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山无路可行,爱无处安放全文在线阅读

2017/10/29 5:27:08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山无路可行,爱无处安放

第5章 谭家罪人

“妈,那也是我的儿子啊,我那么爱他怎么会不想让他活下来。山无路可行,爱无处安放全文在线阅读”林晚清情绪也很激动,这可是她辛辛苦苦十月怀胎的亲生骨肉,怎么可能让他去死呢。

“我呸!你这个恶毒的女人,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在乎,一定是你在手术室里面叫医生要保住你自己的性命的,一定是这样的!”刘雅芝痛骂林晚清,怎么想都想不通为什么活下来的是她而不是她的孙子。

一想到她到手的孙子就这么活生生的让林晚清的自私害死了,她的理智彻底崩溃了,毫无顾忌的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像是疯了一般,死死的掐住她的脖子,声泪俱下:“你这个没良心的恶毒女人,你被林家赶出来是我们一直收留着你,还娶了你当儿媳妇,你不知道感恩不说还把我的孙子害死了,我要你给我孙子陪葬!去死吧!”

林晚清只觉得瞬间不能呼吸,脸部胀的通红,就连眼珠子都好像要爆了出去一样,如果不是医生和护士及时拦住了疯狂的刘雅芝,或许她就真的被掐死了过去。

她重新获得呼吸后,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快的好像要蹦出去一样,头也是胀的生疼,而这一切都不是她最痛的,最痛的除了刚刚刘雅芝说的那一番话,还有此刻谭嘉华冰冷的眼神。

谭嘉华就那样站在离她最远的地方,斜眸看她,眼神就好像在看一个无关紧要的陌生人一样,对于刘雅芝刚才的行为,他甚至没有任何的阻拦。

林晚清能感觉到,自己的心,在这一刻似乎已经冷的不能再冷。

明明已经进入到了夏天,可是她的身体还是在涩涩的发抖,是被他的眼神给冻的。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

最后,失去理智的刘雅芝被这里的安保人员带离开来,而谭嘉华也随后离开,留下了一身伤痛,心如死灰的林晚清,孤零零的一个人躺在医院走廊里的病床上,直到她彻底昏了过去。

不知道昏睡了多久,林晚清终于清醒过来,看了一眼四周,是死一片的寂静,而且她很清楚这里已经不是医院,而是谭家。

她微微抬起手臂,摸向了腹部,那里空荡荡一片,除了原有的身体器官以外,什么都没有了。

紧接着,房门被推开,男人的脚步声打破了这里的安静。

他缓步来到床边,怀里似乎还抱着一个小小的婴儿。

林晚清倏地瞪大了眼睛,“孩子,你抱着的是我们的孩子对不对?”

谭嘉华冷冷的看着挣扎想要做起来的女人,“是我们的孩子没错,不过他死了。”

林晚清一下子僵住,盈着泪水的黑眸死死的盯着他,不知道是因为产后后遗症还是什么,开始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阿华,把孩子给我,让我抱抱他好吗?”

谭嘉华不为所动,漠然的说道:“是你孩子害死的,你还有什么脸面来抱他?”

林晚清僵坐在床上,睁大着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孩子,摇头说道:“不,不是的,我没有害死我的孩子。版权163shenghuo.com

“到了现在,你还想否认,我仔细问过医生了,就是因为你擅自离开病床运动,导致了严重宫缩,弄破了羊水,让他在你的肚子里失去了可以活下去的养分,活活憋死在了里面,你还说不是你害死的!”谭嘉华一字一句狠声的指责着林晚清。

第6章 谁之过

突然间,林晚清就好像被什么敲醒了一般,努力的解释:“我没有擅自离开,是妈她叫我多运动有助于顺产,是她让我这么做的。”

对,没有错,她想起来了,那时候她身体本身就有些不舒服,躺在病床上一动不想动,是刘雅芝忽然把她叫了起来,让她到走廊里多加运动,这样到时候生孩子也不会太痛苦。

本来她是不想动的,可是刘雅芝当时十分不满的小声对她说:“林晚清你怎么这么不知道好歹,你看看阿华为了你都累成什么样了,难道你还想让他为了你生孩子继续操心吗?”

