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妻撩人:高冷boss狠狠爱15章(15 他来了)

2017/10/29 2:15:53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字:小妻撩人:高冷boss狠狠爱

15 他来了

  季安安紧了紧身上的无袖白色衬衫,空调打的真低,凉飕飕的。说明163shenghuo.com她拎着一个包装精巧的盒子,一步步地走近正门高堂处,雕花椅子上坐着的季老爷子前。

  她最理想的状态是打个招呼,把礼物放下,就全程投入隐身状态,或者偷偷的趁没人溜走。

  爷爷毕竟和大伯母他们不同,看见她孤身一人,就该知道今晚顾虞城是来不了了,不至于刨根问底的。

  可自从她一露面,陈美云和季思倩她们几个就盯上了她。季老爷子的子女算是一般,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季国文就是季安安的大伯父,生性温和懦弱,典型的气管炎,被大伯母陈美云吃的死死的。二儿子季国武,季安安的父亲,本是季老爷子最看重的儿子,自小聪明,擅长画画,高中出国念书擅自改了美术专业,最后和她的母亲车祸发生意外,双双英年早逝。说明163shenghuo.com

  季安安发现季家真的是阴盛阳衰,她的小姑姑季秀秀招赘了一个姑父,生的也是一个女儿,季梦雪,今年刚刚18岁,因为前阵子高考比较忙碌,所以就连季思倩的订婚宴会都没有参加。

  季秀秀和季梦雪基本住在外面,偶尔会回季家住一段时间。

  季安安想的太天真,陈美云母女当然不会轻易放过她,陈美云扯着嗓子一惊一乍的道:“哟,安安你可算来了,几个亲戚可都等老半天了,想见见安安的男朋友,这顾氏集团的总裁顾虞城到底长的是什么三头六臂的人物。”

  季安安面色一僵,手指木讷的把礼物放到了管家手里,老爷子犀利的目光错了过来,那意思很明确了,顾虞城没有来吗?

  接下来什么七大姑八大姨的亲戚都来插一脚,你一句我一句说开了:“什么,安安的男朋友是顾虞城,那个大财团的总裁?吹牛吧,他怎么会看得上安安呢?”

  “之前听思倩妈妈说,我还以为开玩笑呢,八成是安安要面子,瞎说的吧。”

  “……”

  订婚那天这些亲戚难道没在场吗?如果在场他们应该是看到顾虞城的,为什么今天却变得一副为虎作伥咄咄逼人的状态,季家的人没有一个对她是友善的,包括她的亲伯伯,亲姑姑,以及堂姐表妹,他们此刻的眼神是冷漠,是嘲笑。

  她只是一介孤女,无任何地位,季家的最高掌权者季老爷子不喜欢,那便是能任由欺凌的,没有谁会同情她,站出来替她说话。

  她整个人陷入了孤立无援之中,其实,这样的场面,来之前,她就该预料到的。说明163shenghuo.com

  是福不是祸,时候躲不过。

  季安安握紧了拳头,大方的抬眸,一字一顿的道:“爷爷,今天我只是想单纯给您过生日,本该是高兴的日子,我不该提不好的事情,可大伯母和长辈们的架势就好像是我不把顾虞城给带来就是天大的错。”

  “上次是谁说的好听,安安,不是大伯母针对你,爸爸最不喜欢别人欺骗他了,小小年纪怎么不学好呢?”

  陈美云怎么会不趁着没人给季安安撑腰的时候,好好的羞辱一番,以报订婚宴会上的仇呢。

  紧接着,亲戚们开始对她口诛笔伐,借题发挥,数落她的‘罪状’来。

  季安安冷眼旁观,这些人尽管一只脚踏入了踏入或者没踏入上流社会的门槛,底子里都是一群长舌妇无事生非之徒,她注意到,起码有两桌人是陈美云娘家这边的亲戚。

  大概是老爷子觉得聒噪了,让大家都安静下来,寿星一发话,大家悻悻地闭嘴。

  看得出来,季老爷子脸上原本的笑容消弭的差不多了,本来他对安安和顾家小子的恋爱没抱多大期望,毕竟豪门公子哥尤其是像顾虞城这种含着金钥匙出生样样出色的年轻人,人不风流枉少年,定然是没那么快收心的。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但是被提及的次数多了,人都是好面子的。如果顾氏集团的总裁当了他的孙女婿,那以后季氏的名气岂不是更大了,财源滚滚。

