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总裁老公头条见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0/30 22:28:44 来源:网络 [ ]

小说:总裁老公头条见

第二章 要努力怀孕

  沈麦麦跪坐在地上,处境尴尬,不知道该继续这样跪下去,还是该站起来跑走。163生活网

  左管家倒是先开口了,还弯下腰顺手扶了一把:“看见了?少爷这么厌恶你,小少奶奶一个人努力怎么行呢?所以,还是先回自己平时睡觉的地方,休息去吧。”

  沈麦麦站起身来,裹着袍子,转身准备去主卧侧房休息室,还没抬起脚又收了回来,朝着左管家问道:“这次失败了,左管家……爷爷、爷爷那边会怎么做?”

  沈麦麦口中的爷爷说的是薄家的当家人——薄震,她此刻急切的想要知道薄家会怎么处置她这个办事不利的人。

  然而,出乎意料的左管家拍了拍她的肩膀,浅浅的笑道:“别急,慢慢来,先去休息吧,明天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

  沈麦麦回主卧侧房休息室去了,身心疲惫,躺在沙发上盖着毯子沉沉睡去。

  半夜。

  不知道为什么,沈麦麦怎么也睡不着,腹部涨的难受。

  起床准备去上厕所,才想起来她得去楼下公共区域的卫生间才行,因为卫生间在主卧里,而那里是薄情不允许她踏足的地方。163生活网

  叹了一口气,沈麦麦披上衣服,朝着楼下走去。

  没有开灯,晚上的薄家还是金碧辉煌的感觉,很多镶嵌在墙壁上的宝石幽幽的泛着淡淡的光,可以照的看得清地面。

  这个季节还是有些凉意,沈麦麦脚步加快了一点。

  到了一楼,上了厕所,大概是快要来例假了,所以肚子疼的厉害,还好有准备,电商护垫准备回去。

  却看见,南边一个房间灯却亮着。

  这是薄震的书房。

  这么晚了,怎么会还有人在薄家老爷子的书房?沈麦麦觉得很奇怪,好奇心作祟,沈麦麦不知不觉的走了过去。163生活网

  里面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爷爷,这么晚叫孙儿过来有什么事?”

  是薄情的声音。

  这声音就好像他的名字一样,薄情薄义没有一点点的热度。

  原本她以为薄情只有对她是这样,却没有想到对自己的爷爷竟然也是这样的语气。

  薄情此刻是很不满意,老爷子这个时候叫他来书房的。

  虽然老爷子薄震是他在世间唯一的亲人了,可是对于薄震,薄情敬重有余,却实在是亲近不起来。

  薄震此刻靠在沙发背上,鹤发梳的整齐,川字眉微拧,看得出来年轻的时候也是雄踞一方的人物。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

  薄震打量自己这个孙子,越来越出色了,甚至超过了当年他爸爸的风韵,赶上了他年轻的时候,让他终于觉得薄家不是后继无人了。

  可是,薄情偏偏也是这么不让他省心,竟然在外面找了个身家不清白的女人,难道不记得当年他爸爸的事情了么。

  “你自从结婚之后,早出晚归,从来没有在家里吃过一顿饭,我作为你的爷爷,想要找你谈谈话,这么晚不应该么?”薄震声音洪厚,严厉的说着。

  “应该!只是这么晚,孙儿要休息了。”薄情恭敬的回答,说完却不留情面的转过身去,准备离开。

  沈麦麦看见薄情回头,吓了一跳,想要找个地方躲一下。

  薄震却先开了口喊道:“等一下!”

  “我话还没有说完,你就急着要走,真实越来越有规矩了,还知不知道要尊重长辈?”

  薄情回头,目光凌厉的回视薄震:“爷爷,在你不择手段绑架雪儿,逼着我娶那个女人的时候,就应该猜想到这种结果。说明163shenghuo.com

  薄震眼睛低垂,微微叹了一口气:“爷爷,老了,爷爷只是担心……”

  “我不会像我爸爸一样,喜欢不清不白的女人。”薄情先一步打断了薄震的话,不给薄震开口的机会。

  门外的沈麦麦惊讶,终于有一点明白了,薄情为什么新婚当天没有出现在婚礼上,却在当夜出现在了婚房内。

  原来是薄震绑架了薄情的女朋友,威胁了他……难怪了,薄情这种骄傲的性格,不恨她才怪了。

  可是,这“不会像我爸爸一样……”又是什么意思呀?沈麦麦满脑子的疑惑。

  只听见房内薄震又说道:“晴雪是怎么样的人暂且不管,那你为什么又那么讨厌沈麦麦,按照你的性格,即便是我绑架了你晴雪,你也不会迁怒沈麦麦,最多不理睬而已,可你对她却多次下了狠手,这是为什么?而且……”

  “而且,我在挑选她的时候,特意挑选的和晴雪有五分相像,却又比晴雪更加漂亮更加清纯,你不应该讨厌才对!”

