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秘境诡影7章(第七章 五行八卦村)

2017/10/28 18:08:14 来源:网络 [ ]

小说:秘境诡影

第七章 五行八卦村

桌子上已经摆了满满的一桌子菜,有腊肉炒莴笋,炖鸡,小鱼干,还有几个是金峰从来没见过的菜,可能是山里的野菜,野货。版权163shenghuo.com

他父母很热情的招呼金峰喝酒,是那种山里人自己酿的米酒,度数很低,味道酸甜。金峰喝了几杯,以醉氧头晕为由早早就休息了。房间里已经新铺好了被褥。可能是这段时间没有休息好,可能是醉氧的缘故,金峰躺下没多久就迷迷糊糊睡着了。一觉醒来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多,口渴的厉害,起床找水喝。但是当头来到前厅的时候看见一个黑影闪了出去。金峰马上跟了出去,从背影他很快就认出了黑影就是张睿。秘境诡影7章(第七章 五行八卦村)

金峰脑海中立刻闪出一丝疑惑:“这么晚了,她出去干吗?”边想着也马上跟了出去。

因为出来找水喝的时候,穿的是拖鞋,走路的时候会发出声响,金峰干脆脱掉拖鞋,光着脚跟了上去。

月亮很圆,几十步以外就能看见张睿的身影。

张睿没有走大路,而是往田野里走。

“她要去干吗?”金峰心道。

金峰一直跟着张睿穿过整片稻田,往水塘的方向走去。

金峰暗自思忖:“看样子也不像是梦游啊,她这是要去干什么?”继续跟上去,借着月光居然发现张睿的前面还有一个人。163生活网那个人已经下了水塘,往水塘中间走去,借着月光可以看见水面上一圈圈的涟漪了。

张睿躲在水稻后面,金峰慢慢的摸了上去。张睿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顺着张睿的目光往前看。原来前方几十米的位置蹲着一个人。定睛一看,竟然是二叔。

张睿看着二叔往水塘中间想起身制止,金峰马上捂住了张睿的嘴巴:“嘘,别吵。”

张睿想反抗但是听出了是金峰的声音,马上就放松下来,轻生的问道:“你怎么也跟出来了。秘境诡影7章(第七章 五行八卦村)

金峰松口捂住她嘴巴的手:“先别问我,我先问你,二叔以前有梦游的习惯吗?”

张睿摇摇头。

金峰点点头:“那就不用担心了,他不是梦游,我今天观察了二叔,他根本就不像是有精神问题的人,他半夜出来肯定有什么事情,我们静观其变就好。”

张睿满脸怒火的看着金峰。

金峰一头雾水的看着她:“怎么啦?”

张睿咬着牙:“你可以松手了吗?”

金峰一看,自己的双脚紧紧的夹着她的双腿,左手抱在她的胸上。马上触电般的松开:“一时心急,一时心急。”

张睿白了他一眼:“分析一下。”

“啊?”

“分析一下。原文163shenghuo.com

“哦,看起来是C罩杯,实际上应该是B罩杯。”金峰一脸认真的说道。

“流氓。”张睿没好气的骂道。

“我靠,不是你叫我分析的啊,你的文胸有这么厚的海绵……”

“谁让你分析这个了。”张睿拉了衣领继续说道:“我让你分析一下二叔。”

“哦,你看着自己的胸部让我分析二叔,思维跳跃的也太快了。原文163shenghuo.com”金峰不满的说道。

“那 那这又怪我咯?”张睿又被他气的哭笑不得了。

“算了,我原谅你了,不纠结这事了,这一页过去了。我晚饭时观察二叔,他虽然看起来疯疯癫癫,吃饭用等候抓,米粒掉的满地都是,但是他眼神清澈,眉宇间透着一股英气。这绝对不会是一个精神病患者应该有的。”

“呢是说二叔是装疯的?”

