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妻撩人:高冷boss狠狠爱15章(15 他来了)

2017/10/29 2:15:53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小妻撩人:高冷boss狠狠爱

15 他来了

  季安安紧了紧身上的无袖白色衬衫,空调打的真低,凉飕飕的。小妻撩人:高冷boss狠狠爱15章(15 他来了)她拎着一个包装精巧的盒子,一步步地走近正门高堂处,雕花椅子上坐着的季老爷子前。

  她最理想的状态是打个招呼,把礼物放下,就全程投入隐身状态,或者偷偷的趁没人溜走。

  爷爷毕竟和大伯母他们不同,看见她孤身一人,就该知道今晚顾虞城是来不了了,不至于刨根问底的。

  可自从她一露面,陈美云和季思倩她们几个就盯上了她。季老爷子的子女算是一般,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季国文就是季安安的大伯父,生性温和懦弱,典型的气管炎,被大伯母陈美云吃的死死的。二儿子季国武,季安安的父亲,本是季老爷子最看重的儿子,自小聪明,擅长画画,高中出国念书擅自改了美术专业,最后和她的母亲车祸发生意外,双双英年早逝。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季安安发现季家真的是阴盛阳衰,她的小姑姑季秀秀招赘了一个姑父,生的也是一个女儿,季梦雪,今年刚刚18岁,因为前阵子高考比较忙碌,所以就连季思倩的订婚宴会都没有参加。

  季秀秀和季梦雪基本住在外面,偶尔会回季家住一段时间。

  季安安想的太天真,陈美云母女当然不会轻易放过她,陈美云扯着嗓子一惊一乍的道:“哟,安安你可算来了,几个亲戚可都等老半天了,想见见安安的男朋友,这顾氏集团的总裁顾虞城到底长的是什么三头六臂的人物。”

  季安安面色一僵,手指木讷的把礼物放到了管家手里,老爷子犀利的目光错了过来,那意思很明确了,顾虞城没有来吗?

  接下来什么七大姑八大姨的亲戚都来插一脚,你一句我一句说开了:“什么,安安的男朋友是顾虞城,那个大财团的总裁?吹牛吧,他怎么会看得上安安呢?”

  “之前听思倩妈妈说,我还以为开玩笑呢,八成是安安要面子,瞎说的吧。”

  “……”

  订婚那天这些亲戚难道没在场吗?如果在场他们应该是看到顾虞城的,为什么今天却变得一副为虎作伥咄咄逼人的状态,季家的人没有一个对她是友善的,包括她的亲伯伯,亲姑姑,以及堂姐表妹,他们此刻的眼神是冷漠,是嘲笑。

  她只是一介孤女,无任何地位,季家的最高掌权者季老爷子不喜欢,那便是能任由欺凌的,没有谁会同情她,站出来替她说话。

  她整个人陷入了孤立无援之中,其实,这样的场面,来之前,她就该预料到的。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是福不是祸,时候躲不过。

  季安安握紧了拳头,大方的抬眸,一字一顿的道:“爷爷,今天我只是想单纯给您过生日,本该是高兴的日子,我不该提不好的事情,可大伯母和长辈们的架势就好像是我不把顾虞城给带来就是天大的错。”

  “上次是谁说的好听,安安,不是大伯母针对你,爸爸最不喜欢别人欺骗他了,小小年纪怎么不学好呢?”

  陈美云怎么会不趁着没人给季安安撑腰的时候,好好的羞辱一番,以报订婚宴会上的仇呢。

  紧接着,亲戚们开始对她口诛笔伐,借题发挥,数落她的‘罪状’来。

  季安安冷眼旁观,这些人尽管一只脚踏入了踏入或者没踏入上流社会的门槛,底子里都是一群长舌妇无事生非之徒,她注意到,起码有两桌人是陈美云娘家这边的亲戚。

  大概是老爷子觉得聒噪了,让大家都安静下来,寿星一发话,大家悻悻地闭嘴。

  看得出来,季老爷子脸上原本的笑容消弭的差不多了,本来他对安安和顾家小子的恋爱没抱多大期望,毕竟豪门公子哥尤其是像顾虞城这种含着金钥匙出生样样出色的年轻人,人不风流枉少年,定然是没那么快收心的。小妻撩人:高冷boss狠狠爱15章(15 他来了)