那时林晚清看着谭嘉华似睡非睡疲惫的样子很是心疼,即使身体在难受,还是咬着牙同意了,走了快半个小时的时候,刘雅芝就先喊累到一旁休息,让她继续坚持到了一个小时,看她实在是累的走不动了才让她回到病床上休息,然后没过十分钟她的肚子就开始剧烈的疼痛起来......

谭嘉华靠近林晚清,然后居高临下的说道“够了!到现在你还有脸跟我狡辩,妈都和我说了,是你为了省钱不想打麻药,也是你为了生孩子的时候少遭罪私自去走廊外面运动,我妈当时都劝你了你非是不听,现在还想倒打一耙,林晚清啊,我真没想到你是这样一个颠倒黑白的恶毒女人!”

林晚清陡然回神,被他那一句“颠倒黑白的恶毒女人”刺的全身一震,霎时间一股血腥味充斥着整个喉咙,声线颤抖的不受控制,“原来我在你的心里就是这样的人......”

谭嘉华冷冷一笑:“现在这个还重要吗?”

“我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说的是实话,快把孩子给我。”林晚清无心在和谭嘉华争论这些没人知道的事实,现在的她一心只想看看那个孩子。

“你就这么想看一个死婴?”谭嘉华忽然问道。

林晚清不解的看着谭嘉华,为什么他要这么说他们的儿子,虽然孩子从一出生就已经死了,但那毕竟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也是两个人的爱情结晶,怎么道了他嘴里就只剩下一句死婴......

房门突然被打开,在外面听了很久的刘雅芳一下子冲了进来,直接把那个包裹狠狠的仍在了地上,“林晚清,你这个杀人凶手,是你害死了我的孙子,你这辈子都休想在看他一眼!”

林晚清吓了一跳,不顾身上的疼痛,立刻冲到了地上,她震惊的看着被摔在地上的包裹,原来那里面只是一个玩偶,根本就不是她死去的孩子,“孩子呢,我的孩子呢,他在哪儿...”

她的话还没有来的及说完,“啪!”一记响亮的耳光就甩在了她的脸上,耳朵一阵嗡鸣。来自http://www.163shenghuo.com/

“林晚清,你记住了,这个孩子是因为你死的,你不用在给我装可怜了!”刘雅芝愤怒的大骂。

林晚清抬头,看着居高临下冷漠的母子二人,还想说什么却已无力。

是了,就是这样的态度,她嫁到谭家以后,她的婆婆刘雅芳的态度一直都是这样嚣张而且蛮横,时时刻刻的都在提醒她这里是谭家,她只不过是谭家的附属品,除了为谭家生孩子以外一无是处。

而现在孩子也已经死了......

可是他们难道忘了,孩子死了最伤心的是她这个当母亲的吗,没想到她连看一眼自己的孩子都变成了奢求。

“妈,你真的觉得孩子的死是我一个人的错吗?”忽然林晚清幽幽的说道。

第7章 换个老婆

刘雅芳心里一紧,这个懦弱愚蠢的女人居然敢这么和她说话,不过很快她就放松了心情,“这还用问吗,孩子就是你自己不争气害死的,难道你还想赖在我头上吗?”

还好她在林晚清昏迷期间事先和儿子说明了整个过程,否则还真让她站了上风。

林晚清费力的站了起来,冷着一双黑眸看着她:“真的吗?”

刘雅芝立刻反驳:“林晚清,你什么意思,你...”

“够了,说这些还有意义吗?”谭嘉华皱起了眉毛,冷言打断了他母亲的话。163生活网

“阿华,你看看你娶的好媳妇,害死自己儿子不够还想污蔑我!”刘雅芝向谭嘉华抱怨。

谭嘉华意识到自己语气重了些,便转身安慰道:“妈,孩子刚出生就死了,我们谁都不好过,来,我送你出去休息。”

眼看着两个人毫无留恋的就要离开,林晚清强撑着最后一口气说了一句:“谭嘉华,算我求你了,告诉我,孩子葬在哪了?”