  “五分相像?更加漂亮?更加清纯?”

  薄情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手指不自觉的捏紧拳头嘎吱作响。

  “爷爷,觉得那个女人能够比得上雪儿?呵……孙儿觉得,她连婊子还不如!”

  说完,薄情再次露出厌恶的表情,就好像想到了最恶心的脏东西一样。小说总裁老公头条见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沈麦麦心里一酸,她做什么了?竟然连婊子都不如?她是因为钱所以才嫁进了薄家,她嫁进薄家也确确实实只是为了给薄家生一个孩子,可是……这就说明了她是一个婊子?

  沈麦麦起身,已经不想再听下去。

  却一个没留神,脚尖不小心踢到了墙边的花盆,疼的低呵一声,倒抽一口气。

  门被唰一声拉开。

  沈麦麦反应过来已经晚了,薄情已经到了她的面前。

  高大伟岸的身子压迫在她面前,就好像是一堵高墙。

  “你竟敢偷听?”

  “我、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薄情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只是什么?”

  “只是习惯了做出这种偷偷摸摸的事?就像你卑贱的身份一样?”

  沈麦麦被逼问的哑口无言,她确实出生卑贱,这是她没有办法选择的事情,垂下眼眸不再辩解:“对不起,我偷听了你们说话。”

  薄情微愣,尔后低吼一声:“滚!”

  沈麦麦恭敬的点了点头,转身离开,瘦弱的背影在羸弱的灯光下显得卑微可怜。

  薄情看了一会儿,嗤笑一声,回到了书房。

  薄震一副洞悉的表情,静静的看着他,说道:“看,你对这个沈麦麦绝对是一样的,她能轻易的让你失去理智,激动起来。”

  “是么?那你猜对了,你最好期待你选的孙媳妇能够熬得下去,不被我逼疯。”

  “别忘了,我的一个博士三个硕士学位中,有一个就是心理学。”

  薄情的语气淡淡,慵懒的就好像是在说谁家的猫儿不听话,需要关进笼子里教训一段时间一样,毫不在意。

  薄震听了心里都差点失了平稳,不禁感叹这个孙子比他年轻时候的手腕更加冷酷了。

  不自觉的语气柔软了很多,像是一个可怜的老人一样,倚老祈求道:“小情,爷爷老了,爷爷想要趁着自己还没有老到走不动的时候,再抱一个重孙子,这样都不行么?”

  “行,只要你愿意接受雪儿,不要一年就可以。”

  薄震听到这里,脸色猛地一变,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我怎么说什么都没用呢?谁都可以,就是那个女人不行!”

  “晴雪做过什么?爷爷要这么不能接受她?”

  “那沈麦麦做过什么?你怎么就不能接受她?”

  祖孙两个人一样的脾气,一样的倔强,僵持在那里,气氛凝滞。

  好一会儿,都没有动静,最终还是薄震软了下来。

  “你真的想要气死爷爷么?你爸爸不争气走的那么早,你妈妈又……整个薄家我辛辛苦苦撑了这么多年,你就、你就不能让我这个老头子享几年福么?”

  说道这里,薄震的老泪在眼眶里开始打转起来,气息强烈的起伏着,情绪很激动的样子。

  突然,一口气没有接的上来,薄震开始大口气的喘了起来。

  薄情以为薄震在故意装病胁迫他,看了一会儿,薄震的脸色开始发白,额头冒着冷汗。

  “药、药……”薄震指着柜子的一个抽屉,无力的说着。

  薄情猛地反应过来并不是装的,立即跨着步子到抽屉里翻找着,果然翻出了一瓶白色的药罐子,看了一下,倒出了两粒塞进薄震嘴里,拿了杯子让他喝下。

  吃了药的薄震,脸色好了很多。

  薄情伸手轻轻拍着薄震的背,顺着气。

  薄震心里些微得意,果然自己的这个孙子,吃软不吃硬,不来点真的不行啊!

