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殇圣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0/30 15:46:59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殇圣

第二章 乌炎重生

对于死神的使者---杰弗里的霸道,堕落天使-吉布森心里再明白不过了,想当初当那个撒旦向神界发动了攻击的时候,许多战神都不是他的对手,唯独这个死神的使者---杰弗里可以与之抗衡,并与其恶斗了九天九夜而不分胜负,因此可想而知,这个死神的使者---杰弗里的的神法修为是多么的霸道无比啊。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堕落天使-吉布森也知道,尽管现在自己的神法修为已经达到了那撒旦级的境界,但是,这种境界恐怕与这个霸道无比的死神的使者---杰弗里还有很大的差距,因此,无论如何,自己是绝对不是他的对手的哦。

于是,当见到那把砍神剑发出了刺眼的棕红色的死光的时候,堕落天使-吉布森就知道自己的死期近了,但是他不肯甘心如此就被杀死,因为他还有太多的牵挂:那个漂亮迷人的爱妻秦罗亚,当然还有那一个活泼可爱的爱情结晶黑翼的天使——堕落天使。

于是堕落天使-吉布森就想逃跑,但见他迅速地转了一个身,然后就使出浑身的力量来拍动自己那身后的那一对已经长成黑色的天使之翼,企图用出最快的速度逃走。

堕落天使-吉布森那双黑色的天使之翼也的确厉害,只是在0.01秒的时间,就飞出了几千公里。

死神的使者---杰弗里见堕落天使-吉布森在做最后的挣扎,于是就给他一个最后的忠告:“吉布森,你还是放弃吧。就算你的那双黑色的天使之翼再厉害,你逃跑的速度再快,但是无论如何,你还是快不过那死光激射的速度的。因此啊,如果你一再执迷不悟,我宣布,明年今日,就是你这个堕落天使之首之死期。小说殇圣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但是,堕落天使-吉布森根本听不见死神的使者---杰弗里见堕落天使-吉布森那最后的忠告,因为他与神王大人决裂的决心已定,再也不会回头,那怕用“死”也要捍卫自己那神圣的爱情。

于是,堕落天使-吉布森又再次奋力煽动了几下那双黑色的天使之翼,又飞出了一万多公里。

死神的使者---杰弗里见堕落天使-吉布森如此的执拗,不觉苦笑一声,并摇了摇头,然后就就将那把砍神剑祭在空中,紧接着用双手放在胸前结成了一个莲花状的神印,然后嘴中轻快地念出乐一串神秘的咒语…….

堕落天使-吉布森见状还想做最后的挣扎,又再次奋力煽动了几下那双黑色的天使之翼,又飞出了三万多公里。

死光一闪,万籁具空。

就在堕落天使-吉布森拼命逃逸的时刻,谁知这时死神的使者---杰弗里的那一句神秘的禁咒已经念完,但见剑光一闪,仿佛天空中划过了一道巨大的闪电,顿时,那个好色而多情的堕落天使-吉布森脖子上的那一口斗大的头颅,就立即被那把砍神剑砍落尘埃……

砍了堕落天使-吉布森之后,死神的使者---杰弗里再将那只伸手一探,从那个凡人秦罗亚的怀里抽出那个才三个月大的人、神错爱而生下的孽种黑翼的天使——堕落天使,然后就一挥神手,将其打入轮回。

但听见那个人、神错爱而生下的孽种黑翼的天使——堕落天使一声惨叫,一丝幽魂就射向了远方………

却说伊兰大陆上有一个圣光帝国,在他西南部有一座普森城,这是一个当地商业十分发达的城市,人口约莫七千万人,来自各地的商人上千上万。

圣光帝国有一个漂亮的公主,名叫和纤公主,此女长得风姿卓越,姿态万千,足令伊兰大陆上每一个正常的成年男子见而止步,回头率百分之百。来自163shenghuo.com

普森城有一个流氓叫流氓赖水嗔,有一个做馒头的高手叫商人馒四,他们一个是流氓,一个是商人,却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就彼此认识了,并达到了一种默契的强度。

也不知是什么时候,普森城来了一个流浪男子,气人一头黑发,而且长相怪异,就如同是当年那一个黑翼的天使——堕落天使。

但是,人民却不知道这个一头黑发的流浪男子的身世,一个传说是他乃那一天郎明山崩塌所蹦出来的一个野人,而另外一个传说却是他乃那个上古好色之神-黑翼的天使——堕落天使的化身。

