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15532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0/30 10:56:59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15532

第二章:卿卿我我,呆若木鸡

 “没穿校服啊,你也是新生?”

 “嗯。163生活网”我的声音大概小的我自己都听不见。

 另一个很斯文帅气的男生走上前,推了推眼镜,还一本正经的说:“大家都是迟到的人,既然都是难兄难弟,就互相认识一下吧。”

 “什么难兄难弟啊,看不见我们两个是萌妹子吗?!”是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声,声音的主人扎着很高的马尾辫,额头光洁,明眸皓齿,看着就很神清气爽的感觉。

 “我叫路霏霖,被分到二班了,你们呢。”她对着我笑,眉眼弯弯,很甜的感觉。

 “我……我不知道名单贴在哪里,还没来得及看呢。”

 “啊?你家长没告诉你的吗?不是之前有开过什么大会的吗,然后告诉家长了吧?”

 “我不知道……可能我妈妈忘了吧。小说15532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没底气,毕竟根本就没人帮我去开什么家长大会。

 “我一样,二班的。”很阳光的男生笑着说。

 “这么巧!”路霏霖笑起来也好看,不对,是更好看。我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痴呆呆的盯着一个青春美少女,这会让别人想多的,,于是还是赶紧低下了头。

 “我今天还特地查了星座,说今天运势只有两颗星,果不其然。”眼镜男突然深沉的说了一句。小说15532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我看他的表情,想着是不是这里有人和他结了仇,又在脑海中飞速的回转着不会是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他吧。

 “啊?”那个叫路霏霖的漂亮女孩有些尴尬的问他,“什么意思啊?”

 “哦对了,刚刚你们是在讨论分班吗?不巧,昨天有人通知我说,我也被分到了二班。”他再次一本正经的推了推眼镜。

 我说……一个班就一个班啊,为什么就不能用一种正常的方法说出来呢?而且,他那是什么反应啊,如果换做是我的话,能和路霏霖这样的美女分到一个班,应该会很激动才对啊。

 “什么啊,和我们一个班,你觉得很倒霉?”

 “我没这么说啊。”他双手插着裤兜。

 “什么运势两颗星,我还不想和你一个班呢!”路霏霖再次翻白眼,看得出她真的生气了,可能好看的女孩子都没办法接受自己被男生讨厌的事实。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我……再重申一遍,我没说什么和你们一个班很倒霉之类的话,也没那么觉得,相反,我很高兴。”

 “你那话里但凡是有一点儿高兴的意思我就把头发全扯下来!”

 路霏霖一定很喜欢自己又黑又长的头发,才会下意识的拿它做赌注吧。

 然后我就看到那个斯文眼镜男脸上浮现出的困惑,“我的高兴,不表现出来就不行的吗?”

 另一个男生有些尴尬的呵呵笑着,“过分了啊你……”

 他却还是那副表情,“我好像知道你们在误会什么了。”

 啊?我们误会什么了?

 “我说的运势两颗星……是说我们都在一个班。”

 “切,那还不是那个意思。”路霏霖气呼呼的瞪眼。

 “我是说,今天每个班迟到的人数,会记在班主任的学期考核里,结果我们三个都是二班的,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呢?班主任肯定会觉得自己中大奖了。说明163shenghuo.com

 我们好像……明白了他在说什么。

 也好像明白了……他大概不是个正常人。

 路霏霖没再理他,用胳膊肘子捣了捣我,“唉,你呢?你叫什么?”

 “我……我叫卿木。”

 “那个卿?哪个木?”

 “卿本佳人的卿,鸣于乔木的木。”我低下头。

 眼镜男又用中指推了推眼镜,“搞的这么文艺,然而我却听不懂。”

 阳光男补刀,“就是那个……卿卿我我的卿,呆若木鸡的木。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然后二人大笑着碰了碰拳。

 路霏霖大叫“你们两个有病吧!”,然后被正听着广播的门卫大叔呵斥了。

 青春期的少年总是有些神经大条,有些带了荆棘的玩笑话刺到了别人也意识不到。

 我正这样想着,觉得自己有些像个诗人了,眼镜男突然拍了拍我的肩,“那个,你别生气,我们就是开开玩笑。”

 他什么时候走到我后面来的?!居然还拍我的肩?!还是环搂着的那种?!拍完了手还不拿开?!

