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身上有鬼 卷四:再回首,难相顾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0/29 6:27:50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身上有鬼 卷四:再回首,难相顾

第222章 旱魃尸王的冷笑

小吉见怪蛇撤回,也闭上了嘴,用后腿踢了一下我,把我从它的屁股下踢开。来自163shenghuo.com

我在地上滚了两圈,就跟滚火盆一样,烫得我赶紧跳起来。

指着小吉骂道,卧槽,你有这么嫌弃我么。

它又看了我一眼,接着它朝我飞过来,吓得我赶紧道歉,连连摆手,边后退边说,我不是故意的,我再也不躲你屁股下面了,再也不了……

它向我吹了口气,把我吹飞起来,然后用背接住了我,飞了一圈又掉头回来,凌空看着那条蛇,以及地面的状态。

原来它不是生我的气,只是发现地面太烫了,所以把我驾飞起来。

我满意地摸了摸它的头,不错,好孩子,我决定把这条蛇赏给你了,只要你能吃,尽管吃,哈哈哈。

我的笑容在脸上凝固,因为我发现了,它把我带到这空中,并不是因为地面温度升高。

而是那些从蛇鳞片里掉出来的肉球,它们破开了。原文163shenghuo.com

破开之后流出的污水一碰到地面变蒸发了,变成了之前我看到的黑气。

断层内部已经没有水了,原来之前那一团黑气就是因为水蒸发导致的。

而那断层里,居然是数不清的尸体,会动的尸体。

那便是僵尸。

这些僵尸一个压一个地被堆在断层中,他们只有手还在动,整个足球场环形跑道那么大的断层中,堆满了无数具尸体,无数只手在空中抓着,蠕动着,看得我头皮发麻。

但所幸的是,他们的数量太多了,一个挤一个,导致他们根本出不来,想从旁边的断崖边爬上来也做不到。

很难想象这么多的尸体是怎么被堆在这里的,周家山在很久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这只怪蛇又是什么?

再说怪蛇,它的两条身子并不是压在那些僵尸身上,而环在中间的不然孤岛断崖侧边,两条身子刚好把孤岛团团围住,而现在它醒了,半个身躯缠在孤岛上,半个身子悬在空中。网站163shenghuo.com

而那些从它身体里掉出来的肉球,破开之后显出来的居然是我从未见的僵尸,通体漆黑,没穿衣服。

难道说这些尸体是黑曼巴么?

上百个黑曼巴?

吃了这些跟我血统不一样的黑曼巴,小吉会不会闹肚子?

有个很好的解释,因为我发现了它们不怕热,脚踩在已经干涸龟裂的土地上,居然没有半点不适。

那就是它们是怪蛇身上的“寄生人”,具备跟怪蛇相同的一些属性,身体变黑,还不怕热,这条蛇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那这些黑曼巴也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

之前石秋虹的声音里只提到僵尸,没有提到这条蛇,说明那个时候是他们惊醒了这条蛇,只是他们躲到了某个地方,没有与这条蛇正面对上。

之后我进来,小吉跟僵尸王对撞,彻底把蛇唤醒了。

难怪每次跟石秋虹说起要进祖坟,她都百般推辞,她一定知道这里有这么可怕的怪兽存在,所以才把周家祖坟封起来。

封地这一行为,大概还能追溯到几十年前,周家源头金脉之时,周家山上的祖坟很久前便存在,但却是在几十年前才有一个大阵无数个小阵把源头金脉联系到这里。原文163shenghuo.com

只怕当初那个人也是狼子野心,他的目的是这只怪兽。

如此怪异的一条蛇,绝不是用普通的东西能喂养出来的,极有可能就是用的源头金脉送来的气运,换言之,这是一条靠着天地灵气而生成的怪兽。

这已经不是怪兽了,而可以上升到灵兽、神兽级别,起码比那只僵尸王要高级,跟小吉差不多了。

这样的怪蛇,书上一定有记载,到底叫什么呢?

叫什么呢?

小吉突然又是一声大吼,打断了我的思路,我顺着他咆哮的方向看去,吓死我。

那些黑曼巴居然会飞,这特么出来就是飞僵尸啊!

上百只啊!

草泥马啊!

要死了要死了!

上百只飞僵尸,这搞毛啊!

