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攀上我的女上司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0/30 22:04:36 来源:网络 [ ]

小说:攀上我的女上司

002 五星酒店的羞辱

我脑子乱糟糟的,冒出一句:“什么秋总?”

“就是我们公司的老总,”云朵在我身后小声说,“秋总叫秋桐,原来是集团人力资源部副主任,刚被集团党委派到我们公司任老大1个月。小说攀上我的女上司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原来她叫秋桐,秋天的梧桐,多好听的名字,我一下子想起一句古诗: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这名字难道是取自这里?

还有,一个月前我开始遭难,却正是她春风得意时。

我靠,人生何处不相逢,要是她看到我,一定会毫不客气敲了我刚刚到手还没开始赚银子的饭碗。这年头,找一份适合自己快速赚钱的工作并不是很容易的事。

我将帽檐使劲往下一拉,低头就往外走,在门口处和秋桐擦肩而过,身后传来云朵的声音:“报告秋总,我们站刚招聘了一名新人,呶——就是刚从你身边过去的那个帅哥……哎——易克,你等下……”

听到这里,我头也不回,走得更快了,出门直奔公交候车点。

正是下班高峰期,公交车上很拥挤,几乎连放脚的空都没有。

妈的,这事怎么这么巧,自己怎么这么倒霉,下一步该怎么办?站在公交车上,我很懊丧。推荐http://www.163shenghuo.com/

到站下车后,我做出了决定:不走,但要避免秋桐发现自己。

我自我安慰着:秋桐是老总,我是发行员,不说中间还有副总,起码还隔着站长这一层,打不了直接交道,她是发现不了的。

想到这里,我心里轻松了一些,往宿舍走去。

我租住的宿舍在一所大学附近,一个宿舍楼的单元房,不到100平方的空间被房东用密度板分割成了6个小房间,房间里除了一张单人床,就只能放得下一张电脑桌。

不过我的随身东西也很简单,除了几件衣服几本书,就是一个笔记本电脑,房间小倒也无所谓,反正只要有张床能栖身就行。

走了一会儿,我随手一摸口袋,糟了,手机不见了。

这部手机是冬儿在今年情人节的时候送给我的,价值不菲。来自163shenghuo.com漂泊期间,我一直随身带着它,虽然手机卡在一个月前就已经欠费停机了,但每每看到这手机,总能勾起一阵暖暖的回忆。

我心里大痛,冬儿消失了,手机也不见了,自己到哪里去找寻过去?还有,手机里存贮着他所有朋友的联系电话,手机丢了,我将彻底和以前的圈子里的人失去联系。

急忙沿着来时的路往回找,一直找到下公交车的地方,都没有发现。

或许在公交车上被小偷摸走了,我擦擦额头的汗滴,懊恼不已。

干发行员没有手机是不行的,我摸了摸口袋里仅存的800元,走进一家手机店,买了一部黑白屏的诺基亚手机和一个电话卡。买完这些,身上还剩下400了,这400,要支撑自己一个月的生活。

最艰难的时刻来到了。163生活网

在附近的沙县小吃要了一碗混沌,喝了一瓶二锅头,吃喝完毕,沿着马路随意溜达起来。

带着醉意经过林荫广场的时候,看看四周无人,突然来了活动筋骨的兴致,不由就在空地上虎虎生风打了一阵醉拳。

我自幼习武,在浙江大学读书的时候还是校武术队队长,主攻散打,得过全国大学生武术大赛散打亚军。

正练地兴起,树林里黑暗处传来一男一女的对话。

“看这帅哥,功夫真棒。”女人的声音。

“屁,一看就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货,这样的主儿,充其量也就是跟有钱人做保镖出力的命而已……”听到女人夸赞我,男人似乎不高兴了。原文http://www.163shenghuo.com/

“嘻嘻……亲爱的,你吃醋了,等你有钱了,给我雇个长得这么帅的保镖好不好?”女人吃吃的笑声。

我一看打搅了人家谈恋爱,忙悄然离去。

边走边觉得那对情侣的对话很滑稽,操,保镖是为钱卖命的高危职业,老子宁可送报纸也不会做那营生。

摇摇晃晃走到五星级洲际大酒店门口的时候,突然来了尿意,径直就疾步进去,急急直奔卫生间,突然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一脚踩在那人的鞋上,自己也一个踉跄滑倒了。

“我擦,乡巴佬,瞎眼了!”那人接着怒叫起来。

抬头一看,一个30岁左右的高瘦的男子,衣着名牌,头发梳地油光发亮,正带着鄙视和傲慢的神情俯视着我。

我忙站起来:“对不起,我没看见!”