  今天安安丫头一个人来,估计真的是被媳妇说中了一些。思及此,老爷子的面色不觉微沉了几分,“安安,你来说。”

  “爷爷,我和顾虞城分手了。”

  说出来的时候,季安安松了一口气。尽管几乎所有人的目光是幸灾乐祸,是意料之中,是鄙夷不屑,也有惋惜的,但她无所谓,这场闹剧,该是时候收手了。网站163shenghuo.com

  “爸爸,我说对了吧,顾虞城就算真看上她,顶多就是玩一玩,转个身就甩了……这做人呢,心气不能太高是吧,也得看看自己几斤几两……”陈美云眼角的鱼尾纹不经意地跑了出来,再精致的妆容都遮不住。

  季思倩假意推了推陈美云:“妈,今天是爷爷的生日,你就不要再说安安了,毕竟人家刚刚失恋,别老提安安的伤心事,被人甩,又不光彩。”

  卧槽,这个季思倩,明明是来补刀的。

  “爷爷,你拆开看看我和阿浩送您的礼物,不知道您喜不喜欢?”

  季思倩说完,管家在老爷子的授意下,接过大盒子,小心翼翼的拆开,一时间金光闪闪,一室生辉。

  是一个镀金的寿星老头,市场价起码在二万到三万之间。

  “祝爷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季思倩和殷浩整齐划一的给老爷子祝寿,和对季安安的人生攻击不同,于季思倩皆是溢美之词,诸如天作之合郎才女貌等等。网站163shenghuo.com

  然后是她姑姑和姑父的礼物,同样是价值不菲的宝贝,老爷子嘴里不说,眼里笑意融融。

  一家人还真是其乐融融,季安安斜睨着无动于衷,反正人也丢的差不多了,以后约莫也没什么可丢了,不如找个借口早点遁走,省的碍人眼,自己更是挠心。

  “咦,这个礼物是谁送的,是安安吗?”

  这熟悉的声音一如既往的讨厌,尖锐。

  陈美云不由分说的点了她的名,所有人的关注度再度集中到了她身上,在陈美云的授意下,管家拆开了她的礼物,一只精巧的陶瓷制的鼻烟壶呈现在众人面前。

  紧跟着,就有人嗤笑道:“安安,这个鼻烟壶多少钱,一百要不要?”

  “哈哈……”

  季安安的面色渐渐地闷红起来,眸光低垂,樱唇轻轻地抿着,没有接话,那些人嘲笑的更放肆了,甚至是季老爷子的眸光又寒了几分。

  她的鼻烟壶当然比不上那些名贵的礼品,也许心意真的抵不过金钱,‘礼轻情意重’不过是个笑话。

  季安安的唇角边忽地勾起了一抹极浅极淡的弧度,清亮的水眸倒映出冷漠。

  还好,她本来就没有把他们放在心上,不在意,就不会伤心。

  “不好意思,路上堵车,我来晚了!”

  霎时,一道伴随着些许冷冽之气的磁性男音响起,也许是他的声音极具感染里,一时整个包厢里安静了下来。

  大门口的红色毡毯之上,顾虞城一身剪裁合身的西服,由戴着白手套的侍应生开路,仿如俊美无俦的天神,又似气质绝尘的男模,但他犀利深邃的眸光,浅抿着的唇瓣,不辨喜怒的表情,让人不禁望而生畏,完全震慑于他由内而外的散发的气势之中。

  男神,可望而不可及。

  在场的女性不由看得眼睛发直,顾虞城简直就是行走的荷尔蒙,充满着魅力。

  是顾虞城。

  昨天晚上一直在她的脑海中梦中出现的可恶分子,这个家伙为什么来了?

  季安安身体绷得笔直,不敢掉以轻心。

  只见顾虞城带着他的助理李恒不紧不慢地走向老爷子,两边众人纷纷退让开了一条道,“晚辈来迟了,祝老爷子福寿安康!”