却说这一天和纤公主出外狩猎回来,乘坐着两匹骏马拉动的车子正向着普森城飞驰而来。

和纤公主的行踪早就惊动了全城的官员和百姓,官员们正想着一切办法接风她,而那些百姓,特别是那些正常的成年男人,却千方百计想一睹她的迷人风采,于是他们个个站在街道上的最好的位置,等待着她的到来。

世界上最好色的莫过于流氓了。

那个流氓赖水嗔听说那个和纤公主要出城来巡游,就想一睹其芳容,并且幻想着如果有机会的话,可以调戏一下她,那就是立时死在她的迷人裙下也心甘情愿。来自163shenghuo.com

于是,流氓赖水嗔一大早就来到商人馒四的馒头铺位前,想讨2个馒头吃,然后就有力气去调戏那个风姿卓越,姿态万千的和纤公主。

“商人馒四啊,据说这个和纤公主啊长得貌比天仙,你见过她吗,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流氓赖水嗔露出猥琐的微笑,一边咬着从商人馒四那里买来的馒头,一边问他道。

看见流氓赖水嗔如此的表情,商人馒四打心里蔑视他,于是头也不抬,就冷冷地说道:“人家贵为公主,而你贱为流氓,你啊,不要再撒流氓了,人家长得漂亮不漂亮与你有毛关系?反正,就是天下的男人都死绝了,她也不肯下嫁给你这臭流氓的哦。”

流氓赖水嗔听见商人馒四如此数落自己,真的很是不服气,于是就说道:“死人商商人馒四,你的嘴巴不要这样毒好不好?你说我不行,但是你又行吗?人家公主就是饿死也不会吃你做的臭馒头。”

“臭流氓,我要做生意呢,没心情听你的废话。我还是忠告你,你还是老老实实吃你的馒头,不要太痴心妄想了。”

说完,但见商人馒四一挥手,一只昨天没卖出去的大馒头就子弹般向流氓赖水嗔飞了过去。小说殇圣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流氓赖水嗔知道,这死人馒头新鲜的时候又软又好吃,但是万一放过夜了,那就变得又硬又难吃,特别是这个死人商人馒四做的馒头,因为他的配方独特,因此啊一过夜,就会变的比石头还要硬,如果被它打中了自己,真是不死也会一身残。

想到这,那个流氓赖水嗔就一个闪身,变轻易地躲过了那个子弹般的馒头的攻击。

但是,有一个人却没有流氓赖水嗔这样好运气了,他却被那只硬如石头的馒头打中了,但见他一个趔趄,几乎跌倒。

这个人就是那个一头黑发的流浪男子。

原来,这个一头黑发的流浪男子这个时候正饿得饥肠辘辘,但是身上分文具无,于是就流连在商人馒四的馒头铺的傍边,想趁机讨几个馒头吃,谁知却飞来横祸,他变成了流氓赖水嗔的替罪羊。

杀人偿命是这个大陆上的一条律法,就是商人馒四也懂得。

因此当他无意中看见刚才自己丢出去要打那个流氓赖水嗔的硬馒头打中了那个黑发流浪男子的时候,不觉大吃一惊,生怕会要了他的命,那自己也就大难临头了,于是他就走到那个黑发流浪男子的面前,关切地问道:“你,没被打死吧?”

那个黑发流浪男子听见商人馒四如此的对自己说话,不觉心里恨骂一句:“死你的妹啊,真是乌鸦嘴。原文163shenghuo.com

但是人穷志短,于是那个黑发流浪男子不敢骂出声,只是将头摇了几下。

但是商人馒四却一点也不放心,因为杀人偿命是这个大陆上的一条律法啊,于是他就拉着那个黑发流浪男子浑身上下看了个遍,见他身上一点伤也没有才将那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就在这时候,街道上来了2名骑士,但见飞快地冲进城门,一直走到那个在城门口等候那和纤公主的普菲尔城主面前,然后因为紧张而结结巴巴地大叫道:“禀,禀报大人,和纤公主她麻上腰寻路倒啫喱乐……”

“我他妈的你说的是什么鸟语啊?听得我一头的雾水。”那个普菲尔城主见到这2名骑士如此的笨蛋,居然连一个传话也说不清楚,但是关键时刻又不敢发作,怕接不到和纤公主的大驾而误了大事,于是他就无奈地苦笑了几声,然后说道:“你们急着去投胎啊,慢慢地给老子说清楚好不好?”

