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绝世妙手:千金难嫁2章

2017/10/28 21:23:36 来源:网络 [ ]
小说:绝世妙手:千金难嫁
第二章画

外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楚陌曦皱了皱眉头起身朝房间外而去。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你个死丫头,你有什么资格拦本小姐?来人把这个不懂上下尊卑的死丫头拉出去赐一丈红。”

一个淡粉色的长裙,画标准的秀女妆,一张绝色艳丽的脸,却因为她的张牙舞爪而显得有些狰狞,她是楚公爵府的三小姐楚暮辞。

她的两个贴身侍女听令立即上前把拦在她面前的莲儿给拉开,打算把莲儿拖下去。

楚陌曦从房间里出来看到莲儿被拖走,她立即冷着脸出声了。

“在老娘的地盘上,老娘看谁敢动莲儿?”

“呦……这不是我们楚公爵府的废物大小姐吗?对了,听说今天林将军家的公子来找你了?怎么?他是来跟你谈婚事吗?”楚暮辞看到楚陌曦出来,那张狰狞的娇颜立即恢复正常,带着一脸的笑,缓缓地朝楚陌曦走来。

她刚回府就听说林将军府的露白公子来跟废物解除婚约,她便屁颠屁颠地过来冷嘲热讽来了。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露白公子是她楚暮辞的喜欢的人,凭什么跟这个废物有婚约?就因为楚家与林家约定长子、长女婚约?

“老娘的事跟你有个毛线关系?你先管好自己,你这是要拿老娘的人怎么着?”楚陌曦看都懒得看一眼楚暮辞,而是冷冷地盯着正抓住莲儿的那两侍女,

那两个侍女在楚陌曦的眼神下心虚地松开了手。

“这个死丫头不懂尊卑,本小姐教育一下不行吗?”楚暮辞恨恨地盯着楚陌曦,这个贱人今日怎么这么伶牙俐齿了?

“哦?不懂尊卑?”楚陌曦直接朝楚暮辞那两个丫头走过去,然后在那两个丫头还没有来得及反应的时候,直接一人一巴掌。

打完后,楚陌曦缓缓回过身朝楚暮辞道:“不懂尊卑,老娘替你教育教育。”原话奉上。

“你……”楚暮辞差点没气死,自己还没把她的丫头怎么着了,现在自己的丫头却被人给提前教训了。

“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莲儿,你以后注意点,遇到这类人有多远闪多远,学到这股风气,我可一样会惩罚你。绝世妙手:千金难嫁2章”说话这句话的时候楚陌曦的语气里带着冷意,也就是这股冷意把楚暮辞给怔住了。

这废物不是一直很懦弱么?怎么今天变得这么强硬了?而且还敢还嘴,她是气昏了?

莲儿担心地看一眼楚暮辞的方向,冲楚陌曦摇着头,小姐不会把三小姐给惹毛了吧?为了她并不值得啊!

“楚陌曦,你不过是我楚公爵府养的一个废物,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本小姐的下人?”楚暮辞右手食指指着楚陌曦很不屑地道。

“还真的是没大没小,欠教训。”楚陌曦闪电般出手,直接捏住楚暮辞的右手。

咔嚓!楚暮辞的右手被楚陌曦给狠狠地扭断,还可以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

楚陌曦淡淡地甩开楚暮辞的手,然后脸上绽开一抹微笑道:“不好意思,下手重了些。版权163shenghuo.com

“啊……”

一声惨叫,楚暮辞抱着右手痛晕过去。

楚陌曦头一偏转向楚暮辞的两个丫头道:“没看到你们家主子受伤了么?还不带回去请大夫?”那厉色,简直像个高高在上的主子。

那两个丫头惊恐地看着楚陌曦,然后扶着已经昏过去的楚暮辞离开。

目送他们离开后,楚陌曦才把眼神掉到那边已经呆滞的莲儿身上,“丫头,你发什么呆?”

