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15532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0/30 10:56:59 来源:网络 [ ]

小说书名:15532

第二章:卿卿我我,呆若木鸡

 “没穿校服啊,你也是新生?”

 “嗯。小说15532免费在线阅读全文”我的声音大概小的我自己都听不见。

 另一个很斯文帅气的男生走上前,推了推眼镜,还一本正经的说:“大家都是迟到的人,既然都是难兄难弟,就互相认识一下吧。”

 “什么难兄难弟啊,看不见我们两个是萌妹子吗?!”是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声,声音的主人扎着很高的马尾辫,额头光洁,明眸皓齿,看着就很神清气爽的感觉。

 “我叫路霏霖,被分到二班了,你们呢。”她对着我笑,眉眼弯弯,很甜的感觉。

 “我……我不知道名单贴在哪里,还没来得及看呢。”

 “啊?你家长没告诉你的吗?不是之前有开过什么大会的吗,然后告诉家长了吧?”

 “我不知道……可能我妈妈忘了吧。阅读163shenghuo.com

 没底气,毕竟根本就没人帮我去开什么家长大会。

 “我一样,二班的。”很阳光的男生笑着说。

 “这么巧!”路霏霖笑起来也好看,不对,是更好看。我觉得自己不应该这么痴呆呆的盯着一个青春美少女,这会让别人想多的,,于是还是赶紧低下了头。

 “我今天还特地查了星座,说今天运势只有两颗星,果不其然。”眼镜男突然深沉的说了一句。阅读163shenghuo.com

 我看他的表情,想着是不是这里有人和他结了仇,又在脑海中飞速的回转着不会是自己什么时候得罪了他吧。

 “啊?”那个叫路霏霖的漂亮女孩有些尴尬的问他,“什么意思啊?”

 “哦对了,刚刚你们是在讨论分班吗?不巧,昨天有人通知我说,我也被分到了二班。”他再次一本正经的推了推眼镜。

 我说……一个班就一个班啊,为什么就不能用一种正常的方法说出来呢?而且,他那是什么反应啊,如果换做是我的话,能和路霏霖这样的美女分到一个班,应该会很激动才对啊。

 “什么啊,和我们一个班,你觉得很倒霉?”

 “我没这么说啊。”他双手插着裤兜。

 “什么运势两颗星,我还不想和你一个班呢!”路霏霖再次翻白眼,看得出她真的生气了,可能好看的女孩子都没办法接受自己被男生讨厌的事实。说明http://www.163shenghuo.com/

 “我……再重申一遍,我没说什么和你们一个班很倒霉之类的话,也没那么觉得,相反,我很高兴。”

 “你那话里但凡是有一点儿高兴的意思我就把头发全扯下来!”

 路霏霖一定很喜欢自己又黑又长的头发,才会下意识的拿它做赌注吧。

 然后我就看到那个斯文眼镜男脸上浮现出的困惑,“我的高兴,不表现出来就不行的吗?”

 另一个男生有些尴尬的呵呵笑着,“过分了啊你……”

 他却还是那副表情,“我好像知道你们在误会什么了。”

 啊?我们误会什么了?

 “我说的运势两颗星……是说我们都在一个班。”

 “切,那还不是那个意思。”路霏霖气呼呼的瞪眼。

 “我是说,今天每个班迟到的人数,会记在班主任的学期考核里,结果我们三个都是二班的,哪有这么巧的事情呢?班主任肯定会觉得自己中大奖了。来自163shenghuo.com

 我们好像……明白了他在说什么。

 也好像明白了……他大概不是个正常人。

 路霏霖没再理他,用胳膊肘子捣了捣我,“唉,你呢?你叫什么?”

 “我……我叫卿木。”

 “那个卿?哪个木?”