谭嘉华扶着刘雅芝已经走到了门口,听到林晚清开口求他后,他回过头想了想说道:“你也好好休息吧。”

林晚清期许的眼神彻底暗了下去,捂着千疮百孔的心口,摊倒在床上,头痛欲裂。

此时她的大脑一片空白,似乎连哭都失去了力气。

想着当年自己不顾一切都要嫁给这个男人,到头来却得到了这样一个结果,她不由的笑了,心也更痛了。

刘雅芝在自己的房间里也被气的够呛,拉着谭嘉华说了起来:“阿华,你怎么还让那个女人留在咱们家,她连生个孩子都是死的,简直就是晦气,赶紧撵走,给我换一个儿媳!”

谭嘉华轻轻拍打刘雅芝的后背,无奈的说道:“妈,这老婆怎么能够说换就换呢。163生活网

刘雅芝奇怪道:“那怎么就不能换了,你跟她离婚,然后再娶一个回来,不就换了吗。”

谭嘉华停下了手下的动作,“那也得有人愿意嫁给我啊。”

刘雅芝呵呵一笑,“我的好儿子,你这么优秀,长得又英俊帅气,肯定会有不少女人想要嫁给你。”

谭嘉华笑而不语。

“要怪就怪林晚清那个死女人,扫把星,那么早和你结婚耽误了你,否则就凭我儿子的本事一定可以娶一个真正的千金大小姐回来的。”刘雅芝得意的说道。

“行了妈,不先不说这个了,你也早点休息,我公司还有点事儿要我处理一下。”谭嘉华扶着刘雅芝在床上休息。

刘雅芝不敢耽误儿子的工作,“去吧儿子,你放心,家里还有我呢。”

谭嘉华在离开之前路过林晚清所在的房间,可惜他连看都懒得看一眼,直接离开了家里。

“喂,宝贝儿,你在哪儿呢?”谭嘉华拿着手机温柔的问道。

“我还能在哪,当然是在酒店啊,你呢,不用陪你老婆了吗?”电话里边传来了女人娇媚的声音。

谭嘉华只是光听声音就已经欲火焚身受不了了,“等我,我现在就过去找你。”

挂断电话,谭嘉华迫不及待的开车离开。

林晚清站在窗前,看到了谭嘉华驾车离开,强忍着身上的疼痛,开始迅速的在房间里寻找他儿子被藏起来的线索,只是她几乎翻遍了所有能找的地方,还是一无所获。

这个房间里别说是孩子的线索,就连谭嘉华的生活痕迹都没有,因为早在半年前这个房间里除了她的生活用品以外再无其他。

她差点忘了,自从知道她怀孕以后,她就是和谭嘉华分房睡的,每天除了在吃晚饭的时候偶尔会看见他,其余的时候几乎都是她自己在家里待着。

林晚清静静的站在梳妆镜前,看着里面那个身材肥胖,脸色惨白,没有一点可取之处的自己,她似乎感觉到了有什么东西好像正一点一点的从她心里消失......

第8章 她的忍耐

天刚擦亮没多久,林晚清就一手扶着自己的腹部,一手在厨房里熬粥做早餐。

这时刘雅芳从屋里走了出来,看着光秃秃的桌面上什么都没有,不满的喊道:“林晚清,你干什么呢,这么慢,我的早餐怎么还没做好!”

林晚清擦着额头上的细汗,立刻回应:“妈,我做好了,您在等我一下。”

她松开了一直扶着腹部的手,把厨房里做好的早餐一一的端到了餐桌上,“妈,早饭好了,您吃吧。”

刘雅芝不紧不慢的坐在座位上,享用着现成的早饭。

林晚清现在很难受,可是又不能说出来,她只能尽量的深呼吸来让自己好受一点。

但就是这样微弱的动作,也被刘雅芳指责道:“你呼吸怎么那么大声,影响我吃饭了知道吗,回屋去,看见你我就烦!”

