱啊。163生活网”王子轩低下头看着脚尖小声嘀咕着,嘀咕完了之后脸色平静的抬起头,眼睛时不时望着窗外,用脚踢了踢瞌睡还没醒的吴聪,他用脚踢吴聪的意思很明确:妈蛋,别指望我会掏出那20块钱。

“老师,我们知道错了,你就给我们一次机会吧,我们两个保证不会再犯了。。老师,这是我们因为破坏了班级规矩,而上交的班费,给您放这儿了啊。”吴聪谄媚的走向周扒皮,从裤兜里拿出一张50块,做出一副悔不该当初的样子,就差没掉下泪来了。

演帝啊,演帝,王子轩在心中想道。如果吴聪以后走上演艺界的道路,不用培训直接就能提枪上马了,而且绝对会是实力的那种。163生活网

“你也知道无规矩不成方圆,念在你们诚心悔改,本来还准备给你们家长打电话的,不过这次就算了吧,下次注意不要再犯这样的错误,否则你们就给我回家多睡几天再来上课。”

周扒皮满意的看着吴聪,对着王子轩和吴聪摆了摆手,“你们走吧,记得下次别再犯了啊!”

“知道了老师。”王子轩和吴聪异口同声的回答,几步就溜出了办公室。

对待周扒皮,你只要乖乖的掏出所谓的班费,那么任何问题也都不是问题了。

王子轩瞅了瞅手表,看到距离第二节下课也没几分钟了,就从口袋中掏出一包白沙烟,拿出来两根,扯住正准备往教室走去的吴聪:“还有4分钟就下课了,走,抽根烟再回教室,免得下课了又得出来一趟。”

两人在走廊上就点燃了香烟,叼着烟就慢慢向厕所走去。

现在在外面的老师少,在走廊上点烟也只是满足一下他们的虚荣心,以后长大结婚,对孩子又有了谈论的资本,我特么在教学楼走廊上就敢抽着烟横着走,儿子,学着点你老爸。说明163shenghuo.com

“你给更年期大叔50块干嘛?40就够了,你嫌钱多闷得慌啊!”

“妈的,你以为我想啊,那时候全身上下兜里就只有50了。难道我还对周扒皮说,我给的50你再找我10块吧,我好去吃饭。”

吴聪不爽的看着吴聪,掸掉烟头上的烟灰,抽了一口烟又继续说道:“就你小子还好意思说我,进了办公室就我一个人在说,你妈蛋连屁都不放一个,我算是认清楚你了,出卖我你都不带犹豫的。”

“你小子绝对是实力派演员,我这个跑龙套的根本就没发挥的机会嘛,这么好的舞台你不去,难道还要让我一个打酱油路过的去啊!”

“你真操蛋,懒得和你扯了。”

吴聪丢掉手中只剩下烟屁股的白沙烟,跑去洗手的地方洗了下手,然后潇洒的给了王子轩一个背影,大手一挥,拜拜了您嘞。

王子轩等到下课了三分钟才回去教室,刚回到教室就看到吴聪站在王梓萱的桌子面前,面红耳赤的和她争执着什么。

不过他隐约的听到了你骗我之类幼稚的话语,现在和人说这个有用吗?尤其还是猜不透摸不准的女人,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古人诚不欺我!

王子轩好笑的看着吴聪,对着他竖起了一个大拇指,与王梓萱这样的小辣椒争执完全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他不得不佩服吴聪的勇气与大毅力。

等到最后一节课上课时,王子轩好笑的看着红着脸,气呼呼的冲进自己座位的吴聪,立马开启了嘲讽模式:“说你笨都是抬举你了,说你傻都是侮辱了人类的智商,我看你整个就是一个智障。”

“哥虽然算不上一头好马,但是也算不上是个毛驴吧?那女人竟然说我就是个傻逼,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

“在你非常生气的时候,你去找枝铅笔,然后拿把小刀,对着铅笔砍,在边砍的时候嘴里边说,我杀笔了,我杀笔了。”

王子轩大笑着,肚子都笑的疼了起来,双手捂着肚子,不停的轻声拍着桌子,毕竟是在上课,他也不敢表现的大夸张。

“妈的,你们都是坏人,还能不能有爱的玩耍了?”吴聪丧气的趴在桌子上,胡乱的翻着放在自己面前的课本。

王子轩也不管一个人趴在桌子上生闷气的吴聪,反正他笑也笑够了,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原则,埋下头就给孙安琳发了个信息过去,然后满怀期待的等着信息回过来。

