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职场记:艳福不浅17章(第十七章:出动)

2017/10/29 3:56:58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职场记:艳福不浅

第十七章:出动

我一边注意着时间,一边注意着凌倩,逐渐就犯困了,打起了瞌睡。阅读163shenghuo.com甚至有那么一小会儿,几乎又摔了下去。而凌倩,那衰神不知是真是假,竟然这么久不醒,郁闷死。

我一边诅咒她,一边强打精神继续监视。

大概到了三点多钟吧,这个色狼开始出动,夫妻开始开工的时间,凌倩终于悠悠醒来。她先是四周环顾了一圈,然后开始检查自己的衣物,裤子是穿着的,她估计觉得十分疑惑,拍拍自己脑袋,思考了整整两分钟才离开。

看她走远,我迅速从树上跳下来,跟过去。令我费解的是,她竟然往我帐篷的方向走。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难道被看出了端倪?我不往这方面想犹可,一想就滔滔不绝,冷汗迅速又冒了出来。

而且,我心里那个恨,无计可施,只能眼巴巴看着凌倩拉开帐篷拉链往内窥探,那会儿,我紧张的想死。

看我不在,凌倩露出一个若有所思的表情,随即往回走,是我的方向。我没多想,立刻转身往舞台那边逃,躲进舞台的一角,继续观察。凌倩,她仿佛幽灵一般,眼看就要离开,却突然改变主意又往我躲藏的方向飘来,那步伐看着就感觉残忍、冷酷。

我能够想到,凌倩必然已经发现了什么。

东躲西藏不是个办法,得及早解决问题。阅读163shenghuo.com

我眼观六路,四周搜索,看见脚下的一箱啤酒,我心生一计,飞快的行动起来,跑过去打开几瓶啤酒洒在地上,随后一咕噜喝下一瓶,接着躺在傍边,躺死尸一样的姿势。我只能想到这种笨招,误导凌倩以为我喝到酩酊大醉,那么我什么事都干不了,换言之她刚刚发生什么事与我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听脚步声近了,我开始开口说些乱七八糟的醉话:“到底喝不喝?你个鸟人酒量真差,全世界男人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凌倩止步,走过来,顾下身看,看清楚是我,她说:“哦,喝醉了!”

我顺着她的话乱扰攘:“不能喝吗?你谁啊?管你什么事?”

凌倩笑道:“我是你妈。”

“滚,我妈在家跟我爸乐呵着呢!”我不敢抬头,酒醉容易伪装,控制好动作和声音即可,眼神却无法伪装,我不看她是没办法的事情。

凌倩还是笑,笑声趋向了残酷:“那你认识我吗?知道我是谁吗?”

“老子干嘛得认识你?干嘛得知道你是谁?别吵着老子,滚,思想有多远,你就滚多远,光速有多快,你就滚多快。”凌倩踢我,很痛,我不敢反抗,吃亏了还得傻傻地问:“干嘛踢我?”

凌倩不应答,蹲下来粗暴地翻我的口袋。职场记:艳福不浅17章(第十七章:出动)我心里清楚,她是想翻我的手机查看。这衰神果然非一般的聪明伶俐,幸好我已经卸装了微信,否则今儿就得死于这个低级失误。

然而,这衰神翻完后没发现什么,恼羞成怒了,没帮我把手机放回口袋里,而是直接扔下来,不知是她眼界差,还是我手机的质量差,砸中一只空酒瓶,结果整体散架,她还说:“呵,这跟我无关啊,是你自己笨手笨脚没接稳。”

“干嘛翻我东西?哦,我知道了,你是小偷。”我晃悠着站起来,大声叫喊,“来人啊,有小偷了,快出来抓小偷。”

静夜里,我的喊声显得嘹亮无比,很快有同事跑了过来问:“小偷呢?”