一名骑士闻言咽了几口口水,定了定神,然后说道:“禀报大人,大事不好了,刚才和纤公主乘坐的马车上的马儿受了惊吓,就疯狂地奔跑了起来,现在正向着咱们的方向跑过来了,请您下令叫人去拉住那两匹疯马,并疏散那些围观的人群吧。”

听了这个骑士的禀报,普菲尔城主真是心急如焚啊,因为假如和纤公主万一在自己的管辖的地域出事了,那自己就担当不起啊。

于是普菲尔城主立即传令道:“传我的命令:一是叫我们城里最好的马夫赶快去拉住那一匹疯马,二是叫城里的士兵去将那些围观的群众疏散开来。”

第三章 乌炎本领非凡

很快的,那些手下就下达了普菲尔城主的命令,于是那些围观的群众就被疏散开来了,避免了一场无端的灾害发生。

但是在关键时刻,要找人将和纤公主乘坐的那两匹疯马勒住,还才是非常困难和关键的事情,不然万一那两匹疯马将和纤公主掀下来弄伤了她,那可就是一个大麻烦了呢。

流氓赖水嗔和馒四被士兵赶到了距离街道很远的地方,那个流氓赖水见自己这一次又失去了目睹和纤公主迷人风姿的机会,不觉叹气道:“真是倒霉啊,关键时刻发生了这一件事情,害得我又看不到那个和纤公主的美貌了。”

馒四闻言,就打击流氓赖水嗔道:“你不要这样流氓了好不好?关键时刻你可以逃过一劫,不会变成那马蹄下的亡魂就大吉利是了,你还想目睹和纤公主什么美貌?好了,不要幻想了,你快来帮我照看一下这个黑发流浪男子,我一会儿还要去收拾我的馒头摊档呢。”

“为啥要我照看这个黑发流浪男子?”流氓赖水嗔不开心地说。

馒四刚想骂流氓赖水嗔几句,谁知这个时候,但听见一声长长的嘶叫,那两匹疯马带着和纤公主乘坐的的小车厢,正飞快地跑过来了。

疯马速度和力道巨大,普菲尔城主和那些卫士们个个束手无策,急得团团转。

普菲尔城主一边擦着额头上那冷汗,一边对自己身边那几个卫士问道:“你们赶快去看看,马车被撞坏了没有?那车厢里乘坐的和纤公主会不会被撞伤了?”

“大人,这个您就放心好啦,车厢不会被撞坏,和纤公主也不会被撞伤的,因为这是一个特制的车厢,不但受了如此的颠簸不会有事,哪怕是不幸被翻下山崖了,那乘坐在里面的和纤公主也不会有生命的危险。”

听了卫士的解释,那个普菲尔城主那颗悬着的心才稍微安静了一点点,但是,万一那两匹疯马踩坏了人,那自己也是担当不起啊。

于是,普菲尔城主就叫道:“你们快去拉住那两匹疯马。”

谁知这个时候,有一名士兵眼尖,看见在那两匹飞奔的疯马不远的地方有一个人,于是就跑到普菲尔城主惊叫道:“大人啊,那,那变还有一个男人啊。”

原来,商人馒四心里惦记着那馒头铺位,行走得很慢,那两匹疯马几乎要跑到了,他还没跑到安全的地方呢。

那两匹疯马飞驰而来,眼看着那个商人馒四就要惨死马蹄之下,普菲尔城主、那些卫士还有流氓赖水嗔等群众都几乎惊吓的呼喊不出声音来。

就在大家以为这个倒霉的商人馒四必死无疑的时候,忽然,一个黑色的身影鬼魅般飞到了那两匹疯马的面前,然后就傻了一般张开他那一双手臂挡在那两匹疯马的面前。

我靠,用双臂去阻挡那两匹高大的飞奔而来的疯马,这与螳螂挡车何异?真是自寻死亡啊,于是普菲尔城主、那些卫士还有流氓赖水嗔等群众都一齐大喊道:“快闪开,你要找死啊?”