他答应了今天陪着孙安琳一起逛逛他们这美丽的校园的,孙安琳已经办好了转学手续,说是这两天就过来一中读书,所以她准备先来学校熟悉下环境,理所当然的,王子轩成了导游。

“妈蛋,这事儿不能就这样算了,老虎不发威,那娘们当我hello猫呢?”吴聪想到这里,突然气愤的拍了下桌子,直接就从桌子上站了起来。

当他发现事情的严重性时,才意识到自己太过于激动了,使劲的拍了下桌子不说还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马上整理了下心情,吴聪装作很严肃的样子,对着黑板上的一个题目就说道:“老师那个题目好难,我看不懂。”

说完,吴聪就从容的坐了下来,当作没发生什么事儿一般,傻傻的盯着老师,做出一副期待的样子。

“同学,你有不懂的也不用拍桌子啊,下次记得举手发言。”说完,数学老师竟然真的重新又把那个题目讲解了一次。

看着数学老师背过身在认真讲解题目,吴聪软趴趴的靠在王子轩身上,他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拍拍自己的胸口,轻声对着王子轩说道:“还好老子机智。”

“应该说还好你的演技是实力派的,话说你那么激动干嘛?”王子轩装出一副嫌弃的样子,推开靠在自己身上的吴聪,好奇的望着他。

“我要杀笔了,别理我,我跟你说,你真的别理我。”

“你是天线宝宝吗?”

“为什么?”

“呆萌啊!”

PS:今天因为家里有事,所以大晚上的我就把这章赶了出来,哎,看在我大半夜还在为大家码字的分上,大家可否把手中的推荐票投给我呢?南啵万想试试能不能冲冲周推荐榜,还希望大家给我支持。

求推荐啊,求推荐,各种姿势各种求。万恶的小黑屋,一章不写满3500根本不让我出来,我草,根本就没得玩耍了。逼我凑字数的节奏么?一章3200感觉还对得起大家,我承诺大家,如果我从小黑屋出来了,过年那天我直接5更回报大家对我凑字数的不杀之恩。

说多了都是泪,趁着这个机会,我想对着所有支持我,看我书的书友大大说,不管是汉子还是妹纸,你们别乱看,都望着着我,咳咳,我会用自己最大的努力来告诉大家你们的支持木有错。好吧,是南啵万又逗比了,不管怎么说,书友大大们在看我的书就是对我的最大的支持了。

血泪传奇》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血泪传奇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浮生若梦爱几何3章(第三章怀孕了)

    原标题:浮生若梦爱几何3章(第三章怀孕了)书名:浮生若梦爱几何第三章怀孕了罗莳音目光漫无目的的四处看着,忽然她看到了一对极为熟悉的身影。她的目光最终落在亲密的搂在一起的胡文生和霍青桐身上,脚步也不偏不倚的走了过去。当胡文生看到罗莳音的时候,他的脸上居然还有一丝惊讶,转而却嘴角上扬。带着一股不屑的目光盯着罗莳音。依偎在他身边的霍青桐轻轻一笑,嘲讽的言语流露出来,脸部有些狰狞:“莳音,你来这里,不会是又怀孕了吧!”罗莳音闻言,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指示牌,原来这里是妇产科。她没有生气,更没有接霍青桐的话,

  • 情愿不知你爱谁3章(第三章 残忍)

    原标题:情愿不知你爱谁3章(第三章残忍)小说:情愿不知你爱谁第三章残忍齐云溪不敢对上贺墎冥的眼神,她的脑海里一直重复出现一个女人的身影,是她吗?不要是她,她如果回来了……可是齐云溪又自嘲的笑了起来,她有什么资格不让林玉儿回来。林玉儿消失了多少年,她的噩梦就做了多少年。“齐云溪,如果你还想让齐放好好活着,就老实的当个摆设存在,任何风吹草动被我听到,我会毁掉齐氏……”“不,求你,贺墎冥你怎么对我都没有关系,求你不要伤害我的家人。”齐云溪倒吸一口冷气,这么多年,贺墎冥怎么对她,她都无所谓,但是无论如何

  • 若情满目狰狞3章(第三章 将她逼入深渊)

