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您的位置: 首页 > 星座 > 正文

小说墨浅痕的综漫生活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0/30 22:35:54 来源:网络 [ ]

小说名称:墨浅痕的综漫生活

第2章

WhereamI?我茫然的看着周围的东西。163生活网

【这里是流星街。】流星街?为什么和我知道的不一样?流星街的特点难道不是垃圾山什么的吗?什么时候流星街搬到日本了?我看着来来往往穿着和服的人不明所以。我拍拍身上的衣服找了一间空屋住了进去,一间很小、很破的屋子,从口袋里摸出因为是冬天而特地放在口袋里的口罩带上,里面满是灰尘。

【我要的主神。】我看了看这件勉强称之为屋子的地方,放弃了自己大扫的念头。然后一阵光芒闪过一只很著名的可以当作照明工具的鸡蛋就出现在了眼前,我用略带探究的目光从上到下、从下到上的打量着那只鸡蛋。

“把这间屋子给我处理一下,外貌不变。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然后我就潇洒地走出去了,将口罩上的灰尘甩了甩。不远处是一群人在群殴,由于围得太紧以至于我看不到那个被群殴的对象,不过估计也不是什么强大的主,要么就是让人极其的不爽了。

所以说人际关系是很重要的。

再回到屋子里的时候便是一套完整的干净的屋子了,还自带一个小庭院。

“谢谢哦,再给我点生活必需品吧。”我笑得灿烂的看着主神,随即被充当是饭桌的桌子上出现了大量的食物和水果、抽式纸巾。

我拿起荔枝吃,看着主神牌电脑,所以说大神其实并不是流星街搬家了,而是你说错地名了,这里是流魂街而不是与其有一字之差的流星街。推荐163shenghuo.com

那么我就要学习灵力了咯,让主神给了我几本关于灵力的书在拿了些食物和水走进卧室窝进被子里开始看,这些书的厚度还真是不薄啊。找个时间去实践一下。

【你自己做好准备,以后在你睡眠的时间里我会把你带到另一个世界里进行训练。】

【哦。】反正我也没有什么反抗的机会不是。

拉上厚重的窗帘,打开灯便与夜晚无异了,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拿出通宵打游戏、看小说的精神开始翻阅,因为是关乎自己生命保障的问题所以看得特别的仔细,力求每一个地方都弄懂,饿了就吃点东西,渴了就喝点东西从未有过的认真、从未有过的仔细,后来才知道原来自己已经有多认真了,认真到即使房间外有人靠近也没有任何的感觉。

无法否认自己曾有过想要放弃的念头,可是放弃了又能怎么样还不是呆在这里,忽然间想起来曾经有人说的话,如果可以我会努力,因为我已经有了想要的生活。版权http://www.163shenghuo.com/那么现在的我也不再是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了,总会有些自己想要而没有得到的,比如自己曾经憧憬过的生活。那么,就为此而努力,随即又泻下气来,因为我并不是一个很坚定的人啊,除非是习惯,如果要把这些事情变为习惯迫使自己去学习,去战斗的话,需要21天,因为高中里的老师经常对我们说,养成一个好的学习习惯或者生活习惯都是需要21天,因为在这21天里,不断的重复然后会在身体上留下烙印,也就成为了习惯。她还特地说,如果有一天你偷懒了,那么就要重新开始。

似乎是了解到我的不重视,那位大神这次没有将我丢到什么世界只是让我不断的体会死亡来临前的恐惧,不经意间,心里便留下了绝对不能死的念头。

不知道过了多久才从房间里出来,手里拿着换洗的衣物看着忽然变得乱七八糟的客厅有些疑惑,感觉像是被洗劫过一样,不过被洗劫的东西好像是食物,算了等会儿再想先去洗个澡吧,都不知道几天没离开过房间了,当然除了上厕所之外。自己的那套衣服被清洗过后放进了主神空间里,穿着的自然是向主神要来和服,那天出现的时候就已经被关注过了,因为奇装异服,手里是一件纯色的单衣打算当外衣穿。

走进浴室里将自己彻底的清洗了一遍才施施然的穿上单衣出来,看到了正在吃东西的某人或者说是某魂。163生活网

“原来是你啊。”我不习惯的穿着木屐走路,拿起一边的果汁喝了起来,“待会儿收拾干净知道不?”

