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一世之尊6章

2017/10/28 22:36:37 来源:网络 [ ]

书名:一世之尊

【006】鸿门宴

  俗话说得好,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一世之尊6章

  我当时那么猛,后来想起来连自己都吓了一跳。

  王晶的巴巴地望着我,泪水在眼眶里打着转,心一软,就给她松开了,谁料想等待我的却是狠狠地一大耳刮子。

  我擦拭了下嘴角的血迹,眼神冰冷地看着她说:“我不会打你,但你也别把我对你的尊重当做肆意妄为的资本,脱了这身校服,我们就是平等的,谁他妈比谁高级啊?反正你看着吧,我也不知道自己啥时候手痒了,就把照片给传出去了!”

  说完我头也不回转身就走,王晶在后面喋喋不休蹦出了许多我未曾耳闻的脏话,又上演了一次从斯文骚客到泼辣悍妇的转变,索性就让她骂吧,又骂不死我。

  回班里的路上,心神说不出的放松,这俩天憋在心里那团怨气总算是宣泄了出去,等我走进教室的时候,原本还在嬉闹的教室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带着鄙夷厌恶的眼光看着我,好像我出现在这里就有辱斯文似的。

  我自然早就不在乎这些眼神了,自顾自地走到了我的座位上,才发现桌洞里的东西全给扒拉了出来,胡乱地扔了一地,文具盒也被人踩扁了,书包上还残留着硕大的脚印,书桌上还被人用红色的粉笔写了几个大字:偷拍狂滚出五班!不远处的李雷正笑的人仰马翻。

  我没有理会这些东西,从兜里拿出手纸将粉笔灰擦干净了,把扔在地上的东西全给捡了起来收进了桌洞,之后,便拿了一本书旁若无人地看了起来。163生活网

  要说心里不苦涩那是装出来的,我不会在这帮人面前表现出自己懦弱,童话里那些美好的友谊故事大多是骗人的,现实中你遇到难处旁边的人不落井下石就已经万幸了,大多人都会选择做鲁迅先生笔下“油光可鉴”的看客。

  我现在没有确凿的证据就算死乞白赖的解释自己没有偷拍,除了给他们徒添笑料还真起不了别的作用,就算有人同情我,也可能会有勇气冒着招惹李雷的风险站出来为我说话。

  早读课下了之后,我被通知班主任要找我,我怀着忐忑的心情敲开办公室的门的时候,我发现王晶一脸黑线地也端坐在里面。

  我马上就意识到八成是王晶跟班主任告发我了,这事闹到他这里,难道要开除我?想到这里,我有些怕,不怕别的,就怕我那爸把我揍死在家里。

  就在这时,班主任板着一长脸,沉声对我说:“张子龙,你说你这倒霉孩子咋就这么皮呢?竟然去偷拍语文老师,知不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

  我摇了摇头没说话,班主任气的直哆嗦,八荣八耻之类的说辞给我教育了老半天,我还是不说话。

  这下子,他恼火了,指着我鼻子就骂,这件事儿是犯罪,校领导都知道了,本来要叫警察的,让他给拦下了,还说说主任他们这会正在开会讨论,搞不好就要开除了,最起码也是留校察看,让我赶紧给王老师道歉,求她原谅。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可是谁能想到王晶竟然气呼呼地说她是绝对不会原谅我,那一刻,班主任的长脸上尴尬地能沁出水来。

  气氛变得诡异起来,沉默了良久,班主任轻咳了两声,又跟王晶说,王老师,张子龙再可恶也是还是个孩子,犯不着跟他一般见识,再说还有一年多就要高考了,毁了人家前途总归是不好的吧?

  王晶听完瞟了我一眼,冷哼道:“我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关键是他作的太过了……要我原谅他也行,除非当着全校师生的面作检讨,给我公开道歉。”

  我不禁对班主任打心底有了一份感激,原本以为我这种在班里没有存在感的学生入不了他的法眼,没想到还会帮我说话,王晶还说自己明事理,都不调查一下就胡乱地下定论,一点师德都没有。

  不过他倒也狠毒,怎么的都让我觉得有点公报私仇的嫌疑,想到这里我来火了,当即就跟她说你想得美,我要是真照你说的做了,岂不是自己承认了就是偷拍狂?你有本事报警,或者撺掇校领导把我开除了,没做过就是没做过,我爸没读过多少书,现在也有大把的钱,我就不信,念不成书我还在这社会活不下去了!