“没看见就行了?操——给我擦干净!”说着,那男人掏出一个白色手绢扔到地上。小说攀上我的女上司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我顿时感到一阵屈辱,不由自主握紧了拳头。

“怎么了?”这时一个女人的声音传过来。我抬头一看,一个穿蓝色连衣裙的女人正从后面过来。

晕,秋桐!

秋桐此时也看到了我,身体一颤,愣住了。

我心里连叫倒霉,对我恨之入骨的秋桐肯定会让这个男人痛打我一顿,出出游船上被羞辱的那口恶气。

虽然我觉得真打起来这男的肯定不是对手,但我不想惹事。

“这乡巴佬走路不长眼,专往我脚上踩!”那男的和秋桐说话,却还是盯住我,脸上带着坏笑:“穷鬼,快点给我擦,不然,给我舔也行——”

我咬紧牙根没有动。

003 独在异乡为异客

秋桐回过神,用厌恶加怜悯的目光看了我一眼,对那男的说:“李顺,算了,他也未必就是故意的,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那男的不满地瞪了秋桐一眼:“胳膊肘子往外拐,帮这个穷鬼说话,你到底和谁是一家人?给我一边去,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秋桐脸色一红,又一白,咬了咬嘴唇,径直就往外走。

李顺冲我摇头晃脑阴阳怪气:“今天老子没带保镖,亲自打你又脏了我的手,不然,非打断你的小中腿……”

我自然知道小中腿是什么,妈的,李顺够损够狠,要打断我的柱子哥。柱子哥要是被打废了,那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听李顺口气,他竟然还是配保镖的主儿,不知什么牛逼来头。

李顺然后拔脚就走,边冲着门口的保安叫起来:“你们都是干鸟的?怎么把乡巴佬放进这里来,这是这种人进来的地方吗?操——”

看到保安走过来,我意识到了自己的身份,忙转身走出酒店,带着满腔屈辱,在酒店一侧没有灯光的树林里,撒完了这泡尿。

回去的路上,越想越屈辱,马尔戈壁,囊中羞涩,低人一等!

秋桐今晚没借这个机会报仇,还劝李顺罢手,倒让我多少生出一些感激。

想到秋桐刚才在李顺面前一副小婆子的样子,我不由有些失望,秋桐怎么会和这种男人混在一起?不知道秋桐和这个牛逼哄哄的李顺到底是什么关系,夫妻?情人?

脑子里闪出一个念头:秋桐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

我在小卖店买了一箱康师傅扛到宿舍,然后打开笔记本电脑上网。房东在房子里安了一个无线路由器,可以上网。

周围静悄悄的,租房的学生上晚自习都还没有回来。

我突然感到异常孤独,决定申请一个QQ号。我给自己起了一个网名:亦客。

一来这是我名字的谐音,二来取“独在异乡为异客”“异客”的谐音,倒也符合我目前的处境。

登陆QQ之后,我看着空荡荡的“我的好友”一栏,抬眼看看窗外夜幕下灯火阑珊的繁华都市,在这个城市里,又有多少和我一样独在异乡为异客孤独寂寞的异客呢?有没有人会和我一样也取“亦客”这个网名呢?

想到这里,我输入我的网名,开始搜寻,竟然真的找到了一个和我同名的在星海的亦客。

我靠,原来星海还有一个和我一样的亦客,猿粪!

我看了下资料,女,29岁,星海。

我决定加这个和我同名的女亦客为好友。

点了加好友之后,对方需要验证一个问题:请说出加我的理由。

我晕,我上哪里知道理由呢?这不明摆着是难为人,不加外来好友吗?

我苦笑一下,突然来了倔脾气,你为难人,我还非得加你不可。

略加思索之后,我下意识打出一句话:独在异乡为异客。然后点确定。

没想到,竟然通过了验证。我觉得不可思议,难道自己和这个人真的有猿粪?