但是小吉的咆哮,居然能压制住他们,不让他们飞上来。

这群黑曼巴仰着头看着我和小吉,那怪蛇也在另一边看着我们,突然它把头撇了过去,望向身后的僵尸王。

连带着那群黑曼巴也转身望着飞僵尸。网站163shenghuo.com

这行动,我给一百分,再给你们刷一波六六六,去吧,去搞他,别搞我,哈哈哈。

怪蛇没像刚才那样率先发动攻击,也不知道它在忌惮什么,僵尸王跟它不是一个级别的,按理说它张嘴咬下,简单粗暴,但它没有。

黑曼巴们一齐出动,扑向僵尸王,在我看来,就是一群黑色的蚂蚁涌向了另一只落单的黑蚂蚁。

可是那是僵尸王啊。

不对!!!

靠!

我才想到,刚才听到的声音里面,李渗涵的声音不是在说,“不好,大,大师兄,我,我的僵尸,落在外面了,它……”

然后大师兄说“别管它了,一只僵尸王,比我们强多了,它会保护好自己的,快走……”

卧槽,敢情这只僵尸王就是石家那只旱魃啊,这尼玛自己尸啊。

这下可为难了,我到底管不管他,这特么就非常尴尬了。

简直是坐卧不安,屁股疼,脑壳疼,思来想去,我还是决定先观望一下,毕竟是僵尸王啊!

说到这我又想起,石秋虹提到了到中间那座坟去,还有就是李渗涵问的“走到哪里去,死在里面了怎么办?”

难道说中间那座坟有机关,有暗道,他们进去了?

然后是谭加加说的我会来救他们,这不就意味着出口只有这一个,进出都得从这里么?

卧槽,找了半天,还是在这里。身上有鬼 卷四:再回首,难相顾小说txt全文阅读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完全靠工夫啊!

一群混蛋,躲个炸弹而已,有必要来这么诡异的地方么?净特么给我添麻烦。

而地面上,上百只黑曼巴飞僵尸对上一只僵尸王,这时候我才看出了僵尸王的不俗。

以前只是对僵尸的分级有一个印象,并不知道一只僵尸王到底有多强,甚至于我连小吉到底有多强也不清楚,以致于后来在梦中看到金光,尊主,藤根。

一只神兽两只凶兽,都是神兽级别的,它们是真的强,但是小吉到底有没有他们那么强,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路然轻拼了命也要造一只金毛吼出来,就想凭着一只金毛吼去找尊主报仇。

虽然路然轻很强,而且给我带来了非常多的麻烦,但是最后她还是被解决掉了,而且是在小吉没有出手的情况下,虽然这中间有很曲折,也算是我运气好。

但是路然轻和她的僵尸,二者合一方为将臣,将臣很强我知道,而这只旱魃,跟将臣同列四大尸王,到底他们谁更厉害,这个我是真不知道。

那么现在我算是看到了。

上百只与普通飞僵尸不同的黑曼巴飞僵尸,速度、身体强度、力量,都比谭加加之前那只飞僵尸要厉害,可是旱魃也不是盖的。

没有官服的它,身体里长出了一些木头,又像是骨头,这僵尸还骨质增生,这可不是什么好病。

在它的背后出现了一双骨翅,并不大,按人体的比例来算,伸展来看也就三四米长,重点不在这里。

重点在于它硬。

旱魃本身能飞,而且身体力量也强大无匹,之前硬接小吉一下,居然只是被撞飞,衣服破碎,别的事没有,现在又生出一双翅膀,这翅膀是来一个扇一个,速度和反应奇快无比,同时对上十几只冲到自己身边的僵尸居然也能防御得滴水漏,密不透风。

想像一下,一堆硬绑绑的骨头砸在你身上,换成正常人,估计直接拍成肉饼,而那些黑曼巴却是被拍飞,摔在地上,因为隔得太远,所以我看不到他们身上到底有没有被砸裂。

我就看到地上一个又一个的坑出现,然后黑曼巴迟疑了一会儿又从坑里跳出来,又向着旱魃冲过去。

什么叫不死不休,这就叫不死不休。

旱魃尸王大概是厌倦了这种单一的防守方式,他开始采取反击了,从坟头上一跃而起,冲向离他最近的黑曼巴,双手抓住黑曼巴的身子,就想用蛮力把对方直接撕开。

“嘶啦!”