但是那个黑色的身影却装作听不到大家的喊叫一般,依旧用他的那双瘦小的手臂挡在那两匹飞驰而至的疯马的面前,并圆瞪着他那双黑色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死死地盯主那两匹疯马马的眼睛。

真是世上无奇不有,就在大家都以为这个傻子般的人必死无疑的时候,这个时候,那两匹疯马就想着了魔法一般,立即就停止了下来。

“好惊险啊……”这个时候,那普菲尔城主、那些卫士还有流氓赖水嗔等群众才长叹了一口气,但是却早已浑身冷汗淋漓。

这个时候,大家向前一看,才发觉那两匹疯马与那个拦马英雄的距离还不到一米,真是惊险万分啊。

但是这个时候,大家又感到惊奇不已,这个一头黑发的流浪汉居然仅仅凭借瞪眼,就可以叫那两匹飞驰而来的疯马马上停下了脚步,这也太神奇了吧,难道,这个一头黑发的流浪汉会什么神功或是斜门歪道?

疯马停住了,但是过了很久,那个几乎要死在疯马铁蹄下的商人馒四才慢慢地张开他那双因为惊吓而变得苍白的双眼。

当商人馒四发发觉那个在关键时刻拯救了自己的人,居然是这个黑发的男子的时候,他真是心情激动啊

商人馒四跑到那个黑发的男子面前,关切地问道:“孩子啊,真的谢谢你啦。但是,你应该没事啊?”

黑发的男子没有说话,只是把头摇了几下,表示自己没有事。

正在商人馒四和黑发的男子交谈的时候,那个马车车厢的车门突然“咿呀”的一声被打开啦,然后就看到一个穿着华贵,相貌如花的少女走了下来。

“哈哈,我终于回来啦,我的父皇,我的群臣。我靠,真是奇怪啊,昔日笨公主狩猎回来,满城官员都是夹道欢迎我的到来的呦,今天怎么了,却鬼影也没一个,这些官员们都死哪里去了?”和纤公主是一个刁蛮的公主,一向被她的父皇和满城的文武官员宠爱惯了,现在居然第一次遭受到如此的冷落礼遇,心里真是一点也不舒服啊,于是抱怨出声。

忽然公主妙目四看,才看见了那个商人馒四以及那各黑发的男子,他们就站在自己面前,但是却神情呐木,一点也不像是欢迎自己荣归的现象,心里更加的不舒服了。

“喂,你们两个是干什么的?为何见了本公主却不下跪?为何见了本公主的荣归而不欢呼?”

在这片大陆的规矩,那就是官员百姓等无论何时何地,凡是见了皇族的成员都要行那跪拜之礼。商人馒四尽管只是一个平常的百姓,但是他这些礼数还是懂得的,况且他为人非常的八面玲珑,当他听了和纤公主的这一番言语后,立即就在和纤公主跪下了,并说道:“草民馒四欢呼公主荣归,公主千岁千千岁。”

和纤公主闻言,不觉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于是不觉就开心得咯咯地笑了起来。

突然,那个和纤公主却发现这个满头黑发的男子不但不向自己行那跪拜之礼,还瞪着那双黑色的贼眼定定地看着自己的秀脸,和纤公主真是生气啊,不觉秀脸一红,然后就大骂道:“你这个臭流氓真大胆,不但见了笨公主不下跪行礼,还竟然胆敢如此眼定定地看着本公主的秀脸,你是不是活腻了啊?来人啊,快将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给本公主拿下。”

普菲尔城主听到了和纤公主的呼喊声,立即带着几个士兵走过来了,毕恭毕敬地跪在和纤公主的面前,然后说道:“普菲尔迎驾来迟,请公主降罪吧。”

“城主平身,你起来吧。”和纤公主见来人是这个大名鼎鼎的普菲尔城主,不觉心里一乐,心想有他来迎驾,我就感到荣幸了。

但是和纤公主一扭头,发现那个馒头黑发的家伙还是不给自己下跪,心里就更加生气了,于是就指着那个馒头黑发的男子,对普菲尔城主说道:“城主啊,你看那个臭小子对我这样的无礼,你给我将他拿下吧。我非要罚他几鞭子不可。”

普菲尔城主闻言,就对站在自己旁边的那两个士兵下令道:“你们去将那个臭乞丐给我抓来,然后交给公主殿下发落。”

商人馒四怕黑头发男子吃亏,就对和纤公主哀求说:“公主殿下,你大人有大量,你就放过这个男孩吧,他年纪小,不懂得礼数啊,求你了。”

“额,这个臭流氓居然见到本公主都不下跪,还胆敢这样流氓地盯了本公主看,真是岂有此理,今天本公主如果不教训一下他,令他长得记性,我就不是和纤公主。”