    原标题:若情满目狰狞3章(第三章将她逼入深渊)小说名:若情满目狰狞第三章将她逼入深渊“哟,金凯,这是个啥情况啊?”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存心要搅浑水。李金凯也没想到这个时候,竟然有朋友上门来,凑巧的是还直接进了屋。他起初是有点心虚的。他看了看徐丽思的眼风,心里很快有了计较。他伸手指了指余咪,一脸嫌弃地说:“这个贱人,出去勾引男人还不够,给老子带了那么大一顶绿帽子,还妄想要我原谅她!”“呸!”说着,李金凯使力往地上啐了一口。“也不想想,这种不知被多少男人上过的贱货,我怎么可能原谅她!”李金凯耙了耙

  • 前夫别来无恙3章(第三章 专业卓群)

    原标题:前夫别来无恙3章(第三章专业卓群)小说名字:前夫别来无恙第三章专业卓群梁诗韵特地提前十五分钟来到录影棚,然后坐在休息室里翻着剧本,等导演派人过来找演员,才发现只到了梁诗韵一个,主角儿葛慧儿连个人影都没有,当场气得甩手走了。九点十分,离约好的时间晚了十分钟。葛慧儿和雷易霆才迟迟赶来,这两人不慌不忙,脸上还带着笑容未散尽。这一切被梁诗韵尽收眼底,她装作没有看见拿起手中的剧本复习,雷易霆原本要走过来的脚步见她没有注意自己,不自觉收了回去,来到导演身边。“随时可以开始。”导演立马堆出笑容,等待一

  • 梦中偷欢都是你3章(第三章 梦里不知过几年)

    原标题:梦中偷欢都是你3章(第三章梦里不知过几年)书名:梦中偷欢都是你第三章梦里不知过几年莫小染捏紧了拳头,含泪愤恨的看着高助理,“你们都会遭报应的!”然而,她的话只是换来高助理的一声冷笑,他双目一沉,莫小染就被保安从医院赶了出去。街头已经下起了小雨,莫小染失魂落魄的走在街头,身上的婚纱已经被打湿,正粘合在她的躯体上,妆容也全都花了,整个人看起来狼狈不堪,周遭撑着伞路过的路人,都用一副看疯子的眼神看着她。莫小染对此恍然未觉,她现在已经成为一个无家可归的人,她的父亲死了,家产被继母和继妹霸占,而她

  • 若黑暗坠入星河3章(第三章 滚出我家!)

    原标题:若黑暗坠入星河3章(第三章滚出我家!)书名:若黑暗坠入星河第三章滚出我家!米瑞儿眯起眼睛,确认着车牌号。没错,就是林思思的车了。她突然粲然一笑,回头看向时廉擎:“时廉擎,你的车在哪儿?”“怎么,回心转意了?”时廉擎桃花眼一挑,笑吟吟的看着米瑞儿。他就知道,米瑞儿绝对会让他送回家的。“对啊,头晕的厉害,不想开车。”随便找了个借口搪塞,米瑞儿低着头,匆匆的跟着时廉擎出门。时廉擎的车停的离公司不远,米瑞儿用余光瞟着林思思的车,果然,车窗慌张的升了上去,那辆银色的车迅速开走了。“刚刚某个人不是还

  • 且听爱情把风吟3章(第三章 他是我上司)

    原标题:且听爱情把风吟3章(第三章他是我上司)小说名称:且听爱情把风吟第三章他是我上司顾心艾怒目圆瞪,也不搭理自己的父母,转身就离开,双眼充满血丝,恨意昭然若揭。任母则若无其事的看着亲家,嘲讽道:“女儿都很有骨气的走了,你们还在这里做什么?”顾妈妈看看女儿的背影,又看了看亲家,最后眼神落在老公身上,叹了口气无奈的追了出去。顾心艾来到街道上,手中的电话铃声不断响起,所有人的注意力被顾心艾吸引了过去。“贵公司愿意面试我?好的,谢谢!“这是近来唯一的好消息了。顾心艾相信,即使她以后一个人,她也可以照顾

  • 不想再次离开你3章(第三章 无赖的男人)

    原标题:不想再次离开你3章(第三章无赖的男人)小说名:不想再次离开你第三章无赖的男人“我想再回医院来。”薛星辰沉吟,“你曾经是市里最年轻的外科主任,再重操刀不是不可能。”他看向尤艾儿,“而且,让你别放弃这来之不易的荣誉以及天赋,是我一直以来都想做的事。”“我知道。”尤艾儿轻声说。她为冷司冥放弃了手术刀,拿起菜谱,钢琴以及花瓶,让自己活得娇气精致,到头来只是一人独自沉醉而已。冷司冥会不会知道,她是放弃了最重要的东西去爱他?或许,他不想知道。“给我一点时间,我会帮忙。”尤艾儿刚好说谢字,就把就被薛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