  我没有顾及一旁早已傻眼的班主任,转身留给他们一个潇洒的背影,扬长而去,身后传来王晶气得跺脚的声音,她喊着我班主任说:“姚老师,你看见了吧?这种人简直无药可救,留在学校也是害群之马……”

  出了办公室,我刚才的率性之为只留给我一阵后怕,开除这种事,我虽然不在乎,可我爸在乎啊,他小时候就没上过学,总以为上学很光荣,大学生都是出来做大官的,我要是被退学了,那就相当于驳斥了他的面子啊!他丢了面子那可是不好玩的,往轻来说,会是一顿暴打,往重来说,跟我断绝父子关系都是有可能的。

  所以这件事说严重也挺严重的,我必须趁早避免事情发展到那一步,王晶是个软硬不吃的人,现在我只能去寻找证据证明我的清白。

  那天整个上午我都在寻思着怎么去洗刷自己的不白之冤,至于课上讲的什么东西我一句话也没听进去。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我绞尽脑汁,最后被我想到一个绝妙的好主意,顿时看见前路一片光明。

  放学铃声响了之后,我赶忙窜了过去堵住了李雷,他以为我要向他报复,作势就要揍我,我赶紧跟他说中午要请他吃饭,他瞬间就乐了。

  那小子立马变了脸色,拍着我的肩膀,跟我讲早说嘛,害得他紧张了,临了还不忘讥讽我,问我能请他吃个啥东西,别到时候没钱丢他的人。

  这也怪不得他,我平时比较低调,也不爱穿什么流行的衣服或者名牌的鞋子,整天就套一破校服,和一条洗的发白的牛仔裤,又不爱说话与人交流,知道我底细的人基本没有了,给人的形象就是贫困家庭出来的,所以在听到我请李雷吃饭之后,一个个笑的不行。

  我没有在意别人的眼光,直接跟李雷说:“雷哥,十字轩行吗?菜管够,你随便点。”

  十字轩是我们学校附近数一数二的高档消费场所,菜色齐全,环境优美,在学生之间口碑很好,李雷一听这下给乐坏了,跟我说,“好小子,没看出来啊,正好呢!食堂那饭菜太难吃了,哥几个,咱走着。163生活网

  我看了一眼那几个想凑热闹的小跟班一眼,故意装出一副面带为难的表情跟他说:“雷哥,我只想请你一个人,至于其他人……”

  李雷这人虚荣心很强,我这话明显是抬举他的,他岂有不明白的道理,当下就让那几个小跟班解散了,眼巴巴地跟我说:子龙兄弟,现在咱们请吧!”

  我心中冷笑,这就成兄弟了?但脸上却是陪着笑跟他一起下了楼。

  十字轩的人并不是很多,我要了一间小包厢客客气气地将李雷请了进去,然后让服务员把菜单递给了他,让他随便点,这小子果然不客气,一连串点了四五道大菜,两个人根本吃不完,点完还笑呵呵看着我,大概是想看我出丑。

  我也冲他笑了笑,装模作样点了两道最便宜的小菜,这才从钱包里翻出了五张票子,依依不舍的交给了服务员,他在一边捧腹大笑,说瞧你那怂样,吃你点饭,好像要你命似的,咋就怎么没出息呢?

  我又借机捧了他几句,说谁能像雷哥你啊?睥睨全年级,就连班主任都得让你三分,他一听更乐了,一个劲夸我会说话,他那些王八犊子小跟班就知道打着他旗号欺负老实人,全是些埋汰玩意,还劝我以后要不跟他混得了?

  我做出了一个夸张的表情,赶紧说,那感情好,我就缺一个你这么大气的哥呢!干脆咱再整瓶五粮液吧?今儿个高兴,一醉方休。

  李雷拍手称快,扼腕长叹,说他怎么就以前没发现我是这么大气的人呢?真是一个巨大的失误啊!

  哈哈哈……爽朗的笑声充斥着小包厢。

  酒过三巡,菜也吃的差不多了,眼看着时机到了,趁着李雷大快朵颐的时候,悄悄地将手机调到了录音状态,然后把手机放在了桌子下面,佯装嚼着大舌头说:“雷哥,你知道今天兄弟为啥请你吃饭吗?”