 我整个人都要炸开了,脸上的温度已经可以烫熟一个生鸡蛋。

 “干嘛呢你段飞扬?!趁机占人家便宜呢是不是?”阳光男笑着,冲他肩膀上砸了一拳。

 原来眼镜男叫段飞扬。

 “至于吗,又不是你女朋友。”段飞扬松开了手臂,揉了揉自己的肩。

 他们……真是开放,门卫大叔还在呢……

 我盯着阳光男,一来是有些感谢他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二来……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对不起啊,不是故意说你呆若木鸡的,”他没有躲避我的视线,这倒让我有点尴尬了,像是偷窥被发现了的感觉,“你名字也太文艺了,我们粗人叫不出口,以后就叫你木头吧。”

 我想我一定是疯了,竟然就那样直勾勾的盯着他的眼睛,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我叫苏焕。”

 他扬了扬嘴角,笑容有些邪邪的,但我喜欢那种感觉。

 苏焕……苏焕。

 我在心里告诉自己,他的名字就和他的人一样耀眼。

 那个时候的我还不知道,苏焕,段飞扬,路霏霖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名字,对我后来的人生轨迹能产生多么翻天覆地的影响。

 “卿……木头,一会儿我们一起去领校服吧。两个女生的话换衣服什么的也方便一些。”

 我点了点头。

 “对了!我早上还装了巧克力来着,要不我们现在就吃了吧。”路霏霖说着,将书包背到了前面,打开拉链翻找了起来。

 “我去……怎么都变形了?!”

 “你蠢啊,肯定是来的路上热化了呗,还背个黑书包,能不吸热吗。”苏焕笑着嫌弃她的智商,手却毫不犹豫的伸过去拿了一块,然后慢慢撕开。

 我说慢,大概是因为他的动作在我眼里都变成了缓慢放映着的慢动作,而我在镜头的另一端细细欣赏着。

 “木头,”路霏霖递给我一块,我差点就盯着苏焕的手没反应过来,“你吃不吃?”

 “嗯。”我接过,然后捏在手心里。

 段飞扬又推了一下眼镜,“早上温度应该没那么高啊,而且……难道你们坐车不开空调的吗?”

 路霏霖大大咧咧的说“我挤公交啊,早上高峰,人多。”她嘴角沾了巧克力,但却一点也不影响她那种落落大方的漂亮。

 苏焕将手里的垃圾团成一个小球,然后做了一个标准的投篮动作,“我也是啊。”

 小团球确实是擦着边落进了那个角落里的垃圾桶,我盯着那里,目不转睛。

 段飞扬有点尴尬,只好推一下眼镜。

 “段飞扬,你够幸福的啊,爸妈还专门开车送你上学。”苏焕笑着。

 “不是我爸妈,司机而已。”

 我们三个又噎住了。

 其实,看他的衣服和篮球鞋就应该知道了,段飞扬是个富二代,只是我们不想承认。

 其实……要说富二代,我应该也算小半个富二代吧,不过卿胥的车我是想坐也坐不了的,当然我也不想坐,否则卿禾会用眼神杀了我。我妈妈的车我也坐不了,她总是早出晚归的,想搭个顺风车都难。当然我觉得一个不愿意被叫“妇女”的女强人,可能也不会想让她的女儿出现在自己的车里。

 但是……还是能看得出来,我们这种小资家庭,和段飞扬之间,还是有很大差距的。就像他不吃路霏霖的巧克力,还有他左腕上那块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的手表。

 “你这么有钱,记得请吃饭。”苏焕打趣。

 年少时的友谊就是这么纯粹,不参杂任何东西,干干净净,透明澄清。

 “好。”段飞扬很正经的又推了推眼镜。

 “我说你干嘛老推眼镜?要是老往下滑就去换个框啊!”