 “卿本佳人的卿,鸣于乔木的木。”我低下头。

 眼镜男又用中指推了推眼镜,“搞的这么文艺,然而我却听不懂。”

 阳光男补刀,“就是那个……卿卿我我的卿,呆若木鸡的木。小说15532免费在线阅读全文”然后二人大笑着碰了碰拳。

 路霏霖大叫“你们两个有病吧!”,然后被正听着广播的门卫大叔呵斥了。

 青春期的少年总是有些神经大条,有些带了荆棘的玩笑话刺到了别人也意识不到。

 我正这样想着,觉得自己有些像个诗人了,眼镜男突然拍了拍我的肩,“那个,你别生气,我们就是开开玩笑。”

 他什么时候走到我后面来的?!居然还拍我的肩?!还是环搂着的那种?!拍完了手还不拿开?!

 我整个人都要炸开了,脸上的温度已经可以烫熟一个生鸡蛋。

 “干嘛呢你段飞扬?!趁机占人家便宜呢是不是?”阳光男笑着,冲他肩膀上砸了一拳。

 原来眼镜男叫段飞扬。

 “至于吗,又不是你女朋友。”段飞扬松开了手臂,揉了揉自己的肩。

 他们……真是开放,门卫大叔还在呢……

 我盯着阳光男,一来是有些感谢他救我于水深火热之中,二来……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对不起啊,不是故意说你呆若木鸡的,”他没有躲避我的视线,这倒让我有点尴尬了,像是偷窥被发现了的感觉,“你名字也太文艺了,我们粗人叫不出口,以后就叫你木头吧。”

 我想我一定是疯了,竟然就那样直勾勾的盯着他的眼睛,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我叫苏焕。”

 他扬了扬嘴角,笑容有些邪邪的,但我喜欢那种感觉。

 苏焕……苏焕。

 我在心里告诉自己,他的名字就和他的人一样耀眼。

 那个时候的我还不知道,苏焕,段飞扬,路霏霖这简简单单的三个名字,对我后来的人生轨迹能产生多么翻天覆地的影响。

 “卿……木头,一会儿我们一起去领校服吧。两个女生的话换衣服什么的也方便一些。”

 我点了点头。

 “对了!我早上还装了巧克力来着,要不我们现在就吃了吧。”路霏霖说着,将书包背到了前面,打开拉链翻找了起来。

 “我去……怎么都变形了?!”

 “你蠢啊,肯定是来的路上热化了呗,还背个黑书包,能不吸热吗。”苏焕笑着嫌弃她的智商,手却毫不犹豫的伸过去拿了一块,然后慢慢撕开。

 我说慢,大概是因为他的动作在我眼里都变成了缓慢放映着的慢动作,而我在镜头的另一端细细欣赏着。

 “木头,”路霏霖递给我一块,我差点就盯着苏焕的手没反应过来,“你吃不吃?”

 “嗯。”我接过,然后捏在手心里。

 段飞扬又推了一下眼镜,“早上温度应该没那么高啊,而且……难道你们坐车不开空调的吗?”

 路霏霖大大咧咧的说“我挤公交啊,早上高峰,人多。”她嘴角沾了巧克力,但却一点也不影响她那种落落大方的漂亮。

 苏焕将手里的垃圾团成一个小球,然后做了一个标准的投篮动作,“我也是啊。”

 小团球确实是擦着边落进了那个角落里的垃圾桶,我盯着那里,目不转睛。

 段飞扬有点尴尬,只好推一下眼镜。

 “段飞扬,你够幸福的啊,爸妈还专门开车送你上学。”苏焕笑着。

 “不是我爸妈,司机而已。”

 我们三个又噎住了。

 其实,看他的衣服和篮球鞋就应该知道了,段飞扬是个富二代,只是我们不想承认。

 其实……要说富二代,我应该也算小半个富二代吧,不过卿胥的车我是想坐也坐不了的,当然我也不想坐,否则卿禾会用眼神杀了我。我妈妈的车我也坐不了,她总是早出晚归的,想搭个顺风车都难。当然我觉得一个不愿意被叫“妇女”的女强人,可能也不会想让她的女儿出现在自己的车里。

 但是……还是能看得出来,我们这种小资家庭,和段飞扬之间,还是有很大差距的。就像他不吃路霏霖的巧克力,还有他左腕上那块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的手表。

 “你这么有钱,记得请吃饭。”苏焕打趣。

 年少时的友谊就是这么纯粹,不参杂任何东西,干干净净,透明澄清。

 “好。”段飞扬很正经的又推了推眼镜。

 “我说你干嘛老推眼镜?要是老往下滑就去换个框啊!”