林晚清看着桌面上热气腾腾的早餐,吞咽了一下口水说道:“可是妈,我...”

刘雅芳不耐烦的瞪了她一眼,“可是什么,在我们家白吃白喝这么久了,让你给我做个早饭还委屈你了啊!”

“不是的妈,我没有委屈,只是我还没......”林晚清只是想说她忙了一早上还没有吃饭。

刘雅芳舒服的喝了一口热乎乎的小米粥,看着林晚清那肥胖的身体还站在她对面,生气的说道:“你是聋子还是傻子,听不明白我说的话吗,赶紧滚!”

林晚清的手在不停的发抖,心也像是被重重击打了一番,三天了,已经三天了,她还没从失去孩子的痛苦中走出来,就被刘雅芝要求每天都准备三餐还有打扫整个家里所有的卫生。

根本就不顾忌她的身体情况。

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呢,为了能够从她嘴里听到关于孩子的消息,她只能忍耐,甚至连谭嘉华回来之后,她都不敢诉苦。

最后林晚清默默的转身,一句话都没有再说。

就算这样,刘雅芝的嘴里还不停的念叨:“哼!扫把星,还有脸跟我一起吃饭,看见你我就恶心!”

谭嘉华在客房里收拾好一切出来的时候,就只看到了他的母亲在用餐,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妈,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做饭啊?”

刘雅芝自己吃饱了以后,又立刻起身给自己儿子盛了一碗粥:“我儿子辛辛苦苦上班工作挣钱,我当然得让你吃上热乎的早饭了,不像有些人就知道好吃懒做,到现在了一分钱都没往家里挣过。”

虽然隔着一道门,可林晚清在里面还是听的一清二楚。

她拿着玻璃杯的手不自觉握的死死的,咬着牙忍受着门外刘雅芳埋怨的一切。

等了好一会儿,听不到门外说话的声音,她才接着又到了一杯白开水给自己,然后一口一口的喝了下去,只有这样她才能让自己的胃不至于那么难受,喝一个水饱也比饿肚子要强。

十几分钟过后,林晚清打开了房间的门,看到屋外已经空无一人,就连桌子上的早饭都已经被收拾干净。

失落的到厨房冰箱边上,想着里面应该还有一些剩饭剩菜可以吃,只是她的手才碰到冰箱,就被人打开了,“你要干什么?”

林晚清吓了一跳,“妈,你怎么在这儿?”

刘雅芳白了她一眼:“这是我家,我愿意在哪儿就在那儿,你在这儿干什么,家里的卫生你打扫了吗?”

林晚清摇了摇头,小声说道:“还没有...”

“还没有?”刘雅芳拔高了声音:“我告诉你,现在,立刻给我打扫卫生去,一会儿阿华要带客人过来,要是让我发现屋里有一根头发丝我都唯你是问!”

第9章 客人来了

下午两点,林晚清还在按照刘雅芝的要求,跪在地上一点一点擦地。

突然一件衣服被狠狠的扔在了脸上,紧接着就是刘雅芝暴怒的声音:“你是怎么搞的,你看看你衣服都烫成了什么样子,这可是我儿子新买的衣服,好几百块呢!”

林晚清把衣服从脸上拿开,看了看没发现这件衣服有什么问题,便轻声解释“妈,这衣服是我烫好了才送到阿华房间的。”

“你还敢跟我顶嘴啊,嫁到我们谭家快两年了,连家务事都做不好,你是想当少奶奶啊,我家阿华怎么娶了你这个扫把星,不能给我们谭家生个孩子,连一件衣服都烫不好,你妈没教过你啊,给我重新做!”刘雅芝毫不客气的指着林晚清的鼻子大骂道。

“阿华里面怎么了,伯母好像很生气的样子。”不知道什么时家里的大门被打开的同时还传来一个女人温柔的声音。

刘雅芝没好气的瞪了林晚清一眼之后,立刻换上了一副慈爱的笑容,去迎接声音的主人,“你就是阿华说的那个师妹吧,快让我看看,长的真漂亮。”