 “这个眼镜,其实是没有度数的。”

 我讶异,“那你戴它干嘛?”

 “只是觉得这个样子比较酷。”

 开学典礼结束了,这么重要的仪式我们居然没能参加,而是在门卫室里说笑着度过了。但是,对我的高中生涯来说,这个好的开始再重要,也没有那天苏焕的笑容来的珍贵。千金难买佳人笑,我一直这么觉得。

 时间一到,大爷就把我们轰了出去。

 他们领着我去了校内最大的宣传栏前面,对着班级名单一个一个的找我的名字。

 “找到了找到了!卿木,在这里!是……二班的!”路霏霖激动的喊我过去。

 然后我就在心里暗自开心了,当然我的暗自开心一定会在脸颊的绯红色上体现出来。

 很巧啊,我也是二班的,我在心里对他们说。

 然后段飞扬推了一下眼镜,“我觉得,我们可以拉着班主任组团去买彩票了。”

 我们愣了一下,然后好像又明白了什么。

 路霏霖却好像一点也不在意,“这有什么的,一顿批评而已,哪有患难的同班同学重要!”她紧紧的抱着我,我却只想说勒着脖子喘不过气好难受。

 果不其然,刚领完校服坐在教室里,还没来得及感慨新生活的开始,我们四个就光荣的“被通知”了。

 “班主任叫你们去办公室。”

 该来的,当然一个也不会少。

第三章:可乐里的气泡会消失

 班主任果然是发飙了,说第一回见我们这么散漫的学生,还说什么第一周的流动红旗我们班肯定没戏了。

 我是有点愧疚的,一直低着头听训,没敢出一声。

 苏焕和路霏霖态度良好,一口一个“老师我错了”,“以后一定不会了”,“老师原谅我们吧”。

 段飞扬比较能扯,说什么堵车不是他的错,让老师找中央领导人去说,老师被他气得够呛。

 奇怪,明明说挨批没什么大不了的人是路霏霖,说运势两颗星失去了好的开始的人是段飞扬。

 后来,我们四个被罚做了一周的卫生。

 鉴于我们三个认错态度良好,就不加以别的处罚,段飞扬还要再写三千字的检查。

 出了办公室以后,他还推一下眼镜,“我明明被你们说服了的,决定和战友联手,与命运抗争。结果……到头来只有我一人宁死不屈,你们,”他的指尖一一划过我们的脸,“你们,都太懦弱了。”

 苏焕白他一眼,“你能不能像个正常人一样好好说话。”

 “你呀,就是,活,该!”路霏霖连个眼神都懒得给。

 “看来,只有木头理解我这种舍身取义的大气。”

 “啊?不是……我没有……”

 “别解释了,你现在,已经是我方阵营的了。”严肃认真的表情,沉稳冷静的语气,就像……新闻联播里的男主持人在分析国际形势一样。

 “啊?!”

 那个时候的段飞扬,长着一张无可挑剔的脸,干着一些无可救药的事。

 忘记了说,班主任为了中和一下性格,内向的我和中二的段飞扬成了同桌。而路霏霖坐在了我们前桌,苏焕坐在了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

 下午最后一节课的时候,路霏霖传来纸条,上面写着我们打扫卫生的分工。

 段飞扬煞有介事的点点头,“我同意。”

 为了不驳他的面子,我只好小声的说了一句我也同意。

 英语老师丢过来一个粉笔头,“让你们自己读,有什么好讨论的?!”

 段飞扬愣了一下,然后缓慢绅士的站起来,一本正经的鞠了个躬,“I apologize for my behavior .” 还若无其事的推了推他的黑框眼镜,缓慢绅士的坐下了。

 我整个人都尴尬了……

 不,全班都尴尬了,英语老师更是目瞪口呆。

 我听到后面有人小声的议论“那个同学是外国人吗?”,“是交换生吧?”,“可能是韩国的,也可能是日本人。”,“估计是第一次来中国。”

 段飞扬露出了迷之笑容,然后潇洒的回头,”Sorry,I am Chinese.”