  李雷抬头看着我说:“这还不明白?你肯定想跟着我混吧?放心吧,以后班里没人敢再欺负你。”

  我摇了摇头,说不是,雷哥你想多了。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李雷有些诧异,放下了筷子郑重地看着我,“那是因为什么?”

  我拍了拍胸脯,学着电视里那些豪气云干的大侠说,“昔年曹孟德刘皇叔青梅煮酒论英雄,今日我和雷哥十字轩快意畅饮,他们论的都是狗屁英雄,我最佩服雷哥这样的人,能人之所不能,敢为人之不敢,就拿王晶说吧,班里那么多人惦记着,可就你雷哥敢在她面前称汉子……”

  我这话还说完,李雷那边却已经嘚瑟起来了,这小子受不得人夸,只要人一夸,他就开始飘,听我这么慷慨激昂一通说道之后,也来了兴致:“哈哈,这都算什么事?老子就偷拍她了,她能怎么着?还不是一像个疯狗一样被我一撺掇就乱咬人。”

  说完,他才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咳嗽一声,接着跟我说,“兄弟你也别生气,我当时也是急了,以后我罩着你。”

  我笑着说:“当然不生气了,而且你放心,我不会把这事儿说出来的,毕竟就算说出来,别人也不会相信我。”

  李雷听我这么说,顿时笑的更开心了起来,说:“兄弟,你这逆来顺受的毛病得改改了,要不然以后还得被人利用了。”

  我心中凛然一笑,暗自在心里盘算,李雷,我看你能嘚瑟多久,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下午课间活动的时候,班主任又把我喊到了办公室,一进去我就看着他沉着那张长脸,不过他并没有骂我,而是说学校让我明天在升完国旗以后做检讨,还苦口婆心的劝我一定要真诚的给王晶道歉。说明163shenghuo.com

  我诚恳地答应着,跟他说:“老师您放心,明天我一定会给王老师一个交代。”

  我出来后依在栏杆上,思绪万千,极目远眺处,地平线处残阳如血,凉风习习,吹动了我的发梢,明天,赶紧到来吧!

一世之尊》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一世之尊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我在时光里等你17章(第17章 离婚吧)

    原标题:我在时光里等你17章(第17章离婚吧)小说:我在时光里等你第17章离婚吧姜紫头偏了偏:“别开玩笑了。”辰亦铭伸手来扶着她的脸:“没开玩笑,我向来说一不二,你还不清楚?”只是亲一口而已,就当是不小心碰到他的皮肤吧。姜紫迟疑了一会,闭上眼睛,机械地往他脸颊上亲了一下。这张熟悉的脸这么靠近她,微垂的眼眸,睫毛像扇子一样盖在上面,温热的鼻息喷在她耳边。有一瞬,她仿佛跌落时间的悬崖,又回到了过去。她警觉地往后退。这样就好了吧。她谁的人情也不欠了,真轻松。辰亦铭也睁开眼睛,他忽然双手捧住了姜紫的头,

  • 放下爱情放下你17章(第17章 替兄还债)

    原标题:放下爱情放下你17章(第17章替兄还债)小说书名:放下爱情放下你第17章替兄还债林凡咬着唇,心狠狠的揪了起来,她躲进了林正叶的背后,不想让自己的泪水被其他人看见。赵子豪突然冷下了眸子,一下一下把玩着小指上的戒指:“不过……林正叶,你当初向我保证的,安排的人绝对是顾泽言信得过的,我才没有追究之后的款项,留下了你和你妻子的贱命,可是现在这个情况你怎么解释?”“赵总……我当初绝对没有说谎啊!我妹妹是顾泽言的救命恩人,顾泽言绝对是相信她的,而且上个月她还怀了顾泽言的孩子……可是我也不知道顾泽言这

  • 原来爱情在记忆里17章(第17章 直接去死)

    原标题:原来爱情在记忆里17章(第17章直接去死)小说:原来爱情在记忆里第17章直接去死他瞬间紧张了起来,推开人群走到最前面。看见余梦玥正用玻璃碎片抵住脖子,她的脖子开始冒出血珠。“小玥,别乱来!”他的眉头微微紧锁,语气中带着紧张的因子。听到宁林泽的声音,余梦玥的反应更加的激烈了起来,她瞪大了眼睛,悲伤欲绝的嘶吼道:“后退,阿泽你说你最爱的是我,可是呢?我昨晚躺在病房的时候,你却跟……”猛然间,她突然发觉自己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她垂眸,自嘲一般的嘲讽的笑了几声。她的脸庞上的挂满了泪痕,面无死灰的