说完,和纤公主就去马车里拿出那条棕红色的长鞭。

“圣龙鞭?”商人馒四见到那条棕红色的长鞭,不觉心念一动。原来,和纤公主手中拿着的这条棕红色的长鞭,乃圣光帝国从那远古神话时代受到神王大人恩赐的七件神器之一:圣龙鞭。这条圣龙鞭可厉害了,如果打到人身上,就会有裂石分金的后果,真是不死也会一身残废。

和纤公主却不知道这条圣龙鞭的厉害。于是她就对着这个满头黑发的男子那后背,就是狠狠的一鞭子。

“啪”,一声脆响,但见那个男子的后背立即就现出一道很长的伤口,那鲜血就如同海水缺堤般汹涌而出,立即将他的衣服染得通红。

商人馒看见了,却感到很惊奇,因为假如是普通人被这条圣龙鞭打中的,那绝对是死路一条,但是这个满头黑发的男子却逃过了死亡一劫,仅仅是受了伤真是奇迹啊。

又或者,这个满头黑发的男子有什么异能?或者是他是不是什么天神的化身?

和纤公主并不想要了这个满头黑发的男子的狗命,只是想打他一下出出气而已,因此打了他一鞭之后,就开心咯咯地嫣然一笑,然后就走上马车回去皇宫了。

商人馒四见到和纤公主远去了,才站起身跑到那个馒头黑发的男子面前帮他止住了流血。

“孩子啊,你,有没有感到啥不舒服?”

“我,没事,谢谢叔叔你啦”那个满头黑发的男子说完就晕倒在商人馒四那怀抱里。

后来,商人馒四就带着满头黑发的男子去医院治好了病,然后就叫他在自己的家里住了下来。

第四章 魔兽森林之战

为了方便称呼,商人馒四就给那个满头黑发的男子起了个响亮的名字---乌炎。

在商人馒四家里住下后,为了报答他的恩情,乌炎平时就帮他卖馒头,这令他的生意好了很多。

因为商人馒四和流氓赖水嗔是老相识,因此乌炎很快就与他认识了。

流氓赖水嗔有一个漂亮的女儿名叫赖皮玲,后来乌炎也与她认识了,并在日常的接触和交往中感情日益加深。

这一天,乌炎遇到一个人奇怪的人,他在乌炎的耳边不知道说了点什么,临走时,他还给了乌炎一本无极秘籍。

于是从此,乌炎就爱上了武技,在工作之余就与赖皮玲一起勤奋修炼武技,日子倒也过得愉快与充实。

光阴似箭,很快就六年过去了。

经过六年的勤奋苦修,乌炎的武技达到了元婴期的境界,真的厉害非常。

这一天,是圣光帝国五年一度选拔武技者的大好时光,乌炎凭借自己元婴期的武技境界,打败了众多的武技者,成为今界武技者选拔赛的冠军,冰冰国皇封为武技将军。

又有一天,接到边防军队的禀报,魔族在圣光帝国骚扰国民,为了国民的安宁,国皇就派乌炎去征伐魔族。

于是第二天,乌炎就带上和纤公主、彭大玲、芬克、弗朗西丝和铠巴特等人出发了。

后来在乌炎和彭大玲、芬克、弗朗西丝、铠巴特等人的努力奋斗下,打败了魔族,并将他们赶进了魔兽森林。

为了彻底底铲除魔族,给国民一个长治久安的居住环境,国皇就命令乌炎乘胜追击,深入魔兽森林追杀魔族,于是乌炎就带上彭大玲、芬克、弗朗西丝和铠巴特等人又杀向了魔兽森林。

在魔兽森林,乌炎等遇到了强劲的对手疾风狼王,被他困在森林里迷路了。

好在乌炎聪明,在一次打斗中使出计谋将疾风狼王用大树木困住了。

原来,在魔兽森林里,很多树木都长得非常的粗大,因此乌炎将上万斤种大树木压在那个疾风狼王身上那绝对是不好受的。

疾风狼王的特点就是奔跑速度很快,时速可是达到1000多公里,比地球大陆的火车跑得还要快,因此,乌炎早就想收服他,让它做自己的坐骑,以便将自己和彭大玲、芬克、弗朗西丝和铠巴特等人带出这片该死的魔兽森林。

于是这一天,乌炎就与疾风狼王谈判,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之后,疾风狼王答应当乌炎的坐骑,而乌炎答应将其放出那大树木的困境。

“哇塞,真是疾风狼王啊,坐着它可真是拉风啊。”收服了疾风狼王后,那个刁蛮的和纤公主就囔着要骑着它试试味道,乌炎执拗不过她,就让她坐了上去。

和纤公主坐在疾风狼王的狼背上,不觉开心地说道:“哇,真舒服哦,原来这疾风狼王那些毛是如此柔软的哦,我原先以为是很强硬的呢。”

彭大玲闻言就问道:“是吗?公主啊,我也上去做一下好不好?”