  但是被提及的次数多了,人都是好面子的。如果顾氏集团的总裁当了他的孙女婿,那以后季氏的名气岂不是更大了,财源滚滚。

  今天安安丫头一个人来,估计真的是被媳妇说中了一些。思及此,老爷子的面色不觉微沉了几分,“安安,你来说。”

  “爷爷,我和顾虞城分手了。”

  说出来的时候,季安安松了一口气。尽管几乎所有人的目光是幸灾乐祸,是意料之中,是鄙夷不屑,也有惋惜的,但她无所谓,这场闹剧,该是时候收手了。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爸爸,我说对了吧,顾虞城就算真看上她,顶多就是玩一玩,转个身就甩了……这做人呢,心气不能太高是吧,也得看看自己几斤几两……”陈美云眼角的鱼尾纹不经意地跑了出来,再精致的妆容都遮不住。

  季思倩假意推了推陈美云:“妈,今天是爷爷的生日,你就不要再说安安了,毕竟人家刚刚失恋,别老提安安的伤心事,被人甩,又不光彩。”

  卧槽,这个季思倩,明明是来补刀的。

  “爷爷,你拆开看看我和阿浩送您的礼物,不知道您喜不喜欢?”

  季思倩说完,管家在老爷子的授意下,接过大盒子,小心翼翼的拆开,一时间金光闪闪,一室生辉。

  是一个镀金的寿星老头,市场价起码在二万到三万之间。

  “祝爷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季思倩和殷浩整齐划一的给老爷子祝寿,和对季安安的人生攻击不同,于季思倩皆是溢美之词,诸如天作之合郎才女貌等等。阅读163shenghuo.com

  然后是她姑姑和姑父的礼物,同样是价值不菲的宝贝,老爷子嘴里不说,眼里笑意融融。

  一家人还真是其乐融融,季安安斜睨着无动于衷,反正人也丢的差不多了,以后约莫也没什么可丢了,不如找个借口早点遁走,省的碍人眼,自己更是挠心。

  “咦,这个礼物是谁送的,是安安吗?”

  这熟悉的声音一如既往的讨厌,尖锐。

  陈美云不由分说的点了她的名,所有人的关注度再度集中到了她身上,在陈美云的授意下,管家拆开了她的礼物,一只精巧的陶瓷制的鼻烟壶呈现在众人面前。

  紧跟着,就有人嗤笑道:“安安,这个鼻烟壶多少钱,一百要不要?”

  “哈哈……”

  季安安的面色渐渐地闷红起来,眸光低垂,樱唇轻轻地抿着,没有接话,那些人嘲笑的更放肆了,甚至是季老爷子的眸光又寒了几分。

  她的鼻烟壶当然比不上那些名贵的礼品,也许心意真的抵不过金钱,‘礼轻情意重’不过是个笑话。

  季安安的唇角边忽地勾起了一抹极浅极淡的弧度,清亮的水眸倒映出冷漠。

  还好,她本来就没有把他们放在心上,不在意,就不会伤心。

  “不好意思,路上堵车,我来晚了!”

  霎时,一道伴随着些许冷冽之气的磁性男音响起,也许是他的声音极具感染里,一时整个包厢里安静了下来。

  大门口的红色毡毯之上,顾虞城一身剪裁合身的西服,由戴着白手套的侍应生开路,仿如俊美无俦的天神,又似气质绝尘的男模,但他犀利深邃的眸光,浅抿着的唇瓣,不辨喜怒的表情,让人不禁望而生畏,完全震慑于他由内而外的散发的气势之中。

  男神,可望而不可及。

  在场的女性不由看得眼睛发直,顾虞城简直就是行走的荷尔蒙,充满着魅力。

  是顾虞城。

  昨天晚上一直在她的脑海中梦中出现的可恶分子,这个家伙为什么来了?