“小姐,你快出府躲躲,伤了三小姐,大夫人只怕不会甘修,而且二小姐现在可是帝君的宠妃,你快……莲儿这里还有些金币……”莲儿慌张地从怀里掏着金币,然后推楚陌曦出院子。

“莲儿你干什么?我先回房去了,再有人找我,让她直接来,来一个我灭一个,来两个我灭一双。”

扔下这句话,楚陌曦便转身回了房间,她需要继续研究她手臂上的那副画……

莲儿担心地望着楚陌曦离去的背影,最后坐在房间门口守着……

“这画怎么变颜色了?”楚陌曦拂起袖子,发现原本那有些模糊的画,竟然变得清楚了,隐隐地她还可以从上面看到隐约的影子,修长的身影,黑衣胜雪长发,简单的束起。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看不清样貌,却好似谪仙下凡。

“怎么回事?本来不是一副仙宫画么?怎么一下多了个花美男了?”别说楚陌连人家的样貌都没有看清,怎么就认为人家是花美男的?

只能说,她感觉这人应该是花美男。

盯着那身影看着,楚陌曦感觉一片天旋地转,然后她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地板上。抬起头她看到的就是个宫殿,没错,就是她前世看到的那灰蒙蒙却带着庄重气息的仙宫。

“我这次出现幻觉了吗?竟然是那仙宫?”傻傻地盯着仙宫上头那‘天曦宫’三个字,她觉得她在侠盗行业这么多年,这一次盗得特么值,这么个仙宫啊,就算是做梦那也值啊!

就在楚陌曦站起来准备研究这仙宫由什么建造的时候,那仙宫的门突然自动打开了。绝世妙手:千金难嫁2章

“卧靠,人品太好就是这样,连仙宫门的大门为老娘打开。”很自恋地夸奖自己一翻,楚陌曦如刘姥姥进大观园一样进入了大殿里。

空荡荡的大殿里,除了中间有一条长长的红毯直通上最前面的那双人象牙白色的椅子前什么都没有。

楚陌曦的眼睛落在那双人椅子上,她觉得很奇怪,她觉得这里应该是缺了点什么。

甩甩脑袋,让自己清醒一下,楚墨曦的眼睛转到大殿右面的那张门上那两个字上‘凡门’。

“凡门?不会还有仙门吧?”楚陌曦嘀咕着,试图推开那张门,不过无论她怎么弄,那门动都没有动一下。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什么情况?打不开的?这不欺负人吗?勾起我的好奇心,却进不了……”楚陌曦好郁闷的回到大殿中,直接坐在那双人椅子上嘀咕着。

此时一道紫色的光芒从那椅子上散发出来把楚陌曦整个笼罩在其中,楚陌曦只感觉到一阵昏昏欲睡。

绝世妙手:千金难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绝世妙手 或 千金难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汉巴宝”汉语桥秀才艺

    “今天我往台上站,各位朋友这边看。我从吉尔吉特来,名叫巴宝才艺全。”在日前举行的第十七届“汉语桥”世界大学生中文比赛巴基斯坦赛区决赛上,一位中文名叫“汉巴宝”的参赛选手身着中式传统的相声大褂,用一段别出心裁的快板表演赢得了现场观众的阵阵欢呼。随后的才艺表演环节,“汉巴宝”更是用一曲《呼儿嘿哟》将现场气氛推向高潮,朗朗上口的旋律带动现场数百名观众大合唱。“汉巴宝”本名阿扎姆·巴尔查,是巴基斯坦国立现代语言大学中文系三年级学生。“汉巴宝”的意思是“热爱汉语的巴基斯坦宝贝”,他想把对汉语的热爱放进名字