 寂静。

 我不知道他怎么做到面不改色的。

 路霏霖回过头,做出一个快哭了的表情,我无奈的笑了笑。

 段飞扬凑近,悄悄问我“你觉得,我这是叫有话直说,还是哗众取宠?”

 突然靠近的男生气息让我面红耳赤,也顾不上过多的思考,就回答道,“我倒是觉得挺……挺酷的……”

 “你好像,很不耿直啊。”

 我红着脸没看他,但其实我真的觉得他刚才挺酷的。

 如果只看脸的话。

 “什么耿直?”路霏霖耳朵倒是很尖。

 “这是我和小木头之间的秘密。”

 小木头……秘密……

 路霏霖一脸不可思议,我很想手动把她的表情改成同情。

 但是我天生是个口拙的人,什么都解释不清,只好一脸通红的着急。

 看到我脸红了,路霏霖更坚定了之前的想法。

 “段飞扬,你……你对她干什么了?”

 “不是……我……没有……”越是着急,我就越是说不清。

 段飞扬倒好,靠在椅背上,若无其事的看起了课本。

 鉴于他之前的惊人作为,英语老师也不想再经历一次尴尬,便没有再管我们这边窸窸窣窣的吵闹。

 然后,终于下课了。

 苏焕收拾好了书包走过来,“段飞扬,你一鸣惊人了。”

 “多谢夸奖。”他推眼镜,温和的一笑。

 他笑起来还是人畜无害的。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用这样一个词,大概是因为真的想不到有什么别的词可以描述他的笑容。

 “你们上课的时候一直说什么呢,我离中心地带太遥远,什么都听不见啊。”

 路霏霖挤眉弄眼的看着我和段飞扬,刚要比划着说什么,我连忙插了嘴,“没说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不想让苏焕误会。

 意料之外的是,居然有好几个人主动提出要帮我们一起打扫。

 而且,都是女生。

 “可以啊你们两,魅力值够高的啊。”路霏霖拿了扫把晃悠着。

 “多谢夸奖。”不看人也知道这话是段飞扬说的。

 我还在费力的擦着黑板,上面的板书我踮起脚都够不到。

 “我来吧。”黑板擦从手中被人夺走。

 我诧异的抬头。

 苏焕。

 他个子挺高的,至少对我来说是很高的,所以擦起来毫不费力,我就呆呆的站在侧面看着。

 漫天的粉笔灰,洒进来的阳光,还有他挥动的手臂,大概就是十五岁的夏天,最美好的画面了。

 打扫完之后,段飞扬说要请我们吃饭。

 “我开个玩笑而已,你居然还记着呢?!”

 “那必须,说吧,你们想吃什么?”

 “就我们四个?”路霏霖指了指我们几人。

 “不然呢?”段飞扬又推眼镜。

 “我选择困难,你们决定吧。”路霏霖摊摊手。

 “木头,你说。”

 “嗯……我觉得……”

 “肯德基吧,”苏焕看着我,“离得近,学校旁边就有一家。”

 路霏霖连连点头:“好啊好啊好啊,我要吃翅桶。”

 我也点了点头。

 段飞扬却托着腮,“肯德基啊……”

 ……他很嫌弃?!

 “额……你要是不想吃的话,就换一家……我们无所谓的。”苏焕有些尴尬。

 “没事,我都无所谓的,路霏霖你不是要吃翅桶的吗。走!”