“没小偷,我是凌倩。”凌倩指了指我,“这个流氓非礼我。职场记:艳福不浅17章(第十七章:出动)

随着凌倩那么一栽赃,四五个男人屁颠屁颠冲过来扑倒我,拳脚相加。

我抱着脑袋缩成一团默默承受着。我发誓,我恨死凌倩这个衰神了,竟然如此的凶残成性。不过,她离开时说的一句话却令我瞬间释然了,觉得没白挨揍,她拉着个长音说:“莫非不是他?”

凌倩走远后,那帮办公室流氓仍然不懈努力地攻击我,我火速揣开两个,站起来破口大骂:“踢够了没有?看我醉成这样能非礼人吗?白痴。”

骂完,我捡起地下的空酒瓶砸他们,他们顷刻间丢盔弃甲、作鸟兽散。

我绝望地捡起手机残骸,返回帐篷。那帮办公室流氓整整踢了我七八脚,幸亏下脚不算重,重要部位又被我保护了起来我才没受伤,就屁股有点痛。职场记:艳福不浅17章(第十七章:出动)最冤枉是我的手机啊,装回去以后都开不了机了。

找了套干净衣服去洗澡,回来后,从陈枫的包包里拿出一件米色的衬衫,把他的双脚扎了起来,睡觉……

第二天醒来,已经中午,陈枫不在。不过,那王八羔子用我昨晚扎他的、属于他的衬衫反扎我,礼尚往来啊,好样的。

我笑着解开衬衫,坐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很庆幸,没发现身上有什么部位严重不妥,就感觉浑身没劲,屁股还是痛,腰也有点儿痛。

我竖起耳朵听,听见外面吵闹无比,有音乐声、歌声,以及掌声。走出去一看,竟然有表演观摩,是专业的演出公司,大概是雇的,呵呵,这年头也没有给你慈善演出的。可惜我不爱看,我就想着回家,在人群之中寻找宁凝的身影,找到了,走过去开门见山道:“宁凝,我身体有点不太舒服,能不能先离开?”

宁凝一脸关切的表情:“怎么了?你哪儿不舒服?”

我早就想好了借口的,连忙道:“有点恶心,想呕吐,大概是吃错了东西。”

“你等着,我马上去问凌总。”宁凝飞快跑了,郁闷,还得向凌倩申请。

我在原地等了五分钟左右,宁凝匆匆跑了回来。她穿衬衫,跑起路来胸前肉球上下跳动煞是迷人。我之前没有特别注意过她,现在看清楚,原来尺寸还挺诱人。

跑近了,宁凝用无可奈何的语调告诉我一个糟糕的结果。凌倩要我亲自去申请,说一件小事都要别人代劳,我用来干什么吃的?凌倩分明是故意找茬,换了是别人申请指不定她大手一挥就完了。

在舞台前排找到正看演出的凌倩,我仍然开门见山道:“凌总,我有点儿不太舒服,想先行回家休息,可以吗?”

“你哪儿不舒服?我看你很舒服啊,说话都没乱套。”凌倩用极具侵略性的目光看着我,口吻冷冷的,“昨晚你干什么好事了?记得不?”

“昨晚?”我装模作样想了想,摇头道,“不记得了!”这是我这一辈子吃最大的一个哑巴亏,我不记得我就毛病了,但是我必须不能承认。

“哦,昨晚我做了个梦,梦见去湖边闲逛。”凌倩给我指了个方向,“就是那边的湖边,期间我碰见了一个混蛋之中的战斗机,你猜是谁?”

凌倩在试探我,用语言刺激我,不过我没让她得逞,平静道:“是谁?”

“我干嘛得告诉你?想先走是吧?说你的事就说你的事,废话真多。”你自己才废话多,我就附和一下,到头来还是我错了,“滚,别打扰我看演出。”

我暗暗鄙视她,转身回自己的帐篷收拾东西。

我是坐公交车回市区的,一下车就找了个手机店把手机修理好,修理费一百五。我终于知道昨天打牌为什么如有神助的赢了一百五十块,原来我的手机要坏,我怎么那么倒霉呢?