加完等了半天却没有反应。

命里有时终需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我安慰了下自己,摸出一本书看起来。

半天,下晚自习的学生们回来了,男女声音嬉笑着掺杂在一起,很快都进了各自的小窝。我觉得有些困倦,合起书本,拉灯睡觉。

刚迷迷糊糊要睡着,却被一阵异样的声音弄醒了,来自左边的隔壁。床痛苦的摇晃声,男生粗重的喘息声,女生咿咿呀呀的叫唤声,伴随着身体噼噼啪啪的撞击声。

原来是他们在做那事。

很快,右边的隔壁也响起了这样的声音,接着,周围的几个房间都加入了合唱。

同学们都开始做功课了,除了我这个落魄浪子。

听着周围此起彼伏的诱人声音,我不由浑身燥热,又感到了巨大的空虚,想起了我的生日,想起了冬儿曾经给我的承诺,心里有些无法释怀,在我最落魄的时候,冬儿突然就消失了。我不愿意相信冬儿是那种绝情的女人,可是,她的行为又如何解释呢……

好不容易等同学们陆续搞完,我收回自己的思绪,在麻木的孤独和悲怆的回忆以及迷惘的未知中睡去。

第二天早上4点,起床,按照云朵给他的地址,我穿着红色马甲戴着红色的太阳帽,在红彤彤的太阳还没有出来之前到了发行站。

发行站是临街门面房,进门是一间大屋,摆着两张工作台,里面有一间小屋,站长办公室。

云朵正在里面打扫卫生,边干活边打了个招呼:“易克,早——”

“云站长早——”

云朵直起身:“昨天不是和你说了,不用叫我云站长,叫我云朵或者小云就好了。”

我正色道:“那不可以,你是领导,我得尊重你!”

云朵“扑哧”笑了:“你可真逗,秋总才是领导呢,我不过是干活的而已。对了,昨天秋总来的时候我叫你,你怎么闷声不响就走了呢,走的可真快!”

我嘴角动了下,算是无言的微笑,然后打量着墙上挂的投递区域划分图和报刊征订零售进度表。

云朵指了指一个地方:“这一片就是你负责的投递段,我会带你先熟悉3天。”

“云站长,订报纸赚钱多不多?”我提出自己当下最关心的问题。

“这就看各人的能耐了,”云朵笑着,“征订一份全年晚报提成36,不受投递段的局限,公司财务按月结算,和工资一起发……”

听云朵这么一说,我暗自寻思起来。

004 三种人

云朵看我眼珠子不停地转,脑袋一歪:“你是不是在想怎么样赚钱啊?”

我点点头:“是的,光靠投递那点工资,温饱都不能保证。”

云朵笑起来:“看来你真的挺适合做这项工作的,马上就到大征订季节了,到时候,有的是你赚钱的机会。有什么需要尽管说,我的职责就是给大家搞好服务,秋总那天开会还说了,领导就是服务。”

听云朵提到秋桐,我心里一动,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秋总年龄不大吧?”

“秋总刚来公司不久,她的情况我也不熟悉,不过,她可是咱们集团第一大美女才女,可惜,昨天你走地太急,没有仔细看……”

我心里又是一动,美女加才女,才貌双全。

云朵才带了一天,我就把区域内投递路线和订户位置都记住了,提出不让她带了。

云朵对我的脑瓜子之好用赞叹了一番。

和云朵攀谈得知,原来云朵父亲是汉族人,母亲是蒙古族,老家在内蒙古通辽美丽的科尔沁大草原上。家里经济困难,云朵没有上完高中就出来打工了,先是做发行员,靠着自己的努力打拼,逐步提升为站长。

我还从云朵口里了解到,星海传媒集团属于市委直属事业单位,其人员分为三种,一种是正式在编的事业单位人员;另一种是招聘制人员;第三种,就是临时工。

无疑,我属于第三种人。

我问云朵属于哪一种,云朵眨巴眨巴眼睛自豪地说:“我以前是第三种,做了站长之后,属于第二种了,工资长了1000多呢。”

看着云朵可爱的神态,我不由笑了起来:“你真棒!”

云朵捂嘴吃吃笑起来,脸上浮起两朵红云,小酒窝很是逗人。

然后,云朵又打量着我,冒出一句:“易克,我怎么感觉你不像是干我们这种工作的人呢?”

“为什么?难道干这个还需要什么样吗?”

“那倒不是,不过,总觉得你好像不是我们这个圈子的人,具体哪里不像,我也说不出来。”

我笑笑:“那你看我像什么人?”

云朵想了想:“看你的气质,倒是像个做老板的。”

我被云朵的话触到了痛处,眼神立刻黯淡下来。

云朵以为我误会自己在讽刺自己,忙说:“对不起,我不是在嘲笑你,我真的没那意思。”

我看着云朵,努力笑了一下。

云朵看我不开心的样子,又说:“易克,别这样啊,我是说了玩的,对不起,我叫你大哥好不好,易克大哥……”

我看着云朵纯真善良的眼睛,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云朵又安慰我:“易克大哥,360行行行出状元,我刚干发行员的时候,工资每个月只能勉强维持温饱,也不敢买新衣服,可是现在,我每个月工资2000多,都能往家里汇钱,也能到夜市买新衣服了。你要是好好干,一定会干的比我好。”

我由衷地说了一句:“你是个好女孩!”