“好啊。”

和纤公主答应了彭大玲的要求,于是她就爬上了疾风狼王的背部。

才坐下来,彭大玲也舒服得大叫了起来。

由于疾风狼王身体很大,可以容纳十几个人,于是乌炎和芬克、弗朗西丝、铠巴特等人也都爬上了疾风狼王的背部,然后,乌炎就命令它带着他们向魔兽森林的边缘飞驰而去。

在疾风狼王那背上,是按照乌炎、彭大玲、和纤公主、铠巴特等这个顺序坐着的,因为狼脖子和背上长有鬃毛,因此坐在中间的彭大玲、和纤公主等人赶到很舒服,但是坐在前面的乌炎就不那么幸运了,因为那里没有鬃毛,于是他只能用手抱着疾风狼王的脖子,才不让自己跌下去。

“疾风狼王,我们都做好了,你快跑吧。”乌炎对疾风狼王大声喊道。

“好的呢。”好一个疾风狼王,说完这话,就奋起四蹄飞快地奔跑了起来。

那个疾风狼王跑路的速度课真快啊,于是经过一天一夜的奔走,就将乌炎、和纤公主等带出了这一片恐怖的魔兽森林。

将乌炎、和纤公主等放下来,疾风狼王一句话也没有说,就飞快地跑回了那一片魔兽森林,深怕自己跑慢,乌炎就会反悔,要将自己永远变成坐骑。

看着疾风狼王远去的背影,乌炎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个时候,大家都感到口渴了,想喝水的乌炎和和纤公主等人才发觉,刚才因为那只疾风狼王跑得太快,将他们的水袋都甩掉了,真是郁闷啊。

“没水袋了,口又渴,怎办啊?”和纤公主抱怨道。

乌炎沉思了一会,不觉开心地叫道:“哇,有了。”

和纤公主问道:“乌炎,什么有了?”

乌炎说道:“我想到了挖树取水的办法了。”

说完,乌炎就抽出一把宝剑,对着一棵巨大无比的大树奋力的刺去。

党建剑光一闪,那颗大树就被乌炎刺出了一个大洞来,但见很多水就“咕咕”的流出来。“赖皮玲,我这里有个空水壶,你快去装水吧。”乌炎就给她抛去了一个东西。

“好的。”赖皮玲答应一声,就结果乌炎抛来的水壶装了满满的一大壶水,然后大家就挨着顺序喝水、吃干粮。

吃饱了,乌炎、铠巴特等就搭建了一个简单的帐篷,然后大家就进去休息了。

这一夜,月色很好,照在那森林边缘的山地上,显示出森林边缘的迷人风景。

但是由于这里日夜温差太大,而和纤公主、乌炎等人穿的衣服不多,因此感到很寒冷于是,他们只好起来点了一个大火堆,然后大家就围着这大火堆一边哄暖,一边谈话。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乌炎和纤公主、乌炎等人吃了一些干粮,喝了水,就开始赶路了,他们要赶快回到皇宫向皇上复命.

走了大约有1个时辰的路程,和纤公主眼尖,指着前面说到:“乌炎、铠巴特,你们快来瞧啊,前面有亮光,一定是走到外面的某座城市了。”

乌炎看了看就说道:“在这个地方没了其他的城市,应该是那距离十楼城不远的裕光城了,那一个光点,也该是那裕光城发出来的吧。那就好罗,我们很快就会到那裕光城啦。”

据说,裕光城乃伊兰大陆上最大的城市之一,但见它的城墙修筑得非常的高大,比一般的城市的城墙几乎高一倍,达到了六十米,而且墙壁全部用坚硬的花岗岩石砌成的,那厚度也达到了三十米,真是固若金汤啊。

而那城门呢,也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因此在夜色或晨光的照耀下,就会通体发出耀眼的裕光,真是神秘而华贵。