  季安安身体绷得笔直,不敢掉以轻心。

  只见顾虞城带着他的助理李恒不紧不慢地走向老爷子,两边众人纷纷退让开了一条道,“晚辈来迟了,祝老爷子福寿安康!”

  随即,李恒递上包装精美的礼物盒子,并照着之前顾虞城吩咐的,说道:“这是BOSS和季小姐给老爷子早就选好的礼物。”

  这嗓音,灰常的宏亮,足以让所有人都听清楚。

  季安安懵了一下:我什么时候和你一起准备的礼物?

  随即,对上了顾虞城富有深意的眸光,他到底要干嘛,为什么这么做?季安安的水眸里出现了疑惑。

  陈美云季思倩等人的脸色渐渐绷不住,顾虞城怎么会突然出现?难道这个死丫头真没有说谎?那她们之前对季安安的冷嘲热讽,岂不是生生的自打嘴巴?

  “安安,你不是说和顾虞城分手了么,怎么,原来是拿大家在开玩笑,太不把爸爸放在眼里了吧!”陈美云实在不甘心白白地让季安安得意,依旧抓住了她的小辫子不肯放。

  “是啊,安安,你怎么能再三的欺骗爷爷呢?”季思倩紧跟着帮腔。

  季安安张了张唇瓣,露出莫名其妙的眼神来,和这群女人继续待下去,她迟早要崩溃,她不管顾虞城出于何种原因,她不想稀里糊涂的说谎了。

  “顾虞城会来,我不知道,因为就像我之前说的,我和他真的已经没关系了。”季安安当着大家的面,铿锵有力的说道,“爷爷,对不起,我肚子有些不舒服,我想先回去休息,希望没有影响你们的胃口。”

  说罢,季安安趁机光明正大的离开。

  愿望很美好,现实太骨感。

  “安安,我知道是我不对,别在生我的气,好吗?”

  顾虞城一把精准地抓住了她的手腕,季安安整个人被他一带,顺势坠入了他的怀抱之中。

  “顾虞城,你疯了?”