林晚清还没来得及起身就看见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子,一头美丽的披肩长发,明澈动人的小脸上挂着一抹温婉柔美,神采奕奕的眼睛下薄唇微微轻张,勾出一道浅浅的弧度,而她那一身高贵典雅的气质就更不用说了,完完全全的把跪在地上一身粗衣,身材扭曲肥胖的她比了下去。

“阿华,这位是你家新请的佣人吗?”方柔儿一进门就看见了跪在地上的林晚清,好奇的回头问道身后的男人。

谭嘉华走进屋里,撇了一眼地上的女人,没有说话。

倒是刘雅芝无所谓的说道:“哎呀,她不是什么佣人,是我那个不争气的儿媳妇林晚清,我让她干点家务活都干不好,快要气死我了。”

方柔儿大惊,“啊,你说她是晚清,这怎么可能?”

林晚清羞愤的红了脸颊,从地上站了起来,假装不在意的和方柔儿打招呼:“柔儿,好久不见。”

方柔儿上下扫了林晚清一眼,眼里闪过一丝得意,但是脸上却表现的很担忧:“晚清,才两年不见,你怎么,怎么胖成了这个样子?”

林晚清扭捏的拢了拢衣服,想要把她这一身肥肉全部遮挡起来,她不想在自己的好朋友面前这么丢脸,“我是因为怀过孩子,所以才变成了这个样子......”

“你个扫把星,自己还好意思说!”一道冷锐不屑的嘲笑声插了过来。

“妈,我....”林晚清,不禁黯然的低下头。

方柔儿歉意的看着林晚清说道:“晚清,你没事吧,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很抱歉事先没有给你打电话,我只是单纯的想给你一个惊喜。”

林晚清无奈的摇了摇头,“我没事。”

“行了,客人都来了你也别站那了,赶紧去给柔儿泡杯茶来。”刘雅芳冷漠的嘱咐道。

林晚清点了点头,“柔儿,你快坐,我去给你泡茶。”

刘雅芳亲热的拉着方柔儿的手坐在了客厅里的沙发上聊起家常。

第10章 丢失的名牌手包

林晚清才刚刚泡好热茶,还没等端起来的时候,就被谭嘉华一把给拉了过去,压低声音问道:“林晚清我问你,放在我屋里的那个手包哪去了?”

林晚清被他问的一愣:“什么手包,我没见过啊。”

每天除了正常的打扫卫生以外,谭嘉华屋子里的东西她轻易不敢碰的,更不要说一个什么手包了。

“你别装傻了,我的房间一直都是你打扫的,就放在房间衣柜里,现在不见了,不是你拿的是谁拿的?”谭嘉华已经开始愤怒。

林晚清还是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什么手包,我真的没看见,很重要吗?”

“少说废话,现在给我找出来,我不跟你计较,否则我不会原谅你的。”谭嘉华威胁道。

那可是他花了五万块钱托人才买到的香奈儿最新款,现在一下子不见了叫他怎么不着急。

林晚清觉得自己很冤枉,再一次解释道:“可是我见都没有见过,你让我上哪给你找去啊。”

一直在客厅里聊天的刘雅芳,有意无意听到了谭嘉华说的那个手包。

一下子想了起来,好像今天早上她见过那个包,看样子就是大品牌,当时还以为是儿子买给林晚清那个扫把星的。

让她生了好一阵子气,那个女人把她孙子害死了不说,还学会了拜金,她怎么可能让林晚清就那么顺了心意,于是想都不想的就给藏了起来。

而这时她看到儿子那么着急,马上就猜到了不是给林晚清买的。

方柔儿似乎也听到了争吵声,“伯母,阿华和晚清这是怎么了,在吵什么?”

刘雅芳回头看了一眼漂亮可人的方柔儿,忽然想到了什么,于是说道:“不知道啊,我们过去看看。”

谭嘉华觉得在和林晚清说下去也是浪费口舌,还不如自己动手去找。

越过林晚清直接推开了她的房门,把她好不容易整理好的房间,全部翻了一遍。

林晚清追了过去,急着说道:“阿华,我真的不知道你说的什么手包,别翻了。”

方柔儿也跟着走了进去,看到已经凌乱的房间,不禁问道:“晚清,怎么了,阿华他在干什么?”