  “小情,爷爷老了,爷爷经不起折腾了,爷爷就只剩下你了,所以爷爷不希望你步你爸爸的后尘,你就答应爷爷吧,早晚回来吃饭,你现在不喜欢沈麦麦,我不强求你,你只要对她稍微好点,慢慢的相处,好么?”

  薄情惊讶了一下,薄震什么时候这样软弱过?难道真的是年纪大了,性格变了?

  薄情看着自己的爷爷这些年确实老了很多,此刻眼圈红着,心也软了一下,想着只要不是再强迫他和沈麦麦在一起,回来吃个饭有什么困难的?

  这样一来,他也可以多努力让爷爷接受晴雪,一举两得。

  “好,我答应!”

第三章 请问您什么身份

  第二天早上,薄情真的没有像往常一样,直接离开,而是破天荒的留下来吃了早饭。

  饭桌上,沈麦麦看见薄情的时候,一瞬间觉得自己看错眼花了,愣在门口,迟迟没有进来。

  薄震轻声咳嗽了一声,问道:“麦麦,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些进来?”

  沈麦麦点头赶紧入座,刚走到薄情对面的位置准备坐下,薄震再次咳嗽了一声,一个仆人眼疾手快的帮沈麦麦拉开了薄情身边的椅子。

  沈麦麦犹豫着朝着薄情看了一眼。

  薄情一手拿着刀一手拿着叉,神情淡漠,优雅的解决这盘子里的早餐,并没有注意到她。

  沈麦麦走了过去,薄情没有侧目看她一眼,这样反倒是让她松了一口气,也开始吃起来。

  因为薄情在的关系,沈麦麦感觉格外的小心,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来,安静的仿佛不存在一般。

  直到薄情放下了刀叉,接过仆人递上的绸布,擦拭了嘴,起身离开。

  沈麦麦这才开始松开气,真正的吃了起来。

  “麦麦,你很怕薄情?”

  沈麦麦低着头,突如其来的一声问差点让她把嘴里的食物全部喷出来。

  此刻她特别想直接回薄震一句,是啊,不但怕薄情,还很怕您呐?您祖孙两个人谁知道什么时候正常,什么时候不正常?

  不过想归想,真正说出来,沈麦麦还是很含蓄的笑了笑摇了摇头:“没有,只是还是有点……生分,也许再过段……”

  话还没有说完,沈麦麦就后悔了,暗骂自己真是傻,她都来半年了,却还和薄情生分,这让薄震听了恐怕会更不高兴吧。

  沈麦麦悄悄抬头看向薄震,却发现薄震并没有不高兴的样子。

  “你来我们薄家也半年多了吧,很久都没有回你长大的福利院,今天没什么事情,就回去看看。”薄震一边擦拭着手,一边说着。

  沈麦麦不敢相信,之前她曾经问过左管家,她什么时候能回去看看,左管家告诉她,在没有为薄家生下一个孩子之前,哪里都不能去。

  怎么?今天突然这么反常?

  不过,沈麦麦才不管究竟有什么原因,只要能回去就行了。

  连忙站起来朝着薄震鞠躬感谢的说道:“谢谢,爷爷。那我今天就回去看看。”

  “嗯,那你吃吧。”薄震微微点头,尔后站起身来,离开了,左管家也跟着离开。

  沈麦麦一想到自己马上就可以见到福利院的孩子们,高兴的握拳,小声的喊了一声:“YES!”

  吃完饭,沈麦麦回到了休息室,找了来薄家之前的衣服,换在了身上。一件白色的连衣百褶裙,裙摆上印着浅黄淡绿的栀子花,转动起来泛起层层涟漪,很是好看。

  这衣服并不贵,确是她院长妈妈送给她的礼物。

  穿好衣服,左管家备好了车,送她回去,沈麦麦说了几遍不用,但是还是架不住左管家的坚持,最终只送到福利院的一个拐角处,沈麦麦就先下了车,自己走了回去。

  因为福利院的孩子们并不知道沈麦麦在做什么,沈麦麦也不希望孩子们知道她为了……为了福利院继续维持下去,就出卖自己。

  即便孩子们都很懂事,会理解她,她也不希望孩子们知道。

  看着熟悉的大门,沈麦麦站在那里眼睛一瞬间有些湿润。

  栅栏里,孩子们正在两人合抱的榕树下做着游戏,阳光细细密密的洒在他们身上,美好极了。

  一个孩子眼尖,发现了沈麦麦,惊喜着一边跳着一边喊了起来:“麦麦姐姐回来啦~麦麦姐姐回来啦~”

  这一声喊,孩子们全部都听见了,一个个朝着沈麦麦冲过去。沈麦麦也笑着跑过去,一群孩子将她围了起来。

  一个大概十七八岁的女孩子,看见了麦麦连忙过去拉住她的手问着:“麦麦姐,这几个月你去哪里了?”