  随即,李恒递上包装精美的礼物盒子,并照着之前顾虞城吩咐的,说道:“这是BOSS和季小姐给老爷子早就选好的礼物。”

  这嗓音,灰常的宏亮,足以让所有人都听清楚。

  季安安懵了一下:我什么时候和你一起准备的礼物?

  随即,对上了顾虞城富有深意的眸光,他到底要干嘛,为什么这么做?季安安的水眸里出现了疑惑。

  陈美云季思倩等人的脸色渐渐绷不住,顾虞城怎么会突然出现?难道这个死丫头真没有说谎?那她们之前对季安安的冷嘲热讽,岂不是生生的自打嘴巴?

  “安安,你不是说和顾虞城分手了么,怎么,原来是拿大家在开玩笑,太不把爸爸放在眼里了吧!”陈美云实在不甘心白白地让季安安得意,依旧抓住了她的小辫子不肯放。

  “是啊,安安,你怎么能再三的欺骗爷爷呢?”季思倩紧跟着帮腔。

  季安安张了张唇瓣,露出莫名其妙的眼神来,和这群女人继续待下去,她迟早要崩溃,她不管顾虞城出于何种原因,她不想稀里糊涂的说谎了。

  “顾虞城会来,我不知道,因为就像我之前说的,我和他真的已经没关系了。”季安安当着大家的面,铿锵有力的说道,“爷爷,对不起,我肚子有些不舒服,我想先回去休息,希望没有影响你们的胃口。”

  说罢,季安安趁机光明正大的离开。

  愿望很美好,现实太骨感。

  “安安,我知道是我不对,别在生我的气,好吗?”

  顾虞城一把精准地抓住了她的手腕,季安安整个人被他一带,顺势坠入了他的怀抱之中。

  “顾虞城,你疯了?”

  她简直不敢想象,此刻顾虞城亲密地从背后环着她的身子,强烈的男性气息交叠,她的心仿佛都快要跳出嗓子眼了。

小妻撩人:高冷boss狠狠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小妻撩人 或 高冷boss狠狠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说 爱情最后的依靠

    原标题:小说爱情最后的依靠小说名字:爱情最后的依靠目录预览:第001章组队拼婚第002章你应该叫她夫人第003章让狗男女后悔第001章组队拼婚晌午,烈阳当空。唐若初身着一袭洁白婚纱,站在婚纱店门口,看着路边卡宴车内那对拥吻的男女,只觉得浑身彻骨的冰冷。今天是她跟未婚夫约一起试婚纱的日子,两人约好了在婚纱店见面,可没想到,等了半天,却等来这样一幕。男人背对着她,和那女人吻得浑然忘我。女人一边热烈回应,却透过车窗,朝唐若初勾出一抹阴谋得逞的笑容。唐若初整个人如遭雷击,她怎么也没想到,跟自己未婚夫厮混

  • 小说 请叫我萧太太

    原标题:小说请叫我萧太太小说书名:请叫我萧太太目录预览:第1章失业女青年遭遇车祸第2章啥?碰瓷儿?我?第3章看完了就滚第1章失业女青年遭遇车祸“苏软,我接到匿名举报,说你有过精神疾病史。”“可是那个……”“你只要说,有,还是没有。”“有过。”“你可以收拾东西走人了。”七月的北城已经热的不得了,夜晚难得有几丝清凉。几个小时前我还是一家美术培训班的小苏老师,几个小时之后就成了社会待业青年。命运的小船说翻就翻,半点不由人。我坐在大排档撸串,辣的额头上全是汗珠子。面前堆了几个空啤酒瓶,内心的郁闷却一点都

  • 小说 孕婚欲嫁:总裁意乱情迷

    原标题:小说孕婚欲嫁:总裁意乱情迷小说:孕婚欲嫁:总裁意乱情迷目录预览:01.是人还是狗,我还要瞅瞅02.该死的摇一摇03.就是那么不可思议01.是人还是狗,我还要瞅瞅今早之前我还无比坚信自己是个幸福的女人:大学期间谈了个男朋友,五年爱情长跑即将结束;在本市拼搏两年和男友买了套公寓房,有房贷但每个星期都能出去小资一把;每天要和各种奇葩客户过招月末还能拿到优秀员工奖,再者,还有一周我们就要在这座酒店里举行婚礼。然而意外降临时我才明白,幸福不过是心口幻想出来的泡沫,一触即破。就在这个酒店,四个小时之