  她简直不敢想象,此刻顾虞城亲密地从背后环着她的身子,强烈的男性气息交叠,她的心仿佛都快要跳出嗓子眼了。

小妻撩人:高冷boss狠狠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小妻撩人 或 高冷boss狠狠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之《都市白领要修真》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之《都市白领要修真》在线全文阅读小说:都市白领要修真目录预览:第一章重生了第二章回家!第三章江思颖上门第一章重生了楚云浩睁开眼睛,发现眼前很亮,自己躺在一间看起来很古怪的房间内。“咦!我不是刚被师姐一个掌心雷给劈中,然后晕了过去,怎么出现在这里?”楚云浩有些吃惊。“哥……你醒了……”一个长的很是清纯的女孩印入楚云浩的眼帘。“哥……你叫我哥?我是谁……?”楚云浩有些吃惊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哥你……你怎么了?你叫楚云浩……我是你妹妹陈瑶希啊!”那女孩看着楚云浩的样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之《我的爱轻若尘埃》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之《我的爱轻若尘埃》在线全文阅读书名:我的爱轻若尘埃目录预览: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一章大雪来的突然,没有任何预兆的降落在灰蒙蒙的大地上,骤然间,天地间被铺满了一层白色。白玉顿下脚步,抬手放在空中。大片的雪花落在她的手心,随之化作了冰凉的水,她缩了缩身子,裹了裹单薄的衣裳,继续疾步前行。她必须得赶在最后一分钟前进入宫凰,否则这个月的全勤又该被扣掉了。昏暗的光芒将她的身影拉的纤长,她由最初的疾走变成了慢跑,终于赶在六点五十九分五十八秒的时间进入宫凰,打卡。尽管跑的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之《为爱,年华逝去》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之《为爱,年华逝去》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字:为爱,年华逝去目录预览:第一章最后一顿晚餐第二章他对她的厌恶第三章疯狂的事情第一章最后一顿晚餐唐小染说:我的执念太深,如果我活着,却不能够拥抱你,我会疯的。每个人都有执念,唐小染的执念就是沈慕衍。唐小染太执着,执着就变成了执念。而执念,伤人又伤己。唐小染不在乎伤了自己,却在乎,伤了他,伤了别人,所以当她懂得这个道理的时候,她做出了谁都没有想到她会做的决定——放手,放他自由。可也正如她所说,如果她活着,却不能够拥抱沈慕衍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之《念念不忘》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之《念念不忘》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念念不忘目录预览:001嫁入陆家1002嫁入陆家2003嫁入陆家3001嫁入陆家1“你有本事的话就自己去赚钱啊,这个家上上下下不都是我在打点嘛,要是没有我,你一个人可以支撑起那么大一个家?”一道尖锐的声音传来,让刚回到家中的苏向晚眉头轻蹙,脚停在门口,还没踏进去,就可以感觉到家中火药味十足的气氛。听到脚步声突然停下,一道中年男音响起,语气里带着几分的讨好:“秦蕙,向晚马上就回来了,你别说的那么大声!”“怎么?有本事做没本事说?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之《武破乾坤》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之《武破乾坤》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武破乾坤目录预览:第001章战龙之力第002章强者为尊第003章废物不如第001章战龙之力人人皆可练武,可聚内气便为武者,气可凝海,便是武师。传闻,若能以武入道,便可成为武中之仙,获得悠久无比的寿元,与天齐寿,与日月同辉。天地间的万物生灵皆都试图追求长生,故此武道昌盛。只要拥有了悠久的寿元,长生同样也代表着强大无比的实力,便可坐拥权利,金钱,美女,万里江山,掌握亿万生灵的生与死!在九阳大陆,在武道上能够拥有一番成就,决定着每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之《保安之王》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之《保安之王》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称:保安之王目录预览:第一章神秘的年轻人第二章张城第三章同学第一章神秘的年轻人南海的夏天,空气沉闷,天气炎热。银行里,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无聊的等待着办理业务。今天是周末,来银行取钱存钱的人特别多,一个两岁的男孩跟着妈妈来取钱,他大大的眼睛,疑惑的盯着不远处一个年轻的叔叔,因为他发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现象。“妈妈,那个叔叔是奥特曼。”小男孩不断扯着妈妈的裙子,嚷道。“叔叔不是奥特曼。”妈妈微笑。“不是奥特曼,那叔叔为什么会飞?”闻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之《爱落沉沦》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之《爱落沉沦》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字:爱落沉沦目录预览:第1章不要离开我第2章那晚的人是他第3章多个床伴第1章不要离开我男人温热的唇落在我的后颈,我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做这个决定的时候,我还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即将坠入深渊。我叫林悦,今年二十八岁,被我弟称为黄金剩斗士。而今晚,我即将结束二十八年的单身生活。身后的这个男人,是我觊觎已久的“精子库”。只要过了今晚,我未来的孩子就能拥有最完美的基因,而我单身一辈子的愿望也终于要实现了。“雅茹,不要离开我……”男人低沉醇

  • 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之《许你一世温柔》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9推荐小说之《许你一世温柔》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许你一世温柔目录预览:第1章我如何信你第2章执念成殇第3章以命抵命第1章我如何信你“不要!”一声凄惨的叫声在偌大的房间里响起,席梦思大床上是两具纠缠的身躯。“顾城,不要这样对我,我怀孕了?”“呵呵,怀孕?”顾城冷笑一声,手毫不怜惜的撕开许安然身上寥寥无几的衣服。“阿城,不要……我求你……”许安然惊恐的抱着双手,想要往后退去却发现身子早已被死死的压住,不动分毫。“许安然,现在再来求我会不会晚了些?“许安然,现在才知道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