回家躺了几个小时,天黑后给林顶阳打电话让他请我吃大排档,这王八蛋够雷厉风行的,不用半小时就到了附近。然而,当我把九日湖的遭遇告诉他的时候,他笑的那么欠抽,我连续揣了他好几脚他仍然笑声不止……

“我已经够倒霉了,你还落井下石,什么哥们。”

“行了,就是很好笑。”林顶阳又持续笑了几声才停止下来,转而道,“其实,我觉得这是个契机。”

“契机?”

“嗯,让她在网络上爱上你。”林顶阳笑的很暧昧,“以你的条件成功几率绝对很大,我不是恭维你啊,你多好,文能提笔控萝莉,武能床上定人妻,进可欺身压正太,退能提臀迎众基。要是能搞上这么一个强悍的女人,你立马就辉煌腾达鸡犬升天了。”

我又揣了他一脚:“你什么破比喻?关键是我没你那么卑鄙无耻,而且她那恶毒性子谁受得了?”

“你不是说网络上的她很知性很温柔体贴是你心灵的港湾么?哥们,世界上最残忍的事不是没遇到所爱之人,而是遇到了却最终错过了!所以,我觉得你应该抓住这点发展下去,让她成为你发泄情绪的对象,继而是发射某种液体的对象,最终是。”看我萌生了揍人的冲动,林顶阳识趣地闭上了臭嘴。

接下来林顶阳没再和我谈凌倩,我不想谈,我仍然从心里无法接受她们是同一个人。而到了十点多钟,林顶阳接了个电话就匆匆滚蛋了,不过他很讲义气的给我留下了三百块。我想抽他的是,这王八蛋还要我买单。

回家洗了个澡,给自己涂了药油,我睡了过去。

职场记:艳福不浅》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职场记 或 艳福不浅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阿富汗】被虐待,当性奴...揭秘“童戏”男孩们的悲惨生活

    被虐待、当性奴在大众眼中通常是发生在女人身上的不幸但是殊不知在阿富汗这个看似保守自我约束非常严格的国家却存在一些很违和、很辣眼睛的现象阿富汗是一个父权社会在这里家庭经济都依赖男性男孩可以赚钱养家,可以继承遗产人们视男孩为支柱,女孩为负担女人的社会地位十分低下女性被禁止在公众场所抛头露面禁止接受高等教育在这种男尊女卑的制度下滋生了两种社会形态有些家庭为了提升社会地位从小让女孩“女扮男装”成为儿子当男孩子一样教导,像男孩子一样长大还有一些男孩为了生计“男扮女装”成为“童戏”他们被打扮成女孩模样,身着

  • 汪曾祺:人得有点业余爱好

    人得有点业余爱好汪曾祺丨文一个人不能从早写到晚,那样就成了一架写作机器,总得岔乎岔乎,找点事情消遣消遣,通常说,得有点业余爱好。这些年来我的业余爱好,只有:写写字、画画画、做做菜。孙犁同志说写作是他的最好的休息。是这样。一个人在写作的时候是最充实的时候,也是最快乐的时候。凝眸既久(我在构思一篇作品时,我的孩子都说我在翻白眼),欣然命笔,人在一种甜美的兴奋和平时没有的敏锐之中,这样的时候,真是虽南面王不与易也。写成之后,觉得不错,提刀却立,四顾踌躇,对自己说:“你小子还真有两下子!”此乐非局外人所

  • 画荷花大家白燕君神来之笔画荷花

    白燕君,辽宁国画院院长,辽宁省政协委员,著名国画家,鉴赏家,收藏家。1949年出生于北京。世代书香门第,自幼受家庭熏陶,习熟文学,艺术,古玩字画鉴赏中文名白燕君国籍中国出生地北京职业国画家,辽宁国画院院长