“……嗯。”眼前愣愣的少年睁大了双眼看着我,手上是攻击的姿势,身体是僵硬的,是准备随时逃跑么?离开可以但是你得先收拾好。花费了很多精力的我眼睛周围是一圈很深的黑眼圈,我需要休息。

“不要吵到我。”好想睡觉,推开卧室的门将床上的东西略微整理了一下便钻进去睡觉了,好困啊。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天是刚亮的,我拉开窗帘打开窗户,清凉的风灌了进来,我一个冷颤,随手拉起被子将自己裹了裹,像只满足了的动物一样幸福的眯着眼睛,大神虽然有点惨无人道,但是好歹也给我留下了一点休息的时间。网站http://www.163shenghuo.com/等大脑清醒一点之后拿过主神出品的一件比较厚的衣服穿上,反正都是和服,但是关于和服什么的还真的是一点了解都没有啊,所以知道的也就更少了,披上衣服没有系,单衣也是系得松松散散的,走出卧室看到了一个还在睡的孩子,我随手拿过一条毯子下意识的盖上去手便被抓住了,我看到了一双鲜红的眼睛,里面是满满的警戒,话说少年既然你这么警惕我那为什么还要睡在我可爱的沙发上啊?

少年抓着我的手没有松开但是力道松了很多,我就着他的手将毯子盖在他的身上,“睡觉的时候是要盖点东西的知不知道啊。”

然后动手拿开少年的手走进浴室里洗漱,不过客厅倒是真的变得很干净了。我将头发全部用发箍固定住然后用着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洗面奶洗脸,门口站着那个少年,有些局促、紧张的看着我。但是很快将注意力转移到了我在做的事上,毕竟这是他未见过的,或者说是这个世界上还未有人做过的事情,用洗面奶洗脸。我没有说什么只是将脸上的泡沫洗干净然后抹上粉,再将眼镜带上,看着门外的少年。

“那么我们来谈谈吧。”露出微笑看着眼前的少年。

第3章

地点:饭桌

时间:某日早晨

人物:我和那个孩子

“名字。”

“市丸银。”

“性别。”

“……男。”唔,好吧,我知道这个问题有点多余但是各位看官必须谅解我,我只是因为看了太多长得像异性的人了。再说了现在伪娘什么的都已经见怪不怪了。

“你想住在这里吗?”

“……想。”

“那你签个名吧。”

市丸银看着我从卧室里再次走出来的时候带着的一张纸一支笔,但是显然的他被纸上的那三个字给怔住了:卖身契。

但是随即有苦笑一下,要抬笔写的时候听见我的声音,“你不签也可以,我不会强迫你。”

看着市丸银的笑忽然有种感觉我在逼良家妇男卖【哔——】的老鸨,为此我小小的唾弃了一下自己,“你可以做别的事作为你住在这里的代价。”

市丸银抬头用他那双红色的眼睛看着我,看着我,看着我……看得我有些发毛,眼睛乱瞟,我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然后看见市丸银对着我笑了一下低下头签了名,在他笑的那一刻我被呛到了,少年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不要这样突然对被你看得心里发毛的人笑啊,这会是一件很惊悚的事情啊。

于是市丸银少年便在屋子里住下了,打扫的事情由他负责,渐渐的他开始习惯我的作息,偶尔我会和他一起看那些关于灵力的书,然后在他身边睡着,再慢慢的清醒继续看书。

后来他捡了一个小女孩回来,他说她叫松本乱菊,那个时候的市丸银已经开始眯着眼睛了,以此来遮住他那双红色的眼睛,而我失去了一个可以看着发呆的东西,因为我经常会直直的,毫不掩饰的看向那双红色的眼睛,但是我只是单纯的在发呆而已,松本乱菊成了我除了市丸银之外接触最多的。

“乱菊,”我叫着正在被市丸银蛊惑的松本乱菊,“我们去外面逛逛吧。”