污血飞漫天。

敢情之前在外面看到的那些被直接撕成两半的尸体就是他干的,呵,还真是够简单粗暴的。

但是这一次他并没有把对方撕成两半,而只是从撕开了半边身子,一半连着脊柱,硬撑着没倒,而另一半却是歪歪斜斜倒向一边,都这样,这只僵尸还能动,他的手还一抓一抓地动着。

旱魃尸王直接把它丢到了断层深处。

断层那些乱动的手被直接砸到的,当场断掉,而另一些没被砸到的,一抓一抓的抓到了尸体的某个部位,然后开始撕扯,片刻间,那具尸体就被撕成了豆腐渣,还是黑乎乎的豆腐渣。

队友被如此残忍对待,并没有让其他那些黑曼巴有一丝一毫的动容,它们都是尸体,没有意识的,根本不懂什么叫恐惧。

也许飞僵尸在旱魃面前会本能地恐惧,但这些黑曼巴不同,它们是从怪蛇身上生出来的,它们无所畏惧。

于是,又一场单方面的杀戮开始了。

也许过不了多久,这些黑曼巴都被撕成豆腐渣了,那怪蛇才会考虑亲自出手。

但现在,它只是在看戏……

突然,我灵光一闪,有什么东西从我脑海里闪过。

我赶紧闭上眼回想,在脑海里拼了命的搜寻。

我想,我知道这怪蛇是什么了。

第223章 上古异兽曰肥遗

独首双身蛇,居然是肥遗。

上古有兽名肥遗,其貌似蛇,一首两身,现则其地大旱,乃旱魃出现之兆。

这东西能生产出旱魃级别的僵尸,看到那些黑曼巴我便明白了。

这条肥遗应该还是幼年期,所以只能生产稍强的飞僵尸,要是我们没有拔出源头金脉,再过几十年,这尼玛就能量产旱魃了。

而且它所到之处,气温升高,遍地皆旱,再配上旱魃,那就是要毁灭人间啊。

话说那边的旱魃尸王已经手撕了十几只黑曼巴,并且把它们都扔到尸堆里,余下的黑曼巴还在继续。

肥遗似乎也看出了旱魃尸王勇不可当,光靠这区区飞僵尸是拿不下他的,于是弓起蛇颈,准备偷袭。

我看到它蓄势待发,赶紧给小吉下令,冲过去,阻止它。

肥遗蛇颈部与双身连结之处细软,是它整个身体中最薄弱的地方,我指挥小吉朝那里撞过去,而我自己则是趴在小吉背上,死死地抓住它身上的毛。

从旁

一股巨大的冲击力从小吉身上传来,传到我身上时,我紧抓它毛发的手,居然被震得一麻,不自觉地就松开了。

我被震得从小吉背上掉下来,一阵失重加无力,我赶紧调动起身体里的真气,让自己的身体变轻,但是下落的距离并不高,我才调整过来,就已经重重地砸在地面上了。

从三层楼高的空中落下,这一下是摔得我七荤八素,人事不知,全身上下每个部位都痛,痛得钻心,嘴里全是泥,咸咸的。

但剧痛也让我能保持清醒,我突然反应过来,咸咸的不是泥土的问题,是我吐血了。

现在也顾不上这些,用力撇过头,去看周围的情况,发现我掉落的地方恰好是坟堆之中,那座最中央的坟,离我只有几米远。

而另一边,小吉一击撞在肥遗颈部,打断了它蓄势的一击,旱魃尸王大概也明白我们和他是友非敌,代替了小吉的职责,落到我身边,把我护在身后。

一众黑曼巴站在原地犹豫,似乎在等肥遗下达新的攻击指令。

就在这停战的片刻,我惊奇地发现,在这座孤岛中,地面一片冰凉,并没有受到肥遗的影响,而那外面的树木已经变得枯黄,只怕再过不久,就要完全的干枯掉了。

小吉撞了肥遗之后,肥遗怒不可遏,转过身子开始疯狂地攻击小吉,一众黑曼巴却并没有跟着肥遗攻击小吉,反而是继续冲旱魃尸王而来。

而小吉暴戾的一面也终于爆发出来,它凭借着自己的超高速运动,不断地在肥遗身上留下爪子的痕迹。

旱魃尸王后退一步,双腿架在我的两侧,把我护在身下。

我身边不断的有黑血和残肢掉下来,一只漆黑如墨的断手落到我面前,还在不安的蠕动着,这些都是死在旱魃尸王手里的黑曼巴留下的。

并没有持续多久,我身下的孤岛突然剧烈的震动起来,我便看到肥遗的身子在扭动着,然后就看到它冲天而起,两条巨大的身子也从孤岛下完全出来了。