 看来,他也没那么多毛病,我跟上他们的脚步,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

 我只要了一个汉堡和一杯可乐,路霏霖这个那个点了一大堆。

 “你不是选择困难吗?”段飞扬推推眼镜。

 “推脱而已啦,我一个女生,又不好意思直接跟请客的人说想吃什么。”

 我端着托盘,默然想到了之前苏焕帮我回答了那个问题,心里突然有些暖暖的。

 事实证明,段飞扬才是真正的选择困难,盯着菜单看了好几分钟也不知道要吃什么,最后干脆直接点了最大的全家福套餐,让我们目瞪口呆。

 “很多吗?”他问。

 “很多。”我和路霏霖齐齐点头。

 “没关系,还有苏焕。”

 苏焕笑着摇了摇头,“你拿我当饭桶吗?!”

 后来,我们坐在最明亮的地方,啃着鸡翅说笑着。当然,我只是羞涩的笑,基本不说话,他们三个天南地北相谈甚欢。

 我去掉了可乐杯上的塑料盖子,一心盯着纸杯里一个个前仆后继涌出来的小气泡,它们发出滋啦啦的声音,大概是在唱歌吧。

 可是小东西们,外面的空气有什么好?肮脏,污浊,而且会将原本手拉手的你们扩散稀释,到成为无数个陌生的世界。

 即使这样,你们也要奋不顾身的逃出来吗?

 我似乎听见它们说,是的,即使外面险恶重重,我们也要不顾一切的逃出这个牢笼。

 它们把搁着冰块的凉爽舒服的家,叫牢笼。

 谁又不在牢笼里呢?

 外面不过是个更大的牢笼而已。

 “你想什么呢?”路霏霖问我。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总不能告诉她我刚刚脑补完一篇关于气泡大作战的奇幻小说吧。

 于是我说,我觉得可乐果然是夏天的伴侣呢。

 你好像,很不耿直呢。

 我学着段飞扬的语气,在心里对自己说。

 可乐里的气泡会不断冒出,最终消失,但那个夏天溢满着的活力,不会。

第四章:他的字典里没有玩笑

 “我发现,你很内向啊。”苏焕咬着吸管。

 “啊?”我抬头。

 “你看路霏霖话就很多。”

 路霏霖不乐意了,“什么就叫我话多了!”

 “没关系,你想到什么就和我们说,这样才能慢慢聊起来。”

 路霏霖也说,对啊对啊,你说两句吧。

 我咽下口中的食物,抿了抿嘴。

 “我……我不知道要说什么。”

 “没关系,什么都可以。”

 “嗯……我……”

 那个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很没用,只是一两句话而已,我竟然都说不出来。

 我一言不发,气氛有些尴尬。苏焕挠了挠头,说,“这样吧,你说说对我们三个的看法,就从路霏霖开始。”

 我点了点头。

 “路霏霖……很……漂亮,而且,活泼开朗,人又好,是我很羡慕的那种类型。”

 “啊呀呀,真的吗真的吗!”路霏霖一把抱住我,手上的油都蹭到了我的头发上。

 “真的。嗯……然后,段飞扬,看起来很斯文帅气,爱推眼镜,嗯……虽然我觉得你的性格不太正常,但你现在是我同桌,希望以后可以和你好好相处。”

 “这样就很好啊。”苏焕笑着表扬我。

 段飞扬看起来有些不满,“为什么我是……”

 但是他的不满被路霏霖的兴奋淹没的无影无踪,“好了好了,下一个吧,说说苏焕。”

 “嗯……苏……焕。”

 我只是念了他的名字,脸就红了。

 “算了,留个悬念吧,我要当神秘人物。”

 他好像是在替我解围。

 路霏霖切了一声,段飞扬推了推眼镜。他们似乎都没有看出什么不对劲。

 但是苏焕呢?

 我的那点小心思,他看出来了吗?