乌炎、和纤公主等人很快就来到了裕光城下,但见这个时候城门还是紧闭的,一眼看过去,却是貌似看透了城门一样,但是却看不清楚那里面的情景,只是看到黑洞洞的一片。

“嗖…….”突然一阵冷风袭击过来,直吹得那和纤公主不禁打了个冷战。

“你们是什么人?”这个时候,那城楼上站岗的士兵发现了和纤公主、乌炎和芬克、弗朗西丝夫人等人的行踪,于是立即就对着乌炎等射了一箭以表警告,然后,就哇啦的一声城门打开,走出几个八名长老。

“我们是圣光帝国的人,今天光临贵地,还请你们放我们穿过城,回家去吧?”乌炎拱了拱手道。

“难道,你们就是乌炎、和纤公主还一伙人马?”一个长老问道。

“是的,在下正是乌炎,请问你们是如何认得在下的啊?”乌炎闻言,就惊讶地问道。

“嘿嘿,乌炎你这个小子,你快来受死吧,我们今天受了疾风狼王的命令,在这里等候你们多时了。”一名长老大声喊道。

原来,几百年前,那个疾风狼王就派出狼兵攻下了这个裕光城,于是,裕光城成为疾风狼王一个殖民地。

又因为昨天乌炎设计将疾风狼王变成自己和和纤公主等人的坐骑,这对疾风狼王来说,真是奇耻大辱啊,于是一回去狼窝,就派人送了一道命令来这个裕光城,叫那八名魔法高强的长老就地等候乌炎、和纤公主等人的到来,然后就将他们统统的杀掉,以报那充当他们坐骑的大仇。

乌炎、和纤公主等人知道自己进入了疾风狼王的圈套,就知道多讲无益,于是乌炎和铠巴特等人就立即冲上前,与那8名长老斗在了一起。

谁知这个时候,一大群的老兵大声呐喊着冲杀了过来,立即就将乌炎、和纤公主等人冲散了。

乌炎被一大群狼兵团团围住,一时竟然脱不了身。

弗朗西丝夫人武技不佳,很快就被狼兵杀伤,要不是芬克及时赶到帮其解围,她恐怕就一命归西了。

和纤公主也被几个狼兵困住,只可惜和纤公主一人的力量毕竟有限,于是她只好朝着那十楼城的方向且战且退,因为她知道,那里是自己帝国势力,只要自己去到那里就安全了。

这个时候,芬克情况也很危急,他一心照顾着那个弗朗西丝夫人,谁知自己却露出了破绽,一个不留神,一柄飞剑飞来,几乎要去了芬克的小命。

殇圣》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殇圣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乡野青云道4章

    原标题:乡野青云道4章小说名:乡野青云道第4章吃喜酒马东的声音很大,说完才意识到会被别人听到,赶紧缩起脖子向周围看了一圈,还好没人,随即就钻进了果树行。才挖了一小会,马东就淌汗了,他皱着眉毛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叹了口气又挖了起来。歇了三阵子,马东实在坚持不住,把铁锹往地上一扔,一屁股坐到了土埂上,“妈妈的,累死爷爷了!”说完去口袋里掏烟。烟是有的,可没火,急得他朝地上一踢。不巧的是,踢到了一块石头,疼得他龇牙咧嘴。疼了疼了点,但这一踢还来了灵感,马东看着石头眼睛一亮,拣起来对准铁锹肩沿“咣咣”一阵

  • 倾城毒妃4章

    原标题:倾城毒妃4章小说书名:倾城毒妃第四章逃脱凤菲璇心中大骇,她知道这一次不但是前面那四五人折返,而是铜面人来了。只是几秒,周围已经一片火光,黑衣人纷纷落在不远处的树上,而铜面人此刻正立在凤菲璇背后靠着的那块石头上。凤菲璇一寒,瞬间闭气屏住呼吸,全身僵硬如同一块雕像,连眼睛也不曾眨动一下。她受过这样的专业训练,可以闭气静止十分钟左右。只是此刻,她身中剧毒,心脏本就郁闷刺痛,再一闭气,简直就是如刀割的折磨。头顶响起了人声,“主子,属下该死。”正是带头的黑衣人,他此刻说得咬牙切齿,极其愤怒,想来是