  • 做一名有温度的基层党员干部——观影《邹碧华》有感

    4月13日下午,笔者有幸被组织安排观看电影《邹碧华》,繁忙的工作中有这样一次观影的机会原本心情是轻松的,可当观影的党员干部被带入时任上海市高院副院长的邹碧华充满温度的故事中时,笔者的心情慢慢变得沉重,所有人都被这个温暖的邹院长感动了。电影中有这样一个镜头:一个老伯的老母亲因居住的阁楼起火不幸身亡,老伯将物业公司告上法庭并最终败诉,不服判决的老伯走上了上访之路。邹碧华了解情况后,第一时间来到案发现场,向老伯表达了自己的同情,用口语和手语慢慢地告诉老伯案子判得没有错,老伯顿时失声痛哭。面对痛哭的老伯

  • 民间故事:算命先生初出茅庐得罪同行,师傅梦中警告,醒后大哭

    (本故事由蓝小墨原创)孟长林是个孤儿,饿得奄奄一息时,被路过的算命先生所救,收为了徒弟。先生是有真本事的人,孟长林跟着他学了不少本事,先生也赞他的确很有天赋,但是也警告他,算命是逆天行事,言语方面需要特别谨慎。孟长林年轻气盛,当时应下了,事后却是左耳进,右耳出,完全没当回事。后来先生年纪大病逝,孟长林葬了师傅,开始摆摊子给人算命。跟着师傅多年,他当起算命先生还是像模像样的,加上他算的十分灵验,生意自然越来越好。很多人听闻他的名气,不远千里过来卜算,孟长林表面严肃,心里却是有些得意。只是他生意好了

  • 民间有好酒,太白仙常下凡饮宴,竟无人能识

    章仇兼琼尚书镇守西川,经常派他的手下人察访道家术士。有一个卖酒的人,他的酒好,胜过他的同行。他又不着急用钱,所以赊欠他酒钱的人很多。经常有四个戴着纱帽拄着藜茎拐杖的人来饮酒。他们的酒量都多至几斗,积累的酒债达到十多石,就一起还给酒家。他们总是谈笑诙谐风趣,饮至尽兴而去。他们谈话喜欢谈论孙思邈,一再说这个小子会什么?有人把此事报告给章仇公。章仇公就派他的亲信役吏前去,等到他们四人喝到半醉,上前拜见说:“章仇尚书让传他的话:‘我苦心修行学习,知道仙官在这里,想在你们的身边侍候起居,不知肯屈尊应允否?

  • 陈国东:坚持雕塑,是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事│BYART X 央美百年

    陈国东的微信名很有意思,叫“老狼”。我顺藤摸瓜,找到陈国东的微博,不出所料,依然带着“老狼”二字。所以见面之前,我脑海中很自然地浮现出了一个眼神凌厉的人。直到和陈国东聊完天,某个整理采访稿的深夜,我突然想起这茬,忙微信问他:“哎,您微信名为啥叫老狼呀?”他迅速回复,“在央美读书时同学给起的外号,大概是因为我长的和狼相似吧。”“毕业的时候真有同年级的其它专业同学问我‘老狼都要毕业了,你大名叫什么啊?’”也就因为这,他微信名也就索性改成“老狼”了。这大概是我见过最温和的“狼”了。从学生时代过来的都知

  • 20世纪画坛一位功力深厚的传统型画家——吴琴木

    吴琴木(1894-1953),本名,1894年2月16日生于江苏吴江县震泽镇慎德堂,1953年8月27日卒于上海。原名桐生,后改单名桐,字琴木。吴琴木从小酷爱绘画,后在家乡做教师。他走上职业画家、鉴赏家之路,乃与邻乡著名书画鉴赏收藏家庞元济的帮助、栽培密不可分的。吴琴木是20世纪画坛一位功力深厚的传统型画家,他以山水见长,兼能花鸟、人物,其艺术道路,由师古人而师造化,由临仿而创作,由“四王”、吴恽上溯吴门画派、元四家、赵孟頫、四僧、龚半千等,综合创造,自成一格。其作品,表现出对古代文人画艺术的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