“真的吗?”云朵眼睛里带着一丝害羞。

“真的!”我诚恳地点点头。

云朵开心地笑了,看着我的眼神有些闪烁……

下午,我呆在宿舍里,开始从网上搜集有关报纸营销的资料,恶补这方面的知识,直到晚上9点多才吃了个大碗面。

刚吃完,学生们嘻嘻哈哈下晚自习回来了,我知道,很快这些不知疲倦的家伙又要进行床上运动。

我不想受那刺激,于是关了电脑出去散步,一小时后回来,很安静,孩子们忙完都睡了。

呆在安静的房间里,又感到了深深的孤独,于是又打开电脑,登陆QQ。

电脑里咳嗽了两声,桌面右下角一闪一闪,点击一看,是昨晚加的那个女亦客通过我为好友了。

这是我QQ里的第一个好友,我决定和这位不知是否和我一样独在异乡为异客的女亦客聊一会儿,打发这难熬的漫漫长夜。

我先看了下女亦客的QQ签名:人生如雾亦如梦。

我心中一动,随即写上了自己的签名:缘生缘灭还自在。正好对上了。

刚写完,对方先发过来一句话:“谁?”

够利索的,我直接回复过去:“我!”

“你是谁?”

“我是我!”

“你……”

“我……”

“你到底是谁?”

“我到底是我!”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我也不说话。

一会儿,对方又打过来一句话:“你不认识我?”

我说:“之前不认识,现在刚开始认识。”

“哦……那……你怎么知道我的验证答案的?你不是我以前的熟人换了号码加我的?”

我说:“不是,验证答案是我猜的,蒙对了!”

“原来如此,不可思议。你怎么也叫亦客,怎么和我一个名字?”

我不客气地说:“谁规定了这名字只许你叫?我还想问你,你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

“我先问你的,你先回答我!”对方毫不示弱。

我说:“我的验证答案就是回答,独在异乡为异客,取谐音而已,你呢?”

对方:“我……我大概也是吧……也是取自这句话。”

我说:“大概是什么意思?”

对方:“大概就是也许的意思。咦……你这人怎么喜欢抠字眼啊。”

我说:“这不叫抠字眼,这叫观察问题仔细。”

“呵呵……”对方先笑起来:“你这人说话挺有意思……”

“呵呵……”我也笑起来:“彼此彼此,你说话也挺有趣儿!”

“是吗?”

“是的!”

“你还挺厉害,能回答出我的验证问题!”

“厉害谈不上,凭感觉猜的而已。”

“感觉……你的感觉倒是很准。”

“我的感觉向来很准!”我心里不禁有些得意。

攀上我的女上司》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攀上我的女上司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征稿 | 汤计博爱新闻致敬通知

    亲爱的广大新闻学子们:这是一封关于新闻与情怀的邀请函。我想,你曾经在新闻报道中看过些许触目惊心的曝光画面;我想,你对那恪尽职守的新闻前线工作者心怀崇敬;我想,你选择做新闻是因为各种各样莫名而坚定的理由;我想,你的心中一定有着一颗新闻的理想果实,正等待着有朝一日预见阳光,从而生根发芽,茁壮成长。尚在校园中的你,带着饱满的理想与一颗博爱的心,用敏锐的目光、灵敏的嗅觉、坚实的笔触去探索发现。不论你遭遇了折戟沉沙,还是已经小有成就,你永远都是新闻精神的传承者。在这里,我们向你致敬。活动介绍“汤计博爱新闻

  • 妈妈没有劝戒沉迷赌博的我 | 全民故事计划的第227个故事

    “我蒙着被子落了好一会儿的眼泪,但让我感到害怕的是,心中除去愧疚,还有一丝撒谎成功的窃喜。一在家乡买房是父亲的主意。他说人老了,就想落叶归根。父亲是在县城出生长大的,母亲跟他去沿海城市闯荡时,才生下的我。父亲常挂在嘴边的故乡情愫,我不能共情,能做的只有理解。那天,我站在街道旁看去,阔别五年的家乡县城,一如既往的脏乱。残破的砖瓦平房和崭新的花园小区,贫富被一条马路分割开来。因为隔天要上山腰的村镇办理港澳通行证,得在县城的酒店住一晚,距离夜幕来临的时间还很长。闲着无事的我,便在县城的大街小巷晃荡。渐

  • 才华横溢的西泠八家!