 “这个眼镜,其实是没有度数的。”

 我讶异,“那你戴它干嘛?”

 “只是觉得这个样子比较酷。”

 开学典礼结束了,这么重要的仪式我们居然没能参加,而是在门卫室里说笑着度过了。但是,对我的高中生涯来说,这个好的开始再重要,也没有那天苏焕的笑容来的珍贵。千金难买佳人笑,我一直这么觉得。

 时间一到,大爷就把我们轰了出去。

 他们领着我去了校内最大的宣传栏前面,对着班级名单一个一个的找我的名字。

 “找到了找到了!卿木,在这里!是……二班的!”路霏霖激动的喊我过去。

 然后我就在心里暗自开心了,当然我的暗自开心一定会在脸颊的绯红色上体现出来。

 很巧啊,我也是二班的,我在心里对他们说。

 然后段飞扬推了一下眼镜,“我觉得,我们可以拉着班主任组团去买彩票了。”

 我们愣了一下,然后好像又明白了什么。

 路霏霖却好像一点也不在意,“这有什么的,一顿批评而已,哪有患难的同班同学重要!”她紧紧的抱着我,我却只想说勒着脖子喘不过气好难受。

 果不其然,刚领完校服坐在教室里,还没来得及感慨新生活的开始,我们四个就光荣的“被通知”了。

 “班主任叫你们去办公室。”

 该来的,当然一个也不会少。

第三章:可乐里的气泡会消失

 班主任果然是发飙了,说第一回见我们这么散漫的学生,还说什么第一周的流动红旗我们班肯定没戏了。

 我是有点愧疚的,一直低着头听训,没敢出一声。

 苏焕和路霏霖态度良好,一口一个“老师我错了”,“以后一定不会了”,“老师原谅我们吧”。

 段飞扬比较能扯,说什么堵车不是他的错,让老师找中央领导人去说,老师被他气得够呛。

 奇怪,明明说挨批没什么大不了的人是路霏霖,说运势两颗星失去了好的开始的人是段飞扬。

 后来,我们四个被罚做了一周的卫生。

 鉴于我们三个认错态度良好,就不加以别的处罚,段飞扬还要再写三千字的检查。

 出了办公室以后,他还推一下眼镜,“我明明被你们说服了的,决定和战友联手,与命运抗争。结果……到头来只有我一人宁死不屈,你们,”他的指尖一一划过我们的脸,“你们,都太懦弱了。”

 苏焕白他一眼,“你能不能像个正常人一样好好说话。”

 “你呀,就是,活,该!”路霏霖连个眼神都懒得给。

 “看来,只有木头理解我这种舍身取义的大气。”

 “啊?不是……我没有……”

 “别解释了,你现在,已经是我方阵营的了。”严肃认真的表情,沉稳冷静的语气,就像……新闻联播里的男主持人在分析国际形势一样。

 “啊?!”

 那个时候的段飞扬,长着一张无可挑剔的脸,干着一些无可救药的事。

 忘记了说,班主任为了中和一下性格,内向的我和中二的段飞扬成了同桌。而路霏霖坐在了我们前桌,苏焕坐在了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

 下午最后一节课的时候,路霏霖传来纸条,上面写着我们打扫卫生的分工。

 段飞扬煞有介事的点点头,“我同意。”

 为了不驳他的面子,我只好小声的说了一句我也同意。

 英语老师丢过来一个粉笔头,“让你们自己读,有什么好讨论的?!”