“好。”松本乱菊高兴地跑过来,身上的和服因为动作的幅度有些大所以变得有些凌乱了,伸手将她的发丝和衣服整理好,拉起她的手看着同样过来的市丸银,他的手里是一件外套,“穿上吧,外面有些冷。”

“嗯。”我结果市丸银拿来的衣服套在身上,里面仅仅是单衣吧了,将外套系好一手一个拉着走出屋子,这里的治安还是可以的,一些落魄的人会盯着我们三人看,仅仅是因为我们三个是从这个屋子里出来的吧,但是这个屋子,外貌是很破的啊。难道不是?疑惑的转头看看,确实很破,感觉上是维持支撑就很难,似乎是随时都会坍塌的感觉在心中油然而生。那么他们在看什么?市丸银的眼睛一直都是眯着的啊,那双红色眼睛也没有露出来,为什么会招来这种奇怪的眼神。但是身前的两个到我腰的孩子身材的松本乱菊和市丸银却紧张了起来,松本乱菊的一双小手紧紧地抓着我的手,弄得我有些疼,市丸银此时也像是一只炸了毛的猫一般,不,是狐狸一般。

我看着眼前靠近的两个男人,蓄势待发,一有异变立马进入离我三步之遥的屋子,这个屋子的防御能力是很强的,主神出品,质量有保证。

“这是新来的吧?”请收起你那龌龊的眼神。

“以前没见过。”我看着恶心。

“长的倒还是不错。”废话,姐姐我又不是没接受过告白。

“嘿嘿~!”笑得那么YD,我慢慢的向后退,但是市丸银却挡在我面前,少年,我真的很感动乃的行为但是你拼得过么?看看你那小身板,再看看人家,简直就是营养不良“少年”VS成年猥琐怪蜀黍啊,而且还是1对2……我说乃要是没个万全之策能不能别逞英雄啊喂!

“就凭你这个小鬼想要做什么?”不屑一顾的一挥手,于是市丸银“少年”被挥出去了,我和松本乱菊就这么傻愣愣的看着那条抛物线没反应过来,少年你好歹也挣扎一下好不好?

“小美人儿,你就别看了,一个小孩是阻止不了我们的,乖乖的让大爷我好好疼爱吧。”啊喂!日本人不是都说“花姑娘”的吗?怎么变成了“小美人儿”了?还有我要是可以算得上是“小美人儿”那么这个世界上超级美女多了去了,数都数不清,我最多也就是清秀。小家碧玉好不好!没文化是可怕的,没见识是会被BS+嘲讽的,所以我们一定不可以没有见识啊。

不知道什么时候市丸银同学原地满血复活了,我有些凌乱的看着眼前的混乱,市丸银乃到底是什么时候原地满血复活的啊喂?还有你什么时候冲上来和这两个人扭在一起的?

“小心!”冲上去替“少年”挡下了偷袭来的一拳,忍不住闷哼一声,还真疼,想爆粗口了。被护在怀里的市丸银转过头来看到了我隐忍的表情,那双红眸“唰”的一下就睁开了,里面的红色变得鲜艳无比,带着愤怒的色彩,“破道の四——白雷。”

惊讶的看着发动鬼道的市丸银,然后那两个人渣便成了焦炭,耳边忽然间出现的巨响让我有些发懵了,看到市丸银的嘴型但是听不见他的声音,衣摆感受到了扯动,低下头是早就哭花了一张小脸的松本乱菊,大概是暂时性失聪吧,“我休息一下就没事了,我们还是回去吧。”

然后站起身拉着市丸银和哭得呛到了的松本乱菊回去,我把松本乱菊抱在怀里安抚着,市丸银在一边不知道在想什么,好不容易把松本乱菊哄好了,让她睡着了,但是市丸银似乎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没有回过神来,我找出医药箱,听觉已经恢复了,手指上沾了点药膏轻轻的涂抹在市丸银的脸上,丝丝的痛感将市丸银的思绪拉了回来,“知道痛啊。”

“……”市丸银没有说话,只是眼睛一直看着我,“为什么,要救我。”