  沈麦麦欲言又止,笑着回答:“找了一份工作,因为时间每天工作时间比较长,下班都很晚,所以住在宿舍,有空今天就回来了,小琦你还好吧?”

  小琦眼圈红红的,点了点头:“都很好,只是你和院长妈妈都不在,我们好想你啊。”

  沈麦麦朝着周围看了一圈,问道:“小司呢?”

  “”他……小司他……”小琦欲言又止的样子。

  沈麦麦料到了小司肯定因为她太久没有回来所以生气了。

  “你们先玩儿,我去找你们小司哥哥,等会儿再来陪你们玩儿。”沈麦麦拍了拍孩子们,朝着主楼走过去。

  果然,一个房间里,一个穿着衬衫睫毛长长的少年,坐在窗台上,脚荡来荡去,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小司。”

  小司抬起头,看见沈麦麦的一瞬间,一闪而过的喜悦,随即又转过身去不理睬沈麦麦。

  “小司,你是在生气姐姐没有及时回来看你们么?其实我……”

  “你和那些长大走掉再也没有回来过的人一样,你不喜欢这里对不对,所以准备回来看一次,再也不回来了是不是?”小司朝着沈麦麦吼了起来。

  沈麦麦想要解释,朝着走了一步,小司从窗台上跳了下来,推了沈麦麦一把。

  沈麦麦一下撞在桌角上,还撞在了昨晚摔伤的地方,疼的龇牙,眼泪瞬间飚了出来。

  站在一边的小琦没忍住,伸手把沈麦麦扶了起来,挡在她的面前,朝着小司说道:“你怎么能这么说麦麦姐呢?麦麦姐和那些人才不一样,她从小就把我们当家人,你忘了么?”

  “我……”小司看着沈麦麦冒着冷汗泛白的脸,也觉得自己太过分了,可是面上过不去,一扬下巴哼了一声:“哼。”

  沈麦麦叹了一口气:“小司,我怎么会不回来呢,这里是我的家,只是院长妈妈不在,我们之前的赞助又都走了,所以……我要想办法努力赚钱,因为工作太忙才没有时间回来的。”

  “真的么?”小司眨巴着眼睛不敢轻易的相信。

  小琦白了他一眼:“当然了,姐姐什么时候骗过我们。”

  小司这才算是相信了,连忙向着沈麦麦道了歉。

  沈麦麦一阵心虚。

  一个现代装饰的办公室内,薄情刚刚开完一上午的会议,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助理凯文拿着平板走了进来报告着下午的行程。

  “总裁,下午您需要去刚刚收购的爱丽丝福利院看看现场。”

  “爱丽丝福利院?”薄情睁开眼,俊眉轻挑,那不是沈麦麦在的福利院么?

  他想起来了,薄震为了让沈麦麦嫁进来,买下了那个福利院的经理权。

  心里不由的生起反感,不爽的说道:“去那种拉不到一点赞助只会赔钱的地方做什么?”

  “这个……这是董事长的意思,他说让你去看看,然后想办法,薄氏不做亏本买卖。”凯文心里一阵冷汗,只把薄震交代他的话如实说了。

  薄情手指轻轻扣了扣桌面,想了一下:“恩,知道了。”

  “那……下午?”

  “去准备吧。”薄情挥了挥手,淡淡的说着。

  凯文连忙弯腰应是,退了出去。

  豪华的最新款Rolls-Royce停在福利院外,薄情下了车。并没有带多少,只有凯文一个人陪着,很低调。

  福利院的墙外伸展着榕树枝,鸟儿叫的欢快,孩子们的笑声远远的传过来,不知道为什么,薄情忽然觉得来这一趟并没有那么糟糕。

  顺着青石子铺的路面走进去,一眼就看见了沈麦麦坐在树下孩子们围着她笑的欢快。

  阳光印在她的脸上,照的她格外明媚,就像一朵充满朝气的向日葵,欣欣向荣。

  “总裁,要过去么?”