“很有可能。”

“可是他为什么要装疯呢?”张睿不解的问道。

金峰摊摊手:“这我就不知道了,也许你可以自己问问他。”

张睿还想说什么,金峰伸手指了指二叔,张睿转头看着二叔。二叔已经走到了水塘中央,水已经没过了他脖子。

张睿有点急了,金峰说道:“别急,我今天看过,这水塘的水最多没过他的脖子,没事的。”

虽然金峰这么说,但是张睿还是有点紧张,紧握双手,目不转睛的盯着二叔。只见二叔慢慢的升起双手,举过头顶,然后双手合十,分开,掌心朝向月亮,仰起头脸也朝向月亮。

“他在干吗?”张睿疑惑的问道。

“肯定不是在赏月。”金峰回答。

“废话。”

“好像是在举行某种仪式,我记得我在哪里看见过,跟他的动作差不多,不过我看到的是在陆地上的,不知道为什么他要到水里来举行这种仪式。”金峰仔细的回想着自己在哪里见过,想了一会儿,忽然一拍脑门:“对了,是在云南边境见过鬼王族的人举行过这种仪式。”

“鬼王族?难道……”

张睿想说什么被金峰制止了:“走,藏起来。”说着就拉着张睿躲到一边的小溪里。

过了几分钟,二叔举行完仪式后就转身返回。

“今天是几号?”待到二叔走远后,金峰问张睿道。

“17号啊。”张睿回答。

“我是说农历。”

“八月十四。”

金峰嘴角一咧,露出了一丝诡笑:“也就是说,明天就是八月十五了,我估计我们明天有好戏看了。”

第二天一早,二叔吃完早餐蹲着门口晒太阳,金峰递了一包烟给二叔,假装不经意的问道:“二叔,听说你进过诡地。”

二叔一听说诡地两字就不经意的颤抖,手舞足蹈起来。好像衣服收到惊吓的样子,但是金峰在问起诡地这两个字的刹那,眼睛鹰一般的盯着二叔的眼睛。他的瞳孔并没有收缩,所以他的惊恐是装出来的,虽然他装的很像,但是眼睛是装不出来的,尤其是瞳孔。所以金峰断定二叔是装疯。

一听到二叔的叫喊声张睿的父母就跑了出来,问道:“啥事啊,啥事啊……”

二叔惊恐的缩在墙角嘴里念念的说着有鬼有鬼……

金峰不好意思的说道:“我问了一下诡地的事他就这样了。”

她父亲叹了一口气说道:“几十年了,那时候他还是跟孩子,但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一提那两个字他就这副样子,真是作孽啊。”

“那几十年来一直都是这样的吗?”金峰继续问道。

“唉,其他时间还好一点,最近这几年好像更加严重起来了,一到月圆的时候就疯的厉害,而且……”

一说到月圆二叔就又开始激动起来了,抓狂的大喊大叫起来。张睿的父亲只好抱着他跟哄小孩一样的哄他。看到这个场景,金峰也没好意思继续问什么了。

但是金峰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看法,二叔绝对没有疯。今晚要继续跟着他,看看他到底搞什么鬼。

到了晚饭时间,金峰故意比昨天多喝了几杯。因为他确定二叔没疯,他今天肯定会注意到自己。所以他今天必须装成他问二叔的事就是自己的好奇心。不能让他有任何的疑心。

酒足饭饱后,金峰故意出门溜达了一圈才回去睡觉。一进房间,金峰就开始准备起来,穿上迷彩服,蹬上军靴,插好匕首,带上防刺手套,带上夜视镜。

到了十点钟,金峰就已经透过门缝开始观察。

几乎跟昨天一模一样的时间,二叔开始蹑手蹑脚的出门。

金峰心道:“这样的人像是疯的吗?”紧跟着二叔出了门。

今天的月亮更圆,但是在稻田里,金峰的迷彩服隐蔽性更好,二叔不停的回头张望,但是金峰凭着迷彩服和在部队里学过的伪装技巧,二叔丝毫没有发现他。

在夜视镜的帮助下,一百米以外他都能清晰的看见二叔的一举一动。不一会儿张睿也到了,他朝她瞪了一眼但是什么也没说,他怕惊动二叔。张睿同样不服气的瞪了他一眼。

二叔还是跟昨天一样慢慢的向水塘中央走去。

但是今天水塘发生的事情差点让金峰失声的叫了出来。水塘里忽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而漩涡的中心就是二叔所站的位置。金峰看了手表——零点。

“这是怎么回事?”金峰问张睿,张睿也是一头雾水。

“我说这个村庄的设计怎么这么奇怪。”

整个水塘的水不到十分钟全部流完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更让两人大惊失色,若不是金峰捂住张睿的嘴,张睿就要叫出来了。看见张睿冷静下来以后,金峰才慢慢的松手。张睿朝自己的胸口看了一眼。金峰晃了晃自己的双手。但是眼睛始终盯着二叔。只见水塘的水流干以后,水塘的中央出现了一个洞口。可能水就是顺着这个洞口流掉的,可是为什么这个洞口会打开,平时是靠什么密封的?是人为的还是天然形成的?