 真是奇怪,明明段飞扬的脸更符合大众女生的审美,明明段飞扬是我的同桌离我更近,但偏偏,是苏焕阳光的身影在我心里扎了根。

 也许是因为他是第一眼看到的人,也许是因为他帮我擦了够不到的黑板,也许是因为他让我开始学会和同龄人聊天,也许是因为在我不知道要说什么的时候他帮我解了围。

 总之,高中的第一天起,苏焕这个名字就开始在我生命里刻下了深深的烙印。

 “现在还不晚。”段飞扬看了一眼手表。

 “什么不晚?”路霏霖问。

 “去买彩票。”他说完以后,看了一眼绿灯,就开始往马路对面走。

 “他认真的?”苏焕疑惑的说。

 “我觉得,他好像太认真了。”路霏霖无奈。

 但是用段飞扬的话来说,这应该叫,说到做到?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隐隐约约的意识到了一点:段飞扬的字典里,可能没有“玩笑”两个字。

 他太认真,也太当真。

 最后我们当然还是集体买了彩票,不过只是 两元一张的刮刮乐而已。

 结果只有我中了五元钱。

 段飞扬坚持让他的专属司机把我们一个一个都送回家。路霏霖和苏焕都没有扭捏,我就也没推辞,直接就坐上了车。

 可能是我家住的远,所以是最后一个送到的。下了车后,段飞扬隔着车窗跟我摇了摇手。我小声的说了句再见,不知道他听没听见。

 一转身,我就看见了那辆停在花圃旁边的红色轿车。

 我妈已经回来了。

 但是没有开进停车场,而是这么随意的停放在了楼底下,说明她一会儿还要走。

 “怎么才回来?不是五点半就该放学了吗?”

 “哦,我今天早上迟到了……老师罚我做值日……”

 “做值日做了三个小时?”她看了看手表。

 “不是……然后一起做值日的同学叫我一起吃饭……我就去了。”我垂下头。

 “每次都跟你说讲话要讲重点,吃饭就是吃饭,什么迟到罚做值日的都没必要提到。还有,以后少跟那些莫名其妙的同学来往,说是吃饭,指不定是想干什么呢。”

 “妈,他们不是那样的人……”

 “好了我不想说了。你妹妹还没吃饭,你给她弄点东西吃,我要出门了。”

 卿禾踏着拖鞋从卧室走出来,“你又要去哪儿?”

 “我的行程,好像不需要和你们汇报吧。”

 卿禾扔过来一只大抱熊,“方静雅,你眼里还有没有我们这两个女儿?”

 方静雅没理她,捡起地上的熊丢到沙发上,然后拧开把手出门了。

 “我倒了八辈子霉了,生在这样的家里。”

 “苗苗,你饿了吧,冰箱里好像还有……”

 “不饿!气都气饱了。”她瘪嘴。

 “那我们吃点零食?”

 “好吧。”她点了点头,没有再拒绝。

 我们拆开了一大包薯片,看着综艺聊着天。

 “姐,你没作业啊?”

 我突然跳起来,“坏了!”

 “怎么了?”

 “我都给忘了!作业这么重要的事情我居然都能忘!”

 “一看就知道你今天没好好学习!”

 “谁说的!我还是很认真的!”我扔下了薯片,拿起书包进了卧室。

 卿禾跟着我一起进来了。

 外面,电视里还播着节目,时不时传来夸张的笑声,我趴在桌子上写习题册,卿禾坐在我的床上翻我的课本。

 “好无聊啊,全都看不懂。”她揉揉脑袋。

 “看得懂就见鬼了,我都看不懂呢。”

 “唉,姐,你今天有没有遇见什么好玩儿的事儿啊?给我讲讲呗。”

 我歪着头想了想,脑海里最先冒出来的就是段飞扬推眼镜的样子,然后就是路霏霖化得变了形的巧克力。

 然后,就是苏焕咬着吸管的认真的脸。

 “苗苗,告诉你啊,我也有外号了。”我趴到床上,用枕头盖住自己的脸。

 “外号?什么外号啊?”她凑过来。

 “木头。”

 “啊?什么啊,一点儿都不好听。”

 “哪里不好听了?!”我坐起来,“多可爱的名字呢,至少……比‘苗苗’好听吧。”

 “你还好意思说,这么土的小名还不是你想出来的!”