“因为你是市丸银啊。”市丸银可是和我签了卖身契的啊。再次在指尖抹上药膏撩起他额头的发丝给淤青了的额角上药,没有看见市丸银那双红眸中闪现的光彩,以及暗暗握紧的小手。

不管是谁,在失去一切,在生死之间徘徊的时候有人向你伸出一只手你便会将那只手的主人作为特别的存在放在心里,某个永远无法磨灭的位置,那是没有谁可以代替的。不管发生任何事。

将市丸银带回他的房间里,看着他睡着之后,隐约间我似乎确定了一件事,我似乎有当保姆的潜质。囧

第4章

将两个小孩身材的百岁老人伺候好,才回到自己房间里,背上还真是疼啊,拿起一本关于灵力的书,我记得里面有一章节是用灵力治疗的,很不熟练的使用着,但是效果还是不错,背上的伤不疼了,似乎还挺有用的,但是回头想起市丸银刚才那一击,又有些忧郁了,我知道市丸银很厉害但是我好歹也是比他先学的啊。为毛我现在什么都发动不了?算了,慢慢来吧。拿起鬼道吟唱的书开始背,还是先背出来再练吧。

幸好已经向主神要求了精通各国语言的能力,不然难道我要背中文版的么?想想面对敌人的时候,嘴里念着中文版的的鬼道,动作却是原版的,就有种很囧的感觉。而且不知道中文版的鬼道是不是效果和日文版的一样啊。还是尊重原创的好。

拿着那本书看,不知不觉天黑了,门外传来敲门声,不由得有些不满,毕竟正在背诵的时候被打断的话会有种不爽的感觉的啊。

“怎么了?”

“该吃饭了。”松本乱菊仰起她可爱的小脸,真不知道她是怎么会变成将来的那个样子的。

“你们先吃吧,我等会儿再吃。”还是那种不温不火的笑容,看向饭桌边的市丸银,“看完书之后就会吃的,你们不用管我。”

然后转身回到房间里,果然还是一个人的清静,两个人的话还好,因为市丸银并不多话,也不难弄,所以在接受范围之内,可是人一多起来就会吵吵闹闹的,不是很喜欢啊。偶尔的吵闹还在接受范围之内,所以对于房门外松本乱菊的声音还在接受范围之内。

专心于手中的书本,许久才回过神来,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脖子,这几个月的专注度还真的是要感谢主神了,如果没有主神的倾情奉献,我又怎么可能这么快的看完这些书。如果老爸老妈看到我这么的勤奋一定会认为是我开窍了吧,知道要认真学习了,老师也一定会更加欣慰的,同学一定会觉得理所当然的。

也不是没有想过直接问主神要来所有的东西,但是总会有一种不踏实,不真实的感觉,像是一场梦一般,比起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底我更希望可以自己亲力亲为。向主神要来的能力确实很强,但是心里总会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再说这个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我没理由不为自己多考虑一点。

“有什么事吗?”我看着低着头的市丸银,话说他什么时候进来的?

“你到现在都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你那个略带委屈的声音是怎么回事儿?

“名字吗?”沉吟着,走到窗边,撩起窗帘,外面的月色清冷如水,“就唤我为一月流吧。”

一,我到的第一个世界;流,尸魂界的流魂街。虽然一开始的时候被误导成了流星街,那个没文化的大神。

“一月,流,吗?”市丸银轻轻的念着从我嘴里说出的名字,忽的又弯起了那双眼,“呐,以后我就叫你,流吧?流。”

我说你到底是在询问还是在通知啊?看着市丸银弯起的嘴角不再说什么,看着似乎是在等我答案的孩子,“……随意。”

“流,流,流,流,流……”听着市丸银像是幼儿牙牙学语一般不断的念着我的“名字”,我感觉到我的嘴角在慢慢的开始抽搐了,但是他的表情却是很欢乐的,像是满足了一般。然后他抬起头,“……我的流……”

听到这里,挑眉,同学,没看出来乃年纪轻轻(就尸魂界而言)这么早就得了老年痴呆症了,不是,应该是少年痴呆症,“小银子,你可是签了卖身契的哦~。”