    FootprintinkReadrollsfor10000inkandstroke“西泠八家”是指丁敬、蒋仁、黄易、奚冈、陈豫钟、陈鸿寿、赵之琛、钱松。“西泠八家”虽以精湛的篆刻艺术扬名,但他们大都精通书法、擅长绘画,在书画创作上成就斐然。如丁敬擅长隶书,继传统自成一家,善写梅、兰、竹、水仙,笔间潇洒,别有韵致;蒋仁书法师颜真卿、孙过庭诸家,行楷尤擅;黄易隶书笔划圆润平实,气势宏大,觉得古法,是为大家,山水画冷逸幽隽,以淡墨简笔取神韵,有金石味;奚冈四体皆工,尤精行草,山水画潇洒自得,花卉有恽寿

  • 崔子范的大写意花鸟艺术境界

    FootprintinkReadrollsfor10000inkandstroke被誉为东方凡高的大写意花鸟画家崔子范以他独特的艺术风格和魅力,誉满中华,震撼海内外。他的大写意花鸟独树一帜,自成一家,在中国画坛上崛起,并一鸣惊人,成为当代画坛大手笔。崔子范晨起一挥一个职业革命家,一个大写意花鸟画大师,这“双重性”在崔子范身上得到了完美的结合。他的一生坎坷而又光彩熠熠。崔子范最先启蒙于吴昌硕传人张子莲,从师齐白石,深受徐青藤和八大山人的影响,他从中国写意文化的最高点上脱胎换骨。他到延安,进北京,几

  • 白岩松:同学聚会是一种信仰

    FootprintinkReadrollsfor10000inkandstroke对于我们,同学聚会已经像一个信仰,而且有趣的是,分开之后,反而似乎比大学校园里还亲还互相牵挂。聚会多了,我们得出一个结论:在岁月的催化下,我们的友情已经变成亲情,每一次聚会,都使得亲情的成分进一步发酵……人到中年,常听到旁边的同龄人自嘲:老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变化则是:过去的事情一清二楚,而今天上午做了什么,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如果这就意味着老了的话,那自己恐怕早已老去,因为每一次同学聚会,局面都大致如此。上学的事情

  • 山水中的不同皴法,原来是这样!

    FootprintinkReadrollsfor10000inkandstroke不同的山,有着不同的质地。古代画家在艺术实践中,根据各种山石的不同地质结构和树木表皮状态,加以概括而创造出来了不同的皴法。同时,在中国画的山水画中,皴法的出现标志着的山水画真正走向成熟。《梦幻居画学简明·论皴》:“古人写山水皴分十六家。曰披麻,曰云头,曰芝麻,曰乱麻,曰折带,曰马牙,曰斧劈,曰雨点,曰弹涡,曰骷髅,曰矾头,曰荷叶,曰牛毛,曰解素,曰鬼皮,曰乱柴,此十六家皴法,即十六家山石名目,并非杜撰。”那关于这些

  • 为什么要注册商标呢?

    前海和创专业从事深圳、前海、离岸公司注册年审报税、国际商际注册、国际公证、闲置香港公司处置、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网文)、游戏备案、游戏软件著作权、游戏版号、ICP、EDI等增值电信类资质申请。定义是指所有人为了取得商标专用权,将其使用的商标,依照国家规定的注册条件、原则和程序,向商标局提出注册申请,商标局经过审核,准予注册的法律事实。经商标局审核注册的商标,便是注册商标,享有商标专用权,并受到法律的保护。为何注册简单地说,商标就是商品的牌子,是商品的生产者和经营者为了使自己生产或经营的商品同其

  • 银都艺校亦师亦友,亦情亦亲

    银都艺校亦师亦友,亦情亦亲【于淏舟在斯里兰卡】当今社会,成绩似乎成了评定一切的基准,对于音乐亦是如此。而我从不爱听学校的音乐课,因此我的音乐成绩总是不很理想,因此我被冠上了音盲的头衔,因此我从不敢在众人面前唱歌。但我又是个好强的人,想证明给那些嘲笑我的人看,我,也是可以唱好歌的。于是我来到了银都,于是我遇到了王老师。【在银都艺校的声乐课堂】记得第一节课时,王老师就要求我唱首歌。我犹豫,我彷徨,但又十分坚定地唱起了“喜剧之王”。一曲终了,我以为自己在这里的修行也就结束了,“唱的很好啊”但令我惊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