 这倒是真的,她曾经有一段时间很抗拒这个听起来又土又怂的名字,但后来也就习惯了。

 “对了,我今天不是迟到了吗,然后你猜怎么着?居然有三个人和我一样,都迟到了,而且我们居然还是一个班的!”

 “哇塞,那你们老师没骂你们啊?”

 “怎么可能,我们被罚了一周的值日。”

 “那你跟谁吃饭去了?”

 “就是他们啊,而且有一个是给我起外号的人,有一个是我同桌,还有一个是坐我前面的女生。”

 “第一天就交到了朋友啊,比初中强多了吗。”

 的确,我初中……是没有朋友的。

 可他们……算是朋友吗?

 我不知道。

 我写完作业以后,卿禾说她饿了,我又给她下了十几个速冻饺子。

 刚刚端上桌子,就听见了钥匙插进门锁的声音。

 方静雅进了门,把包放在了鞋柜上。

 “你们还没睡啊,刚好,跟你们说件事。”她总是这么公事公办的口气,就好像我们只是两个工作上的同事而已。

 她以前不是这样的。

 我记得小时候,她是个很爱笑,很温柔的母亲,总是会下厨给我们做很多好吃的。但自卿胥有了第一次外遇开始,她就再也没有进过厨房。

15532》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15532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冷王霸爱,天才小医妃 大结局

    原标题:冷王霸爱,天才小医妃大结局小说名称:冷王霸爱,天才小医妃目录预览:第1章凌乱,不可置信第2章这女人来者不善第3章你摔的还疼吗?第1章凌乱,不可置信诺亚医学院,实验室。星辰医疗芯片植入中……1%,5%,70%,90%,99%,100%实验室一片寂静,随后系统发出“嘀!芯片植入成功,携带星辰系统者沉睡三天”。“哈哈……哈哈……成功了……哈哈……终于成功了!”“成功了…哈哈…整整五十年啊,哈哈!”“哈哈……小灵儿没让我们失望…哈哈……”“哈哈……”实验室里的五位教授老泪纵横都处在成功的喜悦之中

  • 重生之嫡女有毒 大结局

    原标题:重生之嫡女有毒大结局小说名称:重生之嫡女有毒目录预览:第1章喋血死牢第2章后巷惨死第3章重生归来第1章喋血死牢死牢的油灯摇曳,残影模糊。如豆的灯影下,姜沉禾的衣袍破碎,上面尽是一道道纵横交错的血痕,因为长久没有医治,伤口已经发炎,可是她却仿佛感觉不到一丝的疼痛,目光冷冷的盯着石阶尽头的女子。那人珠冠宝髻,凤裳如云,逶迤而来,长长的裙摆擦着血染的青石,发出哧哧的响声,一下一下扣在姜沉禾的心上,仿佛在嘲讽她昔日的善心。没错,她是陆成珺,是她的好姐妹,是她从乞丐窝救来的将死之人,她以真心相待,

  • 邪帝盛宠,狂妃要逆天 大结局

    原标题:邪帝盛宠,狂妃要逆天大结局书名:邪帝盛宠,狂妃要逆天目录预览:第1章一穿遇男尸第2章冤有头债有主第3章将她抓回来第1章一穿遇男尸‘砰!’突如其来的落水声将林子里寂静幽深的气氛破掉。咕噜噜…“丫的死老头,有本事不要给我见到你!否则一定见你一次打你两次!咳咳,这是哪啊,冷死了!”伴随着埋怨声,玖璃的脑袋终于从深不见底的寒潭里冒了出来。一阵寒风掠过,冷得她不由得在水里连连打了几个冷颤…折腾几下才好不容易地爬了上岸,边低头拧着湿答答的衣服边往岸边的树杆下走去,嘴里免不了又一阵埋怨:“回来就回来嘛