 段飞扬愣了一下,然后缓慢绅士的站起来,一本正经的鞠了个躬,“I apologize for my behavior .” 还若无其事的推了推他的黑框眼镜,缓慢绅士的坐下了。

 我整个人都尴尬了……

 不,全班都尴尬了,英语老师更是目瞪口呆。

 我听到后面有人小声的议论“那个同学是外国人吗?”,“是交换生吧?”,“可能是韩国的,也可能是日本人。”,“估计是第一次来中国。”

 段飞扬露出了迷之笑容,然后潇洒的回头,”Sorry,I am Chinese.”

 寂静。

 我不知道他怎么做到面不改色的。

 路霏霖回过头,做出一个快哭了的表情,我无奈的笑了笑。

 段飞扬凑近,悄悄问我“你觉得,我这是叫有话直说,还是哗众取宠?”

 突然靠近的男生气息让我面红耳赤,也顾不上过多的思考,就回答道,“我倒是觉得挺……挺酷的……”

 “你好像,很不耿直啊。”

 我红着脸没看他,但其实我真的觉得他刚才挺酷的。

 如果只看脸的话。

 “什么耿直?”路霏霖耳朵倒是很尖。

 “这是我和小木头之间的秘密。”

 小木头……秘密……

 路霏霖一脸不可思议,我很想手动把她的表情改成同情。

 但是我天生是个口拙的人,什么都解释不清,只好一脸通红的着急。

 看到我脸红了,路霏霖更坚定了之前的想法。

 “段飞扬,你……你对她干什么了?”

 “不是……我……没有……”越是着急,我就越是说不清。

 段飞扬倒好,靠在椅背上,若无其事的看起了课本。

 鉴于他之前的惊人作为,英语老师也不想再经历一次尴尬,便没有再管我们这边窸窸窣窣的吵闹。

 然后,终于下课了。

 苏焕收拾好了书包走过来,“段飞扬,你一鸣惊人了。”

 “多谢夸奖。”他推眼镜,温和的一笑。

 他笑起来还是人畜无害的。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用这样一个词,大概是因为真的想不到有什么别的词可以描述他的笑容。

 “你们上课的时候一直说什么呢,我离中心地带太遥远,什么都听不见啊。”

 路霏霖挤眉弄眼的看着我和段飞扬,刚要比划着说什么,我连忙插了嘴,“没说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不想让苏焕误会。

 意料之外的是,居然有好几个人主动提出要帮我们一起打扫。

 而且,都是女生。

 “可以啊你们两,魅力值够高的啊。”路霏霖拿了扫把晃悠着。

 “多谢夸奖。”不看人也知道这话是段飞扬说的。

 我还在费力的擦着黑板,上面的板书我踮起脚都够不到。

 “我来吧。”黑板擦从手中被人夺走。

 我诧异的抬头。

 苏焕。

 他个子挺高的,至少对我来说是很高的,所以擦起来毫不费力,我就呆呆的站在侧面看着。

 漫天的粉笔灰,洒进来的阳光,还有他挥动的手臂,大概就是十五岁的夏天,最美好的画面了。

 打扫完之后,段飞扬说要请我们吃饭。

 “我开个玩笑而已,你居然还记着呢?!”

 “那必须,说吧,你们想吃什么?”

 “就我们四个?”路霏霖指了指我们几人。

 “不然呢?”段飞扬又推眼镜。

 “我选择困难,你们决定吧。”路霏霖摊摊手。

 “木头,你说。”

 “嗯……我觉得……”

 “肯德基吧,”苏焕看着我,“离得近,学校旁边就有一家。”

 路霏霖连连点头:“好啊好啊好啊,我要吃翅桶。”

 我也点了点头。

 段飞扬却托着腮,“肯德基啊……”

 ……他很嫌弃?!

 “额……你要是不想吃的话,就换一家……我们无所谓的。”苏焕有些尴尬。

 “没事,我都无所谓的,路霏霖你不是要吃翅桶的吗。走!”