  站在那里好一会儿,凯文提醒得问了一句。

  “不用,我们去福利院行政处看看。”

  薄情摆手,转过身去。

  就在此时两辆黑色的商务车直接从正门开了进来,门打开,一群记者一拥而下。

  直奔薄情,将薄情团团围住。

  “薄总,请问这次薄家收购福利院是什么意图?”

  “是准备涉足慈善业么?”

  “如果是这样,您有多大的把握花多长时间可以成为这一块的巨头?”

  凯文挡在薄情的身前,掩护着薄情:“恕无可奉告。”

  关于薄家为什么收购福利院,还有沈麦麦,薄家一直都没有公开。

  所以外界并不知道沈麦麦的事情。

  沈麦麦那边看到这边的动静,走过来瞧瞧,刚刚靠近就被眼尖的记者看见了,立马就认出了是薄情的神秘太太。

  记者们欣喜万分,团团将沈麦麦围了过去。

  “薄夫人,请问您此次过来是和薄总一起视察么?”

  “薄夫人,请问您是哪家的千金,可不可以透露一下。”

  沈麦麦被这突如其来的架势吓了一跳。

  “我,我是……”沈麦麦结结巴巴准备说出自己是这里的孤儿,一只强有力的手握住了她的手臂,将她拉回身后,那一瞬间她好像闻到了松柏的味道。

  “没错,我们就是一起来视察的,至于我夫人是什么身份,无可奉告。”

  “如果你们想知道,后续请跟我助理预约采访,没有事,我们先走了。”

第四章 轻吻她额头

  薄情揽过沈麦麦的肩膀,朝着车那边走过去,微风吹过,薄情还伸手轻轻的帮沈麦麦散落在肩膀的发丝撩到耳后别好,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有多伉俪情深。

  沈麦麦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她好不容易才回来一趟,可不能就这么被带回去了。

  于是,沈麦麦想要挣脱,薄情的手暗暗加大了力度,低声警告:“最好好好配合,不然坏了爷爷的事情,你和他的那点交易,怕是也进行不下去了。”

  沈麦麦楞了一下,只好乖乖的配合。

  拉开车门,薄情揽着沈麦麦进了车里。

  直到车窗缓缓关上,薄情脸上一直含着的标准式微笑荡然无存,猛地将怀里的沈麦麦推开。

  沈麦麦一个惯性撞倒在车窗玻璃上。

  驾驶座上的凯文也骇了一跳。

  “开车!”

  薄情冷声吩咐了一声,凯文不敢犹豫,立马启动了车子扬长而去。

  沈麦麦饶是性格再柔弱,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也该撞得毛了,揉了揉胳膊朝着薄情不满的抗议:“薄大总裁这利用完人就翻脸的本事,还真是让人佩服。”

  沈麦麦说完立即将脸撇向车窗外,装作不想理他的样子,心里其实已经害怕的要死,生怕薄情会直接动手。

  可好歹这车里还有他的手下在,应该不至于当面动手吧。

  心提着好几分钟,都没有感觉到身边的薄情有什么动作,沈麦麦暗暗松了一口气。

  正在开车的凯文,却是已经吓掉了一声冷汗,他们的薄总何时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了?凯文偷偷从后视镜看了一眼薄情,薄情面无表情看不出喜怒,好像在想着什么。

  薄情其实一开始看见记者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这次的事情不过是薄震的安排,可是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本能的将所有的怒火全部发在她的身上。

  看着她的脸,和记忆中的一张脸,隐隐透着相似,他就讨厌,发自内心深处的讨厌。

  车内的气氛寂静的可怕,气压都好像低了下来。

  凯文适时的开口朝着薄情问道:“总裁,我们要先回公司么?今天的事情要是不赶紧回去压制下来,恐怕不用多久就会上财经新闻了。”

  薄情回过神来,看了一眼腕表,薄唇轻启:“嗯。”

  沈麦麦一听有些急了,赶紧开口:“不行,你们还是先把我放到路边吧,我还要回去呢。”

  要是再这样一声不吭的就走了,到时候孩子们一定会乱想误会。

  “不行啊,夫人。”凯文开口抱歉的拒绝。

  沈麦麦脸瞬间就红了,她竟然被人称作为夫人,结结巴巴问道:“为、为什么?”