  • 从此无心仍知痛17章(第17章 过河拆桥)

    原标题:从此无心仍知痛17章(第17章过河拆桥)书名:从此无心仍知痛第17章过河拆桥伊人居这个地方,盛南天分明每天都恨不得把她赶出去,然后从他的生活里撤退的干干净净。但是好不容易等到她自己不愿意回去的时候,盛南天却破天荒的把她绑了回来。展颜挣开一切束缚,手上的绳索被解开,被两个男人强制性带回伊人居,她一进去,就看到盛南天阴沉的脸色。其余人很快退下。“盛南天,你什么意思?”她气愤的站在他面前,要赶她走的人也是他,现在又叫人把她绑回来?“季杨苏回来了,你就连伊人居都不想回了是吗?”他的声音危险极了,

  • 款款深情成眷恋17章(第17章 怒斥)

    原标题:款款深情成眷恋17章(第17章怒斥)小说书名:款款深情成眷恋第17章怒斥不像叶清那个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女人,从小没经历过大风大浪,受不得半点委屈,看纯纯不顺眼,就想置她与死地,还把叶夫人的死硬扣在纯纯的头上!纯纯是孤儿院长大的孩子,受欺负了也只能自己默默承受,背后没有父母撑腰,唐辰一直是心疼她的,总会在下意识的去保护她,不想让她受到伤害。可是他不知道的是,这个表面上脆弱不堪的兰花,其实花根深处是令人毙命的剧毒。这个中午,唐辰的好心情被叶清搅坏,原本打算和季纯纯一起吃饭也没了胃口,为了哄季纯

  • 炊烟起,我等你!17章(第17章 心颜自杀了!)

    原标题:炊烟起,我等你!17章(第17章心颜自杀了!)小说书名:炊烟起,我等你!第17章心颜自杀了!“没有吗?一点,都没吗?”她就要死了,他还不能好好对她吗?傻瓜,你知不知道你就要失去我了啊。盛淮安皱了皱眉头,兴许是被问烦了,直接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巴,唇角不屑的勾起,那样的弧度,是在嘲笑她。仿佛有什么在莫夕心里轰然坍塌,铺天盖地的绝望朝她袭来。不知道过了多久,盛淮安一路将她从沙发要到床上,空气中满是萎靡的气息。莫夕双眼空洞的躺在床上,听着从浴室传来的水声。她这十三年的爱意,终于消失殆尽了。她真的,

  • 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17章(第17章 瞎子和骗子)

    原标题: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17章(第17章瞎子和骗子)小说名称:爱你,是个错误的开始第17章瞎子和骗子慢慢离开了喧嚣的闹市,车子停在了一栋两层的小别墅面前,不远处就是干净的沙滩和宁静的海面。杨笙把食指放在门口的指纹感应器上,“嘀”的一声,沉重的橡木门应声而开。“注意脚。”秦世欢小心翼翼的跨过门框,手足无措的立在原地,等着杨笙的下一步吩咐,却只听到了他越来越远的脚步声,和什么轻飘飘的东西被掀开的声音。“木易,你在做什么?”杨笙没有回答她,自顾自地把屋子里所有家具上盖的白布都拿开,扬起漫天飞舞的灰

  • 让爱化作雨纷飞17章(第17章 陆老太太气晕)

    原标题:让爱化作雨纷飞17章(第17章陆老太太气晕)小说名:让爱化作雨纷飞第17章陆老太太气晕陆老太太的怒气更甚,她终于忍不住指着宋伊伊破口大骂,“这世界上怎么有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与江已经结婚了,你还纠缠不休,当初既然收了我的钱,就该走得干脆些,现在回来又想再讹一笔不成?”宋伊伊的身子忍不住的颤抖,她惊恐万分的瞪着眼睛,焦急的解释,“陆老太太,我知道您不喜欢我,可是您也不能这样诬陷我,我什么时候拿过您的钱,又如何纠缠与江了?”不等陆老太太开口,陆与江直接将宋伊伊揽在了怀里,刹那间,围观的记者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