二叔顺着洞口往下,金峰马上跟了上去。也顺着洞口跟了下去。

原来是一条暗河,金峰以前好像听说过一些这方面的东西,有些暗河会受到月亮的影响而涨落,就像是钱塘江的潮水一样。可能是以前设计这个村庄的已经发现了这个现象所以在这里设计了这么一个水塘。这条暗河也有可能就是受到月亮的潮汐影响。

暗河不算很大,也就四五米宽,两三米高。二叔似乎很熟悉暗河,金峰在夜视镜的帮助下才能勉强看清楚暗河的大概,但是二叔轻车熟路。又走了一段路,暗河里面已经伸手不见五指。金峰他们只能一步一步的往前挪。黑暗总是给人不安全感,金峰抽出匕首握在手上,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张睿一个女孩子,此时紧紧的抓住金峰的手,心都几乎跳到嗓子眼上了。

又走了大约五六分钟,前方开始出现了一丝光亮,越走越亮。但是这个绝对不是自然的月光发出的亮。地面上也开始平坦起来,这肯定是认为改造国的。果不其然,又走了大约一分钟,里面已经传来了说话声。而这亮光来源于油灯。

“鬼王谷的守护者们,今天是你们尽忠的时候到了。”一阵沉闷的声音过后,紧接着就是一阵欢呼声。

根据回声金峰可以判断出前面应该是一个大厅,面积比这个河面要宽上几倍。

”鬼王谷?这跟二叔 有什么关系?难道是一个邪教?“金峰的第一反应就是邪教。

金峰悄悄的探出头去,迅速的扫了一圈,果然是一个大约5、6十平方的大厅,墙面被削的很平整,有一个一个带着面具的家伙站在一块凸出的石头上,下面站着几十名男男女女,二叔被脱去上衣五花大绑在一根十字形的木桩上。一边是虎背熊腰满脸横肉的侩子手。

“张兆虎,今天是你尽忠的日子,你准备好了吗?”又是这个沉闷的声音。

“作为鬼王谷的守护者,我随时准备着。”这个是二叔的声音。

“怎么是二叔的声音?”张睿一听到是二叔的声音马上探过头来。金峰想制止已经来不及了,带着面具的家伙已经看到了墙上的影子。

“看来我能今天来客人了,既然来了就是受到了鬼王的召唤,不妨就现身吧。”

金峰左手拉着张睿右手拿着匕首:“我想你大概是弄错了,我不是什么鬼王召唤来的,我是来找人的,这个人是我女朋友爸爸的弟弟,也就是我的二叔,他脑子不好,大晚上的乱跑,我女朋友的爸爸的老婆让我来找他回去,现在我找到了,所以我只要带他回去我就完成我老婆的爸爸的老婆交给我的任务了。”

张睿惊愕的看着金峰,心道:“这个时候还要耍嘴皮子?”

秘境诡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秘境诡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出租车过年乱涨价,谁料回程就爆胎,被宰乘客的举动让他傻了

    何成是个出租车司机,过年这段时间特别忙,每天都有从外面打工返乡的客人。所谓生意逢节涨三分,小地方出租车管理不严格,司机们不打表,逢年过节都会坐地起价。嫌贵?你爱坐不坐,有的是人坐。这天傍晚,何成拉了个客人去东村。东村三十多里地,他要对方八十块,那人虽然觉得贵了,但也没多话。将对方送到地点后,何成就返程了。哪知没多久突然爆了胎,车上没有备胎,他赶紧打电话去汽修部,可对方出去做客了,他又给其他汽修部打电话,但这过年期间一切都乱了次序,不是去做客就是去玩了,他苦苦哀求也没人愿意来帮他。何成傻了眼,离城

  • 道伟法师:修行要有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意志

    回顾当年在修行道场,我们的师父把我和一位禅师扔到一座深山里,那座山海拔两千米以上,冬季山中没有取暖设备,吃的东西非常有限,似乎把人逼到了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绝境。对于一个生活在现代的修行人而言,很难想象古老僧堂为了注重禅僧深度生命体认,针对现代人所设施的一番苦心、或者说老婆心。假如只是我一个人,很难说能顺利地挺过修行的考验,还好那位丹麦籍的云龙禅师,好几次给予我无畏的支持,也许这是自己宿世积下来的福报,能够有这样一位共患难“施无畏”的同行道友。当时的条件,既没有吃的,又非常寒冷,就是要让你在极地求生