  • 87版林黛玉真实生活照,陈晓旭和安雯合影,“晴雯”的气质被压制

    陈晓旭,87版红楼梦林黛玉的扮演者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在小说中一直有“晴为黛影”的说法,就是晴雯是黛玉的影子,而陈晓旭和安雯合影,安雯的气质被陈晓旭轻松压制陈晓旭在海边,真正的美女陈晓旭青春正好的时候就非常有气质

  • 87版红楼梦罕见的试妆照,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珍藏

    秦可卿的试妆照薛宝钗的试妆照元春的试妆照,成梅的这一张试妆照太美了,惊艳时光三十年,值得红迷尤三姐的试妆照

  • 每日一句晚安正能量语录

    没有音乐,生活是一种遗憾,没有爱心,生命是一种多佘。我们每个人每天都同时活在兩个世界里:一个是理性的外在世界,一个是情緒的內在世界。每一分鈡你都可以选择你自己要的世界。声明:【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

    不爱理你的人就别去打扰了,赔了笑脸丢了尊严;不合适的鞋就别去硬塞了,磨了自己的脚还落下血泡。发信息,人家不回,就不要再发了。。。。。。想理你的人在忙也会回一下。主动,是因为在乎,不联系,是因为觉得自己多余。后来有了厌倦、习惯、背弃、冷漠、绝望和冷笑有些人不必说再见,因为只是路过而已;遗忘就是我们给彼此最好的纪念。以后,只有两种人好,一种是对我好的人,一种是懂得我好的人,在这短暂的生命,一个人的温暖是有限的,一点都不能浪费。谁都希望一段感情会有结果,谁都不希望美好的爱情最后是一场痛,但是如果一开始

  • 想你,是一种流泪的幸福!

    生命中有你,那是一种幸福;回忆中有你,那是一种忧伤;失落中有你,那是一种陪伴,一生中有你,那是我最大的幸福,我们心与心连在一起,再苦也是一种快乐,再多的物质,金钱买不来真心相伴,心在一起,再冷的天也会温暖,亲爱的,我想你了!那天你用柔情将我点燃,说过今世与我为伴,好喜欢你说我笨蛋,好喜欢你为我唱的歌,你说过聚散离合随遇而安,无悔今生,想我了,就请你把我点燃,让幸福的泪缠绕在你的指尖。我一直相信缘分,可你我的缘份终将散落在滚滚红尘之中,缘来是你,我惜;缘尽你去,我放。曾经在梦境中鲜活的爱情,此时此

  • 访谈:中国当代艺术已经“心力衰竭”

    编者按:时至今日,盛极一时的中国“当代艺术”运动已经进行了近三十年了,无论是作为一种艺术潮流或艺术运动,中国“当代艺术”都有可圈可点之处,然而遗憾的是关于这一影响中国画坛三十年,必将载入艺术史的艺术潮流,除个别学者有一些各自片面的评介之外,由“当代艺术”主要参与者撰写的著作依然稀少。为弥补这个遗憾,遂由上海喜玛拉雅美术馆和英盟当代艺术馆共同发起《反思絮语——关于中国当代艺术》这个出版项目,特别邀请评论家、艺术家来评述中国的“当代艺术”,冀为后人留下一份珍贵的史料,也让同时代人对此有所了解和思考。

  • 哲思:静穆的忧伤——现代艺术中的美

    经常听人们谈论说,现代艺术已经不再关心美的问题了。说这种话的人,有不少也是艺术家。还有的美学家认为,美学以往只谈美的问题,而忽视了丑的问题,所以有必要建立一门“丑学”,用来解读现代艺术。这些说法听起来似乎有理,但其实似是而非,因为他们都没有搞清一个最根本的问题:什么是美?一、什么是美?美的本质问题是一个自从古希腊以来无数哲学家和美学家都在议论纷纷而莫衷一是的问题。雅典最有智慧的哲学家苏格拉底曾经和希庇阿斯讨论什么是美的问题,希庇阿斯说,这还不知道?美就是一个漂亮的小姐。苏格拉底问,那还有其他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