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鬼妻来压床8章

2017/10/28 23:14:43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鬼妻来压床

第8章 丰家

  干爹站在草地外面虚敲了两下好像在敲门一般,然后说,劁猪阿四来拜访丰家,不知道能不能有幸见着丰家老太太。网站163shenghuo.com

  没有人回答,过了一会儿,突然那草地往前延伸了一段,我们便都站进了草地当中。

  干爹转头让我一会见到什么都不要大惊小怪。我也做好了心理准备,这些天见的稀奇事情比我这一辈子加起来还要多得多。

  一棵巨大的洋槐树下,有一座圆桶形的房子,这种房子我只在电视上见过,好像是福建那边的客家土楼才盖成这样子。

  只不过这圆桶形房子比电视上看到客家土楼要小一些,也要高一些,有点像一只桶。

  门缓缓打开,我们走进这圆桶形的房子,从外面看上去这房子不大,但是一进来却感觉里面相当广阔,一共有六层,每一层都有三十六间屋子,每间屋子的大小都差不多,中间还有一个挺大的院子,院子里开满了栀子花。

  栀子花的香味很浓,在这里的阳光下,散发出阵阵让人陶醉的清香,花树边上,有许多长相打扮都差不多的小矮人在那里摇动花枝采花露。阅读http://www.163shenghuo.com/

  干爹对这些人似乎视而不见,领着我们穿过庭院,来到中间有四个人把守的房间门前。房门的门开了,里面传来一个跟干爹说话差不多的瓮声瓮气的声音说,劁猪阿四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向来大路朝天,你上我这儿来却是所为何事?

  我随着这声音看上去,却是一个长得胖乎乎的老妪,身上却穿着一身花衣服,看上去有些不伦不类,但是我却不敢笑,干爹交待过,在这里一切听他的指挥。

  干爹向老妪打了个揖说,我来这里就是为了一只水猢狲,这东西附在了人的身上,害了人的性命又想霸占人的妻子家产,实在太可恶了。

  老妪却是哦了一声说,你说的是刘根生那件事情吧,这水猢狲的确就在我这儿,而且我也暂时收留了它,原因是这水猢狲当初救过我子孙性命,所以我要报恩,这事暂时就到此为止吧。

  干爹却不肯走说道,那这水猢狲可以留在这儿,刘根生必须跟我们回去。

  老妪把脸一沉,瞪着干爹,干爹也是不惧,仰脸跟老妪对视。很快老妪就底气不足,说道,行吧,刘根生你可以带回去,但是你们需要留下一点东西。163生活网

  干爹却是淡然一笑说,东西我早就准备好了,就等你说这句话了,小东,把东西送给丰老太太。

  我知道干爹说的就是那些纸钱,连忙往上一呈,这一大篮子纸钱俱是用烧纸剪出来的,丰老太太拿目光打了一下这些纸钱,点点头对身边一个小矮人说了几句,让他拿走去。

  那小矮人转身便拎着篮子下去了,丰老太拍了两下手掌,这时候有几个小矮人把刘根生抬了上来,摆在我们面前。

  干爹让刘根洪把刘根生背上,向丰老太太一拱手便要告辞。

  丰老太太却摆手道不急,说这刘根洪的事情算是解决了,但是还有一件事情却并没有解决掉。

  我心里一沉,原来干爹跟这丰老太太竟然还有旧帐。

  却听丰老太太说道,当年何金根打石头时砸死了一窝小猪,九死一伤,而伤的那只跷脚小猪去找何金根报仇,这本来是天道循环,可是你为什么要收了何金根的钱把这跷脚小猪给赶出来,这事你得给我说清楚了。鬼妻来压床8章

  干爹嘿嘿一笑说,丰老太太你什么时候当上捕快了,的确这是天道不假,但是我觉得这小山猪与其缠着那何跷脚跟他一起受苦,不如了了恩怨去投个好胎为好。而说这小猪也磨了何跷脚十几年了,该还的债也早应该还清了,若是再磨下去,非但不是讨债,而要自己背上这债务了。

  我头回见干爹竟然这么能说,说得头头是道,反正都有理。

  丰老太太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脸来说,你的意思是不是只要债还没还清,这事你就不会管?

  干爹点点头说这是自然,我又不是吃饱饭不会变粪,闲事我可不会管。

  丰老太太说道这就好了,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小山猪这件事情我就不追究了,你们可以走了。

  干爹给我们使个眼色,急忙往门外走。

  刚迈两步,丰老太突然叫住我说,他们可以走你却不能走。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干爹停下来问丰老太你这是什么意思。

  丰老太一指我说,这小伙子之前跟我干女儿有一段情债,这情债是没有还清的,既然你说只要债没有还清,你就不管这事情的,可是那是我干女儿的事情,我当然要管,出来吧,小花。

  我只看见从房间一边的门里帘子一挑走出来一个微胖美女来,红着脸低着头,这不就是那头猪妖吗?