  • 我爱在时间沉睡时清醒着的你们

    有一些声音——在高傲的人们看来,它们毫无意义,简直是不值一提——但是我却决不可能把它们忘掉:好像生命,它们同心灵融成一体;像埋在坟墓中一样,过去的一切,被埋在这些神圣的声音的底层。——莱蒙托夫《给***》对于一段跨度几十年的历史,有人身在其中感受过,有人只是道听途说;有人称它在体内留下难以抹去的疼痛,有人仿佛局外人,认为这段记忆对自己而言无足轻重。我们存在的当下,将会是后人口中的历史,无数生命将蜂拥而聚成一整个时代的象征,在磕绊和阳光中前仆后继。这前仆后继、无所畏惧的鲜活生命里,有多少是你爱的?

  • 招聘 | 年后有想换工作的吗?

    那你,还不快联系我们?▼我们希望您是:▼擅长编辑,能写大稿,角度独特,可承受大量高效文字原创撰写工作。*工作地点位于北京东城区、上海静安区▼▼我们希望您是:一段自我介绍+应聘理由(文字)▼舞台灯光:▼不限学历。咨询、投稿、转载或商务合作请添加小编:NB-wuliu

  • 前妻补贴娘家15万,离婚三年后,两个前小舅上门还钱求他复婚

    程节和妻子离婚后,一个人带着儿子过。他们离婚的理由是感情不合,但其实两人的感情还是有一定基础的,毕竟恋爱就谈了三年,结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婚后,两人也算相亲相爱,特别是儿子出世后,一家三口和和美美,羡慕死别人了。感情的突变跟前妻的家庭有关。前妻还有两个弟弟,比她小很多,她和父母对他们很好,以前赚的钱都用在供他们读书上了,结婚后,她也一直在拿钱回娘家。程节知道这事,但体谅她的不容易,没有在意。哪知三年前,有位同事急用钱,想卖一套房子,价钱非常合适,他动了心,就去跟前妻商量拿钱。他原本以为存了这么多

  • 春节过年:你还记得小时候的新年吗?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大年初一回老家放炮仗,结果把玉米秸秆给点着了,来了一群人帮我灭火。记得小时候,去游戏厅旁边的小湖上玩,结果掉了下去,还好踩块石头上来了,湿漉漉的去游戏厅玩。记得小时候,每年除夕晚上都会出去疯玩,结果春晚也看不成了,因为感冒,躺着床上迷迷糊糊,还攥着压岁钱。记得小时候,年三十晚上就迫不及待得穿上新衣新鞋,而今,我们只能在一次次的相聚中寻找小时候的年味你还记得小时候新年的事吗?现在的年味和原来的有什么不同呢?小时候过年是幸福长大后过年是“压力”长大了,亲戚会问,对象找到了吗?一个月

  • DJ志刚

    DJ志刚艺人网络歌手代表作:《各自安好》《小猪佩奇》《皇朝中我指鹿为马》《初心》《半包烟》等众多当红作品基本资料:中文名:吴志刚艺名:DJ志刚国籍:中国出生地:河南驻马店市代表作品:《各自安好》《小猪佩奇》《皇朝中我指鹿为马》《半包烟》等身高:168从艺经历2016年接触另类创作,2017年开始全网发布个人作品,受到大量粉丝青睐。以其独特的嗓音,备受公司看重!并被某音乐人称为中国最具潜力的另类麦手!荣誉记录2018年签约逸雨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 恭贺新春 || 艺术家李晓松新春作品展播

    新春佳节,李晓松先生恭祝朋友们阖家团圆,如意安康!福慧双增,六时吉祥!艺术简介:李晓松,1968年生于山东淄博。现为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创作研究院画家、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继续教育学院李晓松艺术工作室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作品欣赏:笔致清远68x34cm2017年卡纸纸本水墨翠影笼烟村68x34cm2017年卡纸纸本水墨定广湖畔望青岩68x34cm2017年卡纸纸本水墨设色康屯午后即景68x34cm2017年卡纸纸本水墨设色黔陶小马场68x34cm2017年卡纸纸本水墨设色倚栏遥望红岩峡谷68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