尾音有些恶质的上扬,然后市丸银的声音断了一下,又开口说道,“我不介意。”

啊喂,这才是所谓的“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洪水就泛滥”好不好!看着市丸银越发灿烂的笑脸,我默了,“……”

“流,我们一起吧。”市丸银指了指凌乱的被子说,我看着他纯洁的脸压下了想要pai飞他的欲望,但是马上带着邪恶的眼神打量了一下他娇小的身材,淡定了。我说,“松本乱菊可是会吃醋的啊。”

然后市丸银有慢慢开口说,“研究研究灵力怎么使用。”

看到我的脸色微变,那只狐狸笑得更开心了,你这个混蛋!看我以后不叫松本乱菊缠死你!丫的,胆子养肥了啊。

市丸银看着脸色微变的人,终于靠近一点了吗?那么总有一天可以走进她的心的,一定可以的。想到这里市丸银笑得更开心了。

“和我共处一室,小乱菊是会吃醋的哦。”

“没关系。”市丸银听到松本乱菊的名字嘴角微微抽了一下,明明当初把她救回来的人是他市丸银对吧?可是,为什么松本乱菊对眼前这个人这么的,额,崇拜?那种感情是崇拜吧?或者说是迷恋?到底有没有搞错啊?当初明明是他市丸银救的人耶!而且眼前这只似乎还不明白啊。

“说道这个,你今天的白雷是怎么发的?我说……”我从窗口走回床边,市丸银很有主人风范的坐在了床上,“我说,这是我的床好不好!”

“我不介意。”市丸银笑眯眯的说,果然笑眯眯不是好东西!

“……,算了,那不是重点,”那还有什么是重点啊,我的床啊,我对不起你啊,我让别人碰了你,为了弥补我的过失,我决定了,明天睡到后天天亮。

墨浅痕的综漫生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墨浅痕的综漫生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 盱眙沈国酰名师工作室开展校际交流活动

    江苏淮安消息(洪善娣侯永春)近日,沈国酰名师工作室团队受邀走进盱眙开发区实验学校“集体下厨”,为数学老师烹出一桌丰盛的教研大餐,让与会教师有一种“春风十里,不如一路有你”的感觉。本次研讨活动包括课堂展示、说课评课、主题讲座、交流互动。来自盱眙实验小学李娟娟老师执教的《确定位置》,以“向学生介绍座位”这一情境导入,在简单、和谐的课堂氛围中唤醒学生已有的对确定位置的认知,幽默诙谐的风格让学生对这位“共享老师”依依不舍。开发区实验学校洪善娣老师执教的《有趣的乘法计算》,把机器人引入课堂,将乘法中的计算

  • 宇毅文化王东宇召开院线电影剧本探讨会

    19日,众咖召开了电影剧本探讨会,赤峰微电影协会名誉会长王东宇、会长刘又铭、副会长闫安以及成员单位龙翔文化闫学君、宇博文化李泽宇;唐虎、李宗纬、张泽鹏、韩阳一起参加了剧本探讨会。此部电影剧本探讨会由宇毅文化董事长王东宇发起召开,特别邀请国内知名编剧孙金宝参加,此部院线电影目的将以弘扬社会正能量与赤峰传统文化为核心,将赤峰旅游文化推向全国。宇毅文化推出的第一部网络大电影《正能量》于2014年院线首映网络同步上线;2015年《爱在一墙之隔》荣获赤峰唯美品格首届微电影大赛冠军。2016年当选赤峰微电影

  • 连感冒都说得这么文艺!这年头没点儿才艺都不能感冒了

    连感冒都说得这么文艺!这年头没点儿才艺都不能感冒了四月的天气像个古怪的少女,一会儿阳光四射,一会儿又假装生气,阴云密布,真是女孩的心思你别猜啊。猜不中女孩的心思,倒也没什么;猜不中四月的心思,我就感冒了。今天上午,我的感冒突然又严重了,喷嚏连天,“声泪俱下”。小伙伴们见状,先是连忙躲避,等我“释放”完了,慢慢靠过来说,感冒了?这是消炎的,这是治咳嗽的,这是……我的桌子霎时间摆满了各种感冒药,一家“民营药店”正式挂牌成立了。“我昨晚吃药了,不知道今天怎么突然加重了,可能这几天反复着凉吧。”看着他们