  她怎么会在这里?什么叫跟我有一段情债?

  干爹一见这猪妖竟然在这里,不由脸色也变了,一拉我的手跟我说,快走。

  丰老太太却没有阻拦我们的意思,只是拍了拍手。

  就看见庭院里突然多了百十个小矮人,把所有的道路全都挡住了,我们根本回不去了。

  丰老太太上下打量着我说,这小伙子人才倒是不错,命格又好,倒是能配得上你啊小花。

  猪妖在一边低头不语,却拿眼睛偷偷看我。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干爹也看看猪妖,突然笑起来说,你想当我干儿媳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我怕你过不了跨火盆,射桃木箭这些关啊,这都是为人妻子要迈过的关,你身为畜类化形,却是做不到这些,更何况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能给我生干孙子吗,我劝你倒不如干脆投个人生,以你有功德在身,投个不错的人家也不是难事,到时候你十八岁我干儿子也不过三十六岁,再续前缘也不是没有可能。

  干爹说完这话,猪妖便动摇了,哼哼唧唧向着丰老太太说道,干娘你看这事这么办行吗?

  丰老太太看向猪妖的时候脸上充满慈爱,说道傻丫头你自己的事情你说了算。

  正说着,突然有一个小矮人急急忙忙跑过来,跟丰老太太耳语了几句。

  丰老太太的脸色一下子铁青,看向干爹说道,好你个华阿四,你竟然用棺材里的千斤担来糊弄我,今天有你没我。

  千斤担就是死人棺材里的纸钱,那都是吊客们用来寄托哀思的,他们把纸钱往棺材里一扔,说一句千斤担万斤担你一个人挑去吧,其实有两层意思,一层是你走了,把我们的千斤思念也带走,另一层却是人死债清。

  说到千斤担,我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干爹一看我这个样子,却只是苦笑了一下,说道,丰老太太,看来今天我是走不了了,不过这样也好,你若是杀了我,或者我若是杀了你,咱这儿女亲家算是做不成了,儿女成了仇家了。

  丰老太太暴怒之中却还没有失去理智,说道,好,我看你是成心的,不做亲家就不做亲家,今天你们一个也走不了了。

  干爹给我使了个眼色让我附耳过去,然后在我耳朵边说了四个字,底气背后。

  我还没有明白是怎么回事,干爹突然猛地把我一推,然后猛喝了一声。他的身上突然暴起一道道红光来,他转头迎向丰老太太说道:细腰蜂子,当年你咬掉我鼻子的账,现在要好好算算了。

  我晕乎乎的跌跌撞撞往外走,身边那些人小矮人想要近身,却又害怕着我身上的什么东西似的,我竟然很顺利地走出了这圆房子。

  再一回头,圆房子不见了,面前是一片白雪地。

  风一吹,我清醒过来,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干爹为了救我,拿命跟丰老太太去拼了。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却是我啊,猪妖的事情,千斤担的事情,若没有这些事情,干爹可以很轻松地解决掉刘根生的事情。

  可是现在我该怎么办?

  耳朵边回响着干爹跟我说的四个字,底气背后,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鬼妻来压床》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鬼妻来压床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盱眙沈国酰名师工作室开展校际交流活动

    江苏淮安消息(洪善娣侯永春)近日,沈国酰名师工作室团队受邀走进盱眙开发区实验学校“集体下厨”,为数学老师烹出一桌丰盛的教研大餐,让与会教师有一种“春风十里,不如一路有你”的感觉。本次研讨活动包括课堂展示、说课评课、主题讲座、交流互动。来自盱眙实验小学李娟娟老师执教的《确定位置》,以“向学生介绍座位”这一情境导入,在简单、和谐的课堂氛围中唤醒学生已有的对确定位置的认知,幽默诙谐的风格让学生对这位“共享老师”依依不舍。开发区实验学校洪善娣老师执教的《有趣的乘法计算》,把机器人引入课堂,将乘法中的计算

  • 宇毅文化王东宇召开院线电影剧本探讨会

    19日,众咖召开了电影剧本探讨会,赤峰微电影协会名誉会长王东宇、会长刘又铭、副会长闫安以及成员单位龙翔文化闫学君、宇博文化李泽宇;唐虎、李宗纬、张泽鹏、韩阳一起参加了剧本探讨会。此部电影剧本探讨会由宇毅文化董事长王东宇发起召开,特别邀请国内知名编剧孙金宝参加,此部院线电影目的将以弘扬社会正能量与赤峰传统文化为核心,将赤峰旅游文化推向全国。宇毅文化推出的第一部网络大电影《正能量》于2014年院线首映网络同步上线;2015年《爱在一墙之隔》荣获赤峰唯美品格首届微电影大赛冠军。2016年当选赤峰微电影