  • 小说 红唇吻暖了心

    原标题:小说红唇吻暖了心小说名称:红唇吻暖了心目录预览:第1章求你让我把孩子生下来第2章求求你们,救我……第3章产后大出血第1章求你让我把孩子生下来“司夜擎,我求求你,让我去医院吧,我真的要生了啊……”夏晚凉跪在漫天冰雪里,对着别墅里的男人,卑微哀求,“孩子已经八个月大了,是一条会动的,活生生的生命啊……”别墅的大门敞开着,却不见人影,只有两个强壮的保镖,立在门口。盯着夏晚凉,不让她进屋取暖,也不准她擅自离开别墅院子。腿间一阵阵湿润,是她的羊水破了,分娩的阵痛一阵阵传来,她夏晚凉几乎跪不住,身体

  • 小说 不悔让我爱上你

    原标题:小说不悔让我爱上你小说名称:不悔让我爱上你目录预览:第1章千万新娘第2章太子爷选妻(1)第3章太子爷选妻(2)第1章千万新娘林岑再次翻阅这期嘉宾的资料——凌明远,k市富可敌国的凌氏集团太子爷。就在两个月前,他又和第六任妻子又离婚了。短短三年,太子爷换掉妻子如换掉衣服,可把凌老夫人急坏了,重金请来著名的玄学大师,大摆风水阵,希望破解太子爷的婚劫。可摆风水阵的那天,天上忽然下起倾盆大雨,风水阵不得不半途作废。大师摇了摇头,表示对太子爷的婚劫无能为力。凌老夫人走投无路,决定把儿子送上M卫视知名

  • 小说 妃常嚣张,阎王殿下太给力

    原标题:小说妃常嚣张,阎王殿下太给力书名:妃常嚣张,阎王殿下太给力目录预览:第1章穿越到一片坟地第2章王妃回来了第3章第一次交锋第1章穿越到一片坟地刚回过神,月璃就被身边的景象吓懵了。她坐在一片坟地里!揉了揉眼睛,用力眨了眨,没错,屁股底下是一座新添的坟头,送殡的冥纸还没烧尽……几分钟之前,她的医学实验室正式挂牌成立了,剪彩仪式上,月璃莫名其秒的被重物砸了脑袋,眼睛一黑晕了过去。再醒来就到了这片坟地!伸手摸摸头顶上,不痛,也没有伤口,只有屁股上火烧火燎的疼。这是个什么情况?“呜呜呜……”一阵哭声

  • 小说 豪门的猎物:总裁追妻忙

    原标题:小说豪门的猎物:总裁追妻忙小说名:豪门的猎物:总裁追妻忙目录预览:第1章千万新娘第2章太子爷选妻(1)第3章太子爷选妻(2)第1章千万新娘林岑再次翻阅这期嘉宾的资料——凌明远,k市富可敌国的凌氏集团太子爷。就在两个月前,他又和第六任妻子又离婚了。短短三年,太子爷换掉妻子如换掉衣服,可把凌老夫人急坏了,重金请来著名的玄学大师,大摆风水阵,希望破解太子爷的婚劫。可摆风水阵的那天,天上忽然下起倾盆大雨,风水阵不得不半途作废。大师摇了摇头,表示对太子爷的婚劫无能为力。凌老夫人走投无路,决定把儿子

  • 小说 宝宝来袭:我的跟班大总裁

    原标题:小说宝宝来袭:我的跟班大总裁小说名称:宝宝来袭:我的跟班大总裁目录预览:第1章:毒舌包租公第2章:女人,戒了!第3章:公然挑衅债主第1章:毒舌包租公夏七凌拖着一身疲惫的回到家,已经是傍晚六点了,今天又跑去出版社讨债了,结果还是一身空的回来,她真想诅咒那些家伙一辈子吃方便面没有调料。“那个阿七,你该交房租了。”一道慵懒的声音打断了夏七凌的思绪,夏七凌停下脚步,眉头微微的蹙了起来,看向院子里的那个一天到晚无所事是的男人。他叫楚莫,是个长得很妖孽很偶像的男人。一头柔顺的头发沐浴在阳光之下,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