 看来,他也没那么多毛病,我跟上他们的脚步,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

 我只要了一个汉堡和一杯可乐,路霏霖这个那个点了一大堆。

 “你不是选择困难吗?”段飞扬推推眼镜。

 “推脱而已啦,我一个女生,又不好意思直接跟请客的人说想吃什么。”

 我端着托盘,默然想到了之前苏焕帮我回答了那个问题,心里突然有些暖暖的。

 事实证明,段飞扬才是真正的选择困难,盯着菜单看了好几分钟也不知道要吃什么,最后干脆直接点了最大的全家福套餐,让我们目瞪口呆。

 “很多吗?”他问。

 “很多。”我和路霏霖齐齐点头。

 “没关系,还有苏焕。”

 苏焕笑着摇了摇头,“你拿我当饭桶吗?!”

 后来,我们坐在最明亮的地方,啃着鸡翅说笑着。当然,我只是羞涩的笑,基本不说话,他们三个天南地北相谈甚欢。

 我去掉了可乐杯上的塑料盖子,一心盯着纸杯里一个个前仆后继涌出来的小气泡,它们发出滋啦啦的声音,大概是在唱歌吧。

 可是小东西们,外面的空气有什么好?肮脏,污浊,而且会将原本手拉手的你们扩散稀释,到成为无数个陌生的世界。

 即使这样,你们也要奋不顾身的逃出来吗?

 我似乎听见它们说,是的,即使外面险恶重重,我们也要不顾一切的逃出这个牢笼。

 它们把搁着冰块的凉爽舒服的家,叫牢笼。

 谁又不在牢笼里呢?

 外面不过是个更大的牢笼而已。

 “你想什么呢?”路霏霖问我。

 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总不能告诉她我刚刚脑补完一篇关于气泡大作战的奇幻小说吧。

 于是我说,我觉得可乐果然是夏天的伴侣呢。

 你好像,很不耿直呢。

 我学着段飞扬的语气,在心里对自己说。

 可乐里的气泡会不断冒出,最终消失,但那个夏天溢满着的活力,不会。

第四章:他的字典里没有玩笑

 “我发现,你很内向啊。”苏焕咬着吸管。

 “啊?”我抬头。

 “你看路霏霖话就很多。”

 路霏霖不乐意了,“什么就叫我话多了!”

 “没关系,你想到什么就和我们说,这样才能慢慢聊起来。”

 路霏霖也说,对啊对啊,你说两句吧。

 我咽下口中的食物,抿了抿嘴。

 “我……我不知道要说什么。”

 “没关系,什么都可以。”

 “嗯……我……”

 那个时候我真的觉得自己很没用,只是一两句话而已,我竟然都说不出来。

 我一言不发,气氛有些尴尬。苏焕挠了挠头,说,“这样吧,你说说对我们三个的看法,就从路霏霖开始。”

 我点了点头。

 “路霏霖……很……漂亮,而且,活泼开朗,人又好,是我很羡慕的那种类型。”

 “啊呀呀,真的吗真的吗!”路霏霖一把抱住我,手上的油都蹭到了我的头发上。

 “真的。嗯……然后,段飞扬,看起来很斯文帅气,爱推眼镜,嗯……虽然我觉得你的性格不太正常,但你现在是我同桌,希望以后可以和你好好相处。”

 “这样就很好啊。”苏焕笑着表扬我。

 段飞扬看起来有些不满,“为什么我是……”

 但是他的不满被路霏霖的兴奋淹没的无影无踪,“好了好了,下一个吧,说说苏焕。”

 “嗯……苏……焕。”

 我只是念了他的名字,脸就红了。

 “算了,留个悬念吧,我要当神秘人物。”

 他好像是在替我解围。

 路霏霖切了一声,段飞扬推了推眼镜。他们似乎都没有看出什么不对劲。

 但是苏焕呢?

 我的那点小心思,他看出来了吗?