  薄情一记眼刀冷冷的朝着凯文飞了过去。

  凯文硬生生的将脱口而出的话咽下,改口说道:“沈、小姐,现在恐怕还有记者在蹲守,所以还是等回到公司之后,我再安排车送您回去吧。”

  沈麦麦心里哀叹一声,看样子只能这样了,只是边上坐着一个大冰块,可真不让人舒服呐!

  车到了公司门前,远远的就看见了一个女孩子穿着一件粉色碎花小裙,站在萧瑟的风中,身形单薄。

  薄震猛地一震,整个人的气场都变得不一样,看起来非常的紧张。

  沈麦麦不明觉厉,为什么到了还不开门下车,于是便拉开了车门,下了车。

  女孩儿在看见沈麦麦的一瞬间,泪如雨下,肩膀抖动着,不敢置信的样子,哭着跑开,却没有注意迎面疾驰而来的一辆车。

  沈麦麦惊呼一声:“小心——”立即朝着女孩跑过去,一把拉住女孩的胳膊,双双摔倒在地。

  不过还好,只是摔跤,并没有被卷进车轮里去。

  两个人的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擦伤。

  “你没事吧?”沈麦麦顾不得自己身上的痛,朝着女孩儿关切的问道。

  女孩儿什么话也不说,咬着下嘴唇,看着沈麦麦只是哭。

  沈麦麦更加慌了,连忙继续追问:“怎么哭的这么厉害?是不是哪里受伤了?”

  薄情快速的冲了过去,一把将沈麦麦推开,将女孩儿抱起,用温柔的掐得出水的声音朝着女孩儿问道:“雪儿,你没事吧?”

  女孩儿一下扑进薄情怀里,环住他的腰,柔声抽泣了起来:“情,求求你,不要丢下我!”

  薄情眉头微拧,轻轻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温柔的像是在对待一个孩子:“怎么会呢?我带你去医院。”

  说完,薄情抱着晴雪,跨过沈麦麦,上了车:“去医院。”

  “可、可是……沈小姐那边……”凯文迟疑了一下,朝着沈麦麦看过去,沈麦麦好像脚腕受了伤,几次挣扎着想要起来,都没有起得来。

  薄情也朝着窗外看了一眼,瞳孔微缩。

  怀中的晴雪疼的嘤咛了一声,娇弱的喊着:“情,我好疼~”

  “我说……去医院!”薄情再次低吼了一声。

  凯文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只好应了一声“是”,重新启动了引擎。

  车从沈麦麦身边开过,沈麦麦喊了一声,没人理她,只刮得路边尘土飞舞了她一身。

  沈麦麦只觉得自己凄凉,这会儿也想起来了,刚刚薄情口中的“晴雪”是谁,应该就是薄情之前一直想要娶而薄震一直在反对的那个女孩儿吧。

  真的是个柔弱的像朵茉莉花一样的女孩儿,怪不得薄情会喜欢了。

  沈麦麦垂了垂眼眸,看着自己满身是土的样子自嘲了一声,也难怪薄情会这样对自己,要是她也有喜欢的男人,而被逼的不得不嫁给另外一个男人,她也会恨的吧。

  沈麦麦咬着牙站了起来,朝着路边走去,走一步脚腕就是一下钻心的疼,应该是真的扭到了。

  还好下车的时候,随身的小包跨在了身上,不然真的是连打车回去的钱都没有了。

  这个路段比较繁华,不用一会儿就有了一辆空车。

  上了车,沈麦麦犹豫了一下,还是报了薄家所在的区域。

  司机听了地址之后还疑惑了一下,那么一个有钱人住的地方,这个小丫头去做什么,随即便想到了龌龊的地方,鄙视的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沈麦麦。

  沈麦麦也懒得解释,靠在后座椅背上休息。

  那边,薄情抱着晴雪到了医院,仔细的检查了一遍,最后确定只有一些小擦伤,护士帮忙上了点药水。

  可是晴雪还是一直嚷嚷着头晕脑疼,娇气的不行。

  站在一边的凯文都看不下去退了出去。

  凯文一出去,晴雪一下子就钻到了薄情的怀里,扒拉着薄情的衣服,柔情似水的说道:“情,你可不可以不要离开我,我刚刚看见直播了,你和那个女人一起去福利院,你搂着她,还帮她缕头发,你知道么?我心都快碎了。”

  “所以,我立马去找你,我不知道你在哪里,就只能去你公司的门口等,我又怕别人看见,就只好站在马路边。”

  “我是相信你的,原本我只是想要好好问清楚,可是……可是,我在看见她从你车上下来的时候,我就完全的失去了理智,我没有办法控制我的情绪,我……”

  “情,我是不是很不懂事?害你担心了?”