它飞到空中,又直立着落下,双尾竖直插入断层之中,无数黑血从下飞溅而出,紧接它张开大口吐出一滩黑血,即便我隔得老远,那股血腥仍然熏得我呼吸困难,眼睛生痛。

传说中的辣眼睛,便是如此。

那团黑血似乎极为厉害,而且去势飞快,小吉闪向一边堪堪躲过,黑血落在大树上,那棵半身枯黄的大树瞬间被腐蚀,拦腰而断。

本以为那树拦腰而断就算了,可不曾想,那黑气碰到树木,居然是分两侧蔓延,一侧沿树身而上,整棵树的上半段顷刻间化为乌有。

另一侧沿树身向下,到达地面,地面上没有什么影响,但过了两秒钟,那块地面以及周围数米远范围的地面,轰地一声,塌陷下去了。

肥遗直立而起,尾巴插在断层下的尸堆中,有黑血沿着它的鳞片而上,渗到了它的皮肉中,为了让它不被打扰的吸食那些僵尸的力量。

黑曼巴分成两队,一队继续围攻旱魃尸王,另一队则是去攻击小吉去了。

小吉冲它们怒吼,却只能止一时,不能止一世,而且它也不是永动机,不可能一直喷着气浪,而它的气浪除了喷得那些僵尸七窍流血,并不能直接杀死他们。

趁着小吉一息将停,后继无力之时,这些僵尸不要命的扑向它。

小吉也选择了正面对上,嘴爪并用,迅猛地一口将一只黑曼巴拦腰咬断,它的牙齿很利,咬合力更是强得可怕,旱魃尸王费了老大劲才把一只黑曼巴整个撕裂,它一口就解决了。

但他一爪的威力反而是小很多,只是在那些僵尸身上留下巨大的伤口,无数黑血溢出,僵尸们也没有因此而停下,毫不迟疑地又冲上去。

旱魃尸王这边,不知道是不是僵尸也会累,他撕裂黑曼巴的速度越来越慢,已经被对方突破了防线,有的一爪抓在他脸上,有的抓在他胸前,有的直接一口咬在他手上,但都无一例外被他撕成两半。

但可以看出,它渐渐地有些乏力了。

一时之间,小吉和旱魃尸王都无法分身,他们必须先解决掉这剩下的一半黑曼巴,于是肥遗那边,就得以安静地吸食那堆无穷无尽的僵尸。

随着时间的推移,黑曼巴越来越少,小吉和旱魃尸王身边已经只有十多只了。

而肥遗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在它的颈部出现了两个肉球。

传说成年肥遗颈生双翅,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它在吸食那些僵尸,让自己成长。

我冲小吉大喊,小吉,速度!必须干掉这条蛇!

这一喊又牵动我身体各处一阵疼痛,这种时候我觉得我要是一只僵尸都要好些,至少不怕疼。

小吉听到我的叫喊,扑杀更加卖力,在它身上突然出现一道金光,一闪而过,金光出现之时,恍惚间我似乎看到小吉背上出现了一个人头。

但金光消失,我再看去,却并没有人头,小吉还是那个样子,只是它比之前更加精神了。

肥遗也听到了我的喊叫,转过头来,用它那黄澄澄的大眼睛盯着我,蛇信一吞一吐,看它的样子,似乎在笑。

它突然张口,一排尖利的牙齿让我心里发寒,它对着我的位置突了一下,一道火光从它口中喷出,向着我和旱魃尸王而来。

这尼玛,不仅会毒,还会火!

也难怪,要不会火,怎么可能把周围弄成这个样子。

火球瞬息而至,我心知自己无力躲避,急也没用,金光护身,权且一试。

可是我想错,旱魃尸王反应迅速,他双脚又钩,用脚掌抓起我的肩膀,凌空飞起,火球擦着我脚底过,超高的温度瞬间把我脚烫脱一层皮。

从脚底传来的巨大燃烧感,让我几乎痛得要室息,一口气堵在胸口,上不来,下不去,就觉得我的脚已经不是自己的了,简直生不如死,杀了我吧!

最痛苦的是我特么居然还保持着清醒,这份清醒让我能体会到身体每一处传来的疼痛感,突然想到了满清十大酷刑。

行刑时,让刑犯一边受刑,一边保持清醒看着自己受刑,这已经不是肉体上的折磨,而是精神加肉体的双重折磨,我已经在怀疑人生了,我到底为什么要来这个鬼地方!