林晚清心里很乱,眼里只看到谭嘉华不停的翻找,根本就没听到旁边有人在和她说话。

“找到了!阿华,你看看这个是不是你要找的那个手包?”刘雅芳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了一个手包出来,递给了谭嘉华。

谭嘉华一眼就认出了那个手包就是他要找的那个。

林晚清也看到了,“阿华,是这个手包吗?”

谭嘉华拿起手包,不屑的冷哼一声:“原来还真在你这儿。”

林晚清不置信的睁大了双眼,他这是什么意思,是在说这个手包是她偷得吗?

谭嘉华脸色暗沉,冷笑道:“我忘了你也是一个女人,有哪个女人不喜欢名牌呢。”

林晚清用力的摇了摇头,“不是我啊,阿华,我见都没见过这个包。”

“事实就摆在你眼前,你有什么可狡辩的!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林晚清,原来你就是这么一个贪慕虚荣的女人。”谭嘉华想都不想的直接说道。

“阿华,你怎么能就这么冤枉我呢,真的不是我。”林晚清难过的看着这个她挚爱的男人,对她居然连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

“林晚清,你就承认了吧,这个手包在你这里找到的,肯定就是你拿的,让你认个错就这么难吗?”刘雅芝急切的劝道。

“妈,真的不是我!”林晚清想要努力的解释自己的清白。

谭嘉华突然打断了她的话:“这个家里只有我们三个人,不是你,不是我,难道是妈干的吗?”

山无路可行,爱无处安放》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山无路可行 或 爱无处安放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穿越之王爷不好惹19章(第十九章她林初言可不住什么雪菀)

    原标题:穿越之王爷不好惹19章(第十九章她林初言可不住什么雪菀)书名:穿越之王爷不好惹第十九章她林初言可不住什么雪菀“这里就是今后你要住的地方。”看着眼前的雪菀林初言皱皱眉,为什么要是这里,她叫林初言再怎么住不都应该是以她的名字命名的地方吗?这雪菀是个什么鬼,一看就是以别人名字命名的地方。“这里好像太大了,我住这不舒服能不能换个地方?”她才不住别人住过的地方。“小姐……你说什么呢!”绿儿真是快要气疯了,以前整天想这住大房子现在有大房子了可好小姐到不住了。绿儿看看这诺大了房子叹口气。一旁的许华听到

  • 异界魔君(一)19章(第19章 武痴天战)

    原标题:异界魔君(一)19章(第19章武痴天战)小说:异界魔君(一)第19章武痴天战看着叶剑坚硬的态度,叶锦不由得生出一丝胆怯。叶剑自从成为家主之后,很少在宗堂大会上表现出这种态度。“那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叶锦不愿意在这个话题上纠缠,立刻把话题转移开来。这才是今天宗堂议会的主题,叶不凡与林飞扬一战,已经不是两个人的战斗,而是代表着叶家和林家的实力,同样也关系到以后周围一些强者归附的选择。在这个世界,每个强大的家族都会养着一群类似于中国古代食客一类的人才。这些人大多都有着一定的武力,或者在某个方

  • 首席的契约妻19章(第19章 若隐若现)

    原标题:首席的契约妻19章(第19章若隐若现)小说:首席的契约妻第19章若隐若现她咬着唇,低下头,让自己冷静下来,说:“那么,总裁,我的办公室在哪?”他坐定,叫了一声:“晓雯!”那个可爱女生蔡晓雯马上跑了进来:“来了,总裁。”“带我的副手去秘书主管办公室,那里还有一个座位,是留下给副手的。”天佑简短地命令道。“是,总裁。”晓雯毕恭毕敬地说。乔施跟着晓雯走出总裁办,来到对面的秘书办。秘书办不大,但是桌上摆了很多小花小草,乔施以为是芯心摆在这里的,心想,芯心真是个热爱生活的女孩。办公室里有两张桌子,