  薄情嘴唇动了动,伸手轻轻拍了拍晴雪的背,安抚着说道:“没有,你很好。”

  晴雪扬起脸,含着眼泪看着薄情,天真烂漫的问道:“真的?”

  “嗯,是的,你很好。”薄情再次重复说了一遍。

  晴雪听了总算是心满意足,再次往薄情的怀里蹭了蹭,娇嗔的问道:“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娶我?我都等不及了,好害怕失去你。”

  薄情一瞬间有些心烦气躁,脑海中一下浮现沈麦麦支撑着想要站起来,却没有站起来的样子。

  起身将晴雪从怀里拉开,掖好被角:“今晚你就先在这里休息一晚,明天我让凯文安排人送你回去。”

  晴雪还想说些什么,薄情已经走到了门口,轻轻带上了门。

  晴雪气的猛地坐了起来,狠狠的拍打着被,咬牙切齿的低喊:“沈麦麦,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迷迷糊糊睡着的沈麦麦突然重重的打了一个喷嚏,揉了揉眼睛,已经到了。

  沈麦麦付了钱,司机接过来还酸溜溜的对她开化了一句:“小姑娘,年纪轻轻有手有脚的,要自己努力工作啊,别总想着不劳而获。”

  沈麦麦苦笑着,说了声谢谢。

  一瘸一拐的回到了薄家,门卫看见她的时候奇怪的多问了一句,沈麦麦只解释自己不小心摔跤了。

  偷偷摸进了自己的休息室,躺下了。

  可是总归是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到了吃晚饭的时候,仆人过来敲门,沈麦麦不得不出去了。

  换了一身衣服,勉强的遮遮掩掩,也看不出来什么伤口,只是脚还是有些一瘸一拐。

  到了餐厅,没有想到的是,薄情已经回来了,端坐在那里,在看见她进来的一刻起,淡淡扫了她一眼,然后继续撇过脸去,整理面前的餐巾。

  沈麦麦忍着痛走过去,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没有异常。

  薄震却开了口,声音带着愠怒。

  “你这伤,是怎么回事?”

总裁老公头条见》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总裁老公头条见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说幸孕闪婚:总裁老公么么哒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幸孕闪婚:总裁老公么么哒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幸孕闪婚:总裁老公么么哒第15章不速之客云母的身子虚弱,没多久便在护士的催促下休息了,仇禹丞跟云靖姿刚走到医院的大厅里,仇禹丞忽然看见了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他整个人马上就变得严肃了起来,快步朝着那个身影追了过去。云靖姿正走的好好儿的,就发现仇禹丞发了疯似得冲进了人群之中,四处张望着,像是在找什么人似得。这还是云靖姿第一次看见仇禹丞那么这么惊慌的样子,在她眼中,这人一直都是那么胸有成竹的样子。仇禹丞还是没有找到那个人,看着人来人往的

  • 小说腹黑总裁:娇妻乖乖入怀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腹黑总裁:娇妻乖乖入怀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腹黑总裁:娇妻乖乖入怀第15章餐桌上的心机“赫连靖宇,你怎么和长辈说话的?我妈虽然不是你的亲生母亲,但对你的关怀和教育一点都不少,你未免也太叫人心寒了。”秦简正在猜想对面沙发上男人的身份,忽然听到他开口,立刻确定对方就是赫连靖宇的继母梦婉婷带进赫连家的儿子。都说血缘相连,这没有直接血脉的人似乎确实是没有什么真感情。秦简心中默然,不觉又将视线转向主位上的赫连荣。这个男人大约五十多岁,脸上保养的很好,嘴上也没有留胡子,看起来干净儒雅温和。而