 真是奇怪,明明段飞扬的脸更符合大众女生的审美,明明段飞扬是我的同桌离我更近,但偏偏,是苏焕阳光的身影在我心里扎了根。

 也许是因为他是第一眼看到的人,也许是因为他帮我擦了够不到的黑板,也许是因为他让我开始学会和同龄人聊天,也许是因为在我不知道要说什么的时候他帮我解了围。

 总之,高中的第一天起,苏焕这个名字就开始在我生命里刻下了深深的烙印。

 “现在还不晚。”段飞扬看了一眼手表。

 “什么不晚?”路霏霖问。

 “去买彩票。”他说完以后,看了一眼绿灯,就开始往马路对面走。

 “他认真的?”苏焕疑惑的说。

 “我觉得,他好像太认真了。”路霏霖无奈。

 但是用段飞扬的话来说,这应该叫,说到做到?

 从那个时候开始,我们隐隐约约的意识到了一点:段飞扬的字典里,可能没有“玩笑”两个字。

 他太认真,也太当真。

 最后我们当然还是集体买了彩票,不过只是 两元一张的刮刮乐而已。

 结果只有我中了五元钱。

 段飞扬坚持让他的专属司机把我们一个一个都送回家。路霏霖和苏焕都没有扭捏,我就也没推辞,直接就坐上了车。

 可能是我家住的远,所以是最后一个送到的。下了车后,段飞扬隔着车窗跟我摇了摇手。我小声的说了句再见,不知道他听没听见。

 一转身,我就看见了那辆停在花圃旁边的红色轿车。

 我妈已经回来了。

 但是没有开进停车场,而是这么随意的停放在了楼底下,说明她一会儿还要走。

 “怎么才回来?不是五点半就该放学了吗?”

 “哦,我今天早上迟到了……老师罚我做值日……”

 “做值日做了三个小时?”她看了看手表。

 “不是……然后一起做值日的同学叫我一起吃饭……我就去了。”我垂下头。

 “每次都跟你说讲话要讲重点,吃饭就是吃饭,什么迟到罚做值日的都没必要提到。还有,以后少跟那些莫名其妙的同学来往,说是吃饭,指不定是想干什么呢。”

 “妈,他们不是那样的人……”

 “好了我不想说了。你妹妹还没吃饭,你给她弄点东西吃,我要出门了。”

 卿禾踏着拖鞋从卧室走出来,“你又要去哪儿?”

 “我的行程,好像不需要和你们汇报吧。”

 卿禾扔过来一只大抱熊,“方静雅,你眼里还有没有我们这两个女儿?”

 方静雅没理她,捡起地上的熊丢到沙发上,然后拧开把手出门了。

 “我倒了八辈子霉了,生在这样的家里。”

 “苗苗,你饿了吧,冰箱里好像还有……”

 “不饿!气都气饱了。”她瘪嘴。

 “那我们吃点零食?”

 “好吧。”她点了点头,没有再拒绝。

 我们拆开了一大包薯片,看着综艺聊着天。

 “姐,你没作业啊?”

 我突然跳起来,“坏了!”

 “怎么了?”

 “我都给忘了!作业这么重要的事情我居然都能忘!”

 “一看就知道你今天没好好学习!”

 “谁说的!我还是很认真的!”我扔下了薯片,拿起书包进了卧室。

 卿禾跟着我一起进来了。

 外面,电视里还播着节目,时不时传来夸张的笑声,我趴在桌子上写习题册,卿禾坐在我的床上翻我的课本。

 “好无聊啊,全都看不懂。”她揉揉脑袋。

 “看得懂就见鬼了,我都看不懂呢。”

 “唉,姐,你今天有没有遇见什么好玩儿的事儿啊?给我讲讲呗。”

 我歪着头想了想,脑海里最先冒出来的就是段飞扬推眼镜的样子,然后就是路霏霖化得变了形的巧克力。

 然后,就是苏焕咬着吸管的认真的脸。

 “苗苗,告诉你啊,我也有外号了。”我趴到床上,用枕头盖住自己的脸。

 “外号?什么外号啊?”她凑过来。

 “木头。”

 “啊?什么啊,一点儿都不好听。”

 “哪里不好听了?!”我坐起来,“多可爱的名字呢,至少……比‘苗苗’好听吧。”

 “你还好意思说,这么土的小名还不是你想出来的!”