突然听到一声长啸,我低头看小吉正像刺猬一样缩成一团,高速旋转着冲向所有的黑曼巴,而它所到之处,就像一只绞肉机一样,碰到的僵尸全部都被搅碎,空中黑血与碎肉混合四溅。

很快它就飞到了我身边,把飞向我和旱魃尸王的所有僵尸也一并绞碎。

接着它悬停在我身边,还在保持着高速旋转。

我想叫它不要停,不要待我这,因为看到肥遗身上的肉球越来越大,它的翅膀也快要成形了,就像破茧成蝶,茧破之时,便成翅成之时。

可是我没有力气,要不是旱魃尸王把我带到高中,不用动就能看到地面的情况,我只怕连动头的力气都没有。

我在担忧,在心里呐喊,你下去,无论如何也要干掉它,无论如何。

小吉突然停下了,伸展开来,现出本来面目,看着我这样的惨状,它的眼睛里居然出现了眼泪,它伸过头来想蹭我,我的身体却本能的缩了一下,又是扯得我浑身疼痛。

它终于明白过来,不再企图碰我,我看着它的眼睛,用尽了力气,希望它能听到我在心里对它说的话。

它突然仰头对着旱魃尸王叫了一声,用的是我完全没听过的声音,然后它再次化身肉弹战车,朝着肥遗冲去。

肥遗察觉到了小吉对它的威胁,浑身不安的蠕动着,嘴一张一合,无声地怪叫,蛇信子一伸一缩,一道火光再次出现,我这时候才发现,当它口中出现火光时,断层中的尸体便少了一堆。

它使用这些术法,应该是在消耗尸气。

它的双尾插在尸体之中,有一股强大的吸力,把那些尸体身上的精血吸到它的尾巴里。

可以看出,如果让它吸干这些僵尸,它一定会变得更加强大。

小吉化身的肉弹战车直接撞向火球,“嘭”地一声,火焰四散,而小吉去势不减,重重地砸到蛇头上。

肥遗的蛇头上突然裂开,朝空中喷出大量黑血,断层里的僵尸又倒下一堆。

第224章 重逢并不觉惊喜

黑血喷出,肥遗的头扁了下去,但又涨了起来,不多时,便又恢复了原状。

看到断层里的僵尸又便下一堆,到现在断层已经空了一半了,整个断层下方就是一个大坑,坑内是无数僵尸。

这些僵尸消耗完,才是肥遗没有后继之力的时候。

小吉还在不停的撞击着肥遗,但是效果却一次比一次差,它仍然不余遗力的撞着。

肥遗的身体正在变得比之前更大,更硬,颈部的肉球也大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程度,但还是没有破开。

我缓了一会儿,终于憋出了声音,我无力地说出了几句话,让小吉别撞别的地方,撞肥遗的颈部。

但是即使我说出了声,也只有我自己能听到。

我不知道到底要怎么样才能让小吉恢复到第一次见它的样子,感觉只有那个状态,它才是最强,可是现在我所见到的它,除了最小的样子,也就只有现在这样。

也许真的要我死一次,它才会变成那样吧。

但我不敢试,我怕死,正常人谁不怕死,闲得蛋疼才会拿自己的命来试一个未知的结果。

顺其自然吧,如果真的走到那一步,那也无妨,但要我自己找死,我是断然做不到的。

……

上方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一片枯黄的叶子从我眼前飘落,我吃惊地看向四方,在我们方圆百米范围内的所有树木,都干枯至死了。

头顶上的树冠巨盖,也终于没有了生机,落下了第一片黄叶,有一就有二,有二就有三,这本就是自然之理。

到最后,无数的落叶纷飞,在这个巨大的坑地之中,有一种别样而娇艳的美。

突然一阵风吹过,整个树冠巨盖被完全的掀开,就像突然打开了瓶盖,瓶子里充斥着外来的气息,而瓶子里本来的空气,却被侵略得瞬间消散。

是真的消散了。

那些树木,无声无息间,化为飞灰。

轰地一声,拔云见日,天地辽阔。

在天地面前,之前无比巨大的肥遗,变得缈小了,小吉就像一颗弹珠,不安的跳动,而我,就是一芥尘埃,连这漫天的落叶都比不上。

周家祖坟重见天日,阳光照之其上,我仿佛听到了呼唤雀跃,它们也厌倦了吧。

也正是天地开阔,我看到下方周家祖坟,所有的坟墓,正如石秋虹所说,呈八卦之形,果然,阴阳与八卦,才是最贴近自然之理的合理解释。

居中四座坟,呈三角形状,最中的坟与周围的坟完全不一样。

隐隐有黑气流动,又在阳光上闪着金光,顺着黑气看去,似乎来源于四面八方,按理说源头金脉已除,不应该还这样啊。

但是看着那八卦阵中气息流转,我身体的真气居然自己运行了起来,这是个契机。

渐渐地我恢复了对身体的掌控,疼痛之感也减轻了不少,最先恢复的是嗅觉。

嗅觉一经恢复,我立刻闻到一股恶心腐烂的尸体臭味。

我侧过眼看去,旱魃尸王抓着我的肩膀,而它的脚掌居然在流血,污血顺着我的手臂流下,而我之前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