  • 夜半惊魂19章(第四章:阴兵过道)

    原标题:夜半惊魂19章(第四章:阴兵过道)小说名:夜半惊魂第四章:阴兵过道见我和高冷哥两个人都愣在原地,月经哥也开口说道,“妈的想什么呢,直接进去不就得了,你难道忘了五年前咱们来这的时候,那漫山遍野的鬼东西吗?反正我宁愿进去死的痛快,也不想再一次面对那些玩意儿。”高冷哥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着什么,最后点了点头,开口说道,“你说的没错,进去吧。”这时候我也好奇他们说的漫山遍野的东西是什么,就开口询问,“是什么鬼东西?”“是你这一辈子都不想要再见一次的东西。”月经哥开口说完,就朝着前面走去。我原本以为

  • 鉴宝19章(第十九章 罗汉钱)

    原标题:鉴宝19章(第十九章罗汉钱)小说名字:鉴宝第十九章罗汉钱拍卖会如期进行,五湖四海的人来了不少,拍卖行顿时忙碌起来。当杨奕到达之时,凡是碰面的工作人员,无一不热情打招呼。这社会就是那么现实,当你贫困潦倒的时候无人问津,在你富贵之后,四海之内皆朋友!那点破事,杨奕也不点明,微笑点头回应,不管熟悉的还是不熟悉的。这种朋友,不是不能交往,但不能深交。“王哥,挺早呀!”杨奕很快就找到了王军。只见王军手里还拿着一串铜钱,表情有点诅丧。看到这一幕,杨奕就知道,一定又是打眼了。王军这个人,鉴赏能力是有一

  • 启黎19章(第十九章 温软相处)

    原标题:启黎19章(第十九章温软相处)书名:启黎第十九章温软相处唐白居也是个会做生意的,推开雅居的门窗,可以远眺情人桥,两岸落花飘零,而如今更是金乌西坠之时,为这落英缤纷更添意境。那一剪火红端坐于桌,眉眼之间,清晰可见她的喜悦。“记得小时候,父亲为了磨炼我和大哥,送我们去岛上,不闻不问了三年。”红衣说起这件事不是对父亲的憎恨,就像是说起一场同年的笑话。云程蓦然反应过来,红衣在说她的故事,她从未提及的故事。“那里的人啊!每一天都是重复着一样的训教,食物需要去争,入眠的时候要防范别人将自己扔进海里。

  • 穿越之霉运当头19章(第十九章 梳妆)

    原标题:穿越之霉运当头19章(第十九章梳妆)书名:穿越之霉运当头第十九章梳妆他起了身,刘思思缩到了墙角,裹紧衣服,没有眼泪,只是那样的盯着他,在她打出那一巴掌的时候,她看到了单青云眼中的难过,不知为何,她竟然觉得这一切是自己的错。她为伤了他的心难过,却也为单青云的不守信用而难过,本来在婚礼前,他答应不会碰她,可是才一天的功夫他便失了信用,那么他在婚礼上说的会一辈子对她好,还值得相信吗!那一双喜被铺在了炕头,单青云也上了炕,走到刘思思的身边,刘思思咬着唇,不说话,就连单青云撩起她散落的发丝,她也没

  • 帝国总裁的极宠妻19章(第19章 女人,你惹怒我了!)

    原标题:帝国总裁的极宠妻19章(第19章女人,你惹怒我了!)小说书名:帝国总裁的极宠妻第19章女人,你惹怒我了!但是真的好困好困,阳光亲吻着那张憔悴的脸颊……黎萱无奈的再次闭上双眼,享受着自己安稳的日子……欧阳尊慢慢推开自己的门,看着凤姨早已经准备好的早餐,看着那扇紧紧的关着的门,自己没有过多的话,自己昨晚的行为吓到这个家伙了,自己怎么也没想到,难道说一场车祸真的能让一个女人改变这么大么,难道连本质都改变了么!欧阳尊开始反省自己,他无奈的摇摇头,自己这是怎么了?难道说自己被这个家伙给洗脑了么,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