 这倒是真的,她曾经有一段时间很抗拒这个听起来又土又怂的名字,但后来也就习惯了。

 “对了,我今天不是迟到了吗,然后你猜怎么着?居然有三个人和我一样,都迟到了,而且我们居然还是一个班的!”

 “哇塞,那你们老师没骂你们啊?”

 “怎么可能,我们被罚了一周的值日。”

 “那你跟谁吃饭去了?”

 “就是他们啊,而且有一个是给我起外号的人,有一个是我同桌,还有一个是坐我前面的女生。”

 “第一天就交到了朋友啊,比初中强多了吗。”

 的确,我初中……是没有朋友的。

 可他们……算是朋友吗?

 我不知道。

 我写完作业以后,卿禾说她饿了,我又给她下了十几个速冻饺子。

 刚刚端上桌子,就听见了钥匙插进门锁的声音。

 方静雅进了门,把包放在了鞋柜上。

 “你们还没睡啊,刚好,跟你们说件事。”她总是这么公事公办的口气,就好像我们只是两个工作上的同事而已。

 她以前不是这样的。

 我记得小时候,她是个很爱笑,很温柔的母亲,总是会下厨给我们做很多好吃的。但自卿胥有了第一次外遇开始,她就再也没有进过厨房。

15532》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15532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男神老公不温柔7章(第一卷 红颜不寿第7章 夫人出轨了)

    原标题:男神老公不温柔7章(第一卷红颜不寿第7章夫人出轨了)小说名:男神老公不温柔第一卷红颜不寿第7章夫人出轨了再醒来已经是在一个小医院了,手脚的擦伤已经抹了药,但是医生却严肃地告知她,“小姐,你的身体状况……”他的话还没说完,文染情就淡淡打断,“我知道,医生,医药费我会让人拿过来。”医生见她这样子,也没有多说,只是告诉她,医药费送她来的人已经付过了。文染情没有问是谁送她过来的,如果对方想让她知道的话,就不会不留名了。廖姨在屋里急得团团转,打开门见到文染情一身狼狈站在那里,吓了一跳,“啊呀,发生

  • 鬼王绝宠:废材小毒妃7章(第7章 开启训魂)

    原标题:鬼王绝宠:废材小毒妃7章(第7章开启训魂)小说名:鬼王绝宠:废材小毒妃第7章开启训魂云瑾言还挺满意她的后院,地方偏静,少有人经过。虽然表面看起来不及原先的敞亮,但是里面该有的都有,收拾的也干干净净。云夫人不会这么好心,所以想必是爷爷早就暗中布置了。云瑾言打量了一番,眼尖看见院外树下藏着一个人影,刚探出一张小脸,见被云瑾言发现,吓的又缩了回去。“云子疏?”云府还有一个存在感极其薄弱的儿子,被云老爹五岁带进府内的私生子,性子怯懦怕生。前世云瑾言也想和他亲近亲近,可是这孩子每次看到人都跑的老远

  • 枕上宠婚:全球豪娶小逃妻7章(第7章 他的心疼)

    原标题:枕上宠婚:全球豪娶小逃妻7章(第7章他的心疼)小说名字:枕上宠婚:全球豪娶小逃妻第7章他的心疼“苏千影,你们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苏千溪很清楚自己的立场,她不会去和她们做一些没必要的口舌之争。陈月茹听闻秀气的眉头顿时挑起,她不可思议的看着苏千溪,疑惑道:“苏千溪,不是你给我发的简讯吗?”简讯?怎么又是简讯,到底是什么人在背后操纵着这一切,将她安排到医院,还替她发简讯?陈月茹心中有一丝前所未有的恐慌,她感觉自己像是掉进了一张无形的网。看着一直沉默的苏千溪,一副俨然不知情的样子,陈月茹眸间

  • 亿万婚约:神秘帝少心尖宠7章(第7章 满意不)