这下我便觉得恶心想吐,旱魃尸王脚掌下,不安地扭动着,想提醒他我现在好多了,把我放下去吧。

他似乎会意,缓慢的降下。

我已经恢复大半了,只是双脚还是火辣辣的疼,也不知道医院能不能治。

坟堆越来越近,旱魃尸王把我丢在地上,然后转身撞向肥遗。

我发现它比小吉聪明多了,他对准的位置正是那两个硕大无比的肉球。

只见他一双骨翅扇动,像两柄大斧一样切向肉球。

我满心欢喜地等待着肉球破裂,能看到肥遗痛苦的表情。

结果肉球破裂,“嘭”地一声,两道气浪喷薄而出,这两股气浪的威力比起小吉之前喷出的,更甚十倍。

连在地上的我都被吹得飞起,撞到一座墓碑上,墓碑瞬间被撞断,同时我也听到了我身上传来的骨折的声音。

这一战,真是屈辱且窝囊。

旱魃尸王比我更惨,他从空中跌下,砸向坟堆,一连撞塌三座坟,最后撞到了最中间那座坟,余势方减,被墓碑挡下。

但那墓碑也,也出现了裂坟。

我抬眼从几座坟之间的空隙看过去,看到上面的几个大字,“故高祖周公文远之墓”。

突然,那墓碑向着旱魃尸王倒了下来,他赶紧闪开。

墓碑倒下,一团黑气冒出,我便听到鬼哭之声,看到了一只长着胡子的老鬼从里面钻出来,但是被太阳光一照,惨叫一声,又钻了回去,接着又来了一个年轻人,也是一出来就惨叫一声,又钻回来。

短短几十秒,上百只鬼钻进钻出。

而鬼哭声越来越大。

我现在可以断定,大师兄他们就在里面。

突然一阵风吹过,我惊觉我是不是遗漏了什么。

转过头看向风的方向。

肥遗颈部张开了两只赤色巨翅,这特么,之前旱魃尸王的攻击,居然让它的翅膀提前生出来了。

只是看起来这翅膀还不是完全体,跟肥遗巨大的身体并不成比例,但却更加直观。

翅膀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大,变丰满,起初只是一些骨头支撑着一张赤色薄膜,大小也比不上蛇头,但却越来越大,薄膜也越来越厚。

小吉还在坚持着,肥遗却越来越不在意小吉的攻击了,撞在它身上,溅起些许黑血,却再难破开它的鳞甲,即便砸出裂缝,但肥遗就跟我一样,每一次的打击,都只会让自己更强。

于是在尸堆黑血的供养下,它很快又恢复了,而且比之前更硬,更强。

而且肥遗的反应也快了,它巨大的蛇头更加敏捷,小吉现在意识到必须攻击它颈部了,却再也突不进去了,每一次都被肥遗躲开,或者直接张嘴喷火、喷毒去攻击小吉。

而小吉为了不让火和毒往我这个方向来,也就一直都是在另一边,正面刚肥遗。

不行!

必须想办法阻止它!

突然我听到坟墓那边传来声音,有人叫我。

“程兄弟!”

我回头一看,披头散发、衣衫破烂不堪的大师兄,右手持木剑,左手拿着一面镜子,镜子正在亮着光。

当先从坟墓里钻出来。

看到我的时候,神情激动,我也很激动,原来他们还活着,但我笑不出来。

大师兄出来之后,并没有马上过来,而是踩在墓碑上,似乎在防止墓碑跳起来。

紧接着是李渗涵,谭加加,张嘉哲,曾显焰,再后面的就是茅山几位师兄,最后一个走出来的是将臣尸王。

将臣尸王出来之后,茅山几位师兄一人拿了一张符,于指间捻燃,丢进了坟中。

瞬间一阵鬼哭之声从坟中传出,凄惨无比。

然后大师兄跳开,墓碑“咣”地一下,弹起来,合上了。

除了裂纹还在,其它什么都没有。

他们看到我,个个吃惊,李渗涵把旱魃尸王扶起来,我发现他已经快要站不住了。

他们跑到我身边,一个个都极其狼狈,最明显的就是张嘉哲,这个富公子一身天鹅白西服,现在衣服是黑一块灰一块,难看得不行,而且他的发型也乱糟糟的,要不是认识他,我还以为这是个从垃圾堆里捡了件别人不要的衣服穿上的乞丐。