  • 惹火军婚:老公很生猛 大结局

    原标题:惹火军婚:老公很生猛大结局小说名:惹火军婚:老公很生猛目录预览:第1章进来容易出去难第2章滚第3章屈服第1章进来容易出去难“你到底懂不懂什么叫摆好姿势?”夏霏泪眼模糊地看着眼前的男人。脸,依然是那张熟悉的脸,可现在却冷硬得让她感到陌生。“你别这样!我……我不卖了!”被扯得衣衫凌乱的夏霏,费力的阻挡着男人不断侵袭自己的手,终带着哭腔吼了出来。如果不是走投无路,在明知道会被羞辱的情况下,她怎么会心甘情愿把自己送到男人面前!本以为买主是一个陌生人,却想不到是他——她的初恋情人唐以莫,他还对她如

  • 医妃嫁到,邪王轻点宠 大结局

    原标题:医妃嫁到,邪王轻点宠大结局小说名称:医妃嫁到,邪王轻点宠目录预览:第1章穿越之劫第2章麻烦套路真诚一点!第3章出嫁第1章穿越之劫“爹爹,求求你不要再打了,萧儿……好痛……”“哼,看你自己做的愚蠢的事情!居然跟一个穷酸秀才暧昧不清,我的这张脸都被你丢完了!”一个巴掌,打在风萧萧的脸上,瞬间,她的脸肿了起来!“妹妹,你好好的听爹爹的话,不就好了嘛?现在我们都是为了你好,但是你怎么还是听不懂呢?”那个气到吹胡子瞪眼的男人,怒视着眼前的女儿,愤怒的瞪着她!“总之,我不管你想要做什么,明天你都要嫁

  • 深欢厚爱 大结局

    原标题:深欢厚爱大结局书名:深欢厚爱目录预览:第1章拿钱第2章带上第3章倒酒第1章拿钱江心市中医院。叶清苓在门口徘徊了一会儿,神色间满是疲惫和悲伤。终于,她咬牙走了进去,穿过来往的病人、家属和医务人员,走向院长办公室。走到门口,正好叶鹏远出来。叶鹏远没穿白大褂,而是穿了一身西服,像是要出门。看见叶清苓,他脸色一变:“你怎么来了?不是叫你有事打电话吗?”“妈妈快不行了。”叶清苓幽幽地说。叶鹏远神色一怔,心不在焉地整理了一下袖扣。叶清苓死死地盯着他:“刚刚医生通知我找到了肾源,只要凑齐手术费,马上就

  • 天域神座 大结局

    原标题:天域神座大结局小说名:天域神座目录预览:第一章首席杨烈第二章一招重创第三章神秘金珠第一章首席杨烈星空之下。一方九十九丈高的古朴石碑静静悬浮。骤然,一束玄金色光柱自石碑爆射而出,撕裂天穹,让得方圆数百里尽染金芒!“祖碑震动!我杨家有绝世武道天才降临!”一名鹤发老者遥遥站定,死死盯着那道光柱。他身材虽然瘦小,但是仅仅立着,便有一股吞天噬地的霸道气息——杨家太上长老,杨九霄!大秦王朝坐拥亿万疆域,幅员辽阔得难以想象。其麾下分设三十六郡,每个郡都是一方诸侯,底蕴惊人。杨家,便是其中“云沧郡”之主

  • 秦先生,婚后燃情 大结局

    原标题:秦先生,婚后燃情大结局小说名:秦先生,婚后燃情目录预览:第1章晚晚怀孕了,我不可能委屈她第2章她为秦云峥怀了四次,堕了四次第3章就你,也想冒充秦先生的妻子?第1章晚晚怀孕了,我不可能委屈她刚被迫做掉孩子,叶予念就得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噩耗——她有器官多发性衰竭,还有一年的寿命。医生意味深长地看着她,道:“叶小姐,这种病诱因很复杂,最主要的,还是因为你身体虚弱,却强行多次堕胎……”叶予念低着头,将体检单撕成碎片,扔在一旁:“不要告诉其他人。”她转身走了出去。门口,那群被秦云峥派来,负责押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