  • 连感冒都说得这么文艺!这年头没点儿才艺都不能感冒了

    连感冒都说得这么文艺!这年头没点儿才艺都不能感冒了四月的天气像个古怪的少女,一会儿阳光四射,一会儿又假装生气,阴云密布,真是女孩的心思你别猜啊。猜不中女孩的心思,倒也没什么;猜不中四月的心思,我就感冒了。今天上午,我的感冒突然又严重了,喷嚏连天,“声泪俱下”。小伙伴们见状,先是连忙躲避,等我“释放”完了,慢慢靠过来说,感冒了?这是消炎的,这是治咳嗽的,这是……我的桌子霎时间摆满了各种感冒药,一家“民营药店”正式挂牌成立了。“我昨晚吃药了,不知道今天怎么突然加重了,可能这几天反复着凉吧。”看着他们

  • 世界列国皆有傻缺人类

    若论傻缺、二货,人类世界随处存在,不独中国才有,这是诸位看君要谨记的。有人常因一些人事,总以为就是中国人不行,外国人啥都行,那就是没有自信的表现,也是傻缺的一种形态。反之,更然。因我们国家左蠢多一些。傻缺不分种族,不分国界,也不分古今,说来就来,说有就有。没有哪个国家和民族可以对此免疫,只不过一些地方的傻缺特别多一些,一些地方的傻缺相对少一些。美国就有一位著名的傻缺,叫做斯诺登的。现在,随着他的热度降低,他的名字已经不太有人提及了。这个人说是要反对个人隐私权受到侵害(窃听),保护人权,追求自由精

  • 大妈刚取2万块钱丢了,找到偷钱的人后大妈却不敢要了

    【原创作品,抄袭必究】文/施步楠孙大妈,是长河小区的住户,儿女都在外面,难得回一次家,还好儿女孝顺,常往家打钱,大妈和老伴舍不得花,都存了起来。年前大闺女说要在城区给她二老买套首付房,差了点钱,大妈手头有点,去储蓄所取了2万块,不料到家竟发现钱丢了。大妈心乱如麻,给闺女去了电话:“闺女,我把钱弄丢了,这可咋办!”“不是吧,怎么丢的啊?”“不知道,放包里了,回家就发现钱没了。”“包是不是坏了,或者让人割了?”大妈仔细看了看包,这才发现包让人用刀片割了一条长口子。“我的妈啊,这可咋办?”“真割了?”

  • 博雅艺术讲——墨西哥艺术家Gabriel Orozco

    GabrielOrozco墨西哥艺术家在他那一代人中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1962年出生于墨西哥的Jalapa,Veracruz1986至1987年他在马德里学习自1991年,他四处游走旅行与妻子MariaGutierrez以及他的儿子Simón目前分别居住在巴黎、纽约和墨西哥之间“我来自一个充满了号称是超现实主义艺术家的国度。我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但我痛恨这一切,我讨厌梦境、回避、轻松、诗意,还有性,讨厌超现实主义的那种潇洒。”——GabrielOrozco《我的手是我的心》(MyHandsare

  • 书法家高朋强

    高朋强,男,1991年10月生,甘肃,秦安人,字伦比,斋号,周品居,现定居天津。现为,北京神州博艺美术院书法家,河南大河书画院名誉院长,洛阳市颜真卿研究会名誉会长.师承,王三友,宋芬桂,王希坤,李恒桥。首届“精忠杯”全国书画大赛、书法作品获得“金奖”,授予:“百名优秀书画家”称号!聘为:“河南大河书画院名誉院长”,入编《百芳流世、首届精忠杯全国书画大赛优秀作品集》一书“星光杯”艺术名家全国书画、摄影、诗文大赛,书法作品获得:“金奖”授予:“最具文化魅力的艺术名家”称号!入编《艺术星光》一书!“墨

  • 传奇油画大家吴训木《夕阳西下图》惊现雍轩艺术馆

    一位牧羊人、农夫、马车夫、到筑路工、油漆工、码头搬运工、爆足探险者,就是这样一位人,最后成为一位著名的油画大师,他就是吴训木。他1947年出生于上海,47岁起自修油画,只想把早期牧羊时的生活与现实生活的感悟做番梳理,未参加过任何美术组织,一位正在用生命作画的人。吴训木刚刚进入画坛时,有人说这个人不会画画,他的作品简单而又毫无转圜的余地。按照所谓学院派的观点,会画画的人必然是踏踏实实地从最基本的素描开始,学会比例,学会构图,学会透视,对古今中外的美术理论有一个系统规范的认识。吴训木听了,有时会问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