其他的样子比他也好不到哪去,谭加加最先跑到我身边,哭哭泣泣地想跟我说话。

我却赶紧打断他,用力撑着我坐正了,指着大师兄。

大师兄,你们还有符吗?赶紧地,把你们的符都拿出来,弄出火,往下面丢。

他们顺着我指的方向看去,看到巨大的肥遗的身体。

谭加加和张嘉哲惊叫出声,跌倒在地,大师兄和曾显焰他们都是有胆有识的,也是脸色煞白,愣在当场,瞠目结舌,说不出话。

大师兄用手指着肥遗,颤巍巍地问我:“这,这,这……”

我急不可耐,你们就先别问了,听我的。

两件事,第一,把符纸引燃了丢下去,不要问为什么,照做。

第二,立刻,马上让将臣把旱魃吃了。

我是言者有心,他们听者无意,大师兄双手合十,念了一句“无量天尊”。

把另外几个同道从惊讶中唤醒,然后他们便开始拿符,放火。

十多个人加起来上百张符,全部交到了大师兄手上,只见他一张接一张把符射了出去,却没点燃。

我刚想出声叫他,就发现那些符神奇地串在了一起,连成一条长条符。

长符向前飞到断层边缘,大师兄手上还有最后一张,只见他将那张符于手中捻燃,猛地掷出。

而肥遗始终没有发现我们所做的这一切,小吉吸引住了它全部的注意力。

火符追上长符的尾,一张一张向着燃烧,断层尽头,半条火蛇已成,向着断层下方落下。

我始终注意着符火消失的方向,等着看到火光。

断层不高不低,符纸要落下也也需要时间。

而空中还有着些许落叶在飘荡。

突然,断层上方一片叶子倒飞而上,一道火光出现,伴随着无数声痛苦的嘶鸣。

成了!

大师兄也转过身来,笑着看着我,说:“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们这条蛇是什么了吗?”

我摇摇头,还不是时候,事情还没做完,没看到它死,我笑不出。

我猛地转头望向李渗涵。

你特么还在愣什么,快把那只旱魃尸王带过来。

身上有鬼 卷四:再回首,难相顾》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身上有鬼 或 卷四 或 再回首 或 难相顾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亿万大亨独家爱:霸占纯情妻11章(第11章 收下他的金卡)

    原标题:亿万大亨独家爱:霸占纯情妻11章(第11章收下他的金卡)小说:亿万大亨独家爱:霸占纯情妻第11章收下他的金卡颜锦辰这半辈子,从没有觉得自己哪一次的抉择是错误的。而今晚,他大意失荆州,错的脸红了。凌安雅没有走。在他说不让她走后,她就留下来了。还不知道洛衍凡有没有辞退自己,今晚就在这儿享受一下总统套房的待遇吧。“颜锦辰,陈若琳今晚不来陪你睡觉吗?”凌安雅直接往卧室走去。颜锦辰跟着她走过去,对于她乖巧的样子,十分喜欢。“有的女朋友是用来亲热的,有的女朋友,只是拿来做做样子的……别忘了我的职业。

  • 亿万萌宝:帝少宠妻无上限11章(第11章 无耻一把给她看)

    原标题:亿万萌宝:帝少宠妻无上限11章(第11章无耻一把给她看)小说名称:亿万萌宝:帝少宠妻无上限第11章无耻一把给她看菜上齐了,服务员们自觉地退了出去,替他们拉上了门。乔以恩缩在他的身下,盯着他那张没有表情却美得过分的俊脸,在触上那双危险意味十足的眼睛时,令她不由得呼吸一窒。她忍不住将身子往椅靠上缩去,缩了一下之后才发现根本就没有位置可以再缩了,看着他,小声地问道:“你想做什么?”如果,早知道他这么危险,她一定不会那样骂他的……不,应该说早知道他这么危险,她一定不会答应跟他扯证的!白季寒看着那

  • 盛世惊凰:天才召唤师11章(第11章 了不起啊)

    原标题:盛世惊凰:天才召唤师11章(第11章了不起啊)小说:盛世惊凰:天才召唤师第11章了不起啊南宫清雪被那凛冽的气势震慑,惊恐万分的抬头看着沐千凰。那张脸虽然蒙着面纱看不清样子,可是她整个人的气质却是彻底的变了,简直就像是……就像是个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虽然南宫清雪不愿意承认,可是眼前的这个少女给人的感觉太过于耀眼,耀眼的让人嫉妒。“你是……沐千凰?”跟着进门的慕容裕同样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这个少女昂头挺胸,傲然立于骄阳之下,如同天空之中最为璀璨的恒星一般熠熠生辉。这真的是沐千凰?那个胆小