  • 总裁来袭:前妻你别跑4章

    原标题:总裁来袭:前妻你别跑4章小说名:总裁来袭:前妻你别跑004、兴师问罪因为苏冉刚刚反应剧烈,所以宋庭遇也被她吵醒了,睁开眼睛,面无表情的看了她一眼,眼神依旧带着不屑和冷漠,然后掀开被子下床,往洗手间走去。他没穿上衣,上身壁垒分明的身材表露无遗。苏冉趁他去洗手间的时间,赶紧起来,换下了睡裙,穿上了自己的衣服,整理好了匆匆的下楼去。宋老夫人和沈静已经在楼下的餐厅处了。“奶奶,妈,早。”苏冉走过去,佣人给她盛了一碗小米粥递给她。沈静一向不待见她,所以对于她的问好,只是点了点头,没有什么过多的反应

  • 庶女本色:薄情王爷临幸我4章

    原标题:庶女本色:薄情王爷临幸我4章小说书名:庶女本色:薄情王爷临幸我第四章:沐浴中相见潇雨霏的沉思没有持续多久就被饥饿打断了,记得21世纪的李博豪也曾说过雨霏有着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心态。在潇雨霏的意识里总觉得很多事情既然无法改变倒不如试着接受。事情既然发生了,哭也解决不了问题,倒不如好好过日子,继续做应该做的事,正所谓改变能改变的,接受不能改变的。“环儿,我肚子饿了,上昨天晚上的那种糕点吧!再准备些洗澡水,我用完餐后用!”潇雨霏的话让环儿有些吃惊,又有些兴奋。吃惊的是小姐居然会如此的平静,本

  • 我和美女的荒岛情缘4章

    原标题:我和美女的荒岛情缘4章小说名:我和美女的荒岛情缘第4章谁稀罕你闻言,我心里“咯噔”一下,没想到这孙子会这么快撕破脸,敢情这孙子是要跟我们玩硬的了!宁香也是怕的后退一步,紧张地说:“你别乱来,这里可有好多学生看着呢,你要是敢做坏事,等回去之后警察不会放过你的!”一听这话,刘钢和黄毛就回头看了眼其他的学生,丑恶的嘴脸这才收敛了几分。“好了宁老师,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从现在开始你听我指挥,我保证让你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衣食无忧,什么事儿都不会有,这样总行了吧?”刘主任小人得志地笑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 美不胜收4章

    原标题:美不胜收4章小说名称:美不胜收第4章转头王强扭头就往教学楼里跑,我拿着筷子在后面追,“王强,你这孙子,有种别跑!”我心中高度紧张,紧追着王强,因为平时少运动,身手不及王强,刚跑了一层,王强人影就没了。我拿着筷子,在教学楼里发疯似的找王强。就在这个时候,几个保安冲过来,我的身体被他们死死按住。一个保安抢走我的筷子扔了出去。随即,他们把我五花大绑,拖进教导主任办公室。教导主任一看到我,就大声呵斥道:“好大的胆子,居然敢伤人,是不是想被开除啊?”“明明是别人先惹我的!”我心里说不出的憋屈,冲着

  • 待我情深深几许4章

    原标题:待我情深深几许4章小说名:待我情深深几许第四章是我在纠缠你?安晓月醒来的时候,周围是陌生的环境。她稍稍动一下,都感觉浑身疼的像是要散架了。艰难的睁开眼睛,引入眼帘的是简约大体风格的房间,里面空空荡荡的,有些冷清。她费力的支撑着身体,准备坐起来。视线无意中扫到门口的一道身影,她微微皱眉,“先生,这里是什么地方?”“我家。”那人淡淡的应了一句。声音听的有些耳熟。安晓月努力想要看清楚那人的长相,无奈他站着背光的地方,她根本看不清他的五官。直到他缓缓的走过来,精致的五官被灯光照的通明,安晓月不由

  • 乡行七八里4章

    原标题:乡行七八里4章小说名称:乡行七八里第四章路遇田桂花一边想着苗翠香,一边做着睡前运动,不知啥时候迷迷糊糊睡着了。第二天,我拖着疲惫的身体下地去了。果园是我全部希望,能不能娶上媳妇全靠它了。按今年的长势,应该是个丰收!去年打了些果子,数量少了些,但果质好。今年收成好的话,一定能卖个大价钱。再干上几年,就能真正致富了。“哟,这不是狗蛋吗?”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娘们儿的声音。我回头一看,却是李胖虎家的婆娘田桂花。这娘们儿一身淡蓝色外衣,阳光下,里面的罩子隐约可见。一看见这东东,我不由想起昨天弄苗翠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