    原标题:亿万婚约:神秘帝少心尖宠7章(第7章满意不)小说:亿万婚约:神秘帝少心尖宠第7章满意不方可晴连忙拿双手捂住脸蛋,从指缝里露出半只眼睛,他的脸已经凑到她的面前,五官无限放大,那股属于他的独特气息强大压人。她吓得撒了手往后退缩,退到床边,眼睛瞥见他那副比外国男模特还要性感健硕的身材,浑身上下没有一点赘肉,胸肌结实却没有半点彪悍的感觉,小麦色的肌肤莹亮诱人,散发出一种狂野的气息。方可晴的视线不自觉往他的下身扫去,这一看差点就让她鼻血狂喷,两条黄金比例的大长腿已经够销魂了,而那条黑色性感内内……

  • 婚心荡漾:宝贝,我们不离婚7章(第7章 回忆,倒流)

    原标题:婚心荡漾:宝贝,我们不离婚7章(第7章回忆,倒流)小说名字:婚心荡漾:宝贝,我们不离婚第7章回忆,倒流当季薇找到聂靳云,要他帮忙的时候,那位T市能呼风唤雨只手遮天的黑帮头头是怎么说的?‘我们家苏熠晨啊……’娇声罢了,没词儿形容了,摇头叹气外加一个寒颤。深以为惧。那时候,她不明就里,只不过是得到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去算计她默默喜欢了很久的一个人,可是为什么,聂靳云看她的眼色变得同情怜悯外加看好戏的复杂?她被当成了一只扑火的蛾子?痛感席卷全身,拉回季薇飘离的思绪,眼前被苏熠晨的脸占满,他在笑

  • 逆天毒妃:邪王心尖宠7章(第7章 二月灾星)

    原标题:逆天毒妃:邪王心尖宠7章(第7章二月灾星)小说名:逆天毒妃:邪王心尖宠第7章二月灾星站在枝繁叶茂的巨树上就是方便,她可以将底下所发生的一切囊入眼中,而底下的人并不一定能发现她。不过,她还是很谨慎的将呼吸调节到最微弱的点,以免被祭天台上的蓝元大国师发现。除了祭天主台上,底下都站满了赶来看好戏的人,在他们看来,慕云浅是慕家废材,那就单单只是一个茶余笑料,但慕云浅是二月出生,二月出生的孩子本就不详,更何况还是个女子。女主阴,二月出生阴气冲天,祸连八方,会给帝风百姓带来灾难!这是大国师玉虚上人亲

  • 盛世婚宠:老公太霸道7章(第7章 一个人怎么能这么蠢)

    原标题:盛世婚宠:老公太霸道7章(第7章一个人怎么能这么蠢)小说名字:盛世婚宠:老公太霸道第7章一个人怎么能这么蠢穆瑾瑜这人不仅冷酷无情,说话还毒,韩宝蓓被他打击得说不出话来了。“对面有个购物商场,你自己去逛逛,我下班来找你。”穆瑾瑜说道,直接决定了韩宝蓓接下来的行程。对面的商场离这里隔了一条街,看着有点远呀,万一穆瑾瑜背着自己跑了呢,韩宝蓓摇了摇头,说道:“我就在门口等着你,坐在花坛上。”韩宝蓓拍了拍花坛上的灰,坐在上面,说道:“这里挺好的。”不知好歹,穆瑾瑜冷眼看了韩宝蓓一眼,“手机给我。”

  • 帝少掠爱成瘾7章(第7章 来自地狱的掌控者)

    原标题:帝少掠爱成瘾7章(第7章来自地狱的掌控者)小说:帝少掠爱成瘾第7章来自地狱的掌控者“你们瞧,这不是尹家少爷吗?听说甘愿放弃自己家的产业,为了叶沐暖在叶氏集团工作两年呢。”“何止啊,我听我法国的同学说他们两个在国外就有一腿呢,更何况国外那么开放,指不定……”“那这样说来BOSS和叶沐暖岂不是形婚?”一语落下来,砸落无数响雷。叶沐暖的脸色逐渐变得煞白,她承认她不是黎非夜的对手,他每一步棋都走的如此稳,让她一步步落入他的棋局,却无力反驳。先入为主,三人成虎。世界上最残酷的真理。今天来的宾客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