  • 世界列国皆有傻缺人类

    若论傻缺、二货,人类世界随处存在,不独中国才有,这是诸位看君要谨记的。有人常因一些人事,总以为就是中国人不行,外国人啥都行,那就是没有自信的表现,也是傻缺的一种形态。反之,更然。因我们国家左蠢多一些。傻缺不分种族,不分国界,也不分古今,说来就来,说有就有。没有哪个国家和民族可以对此免疫,只不过一些地方的傻缺特别多一些,一些地方的傻缺相对少一些。美国就有一位著名的傻缺,叫做斯诺登的。现在,随着他的热度降低,他的名字已经不太有人提及了。这个人说是要反对个人隐私权受到侵害(窃听),保护人权,追求自由精

  • 大妈刚取2万块钱丢了,找到偷钱的人后大妈却不敢要了

    【原创作品,抄袭必究】文/施步楠孙大妈,是长河小区的住户,儿女都在外面,难得回一次家,还好儿女孝顺,常往家打钱,大妈和老伴舍不得花,都存了起来。年前大闺女说要在城区给她二老买套首付房,差了点钱,大妈手头有点,去储蓄所取了2万块,不料到家竟发现钱丢了。大妈心乱如麻,给闺女去了电话:“闺女,我把钱弄丢了,这可咋办!”“不是吧,怎么丢的啊?”“不知道,放包里了,回家就发现钱没了。”“包是不是坏了,或者让人割了?”大妈仔细看了看包,这才发现包让人用刀片割了一条长口子。“我的妈啊,这可咋办?”“真割了?”

  • 博雅艺术讲——墨西哥艺术家Gabriel Orozco

    GabrielOrozco墨西哥艺术家在他那一代人中最有影响力的艺术家1962年出生于墨西哥的Jalapa,Veracruz1986至1987年他在马德里学习自1991年,他四处游走旅行与妻子MariaGutierrez以及他的儿子Simón目前分别居住在巴黎、纽约和墨西哥之间“我来自一个充满了号称是超现实主义艺术家的国度。我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但我痛恨这一切,我讨厌梦境、回避、轻松、诗意,还有性,讨厌超现实主义的那种潇洒。”——GabrielOrozco《我的手是我的心》(MyHandsare

  • 书法家高朋强

    高朋强,男,1991年10月生,甘肃,秦安人,字伦比,斋号,周品居,现定居天津。现为,北京神州博艺美术院书法家,河南大河书画院名誉院长,洛阳市颜真卿研究会名誉会长.师承,王三友,宋芬桂,王希坤,李恒桥。首届“精忠杯”全国书画大赛、书法作品获得“金奖”,授予:“百名优秀书画家”称号!聘为:“河南大河书画院名誉院长”,入编《百芳流世、首届精忠杯全国书画大赛优秀作品集》一书“星光杯”艺术名家全国书画、摄影、诗文大赛,书法作品获得:“金奖”授予:“最具文化魅力的艺术名家”称号!入编《艺术星光》一书!“墨

  • 传奇油画大家吴训木《夕阳西下图》惊现雍轩艺术馆

    一位牧羊人、农夫、马车夫、到筑路工、油漆工、码头搬运工、爆足探险者,就是这样一位人,最后成为一位著名的油画大师,他就是吴训木。他1947年出生于上海,47岁起自修油画,只想把早期牧羊时的生活与现实生活的感悟做番梳理,未参加过任何美术组织,一位正在用生命作画的人。吴训木刚刚进入画坛时,有人说这个人不会画画,他的作品简单而又毫无转圜的余地。按照所谓学院派的观点,会画画的人必然是踏踏实实地从最基本的素描开始,学会比例,学会构图,学会透视,对古今中外的美术理论有一个系统规范的认识。吴训木听了,有时会问一