  • 辣手毒妃:邪王缠上身11章(第11章 紧紧抱你的时候)

    原标题:辣手毒妃:邪王缠上身11章(第11章紧紧抱你的时候)小说名:辣手毒妃:邪王缠上身第11章紧紧抱你的时候“每个人的通灵兽都不同,你的虽然奇怪些,也许是你的玄气还不够,不足以让它变化。”宁泽宇拿着鼎来回摆弄着,虽然这么奇怪的通灵兽他也是第一次见,可眼下也只能这样糊弄一下这样满脸失望的小丫头了。“怎么样,我帮你打开了封印,不谢谢我?”又来了又来了!沈绯玉最怕这妖孽这样冲自己笑,尤其还是这么近的距离,急忙退后几步。“你不如说说你怎么知道封印的事?”小气的丫头,宁泽宇无奈。“那日我在林中发现你身体

  • 鬼帝的十岁王妃11章(第一卷 穿越异世:洗尽退婚耻辱第11章 狗眼看人低)

    原标题:鬼帝的十岁王妃11章(第一卷穿越异世:洗尽退婚耻辱第11章狗眼看人低)小说名字:鬼帝的十岁王妃第一卷穿越异世:洗尽退婚耻辱第11章狗眼看人低很好!看来,在这个冷府中狗眼看人低的东西,还真是不少。冷无心瞥了眼那侍卫一眼,嘴角勾了一道冷厉的笑弧。不过,那抹冷厉很快就被掩饰下了。抬头,冷无心那张稚嫩苍白的脸上,已经染上了一丝虚弱的柔弱;“既然家里有贵客在,我这个样子如果被贵客看到,也确实不太雅,不过,我被人袭击受伤了,实在没有力气了走到后门去,能不能请侍卫大哥,扶我过去?”那名侍卫闻言,眉头明

  • 邪王追妻:王妃好有财11章(第11章 铁链入肌送佛到西)

    原标题:邪王追妻:王妃好有财11章(第11章铁链入肌送佛到西)小说名称:邪王追妻:王妃好有财第11章铁链入肌送佛到西洛倾城是被米粒儿带着浓浓哭腔的声音叫醒的。“娘,娘你醒醒啊!米粒儿再也不说饿了,娘你醒醒啊!”有些疲惫的睁开双眼,一入眼看见的就是米粒儿满是眼泪的小脸。一看到洛倾城醒了,米粒儿当即破涕而笑,结果鼻涕混着眼泪,喷了洛倾城一脸。“米粒儿,你好脏啊!”洛倾城一骨碌爬起来,这才注意到自己刚刚竟然是躺在地上睡着了。“娘,你醒了就好,米粒儿这就给你打水去。”米粒儿说着,拔腿就往外面跑。而洛倾城

  • 试婚:极品老公行不行11章(第一卷 合作愉快第11章 恶劣的面具男)

    原标题:试婚:极品老公行不行11章(第一卷合作愉快第11章恶劣的面具男)小说名称:试婚:极品老公行不行第一卷合作愉快第11章恶劣的面具男这几天来安小夏一直试图联系以前在英国的前男友,现在能帮她的就只有他了。可是那个电话号码却成了空号!她再也找不到那个说爱她的男人了!不过毕竟当初先说分手的人是自己,他与自己断绝联系也是无可厚非的!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了,安小夏原本以为自己会一直被关在里面,直到宣判后被送进监狱里才能离开。但她完全没有料到的是,今日一早便有人来看守所里将她带了出来。现在她在一辆车里面,

  • 魔帝狂妻:纨绔废物小姐11章(第一卷 异世枭凰第11章 我是烨儿的人)

    原标题:魔帝狂妻:纨绔废物小姐11章(第一卷异世枭凰第11章我是烨儿的人)小说名:魔帝狂妻:纨绔废物小姐第一卷异世枭凰第11章我是烨儿的人“争霸赛?”水擎苍一直都知道昊阳帝对他心有不满,但从来没放在心上。此时听到他的话,第一次开始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以往,他总想着自己是忠于东翔皇室的,是东翔的肱骨之臣,皇上再怎么样也不会为难他。即使明知道“君为天臣为地”,也从来没刻意收敛过自己的脾气。可是当事情涉及到水烨,他不禁有些担心,怕自己的行为连累到孙女。昊阳帝见水擎苍皱眉,唇角又往下拉了三分。“怎么,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