  • 小说假婚真爱:陆少的追妻法则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假婚真爱:陆少的追妻法则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假婚真爱:陆少的追妻法则第十五章熟悉的酒后乱性蓝馨身子哆嗦了一下,还是朝着他走了过去。“你不要再喝了。”说着,她就颤颤悠悠的想要从陆少泽的手中,拿走酒瓶。陆少泽却是一挥手,就将她甩在了旁边的沙发上。“你凭什么管我!啊?这都几点了,你在外面和别的男人鬼混到现在才回来!蓝馨,你还要点儿脸吗?”蓝馨吃痛的叫了一声,缓和了半响,才从沙发上站起来。她知道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便是起身准备去厨房给陆少泽热一杯牛奶醒酒。“你要去哪里!”只是她刚走两

  • 小说先孕后爱:总裁索爱100次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先孕后爱:总裁索爱100次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先孕后爱:总裁索爱100次第十五章爱意重燃“没有没有。我只是惊讶陆先生怎么会在这个点回来,平常这个点你不都是在公司工作吗?”夏雪偷偷看了看陆湛。“嗯,我回来拿点东西。”陆湛又恢复了平常冷漠的脸孔,似乎上一刻的笑容从不存在的样子。“啊”夏雪有点茫然的看着陆湛。“陆湛,以后就叫我陆湛,不要叫陆先生。”陆湛再次说道。“哦,哦,好的。”夏雪只觉得此刻的心跳的非常快,好像它就要跳出她的胸膛。她轻轻拍拍自己的胸口,想让它不要跳的那么快。“清

  • 小说庶女倾国:凰妃要逆天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庶女倾国:凰妃要逆天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庶女倾国:凰妃要逆天第十五章三王爷一记低沉悦耳的男声在头顶骤然响起。林晚照眉头锁的更深,看来这人一直在看着,现场里还有一个人,自己居然一点儿都没察觉,看来,对方的武功不错。云沐瞳孔一闪,而林晚照也已迅速抽剑在手,将她护在了身后。二人警惕的顺着声音方向望去,赫然就见左侧的高墙上,一个头戴着简简单单的乌玉冠,身穿黑袍的年轻男子正挑着唇角,笑嘻嘻地俯视着她们。“是三王爷。”云沐认得他,简直是纨绔中的纨绔,前世,自己对于他,一向是不屑一顾的。没想

  • 小说溺宠小娇妻:霸道总裁深深宠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溺宠小娇妻:霸道总裁深深宠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溺宠小娇妻:霸道总裁深深宠第15章跳脱衣舞陆雅兮接过了龙林的话,嘴角处虽然在笑,分明恶意满满。“好啊,那你就表演节目给我们看看好了……你们说,你们想不想看她给我们跳脱衣舞?我可是听说过了,她可是精通跳舞。”龙林听了后,露出了很兴趣的笑容,这倒是有意思了。瞬间,林安暖的脸色就变得刹白,十分难看!不,她不跳。林安暖的眼眸里露出屈辱又羞愤目光,说道:“我不会跳舞。”陆雅兮的脸色立刻就变冷了,“你这是在拒绝我们?我说了,你是败了我们的兴致,

  • 小说误入婚途:冷情老公求放过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误入婚途:冷情老公求放过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误入婚途:冷情老公求放过第15章晚会顾颜晨冷眼旁观着,这所谓的晚会有一个通用的流程——那就是拍卖,这一次在晚会上拍卖的东西是一颗的名字叫做紫微星的宝石。他本来并不想来参加这次的晚会,但是为了这个宝石他还是来了。这块宝石在别人眼里也许只是价值连城的一个装饰品,但对他来说却是一整个青春和爱情。所以,不管付出什么代价这块宝石他都势在必得!叶瑾熙今天打扮得很漂亮,每一次有这样的慈善宴会她都会代替足不出户的叶清蝉参加。叶清蝉虽然身分和地位都高

  • 小说娇妻来袭:总裁请多指教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娇妻来袭:总裁请多指教第15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娇妻来袭:总裁请多指教第十五章被推上浪尖(下)音乐停止,主持人大步走上台。他隆重向大家介绍了钱氏企业的产业结构以及九十来的发展历程,安可可在台下听着也是被吓了好几跳。虽然之前已经知道了钱氏企业是商业巨头,但没有想到它涉及的方面这么广,吃穿住行娱乐几乎都包括在内。惊讶之余,安可可还听到主持人说最近火热的选秀节目《奋斗吧少年》也是钱氏企业新开发的项目,之后的电视剧将由钱氏投资开拍。然后,安可可就看着电视上经常出现的那个漂亮女人挽着钱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